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151443弘欣的魔豆

弘欣的魔豆

弘欣的魔豆     弘欣媽媽

 

 31周一中午,我與友人約在學校對面的「笙」吃午飯。放學後,群丰媽媽帶著群丰與弘欣一起來了,兩個小朋友好興奮,他們的手上都有一個小花盆。

  「媽咪,我告訴妳喔,我們要種花豆。」,「阿姨,我也是哦…」,我還沒問,兩個小朋友已迫不及待地自行揭曉謎底。「哦,種花豆啊…?」,我還是有聽沒有懂。「那是他們生活習作的功課啦。」群丰媽媽給了我答案。「要每天給它澆水哦!」弘欣如此強調。

  飯後回到家,正刷牙準備睡午覺,「媽咪∼,都是妳害的…」弘欣高八度的聲音,像魔音傳腦般地從陽台傳來。啊,什麼什麼?「妳看,這盆是賴群丰的啦」,她哭喪著臉。原來兩個小朋友要離開「笙」時,拿錯對方的盆栽了。「有什麼關係,反正都是種花豆。」

 

 那天下午,弘欣的心整個在那個小盆栽上,明明已經躺上床了,又趕緊跳起來跑到陽台確認有沒有曬到太陽。3點要上小提琴課,臨出門,揹著琴盒,再去看一次;1小時後下了課,進門第一件事又是到台端詳一番。「好了,妳種的是花豆,不是傑克的魔豆,不會那麼快就長出來的。」我說。「老師說,要每天觀察、記錄。」她振振有辭。「是『每天』,不是『每小時』好不好。」我簡直快抓狂了。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弘欣對盆栽的興趣,逐日遞減。原本清晨醒來,連拖鞋都沒穿就光著腳ㄚ子跑到陽台,漸漸的,要我提醒才會去看一眼。「都沒有發芽…」她總是嘟著嘴嘟囔著,「人家隔壁八班比我們早一天種,都已經發芽了」。

 看著毫無動靜的盆栽,連我也忍不住犯嘀咕。我問弘欣「賴群丰種的花豆煮過了嗎?」,她笑了出來「怎麼可能,豆子是老師發的!」。打電話問群丰媽媽,她竟然說「老師發的豆子爛掉了,群丰已經改種綠豆,也發芽了」,「啊,豆子是壞的?」我心裡也開始懷疑了。

  「豆子沒有壞啦,花豆本來就比較慢。」對面巷子的宣穎媽媽一聽我轉述群丰媽媽的說詞,馬上提出糾正。宣穎爸爸在農藥公司上班,每天接觸農民,看來她的話應該比較「專業」,我一面安撫弘欣,要她稍安勿燥,一面也打開米缸,從十穀米中挑出紅豆、綠豆與黃豆各兩顆,讓她一起種入花盆內,做做實驗。

  「不行啦,十穀米的豆子是處理過的,不會發芽的啦。」群丰媽媽聽我用十穀米來種,又說話了。「真的嗎?」我半信半疑,一顆心惴惴不安,心想,要真種不出來,弘欣不曉得會哭成什麼樣子,而且肯定又賴我「都是妳害的!」。

  一天、二天、又過好幾天了,花盆還是沒有動靜,看弘欣每天苦著臉,「不要急,這幾天寒流來,天氣冷,豆子發芽會比較慢。」「真的嗎?」,她半信半疑地盯著我,看得我有點心虛,腦子裡想「員林什麼地方有種籽店哪?」。

  周五放學,弘欣告訴我「老師的豆子只放在沾水的衛生紙上就發芽了,今天我們都觀察過了。」「這麼簡單呀?」「是啊,好簡單哪!」。

   既然簡單,事不宜遲,我立即找出醬油碟子,舖上一張化妝棉,又從米缸的十穀米中挑出紅豆、綠豆與黃豆來(老實說,我是打死都不相信十穀米中的豆子不能種),弘欣開心地澆上水,又恢復了對豆子的信心,一天照三頓澆水(精確的說應該是『淹』水)。

   泡了整整一天的水,昨天晚上,碟子中的豆子,不管紅豆、綠豆或黃豆,吸飽了足夠的水,看起來粒粒飽滿,好像那新芽隨時可能破殼而出似的,「嗯,我也覺得好像快發芽了…」苦瓜臉的弘欣終於有了笑容。

 

    今天早上,連日寒流後的周日,太陽早早露臉,大地一片溫暖。碟子裡的豆子真的發芽了,不只黃豆發芽,紅豆、綠豆也都發芽了,正準備叫弘欣起床來看,突然發現陽台上的花盆裡冒出二顆白點,赫!好大一粒呢!

 

    花豆?我趕緊找來眼鏡瞧清楚,沒錯,花豆發芽了!「小豬起床,妳的花豆發芽了!」我扯開嗓門大叫。「有嗎?在哪裡?」原本總要我一叫再叫、三叫四叫才肯起床的她,聞聲從床上跳起來,裹著毯子衝來陽台,「花豆、花豆!」母女倆手舞足蹈,不知情的人八成以為我們發神經了。

  

 神奇的事發生了!這兩顆花豆埋在花盆土裡整整二個星期,又經寒流肆虐,或許早已蓄足足夠的生命能量,在黑暗的土裡蓄勢待發,一待寒流遠離,氣溫回暖,便破土而出,並以驚人的速度,快速成長。早上才剛破土,中午便見綠葉,晚上又已昂然挺立。還頗真有幾分《傑克的魔豆》的那種直上雲霄的氣勢。

 

 「它好厲害喲!它真的是傑克的魔豆嗎?」弘欣問。「妳晚上夢中就知道了。」我賣了個關子,而她已進入甜美的夢鄉,嘴角微微上揚…。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