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0709232238腿瘸之悟

幾個月前就覺得左膝有些不對勁。

向來健步如飛、走上數小時也不嫌累的我,左腿膝蓋竟不時會隱隱發疼。

起初以為僅是偶發性的痛處,或許是我粗枝大葉,渾然不覺地在哪裡摔了、撞了、拐了,因而留下了後遺症。雖然隨著時間過去,疼痛的次數逐漸頻繁,但這腿痛得太短暫、太輕描淡寫,所以我總能在一陣忍耐後,忘卻幾分鐘前的苦楚,繼續自己的生活。

(繼續閱讀)

200709110000餓女金門遊:啪特萬

我想,我永遠都無法逃離肥胖的命運。

因為太愛吃。

自從上個月再度造訪金門、發現自己最記得的是那「整碗鋪滿蚵仔的蚵仔麵線」時,這種「一輩子都瘦不了」的覺悟又更加強烈。

(繼續閱讀)

200708142242閨怨

上個月初,我和Diana飛去金門找Bianca玩耍。

Bianca為盡地主之誼,忍痛將半生不熟的論文晾在一旁,在那短短的四天裡,行程排滿滿,帶著我們上山下海,吃遍金門、玩遍金門,讓我至今對那趟旅行念念不忘;回到台灣後,我搖身一變,成了「無給職觀光大使」,逢人就要推薦金門的美好。

(繼續閱讀)

200706261049摩登原始人之排隊無路用

端午假期,好不容易趁空得閒,便跟著從高雄北上的阿姨及小蜻蜓一家,整整「廝混」玩耍了有三天之久。我極喜歡與親戚相聚或出遊。不用費心交際應酬,不用刻意炒熱氣氛;沉默無所謂,癱在沙發上睡覺也OK,總之就是十足的悠閒愜意,可以達到全然的放空和休息。

(繼續閱讀)

200705201212我是幼稚鬼

這幾天鋒面過境,偶有陰雨綿綿,但前陣子天天是彷若夏季的春,烈日當空,使得位於頂樓的租處悶熱難擋,教人揮汗如雨下。

厚重的棉被和毛毯全往衣櫥塞,冬衣一件件往家裡搬,清除屋中多餘之物,放眼望去盡是水泥壁的白和牆腳的空,非常清爽。其實想成天穿個小短褲,攤在榻榻米上吃冰納涼 (或狂啖「冰鎮荔枝」也不錯),隨著電風扇吹出的微風徐徐,順便大開房門,讓鬱積的空氣流通暢旺,但礙於門外有虎視眈眈的蚊蟲和作息不定的男室友,這記降溫招數始終不可行。

最後腦筋就動到了自己頭上。

(繼續閱讀)

200705091240編吃苦,當吃補 (上)

從離開上一份工作到現在,掐指一算,竟已過了整整半年。

回顧這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6個月,我除了去泰國看人妖、鎮日埋首工作以及更新了幾篇網誌文章外,怎麼想,就是想不出自己到底做了哪些有意義的事;新年新希望都還沒機會實現,28年華就已經去掉一大半了。

(繼續閱讀)

200702251212伴娘回憶錄

上個月,剛適應婚後生活的W,陸續將去年婚禮當天的照片和VCD寄給了我。

雖然拍到我的照片為數不多,自己在錄影中露臉的鏡頭也只有短短數十秒,但其震撼力十足,光幾張「神攝手」暗中捕捉到的畫面和影像就讓我受了不小的驚嚇,以致於心情久久無法平復,至今仍不太願意回顧陪嫁當日的種種 (以及自己的尊容)。不過,最近覺得腦袋裡淤積了太多東西,既然正在過年,總得應應景、自我大掃除一番,才能揮別令人不忍卒賭的過去,煥然一新、迎向未來!

(繼續閱讀)

200701272051幸福點點名之蜘蛛網不要來

最近的生活又開始完全被工作和睡眠佔據,整天在腦袋放空→精神緊繃→全身虛脫的輪迴中循環。週末放假回家,本想順理成章地當個沙發馬鈴薯,任由這兒人跡罕至、荒煙漫草、生菌發霉。但,正所謂「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我被另一名感性得無以復加的部落客點名,又得玩一次網路接力。為了跟老弟爭時間、搶電腦,我飯只吃一碗、電視只看一半,就得耗時費力地苦思這些不知從哪兒冒出來的問題,搞得我遊手好閒的夢碎不打緊,還因為大半關於感情的題目無從答起,又開始自怨自艾、唉聲連連。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下一頁  最後頁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