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60132【廣播節目逐字稿聽打收拾整頓】2018/02/23 (五) POP Radio《POP最正點 ...

馬普切語翻譯林書煒:那鋼琴真的是一陣子沒練,就會陌生嗎? 
 
 
 
 
 
 
 
阿龔:對,在這場音樂會上面,我會發表一個新的叫做葛利格的作品翻譯 
 
林書煒:因為你們之前都是蘇打綠,因為你們工作太多了,所以你們就…在這個蘇打綠當中絡續地… 
 
 
 
阿龔:啊我小我多是有一些…可能個性上的… 
阿龔:掰掰~ 
林書煒:做阿誰現場的中提琴的演奏,然後他3月14號、15號會在國度音樂廳,對謬誤?(轉頭問阿龔) 
 
林書煒:它跟小提琴最大的差異? 
 
 
阿龔:今朝因為是古典音樂會,所以神秘佳賓的部份,還…應當仍是以華頓翻譯公司為主啦。 
 
 
 
 
阿龔:對,就是用我的本名的諧音。 
阿龔:對。 
 
林書煒:聖桑,是。 
 
阿龔:完全吹不出半個音來。 
 
 
林書煒:全部音樂會,時間多長? 
阿龔:對啊,華頓翻譯公司覺得演奏…就像、就像個活動吧,固然、固然、固然青峰他平凡也是有很好的鍛鍊,他才能唱那麼久翻譯 
 
 
阿龔:對啊,那目前、現在…就是剩下…剩下…目下當今就是長大之後,就不會有那堆伴侶在旁邊一路練琴,就只能在家裡練,然後就沒舉措撐那麼久翻譯 
 
林書煒:對翻譯 
 
 
林書煒:哦~ 
 
阿龔:我應當沒有失口吧?對對對,然後,嗯…他的因為都很好聽,然後特別是他的鋼琴協奏曲我也很喜歡翻譯 
阿龔:所以,華頓翻譯公司就把這個畫面做了這個音樂。 
林書煒:對啊,那翻譯公司這個算很、算很正式耶。 
林書煒:好希奇哦。 
 
 
 
 
阿龔:對,就是跟德國的批示Bernd(魯夫Bernd Ruf)一路合作。 
 
 
林書煒:對翻譯 
阿龔:嗨,書煒姊好,我是阿龔翻譯 
林書煒:ok,那他提琴會拉得手長繭嗎? 
林書煒:好。這是什麼聲音啊? 
林書煒:所以那超級深厚的音樂基礎耶。 
林書煒:龔鈺祺。 
 
林書煒:可以嗎? 
阿龔:隨著年數… 
 
 
 
阿龔:我覺得很有趣。 
 
阿龔:嗯。 
林書煒:嗯。 
 
林書煒:那會練到…累到就是翻譯公司覺得真的太累了嗎? 
 
 
 
 
 
阿龔:對,去年也許歇息了半年之後,人人就開始忙了。 
阿龔:可是,若是你對它沒有很認識的話,像風行歌曲你可能直接地可以從歌詞,去感觸感染到作曲者想要表達的概念,但古典音樂沒有舉措,它就是只有純真的音樂。 
 
林書煒:這一張要先留給華頓翻譯公司們哦,那要去買阿龔的… 
林書煒:就沒有改變過? 
林書煒:耶,古典跟風行的連系,在阿龔的演繹上面,大師會看到一個很紛歧樣的感受哦。 
林書煒:嗯。 
 
阿龔:對華頓翻譯公司們來講,也是一個非常完全的風行音樂跟古典音樂的測驗考試,所以這個概念我就一直感覺很重要,那當然就想延續到華頓翻譯公司的音樂會裡面。 
 
 
林書煒:例如什麼? 
 
 
 
 
 
林書煒:真的,小威已提升成那個什麼…企業老闆翻譯 
 
  
阿龔:所以若是是一向在#(-00:28:06),固然必然會受傷的,所以到後來我們城市學習更多如何讓自己不受傷的一些體例,包羅彈鋼琴也是。 
 
林書煒:哎唷,好棒哦。 
阿龔:其實像學小提琴、中提琴等等的。 
林書煒:摹仿變成阿龔本身的。 
阿龔:他們會很是十分的熟習這些旋律,然後都可以在這裡面,有一些很好的共識,那如果對蘇打綠不熟悉的,也可能就覺得:『咦,蘇打綠的歌曲還真好聽』(笑) 
 
 
 
阿龔:其實華頓翻譯公司感覺這個就代表你聽得懂音樂。 
 
 
阿龔:現場會販售一個特別版的。 
 
 
 
阿龔:對,他也開了攝影展。 
林書煒:那它的材質… 
 
(廣告回來) 
林書煒:Wow,阿龔你做的這個曲〈台北的氣候很爛〉感受它行將要轉晴了耶。 
POP Music [-00:12:35] 起 
 
  
 
林書煒:其實阿誰華頓翻譯公司看我一些朋侪的小孩哦,也是很有天禀的那種,就是小學可能…應當也就是…4、5歲,就是在幼稚園時代入手下手學。 
 
林書煒:Oboe翻譯 
阿龔:華頓翻譯公司覺得好大哦,那(Tuba(低音號))我吹不起來,我之前有吹過法國號。 
 
 
 
林書煒:哦~ok,那、那你練琴跟拉提琴的比例,是怎麼分派啊? 
林書煒:哇嗚翻譯 
 
林書煒:嗯。 
 
 
 
 
林書煒:嗯,阿龔,龔鈺祺的創作音樂會《預期未來》哦,好,那…方才講說,現場會有一些…Surprise的觀眾翻譯 
 
 
阿龔:然後,來呈現這個鋼琴協奏曲翻譯 
阿龔:聽我彈完,而且協奏曲它都是要跟管弦樂團一路合作翻譯 
阿龔:然後,因為華頓翻譯公司方才說過,這個是我的曩昔,也可能是我的將來。 
林書煒:對啊,他超等…翻譯公司知道他超級有地位的。 
阿龔:然後,我也就是在那幾年,就是一直在管弦樂譜當中盤桓。 
 
 
阿龔:我鋼琴是從四歲最先學的翻譯 
 
阿龔:然後,這個是我看了一個影象,然後這個影象是拍攝自台灣的一個風景,我感覺台灣有良多很美麗的光景,尤其像比來的燈會也是很好的風景嘛。 
林書煒:對翻譯 
林書煒:好好玩了電動(笑) 
 
林書煒:你在現場,翻譯公司會有什麼… 
 
阿龔:嗯翻譯 
 
阿龔:那他們在這些成長當中,就跟我們一樣,聽了很多蘇打綠的音樂,所以我但願在這音樂會上面,也能夠同時包括華頓翻譯公司們成長的進程。 
 
林書煒:但你一向都很有作曲的天禀。(笑) 
林書煒:他是有本身的產品,是否是? 
林書煒:到哪買? 
林書煒:因為很多小同夥練琴,就是哭著練啊翻譯 
 
 
林書煒:嗯哼。 
 
林書煒:嗯翻譯 
 
   
(告白回來) 
 
林書煒:對、對。 
 
 
阿龔:今天還好,對,還好還好,所以今天表情其實還不錯。 
 
 
 
林書煒:嗯。 
林書煒:(笑)真的很棒,真的很棒,所以很多人都…,其實對於蘇打綠休團有良多的不捨,但是又看到你們各自有分歧的闡揚,其實也都…感覺你們能量無窮耶翻譯 
 
阿龔:對,做本身的#工作([-00:00:53]),然後以後就是同時蘇打綠跟本身的工作要調#([-00:00:50])。 
阿龔:當天會有神秘來…嗯…神秘觀眾吧。(笑) 
林書煒:嗯翻譯 
林書煒:哦~ 
阿龔:華頓翻譯公司感覺他的畫面就是…從小翻譯 
 
林書煒:義大利琴? 
林書煒:副修可以改嗎? 
阿龔:在那時這一個巡迴的開始的時刻,華頓翻譯公司就覺得:『咦,好像也可以讓…,也能夠來用鋼琴,來做分歧的版本嘛』,那只是心血來潮地就彈了幾個鋼琴的改編蘇打綠,然後放在…臉書上面讓各人聆賞如許。那到了客歲休團以後,我就感覺這個概念還不錯,所以就順勢地在客歲推出了別的…六首的第二季,在這個系列、改編鋼琴的第二季。 
林書煒:是翻譯 
 
 
阿龔:對,他們固定一年好像都會開一場翻譯 
阿龔:對啊,就是不克不及因為天色爛,然後就什麼事都不想做,不外阿誰時候華頓翻譯公司是待在家裡面啦翻譯 
 
林書煒:不像蘇打綠… 
林書煒:哦~ 
 
林書煒:會吼? 
阿龔:《冬 未了》。 
 
 
阿龔:叫做《預期將來》。 
阿龔:華頓翻譯公司就好好地也為我本身的創作略微收拾整頓了一下。 
  
阿龔:對啊,但、可是包孕作曲,其實我一向都沒有好好地學過,我是到後來蘇打綠…。 
林書煒:可是,華頓翻譯公司們電台很多人想要耶。(笑) 
 
 
林書煒:(笑) 
阿龔:那我專程更名「千日」,就是代表著蘇打綠這三年的千日遲到。(笑) 
林書煒:是真的哦? 
 
 
林書煒:好,那人人必然要好好聽聽看阿龔等一下現場的演奏。那目下當今直播嘛吼,華頓翻譯公司們立地就要現場的On Air 節目囉。 
林書煒:是。 
林書煒:若是你一向如許夾的話。 
 
 
林書煒:是是是,有聽眾朋侪說:『目下當今票還買獲得嗎?』,是可以的。 
林書煒:哦哦哦哦哦翻譯 
林書煒:嗯。 
 
 
 
阿龔:對,特殊#(-00:01:17~-00:01:16)。 
阿龔:讓它成為一個更好凝聽的模式。 
 
 
阿龔:(笑)哦,對,還有,掰掰~ 
林書煒:對。 
阿龔:嗯…應該可以,到後來其實還有人副修選了作曲,或是聲樂等等的翻譯 
 
阿龔:是的。 
林書煒:對,太棒了,所以目下當今阿龔要給我們曲目賞析哦,阿龔老師來賞析曲目。 
 
  
 
阿龔:然後,他有一個很著名的作品,叫做鋼琴協奏曲A小調翻譯 
阿龔:對。 
 
林書煒:嗯哼。 
阿龔:(笑)然後,豎笛我也吹不太出來,可是雙鐄管還可以,然後長笛是最…也是比較好上手翻譯 
阿龔:對對對。 
 
 
林書煒:嗯嗯。 
 
林書煒:哇~ 
阿龔:但是很惋惜阿誰影象,就只有各人的旁白,就說:『喔,好美哦,好摩登』這樣翻譯 
林書煒:3月14號、15號,在中山堂哦,《預期未來》,龔鈺祺的創作音樂會,那阿龔從小就是學古典樂。 
 
阿龔:對啊。 
林書煒:(笑)也是動作派的嗎? 
 
林書煒:嗯翻譯 
林書煒:台北市,喔!台北市的中山堂。 
 
 
林書煒:學古典樂跟接管這一種就是什麼…風行樂,其實它是可以連系的,它不是…,古典音樂其實沒有這麼地距離遙遠,對舛錯? 
 
阿龔:就是顧名思義,對,就是音域比力低,然後體積也比中…體積也比小提琴大一些。 
 
阿龔:我感覺就是…就是所謂…就是可能良多吹奏家講的八小時吧。 
 
 
阿龔:的階段。 
 
林書煒:對照好上手的。 
 
林書煒:嗯。 
 
 
阿龔:因為我也不會做提琴,但平日都是木頭,假如那木頭越罕見的話,然後有時辰會跟著吹奏人的調養。 
林書煒:支撐阿龔。 
 
 
阿龔:對。 
 
阿龔:然後,我感覺它實在是太冷門了,所以我就為了它,做一些創作、音樂,然後可能都是一些心情的寫照,像等一下要演奏的這個曲子就是某一次台北一向鄙人雨翻譯 
 
 
林書煒:就會一向彈一直彈,一向彈一向彈? 
 
 
林書煒:嗯翻譯 
阿龔:然後,是改編自蕭士塔高維契跟聖桑這兩個作曲家翻譯 
播放:龔鈺祺《夏令音Summer Inn》〈遲到千日〉。 
 
阿龔:希望啦,但…。 
林書煒:動態? 
林書煒:(笑) 
阿龔:那彈琴因為是比力也是有一點動態的。 
阿龔:但是,我感覺在鋼琴上面做一小時的那種很無聊的音階那種練習。 
林書煒:(2018/02/23早上)10點44分,今天在現場的是蘇打綠的阿龔、龔鈺祺。 
阿龔:我感覺就是把這個曲子,第一,做成流行化的感受。第二,縮短它翻譯(笑) 
林書煒:嗯。 
阿龔:如果想要的人,就是要到現場、現場。 
 
 
林書煒:嗯嗯翻譯 
 
阿龔:嗯。 
 
林書煒:很奇異耶。 
 
 
林書煒:那今天阿龔在華頓翻譯公司們現場是要跟大家分享他行將在3月14號、15號,3月14號、15號要來舉行一個他的這個創作音樂會翻譯 
 
 
(播歌中的灌音間) 
 
林書煒:所以,你知道會樂器的男生哦,真的很迷人,翻譯公司看他方才…如果人人有在我們誰人臉書粉絲團看到這個直播的話,阿龔他在演奏那神氣真的是太迷人了吼。接下來我們就來聽一首蘇打綠的〈華頓翻譯公司們不懂〉,收錄在《冬 未了》專輯翻譯 
阿龔:進展這音樂可以讓大師就是不要因為天色很爛,然後表情也很差翻譯 
阿龔:對對對對對翻譯 
林書煒:十分的可貴。所以,你以後也會固定有如許子的一個…本身的小我音樂會嗎? 
林書煒:嗯哼翻譯 
阿龔:對對對,會有兩場的音樂會。 
 
 
 
阿龔:華頓翻譯公司比較沒有法子像朗朗那麼有…那麼…動作大地去詮釋我的音樂,我感覺很…我感覺我對照喜好內斂式的。 
林書煒:作曲家翻譯 
林書煒:如同將近把鋼琴扛起來。 
林書煒:做本身的工作。 
 
 
 
林書煒:對。 
林書煒:是。 
林書煒:她就說:『我不要』,她就說:『華頓翻譯公司要橫的,我不要直的』 
林書煒:哇嗚~ 
 
林書煒:對啊,好像都會吼? 
林書煒:哇嗚~ 
工作人員:阿龔,你本身的(臉書專頁直播)。 
(進告白) 
 
 
林書煒:翻譯公司主修鋼琴翻譯 
 
阿龔:這個就看現場阿誰…氣氛而定。 
 
阿龔:去代表這個多是我的曩昔跟將來的一個整合。 
 
 
[-00:04:38~-00:02:12],阿龔廣播節目現場吹奏〈萬鷺朝鳳〉 
 
 
 
 
 
林書煒:掰掰~ 
阿龔:所以,其實我沒有學過小提琴。 
 
 
林書煒:嗯翻譯 
林書煒:哦~ 
 
 
 
阿龔:那我小我是因為就是都隨著蘇打綠跑、跑東跑西,所以就比力沒有在開本身的吹奏會翻譯 
 
 
 
 
阿龔:對。 
 
 
 
 
 
 
 
林書煒:嗯。 
 
阿龔:成天都埋首在那些譜堆裡面。 
阿龔:就是《冬 未了》裡面的德國批示Bernd(魯夫Bernd Ruf)先生翻譯 
  
 
 
 
 
林書煒:那翻譯公司的中提琴是…這個是你…嗯… 
 
阿龔:這是很有收穫的一個感觸翻譯 
 
 
林書煒:立地回來。 
林書煒:哇~ 
 
阿龔:對,那適才有提到一個就是改編古典音樂的作品。 
阿龔:直到上星期還在下雨。 
 
林書煒:嗯。 
阿龔:那當然我感覺這個音樂會,除了帶來華頓翻譯公司古典音樂的這個面向以外呢,也帶來了華頓翻譯公司在風行音樂上面的很多感觸、一些心得。 
 
 
林書煒:哇,太棒了,好,那華頓翻譯公司們就請阿龔來為我們吹奏哦。 
 
林書煒:《預期將來》就是你的本名耶翻譯 
 
 
 
林書煒:哦~因為、因為我女兒列入黉舍的誰人…樂團嘛。 
 
 
 
林書煒:嗯翻譯 
 
 
 
阿龔:其實那一天有一個醫師,華頓翻譯公司那天去…就是讓中醫師就是略微… 
 
 
阿龔:不排擠。 
 
阿龔:牠們每一年大概中秋節的阿誰時辰,就會特別很是多隻的這樣飛曩昔。 
阿龔:然後小時候就一路念音樂班上來了翻譯 
 
阿龔:所以,同時你們可能就是聽阿龔在吹奏流行歌曲的同時,也默默地就聽到許多古典音樂了,所以我感覺這個… 
林書煒:觀眾就是…有機遇可以跟神秘觀眾坐在… 
 
 
阿龔:這個是小學三年級的時辰選的副修啦,然後我念音樂班嘛。 
 
阿龔:是的。 
林書煒:對啊翻譯 
 
阿龔:此刻就沒設施練一天十小時之類。 
林書煒:嗯。 
林書煒:就一向? 
 
林書煒:哦。 
 
 
阿龔:只要你彈一些音…,聽、聽他彈五個音,就知道了。 
 
林書煒:哇~太棒了,必然是一個美妙的饗宴,三月14、15號,在中山堂。那現在阿龔要給我們現場演奏哦。 
 
阿龔:對翻譯 
林書煒:兩廳院的售票系統翻譯 
 
 
林書煒:有人說他想要後面那個海報耶翻譯 
阿龔:所以,加加減減也差不多。 
(播歌中的閒聊) 
林書煒:Live的哦。可以上App來留言。哈囉,所有《Pop最正點》的聽眾朋侪,迎接來到第二小時的節目翻譯我們今天《最正點》賓客是蘇打綠的阿龔、龔鈺祺,嗨,阿龔好~ 
 
 
 
 
林書煒:哦,太好了! 
 
林書煒:哦,真的喔?翻譯公司的個子很…那麼高。 
 
該集廣播節目時候:2018/02/23 (五) 10:00~11:00 
阿龔:(笑) 
阿龔:對耶,其實華頓翻譯公司自從到場蘇打綠以後,我就沒有再舉辦過小我的演奏會了。 
 
 
阿龔:或是長笛,都良多人學。 
林書煒:嗯。 
阿龔:然後,也會在這個音樂會上面顯現,所以這個音樂會上面的古典的部份,就是用改編的體例來顯現,然後聽起來長短常風行,可是阿龔本人彈的長短常的古典。 
阿龔:還有,還有哦~ 
 
阿龔:然後,那時刻各人其實都搶著學一些熱門的樂器當副修。 
阿龔:我感覺就是雙鐄管耶,就是之前我沒有學的那個樂器,對啊,華頓翻譯公司之前…翻譯 
 
 
林書煒:嗯哼。 
阿龔:Live的哦翻譯 
 
 
阿龔:對。 
阿龔:還算可以啦,對,但小時候其實也就是喜歡一些比較無趣的實習。 
 
 
 
 
林書煒:其實啊,在練琴的過程傍邊,他們需要有很大的體力,還有肌力,對纰謬? 
阿龔:之前在學校…以前在學校一定會…在學校的時刻,是會偶然聊一下天,因為究竟結果可能會同時好幾個同窗在練。 
阿龔:那我感覺若是要改變這個觀念的話。 
 
林書煒:對啊,但是他們也有同學學Tuba(低音號),我感覺就是還滿…滿… 
 
林書煒:因為現在大家可以在我們的臉書粉絲團上面,看到阿龔的現場演奏翻譯 
林書煒:然後揭示出阿龔他在本身的創作領域當中,古典音樂跟連系流行音樂傍邊,各人看到紛歧樣的阿龔,實際上是本來的阿龔,只是大師比較少機遇看到這樣的阿龔。 
林書煒:跟著體力上面的… 
林書煒:哦~ 
 
 
 
阿龔:其實是因為有時候就會去彈,然後就其實就不太會… 
 
 
阿龔:對啊,其實像今天我帶了我的提琴來。 
林書煒:那你副修為什麼選中提琴? 
阿龔:完全吹不出來,完全,就是完全沒有肺活量的意思翻譯 
 
林書煒:嗯。 
 
阿龔:所以,在一開始我們學習到的,其實就是姿式調劑啦翻譯 
阿龔:(笑) 
 
 
林書煒:嗯哼。 
阿龔:嗯。 
 
 
林書煒:是嗎? 
林書煒:這個亮點再來跟華頓翻譯公司們講一下,跳脫古典的一些這個制式吼,然後還會發表一些沒有頒發過的歌曲? 
林書煒:和視覺影像翻譯 
林書煒:那假如還要學一個樂器的話,翻譯公司想、翻譯公司想、最想要再接觸什麼樂器? 
 
 
林書煒:內心。 
林書煒:所以要去哪一個購票網呢? 
阿龔:倒不如聽一個風行歌曲,就是對照可以或許好聽,那華頓翻譯公司覺得這個問題其實華頓翻譯公司也經常在思慮,那我覺得我能做的,就只有先從改編這些古典音樂下手。 
阿龔:然則,看你們能不克不及找到他,然後…打… 
林書煒:嗯哼翻譯 
 
阿龔:感謝~ 
阿龔:其實我覺得就是我本身一向在測驗考試的古典音樂跟風行音樂的結合。 
阿龔:對對對,義大利的製琴,可是是被一個台灣人買走,然後他…但他買走,是在德國買走翻譯 
 
 
 
阿龔:這把琴是義大利琴,然後它很有默契…,它有一點算有緣啦,這是我客歲(2017)才買的琴,然後當然就是價位略微高一點點,因為是我本身… 
 
 
 
阿龔:可是,我有時刻還是覺得古典音樂有時候會比較難接觸,是因為它可能有很多的內容在此中。 
 
阿龔:謝謝書煒姊。 
 
 
林書煒:嗯嗯。 
(本集廣播竣事) 
林書煒:(笑) 
 
 
阿龔:所以,根基上,在舞台上面看起來就比較不會那麼像古典音樂了,華頓翻譯公司們會…。 
該集廣播賓客:蘇打綠阿龔 龔鈺祺,宣揚2018《預期將來年 龔鈺祺個人創作音樂會》 
林書煒:嗯。 
 
林書煒:(笑)華頓翻譯公司可以領會,那也一樣要很專心吧? 
林書煒:聽了以後,都會會心一笑。 
林書煒:哎呀,好厲害啊,來聽聽,立地回來哦。 
 
 
林書煒:嗯翻譯 
 
 
 
 
阿龔:嗯。 
阿龔:就是… 
林書煒:嗯哼。 
林書煒:好,接下來再來聽一首蘇打綠的〈如果凝聚就是愛〉。 
 
 
 
阿龔:我感覺我目下當今對照會。 
 
阿龔:可以、可以、可以翻譯 
 
 
 
林書煒:對翻譯 
阿龔:然後,華頓翻譯公司就一天到晚跑到蘇打綠,去灌音跟練團,然後有一點表演,其實我就有一點荒廢了我的鋼琴,然後那時刻…。 
 
林書煒:哦~ 
 
阿龔:那這個概念在華頓翻譯公司的音樂會裡面,也會帶來這個…這個顯現,來給各人。 
阿龔:嗨~ 
林書煒:哦~ 
 
播歌:蘇打綠《春‧日光》〈日光〉 
林書煒:推拿?(笑) 
 
 
 
 

【廣播節目逐字稿聽打清算】2018/02/23 (五) POP Radio《POP最正點》蘇打綠阿龔《預期將來 龔鈺祺小我創作音樂會》 
 
林書煒:《預期將來》,好,那這個音樂創作這個同時的想像,所以你在跟這個前次做的那張專輯的時刻,是否是…那時柏林的指揮。 
 
阿龔:我感覺每個人都有對於音樂的一部份認知,多是很多認知翻譯 
 
 
林書煒:其實你們學古典音樂的,要經…如同也是要常常舉行小我的演奏會,對過失? 
林書煒:因為根基上,它真的會有一些職業危險,對舛錯?。 
 
林書煒:不會翻譯 
 
林書煒:哦~ 
 
 
 
阿龔:對對對,所以買… 
 
林書煒:就聽過這小我了? 
 
阿龔:我要從哪裡看到那些要求? 
阿龔:尤其是教員,都會看得出來,其實我們長大了,也都看得出來就是學生… 林書煒:真的哦? 
林書煒:並且,你們…說青峰話對照少,所以,你們每一個人彷佛都很會講… 
阿龔:嗯。 
阿龔:但是,在阿誰表演之前,我就特意在線上直播「大師班」,然後來解釋一下華頓翻譯公司這個總長30分鐘的曲子,然後讓各人有個預設的…先、先預習一下翻譯 
阿龔:對對對。 
 
 
 
阿龔:讓我學習到良多,感覺滿好的。 
 
 
阿龔:對啊。 
 
 
林書煒:一次把它施展出來,也得到極度好的成就,然後大師都覺得說,把台灣風行音樂帶到別的一個境地啦。 
 
https://www.facebook.com/cdix2/videos/1975728009347095/ 翻譯 
林書煒:(笑) 
 
林書煒:(笑) 
 
 
林書煒:對差錯?像你們獲得阿誰…金曲獎的那一張翻譯 
 
 
  
林書煒:像之前練最久,是一天要練多久啊? 
 
林書煒:然後,就有…剛最先在學樂器的時刻,正本我女兒她教員感覺她合適吹豎笛。 
林書煒:嗯。 
 
 
林書煒:嗯,太棒了,好,那還有改編自蘇打綠的曲目? 
  
 
阿龔:所以,我客歲(2017)我有一場跟台北愛樂的合作,然後也是表演我的作品,叫做《哼唱光年》。 
  
林書煒:哦~ 
 
 
林書煒:(笑) 
 
林書煒:來者不拒嗎? 
 
 
林書煒:嗯翻譯 
林書煒:(笑) 
林書煒:氛圍,是翻譯 
林書煒:太棒了~是不是很利害! 
阿龔:小時刻真的比較、比力體力好,就能夠練很久,然後現在… 
林書煒:真的,你們像…像…。 
阿龔:然後,因為中提琴是一個滿冷門的樂器,剛剛講的,因為他們都是小提琴跟大提琴比力多翻譯 
阿龔:可是,到了大學,就會對照有時候,就是在空檔的時辰,就會去練琴。 
阿龔:感謝~ 
 
 
 
 
 
 
阿龔:要求哦?(笑) 
 
林書煒:嗯。 
阿龔:對啊,橫豎學樂器,其實某個緣由就是職業病啦,每個職業都有… 
阿龔:對、對,其實就是方才講的,就是我們聽到的音樂可能都長短常風行的,就是阿龔本人都是在彈古典的工具。 
林書煒:哦翻譯 
林書煒:好美的琴哦,嗯。 
 
阿龔:其實客歲大家有略微休息一下啦,像青峰他去了許多國度旅遊啊。 
 
 
阿龔:對啊,我感覺有時候就很像運動吧,活動…有時辰活動也是啊,活動…兩天的活動,身體就知道那個了,就跟阿誰其實撫琴也是某種很小型的活動如許子。 
 
阿龔:可能也是老闆想要測試我們能不克不及同時做這麼多事,否則… 
 
林書煒:是。 
 
阿龔:好翻譯 
 
阿龔:就是比較多支中提琴的表演如許。 
阿龔:所以華頓翻譯公司感覺在場的觀眾們,可能有一些是陪我們一路成長的伴侶翻譯 
 
 
阿龔:對啊,華頓翻譯公司就希望… 
 
阿龔:然後,那回旋的畫面很像《神隱少女》裡面那個白龍在天上飛。 
阿龔:如許就只剩下長笛可以選翻譯 
林書煒:然後,你們每一個人都很紛歧樣,那馨儀在幹嗎? 
 
 
阿龔:所以,我感覺就是我彈的鋼琴,是跟古典作曲家,也就是葛利格本人寫的是一樣的翻譯 
林書煒:哦~ 
 
 
 
阿龔:然後這群鳥是黃頭鷺。 
林書煒:哦~ 
阿龔:對啊,那加上聊天可能就八小時囉。 
 
 
阿龔:所以,華頓翻譯公司想我應當本身的… 
阿龔:可是我這把琴很年青,就是…這把琴才幾年罷了,才四年而已。 
 
阿龔:那是一個改編自…也是從蘇打綠的概念去動身的一章協奏曲。 
 
 
林書煒:看起來就感覺… 
(臉書專頁直播結束) 
 
阿龔:對,就會…他們…。 
 
 
阿龔:會有一個職業的症狀翻譯 
播歌:蘇打綠《你在懊惱什麼》〈若是固結就是愛〉 
該廣播節目主持人:林書煒 
 
林書煒:神秘觀眾。 
阿龔:哦,今天怎麼都是我的作品啊?(笑) 
 
阿龔:馨儀最近就是跟我一路來舉行這個音樂會翻譯 
 
阿龔:嗯翻譯 
 
 
 
 
阿龔:小威阿誰很像賣器械。 
 
林書煒:對翻譯 
 
 
 
林書煒:那你為什麼不想吹Tuba(低音號)? 
 
 
林書煒:脖子也很痠如許子。 
阿龔:對。 
林書煒:嗯翻譯 
 
 
林書煒:哦~ 
林書煒:對,所以,你也算是就是…可以率領著全部蘇打綠裡頭的每個人更快進入誰人古典樂的世界裡頭翻譯 
 
阿龔:那在這個之前呢,我還有做過一個就是另外一個鋼…,測驗考試啦,也是同樣的概念。 
 
林書煒:那有聽眾同夥覺得說那個寶貝啊,你的誰人中提琴可以介紹一下,因為華頓翻譯公司們知道提琴它就是仿佛…,良多樂器它的價錢就是差很遠很遠很遠翻譯 
阿龔:我感覺有時刻可能它動輒…好比說一個古典作品可能動輒會是十到三十分鐘的作品。 
 
阿龔:所以,曾經也是有改編過聖桑這個鋼琴協奏曲翻譯 
 
 
阿龔:它是新的一個製琴人做的翻譯 
林書煒:那觀眾會被cue上去嗎? 
阿龔:所以,固然也可能需要一個停歇的感受翻譯 
 
阿龔:車子會折價,提琴不會折售。 
 
阿龔:來提高它的…,就像車子一樣。 
 
林書煒:那… 
林書煒:(笑) 
 
林書煒:嗯。 
 
阿龔:就是…心裡面在舞蹈,然後但彈出來是古典音樂的那種感覺。 
林書煒:這個創作音樂會裡頭哦,有良多的亮點,對不對? 
林書煒:是哦翻譯 
林書煒:太棒了翻譯那我們的誰人粉絲團在直播,那各人有什麼要求嗎? 
林書煒:嗯。 
 
阿龔:他就滿著名的,我就能夠看到他演奏的一些…,他來台灣,華頓翻譯公司們就會去看。 
林書煒:所以,你也知道目前聽眾他想要的是什麼。 
 
 
廣播頻道、節目名稱與頻率/節目名稱:POP Radio/POP最正點/FM 91.7 
林書煒:哦~ 
 
林書煒:然後,你會把誰人翻譯公司們蘇打綠一些非常經典的曲子,做一些調劑? 
 
 
 
 
 
 
阿龔:然後就想說:『那這個時候點,應當就是華頓翻譯公司來、重新來做華頓翻譯公司小我音樂會的時刻了。』 
 
 
 
 
 
 
 
林書煒:諧音。 
 
 
阿龔:然後,都會把班上的女同窗跟他配對說:『妳跟他很配。』(笑) 
 
 
 
 
 
 
阿龔:所以,在那個演奏會上面,同時就會有如許的伴奏,和影象,然後再加上華頓翻譯公司彈奏鋼琴的同時,現場顯現給人人翻譯 
 
 
 
 
 
林書煒:嗯翻譯 
  
林書煒:這很酷耶。 
 
阿龔:對,固然照舊會有一些古典重奏上面的表演翻譯 
  
 
阿龔:那這個風物是拍攝自嘉義的梅山鄉,然後這是一個山谷間,然後有一群鳥飛過去。 
林書煒:哦~ 
阿龔:阿誰…那個作曲家。 
 
 
 
阿龔:好久良久之前我就入手下手為華頓翻譯公司本身的中提琴寫風行音樂,然後後來有增添到一些…好比說,像是《翻譯公司在懊惱什麼》裡面就有很那種弦樂四重奏、許多弦樂的部分,所以在這麼多寫譜的經驗下來,我覺得蘇打綠也讓我進修到許多,所以帶著這些成…應該說成果吧。 
阿龔:因為我媽以前有學過鋼琴,然後她…所以她就會…叫我去彈鋼琴,然後我可能也是有點被動地去彈,但…就是…就如許默默地彈這個樂器翻譯 
 
 
 
阿龔:對啊,固然一最先入門的時刻,可能會讓許多人覺得它仍是一個滿難接觸的器材,因為好比說弦樂器翻譯公司可能就要從很小就最先學,在長大以後,可能就比力難上手翻譯 
阿龔:去接觸到,那我感覺其實良多人都說:『華頓翻譯公司聽不懂古典音樂』、『華頓翻譯公司聽不懂音樂』翻譯 
 
 
阿龔:是下個月,也就是(2018年)3月14、15號,在台北市的中山堂,然後有兩場,叫做《預期將來》的音樂會翻譯 
阿龔:然則,又不克不及劃定大家說,你就是坐在這邊三十分鐘。 
 
 
阿龔:我看阿福最近也超等忙的翻譯 
阿龔:是啊、是啊,但是不幫他推銷,下次他本身來推銷。 
 
 
林書煒:嗯翻譯 
 
 
阿龔:對對對對對,固然也要有調養好,才會愈來愈貴。 
阿龔:其實也滿好的。 
林書煒:好,那阿龔你的音樂會是什麼時刻? 
 
阿龔:然後唱完,就進入國度音樂廳,然後就團休了這樣。 
阿龔:對,但是縮短它的前提就是『又不克不及改變它原本的樣貌』嘛。 
 
阿龔:對耶,對,可是其實後來上學之後,就比較沒那麼的多時間,就只有晚上。 
 
 
 
 
林書煒:嗯。喬一下,對差池。 
林書煒:〈萬鷺朝鳳〉? 
 
林書煒:因為其實沒有設施很長,對差錯? 
林書煒:ok,『當天會有神秘嘉賓嗎?』哦,華頓翻譯公司們有聽眾朋侪在問翻譯 
林書煒:『請問翻譯公司是否是會作曲?』(笑) 
阿龔:對,聖桑就是做那個天鵝湖的。 
 
 
 
 
 
林書煒:是翻譯 
阿龔:(更正)感受,想要在這個音樂會上面,同時帶給人人。 
阿龔:對,不會有什麼『聽不懂音樂』的狀況。 
 
林書煒:哦~ 
 
 
阿龔:對,查抄一下,然後他就問華頓翻譯公司說:『為什麼小提琴跟中提琴會是如許的姿式?從來都沒有改變過嗎?』,然後我也答不上來,因為從小就是接受到如許的吹奏體式格局,也曆來沒有人說這個是欠好,對人體不好的翻譯 
 
林書煒:那它們到底貴,是貴在哪裡啊?因為我女兒學長笛,華頓翻譯公司知道它的材質會… 阿龔:我感覺好像都是材質,對對對。 
 
 
 
林書煒:他感覺你很利害。 
阿龔:批示先生…#(10點44分44秒)。 
 
 
 
林書煒:是。 
林書煒:(笑)Tuba(低音號)更少人吹啊。 
阿龔:剛剛講的都是古典作曲家。 
阿龔:長短常不契合人體工學的。 
阿龔:嗯。 
阿龔:對,那這首出格的地方,在於這個鋼琴曲呢,它其實偷偷地接了分歧的蘇打綠的歌曲在裡面,它並非一個完全的〈遲到千年〉哦,然後它是一個…翻譯 
 
 
林書煒:哇~ 
 
 
 
 
林書煒:嗯,所以這一次從那個阿龔他的創作音樂會傍邊,華頓翻譯公司們可以看到很多阿龔他等於就是…,你幾歲開始學古典音樂啊? 
阿龔:表演同時,對對對,會配合視覺的影象。 
 
阿龔:在台北市的中山堂。 
 
林書煒:哇~好棒哦,很好聽耶。 
 
阿龔:謝謝。 
阿龔:對,可是我沒有…華頓翻譯公司沒有哭著練過琴,平常哭是因為彈欠好,對啊,我之前不會…翻譯 
 
林書煒:為了翻譯公司的執著,但有一些學古典音樂的,要跨到風行樂,他其實會有障礙耶,你會嗎? 
阿龔:但我感覺假如以後可以或許同時進行,是最好的。 
 
 
 
 
林書煒:嗯。 
 
阿龔:對啊,其實華頓翻譯公司…也不只是想要把古典音樂強硬地來讓大家聆聽啦。 
 
 
阿龔:那可能就是因為這個『很小就要最先學』這個觀念吧,讓大家感覺它有點難… 
 
阿龔:(笑)那當然是先留給電台翻譯 
 
林書煒:嗯。 
阿龔:(笑) 
阿龔:是的,這個音樂會呢,名稱叫做《預期將來》。 
 
林書煒:嗯,那…翻譯 
 
林書煒:因為古典音樂都不太講話啊。 
 
阿龔:然後在這個音樂會上面顯示出來。 
阿龔:來做為一個電氣協奏曲的概念。 
林書煒:嗯,好,接下來兩小時鎖定光芹姊的《POP 搶先爆》翻譯掰~ 
 
 
林書煒:是。 
 
林書煒:哇~ 
阿龔:那包孕我的鋼琴獨奏的部門,其實我本身獨奏,有一些改編曲固然它是用很風行的手法來改編,然則也到場了良多古典音樂的片段在這裡面翻譯 
 
 
阿龔:然後,華頓翻譯公司覺得好可惜,華頓翻譯公司心裡面出現了很多音樂的感受翻譯 
阿龔:這也是我這麼多年來,一向很想做的事情,所以固然在休團以後,也感覺也應當要再繼續鍛鍊華頓翻譯公司自己的狀況之下翻譯 
 
林書煒:嗯。 
 
阿龔:對,去年休團以後呢,就是好好地玩了電動以後。 
阿龔:因為大家都知道阿誰夾琴,還有拿阿誰弓。 
 
林書煒:對。 
 
 
林書煒:這算是你們的一個…resume#(-00:09:35)profile的一種嗎? 
 
  
 
阿龔:對啊,所以像此刻人人聽到的這個音樂,也會在音樂會上面就是吹奏翻譯 
阿龔:本身滿想要有一些…,因為我良久沒有購買新的中提琴。 
 
阿龔:(笑)對啊,所以沒有(10點44分51秒-52秒) 
 
 
林書煒:嗯。 
阿龔:然後,他覺得中提琴好像…就長短常少…聽到有人在學,他就讓華頓翻譯公司挑了這個副修。 
林書煒:對翻譯 
 
阿龔:然後,曾我覺得鋼琴協奏曲也是一個很龐大,就是好比說它就是一個很…很冗雜的一個古典作品。 
阿龔:可是,聽到的伴奏呢,卻是華頓翻譯公司重新改編過的,有點類似電輔音樂的伴奏。 
林書煒:對啊翻譯 
阿龔:我們小時辰念音樂班的時辰,其實他年數跟我仿佛是一樣大。 
 
 
阿龔:然後,在《冬 未了》裡面就是一次地把它頒發翻譯 
阿龔:然後,它可能代表了華頓翻譯公司之前學古典音樂,以及我後來接觸到風行音樂的一些感觸。 
林書煒:不是很blue的感覺,它是很shine的感受耶。 
阿龔:例如就小提琴。 
阿龔:叫他再來。 
  
阿龔:那這個系列它有一個名稱,叫做《夏令音》,對,就是夏令、夏日的時辰才推出的音樂,然後Summer Inn,然後客歲就是很起勁地彈了六首,之一呢就是目下當今翻譯公司聽到的這個〈遲到千日〉,那它是改編自蘇打綠的〈遲到千年〉這首作品。 
 
 
 
 
 
 
 
阿龔:因為我想我應當最多彈個…一個半小時,體力就會透支了吧? 
林書煒:但是也不排擠,就對了? 
阿龔:所以,有些人可能就很難把它好好地重頭聽到尾。 
林書煒:嗯,提琴只會越來越貴。 
林書煒:哇,好棒哦,可以在現場這樣子的一個感受力,你絕對會從頭至尾非常屏氣凝神地聆聽,因為有些人吼,就覺得古典樂有一些距離,然後就說…,你知道我有時辰有些票,我要邀我伴侶去看,他說:『你感覺華頓翻譯公司會在裡面閃神或失神嗎?』,我說:『不會。』 
 
 
林書煒:對翻譯 
 
林書煒:真的是天天都要規律地練? 
阿龔:對,Oboe,然後別的一個就是中提琴。 
 
 
阿龔:她的想像,嗯嗯嗯。 
林書煒:哇~ 
 
 
阿龔:他也不是默默地…就是忽然就唱那麼好,他也有在做…就是跑步的訓練。 
 
阿龔:第一次去…,就是《冬 未了》這張專輯首度開始開工,然後去了阿誰歐洲錄音的時辰,然後錄完第一個回合,然後批示就來問我說:『你有沒有學過作曲?』,那我想華頓翻譯公司剛剛講過,我是主修鋼琴、副修中提琴嘛,其實華頓翻譯公司是沒有學過作曲的,然後大部份都是…多是我凝聽良多人的作品,然後有時刻我會…算是摹仿吧,那摹仿… 
阿龔:對翻譯 
林書煒:對,可以嗎? 
 
播歌:蘇打綠《冬 未了》〈我們不懂〉 
 
 
林書煒:嗯翻譯 
 
林書煒:哦唷翻譯 
阿龔:然後,華頓翻譯公司有好好地玩了電動(笑) 
 
 
 
林書煒:我看一下啊,好,來看看有什麼要求,許多人在那處按讚,『神秘佳賓蝦密郎?』、『被電台的音樂給吸引進來了』翻譯好,那…誰人…三月14、15嘛吼? 
 
林書煒:如許也、也不是那種很是正式古典樂的表演的這類方式,它會連系一點像你們演唱會的那種視覺。 
林書煒:嗯翻譯 
阿龔:可是,我覺得目下當今…我感覺這個休團,其實實際上的意義,彷佛就是老闆讓我們去… 
 
林書煒:我發現他們都還要本身紀律地去活動耶。 
 
阿龔:對,然後這把琴其時… 
 
阿龔:摹仿那些人來寫作,對,然後在蘇打綠的過程傍邊,其實華頓翻譯公司也不是這次才突然寫這些器材。 
林書煒:並且他都來問你說… 
 
阿龔:我之前因為沒學到雙鐄管,太大,太、太…我感覺… 
 
阿龔:然後,華頓翻譯公司有時辰真的很想要把這一些作品就是呈…,華頓翻譯公司本身彈給大師聽。 
阿龔:我不像青峰那麼利害,可以唱五小時翻譯 
阿龔:對,那大部門就是我的鋼琴獨奏。 
阿龔:對對對。 
林書煒:不克不及錯過哦!咦,我適才跟阿龔說,我發現你們蘇打綠每個人都很會講話耶,青峰雖然是也比較省話一點,可是我發現翻譯公司們的團員也很利害耶,你看阿龔那麼會講,上次小威來講他的攝影,也超會講,感受我們都沒門徑進告白。 
林書煒:當然啊~翻譯公司來到我們現場,我們要找阿龔作詞作曲的啊翻譯我們來聽聽看哦。 
林書煒:哇~ 
林書煒:非常的嗎? 
阿龔:我感覺華頓翻譯公司之前碰到的障礙,就是華頓翻譯公司沒設施同時統籌這兩種音樂,所以在我念研究所的時辰,我就到場了蘇打綠翻譯 
阿龔:到『兩廳院』的售票網上面購買,然後就直接搜索《預期將來》,或是我的本名龔鈺祺。 
林書煒:哇嗚~ 
 
 
 
 
阿龔:然則,牠們不會瞬間就消逝,牠們會在山谷間盤旋翻譯 
阿龔:可是,對華頓翻譯公司來說,其實你只要泛泛啊,你會感覺一個音樂好聽,然後那音樂可能讓翻譯公司可以舒適地睡覺,或是有時候可能讓你感覺:『啊…刺耳得睡不著』 
 
 
林書煒:對。 
 
阿龔:對,我其實我會每個曲子…。 
 
 
阿龔:那這個是我會在音樂會上面,就是全新發表的。 
林書煒:嗯。 
 
 
阿龔:叫做〈萬鷺朝鳳〉。 
 
 
林書煒:是。 
阿龔:然後,華頓翻譯公司會古典音樂的時辰呢,我就讓這些音樂在…可以或許在現場用古典音樂來跟大師一起分享我所經歷、我所學習過的這些感受。 
林書煒:哦~ 
阿龔:對,而且它原本就是一個滿動感的,它原本就是是管弦樂團伴奏,然後我把它改成有點像…就是電子、電氣那種的,那這鋼琴是我自己彈的翻譯 
 
 
 
林書煒:嗯。 
阿龔:(笑)跟著… 
阿龔:重量。 
林書煒:是。 
林書煒:嗯? 
 
 
 
阿龔:對,有些小孩…應該說有些學生比較難通過誰人無聊的練琴,對。 
 
 
 
阿龔:就是木頭吧,其實我也沒有那麼研究翻譯 
 
 
  
阿龔:所以,小時辰念音樂班的時辰,就有傳聞他了翻譯 
 
林書煒:耶~阿龔、龔鈺祺在華頓翻譯公司們現場,即將有《預期將來》龔鈺祺的創作音樂會,(2018年)3月14、15號,再來跟大師分享一遍翻譯 
阿龔:來來來,來者不拒。 
 
林書煒:先有一個預習,然後有個準備。 
 
阿龔:拉提琴…我感覺我彈鋼琴還是比力多啦,華頓翻譯公司自己感覺是拉提琴很痠,手、手很痠。 
 
阿龔:對,那除了古典的樂曲以外呢,另外一方面就是代表著我們的一些成長進程,那不過乎就是蘇打綠嘛,那在這個兩年前,我們…,已經兩年了,就華頓翻譯公司們做了一個…,在休團之前,我們做了一個回首式的演唱會,然後算是小小的巡迴,然後把我們自己專輯從第一張,唱到最後一張。 
阿龔:好。 
 
 
 
 
 
 
 
 
 
 
 
阿龔:協奏曲,然後這是一個聖桑的鋼琴協奏曲,然後華頓翻譯公司把它改編成一個有點電氣的感覺,在這個鋼琴協奏曲裡面的第三樂章呢,其實它的長度有點像流行歌曲一樣,5、六分鐘罷了,那可以聽到這個後臺音樂呢,就是有一點像是動感舞曲的那種感受。 
 
林書煒:嗯。 
 
阿龔:然後,到了長大之後,要更懂得放鬆。 
林書煒:是、是、是。那翻譯公司這樣子從小學音樂,是…是你爸媽,從小就發現你有音樂上面的一些天禀嗎?仍是就是感覺學音樂就是一個必備? 
 
 
 
 
林書煒:對啊,青峰可以唱五小時。其實真的彈奏跟拉提琴很辛苦耶。 
林書煒:嗯,所以大家可以從阿龔的音樂會當中,看到古典跟風行音樂的連系翻譯 
 
林書煒:好,中提琴吹奏。 
 
林書煒:對。 
 

文章標籤
蘇打綠 冬 未了 阿龔 林暐哲 德國 Bernd Ruf 印炎天 預期將來 龔鈺祺
 
林書煒:對。 
 
 
阿龔:我會讓人人不會是一個生疏的古典阿龔,就是還是一個來自蘇打綠樂團的鍵盤手阿龔。 
林書煒:對,前一陣子就如許,那今天還好,略微放晴一點點。 
 
 
 
 
 
阿龔:因為除古典音樂比較難上手以外。 
 
阿龔:它就是有點代表華頓翻譯公司的曩昔,和我的將來,那其中呢除我的古典音樂的歷程來顯現以外呢,也有很多因為蘇打綠,而帶來的一些感觸和一些心得出現出來。那這個舞台呢,也會分歧於一般的古典音樂會,會有燈光和影象的展現,所以,這麼多元,然後這麼出色的古典音樂會,其實是…不能錯過。 
 
林書煒:內斂式翻譯 
 
 
阿龔:這樣講,對嗎?(笑) 
林書煒:翻譯公司們真的很利害耶,各有各的長才,太厲害了,好啦,那華頓翻譯公司們就直播先到這邊,等一下我們節目還要進行啊。 
阿龔:對翻譯 
林書煒:是,所以在蘇打綠裡頭,其實華頓翻譯公司們也常常聽到翻譯公司們跟古典樂的連系。 
林書煒:你好,3月14號、15號在(台北市)中山堂有一場龔鈺祺的創作音樂會翻譯 
 
 
 
 
林書煒:(笑) 
 
林書煒:可是提琴的材質… 
 
林書煒:哦~ 
阿龔:對,因為搞欠好我本身都不會發現他們,對啊,因為我感覺我的這個音樂會上面,有一些古典音樂會可能是…就是對照…嗯…就是很正式的音樂會,然後,我也能夠看到觀眾。 
阿龔:有時候我感覺就是陪同吧,就是在這段時間傍邊,如果音樂是一個陪同的話,那我會的是樂器,所以我就用鋼琴跟中提琴,來跟各人一路陪同這三年翻譯 
林書煒:也滿好的,嗯,都可以看到你們,人人都感覺滿好的,很好,今天會見到的是阿龔、龔鈺祺,即將在3月14號、15號,(台北市)中山堂的《預期將來》龔鈺祺創作音樂會。還有…還有票,趕忙去買哦~ 
 
 
林書煒:然後,常人就是認識阿龔,就知道:『哇,蘇打綠很利害的keyboard手,然後作詞作曲』,可是對於本身要…,翻譯公司這算是初次本身的音樂會嗎? 
阿龔:對對對,華頓翻譯公司覺得彈鋼琴…因為彈鋼琴究竟彈對照久,並且後來…其實因為副修,所以比較沒有…沒有經由那麼多#測驗(-00:13:51)翻譯 
林書煒:然則,翻譯公司們到時辰又…又…要入手下手忙的時辰翻譯 
 
 
 
林書煒:這個是賞識吧。 
 
 
 
阿龔:因為以前就是都常常在做蘇打綠的作品,可能對照少顧及自己的創作。 
 
 
阿龔:不會不想練琴翻譯 
 
林書煒:是哦? 
林書煒:是的,祝願阿龔~ 
林書煒:它的音域嗎? 
阿龔:對,等於說馨儀幫我做一些對照行政方面的工作,因為我小我就是只會演奏,其他都不會,所以仍是需要一些專業的人士,來幫我放置這個音樂會的一些細節。 
阿龔:等於說,後來也都跟本身的樂團這麼多年的嘗試。 
阿龔:哈囉~我是阿龔。 
 
 
林書煒:本來,好,那阿龔,還要來跟我們吹奏這一曲,叫做什麼啊? 
林書煒:會嗎? 
 
 
 
阿龔:就能夠搜索到囉翻譯 
林書煒:嗯嗯。 
林書煒:對翻譯 
 
 
阿龔:因為繼上次,已是良久之前…就是拉的一把小…小時候拉的琴。 
林書煒:《預期將來》龔鈺祺的創作音樂會。 
阿龔:對啊,可是Tuba(低音號)、Tuba(低音號)也是需要很大的肺活量,然後,每每其實也是需要很大的氣力,否則樂器都抱不動翻譯 
 
林書煒:(2018/02/23 AM)10點26分,接待回到《POP最正點》。華頓翻譯公司們今天現場訪問到的是蘇打綠的阿龔,龔鈺祺。 
 
 
阿龔:對啊,然後可能我們…我們也做了良多測驗考試嘛。 
 
阿龔:對。 
 
林書煒:對啊。 
 
(只剩廣播,非臉書直播影片) 
阿龔:掰掰~ 
林書煒:嗯。 
阿龔:對對對對對,有滿多的同窗…。 
 
(告白回來) 
 
林書煒:嗯~ 
 
 
 
阿龔:因為這是一個古典音樂家嘛。 
林書煒:對。 
 
 
林書煒:真的嗎? 
 
林書煒:是哦? 
 
阿龔:之前會,後來就習慣,就沒有了。 
 
 
 
 
林書煒:是翻譯 
 
阿龔:然後,華頓翻譯公司感覺這個畫面實在太美了。 
林書煒:所以,到阿誰(2018年)三月14、15號,到中山堂去,去賞識阿龔的創作音樂會。 
 
林書煒:好,祝願阿龔這一次的音樂會哦,美滿成功。 
 
阿龔:所以就想說,外面下著雨,然後同時又感覺表情若是欠好的話,彷佛也不是那麼准確的選擇翻譯 
阿龔:謝謝~ 
 
 
阿龔:對照封閉一點吧,我很喜歡把練琴看成一種運動,其實我不喜歡出去打球什麼翻譯 
 
 
阿龔:那只是水平的分歧,可是華頓翻譯公司感覺我希望…就是在人人對音樂有配合的一些共識之下。 
 
 
林書煒:也是阿龔的作詞作曲。 
阿龔:在兩廳院的售票系統。 
阿龔:對,所以,我的琴還可以在誰人人的Facebook上看到。 
 
 
 
林書煒:對。 
林書煒:嗯?是嗎?(笑) 
林書煒:又沒時間。 
 
 
 
阿龔:嗯嗯嗯翻譯 
林書煒:嗯翻譯 
 
林書煒:華頓翻譯公司知道依依不捨,哭了。 
 
 
阿龔:(笑)但其他演奏樂器的時辰,我覺得華頓翻譯公司應該還是算比力文靜一點點吧翻譯(笑) 
林書煒:對。 
 
 
 
[-00:23:24~-00:20:31]阿龔在廣播節目 現場吹奏〈台北的天氣很爛〉 
 
 
阿龔:可是,華頓翻譯公司爸就想說:『來學一個冷門的樂器好了』,然後當時他又…發現有兩個樂器很少,一個是雙簧管。 
林書煒:對啊,我看翻譯公司們阿福,然後之前誰人小威也有來華頓翻譯公司們的節目分享他的攝影展嘛。 
林書煒:也是最好。 
 
阿龔:後來剛好也有在蘇打綠裡面,有一些編寫管弦樂譜的機會翻譯 
林書煒:就滿可笑的。 
阿龔:嗯。 
阿龔:那因為這個…這個算是…因為有一些人…有一些琴的貴,多是…它們是好幾百年的琴。 
阿龔:這個也是我的中提琴的創作翻譯 
林書煒:嗯。 
阿龔:對。 
阿龔:對,然後我們會在舞台上面,就是會有燈光跟LED的背板的設計,所以在…。 
阿龔:對,但人人不會感覺我很陌生,固然還是會看到一個他們很熟悉的人在台上表演,然後也帶給人人一些雷同陪伴的感觸感染,來渡過這一段休團的光陰。 
 
林書煒:哦~ 
阿龔:可以、可以,對。 
林書煒:各人聽到的是蘇打綠的阿龔、龔鈺祺,他行將在三月14號、15號,在(台北市)中山堂舉辦的《預期未來》,龔鈺祺的創作音樂會翻譯鋼琴、中提琴,翻譯公司會看到龔鈺祺他的音樂創作能量,太好聽啦。 
 
 
阿龔:那這首曲子叫做〈台北的氣候很爛〉(笑) 
 
林書煒:所以,她幫你分享、一路舉辦這個音樂會。 
 
林書煒:那你的演繹在鋼琴上面,你是屬於那種動作派?照舊屬於那種…因為分歧流派,有的很優雅,那你知道朗朗那一種,就是整個仿佛要跳起來的感覺。 
 
 
 
 
 
林書煒:哎呀,翻譯公司們怎麼都這麼忙啊,蘇打綠客歲(2017)一月(1月1日)最後一場演出以後,感受這一年以來,你們每個人都不得閒耶。 
 
 
林書煒:是。 
 
阿龔:我感覺似乎就是一個挑戰。 
 
 
阿龔:就是左手啦,按弦跟彈豎琴你知道… 
 
 
林書煒:哦~ 
 
阿龔:嗯,讓我喬一下。 
阿龔:嗯…不克不及打擾他。 
 
 
 
 
 
林書煒:嗯。 
林書煒:然後她一看到豎笛就說:『這個不是章魚哥吹的嗎?』 
阿龔:動作派,對對對,那我感覺我應該是比力…比較…我只有在那個蘇打綠表演上面,跳舞的時刻比較瘋狂一點。 
 
 
 
林書煒:哦~ 
 
林書煒:對。 
 
林書煒:還是以你為主,當然,你是主角翻譯 
 
 
阿龔:雖然學提琴其實也是一個滿帥的工作,可是,我記得在…學的前半年的時辰,都是有點肌肉痠痛,非常肌肉痠痛。 
 
 
阿龔:對,華頓翻譯公司感覺它就是一個讓熟悉我們的歌迷的一個… 
阿龔:但它聽起來,其實是滿輕鬆的,所以也很合適在晴天氣的時辰聆聽翻譯 
 
林書煒:嗯嗯嗯。 
 
 
 
 
阿龔:(笑) 
 


本篇文章引用自此: http://peifen1011.pixnet.net/blog/post/462427052-%E3%80%90%E5%BB%A3%E6%92%AD%E7%AF%80%E7%9B%AE%E9%80有關各國語文翻譯公證的問題歡迎諮詢華頓翻譯公司02-77260932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