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會吧!青春小鳥(Have a Song on Your Lips) @ 海洋之心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曾經在服役時,滿懷綺想地編織了三個願望,開攝影展、教心理學、寫一本書。夢想的遙遠,讓人笑稱痴傻,心裡卻明晰,「敢夢」背後的堅持。從資訊工程師、攝影師、諮商心理師、臨床心理師到輔導老師,每一個轉折,每一個改變,都學到了很多。活著,總有許許多多的信念與堅持,心中卻一直深信著,有夢最美。

  • 海洋之心粉絲專頁
  • 嚴選好文
  • ◎海默推薦的文章
    ◆(01)關於海默這個名字
    ◆(02)憶父恩:關於像與不像
    ◆(03)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04)寫給姊姊的一封信
    ◆(05)「海。看」攝影展
    ◆(06)疼惜的喚醒
    ◆(07)嚴苛與允許
    ◆(08)心靈捕手

    ◎中時部落格嚴選好文
    ◆(01)另一種影像敘事
    ◆(02)關於尋找一種顏色的感動
    ◆(03)讓飄蕩不只是飄蕩
    ◆(04)練習曲
    ◆(05)靈魂的語言
    ◆(06)光與影的對話
    ◆(07)鯨鴻一瞥
    ◆(08)轉山
    ◆(09)
    ◆(10)等待心中的一幅畫
    ◆(11)孤獨六講
    ◆(12)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日記
    ◆(13)左右的迷思
    ◆(14)教養也可以這麼浪漫
    ◆(15)我的錯都是大人的錯
    ◆(16)大師的風采
    ◆(17)一次:影像和故事
    ◆(18)海洋,尋覓
    ◆(19)尋找一種顏色的感動
    ◆(20)孤獨的意象
    ◆(21)一個人的旅行
    ◆(22)美的覺醒:攝影的初衷
    ◆(23)湛藍箋頁上的戀戀情深2
    ◆(24)
    為什麼要養兒育女
    ◆(25)湛藍箋頁上的戀戀情深3
    ◆(26)驚豔米勒
    ◆(27)面對孩子的哭泣
    ◆(28)一個人癮咖啡
    ◆(29)我在墾丁天氣晴
    ◆(30)療癒與哀傷
    ◆(31)秘密花園:心防的解碼
    ◆(32)孤獨的身影
    ◆(33)種樹的男人
    ◆(34)真假星情
    ◆(35)陪妳到最後
    ◆(36)緩慢的生命基調
    ◆(37)山羊與自我的美麗邂逅
    ◆(38)躲進世界的角落
    ◆(39)戀戀海洋
    ◆(40)一個人喫茶趣
    ◆(41)山盟海誓2
    ◆(42)自然與心靈的親密對話
    ◆(43)婚禮之後
    ◆(44)終極美味
    ◆(45)走出生命的幽谷
    ◆(46)傷心咖啡店之歌
    ◆(47)失控的邏輯課
    ◆(48)燕子
    ◆(49)灰色的靈魂
    ◆(50)秘密假期
    ◆(51)我用鋼琴改變世界
    ◆(52)旅行之歌
    ◆(53)趕赴一場春天的盛宴
    ◆(54)虛榮與平凡旅人的眼睛3
    ◆(55)神秘旅行
    ◆(56)寶珠、死珠、魚眼睛
    ◆(57)溫柔時光
    ◆(58)虛榮與平凡旅人的眼睛4
    ◆(59)蔣勳談漢字書法之美
    ◆(60)遇見一棵發光的樹
    ◆(61)草原上的精靈
    ◆(62)1Q84
    ◆(63)
    這一生,至少當一次傻瓜
    ◆(64)回家,甜蜜的負荷1
    ◆(65)橫山家之味
    ◆(66)邁向另一個國度
    ◆(67)我不是完美小孩
    ◆(68)關於快樂這件事

    ◎中時部落格嚴選好圖














    ◎部觀門入選文章
    ◆(01)海角七號
    ◆(02)囧男孩
    ◆(03)九降風

    ◆(04)燦爛千陽
    ◆(05)驚豔米勒
    ◆(06)孤獨六講
    ◆(07)刺蝟的優雅
    ◆(08)巧克力戰爭
    ◆(09)不能沒有你
    ◆(10)星空

    ◆(11)陽陽

    ◎部落格時報入選文章
    ◆(01)海角七號
    ◆(02)為什麼要養兒育女
    ◆(03)教養也可以這麼浪漫
    ◆(04)孤獨六講
    ◆(05)萍水相逢自是有緣

    ◎誠品書局夢想徵文入選
    關於尋找一種顏色的感動

    ◎嘉市文教刊登文章
    地底三萬呎

    ◎Pchome入選文章
    南方四劍客

     

    1. 沒有新回應!
  • 關鍵字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訊息





  • Powered by Xuite
  • 有朋自遠方來
  • 201612190743再會吧!青春小鳥(Have a Song on Your Lips)

        如果無法肯定自己的存在,周遭的一切就會顯得意義薄弱;如果無法成為支撐自己的力量,那麼在面對困頓與險難時,逃避與哀傷就成了難以避開的枷鎖。然則,我們都有可能在傷心與絕望的當口,責怪自己,甚至怨恨自己,因為難以宣洩的巨慟,綁架了自己。允許與理解,也許是改變這一切的第一步,但是它比想像中來得容易,卻也比想像中來得更為困難。

        「再會吧!青春小鳥」這部電影,描繪著一群愛好歌唱的國中學生。因為地處偏遠的小島,相對資源也就較少,合唱團的指導老師松山晴子因為產假,而央請她的國中同學,也是校友的柏木優里來暫代。頂著著名鋼琴師的頭銜,優里在島嶼有著不一樣的光環,再加上美麗的外表,更是在學校引起一陣不小的旋風,甚至刮進了合唱團。原本只有女生的合唱團,因為優里之故吸引了一些男生前來,當醉翁之意不在酒,也就為往後的紛爭埋下伏筆。

     仲村薺是故事的主角,也是合唱團的團長,出場時的著墨就讓人感到好奇。舉凡在電話中與同學談及即將到來的合唱比賽而感到興奮不已、時間匆忙的上學時刻卻仍不忘先去教堂祝禱、對男生的鄙夷與厭惡、乃至情緒變化的直率。爽朗的笑聲與招呼聲,顯露著她的熱情,卻也在與優里相遇時突顯出對方的冰冷。在那一熱一冷之間,值得玩味的是,信仰在兩人心中的地位,對薺來說,教堂是日常的必要不可缺少,對優里來說那是返鄉的第一站。而心事,卻是他們共同的底蘊,只是外表冷漠的優里反倒藏得較淺,熱情四射的薺反而藏得較深。

        原以為這一冷一熱、一深一淺,將為彼此帶來改變的契機,沒想到冷熱之別、與深淺之異仍然成了難以跨越的鴻溝。在那樣的狀態下,除非有他人的介入改變了兩極的互斥,否則著實不易。而意外扮演這個角色的,則是另一位主角桑原悟。悟是一位極度靦腆的男生,因為害羞限制了他的主動,使得在同儕之中,即便渴望參與其中,卻總遭到忽略。再加上家庭賦予他照顧自閉症哥哥的超齡責任,更使得角色扮演成了他生命的核心。

        悟不同於其他的男生是因為優里而參與合唱,他是著迷於音樂本身,抑或者內向的他同時也羨慕著能夠在眾人面前高歌的情境。再則,因為參與而有了同儕,那又是他夢寐以求的關係。最重要的是,這一切種種,讓悟有了成為自己的可能。然則這過程中,因為與角色之間產生衝突,原本歡天喜地迎接這一切改變的悟,卻又退縮回去。目睹著這一切的優里,即便內心有所波動,卻仍只是淡淡地提醒著,這一切得要自己去決斷與承擔。

     原來合唱社得要在下課後練習,於是就會影響到悟去接哥哥回家的時間,原本悟嘗試去跟父親反應這件事情,但是沒能得到認可,他遂立刻打了退堂鼓。一如在他心中,「稱職的弟弟」這個角色扮演的重要性凌駕一切。可是隔天偏偏卻又陰錯陽差地讓他繼續參與了合唱社的練習,結果導致哥哥的失蹤,所幸最末仍然順利地找到受了輕傷、情緒不穩的哥哥,並且在優里的接送下回到家中。沒有意外地,這件事情讓悟遭到父親嚴厲的責罵,難過與自責讓他更加篤定地要離開合唱社,但是心裡仍不免落寞。目睹這一切的優里,並沒有刻意挺身而出為悟發聲,或許她不想干預這一切,或許她知曉這原是悟的人生課題。所幸,悟的母親不捨兒子的懂事與失落,願意說服丈夫改由她接送悟的哥哥。於是悟終於得以順利參與合唱社的練習,也正式成為合唱社的一份子。這件事對悟來說,極其重要。而讓人感動的是,當美夢成真的那一刻,悟對母親說出「對不起!」母親隨即提醒他,應該要說「謝謝」,而不是「對不起」。母親不希望孩子懷著歉疚之心去參與他所嚮往的活動,一如他不應該懷著不安去成為自己。

        背負著如此沈重的擔子,該要如何去面對自己與看待自己。因為合唱比賽的曲子是手紙 ~拝啓 十五の君へ~》這首歌,其意或可簡單地解釋成寫給十五歲自己的一封信。歌詞中主要是十五歲的自己在面對當前的困境感到無助與茫然,於是試著寫給未來的自己。而後則是長大後的自己回信給十五歲時的自己,歌詞中書寫著內心的同理與不捨。因為如此,所以優里希望合唱團的成員也能試著寫一封信給自己,透過這樣的過程而更加理解這首歌的意涵。而在這樣的情境下,悟寫了一篇讓人感動不已的信。

     原本以為面對當前的處境,悟會有許多的埋怨,然則他卻告訴自己,他很歡喜也很感謝哥哥的存在。他提及如果哥哥和一般人無異,也許父母就不會想要有第二個孩子。那是一種發自內心地抒發著關於活著的感動,而非負向地去看待活著所需背負的壓力。這樣的角度與視野,撼動著優里的心,那是青春的無私、那是青春的無畏。那樣的提醒,不禁也讓傷痕累累的優里,嘗試去遇見十五歲的自己。

        十五歲的優里,在琴音中肯定自己,並且期許自己能夠藉由音樂帶給他人幸福,那或可說是優里學習音樂的初衷。原本一切尚稱順遂,可是男友為了趕赴她的演奏會而意外身亡的悲傷,讓她痛徹心脾,並且開始質疑與否定自己。她將男友的死,歸咎於自己,歸咎於自己的音樂。遂也因此覺得她的音樂根本無法帶給人們幸福,反而偏執地認定那將會帶來噩耗。這一切讓優里再也無法碰觸琴鍵,她害怕自己的琴音,那被她認定無法幸福的琴音。難以承受的巨慟讓她選擇逃避,揮之不去的自責更成了否定自己的藉口,而為他人帶來不幸的偏執更使得她對周遭豎起高牆。她的冷,其實是因為骨子裡的熱,因為變調,遂只能封存。冷漠是保護自己的外衣,殊不知那卻也將療癒的可能隔離在外。可是即便如此,她仍懷著些許的期待,關於自己。也因此她願意答應好友晴子,回到出生的島嶼,也許她內心也想找回曾經的自己。

     悟的信打動了優里,而與初衷的相遇,則喚醒了生命中曾經的美好與相信。而最後促成改變的臨門一腳,則是薺發自內心深處的哀嚎與悲鳴。原來在那樂觀的外表下,薺藏著難以言說的悲痛。母親因病過世,父親不負責任地另結新歡離開家鄉。被拋棄的議題,原足以淘空薺關於自身存在的意涵。沒有想到小鎮對於父親的閒言閒語,更是讓她深感困頓。父親的不堪,讓渴望親情的她感到矛盾,更讓她興起了強烈的自我否定。如果沒有她,是否母親的一生將會有所不同。如果她的存在,阻斷了母親遠離失敗婚姻的可能;如果她的存在,間接促成了最愛的母親的死亡。那麼,她該要用什麼樣的理由,告訴自己活著的喜悅以及存在的意涵。切割,是一種自我保護。面對著這難以碰觸的難題,薺選擇切割。然則,卻也在切割的過程裡,那情緒隱遁到意識無法監控的潛意識中,對男同學的鄙夷以及對於優里冷漠的排斥,皆是如此,那是不得不,也是莫可奈何。

        也因為如此,薺不願意接聽父親的電話,她其實非常害怕,那樣的對話如果拉扯出她對親情的依戀,那麼她該要如何自處。與祖父母同住的薺,只想安穩的生活,只想將奢望深藏在無人知曉的心底。可是她卻怎也想不到,某一天回家竟然看見父親像是未曾遠離一般神色自若地在家裡用餐。原本的氣憤,就在父親脫口說出過往的記憶時,那渴望被呵護、被在乎的滿足旋即掩蓋了一切。可不可以不要堅強、可不可以不要若無其事,薺是在乎的,在乎父親、在乎疼愛。所以當父親承諾隔天要和薺一起上教堂時,過往所有的悲傷與憤怒都煙消雲散。對薺來說,她只想重溫當一個女兒的幸福。只是,現實的殘酷與無情,幾乎讓她崩解。隔天,父親在偷竊爺爺奶奶的金錢後,旋即爽約離開。當看見聽聞這個訊息的薺,立刻三步併做兩步地直奔教堂,不禁讓人悲從中來。對薺來說,父親是否只是為了錢而回來並非重點,她最在乎的是,父親是否記得與她之間的承諾。可是,她失望了。

     那一刻,她不想再偽裝,抑或者說,她無法再假裝堅強,她無法再繼續偽裝她不在乎。極度渴望被疼愛的心,徹底撕裂了她的存在,那悲慟擊潰了她。也在那時,她想到了優里,也遇見了優里。走投無路的她,卑微地渴求優里能夠彈琴撫慰她的悲傷,這背後是一個令人極度不捨的想望。因為父親的行徑,拉扯出深藏的自我否定。面對優里,她悲痛地陳述自己兩度遭到拋棄。這背後傳遞著關於己身存在的不堪,以及無人在乎的絕望。是否值得別人為她做任何事,彷彿成了薺陷溺在生命意義的河流中,唯一可能的浮木。於是,她說出了她的想望,她期待優里能為她彈奏音樂。

        對於優里來說,那極其強烈的自我否定,不就像是一面鏡子,映照著自身的處境。她也還沒有準備好要面對這一切,尤其是那當下強烈的情緒渲染,更是讓她感到不安,那痛喚醒了她內心的共鳴。然則面對薺的絕望,她同時也意識到她的琴音可以是一種救贖,甚或在那救贖裡,傳遞出原有的初衷。就這樣當傳來貝多芬「悲愴奏鳴曲」第二樂章的琴音,那音符宛如及時雨般降臨在乾枯的心田,怎不讓人熱淚盈框。那是極其悲痛的,但那也是極其幸福的。關於在乎,關於存在,就在那起伏的樂音中,同時療癒了兩個人。

        這裡頭其實還有一個轉折,當優里因為悟而開始轉變,並且嘗試想去打開內心時,極其敏感的薺也感受到這一切。尤其是當薺從晴子老師那裡聽聞優里的事件,那關於悲的底蘊反而拉近了兩人之間的距離。薺從優里身上看見了如同自身一般難以言說的悲痛,優里則從薺身上看見了同樣圈在自身的自我否定的緊箍咒。兩人成為彼此的鏡子,兩人卻也因此促成了自我就贖的契機。那宛如手紙 ~拝啓 十五の君へ~》這首歌中,兩個不同年齡自己的自我對話。療癒就從理解與疼惜開始,一如歌詞中所說:「只要相信自己的聲音,昂首闊步向前走就好」只是那份相信,得來不易,卻總容易丟失,所以才需要彼此的支撐與提醒。

        找著了自己,心才可能安住下來,也才能繼續昂首闊步向前。當看見優里重回音樂的懷抱,薺與悟自信地高歌,深切地感受到貼近自己的力量,與成為自己的喜悅。因為力量,所以變得勇敢,因為喜悅,所以渴望分享。當一心期望哥哥能夠聆聽自己的歌聲,目睹自己比賽過程的悟,發現父親因為擔心而終究沒讓哥哥進到會場時。薺立刻與同學一同在廳外高歌,那嘹亮與動人的歌聲,不單單是為了悟,也不僅只是為了悟的哥哥,那是為了自己,為了值得放歌的青春。

        活者,總有難以避開的難,受傷的心靈、無法成眠的夜晚,脆弱與恐懼總是藉此站上舞台,隔絕了相信、驅逐了勇敢。認輸、放棄與逃避反覆地在心頭縈繞,彷彿人生的道路寸步難行。那一刻不妨輕聲叩問那曾經無畏的自己,透過與自己的相遇找回允許,更在理解與貼近的當下,醞釀前行的力量。重要的是,前行就得回到當下,因為只有回到當下才能重拾破碎的心,才能聽見放歌的靈魂。即便那是苦痛的悲鳴,都能在靜靜聆聽的當下,感受到生命的節奏。那韻律,不正是活著的佐證,不正是前行的依歸。

        《手紙 ~拝啓 十五の君へ~》的旋律再次浮現於腦海,那是青春之海的險惡,那可也是青春之音的華美。這首歌為與自己相遇譜下了最美的註解。一如「再會吧!青春小鳥」這部電影,更是在生命的悲喜之間,闡述著那顫抖、不安卻仍奮力前行的人生步伐。止不住的淚,不是因為難捱的苦痛,而是為了轉化成撫慰靈魂的音符。在哭與笑之間,生命找著了深意。

     

     

    ◎延伸閱讀:青春的無助與理解:Angela Aki 的「手紙」

    ◎延伸閱讀(關於此一系列的上一篇文章):怪物的孩子(The Boy and the Beast)

    ◎延伸閱讀(關於此一系列文章的介紹與總覽):關於電影筆記本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