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272031竹姬 第四章 上路

在長久的辯論戰下得出共識。莎莉茵露出滿意的笑容,帶著明爾和夏遠嵐喬裝一下後,一行人便藏頭露尾的上路了。

「首先,我們要探聽情報,其次是找到二皇子,再來,想辦法攻進皇宮洗清你的污名,接著真的攻進皇宮洗清你的污名。沒了。」進入人群聚集處前,莎莉茵一面扳著手指數著,一面向夏遠嵐進行計畫說明,只是過程似乎簡短到有點讓人無言,偏偏莎莉茵的神情很認真,夏遠嵐也不知道要怎麼糾正。

為何碰上這孩子後他就開始常有無奈的感覺?

沒有理會夏遠嵐一臉糾結的複雜神情,莎莉茵停下腳步,小巧的臉蛋上帶著少見的嚴肅:「我們接下來的行動涉及耀日皇室的權力鬥爭,上官家族的野心跟手段都不簡單,因此我們一定要小心謹慎,尤其是夏遠嵐大哥,等會兒進城你可得注意,別讓人認出來。」

夏遠嵐點頭表示了解,大夥兒便往城內走去。

♬♬♬♬♬♬♬♬♬竹林.jpg - 風景

今天的市場依舊熱鬧,路上的攤販爭奇鬥艷地展示手邊的商品,莎莉茵興奮的東張西望,弄得夏遠嵐有些哭笑不得。

「不是說要小心謹慎嗎?……冬青?」夏遠嵐低低的在莎莉茵耳邊問。

一開始他們討論好了,上官家族的勢力很大,每個城都有其掌握的據點,所以他們決定先改裝、化名,免得事情沒處理好卻先被敵人滅了。而第一個該改名的自然是名字一聽就像外國人的莎莉茵和明爾,莎莉茵化名慕冬青,一名沒落的官家小姐,跟著出門歷練的兄長遊玩。明爾則是兩人的隨行友人,化名松,至於夏遠嵐就是那位歷練中的兄長——慕致遠。

看夏遠嵐那副不習慣的彆扭樣,莎莉茵忍不住笑了出來,輕鬆自在的調侃:「過度的低調反而引人注意,放輕鬆!再怎麼樣也不可能倒楣到遇到敵人或需要在這曝露身份的地步吧?大哥。」

「混漲東西!敬酒不吃吃罰酒是吧?要知道我們少爺可是上官家的!」

話才說完沒多久,前方就出現了他們目前最不想碰見的上官家成員。似乎是上官家族旁係的一個少爺,日前犯錯被禁足數月。好不容易找到機會溜出來,找了平時的豬朋狗友們上館子去玩玩,看見茶館老闆的女兒漂亮就想著要回去當婢女,但人家辛苦養大的寶貝女兒哪可能就這麼送人?何況上官家在人民中的名聲向來不怎麼好,茶館老闆馬上回絕,上官家的少爺惱羞成怒之下便命令僕人砸店,搞的天翻地覆,偏偏上官家族是皇后親族,沒人能惹,大家也敢怒不敢言。

「不會吧?真的給我們撞上了?」莎莉茵目瞪口呆。夏遠嵐則暗暗握緊拳,英俊的面龐神色陰暗。

若不是成為了被追捕的要犯,他絕對不會任人在眼前欺侮老百姓。但現在的他若是出頭,不但幫不了忙,反而會害了別人。因此他只能忍,只能眼睜睜看著,卻什麼都不能做!

明爾皺起英挺的眉,神情不悅的望著鬧事方向,右手握住不知何時出現在腰間的劍,對莎莉茵投以詢問的視線。莎莉茵有些猶豫的看了看夏遠嵐,最後朝明爾微微頷首,隨即向夏遠嵐說:「那邊那個我們處理,大哥你先退開些不要靠近。你知道現在不適合你出面。」

夏遠嵐身子一僵,勉強地點頭,莎莉茵沒有錯過他眼中一瞬及逝的痛楚,她拍了拍夏遠嵐的肩膀,輕柔安慰道:「不是你的問題,別自責了。我們會盡快處理好,只要你的事情解決,他們多少會收斂點。」接著微微一笑,俏皮的只眨眨眼,優雅卻帶著耀眼的自信說:「別擔心!我們就算不是名震天下的強者也不至於會輸給他們!」語畢便隨著明爾往上官少爺那兒走去。

「喂!老頭!少爺要你女兒可是你的榮幸,你居然敢拒絕?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膽是不是?」上官少爺的侍從朝茶館老闆叫囂著,一臉囂張的模樣讓人看了不禁搖頭,這厮平時跟著主人什麼亂七八糟的事都幹過,又最得主人的寵,所以幾乎不把老爺、夫人、少爺、上司外的人放在眼裡,愛逞威風的性格讓他在府中的人緣也不怎麼樣。

「我這女兒生來可不是給人糟蹋的!今天我就是拼了命也不讓你們這堆人渣帶走我女兒!」茶館老闆瞪著眼,一臉堅決。

見茶館老闆不從,侍從冷笑了聲:「好!好!疼女兒是吧?老子就讓你看看惹了上官家有什麼下場!」

說罷,拔刀就往茶館老闆身上砍去,狠毒的勁道驚的旁觀的路人倒抽一口氣。

鏘!

沒有預期的血腥,只剩侍從抱著手哀嚎不斷,眾人頓時嘩然。

「怎麼回事?」

「他怎麼啦?」

「該不會是受傷了?」

「不可能吧?他拿著刀呢!」

「究竟是怎麼啦?」

不顧圍觀人群的討論聲,侍從抱著手,心裡沒了剛剛的猖狂,只剩滿滿的驚恐。

方才要砍那老頭的時候,兩抹銀光突然就橫在自己和老頭中間,速度快的跟閃電似的,他的刀來不及打住就硬生生的撞了上去,誰知這一撞可痛死了他!也不知道那銀光是什麼來頭,一撞就是一陣撕心裂肺的疼從手指往上襲來,弄得他覺得自己的手像要廢了一樣。

「哪個大膽的傢伙對本少爺的侍從出手?給我站出來!」上官少爺一看自己的侍從出事,馬上不高興的罵了起來,倒也不是愛護下人之類的崇高理由,只是原本想叫人砍了那個害自己丟臉的臭老頭,結果人沒砍到,僕人卻被暗算了。更丟臉的是暗算的速度快到無人察覺,弄得他想一逞威風的心思全落了空。

眾人面面相覷,他們連發生什麼事都不曉得,怎麼可能知道是誰幹的?

「這位公子,既然找不出兇手,不如放我們各自回去如何?」一位戴著斗笠的綠衣少女站出來說。

「什麼?放你們回去?」上官公子惡很狠的重複,「想都別想!若是今天沒抓到兇手,本少爺就把在場所有人抓回府裡作奴隸!」

大夥兒聽見上官公子的威脅都嚇出一身冷汗,恐懼地跪地求饒,上官公子見狀露出殘忍的笑容,語氣輕挑地對綠衣少女說:「不過,本少爺也不是沒血沒淚的喪心病狂,要放過諸位也非不可商量,姑娘若代替老闆的女兒侍奉本少爺,本少爺就不和諸位計較如何?」

「多謝公子抬愛,您的心意我無比『感激』,只是小女子身份卑微,服事公子未免有些逾越,還請公子恕小女子拒絕公子一片『美意』。」綠衣少女面無表情的回答,但是仔細一些的人都能感覺到當她講到「感激」和「美意」時的聲調有多恐怖。

上官公子不滿的想出聲斥責,綠衣少女卻不給他機會,用力一躍便衝進上官公子懷內。當然,這不是什麼嬌羞少女宛若餓狼撲向戀人……啊不!是嬌羞少女彷彿飛像百花的彩蝶般鑽進戀人懷裡的溫和美景。實際上,這是所謂你敢惹我我跟你拼了的幹架前奏之撲撲。

綠衣少女踩在上官公子身上,一個手刀往上官公子後頸用力一批,上官版斷線人偶瞬間倒地。

「少爺!」

一群僕從慌忙上前要捉綠衣少女,卻看見斗笠底下的她詭異一笑,纖纖素手一掀就是一把粉灑過來,弄得下人們咳嗽不止,嗆的鼻涕眼淚直流。

「咳!咳咳!你、你們在幹什麼?還、還不快抓住她!」

其中一個下人邊咳邊罵著,抬起頭來卻發現綠衣少女不見了!

「人呢?」

♬♬♬♬♬♬竹林.jpg - 風景

莎莉茵奔跑著,一手拉著明爾,另一手則是拉著剛剛的綠衣少女,一副後面有熊追的模樣沒命狂奔。

「啊啊啊啊啊啊啊!闖大禍了!大家快跑!」

柔順的的頭髮順著迎面而來的氣流狂舞,如果有人仔細看,就能發現這頭長髮的主人步伐雖小,速度卻可比良駒。

終於,三人跑到沒力……因該是領頭的那位力氣用盡了,停下腳步彎腰喘個不停。

「呼~真是累死人了!」莎莉茵呼出一大口氣,累的坐倒在地,「我可不是力量為主的戰士啊!」

夏遠嵐從藏身的廢墟走出來,訝異的看著明顯多出的第三人。

「這位是?」

「耶?你還在啊!太好了!」

「什麼……」他還在?這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我只是有點擔心你趁亂甩開我們而已。」莎莉茵俏皮的吐了吐舌。

夏遠嵐哭笑不得的搖頭,這孩子也挺機靈的,但是她忽略了重要的一點,他們兩個剛剛可是去做那種一看就知道很危險的事,若是他們有什麼萬一,他還得去幫他們,怎麼能走?

回到最初話題,莎莉茵嘿嘿一笑:「我不知道耶!我看她剛剛和我們做了一樣的事情,想說應該能用,然後又覺得她看起來有種熟悉的感覺,就帶過來了!」

「一樣的事情?」

「砍那個僕人和打他的主子啊!」

「  ………。」夏遠嵐完全放棄回應,這對他來說太難了。他真的弄不明白這孩子的表現為何如此不符合她的年齡。攻擊上官家的人對他們來說似乎再普通不過,瞧她語氣自然的像是她只是不小心踩死一隻螞蟻……雖然說那隻不幸的螞蟻來頭也太大了點,更何況明明說要低調的是他們,為什麼聽起來把事情鬧大的好像也是他們呢?

明爾走近夏遠嵐,拍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的的安慰:「習慣就好。在破壞力方面的造詣上,莎莉茵不是最出色。還有更可怕的。」

更可怕的?

眼見話題開始偏離原本的道路,而且似乎是往那些不適合透露的資料前進,莎莉茵連忙將它拉回:「所以說,大姐姐妳是誰?我好像有看過妳又好像沒看過?」

少女輕輕一笑,她笑聲宛若風兒輕拂的銀鈴。

「我們確實見過,不過那也是兩年前的事了。」

語畢便將斗笠拿開,深沈到幾近於黑的墨綠色秀髮隨著帽簷掀開流洩而下,飛揚在柔美白晰的鵝蛋臉邊,閃動於眼簾下的翠綠眸子彷彿上好的橄欖石,流動著青春的氣息。眉宇間自然流露的從容自信更讓她整個人像是散發著光芒。

「我是葉芊竹,好久不見,『青鳥』。」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我的投票機

喜歡小說與動畫。希望能在漫長時光中將心中的故事描繪成形。

關鍵字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