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141240走入七十年前的時光隧道一記廈門鼓浪嶼之旅

動車緩緩進入廈門車站後,跟著一群中國人走出站,耳邊竟聽到熟悉的閩南語,雖然心中有份來中國的無奈,但其實卻也是激動不已,澎湃的心情,彷彿是七十年前的那個台藉青年,張惶的踏上廈門的土地,興奮、期待卻也緊張、惶恐的要開一段人生的新旅程。我在心中說著:爸爸,七十年後,我也來廈門,就要去廈大,去鼓浪嶼,圓滿我兒時的響往與期待了。

 

我的父親,是最近在台灣出版的書「一九四六年被遺忘的台籍青年」,書講述的那一百名「公費生」之一。一九四六年、台灣「光復」的第二年,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教育處舉辦一埸考試,錄取了一百名台灣青年,公費派遣到內地的北平、上海、廈門等地的大學就讀,費用完全由省庫供給。政府的目的是期待這批優秀的台籍青年,學成後回到家鄉,肩負新中國新台灣的建設重任。大概因為地理位置及語言相近,其中三十二人去廈門大學,是公費生人數最多的大學。

 

父親當時才從中學畢業,大概也不會說「國語」,懞懞憧憧的就跟著同期的青年,踏上「祖國」的土地,到達廈門大學,興奮的要圓滿求學報國的美夢; 沒想到194611月才上岸,12月在北大就發生沈崇事件,接著次年在台灣發生228事件,而國內嚴重的通貨膨脹,也使得這些大學生根本無法依靠近乎無值的公費生存,很多公費生因此開始反國民政府,有的甚至去延安加入共產黨。父親是個保守的年輕人,只知道認真求學,期待趕快學成回到曰日夜夜思念的父母身邊。但是,國共之戰從北方節節逼近南方,1949年暑假回家探親,竞然就再也回不去廈大了。

 

回到台灣後,父親是個綴學生,當然不能報效政府,換過幾個工作,又結婚生子,才又進台大完成學業。但是之後白色恐怖時代,因為他的「大陸求學」背景,很多年後我們才知道他被調查局約談過,因此他也不太常在我們面前提那些廈大的曰子了,我只記得小的時侯,偶而會聽父親說起,天氣好時,在廈門可以看到金門,他常常對著台灣流淚,有時他也會講鼓浪嶼的美麗,那裡有好多漂亮的房子。我從小就聴聞廈門大學,還有鼓浪嶼的浪漫故事,加上知道林語堂住過鼓浪嶼,余光中畢業於廈大,魯迅也在廈大待過,有這麼多歷史的軌跡,我一直就想去探訪這個有著七十年前父親身影的地方。但是父親去世已經有許多年了,我再也沒法找到他當年在廈門的記憶,我只好自己去闖蕩了。

 

廈門大學及南普陀寺

 

其實現在的廈門大學,已經完全變了,據説現在它是中國最美的校園之一,我相信應該不會太誇張,因為坐在小島上的廈門市,四面環海,本身就是很好看的花園城市。為了追尋父親及當年台籍青年的足跡,我特別去他們的校史舘參觀,發現他們將學校的歷史分三期,第一期是1920-1949 創校期,廈門大學是第一所華僑回祖國創校的大學,算是有錢的大學,創校初期請了不少名人到校教學,號稱南方之強。我在一幅海報版上,找到父親的名字跟著其他幾個學生名字並列在1948年台籍學生名冊𥚃,我很欣慰現在的廈門大學,還是有記得當年的台灣學生。那年父親大二,應該才到廈大不久,但是公費已經幾乎沒有了,想到聽聞父親當時為了生活,曾經在廈門火車站前賣火柴,我的心一陣酸楚。

 

我在廈大學生陪同下,(廈大校園美到成了觀光景點,一般遊客得在校門前排隊進入,一天只准一千人進去參觀?!) 看了美麗的校園,湖光山色,也有古色古香的建築,的確不錯,但是這些都不是七十年前的廈門大學,我沒有感情。我想到廈門大學旁那座有名的「南普陀寺」,這個南方有名的大廟,當年爸爸一定有在那裡燒香祁福,而它也是弘一大師掛單過的寺院,我當然要去看看。寺院前的大池塘,開滿純美荷花,放生池裡,佈滿大小鳥龜,一看就知道是一個很「旺」的廟宇,也是一個很老的大佛寺,只是和中國許多名勝一樣,過多的人潮,早就損了佛寺的美了。

 

鼓浪嶼

這次的親情之旅,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地方要拜訪,那就是鼓浪嶼,是我從小聽到的人仙境,雖然時間抹淡了它的光彩,但是我要去!父親到廈門大學的第一年據説就是在那裡唸書的,那裡除了有各式迷人的建築外,還有很多名人豪宅的故事。

 

「水上的鼓浪嶼,一隻彩色的樓船」,這是作家形容的鼓浪嶼,其實很傳神。鼓浪嶼是個不到二公里平方的小島,人口約二萬人,離廈門市大概只有六百米,游泳都游得到。甲午戰爭後, 清政府怕曰本侵犯廈門,邀請列強,在鼓浪嶼設領事舘,所以二十世紀初,鼓浪嶼曾有過包括美、英、法、德等十三國以此為租借地,各建了堂皇的領事舘。也因為這樣特殊的背景,當時就吸引很多華僑回國居住,在此建蓋各式建築的豪宅。鼓浪嶼的「別墅」很有名,其中由板橋林本源家族,因為逃避日本統治,而由台灣來此建的「菽庄花園」最壯觀,也是目前為止,鼓浪嶼保存最好的花園建築,從那裡可以看到廈門市; 𥚃還有有名的鋼琴博物館,風琴博物館,陳列各式鋼琴、風琴原來鼓浪嶼還是鋼琴之島,這裡出了很多音樂家,有名的鋼琴家殷承宗即出生長大於此,他的家族在鼓浪嶼出了很多音樂家。走在鼓浪嶼古老的街道上,耳邊不時會聽到古典音樂,鼓浪嶼是一個音樂之鄕。

 

除了音樂外,這𥚃的房屋,不但大且各式各樣,有中式有西式,而且都各具特色,喜愛建築的人,可能會歡喜拜訪的地方。漫步在這個沒有汔車,也沒有摩托車的小島,迎著溫㫬的海風,欣賞這些破落卻風韻猶存的百年建築,想像著它們的歷史及房子裡的陳年往事,是感傷卻也是樂趣。看到林語堂在鼓浪嶼結婚的小教堂,尋訪他的新房,想起他的小說及他的愛情軼事,這些都為鼓浪嶼添了更多遐思的風彩。

 

來到廈門,探訪鼓浪嶼,我終於了解父親當年為什麼念念不忘那個小島、那些廈大的曰子,是一個台灣青年青春理想的殿堂,它們卻在歷史的悲情及戰爭的摧殘中,埋葬在數十年無奈的沈默裡。

那些天,在廈門眺望遠方的台灣,我多麼想告訴天上的父親:爸爸,謝謝您!引領我走回七十年前的時光隧道,在歷史的年輪裡,尋到那段屬於一個南台灣青年,掙扎在苦難的時代裡,一抺不可言喻、被遺忘的甘苦歳月旅痕。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