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之花園 @ 海洋之心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曾經在服役時,滿懷綺想地編織了三個願望,開攝影展、教心理學、寫一本書。夢想的遙遠,讓人笑稱痴傻,心裡卻明晰,「敢夢」背後的堅持。從資訊工程師、攝影師、諮商心理師、臨床心理師到輔導老師,每一個轉折,每一個改變,都學到了很多。活著,總有許許多多的信念與堅持,心中卻一直深信著,有夢最美。

  • 海洋之心粉絲專頁
  • 推薦
  • 嚴選好文
  • ◎中時部落格嚴選好文
    ◆(01)另一種影像敘事
    ◆(02)關於尋找一種顏色的感動
    ◆(03)讓飄蕩不只是飄蕩
    ◆(04)練習曲
    ◆(05)靈魂的語言
    ◆(06)光與影的對話
    ◆(07)鯨鴻一瞥
    ◆(08)轉山
    ◆(09)
    ◆(10)等待心中的一幅畫
    ◆(11)孤獨六講
    ◆(12)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日記
    ◆(13)左右的迷思
    ◆(14)教養也可以這麼浪漫
    ◆(15)我的錯都是大人的錯
    ◆(16)大師的風采
    ◆(17)一次:影像和故事
    ◆(18)海洋,尋覓
    ◆(19)尋找一種顏色的感動
    ◆(20)孤獨的意象
    ◆(21)一個人的旅行
    ◆(22)美的覺醒:攝影的初衷
    ◆(23)湛藍箋頁上的戀戀情深2
    ◆(24)
    為什麼要養兒育女
    ◆(25)湛藍箋頁上的戀戀情深3
    ◆(26)驚豔米勒
    ◆(27)面對孩子的哭泣
    ◆(28)一個人癮咖啡
    ◆(29)我在墾丁天氣晴
    ◆(30)療癒與哀傷
    ◆(31)秘密花園:心防的解碼
    ◆(32)孤獨的身影
    ◆(33)種樹的男人
    ◆(34)真假星情
    ◆(35)陪妳到最後
    ◆(36)緩慢的生命基調
    ◆(37)山羊與自我的美麗邂逅
    ◆(38)躲進世界的角落
    ◆(39)戀戀海洋
    ◆(40)一個人喫茶趣
    ◆(41)山盟海誓2
    ◆(42)自然與心靈的親密對話
    ◆(43)婚禮之後
    ◆(44)終極美味
    ◆(45)走出生命的幽谷
    ◆(46)傷心咖啡店之歌
    ◆(47)失控的邏輯課
    ◆(48)燕子
    ◆(49)灰色的靈魂
    ◆(50)秘密假期
    ◆(51)我用鋼琴改變世界
    ◆(52)旅行之歌
    ◆(53)趕赴一場春天的盛宴
    ◆(54)虛榮與平凡旅人的眼睛3
    ◆(55)神秘旅行
    ◆(56)寶珠、死珠、魚眼睛
    ◆(57)溫柔時光
    ◆(58)虛榮與平凡旅人的眼睛4
    ◆(59)蔣勳談漢字書法之美
    ◆(60)遇見一棵發光的樹
    ◆(61)草原上的精靈
    ◆(62)1Q84
    ◆(63)
    這一生,至少當一次傻瓜
    ◆(64)回家,甜蜜的負荷1
    ◆(65)橫山家之味
    ◆(66)邁向另一個國度
    ◆(67)我不是完美小孩
    ◆(68)關於快樂這件事

    ◎中時部落格嚴選好圖














    ◎部觀門入選文章
    ◆(01)海角七號
    ◆(02)囧男孩
    ◆(03)九降風

    ◆(04)燦爛千陽
    ◆(05)驚豔米勒
    ◆(06)孤獨六講
    ◆(07)刺蝟的優雅
    ◆(08)巧克力戰爭
    ◆(09)不能沒有你
    ◆(10)星空

    ◆(11)陽陽

    ◎部落格時報入選文章
    ◆(01)海角七號
    ◆(02)為什麼要養兒育女
    ◆(03)教養也可以這麼浪漫
    ◆(04)孤獨六講
    ◆(05)萍水相逢自是有緣

    ◎誠品書局夢想徵文入選
    關於尋找一種顏色的感動

    ◎嘉市文教刊登文章
    地底三萬呎

    ◎Pchome入選文章
    南方四劍客

    ◎海默推薦的文章
    ◆(01)關於海默這個名字
    ◆(02)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03)寫給姊姊的一封信
    ◆(04)「海。看」攝影展

    ◆(05)疼惜的喚醒
    ◆(06)嚴苛與允許
    ◆(07)心靈捕

    ◆(08)色戒

    1. 沒有新回應!
  • 關鍵字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訊息





  • Powered by Xuite
  • 有朋自遠方來
  • 200904220602風之花園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看完「溫柔時光」之後,內心便一直期待著繼續觀看同為富良野三部曲之一的「風之花園」。可是另一方面卻又覺得,要好好地欣賞一部傑出的日劇,需得先調適好自己的心境。也因此,觀看這部戲劇的時間,比想像中延遲了幾週,甚至連整個觀看的過程都比想像中來得更久。只因,那過程中極其享受地反覆咀嚼著戲中許多令人動容的元素。

       
    在開始談這部日劇的心得之前,還是先談談「風之花園」這部戲劇讓人驚歎不已的拍攝過程。其與溫柔時刻以及先前的「來自北國」,合稱為富良野三部曲,除了其背景皆以富良野為主外,其劇本也都來自於極為優秀的劇作家倉本聰。「風之花園」從準備到開拍便花了三年的時間,劇組人員精心設計與經營著故事所發生的背景富良野的風之花園。既名為花園,植物便成了主角。該花園總共種植了約三百八十種花卉,而且為了讓劇中能夠呈現出四季的花卉,整部戲劇的拍攝過程也長達一年。

       
    除此之外,劇中有段拍攝札幌慶典的段落,該劇的女主角琉衣為了因應劇情的需要,那怕只是小小的一個段落。其甚至選擇實際加入每年皆參與這個慶典的隊伍——旭川的「北之大地」,與他們一同練習,而非只是為了畫面而虛應故事。在這個北海道的重要慶典裡,共有三百三十隊報名參與,而人數更達三萬三千人。或許為了更加凸顯慶典的重要,或許為了讓更多人甚至是演員理解北海道的文化,整個過程的安排讓人深深地感受到劇組人員對於這部戲劇絲毫不馬虎的心態,也著實讓人動容。

       
    回到戲劇本身吧!劇中飾演主角的白鳥貞美是位東京著名的麻醉科醫師,其幽默風趣的個性彷彿為整部戲劇埋下了伏筆。幾次不明的疼痛,讓其自行使用超音波器材檢測,不料卻意外發現其罹患胰腺癌,並且在詳細檢查之後得知其已經到達末期的階段。故事就在這樣的氛圍下揭開序幕,貞美面對這樣的打擊,讓其開始去思索自己的人生意義,更讓其思念著遠在北海道的子女。

       
    白鳥貞美原本在北海道的富良野長大,其父親白鳥貞三也是位傑出的醫師。結婚之後,其有了琉衣與岳這一對子女。然而,其卻無法面對兒子罹患自閉症的事實,甚至末了婚姻的出軌更導致妻子自殺。於是,他的父親在盛怒之下選擇與其斷絕父子關係。並且要求貞美不要再回到富良野,而由其獨立承擔起撫養孫子和孫女的責任。就這樣貞美將近六年的時間未和子女見面,也鮮少有他們的訊息。直到死亡的壓迫感襲來,突然衝擊著原有的生命狀態,也突然掀開了壓抑在心頭的思念與在乎。以死亡為破題的意象,點出了生命中孰輕孰重的反省,也引燃了一個人最後回歸之處的想望。

        整部戲劇精彩地鋪陳著不同的對比與映照,前半段有相當大的篇幅放在同樣罹患胰腺癌的病人二神達也身上。其原是位在財經與政治兩邊呼風喚雨的人物,但是死亡的逼近與殘酷,讓其開始停下來去思索財富與權力的意義。再加上女兒對其的在乎以及不斷表達渴望去親近與照護的心境。彷彿一次次地提醒著貞美該要認真地去看待自己的生命,甚至藉由他們父女間親情的流轉,也讓貞美願意去敞開封閉的內心。

       
    印象極其深刻的是,劇中二神達也詢問為何貞美要對醫院隱瞞其罹患重病的事實,貞美回應著其仍渴望保有外在的形象。然而,那所謂的形象,或可說那一直以來的成功形象,卻反而可能深深地綑綁著貞美的內心。或許就因為那樣的在乎,使其無法去面對自己擁有一個自閉症的兒子,甚至因此走入了婚姻的歧路。原有的逃避卻釀就出更糟的狀態,妻子的自殺、父親的不諒解更像是昭告著其在家庭上的挫敗,而這些都是其所無法去面對與接受的。回返,其實需要勇氣,需要的不單單是去承認在乎親情的勇氣,更重要的是去面對失敗的勇氣。如何讓內心的在乎超越了對於失敗的恐懼,其所仰賴的除了死亡的召喚本身所具有的醒悟,最重要的其實是二神達也的角色。

       
    劇中極為細膩的鋪陳著當貞美尚未擁有足夠的勇氣去面對子女,可是卻又禁不起內心的想望,於是偷偷地回到風之花園。結果,在不經意中其遇見了極為純真的岳。原本的尷尬與不安,就在岳將其視為大天使加百列時,彷若卸下了父親角色裡的原罪,而有了轉圜的餘地。於是貞美也樂於擔任岳所以為的天使,畢竟如此一來其仍可以選擇不去面對真實的狀態,卻又享有天倫之樂。想想,原是讓其放棄的孩子,末了卻是帶領其回到家庭的引路人,這安排著實讓人反覆玩味。

       
    岳之後,便是琉衣。貞美與琉衣的碰面,讓彼此感到慌張而匆匆結束,甚至在那之後挑起了彼此的不安。即便如此,琉衣對父親的依戀,仍讓其嘗試回頭去尋找父親的落腳處。這會兒,難題再度回到貞美身上。畢竟與岳不同的是,琉衣的懂事,讓貞美無法去逃避過往的不堪。所以,兩人碰面後不久,貞美便輕聲地問著:「現在還恨我嗎?」琉衣回應著:「不知道,有時非常恨,有時又很想見你。」這樣的回答著實讓貞美百感交集,卻也賜予了貞美面對過往的勇氣。因為那毫不掩飾的依戀與親情,早已化解了過往的種種紛擾。兩人臉龐上的淚珠,更是深刻地傳達著彼此間的情愫。那是份在乎,更是份無可取替的深情啊!

       
    最後,終究得回到白鳥貞三與白鳥貞美之間的父子之情。貞三在無意間發現貞美回到了富良野,或許有感於琉衣與岳對於父親的依戀,貞三也嘗試著想去化解彼此間的嫌隙。然而,當貞三來到貞美所暫住的露營車時,貞美正在熟睡中。等待的過程中,貞三愕然發現放置在一旁關於貞美的身體檢查報告,心中一慟而後轉身離開。看著其搖晃離去的畫面,突然有種很強烈的不忍。那種白髮人送黑髮人的人間至痛,彷彿在那瞬間扎入心房,痛徹心脾。

       
    那痛除了父子間情感的在乎,其實也含括了貞三在不斷照護癌末病患的工作裡,這會兒其對象竟可能是他的兒子。如同前述,貞三也是位名醫,可是近幾年來其捨棄原本在大醫院的工作,回到醫療較為匱乏的富良野,擔任居家訪視醫師,甚至很大一部份著眼於自宅的安寧療護。其深深地以為,面對死亡的當口,其實醫院的制度與限制反而隔離了家人間相互扶持照顧的心靈。所以居家安寧,或許有著無法完全得到大醫院所能給予醫療協助的限制,但是卻能讓家人間彼此緊緊相依。劇中透過貞三向其中一位病患的家屬解釋其心中的想法時,深深感佩不已。

       
    如何讓死亡不是一個遙遠的隔閡,如何讓死亡不是單單一個人去承受的悲苦,這其實考驗著每個人在面對死亡的態度與想法。如果說整部戲劇以死亡為破題的意象,那麼瀰漫於劇中關於面對死亡的真知灼見更是讓人震顫。一如劇中當岳因為陪伴多年的狗過世而傷痛不已的時候,貞三安慰其的一段話,便足以發人省思:

       
    「生物都必將死亡,爺爺也總有一天會死去,你和琉衣也會在某一天死去。死亡是生物的必經之路,你現在為了狗的死而流淚,但是花兒生命終結枯萎死去的時候,你是不會流淚的吧!動物和植物雖有不同,但無論哪種都是同樣的生命。但是花兒死時不會流血,所以人類不會對它表示同情,但是都是一樣的生命啊!……死亡就是這麼一回事,絕不是恐怖的事情。」

       
    從動物到植物,那關於生物的精彩論述,不由得讓人反省著,如果植物的枯萎是為了來年的春天,如果生與死如同四季的更迭,那麼或許面對死亡的時候,自然能夠給予更多的啟示與見地。同樣地回到人身上,死亡能不能回到一種單純的接納,能不能回到一種單純的陪伴,而不是一種抽離與逃避。或許醫療給予了相當成分的輔助,但面對死亡,人心的那份孤單與絕望卻未必能在醫療系統中找到出路。

       
    「風之花園」的精彩在於其提出了不同的思維,其關鍵在於能否讓死亡成為家人間彼此重新建立牽繫的橋樑。誠如貞三所提及的:「我們家長期以來都是零零散散的,但是在他最後的這段日子中,一起和他奮戰到底,家人們第一次地被糾結在一起了。」那樣的過程,描繪出面對死亡時,彼此間共同的依存所醞釀出來的勇氣與坦然。因為不再孤單,因為彼此間的糾結,生命有了另一番的體悟與接納。也在那相扶持中,讓所有人能夠放開內心的恐懼,去面對生命的終結,而非一味地逃避與否認。仔細想來,死亡原是生命的課題,如何學習與面對本就不易,也因為不易才更需要彼此間的共同支持與陪伴。

       
    而貞美原本幽默風趣的個性更在其生命的盡頭處表露出來,一如琉衣所說:「父親到最後為止一直都很開朗,一整年都逗著讓我們笑。」是啊!面對生命的最終也許可以用不同的態度去看待,那並非輕率地灑脫,而是在以愛為後盾的基礎上去享受家人間緊緊相依的牽繫,更是在那樣的情意流轉中一家人共同學習著面對死亡的從容。

        
    整部戲劇最讓人驚嘆的莫過於,其是部探討面對死亡的電影,卻鮮少有情緒失控的場面。就在極為緩慢的基調裡,醞釀著一種人與人間的深情,或許未必彰顯卻讓人深深地感動著。偶而眼角滲出淚水,偶而嘴角掛著笑意,是在乎,是不捨,卻也在那過程裡享受著人世間的至情。

       
    就這樣這部戲劇,從死亡帶到了家庭與故鄉,這人生最後的回歸之處,也許也道出了情感最後的歸依。貞美在面對死亡的過程中,反省自己的過往,以及感動著家人間的支持,不禁心有所感地表露出內在的懊悔與傷感。一如劇中兩段所描述著:

       
    「世上有的人過著輸比贏還要困難的人生,我這一生都一直輸給了誘惑,因為不覺得奇怪所以就一直承受下去。」

        「家庭真是個好地方。之前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我國中的時候,任性地要求著要您在這房間內放台電視,強迫著您去買了台電視。第一次一個人在這個房間看電視,記得當時的節目是『全員集合』。一個人看到哈哈大笑,突然之間卻覺得非常寂寞,很不可思議的強烈寂寞感。沒有人和我一起笑,願意陪我笑的人沒在身旁。說來可笑,當時我哭了,當時的我飛奔至大家所在的客廳,想對大家說我不想要電視了。如今想起來,我覺得那天是我自己捨棄了家庭。之前在花園時琉衣和岳叫我裸腳,大家一起裸腳走過。牽著他們兩人的手走過草皮、也走過土地,當我感受到他們雙手的溫暖和柔軟時,不自覺地從眼裡流出淚水。」

       
    不斷出軌的人生,被迫選擇捨棄家庭與故鄉,卻又在面對生命的終結時,喚醒內在最深的依戀,更在孩子接納的氛圍中幡然醒悟。家人間若有似無的牽繫往往容易為人所忽略,但卻又每每在生命的困頓時挺身而出。透過這部戲劇所傳達的也許不單單是面對死亡的智慧,更透露著家庭的重要。

       
    一如前述,整部戲劇在場景的安排便花費了相當的時間與心思。不難想像,同樣地模式亦出現在劇中的鋪陳。在那緩慢的步調裡娓娓道出人性的精彩,多方發展的敘述直到中後段才慢慢收尾。其實在缺少耐心的現代,這樣的戲劇更加讓人珍惜。除了在那緩慢的基調中,能夠保有許許多多的細節。也透過前面的醞釀,更能達到後段的張力。那不是一種誇大的情緒渲染,相反地那反而是一種隱隱沁入內心的情愫。每每在反覆咀嚼回味的同時,心靈的感動卻未曾稍稍降低。這會兒著實領略到,一部好的戲劇所能走到的地步。

       
    最末,想特別提及劇中飾演白鳥貞三的緒形拳,除了這部戲劇之外,印象最深的則是其在「琉璃之島」的演出,當時便深深地為其演技所感動著,這會兒更加讓人折服。然而令人深感惋惜的是緒形拳在拍完這部戲劇之後,便因癌症而去世。而且其在拍攝的過程中,即便已知曉自己罹患癌症,卻未曾告知劇組人員,只希望竭盡所能完成這部作品。其用心不僅讓人深深地感動著,而且觀看戲劇的過程中更是百感交集。試想劇中其飾演陪伴許多癌末病患的醫師,那溫暖的笑容每每讓人感到寬慰。但想到現實世界中,其本身的處境不知又是帶著何種心境去面對這一切。劇中其提到貞美的過世時,表示上天開了個玩笑,把死亡的順序弄亂了。然而,現實與戲劇中角色的錯置,又何嘗不是一個上天的玩笑。真心地感佩著緒形拳無私無悔的付出,其不僅讓觀看的過程中增添更多的感激與感動,更親身詮釋著戲劇裡所欲傳達的真諦。

       
    從「溫柔時光」到「風之花園」,觀看時每每在精彩地鋪陳裡溫潤著內心。人生的課題原屬不易,可是唯有面對才有轉圜的可能。兩部戲劇中皆精彩地訴說著父子間的情感,或是帶著衝突、或是帶著深情。那極為細膩地情感轉折,著實讓人動容。如何去原諒、如何去包容,往往在面對至親的當口反而有了更多的執拗。但是,那絕非情感的漠然。如何去看見與理解彼此間的真誠與在乎,或許便能找著了心中所渴望的答案。心裡,深深地這麼以為著。

     

     

    ◎延伸閱讀(關於此一系列的上一篇文章):溫柔時光

    ◎延伸閱讀(關於此一系列文章的介紹與總覽):關於戲夢人生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