200906271130重案現場‧寶馬山雙屍案(上)

今集《重案現場》談論案件是1985年的「寶馬山雙屍案」.此案的行兇手法非常兇殘,亦是1980年代最兇殘的童黨殺人案件.

寶馬山雙屍案是香港在1980年代的最嚴重之童黨殺人事件,該事件發生於1985420日。就讀於港島英童學校(即在港英國僑民學校,英基學校協會西島中學前身)一對英國籍情侶:簡尼(Kenneth McBride)及尼歌拉(Nicola Myers)在前往香港島北角的賽西湖公園之後失蹤。翌日,有晨運客在當時仍是荒地的北角寶馬山配水庫附近發現兩人的屍體,當他們的屍首被人發現時,男死者雙手被人反綁,身上傷痕多達數百處,而女死者死狀則更恐怖。經驗屍後證實兩人是被人亂棍打死,而且女死者曾被強姦,且女死者是在男死者死後多小時因失救而死。

事後,警方根據女死者體內的精液、以及凶案現場遺下的女死者內衣及凶器,拘捕一群當時年僅1617歲的華借童黨,198511月,警方拘捕涉及此案的童黨(其中包括尹三龍)1987年,這班童黨因謀殺罪被判死刑。到了1992年,港督會同行政局按照慣例赦免他們的死刑,改判終身監禁。尹三龍等人因案發時未滿18歲,他們要待成年之候等候英女皇發落,決定往後的刑期。由於回歸後相關法律條文變得無效,各少年犯的前途未知。 (另一在犯案時尚未成年的囚犯張有恆已被確定35年刑期)這案件曾被人改編為電影《等候董建華發落》,這齣戲亦令公眾更關注未成年犯人。直至2004年,港府允許尹三龍在9月出獄,與家人團聚。

值得一提的是當時警方的心理學家楊志滔曾邀請目擊者接受催眠,希望及早獲得更多證據。其中有一位滿口鄉音,不諳英語的女士,竟然在接受催眠期間用流利英語說出案件詳情,這件事令當時在場的警員感到十分驚訝。

案情
 
轟動一時的寶馬山雙屍案發生在八五年四月二十日,本身是學校劃艇隊成員的簡尼因左肩受傷,沒有出席練習,與女同學尼歌拉相約到魚涌郊野公園溫習,結果兩人一去不返。翌日一名張姓晨運客在寶馬山配水庫附近山坡,發現二人倒於草叢中,揭發此案。
  
女死者顎碎眼球跌出

簡尼的屍首被發現時,身上穿藍色牛仔褲,上衣被掀起,雙手反綁,全身共一百多處傷痕;女死者尼歌拉側,上身一件米黃色恤衫鈕扣被解開,幾乎全身赤裸,左眼球跌出,下顎遭打碎,全身有五百多處受傷,表情痛苦,估計女死者在垂死掙扎數小時後死去。二人的遺體其後分別運返英國下葬。警方高度重視案件,派出六百多人搜山,又出動直升機高空搜索,搜獲尼歌拉的底裙、手鐲、中式繡花鞋、在倫敦的生活照 、胸圍鈕扣,以及兩截斷木棍,其中一截沾滿血,另一截則仍繞尼歌拉的發絲。為收集線索,警方設立熱線,並封鎖附近的中興大廈,以問卷訪問居民。警方在案發後六個多月仍茫無頭緒,據悉當時簡尼父親任職公司的一名總裁曾匿名懸紅五十萬元,協助警方破案。最終警方接獲線人報料,該線人在渡海輪上偷聽到案中主犯彭信義向友人吹噓自己殺了一名「鬼仔」,又指腳上球鞋正屬「鬼仔」所有,線人於是跟蹤彭回家,並向警方報料。逾百名探員即時跟進調查,警方有組織及嚴重罪案調查科遂於當年的十一月二十八日先後在葵涌、深水及尖沙嘴拘捕十七人,包括五名被告,化驗結果證實該對九號球鞋確屬簡尼所有.

木棍架頸狂踏男死者

尹三龍被捕後供稱,事發當日他與彭信義、譚士歡、張有及趙偉文五人途經寶馬山,發現簡尼及尼歌拉正在溫習,彭隨手拾起一根木棍,向四人說,「不如過去同佢玩!」。他們搶去簡尼的金表,彭要求與尼歌拉發生性行為遭拒,於是一面用棍毆打她,一面把她拉到山下強姦,事後還詢問其他人「要唔要」,又用燒烤叉指嚇其餘四人,要他們將二人殺死免留後患。

結果五人把木棍架在簡尼頸上,然後大力踩踏玩「搖板」,又拆去簡尼肩上的繃帶及用尼歌拉的衣裙勒他的頸項,簡尼痛苦掙扎,最後氣絕身亡。他們又把木棍及汽水瓶放進尼歌拉的陰部,直至其幾乎死去,再以木棍施刑,最後尼歌拉失救而死 。
  
警方在凶案發生後的7個月,一起拘捕5名凶徒,包括3名成年被告彭信義、譚士歡和趙偉文,以及未成年的尹三龍和張有恆,全部控以兩項謀殺罪。當中只有尹三龍承認謀殺,且出庭頂證四名同黨,結果陪審團於87年裁定各人罪成。3名成年犯判處終身監禁,2名少年犯則判處‘等候英女皇發落’的刑期。


寶馬山雙屍案中被虐殺的外籍少年男女。



寶馬山雙屍案犯獲釋

死者老師未能釋懷

多年來,我始終無法忘記事件帶來的悲痛!是否原諒他(尹三龍),應由死者父母決定……公義必須得到平衡。」當年任教兩名死者的外籍教師表示,對當日發生事件記憶猶新。他不願意批評尹三龍是否應該獲釋,但認為尹犯罪時仍未成年,不應與成年犯人同一看待。而有機構則希望社會人士給予釋囚回饋社會的機會。

兩名死者的歷史科及辯論隊教師科斯,至今仍無法忘記獲悉事件時的悲痛。事隔19年,他仍然保存學生的相片及有關的新聞剪報。他說:「當我首次聽到這消息時,我甚至不能繼續講話,我放下電話時,仍然無法接受事實。科斯認為尹犯案時心智未成熟,自然應與成年犯人有分別:「年紀尚輕的犯人,囚禁了一段長時間便應覆檢,但在什麼時候覆檢,或哪時應該釋放,我沒有資格評論。」

輔導釋囚的組織善導會綜合服務總監陳孚西表示,社會人士不應以「有色眼鏡」看待釋囚,並給予他們回饋社會的機會。他認為釋囚已付出了很大代價,並且失去了19年的自由,他們需要很長時間適應社會。

資料來源:網上搜尋及危險人物

下集再續............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