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80948【第十二屆林榮三文學獎.小品文獎得獎作品輯】10之3 我的朋友張無忌

◎謝孟宗

張無忌是我小時候最好的朋友。可惜他沒有臉書帳號,不然哪一天說不定會在線上重逢。我有陣子常往廁所一躲,跟著他上光明頂,旁觀一個沒沒無聞的小子擋下滅絕老尼重掌,化解楊逍和青翼蝠王等人內鬥,最終身分大白,讓正道退兵。所謂魔教,從此有了轉型的契機,而他也當上天下第一大教的教主。

這一切在另一個沒沒無聞的小子看來,簡直心嚮往之。好比劉邦看了秦始皇車隊後,那種快要流下口水的欣羨。至於項羽「彼可取而代之」的豪語,我是想也不敢想。這也是為什麼,我步出廁所後學張無忌最像的地方,不過是考試完畢很能挨老師的打。打一下,「他強由他強」;打兩下,「清風拂山崗」;打三下,「明月照大江」。

張無忌很慷慨,為了彌補我的遺憾,把ID借給我玩電腦遊戲。我是無忌,無忌是我。明天要交的學校週記晚點再寫,我得先就地取材,製作針線為白猿療傷,才好獲得九陽神功祕笈。而拿到祕笈後畫面一轉,無忌是我,我是無忌,胸中「一口真氣足」,運掌集氣,化虛為實,色如焰火的掌勁將堵住山谷出口的巨石轟成碎礫。當然,虛擬天地的壯舉,不宜寫進週記讓現實世界的滅絕老尼知情。只適合在事過境遷的現在,寫成存於Win10檔案夾的回憶錄,追想那段軟體隨硬體俱滅的Win95年華。

寫到這裡反而覺得,張無忌不上臉書,未必是壞事。有太多人透過臉書找到了失聯多年的小學或中學同學。但在相逢的短暫驚喜消退後,更多的或許是「縱使相逢應不識」的惆悵。「不識」,不僅因為容貌體態變換,更因為知識系統不相容。假如在臉書再遇張無忌,他多半會想傾吐遭朱元璋等人背叛的憤懣。但我要如何向他說明,從後殖民理論家學到的「近乎一致但膚色非白」?如何分享一度在大學教語文的得意與失意?如何描述,斟酌譯事時,由中文這具望遠鏡窺得的另一個宇宙?他如何能知曉,在那裡,每個英文詞彙,或自轉,或公轉,有光?Win95時期的檔案,也許還能以Win10存取。但很遺憾,反之必不然。

再說,忘了哪個武俠小說家批評過,像他那樣的大俠全不事生產。要是有了臉書帳號,他大概會三天兩頭張貼照片,要朋友看他到波斯受小昭和一堆寶樹王款待,或者直播他為趙敏畫眉。而我行禮如儀,按「讚」、按「大心」、按「哈」、按「哇」。看他和小昭分離,就按「嗚」、寫句「哭哭」。看周芷若來搗亂就按「怒」。心裡則想著,下一份翻譯案件不曉得在天涯何處。其實,臉書上的完滿人生最招妒忌。尤其是,我能拿來炫耀的,只有偶爾一個人吃三百元涮涮鍋的小確幸。

 

【評審意見】

虛實 ◎顏崑陽

武俠小說,電子遊戲,臉書,現實人生。虛實混合,題材與敘述形式都很新穎;文筆也簡練流暢。在遊戲筆墨間,寫出電子時代,「虛擬」遮掩「現實」,而寄寓著對「臉書迷」的嘲諷。

--

摘自 自由時報 自由副刊 2016 / 12 / 18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