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150114我們所需要的助緣

        傍晚睡了兩個多小時,由於不在平日應該睡覺的時刻埋首大睡,睡到後來,頭卻越睡越沉,很不舒服。躺在床上不斷催自己起床幹活吧,心理喊話了將近五分鐘左右,我終究還是起床,並隨手翻了篇張鳴著作《歷史的壞脾氣》中為污名化的軍閥翻案的文章來看,看著看著突生感懷,覺得翻案需要夠開放的歷史解釋眼光以及足夠的對證資料。

近來得一好書,國內治思想史的知名學者陳弱水先生的父親陳慧劍居士所著《杜魚庵學佛荒史》,以前在專門販售佛教書籍的店面閒讀即翻過該書,回憶當時候的閱讀經驗,直覺此書大概只是個學佛者的心路歷程簡述、書信錄、日記、年譜總集而已,沒什麼特出的觀點可以需要被我參閱或是獲得啟示,此外,對於台灣佛教知識傳播狀態以及學佛生態的人際網絡理解程度不高的我而言,依靠個人有限的閱讀史來尋梭,膚淺如我似乎只能將陳慧劍居士認定為一位佛教文學創作者。

事實上,我是打心底欣賞陳慧劍的文采,尤其他那本《弘一大師大師傳》,至今想來,仍是我看過最好看的佛教人物傳記。猶記得由已逝的女作家三毛早期的文稿所集結而成的書籍《雨季不再來》出版自序裡頭,三毛即曾以「在他的時代」這種文學史的背景座標,告白自己受此書影響甚深,並且有「啟示」也有「嚮往」。

此外,關於陳慧劍居士的寫作影響力,有件事倒是可以提一提,在台灣許多人大略都知道一些證嚴法師與慈濟功德會的事蹟,但是大家可能不是很清楚,關於證嚴法師和慈濟功德會諸多善行的宣傳,某部分實得力於陳慧劍居士過去寫的一篇名為「證嚴法師的慈濟世界」的文章。那篇文章原先刊載在一九八二年一月於「天華」雜誌,並採取分期連載的方式呈現全文,沒想到文章刊出,索閱者眾,甚至還被人「影印傳閱」,以至於後來有在花蓮經營印刷廠的一位嚴女士,助印此文贈閱大眾,目的「為使慈濟義舉,能夠得到更多人士參與」,意圖透過此文增加慈濟的影響力。檢閱此一出版閱讀歷程,並對照陳慧劍在《杜魚庵學佛荒史》的「杜魚庵荒史紀年」,只見一九八一年十一月一日一條有提到,他以三期連載「證嚴法師的慈濟世界」,後來全文由慈濟基金會「要求」集印成冊,印行數十萬冊,傳播慈濟訊息。可見慈濟方面是嗅出陳慧劍居士這篇文章的宣傳作用了,更重要的是,陳慧劍居士似乎也不反對他們慈濟方面這麼做。

細讀這文章可以發現,作者把證嚴法師以及慈濟的義舉彰顯的非常動人,以一場造訪花蓮慈濟功德會的遊歷經驗開頭,點滴帶出證嚴法師的悲願,並以證嚴法師為全文敘述主軸,然後再轉折講述慈濟功德會的緣起、發展以及未來願景。   

值得注意的是,文章後來被獨立出來傳佈,再版過程作者也順隨著慈濟的發展而添加一些新的內容,相較於先前的感性抒發,新添加的部分就有點像在條列善行,補述的內容制式許多。推斷起來,這可能是作者的書寫策略,也反映出他個人為了慈濟的茁壯,下筆必須考慮做人道理,既不能得罪人,也不可以忘記褒揚有功者,有所謂「際此慈濟大業興展之時,人力物力資源,尤待充分增援」,由此可見,他是很明白慈濟功德事業的資源取之於大眾,所以必須小心書寫,拿捏分寸,少得罪人為妙,並在時間、人物上面盡量具體紀錄,積極要把慈濟大業具體公諸於世才是。

此外,「證嚴法師的慈濟世界」文中提到籌建慈濟醫院的始末,勸募籌款過程有些神秘細節沒有交代,例如,透過《杜魚庵學佛荒史》中「杜魚庵師友書信集註〔下〕在家師友」所收錄的作家馮馮來信內容可以得知,馮馮居然為了為慈濟要在花蓮蓋醫院需款孔急,於是提供「天眼」協助需要者,每人供美金一百元,最後得四十餘萬台幣,悉捐慈濟功德會。關於「天眼通」服務,馮馮自云,「此乃權宜方便之作為,不應常做的」,陳慧劍在該信的註釋裡頭則提到,馮馮這麼做真正是「無相的服務」,受益者真應該「飲水思源」才是!

真是神奇,果然小歷史比大歷史有趣多了,一天愉快。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