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童年的秘密 @ 海洋之心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曾經在服役時,滿懷綺想地編織了三個願望,開攝影展、教心理學、寫一本書。夢想的遙遠,讓人笑稱痴傻,心裡卻明晰,「敢夢」背後的堅持。從資訊工程師、攝影師、諮商心理師、臨床心理師到輔導老師,每一個轉折,每一個改變,都學到了很多。活著,總有許許多多的信念與堅持,心中卻一直深信著,有夢最美。

  • 海洋之心粉絲專頁
  • 嚴選好文
  • ◎海默推薦的文章
    ◆(01)關於海默這個名字
    ◆(02)憶父恩:關於像與不像
    ◆(03)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04)寫給姊姊的一封信
    ◆(05)「海。看」攝影展
    ◆(06)疼惜的喚醒
    ◆(07)嚴苛與允許
    ◆(08)心靈捕手

    ◎中時部落格嚴選好文
    ◆(01)另一種影像敘事
    ◆(02)關於尋找一種顏色的感動
    ◆(03)讓飄蕩不只是飄蕩
    ◆(04)練習曲
    ◆(05)靈魂的語言
    ◆(06)光與影的對話
    ◆(07)鯨鴻一瞥
    ◆(08)轉山
    ◆(09)
    ◆(10)等待心中的一幅畫
    ◆(11)孤獨六講
    ◆(12)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日記
    ◆(13)左右的迷思
    ◆(14)教養也可以這麼浪漫
    ◆(15)我的錯都是大人的錯
    ◆(16)大師的風采
    ◆(17)一次:影像和故事
    ◆(18)海洋,尋覓
    ◆(19)尋找一種顏色的感動
    ◆(20)孤獨的意象
    ◆(21)一個人的旅行
    ◆(22)美的覺醒:攝影的初衷
    ◆(23)湛藍箋頁上的戀戀情深2
    ◆(24)
    為什麼要養兒育女
    ◆(25)湛藍箋頁上的戀戀情深3
    ◆(26)驚豔米勒
    ◆(27)面對孩子的哭泣
    ◆(28)一個人癮咖啡
    ◆(29)我在墾丁天氣晴
    ◆(30)療癒與哀傷
    ◆(31)秘密花園:心防的解碼
    ◆(32)孤獨的身影
    ◆(33)種樹的男人
    ◆(34)真假星情
    ◆(35)陪妳到最後
    ◆(36)緩慢的生命基調
    ◆(37)山羊與自我的美麗邂逅
    ◆(38)躲進世界的角落
    ◆(39)戀戀海洋
    ◆(40)一個人喫茶趣
    ◆(41)山盟海誓2
    ◆(42)自然與心靈的親密對話
    ◆(43)婚禮之後
    ◆(44)終極美味
    ◆(45)走出生命的幽谷
    ◆(46)傷心咖啡店之歌
    ◆(47)失控的邏輯課
    ◆(48)燕子
    ◆(49)灰色的靈魂
    ◆(50)秘密假期
    ◆(51)我用鋼琴改變世界
    ◆(52)旅行之歌
    ◆(53)趕赴一場春天的盛宴
    ◆(54)虛榮與平凡旅人的眼睛3
    ◆(55)神秘旅行
    ◆(56)寶珠、死珠、魚眼睛
    ◆(57)溫柔時光
    ◆(58)虛榮與平凡旅人的眼睛4
    ◆(59)蔣勳談漢字書法之美
    ◆(60)遇見一棵發光的樹
    ◆(61)草原上的精靈
    ◆(62)1Q84
    ◆(63)
    這一生,至少當一次傻瓜
    ◆(64)回家,甜蜜的負荷1
    ◆(65)橫山家之味
    ◆(66)邁向另一個國度
    ◆(67)我不是完美小孩
    ◆(68)關於快樂這件事

    ◎中時部落格嚴選好圖














    ◎部觀門入選文章
    ◆(01)海角七號
    ◆(02)囧男孩
    ◆(03)九降風

    ◆(04)燦爛千陽
    ◆(05)驚豔米勒
    ◆(06)孤獨六講
    ◆(07)刺蝟的優雅
    ◆(08)巧克力戰爭
    ◆(09)不能沒有你
    ◆(10)星空

    ◆(11)陽陽

    ◎部落格時報入選文章
    ◆(01)海角七號
    ◆(02)為什麼要養兒育女
    ◆(03)教養也可以這麼浪漫
    ◆(04)孤獨六講
    ◆(05)萍水相逢自是有緣

    ◎誠品書局夢想徵文入選
    關於尋找一種顏色的感動

    ◎嘉市文教刊登文章
    地底三萬呎

    ◎Pchome入選文章
    南方四劍客

     

    1. 沒有新回應!
  • 關鍵字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訊息





  • Powered by Xuite
  • 有朋自遠方來
  • 201411302058幸福童年的秘密

    早期精神分析理論中,「童年決定論」總不免讓人感到不安與絕望。也許就因為如此,心理治療理論的發展總不缺抨擊童年決定論的各項論述。然則也因為這樣的交火,讓精神分析更嚴謹地探討著童年生活對於心理的影響。《幸福童年的秘密》是兒童心理學大師愛麗絲‧米勒的經典名著,這本在三十年前就已經出版的書籍,對於童年時代的創傷所衍生的內在陰影,同樣帶著令人驚愕、不安卻又不得不深深讚嘆的描繪。童年經歷對一生的影響,著實不容否定,然則也許嘗試去理解才有機會跳脫出那樣的泥淖。

        書中一開頭的推薦序裡,洪素珍教授便提及人類在嬰兒時期就開始發展處理痛苦的能力,他們會試著將痛苦的感受投射出來,這時候身旁是否有個「涵容」的力量就非常重要。如果照顧者能夠成為一個接納嬰兒無法承受的苦惱的客體,那麼將給予嬰兒更多的機會去練習如何漸漸地理解與接納痛苦,並且從而習得「涵容」的能力。相反地,若否那麼嬰兒則有很大的可能學會放棄自己真實的情緒,而去遷就、甚或照料照顧者的情感需求,以求不被照顧者拋棄,畢竟那是他心中最大的恐懼。可不是嗎?如果孩子為了體驗這些情感,卻必須冒著失去母愛或者母愛替代物的風險,那麼他一定會選擇壓抑。

        「放棄自己真實的情緒」也正是前些日子所閱讀的《小大人症候群》中所描繪的現象。剛巧在這個畏懼情緒、甚至污名化情緒的文化社會中,孩子情緒的壓抑遂理所當然地成了被鼓勵與稱讚的特質。早熟與懂事成了美好的辭彙,因為他們減去了父母的壓力與負擔。然則若仔細想想,將會訝然於為何成人的壓力,得要靠如此幼小的孩子來承擔。美其名,那是讓他們成長,事實上那甚至比揠苗助長還來得令人憂心。書中說道:

        一般人可能普遍覺得,這些讓父母感到驕傲的小孩應該有著堅強和穩固的自信心,但不幸地,事實恰好相反。雖然他們無論想做什麼都能做好,甚至做得出色;他們也被人羨慕和嫉妒,想成功就能成功,但這些都無濟於事。在榮耀背後,潛伏著憂鬱、空虛、自我疏離和對生活的無意義感,換言之,當幻覺魔法不再靈驗,當這些人不再是第一名,不再是絕對的超級明星,或任何時候,當他們突然感到自己沒有維持著某種必須堅持的理想形象、不再能達到某些標準時,沮喪的感覺會馬上就像黑色夢靨般襲來,使他們受到焦慮、極度自卑和羞恥的折磨。

        為何會有如此令人驚愕的發展,關鍵乃在於孩子無法接納自身的情緒,無法維持對自身的完整感,難以包容挫折與痛苦。而幼年時驚慌無措地與情緒做切割,更將導致生命的碎裂。因為丟失了自己,尋求外在的認同與讚美,彷彿成了生命中唯一且必要的課題。卻不知,那像是無底洞一般,永無止盡。淘空了自己,耗盡了心力,潛在的恐懼依舊。

        書中細膩地描繪著父母與子女之間關係的連結,閱讀的過程中卻讓人怵目驚心。其提及早熟的孩子提供了父母所需的自我肯定,強化了他們在教養上的成功,並且以此來替代自己所缺乏的安全感。而小孩也因為不能自己建立安全感,所以便從有意識開始,無意識地依賴父母。他很難依賴自己,因為早熟的代價早已讓他拋卻完整的自己。他更沒有機會,甚至不被允許透過嘗試和犯錯來感受與體驗自己的各種情感。所以,他將所有的眼光都放在外在的需求,相反地對自己的真正的需求卻毫無感覺,也因此導致與自我的極端疏離。試想,在這樣的狀況下,他怎麼可能與自己的父母在心理上分離,即便長大成人,那內在早已被拋棄的自己,也往往難以拾回。於是遂需要依賴伴侶、各種團體,特別是子女對他的肯定。這也就提供了毒性教條代代相傳的溫床。孩子在父母身上被剝奪的,往往會透過他的子女要回來。

        書中透過自大與憂鬱來談及這樣的人生,當我們習慣把憂鬱的反面是為快樂時,作者卻提出另一種見地:

        憂鬱真正的反面不是快樂和沒有痛苦,而是充滿生命活力,擁有能夠體驗一切自發情感的自由。做為生命萬花筒的一部分,這些自發的情感不僅僅是愉快、美麗和善良的,同時也反映了人類全部的體驗,包括羨慕、嫉妒、憤怒、厭惡、貪欲、失望和悲哀。但是,如果童年的根被砍斷了,體驗這種自發感情的自由便不可能,唯有當不用再害怕童年時期那強烈的情感世界時,我們才有可能找到真正自我。

        從這樣的觀點來分析,當能夠進一步解析作者所提的「自大與憂鬱就像是錢幣的正反兩面」。作者在書中如是提醒著:

        在自大的背面,憂鬱總是如影隨形;而在憂鬱情緒的背面,則時常隱藏著一種無意識的悲劇感。事實上,自大是用來抵禦憂鬱的,而憂鬱則是為了防衛因為否認事實而失去自我的深切悲傷。

        因為失去自我的連結,因為過度在乎外在的評價,所以一個「自大」的人可能處處尋求讚美,而他們也依靠這樣的讚美餵養著空虛的內在。如果失去了「讚美」,就像失去了食物一般,那麼嚴重的憂鬱症就會如災難般降臨。可嘆的是,當小時候胃口還沒那麼大時,或許那所呈現的反面憂鬱的狀態也就尚屬輕微。偏偏敏銳的感受、關注外在的心思,往往能夠取得更多的讚美;偏偏大人總不吝於鼓勵與美化過度早熟的種種行徑;於是胃口漸漸地被餵養增大,所需的食物越來越多,可是殘酷的現實卻是,人在逐漸長大的過程中,所得到的讚美是越來越少的。於是不難想像,這中間勢必得要經過一段焦慮期,焦慮食物無法餵養飢餓的自己,所以更加努力。直到氣力放盡,精疲力竭,剩下的依舊是空虛的自我,還有怎也揮不去的憂鬱。

        作者以帶著有點殘酷卻又直白的方式提醒著,自大的人很難去切斷被稱羨與被愛之間的悲劇性關係。也就是他們飢渴地尋求稱羨,誤以為那就是他所渴望的愛。然則,稱羨並不是愛,是故不論如何努力他們心中卻總是難以滿足。難以看破這樣的迷障,勢必因為內在的不安而更加努力尋求稱羨的處境中。無怪乎,自大的人很難去擺脫這樣的困境。

        也因此作者將關鍵拉回到憂鬱,作者談及憂鬱能夠使人更加接近舊傷口,而不是去忽略。而療癒的發生正是透過體驗在關鍵時刻失去情感的悲哀,傷痛才有機會真正癒合。書中如是說道:

        憂鬱,包含著一個人對自己真實情感反應的否認。這種否認源於童年時為適應父母需求而作出重大改變的需要,證明早期創傷確實存在。即使是最簡單的情感自由,許多小孩從小就沒能體驗過。

        當要試圖找回失物就得先知曉失去了什麼,所以當這一切是源於情感自由的被剝奪,那麼允許自己體驗真實的情感正是最重要的處遇。可偏偏那當下關於情感的種種卻往往以憂鬱最為突顯,而那恰巧是社會文化體系所形塑出讓人亟欲逃離的情感泥淖。那是難的,因為很難說服自己,唯有體驗憂鬱才有機會擺脫憂鬱。於是往往選擇逃離憂鬱,卻沒想到那逃離,不正重蹈幼時逃離真實情感的困頓。更讓人驚駭的是,因為憂鬱而背離自己,可是憂鬱的折磨依舊,遂選擇社群為療癒的可能。然則,那卻可能是另一個災難的發端。

        書中以「憂鬱的社會意義」為題提醒著,人們往往會在心理治療團體,或者是其他的社群團體中尋求支持和歸屬,並以新價值的追索與確立來平緩內心的不安。一如青少年時期很可能會接受並順應同儕的理想,他們以為新的價值觀當足以改換他們原有的處境。尤其是在團體中所感受到的被接受和被愛,更讓他們覺得滿足。可是那乍看之下的解脫,同樣帶來另一個讓人傷感的結局。因為當團體中的依賴成形,再一次地為了被接受和被愛,他們選擇放棄並否認真實自我。只不過先前是為了父母,這次是為了同儕團體,然則重覆的自我犧牲並不能因此讓自己從憂鬱中被解救,因為那並不是真正的自己。經歷了這一切他們依舊不了解、也不愛自己,所作所為都是為了得到別人的愛,就像童年曾經極度渴望被愛一樣。

        是故,作者提醒著現代人如果不願意成為各種利益和意識型態的犧牲品,就得從自己的內心尋求支援。是的,那誤以為殘破不堪的內心,那遭到憂鬱綁架挾持的內心,才是療癒真正的源頭。因為重新拾回感受悲傷的能力,將能確保我們重拾失去的生命活力。允許成了發酵的關鍵,因為允許,我們開始貼近自己;因為允許,我們學習放下應然;因為允許,我們更有機會找回完整。

        然則那卻是一段艱辛的歷程,如同書中所述,剛開始看見自己不再永遠是善良、同理、寬容和自制時,內在的羞愧感與焦慮感將逐漸上揚。因為這一切品格正是從幼年開始就被稱讚,更是自我認同的關鍵。那彷彿代表了自身的樣貌,那更像是自我存在的基石。可是如今,當開始嘗試去接納自己時,將愕然驚覺,所謂的自己竟然含括憤怒、沮喪,那過程中的糾結將衍生出更大的迷惘。因為心中害怕著,原來真實的自己比想像中更為令人害怕,於是關於偽裝與欺騙的念頭於焉而生。然則,作者不忘提醒著,在偽裝、否認和疏離的自我背後,人們都還留著真實與真誠,並且在找著與自己情感溝通的管道後呈現出來。但是若因此而認定,偽裝的自我背後,有一個全面發展的真實自我被刻意隱藏則是錯誤的想法。因為孩子從不知道他一直隱藏的究竟是什麼,又怎能去控訴虛假與謊言。

        於是,認回自己,憂鬱或可當成一個跳板,也可當成一條路徑,尤其是當人們能夠感覺並且逐漸理解童年被壓抑的情感時,就不再需要用輕蔑做為武器來保護自己。畢竟當人們張牙舞爪地呈現著自大的樣貌,當人們輕蔑地看待周遭的一切,其被後躲藏著一種信念,即為輕蔑自己內心所有不偉大、不夠善良、不夠聰明的種種。輕蔑是一個手段,逼使自己去切割,去否定存在的完整性。更重要的是害怕與畏懼關於存在的另一種可能,另一種童年被否定的可能,擔心那將會帶來災禍。看不見就彷彿不存在的信念,原是幼小心靈所思考與建構的生命樣貌。是故,幼時採取輕蔑自己的方式來警惕自己,逐漸在長大之後,轉換成輕蔑他人來突顯自身的榮耀與不易。因為一路走來的艱辛,因為切割的代價,都讓人得要透過這樣的過程來彰顯。

        可是輕蔑是兩面刃,輕蔑他人等同於輕蔑自己,潛在的童年焦慮與孤獨,每每在那過程不斷地被拉扯,卻又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壓抑。於是,隱性的焦慮遂又得依靠自大與外在成就來緩和,甚或透過輕蔑他人來釋放。那無疑形成一個令人憂懼的負向循環,輕蔑引發焦慮,焦慮仰賴自大,自大又轉成輕蔑。活著,變成一場永無止息的追尋,可是卻不知道內在真正失去的是什麼。當未曾儆醒於盲目的追索,而只是不斷著眼於努力的程度,那其實是讓人深深嘆息的。一直很喜歡《不知道我不知道》一書中,作者透過一個人人所熟知的故事,來談及生命的追尋與蛻變:

        寒冷的冬夜裡,福爾摩斯看到一個人在路燈下忙著找東西,就上前去幫他。那個人說他掉了家裡的鑰匙。兩人在地上找了一會兒,福爾摩斯問,他是否確定丟掉鑰匙的地點,在這個路燈下,那個人搖搖頭,說是在街角已關門的酒店裡。

        或許,當我們長大時,我們需要重新學習,不必要在別人的眼光中找尋愛。失去愛的地方,是自己的內心深處,而不是在別人的眼光中。

        一如中國古老的寓言故事「刻舟求劍」,當那耳熟能詳的故事連結著荒謬的無知時,可曾想過意識與潛意識的拉扯、童年自我保護的策略以及自我認知的匱乏,都使得我們重覆踩踏著荒謬的人生旅程而不自知。我們因逃避憂鬱而耽溺憂鬱,我們因膽小焦慮而狂妄自大,我們因輕蔑自己而輕蔑他人。在日復一日的生命裡,我們努力著,卻更焦慮著,為何我們的努力未能獲得原所預期的回報。我們從未試著去釐清原來我們所逃避的,竟是我們最匱乏的。我們從未試著去理解,我們所找尋的未必是我們所真正需要的。人生的難,在那反覆之中,讓人絕望。而憂鬱伺機以動,等待精疲力竭的當口,將全面接收生命的樣貌。

        是故,能否從理解、允許,以及擁抱憂鬱開始。憂鬱從來不是一個敵人,相反地那是一個訊息,一個被拋棄的童年自我所不斷釋放出來的訊息。接納,是一種看見,一種覺察,更是一個轉變。其意味著,開始願意去涵容童年時被鄙夷與切割的自己,開始願意去涵容,活著的種種情緒與可能。那不再是「是」與「非」的習題,那也不再是「必須」與「應然」的思維,而是找回情感自發的自由。誠如書中所提的,唯有當一個人的自我形象是建立在自己的真實情感上,他才有可能擺脫憂鬱。

        這會兒不禁想起聖嚴師父的四句箴言:「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放下它」。人生無法從來,可是成長的機會從未丟失,也許辛苦,也許難熬。願意去相信的是,憂鬱的衍生來自於不願輕易放棄的信念,當轉化發生,也必當成為一股憑藉的力量。「幸福童年的秘密」也許釋懷了腦海裡童年「應然」的樣貌,並在那樣的理解中,找到允許,活出生命的完整。那無關於好與壞,而是真實與自由!

     

    ◎延伸閱讀:不知道我不知道

    ◎延伸閱讀(關於此一系列的上一篇文章):晚熟世代

    ◎延伸閱讀(關於此一系列文章的介紹與總覽):關於心河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