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賽德克。巴萊 @ o(.〞.)y 只是想和您說說話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我是唐,很高興見到您

  • RSS信箱唐的FaceBook唐的 Picasa 相簿 Xuite相簿影音 記憶還有愛 身教勝於一切 魔術頭巾戴法 賽德克。巴萊 more..
  • 文章列表總覽
  • 喜歡的音樂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1. 沒有新回應!
  • 唐的連結(新視窗)







  • Powered by Xuite
  • 200801110000【影片】賽德克。巴萊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影片】賽德克。巴萊

    每條古道都有屬於它自己的故事。當我們有幸行走在其間時,除了欣賞自然景觀與生態資源外,若能順道了解一下這條古道曾經發生過的歷史故事,或許會使我們有更深一層的感受與體驗。

    走在能高越嶺道時,會發現沿途有許多遺留下來的人文遺址,甚至附近的山稜都和一件曾經發生在這裡的故事有交集,那就是發生在1930年的「霧社事件」。莫那魯道,一個義無反顧地率領族人勇敢抵禦侵略者,以長予弓箭、血肉之軀來對抗敵人的精良武器,最終用生命寫下撼動人心的壯烈史事!或許傷痛早已痊癒,它確實是發生過的事實,當再次撫摸傷口時或許依稀能感受到當時的痛楚,我們在此不必以現在的角度去評論當時的對錯,相信歷史自會有個交代~

    這部片長不到五分鐘的短片,就是以霧社賽德克族英雄莫那魯道的生平與霧社事件為背景,清楚呈現作為一個「賽德克。巴萊」--真正的人,是何等重要的事。全片以磅礡的史詩風格呈現,故事內容不只是在描繪抗日事件,而在於讓觀者體會,原住民族群如何靠著信仰與祖靈(GAGY)的庇護,堅強又驕傲地生存下去。放映後讓觀者無不為之動容,也引發了不少熱烈的討論,而本片導演,是由想要讓國際影壇對台灣電影刮目相看的「魏德聖」所拍攝。因為有電影夢,所以他傾盡積蓄,自費二百萬元來拍這部精華短片,希望能引起共鳴並獲得投資來將其拍攝完整,雖然最後並未籌措到預期金額(最後募得款項捐贈原住民兒童關懷基金),卻也為他說的:「現在不做,以後就再也沒有機會」做了最好的註腳。

    影片檔賽德克。巴萊(若無法順利播放,請點此連結觀賞

    泰雅族抗日戰役
    霧社事件殉難者紀念碑@日治時期日治初期,日人開採平地丘陵漢民族生活環境之樟腦、森林等資源,其後隨著平地資源逐漸砍伐殆盡,便往更高海拔地區逐步吞食原住民的生活領域。1907年「理蕃總督」佐久間左馬太開始進行「五年理蕃計劃」,以測繪地形、開闢道路,鎮壓據守天險卻不斷抗拒日人統治的原住民。其中以1914年(大正3年)「太魯閣征伐戰」之衝突最為激烈,經約3個月激戰,日人掌控局勢,並對原住民展開搜繳搶械、彈藥的行動,使其歸順,而能高越嶺道即為太魯閣征伐戰役後,為掌控原住民而開鑿的理蕃道路。
    原住民@日治時期此事件後,原住民對日人的欺壓積怨更為加深,遂於1930年,爆發了著名的霧社事件。當時馬海僕社頭目莫那魯道(Mona Rudao)率領霧社地區的泰雅族原住民,趁日人在霧社公學校舉辦聯合運動會時,一舉殲滅參與官員、警察,並燒毀能高越嶺西段所有駐在所,切斷其所有聯絡系統。然原住民終不敵日人槍砲及空中優勢軍力,最後退至馬海僕溪中游的岩窟區集體自盡,結束了一場悲壯的泰雅族抗日事件。(照片翻攝自解說牌)

    ▼故事情節與紀要(節錄自公視「風中緋櫻:霧社事件」「還原歷史真相」
    時間
    紀 要
    1896年
    明治21年
    日本人近藤勝三郎娶霧社群巴荷社頭目女兒為妻,成為「蕃通」負責官方與間的蕃人連絡。
    1897年
    明治30年
    深堀大尉事件
    總督府陸軍部為勘查穿越中央山脈的台灣橫貫鐵路路線;派深堀陸軍大尉一行14人深入霧社地區,全部被殺。日本人對霧社地區展開全面封鎖行動,蕃人所需之鹽、鐵、布、槍彈禁止交易。
    1902年
    明治31年
    1901年日本開始對霧社山區圍剿討伐。
    1902年日本隘勇隊200多人在人止關與泰雅族賽德克人發生戰爭,雙方死份慘重。日本人開始了解賽德克人的兇猛難馴。
    1903年
    明治36年
    姊妹原事件(日本人稱霧社蕃膺懲事件)
    霧社群長期遭日本人「生計大封鎖」缺乏耕作與狩獵用之鐵與日常生活必需品食鹽。
    日本人近藤勝三郎利用此情況,唆使平埔族婦女與南鄰的布農族干卓萬社,假裝提供鐵器食鹽,引誘霧社群壯丁一百多人,進入兩族交界處濁水溪畔,霧社群被灌醉後,遭干卓萬社屠殺,只有6、7人逃回,從此霧社群勢弱。日本人第一次「以夷制夷」成功
    1906年
    明治39年
    霧社群「歸順」
    泰雅族賽德克人觀念中無“歸順”二字,傳統上只有“和解”的意思。但日本人把隘勇線慢慢推逼進山區。勢力漸漸滲透入蕃社。
    1907年
    明治40年
    第一次五年理藩計劃
    再度舉行「和解式」使更多蕃社歸順。更引用「甘諾」政策,引誘蕃人甘心承諾在其境內設置隘勇線,警察駐在所。一有反抗即開山炮轟擊。
    1909年
    明治41年
    近藤勝三郎再變入贅荷歌社頭目之妹。婚後即率霧社群647壯丁出陣佔領三角峰為地,炮轟道澤社與土魯閣社。脅迫二族繳械歸順。
    1910年
    明治42年
    近藤勝三郎弟弟巡查近藤儀三郎娶馬赫波社頭目莫那‧魯道妹妹為妻。他加強控制其他蕃社,並積極沒收收購槍枝1210支,並拆除蕃人宗教信仰管骼髏架首棚,掩埋1015顆人頭。此時蕃人開始憂心前途。荷歌社頭目塔達歐,諾干認為「日本延長警備隘勇線是為了殲滅我們,各駐在所、交通道路完成之日,也是各社頭目遭警官殺戮之時」。馬赫波社頭目莫那魯道亦同意加入。但被日本人識破。
    1911年
    明治43年

    招待蕃社頭目日本內地觀光一個月。日本人發覺蕃人欲反,乃招待各社頭目乘艦赴日,遊覽神戶、廣島、名古室、京都、大阪、東京各大城市。除參觀皇宮、上野動物園、朝日新聞社,後樂園遊樂場外,更重要是參觀軍港軍艦,騎兵聯隊,重砲兵聯隊,土官學校與兵工廠。明顯的是炫燿日本國力與軍力,來恐嚇頑固的原住民領袖不敢再有反抗之念。
    果然荷歌社頭目塔達歐,諾干目瞪口呆,心服口服。馬赫坡社頭目莫那‧魯道固然承認日本之強大,但是看到日本內地警察對待人民態度和藹可親,與台灣山地警察惡行惡狀,頤指氣使態度天壤之別。不滿與反叛之心不滅反增。這是日本當局始料不及的。

    1912年
    大正元年
    日本警官佐塚受祐與馬力巴群總頭目之女結婚,他推動多件剿蕃行動。1930年任職霧社最高長官時死於霧社事件。
    1913年
    大正2年
    全面禁止刺青,但1919年原住民違反者,高達119名。
    1915年
    大正4年
    霧社公學校成立
    北蕃第一所蕃人公學校,蕃童教育所,以日本人子弟為主的小學校也跟著成立。花岡一部、花岡二部、高山初子、川野花子等蕃童也刻意被培養成樣板日本人(模範蕃),進而配對成婚。霧社事件發生時,夾在族人與日人之間的為難與不安,撕裂他們的美夢。
    1916年
    大正5年
    近藤儀三郎在花蓮失蹤,莫那‧魯道之妹成棄婦。 (1918年近藤勝三郎,亦拋棄荷歌之社頭目妹之妻子。) 妹妹被辱兄長替其報仇是部落傳統,這是發生事件原因之一。
    1917年
    大正6年
    埔里大地震
    死傷139人,霧社無事。
    1920年
    大正9年

    沙拉茅事件
    流行性感冒開始在霧社北方山區部落流行,許多族人因此死亡。一般皆認為是異族(日本人)傳入,惟有出草獲取首級,乞求祖靈去邪才能消除災害。數名日本警察與隘勇因此受難。此風波又傳到沙拉茅社,與斯卡謠社(今梨山附近)。警察駐在所,分遣所屢遭攻擊。日方出兵討伐。
    此時莫那‧魯道起義謀反計劃又被日警方發覺並化解。莫那‧魯道反而被策動與霧社群與其他部落壯丁共998名。把矛頭轉向同族人沙拉茅社。二個月後提回沙拉茅社25個人頭顱。莫那‧魯道與塔連歐,諾干成焦點人物。
    日本人再度使出「以夷制夷」伎倆。不惜開放集體出草獵首讓同族人相互殘殺,使部族勢力衰退,並造成族群同仇恨。

    1924年
    大正13年
    日本警察下山治平,拋棄馬力巴社妻與子女,辭職回日本。
    1925年
    大正14年
    莫那‧魯道再度準備反叛,且南北蕃大串連,大量挖出棺木內陪葬的槍械,密藏戰糧。然為道澤社密告而瓦解。日本人對莫那‧魯道加強監管。
    1926年
    昭和元年
    日本人完成收繳所有泰雅族槍支行動自認是「近代本島理蕃事等之一大成功」。
    日本人開始在霧社,設立警察分室,郵局、旅館、學校、衛生療養所。霧社成台灣的「模範蕃社」,日本人對警察警備也慢慢疏忽了……。
    1929年
    昭和4年
    10月27日
    花岡一郎與川野花子、花岡二郎與高山初子二對泰雅族賽德克人,同日舉行日本神道結婚儀式。
    1930年
    昭和5年
    10月27日
    霧社事件爆發,日本人死亡134人。霧社事件結束,泰雅賽德克人死亡1000多人。
    1931年
    昭和6年
    4月25日
    二次霧社事件爆發,日本人藉刀殺人,投降的保護蕃被屠殺216人。
    1931年
    昭和6年
    5月6日
    參加抗日六個蕃社生還278人被迫遷往川中島。
    1933年
    昭和8年
    莫那‧魯道的骨骸被深山被打獵獵人發現,在埔里公開展示。
    1942~1945年
    昭和17年~20年
    川中島子弟長大成人,被要求參加「高砂義勇隊」替日本皇軍出征。20人被送往南洋,其中12人戰死,8人生還回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