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00935【第十二屆林榮三文學獎.小品文獎得獎作品輯】10之4 穴居

◎李學人

失序的生活豢養出了我這麼一個孤僻而無趣的胖子,終日飲酒,抽了許多的菸。因失戀曾讓我長久以來泡在酒精裡,酒精不只讓我更容易失眠、發胖,連我的性欲也一併被淹沒了,這讓我無法在現實世界社交。

我的精液最終只留在交友軟體上,那是欲望得以水落石出的地方,有些二次元裡的女孩們會陪我在深夜裡睡去。自慰以後的高潮,能使身體血清素的分泌緩緩復歸於平穩,那救贖了我索然無味的人生。我相信她們在某種程度上也得到了類似的安慰,每到深夜我的手機便開始傳來陣陣震動,像是頻率接觸時的共振,告訴我那裡的人們大多走在同一條路上。

有個貌美的女孩會傳來淫聲浪語,我常與她聊天、一起高潮,但每當我們閒話家常時,她皆會告訴我,我們的對話缺乏深度的交流,隨後離線不語。

又有些女孩時時傳來裸照,或雙手遮胸或掰開雙腿袒露出她們彷彿充滿濃厚香氣的私密之處,告訴我,她們想要談心,即便我說了那時的身材肥胖、性欲是短小的,她們也多會善良地回應。

我也曾經遇過羞辱、漫罵過我外表的女孩,對她們我只寄予同情,因為我深信在這個深不見底的淵藪裡,每個人都需要找到自我救贖的方式,與我將精液留在此處相同,她們的憤怒大多來自於某種缺憾。

平時,我們聊的是「過去」。單親媽媽、遭受家暴的人妻、小資女孩、肥胖症的女生、厭食症的大學女孩、思覺失調的中年婦女,她們都有段傷痕累累的過往,在虛擬的世界裡尋找乍現的愛。當彼此講述自己的歷史時,所期待的是對方的傾聽與凝視,或對生命苦悶而言,以一夜的漫談與過去那看似長久其實短暫的人生便可以慢慢將之沖淡。畢竟,我們談論的並非「未來」,所期待的也並非更多責任的承擔。彼此在幾個夜晚的相遇、欲望的明滅之間,我們在虛擬的世界裡,傾聽陪伴的除了那些沒有頭像的「朋友」以外,其實也是自我的不斷低語在陪伴自己。

這個地方像是個受盡風砂侵蝕的巨大岩石,上頭爬滿了幽暗的洞穴,這裡沒有白天,偶雨時晴。那一個個溫潤潮濕的洞穴裡蘊含生機卻又一片沉寂,每天我會挑一個洞穴在裡頭住下,談心做愛;偶有月光照入時,我們可以一起向外探頭,我們看不見彼此卻因為周遭所發出的震動而安心,因為我們知道這世上還有許多蠢蠢欲動的欲望,住在對方的洞穴裡啜飲著啤酒或淫水;而當我們凝視著天上的月亮時,可以自然地感受到彼此生命裡的匱乏,用乍現的愛餵養傷口,用同情凝視欲望,以偶然的相遇排遣必然的寂寞。

 

【評審意見】 

網路世代◎林黛嫚

直視自己內心,形容穴居人是孤僻、無趣、肥胖,知道自己匱乏,卻繼續用同情凝視欲望,網路世代的生活寫照,寫實而尖刻。

--

摘自 自由時報 自由副刊 2016 / 12 / 20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