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041446遠景安芬蘭高中交換學生 - 賀 陳聖元獲得年度最佳旅遊作家獎





大約十年前的一個晚上,那時是小學一年級的聖元突然對我們說,帶我去芬蘭,我們聽了有點驚訝!這小鬼怎麼會想到要去芬蘭!? 問他,他也不說,於是我們笑著說,好吧!你長大後再帶你去,有空我會先去看看!

那幾年因為工作的關係常去歐洲,有一回真的在蘇黎世買張赫爾辛基的來回機票,飛去芬蘭一探究竟。從亞洲飛往歐洲的路上,已感到周圍大部分是西洋人,而從蘇黎世登上芬蘭的飛機,感覺更奇特; 藍色系的內裝,清爽整潔,機上都是金髮長得像北海小英雄裡的人類,我是唯一的黑髮東方人,這真的要飛往異域了!

抵達芬蘭已是深夜,赫爾辛基機場像是精緻版的松山機場,但整個機場靜得嚇人,只有這班機的客人,我是最後一個通關的旅客。在赫爾辛基只有兩個晚上,但卻留下很好的經驗,從科學教育館、博物館、街上時尚的傢俱店、碼頭的郵輪、城市投幣式公共自行車,還有好心帶迷路的我回旅館的芬蘭年輕人...這些都給我很好的印象,一種北歐特有的精準優雅與安全的感覺。

我在高中畢業後,就常在台灣各處旅行攝影,有時候騎單車環島,有時單獨當backpacker撘便車在東海岸漫遊,或是到中央山脈的原住民部探索他們的生活方式。其實那時是心向世界,可是1980年代的環境,只能以環島來替代環遊世界!聖元的祖父母受日本諺語:“鍾愛你的小孩,就是要讓他遠行“ 的影響,也讓我自由的遠行。就業後發現當年豐富的旅行經驗,對做人做事有很大的幫助。獨自旅行時碰到困難,如何獨立的處理;旅途中碰到各色的人,如何與他們相處,這對往後做人處世有很大的幫助。

2000年後的台灣,面臨企業外移大陸、社會轉型、教育改革種種問題。有一年的過年假期,朋友在家聚會時,有人覺得無助,想移民或是讓小孩當小留學生,問我意見如何。我說,我不會讓小孩當小留學生,因為我認為理想的家庭就是要小孩在父母身邊長大,太小的時候讓他們外出單獨生活會有些缺憾,至於全家移民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只是茲事體大要好好評估。遙想我們的祖先自康熙年間渡海來台,自新豐紅毛港登陸上岸後,幾代人都在上坪、田寮、橫山一帶當羅漢腳居無定所,到了第五代,就是我曾祖父時才在新竹橫山庄買了幾甲地,從此家人才安定下來。由於有當年勇敢的來臺祖渡海到寶島,以及有優秀的祖先買山買地才可以使我們在橫山庄安居。當年祖先是在唐山無法生活而冒險越過黑水溝,而經過五代之後才安定下來。於是我要問,我們目前的狀況有必要再越過太平洋到洋人之土為後代追尋美好的未來嗎?

有一年因公去巴基斯坦時有機會跟ㄧ位當地的同事深談,方知他原來已移民加拿大,但他後來選擇回到祖國服務。體驗到巴國非常艱困的生活環境,不禁問他說,你為何選擇從加拿大回到巴基斯坦呢?他說,在加拿大工作幾年雖成為公民,但工作不易晉升,也難打入當地社會,不如回國奮鬥!連巴基斯坦人都選擇在祖國發展,於是讓我們更堅定的選擇不移民的發展策略。我們選擇在台灣繼續踏著先人奮鬥的基礎,努力的生活。朋友於是問,那你如何安排小孩的教育呢!?我說,基本上我讓小孩讀自己家鄉的學校,讓他們在小學時能輕鬆的學習,剩下的時間則讓他們閱讀,學音樂、運動,以及多帶他們去旅行,先從島內開始,長大一點,寒暑假讓他們體驗多樣的異國文化。我們曾背著背包帶兩個小孩坐火車環島,讓剛上小學的孩子沿途筆記地名.在陌生的小鎮漫步或是在無人的海岸奔跑。也有一回與兒子跟他的小堂哥在他們約小學三年級時,玩“隱形爸爸“的旅行遊戲,給他們一千元叫他們從新竹橫山村坐車去鹿港,全程由他們自行處理,“隱形爸爸“跟 著他們走,“隱形爸爸“只有在需要幫助時才會說話。到國中時就安排小孩一兩趟海外夏令營...那高中時呢?我想還是讓他讀新竹的高中,但也許會送他們到國外去當交換學生吧!因為我們雖然決定要留在優良祖先選擇的故鄉發展,但是在全球化的時代,協助小孩在少年時即有國際體驗、經歷跨文化洗禮是很重要的。

當聖元上高一不久,想起當年與朋友的對談,就開始尋找高中交換學生的管道,聽說扶輪社能夠安排,於是與一些扶輪社的朋友接觸,但發現扶輪社是以社友的小孩優先,衡量自己的時間與不應為交換學生而加入扶輪社,於是自行上網尋找,到底該選擇哪個國家當交換學生呢?思考後訂了下列條件來當選擇的標準:

一、安全優雅的環境:

只有一個寶貝兒子,當然安全第一,雖然出門在外必有風險,但應為青少年選擇一個相對安全的環境以及優雅的社會,來確保安全學習與培養國際化的特質。

二、能通英語但非英語系的國家:

到美國、加拿大、英國及紐澳固然不錯,但以學習的角度,這些國家是當今世界的主流文化,不用到他們國家,在小孩成長的過程已沈浸在英美的學習環境。為促進多樣的學習,應到非英語系國家。但台灣小孩難有英語以外的第二外語能力,於是被選定的非英語系國家應要有良好的英語環境。

三、是值得台灣學習的國家

這個國家是個優良品質、高競爭力、有文化素養與令人尊敬的國家。如此,青少年透過一年的實際體驗,必然能拉高他對品質、競爭力與文化的標準。

有了以上的三個標準就開始篩選,最後只剩下瑞士與芬蘭列入考慮。而芬蘭勝出的原因是:我們認為兩個國家的品質差不多,於是我們再思考,一個青少年透過一年的交換計畫,到底最重要的學習重點是什麼?!討論結果是,應該讓他暫時脫離台灣太過緊湊的高中生活,讓他有時間閱讀,有從容的一年享受青春的時光。以及讓他與一個視他為己出的寄宿家庭互動與學習。經以上的思考,我們決定芬蘭為交換國家,因為瑞士是金融中心,非常商業化、生活較忙碌,有很多觀光客與國際人士。所以選擇遙遠的芬蘭比較可能得到更多的關照,而芬蘭嚴酷的冬天也是很好的磨練與提供閱讀的機會。於是就這樣決定芬蘭了!

google 輸入“exchange student, Finland”,找到ASSE Finland,寫信去探詢,結果芬蘭ASSE把信轉到台灣ASSE的代理機構,於是我們就透過ASSE在台代理的協助,進行英文能力測驗。通過之後再寫申請書、附上學生的英文自我介紹、老師推薦函與學校休學證明等...

從2007年底一直忙到2008年初農曆過年前才把文件完成。由於芬蘭人口少,對台灣的交換學生也是冷門地區,ASSE在台代理說這是第一個台灣高中生申請芬蘭交換計畫。所以等了很久,到了六月初都沒消息,聖元有點不耐煩,因為暑假輔導課程要先繳錢,到底能不能去?聖元的媽倒是氣定神閑,輕鬆的說:沒有就算了,留在家裡也很好。終於六月中得到芬蘭ASSE的確認,這時聖元的媽反而緊張起來,真的要去嗎?唉喲!我只有一個兒子耶!會不會危險?一年都不能回來喔?這時聖元還算鎮定,因為去芬蘭當交換學生的主意他與同學們提過,每個都非常支持這麼酷的計畫!接著花一個多月辦理芬蘭學生簽證,幾經波折終於在最後一刻拿到所有的證件。

在拿到完整簽證後的第二天聖元就踏上芬蘭之路了。 過去在歐洲單獨旅行常會被海關誤認來自中國大陸而特別盤查。當年初訪芬蘭雖留下良好印像但卻被盤查半小時才入關,所以在行李都打包好後就與聖元演練通關時可能發生的狀況。 最後再交代安全人生體驗三大原則,到遙遠的北國就是要盡情體驗與大膽學習只要符合下列三大原則都可以嘗試:

一,沒有生命危險或是身體受到不可回覆的傷害。

二,不會被抓去坐牢或是侵犯到當地法律

三,不會傷害到別人或是對別人歧視

感謝芬蘭寄宿家庭,äntsälä高中, 朋友Huber 與 Feeling的協助。聖元平安的回到台灣繼續在新竹高中就讀,一年的芬蘭經驗肯定會是一生中重要的旅程。人生的路是漫長而有趣的旅程,謹以百餘年前北海道大學第一任校長克拉克先生對青年學子的期待,與聖元及本書的讀者共勉:

Boys be ambitious!

Be ambitious not for money or for selfish aggrandizement 

not for that evanescent thing which men call fame. 

Be ambitious for the attainment of all that a man ought to be.

"少年 要胸懷大志不是為了金錢 也不是為了私慾

也不是為了名譽這類空虛的志向

而是為了人為何生存 為了走完人生這條路而胸懷大志"

 

美國ASSE國際高中交換學生機構 台灣代表

電話:02-27294656 傳真:02-27294551
網址:www.bfi.com.tw 電郵:
bf@bfi.com.tw
地址:台 信義區基隆路二段135

回應

大家好!遠景安國際教育中心,歡迎來到我們的部落格!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