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91114為何僅31.7%的人看好嚴治奧數

  

為何僅31.7%的人看好嚴治奧數 為何僅31.7%的人看好嚴治奧數 progene.com.hk 北京嚴禁奧數成績與升學掛鉤。CFP供圖北京師范大學教育管理學院教授蘇君陽告訴記者,他與北京一些中小學的校長進行過交流,在談到此次治理的效果時,許多校長都直搖頭。“奧數在社會上已經形成一個巨大的利益鏈,而且隨著它與升學掛鉤,這條利益鏈就變得更加龐大、堅固,想靠幾個文件來打破這個利益鏈,可能性不大。”如何讓“奧數熱”徹底降溫?57.1%受訪者首選“推進教育資源公平,消除校際差異”。8月21日,北京對全市所有學校進行全面檢查,集中查處與奧數掛鉤的入學行為;8月28日,北京市30所名校與市教委簽訂責任書,承諾不把奧數與升學掛鉤;9月3日,北京最負盛名的奧數培訓機構——仁華學校註銷……近來,北京市屢出嚴厲措施向奧數宣戰,引發社會高度關註。上周,中國青年報社會調查中心通過題客調查網和民意中國網,對9062人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40.2%的受訪者在持續關註北京市治理奧數的相關舉措。受訪者中,56.7%的人是傢長。57.1%的受訪者支持北京市治理奧數看到北京重拳治理奧數的新聞,傢住上海的李女士有些興奮,但聯想到上海的實際情況,她的興奮又打瞭很多折扣。因為上海以前也出臺過許多治理奧數的規定,比如,初中入學報名時不允許填寫奧數證書信息,還公佈瞭舉報電話,但是最終效果都不太理想,各種奧數培訓班與奧數競賽還是開展得轟轟烈烈。去年暑假,李女士給即將上小學二年級的兒子報瞭一個奧數班,一節課一小時,共16節課,收費1200元。李女士向記者坦言,自己這麼做完全是不得已為之。因為在她兒子所上的學校,數學課相對較少,而且教的內容也比較簡單,相反的是,不論是小學升級考試還是小升初考試,數學試卷難度都很大,遠遠超出瞭課堂教授的范圍。這就逼迫許多傢長不得不到校外給孩子“開小灶”補奧數。由於孩子反感奧數,上過一暑假的奧數班後,李女士就再也沒有逼孩子去學。但是當記者問到,將來是不是再也不會讓孩子去學奧數時,李女士有些糾結,“讓他學吧,他不喜歡,一直逼他的話怕扼殺瞭他學習的興趣;不讓他學吧,怕他到時候進不瞭好的初中,影響他一生的發展。對於奧數這個問題,真是想都不敢想。在中國當傢長真難!”對於此次北京市治理奧數,北京市某事業單位員工王先生坦言自己支持但不看好。王先生告訴記者,根據他搜集到的資料,不論是成都、西安等地方教育機構,還是教育部,以前都對奧數判過“死刑”,而且每次都宣稱是史上最嚴厲的。可最後結果是奧數依然能逃脫整治,存活下來,甚至在一些地方還出現瞭越整治,奧數活得越旺盛的局面。“相對於以往治理奧數的實際情況,這次北京治理奧數在措施上並沒有太多新東西,想要讓大傢看好,就必須要亮出‘真刀真槍’。”調查顯示,對於北京市此次治理奧數的舉措,57.1%的受訪者表示支持。與此同時,隻有31.7%的受訪者看好此次治理的效果。中國數學會奧林匹克委員會主席、華東師范大學教授周青,在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采訪時坦言,自己並不看好此次北京市治理奧數的最終效果。他指出,對奧數的治理不是一次兩次瞭,可每次總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很少認真地把“奧數熱”背後的深層原因弄清楚,再去對癥下藥。“治理奧數問題,千萬不能隻有當大眾有意見瞭、媒體曝光瞭,才去治一治。這不是治理奧數問題應有的態度,關鍵要找出問題的根源,進行長期、綜合治理。”北京師范大學教育管理學院教授蘇君陽告訴記者,在北京市出臺治理奧數的措施後,他與北京一些中小學的校長進行過交流,在談到此次治理的效果時,許多校長都直搖頭。“奧數在社會上已經形成一個巨大的利益鏈,而且隨著它與升學掛鉤,這條利益鏈就變得更加龐大、堅固,想靠幾個文件來打破這個利益鏈,可能性不大。”為何取消奧數,大傢就呼喚統考?當北京市的奧數禁令在網絡上一傳開,許多網友就擔心,這將堵住許多一般傢庭孩子上重點中學的通道,讓小升初更加“拼爹”。來自“巨人論壇”的網友“凡眼看雲”指出,當前在北京,絕大多數市重點中學的入學方式有共建生、條子生、特長生、推優生、派位生和點招生6種。其中,一般傢庭的孩子很難走共建生、條子生與特長生這3條路,剩下的推優生競爭太過激烈,而且由於許多重點學校參加派位的名額非常少,或者幹脆就不參加派位,導致走派位生這條路的機會也非常小。剩下的隻有點招生,即重點學校按成績說話的自主招生。這位網友進一步分析,在重點學校的自主招生中,大多數都會考奧數、語文與英語3門課程,三者的比例大致是2∶1∶1,個別重點學校甚至隻考奧數。如果取消瞭奧數,隻會有兩種結果:一種是沒瞭奧數還會有奧語、奧英;另一種是,嚴格執行就近入學制度,但這又會使學區房的價格猛漲,一般傢庭根本買不起好的學區房,從而導致上重點中學的道路被有錢人壟斷。調查顯示,對於取消奧數會使得小升初更加“拼爹”的擔心,44.4%的受訪者直言有道理。正是基於這種擔心,社會上流傳著一種聲音,認為取消奧數後應該實行“小升初”統一考試。“不能試圖用一個錯誤的行為去改變另一個錯誤。”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上海交通大學教授熊丙奇 (微博)指出,取消奧數,大傢就呼喚統考,這不但體現瞭公眾對教育公平的渴望,也是對這些年義務教育均衡工作的諷刺。在取消奧數之後,我們應該思考的是,如何讓義務教育盡快真正公平起來,而不是半途而廢,重新走向應試教育的深淵。如何才能讓“奧數熱”徹底降溫“奧數不是大多數人的遊戲,學奧數需要天賦,而這種天賦不是每個人都具備的,也不可能每個人都具備。但是在中國文化中,幾乎每個傢長都覺得自己的孩子是天才,隻要好好教、努力學,都能學好。”周青表示,要徹底治理奧數,就必須改變中國傢長的這種觀念。蘇君陽指出,根治奧數不能隻靠口號,還要有具體的政策跟進。比如,教育管理機構應該對各個學校特別是重點學校的招生行為與招生過程進行監控,並設立招生舉報制度,哪個學校一經被舉報奧數與招生掛鉤並被查實的話,就給予嚴厲處罰,絕不姑息。如何才能讓“奧數熱”徹底降溫?調查顯示,“推進教育資源公平,消除校際差異”(57.1%)成為受訪者的首選。其他依次是:嚴格限制奧數與升學掛鉤(55.8%)、出臺更合理的小升初入學辦法(38.9%)、嚴禁小升初擇校(33.3%)、徹底取消奧數培訓班(32.8%)等。“要解決義務教育校際差異這一問題,一方面我們必須重申並嚴格貫徹義務教育強調公平性的基本原則;另一方面,給私立學校以發展空間,滿足部分傢長的擇校需求。需要註意的是,義務教育的公平化,並不是一種削峰填谷式的公平,而是應該在提高所有學校辦學水平的基礎上實現公平。”蘇君陽說。“這些年來,我們一直強調義務教育均衡發展,但結果一直不太理想。究其原因,就是我們的許多板子沒有打在該打的地方。”熊丙奇指出,要解決校際差異,實現義務教育均衡發展,關鍵應該將現有的義務教育財政保障方式,從以縣、鄉財政支持為主轉變為以省級財政統籌為主。他解釋說,對於縣、鄉政府來說,教育成果特別是高考成績是他們重要的教育政績,當義務教育的財政主要來源於縣、鄉時,他們自然會將有限的資源投入到幾個重點學校中,從而培養出有希望在高考中取得優異成績的好學生。這樣一來,義務教育均衡性與公平性的本質就會被忽略。“所以,治理奧數,消除校際差異並不是一個單純的教育問題,它還會涉及國傢的財政體制改革。”9月6日,在國務院新聞辦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教育部部長袁貴仁指出,“奧數熱”涉及中小學擇校問題,而中小學擇校問題的根本原因是義務教育發展不均衡,優質教育資源不足。他表態,近日國務院已經作出瞭部署,將全力推動義務教育均衡發展,從根本上治理“奧數熱”。“教育部長重視奧數問題是一件好事,但關鍵的問題是,對於中國的教育改革而言,各種表態已經夠多瞭,關鍵是要讓公眾看到實際的行動。”熊丙奇說。 Tags: 天賦基因, 體重管理, 營養管理, 寨卡, Zika, Talent gene, Progene, Lab Test, DNA Test, Paternity test, DNA Diagnostic, DNA Lab, DNA detection, DNA pathogen, Molecular Diagnostic, Cancer Screening, Influenza A, Influenza B, H1N1, HBV, HCV, HPV, HIV, Treponema pallidum, EBV, CT, NG, CT/NG, 準誠, 基因測試, 親子鑒定, 基因診斷, 血緣關係, 分子生物學, 分子診斷, 分子測試, 遺傳性癌症, DNA驗證, 親子關係, 甲型流感, 乙型流感, 豬流感, 癌症檢查, 乳癌基因, 卵巢癌基因, 乙型肝炎, 丙型肝炎, 梅毒,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