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01444韓寒與方舟子“代筆門”之爭愈演愈烈

  

韓寒與方舟子“代筆門”之爭愈演愈烈 韓寒與方舟子“代筆門”之爭愈演愈烈 www.gurkhaguard.com.hk 韓寒是否人造?圍繞這個問題,硝煙在多位網絡名人之間彌漫,從兔年一直持續至龍年年初。在韓寒看來,方舟子的行為“這兩年有點怪”,1月31日,韓寒在接受東方衛視采訪時直陳,希望方舟子“早日康復”。連韓寒也承認,打假鬥士方舟子很少失手。此前,方舟子曾質疑過唐駿、李開復,交手的結果是對手要麼緘默不語,要麼公開道歉。但這一次,“我很幸運,我有我的手稿,我的筆記,還有我的證人,可以對手稿的年份進行司法鑒定”,韓寒說。然而,方舟子的判斷似乎很篤定,“他的那些作品不是他寫的。”方舟子最新表態。十幾天來,方舟子在微博上發表和轉載瞭多篇分析文章。這些文章從醫學知識、時代背景等方面質疑韓寒文章並非其本人所寫。1月31日,在東方衛視同一節目的報道中,方舟子稱自己對韓寒的質疑屬於“學術批評、文學批評的范疇”。“學術批評有可能構成侵權,也有可能不構成侵權”,中國政法大學教授隋彭生說,“學術批評重在價值判斷,法庭判決重在事實判斷”。1月29日,韓寒表示,就方舟子質疑其作品有人代筆涉及造謠、對其名譽造成損害事宜,他將在上海提起法律訴訟,索賠10萬元。盡管目前尚未有案件已被法院受理的消息傳出,但律師陳有西認為,“現在一些人物在網上整天罵人,越來越肆無忌憚,選擇一些案件進行訴訟是有必要的,可以正視聽,明真相。用法律來梳理社會評價標準。”可以想見,這場極可能上演的官司將遠超越韓寒和方舟子之間的私權利糾紛,而成為裹挾在名譽權和著作權爭議下的公共爭論。著作權爭議最初是麥田。這位知名IT評論博客博主在兔年年末寫出瞭一篇《人造韓寒》,從而掀起瞭一場關於公共人物韓寒的網絡討論。但在1月18日,麥田在其博客發文,公開向韓寒道歉並刪除瞭這篇韓寒“包裝”論的博文。隻不過,還沒等麥田退場,另一個強勢人物便已登場,他便是學術打假者方舟子。同一天,方舟子開始在微博中發文,“作為一個旁觀者,發表瞭幾篇微博,調侃瞭一下”。沒想到,“韓寒發表瞭一篇長文攻擊我,裡面很多引用的我說過的話其實根本不是我說的”,於是,認為韓寒反應怪異的方舟子成為瞭論戰主角,拋出系列分析文章,矛頭直指韓寒文章系別人代筆。現在方舟子對韓寒作品的分析主要集中在早期階段,“我認為他初中和高一時發表的文章都有問題”。至於“代筆”的比例,“初二時的文章全是代筆的,其他的我會一篇一篇分析”,方舟子說,“第一階段主要分析當事人之間說法的矛盾之處,包括韓寒在新概念作文比賽獲獎和寫作《三重門》的經過,很多當事人的說法都不一樣”。最新的動態是,方舟子在網站分析瞭韓寒1999年的文章《求醫》,韓寒在這篇文章中寫到:“我曾見過一個剛從大學出來的實習醫生,剛當醫生的小姑娘要面子,寫的字橫平豎直,筆筆遒勁,不慎寫錯還用橡皮沾口水擦……”方舟子由此質疑:在上世紀90年代,還有醫生用橡皮沾口水擦錯字?這該是多久遠的事?回顧韓寒尚不算長的文學“創作史”,“代筆”質疑並不新鮮。在韓寒出版於2008年3月的文集《雜的文》中,一篇文章開頭寫到“今天看到新聞,說某網友猜測我三年用瞭槍手,而且槍手是我博客鏈接裡的朋友馬日拉”。其時,對作傢海巖同樣使用“槍手”的質疑剛剛落幕。落幕的原因之一是保持手寫習慣的海巖公開瞭他多達1000萬字的手稿。當時韓寒立刻寫下文章《支持海巖》,稱“還好海巖用的是手寫稿,那用電腦寫的,比如我,一旦有誰無聊瞭看你不順眼瞭造個謠之類的,豈不是一輩子說不清楚瞭”。1月29日,在與方舟子的論戰愈演愈烈之際,韓寒的出版人路金波稱“為瞭證實作品為自己親手創作,韓寒自行整理瞭1997年至2000年間的手稿、通信、素材本等資料,合計約1000頁。這些資料將進行公證和真實性司法鑒定,包括紙張的年份鑒定、韓寒的筆跡鑒定”。舉證證據韓寒的父親韓仁均也加入瞭這場論戰,此間他在網上公佈瞭兩封韓寒讀書時的傢信,以此證明韓寒其時具備文學創作的能力。但韓寒的親筆信立刻被方舟子懷疑,方認為韓寒寫在信封背面的文字緊挨著撕口而沒有破,說明是最近才寫上去的,並且信紙中文字的顏色與信封文字的顏色也不一致。韓寒在1月31日接受東方衛視采訪時回應,“誰撕信從當中撕啊”。關於手稿,此前韓寒有所提及。其本人寫於2007年的文章《支持海巖》提到,“從第一本書開始,就有人說我的文章是我父親寫的。我當時還是學生,我對記者說,我同桌陸樂和周圍同學能作證,因為我上課每寫一頁馬上就會給他們看。馬上又有人說,是你爸寫好瞭以後逼著你背出來再憑記憶在上課時候寫的”。如今,在韓寒準備提起訴訟之時,各種網絡論爭都將被嚴肅的法庭質證取代。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尹志強認為,在本案中,根據民事訴訟法“誰主張,誰舉證”的原則,韓寒需要先證明其沒有代筆。在韓寒提供瞭諸如手稿等證據之後,行為意義上的證明責任就轉移到瞭方舟子一邊,他必須通過積極舉證的方式,來證明代筆確實存在,而非僅對韓寒的證據提出質疑。對著作權有所研究的律師張捷也稱,“韓寒應當公佈的就是他創作時的稿件和札記等。如果要起訴的話,這些文件應當提交法庭,指定專傢進行鑒定,鑒定的過程要經過法庭公開和原被告雙方的質證。”張捷進一步指出,方舟子質疑韓寒所導致的誹謗訴訟,反映瞭中國著作權相關證據規則中的深層次問題,如何能證明一個人的著作權來源、又如何質疑著作權的造假、處理著作權的糾紛爭議、怎樣建立其中的證據制度及證據規則,這些深層次的問題都在這個論戰當中體現瞭出來。手稿與代筆腐敗對於雙方如火如荼的論戰,專傢卻有不同看法。“韓寒起訴方舟子侵犯其名譽權,不需要在法庭上出示他的手稿”,中國政法大學教授隋彭生說,“他隻需要舉證自己的作品署名是‘韓寒’就可以瞭”。“韓寒最重要的舉證是方舟子在什麼地方、以什麼方式侵犯瞭韓寒的名譽權的證據。”北京洪范廣住律師事務所律師焦鵬說,“至於在一個侵犯名譽權的訴訟裡,韓寒有沒有必要證實自己的著作權,來證明方舟子的說法與事實不符,這要看韓寒方面的訴訟策略,是采取積極的方式還是消極的方式。”律師陳有西認為,“從現有證據看,韓寒如果拿出瞭手稿,而方舟子隻是憑他的分析推理,又沒有辦法證明這些手稿是假的,那麼他必輸無疑”。這個時候,恐怕隻有那名或那些名所謂的“槍手”站出來,才能證明韓寒的手稿為假。“如果韓寒真的有‘槍手’,其中的著作權問題也非常復雜。比如,要看槍手是獨自完成的作品,還是根據韓寒的口授,自己加以整理和提升完成的。”知名知識產權律師孫建紅說。韓寒真的有“槍手”麼?韓寒此前曾公開表示,自己的多位親友擁有其博客密碼,為其修改文章。但此番韓寒對代筆一說不能茍同。韓寒最新公佈瞭“懸賞公告”,這份公告裡稱,“任何人可以證明過自己為我代筆寫文章,或者曾經為我代筆,哪怕隻代筆過一行字”,均獎勵人民幣兩千萬元。“這些參與修改文章的合作團隊是不擁有著作權的”,中國政法大學教授隋彭生說,“出版一本書,出版社的編輯有時會做很多修改,但不能說編輯擁有著作權”。而如果韓寒真的有“槍手”,一個可能的情況是韓寒出資委托“槍手”創作,然後獲得作品的著作權。但按照我國《著作權法》規定,屬於“槍手”的署名權不能夠轉讓給韓寒。在2008年出版的一篇文章中,韓寒寫到,“但好在,和海巖留的1000萬個字的手稿向記者展示來澄清自己沒有槍手一樣,我是有證據的,我早料到有那麼一天,於是每次動筆寫,我就擺個DV在後面拍著,到現在,我已經拍瞭1000盤DV帶瞭”。但韓寒也許不必如此。隋彭生說,“現在的作傢很多都用電腦寫作,也就不需要留手稿,有署名就足矣。署名權屬於人身權,一部作品署名是誰就是誰的”。至於韓寒背後那個或那些“莫須有”的“槍手”,他若想從韓寒手中搶回作品的著作權,恐將更難。律師張捷說,“因為每個作者都可以保留他的創作草稿。但是對於造假的情況,隻有極少數情況下才會出現代筆者站出來揭發的案例。絕大多數的情況都是捉刀代筆者拿瞭錢、得瞭好處,自然也不會出來指證,如果他是作假者的父親、經紀人等有直接重大關聯利益的人,則就更不可能瞭。作假者的指證一般是得不到任何利益的,而且還有損失和風險。比如捉刀者的代筆費就得交出去,甚至被對方的各種黑社會勢力威脅脅迫不得安寧。”張捷由此認為保護作者著作權的同時,更要保護對於造假者的質疑權利。他認為,在這種質疑和被質疑之間,實際上是有中間地帶的,這個中間地帶是韓寒不能證明方舟子是誹謗,方舟子也不能證明韓寒是代筆。對於這樣的中間地帶,實際上公平的處理就是把它作為一個懸案。但是對於一個好的司法制度,是需要極力避免中間的灰色地帶的泛濫的,需要給大傢更多的證明途徑和更有效的解決方案的。“對於質疑著作虛假有過多的限制的話,必然在社會上導致假貨橫行,中國當今的學術腐敗和造假橫行就更與打假的難度過大門檻過高有關。”張捷如是分析。張捷擔心,如果不能提供證明有人代筆的司法途徑,必然導致代筆腐敗。此前有輿論表示,既然拿出瞭原稿都無法證明是作者是自己寫的,作者怎樣證明著作是自己寫的呢?張捷認為,換一個角度說,就算你質疑對方,代筆的人跳瞭出來,這個證據足夠嗎?代筆的人說這個文章是我代筆的,那麼代筆人又如何證明這文章是他寫的呢?代筆人不能證明自己寫瞭這個文章,那麼代筆人的證人是不成立的,這是同樣的一個邏輯,我們的司法怎樣才能證明是有人捉刀呢?如果不能提供這樣的有效途徑,社會必然是代筆腐敗的泛濫。在電子寫作時代,對版權所有者的立法保護也在補齊。今年1月,全國律協知識產權專委會執行主席王永紅曾對媒體表示,即將修訂的《著作權法》將對作品自願登記制度進行完善。“就是作者在完成作品後,可以打上著作權的標記‘C’並說明身份;還可以將作品提交給有關部門備案獲得登記證書,發生糾紛就可以此作為版權的初步證明。”他說。(21世紀經濟報道) Tags: Managed security services, Security services, 保安服務, 護衛保安服務, Security Company, Event Security Company, 保鑣公司, 護衛公司, 私人保鏢公司, Hotel Security Guard, Private security guard, Personal security guard, private security guard, Event Security, Construction Security, 護衛員, 保安員, BodyGuard, Security Guard, 保鏢, 保安, 護衛, 地盤護衛, 地盤保安員, 酒店保安員, 保安護衛員, 兼職保安員, Gurkha Security Guard, Gurkha, Gurkha Guard,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