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161722竹姬 第一章 陷害

日出之際,桌上的碧色水晶發出微弱的光芒開始震動,她睡眼惺忪的揉著眼睛,一邊拿起風屬性的魔法晶石輸入魔力。

晶石發出淡淡的綠藍色光芒,隨後一道低沉的男音沙啞而焦急的響起。「七雅,幫我。」

皇甫紫龍?怎麼回事?他通常是不會在這種時間點聯絡她啊?「唔?紫龍?怎麼了?天才剛亮呢。」

「別管那些了!算我求妳,幫我!救救我兒子!」

「你兒子?你兒子怎麼了?啊對了!哪個兒子啊?你兒子蠻多的我不知道你說的是哪個。」

「蕙兒死了,玥現今不知去向,上官家囚禁夏將軍,指控他通敵害死蕙妃與二皇子!玄王領著暗衛不肯去尋他們,我身邊一個能幫忙的也沒有!」

「…………紫龍,你好像在不經意間洩漏了不少皇室秘辛給我,你不會滅口吧?」老師說遇皇室沒好事,尤其是他們與你分享秘密的時候更是大大的沒好事,有50%以上的機率會死掉。

不過以她的程度來說,被紫龍殺死是不太可能發生的狀況。

「樂露愛娜絲‧七雅!」皇甫紫龍的聲音變的更加狂躁,她堅定的相信,若是自己站在他面前,絕對會被他的劍抵住脖子。

幹嘛這麼兇?她又沒惹他,他兒子又不是她搞丟的,他對她吼兒子也不會回到他身邊。

「耀日帝國的政治應該是由皇甫氏處理,什麼時候換成上官家啦?」

皇甫紫龍冷笑一聲,低沉的嗓音如冰凌般嚴寒,「上官氏想奪權早不是近日之事,從父皇那一代便大小動作不斷,現在還把主意打到我和我兒子身上,看來他們的膽子可是愈養愈肥了。」

「………我說親愛的尊帝,你又把這麼多資訊倒給我做什麼?我老師說知道越多死越快吔。」而且什麼叫膽子越養越肥?他為什麼知道上官家的人膽肥不肥?紫龍該不會看過吧?

「就算是我欠你的,求妳,幫我。」皇甫紫龍的聲音充滿疲憊、悲傷。他不能失去他的兒子,他已經失去蕙兒了,無論如何他都要將兒子守住!

沉默了一會兒,在皇甫紫龍幾乎要絕望的時候,樂露愛娜絲溫柔的回答:「好,我知道了,馬上出發。你不要擔心。」

♧♧♧♧♧♧♧♧♧♧♧♧♧♧♧♧♧♧♧♧♧♧竹林.jpg - 風景

正午的街道上行人紛紛,來往的商人、小販叫賣聲不斷,很是熱鬧。由於此時為煦城的商業重季,路上皆看見不少商隊。

「各位!各位!大事!發生大事了啊!」種田的老李慌慌張張的跑進村莊中的一間小茶館內。「夏、夏將軍被上官家囚啦!」

聽見老李的嚷嚷,眾人皆是一臉不敢置信。

上官,耀日中掌握強大勢力的家族之一,因為握有重要商業命脈的關係,他們也是處世最囂張的家族……沒有之一。而且他們的囂張在幾年前上官家主的長女嫁進皇宮成為皇后後更變本加厲,連皇帝都忌憚幾分。

「夏將軍?你是說那個夏遠嵐將軍?為何?」

「李先生該不會聽錯了吧?夏將軍為人正直可是連我們這等小老百姓都知曉。無罪證,上官家無事怎可隨意擒人?」一名書生不可置信道。

「唉呀!我說的確確實實是真話啊!我表妹的丈夫是夏將軍摩下一員小卒,他說幾日前,皇上命夏將軍擔任蕙妃娘娘與二皇子出遊黎露的護衛,結果半途遇襲,蕙妃死於刺客刀下,二皇子失蹤,生死不明。」老李急急的說。

「可這和夏將軍被擒有何關連?」布料店的老何問。

「我也不清楚,只聽說上官家控夏將軍護主不力,似是與刺客串通,所以……」

「這上官家為免欺人太甚!平時仗著身份欺侮我們老百姓也就罷了,現在又無憑無據栽贓,就是皇后親眷也太過份!」幾個年輕人忿忿不平的怒罵。

「小聲點!這權貴相爭之事非我們小小平民能管的,被聽見可不好啊!」

隨著一些老者的喝叱,眾人的討論聲也漸漸轉小,各自散去。但他們卻不知道自己方才的談話已一字不漏的落入他人耳中。

端坐茶館二樓的椅子上,女孩睜開眼,小巧的臉蛋帶著淡淡優雅,流動碧般海深淺的靈活翡翠色眼瞳卻又給人一種女孩其實很活潑的感覺。她笑盈盈的轉頭,偏藍的綠髮隨著這個動作盪出斗蓬的帽子:「看來耀日的皇城那邊出了大事呢!需要通知小樂嗎?明爾。」

坐在她對面的褐髮少年聞言抬首,棕色的眸子炯炯有神,卻又沒有過份的鋒芒畢露。他淡然一笑:「不必了,她這次之所以過來就是為了耀日皇帝的委託,沒有特別通知的必要。」

女孩也笑了:「問題是以小樂撞上突發任務的機率來看,到最後叫我們支援的可能性其實蠻大的呢!何況希藍維斯不在,天曉得她會不會闖禍?我們需要和她會合嗎?」

明爾深深的嘆了一口氣,滿臉無奈的說:「雖然這次輪到我們放假,但畢竟小樂是我們的領導,所以支援是必要的,莎莉茵。」

莎莉茵輕巧的跳下椅子,精緻的臉蛋上帶著一絲惋惜:「唉呀呀!難得的假日啊,真可惜。」嘴上這麼講,但她的步伐卻沒有絲毫停頓。

明爾跟在她的身測,嘴角微勾:「別忘了我們還在歷練中,能多累積經驗自然是好的。」

莎莉茵調侃般的回:「這種話通常是亞夜在說的,明爾你可別學起來,小樂會不敢找你蹺班的。團裡多個二號亞夜太可怕啦!要不要考慮多學學拉菲奇呢?」

雖然說在團隊中,明爾與亞夜的個性是比較相向的,可是比起亞夜的嚴肅,明爾的認真倒是沒有那麼冷硬,因此個性奔放的莎莉茵才會成為他的搭檔。

「不行。」明爾果斷拒絕,闖禍這檔事已經有艾薇雅來援助拉菲奇,還附帶腹黑獸王以及唯恐天下不亂的魔族女王,要是他再加進去就太對不起其他伙伴了。他擺出嚴肅的表情,「拉菲奇的善良確實值得學習,但他的衝動個性還有待改進……」

「停停停!」莎莉茵慌張的大叫:「我知道了啦!拜託念了行不行?」她的搭檔什麼都好,就是這種認真個性有點恐怖,完全是白紙上的污點一個。

微微一笑,明爾戲謔的望了她一眼,「隨心飛揚之風最畏懼的即為束縛,而所謂的束縛也包括言語。」要不是知道這點,他也不會和她湊在一起。

「什麼嘛!這也太過份了吧!」莎莉茵委屈的瞪著明爾,「我可是你的搭檔耶。」

寵逆的揉揉她的頭,他笑道:「好好!我懂了,我們出發吧!」

♬♬♬♬♬♬♬♬♬♬♬♬♬♬♬♬♬♬♬♬竹林.jpg - 風景

陰暗的牢房中只有微弱的燭火照明,細小的火光搖盪著,穿過沈重的黑暗和腐敗的血腥味,輕照在被鎖鍊綑綁的男子身上。

男子渾身傷痕累累,一條又一條猙獰的血痕彷彿紋上矯健的身軀,能夠遮蔽的只餘被鮮血染紅的破碎衣衫,看來應該被折磨了好些時日,只見他緊閉著雙目,似乎陷入了昏迷。

「嘖嘖!堂堂將軍夏遠嵐竟然落到此等慘境,真不知那些賤民看了會怎麼想?」充滿諷刺的難聽聲音酸酸的在寂靜中迴響,男子依舊沒有半點動靜,於是難聽的聲音發下命令:「把他弄醒!」

腳步來來回回,一桶冷水被提來,然後狠狠潑下去。

「唔……」

男子眼皮輕顫,又緩緩掀開,宛如祖母綠般美麗驚人的藍綠色眸子流露著茫然,卻又瞬間轉為凌厲,毫無戒備的時刻宛若曇花一現。

「夏將軍終於醒啦?睡了這麼久,實讓在下困擾呢!」難聽的聲音又開始說話:「將軍願意認罪了嗎?」

邊說著,還用力的給夏遠嵐抽了一鞭。

夏遠嵐一咬牙,硬是攔住了即將出口的悶哼,勉強的開口:「在下確實護主不力,但絕非賣主求生的卑鄙之人!」

「你還敢狡辯!」難聽的聲音大喝,又是一鞭甩去。「堂堂一個將軍怎會敵不過幾個小賊人?必定是你通敵叛主,違背陛下的囑託,還不認錯!」

聞言,夏遠嵐像是被激怒似的抬頭,若是他犯下錯誤,自當承擔所有指責與處罰。但污衊他對陛下的忠誠,卻是他萬萬無法接受的。

「在下從未背棄陛下的信任,請大人莫要血口噴人!」

大人搖搖頭,滿臉自以為是的無奈與惋惜,用虛偽到令人噁心的語氣尖聲下令:「唉!夏將軍抵死不認罪,既然如此……來人!拖下去,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去!」

一眾小兵連忙上前將夏遠嵐的鎖解開,在押著他走出牢房,將他帶向一開始就決定好的死亡。

「夏遠嵐啊夏遠嵐,莫怪我等無情,上官家的未來可不能敗在你這小小的將軍身上。」

為了上官家,為了皇后的道路,絕對不能。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我的投票機

喜歡小說與動畫。希望能在漫長時光中將心中的故事描繪成形,把嚴肅的氣氛弄得歡樂無比。

(如果大家可以多留言就更好了。需要靈感和動力來源啊~)

關鍵字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