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4051256筏子溪的生態與污染

◎引言-瓶鼻海豚
筏子溪的生態與污染-文章作者-鍾丁茂教授(筏子溪生態保育行動聯盟/靜宜大學人文科主任)
照片來源-鍾坤井醫師

「我們」的筏子溪?!

引言

整治經費96億元,水利署從93年度起將分五年編列,協助地方好好「整治」台中市的河川『筏子溪』,消息一曝光,台中市許許多多學者專家與環保社團警覺道是需要廣徵民意並且讓民間社團參與筏子溪整治規劃的時候了。


 
如何讓已經被中山高速公路、中彰快速道路及横跨的橋墩,切割的支離破碎的筏子溪;讓工業、家庭污水污染的筏子溪;讓即將被台灣高鐵再次切割的筏子溪,別再因為不當的整治,加速筏子溪的死亡,而是讓後代子孫還可以找到祖先賴以維生的原始、自然的筏子溪。

於是,筏子溪生態保育行動聯盟的誕生了。

於是,有了許多的會議與公聽記者會,即將與筏子溪沿岸社區民眾實際接觸的宣導教育活動。

於是,要讓更多的人知道筏子溪是『我們的筏子溪』,有了這個單元,帶大家認識筏子溪並陸續作相關的報導。

筏子溪的生態與污染

筏子溪是烏溪的支流,發源於台中市西部的大肚台地及台中縣潭子、大雅兩鄉之高地,由台中縣大雅鄉林厝、四塊厝及潭子鄉流經台中市西北邊之西屯區水堀頭、馬龍潭及西南邊的劉厝,在烏日與同為烏溪支流的大里溪會合後,注入烏溪經大肚、龍井,在麗水村附近出海,注入台灣海峽。

 

筏子溪沿線有許多排水溝渠將都會區的雨水、民生用水導入溪中。由西北邊大雅鄉的林厝坑及台中市都會公園地區的水堀頭坑匯集的水流,沿林厝幹線大排在西屯路三段水堀頭五號橋附近注入筏子溪。西屯區之東海大學牧場西南邊及台中工業區一帶之工業、民生廢水、雨水由東火坑及知高坑兩支線排入東安大坑,而於南屯路三段知高橋稍北注入筏子溪。番社腳坑及山子腳坑一帶的工業廢水,由山子腳幹線排水溝渠,一路由工業區流經嶺東技術學院北側,而於永春路筏子溪橋南邊約一公里處排入。而內新庄子溪排水溝、黎明溝支線、鎮平支線則將西屯區、南屯區大量的都會民生廢水排入。筏子溪在如此惡劣環境下,擔負了台中市西屯區、南屯區大量的廢水淨化之任務。尤其來自台中工業區的工業廢水、東海大學、嶺東技術學院、逢甲大學三大商圈、榮總、澄清兩大醫院、台中機場及黎明社區等民生、醫院、事業污水的污染,整個台中市、中清路以南、文心路以西的一大片土地,盡在筏子溪之範圍內。早期筏子溪所在位置因為在台中市西邊,開發較晚,生態壓力還算不大,市民沿筏子溪溯溪而上,可見到甚多釣客於溪流邊垂釣,偶見三、五外勞在溪底網魚,有些惡劣的魚客,則以電魚、毒魚的方式,竭盡水中魚源,目前由於溪水污染,垂釣捕魚者已大量減少。僅零星見諸於水堀頭四號橋及集泉橋附近。
筏子溪素以親子賞鳥區聞名於台中地區。位於台中市西屯區三段的水堀頭四號、五號橋上、下游各三百公尺內是一個不錯的賞鳥據點。偶爾從福華大飯店下望筏子溪邊的竹子林可見到成百上千的鳥類聚集,大都是鷺科。這兒因有一大片竹林,沿筏子溪覓食的鷺科鳥類在春夏之交大量來此繁殖,數量之多,為大都會人而言,簡直是只能用「驚艷」一詞予以形容。魚狗、紅尾伯勞、綠繡眼、大葦鶯、磯鷸、褐頭鷦鶯、大白鷺、小白鷺、夜鷺、白腹秧雞、紅冠水雞、白鶺鴒、紅鳩、斑頸鳩、番鵑、白頭翁、八哥、緋秧雞、竹雞都曾在此出現。黃昏時候經常可見好幾十隻,甚至上百隻的白頭翁與紅鳩、斑頸鳩停棲於岸邊苦苓樹上,有時候兩兩相互調戲,有時互佔枝頭遠遠對唱。最令人驚喜的莫過於稻田收割之後,成群的麻雀、八哥在田中央啄食跳躍的情境,稻田中的昆蟲,稍有驚惶,沈不住氣,才剛一飛起,便被大卷尾鳥漂亮瀟灑的俯啄,而命喪黃泉。可惜,如今高鐵沿筏子溪由南而北開始測量,並且即將施工,在筏子溪岸構築鐵絲網工事,這塊賞鳥區,已被破壞了!

另一處賞鳥區在知高橋附近,可沿南屯路驅車至知高橋頭,沿筏子溪堤防往南走到台中市魚市場附近停車,上了堤防,在河堤上,只要用雙筒望遠鏡就可以欣賞各種不同的小鳥曼妙的舞姿及覓食、嬉戲、飛翔、跳躍之舉了!曾經有一次,正在欣賞一群白鷺鷥南飛的壯舉時,突然發現群鷺有一隻小白鷺,不知是發現了岸邊的人類
或是心有所思,竟然一個不小心,翅膀猛的揮打到橫在半空中的電線,剎那間,透過雙筒望遠鏡,只見到細小的白羽像棉絮似地舞落,而那白色的身影,失去了平衡,一骨腦兒地往下墜,牠似乎奮力掙扎,想讓身子平衡,奈何疼痛的膀子,讓牠無法藉風使力,翅下流動的空氣,擾亂了牠的平衡感,就在牠快要掉落水面前半秒鐘,終於穩住雙翼,緩緩而痛苦地穩住身子,牠落伍了,眼睜睜地看著牠的夥伴往南飛,牠則只能忍著痛,飛向岸邊草叢,暫時休息靜養。至今我仍不知道,牠究竟康復了否? 

筏子溪的未來是堪慮的!中山高速公路闢建時,從烏日到中港交流道,基本上便是沿著它的西岸向北延伸,切過筏子溪後,從中港交流道沿它的東岸構築到大雅交流道。如今已完工的中彰公路則一路從大雅路向南到烏日都緊貼著筏子溪東岸構築。加上未來高速鐵路仍沿筏子溪闢建,不斷的工程干擾,鳥類受到驚擾,他遷的可能性極高。而大台中都會地區的污水不斷地污染筏子溪,加以人天爭地,很可能未來數年,筏子溪將依河川整治線,緊縮行水區,用現代的水泥構築堤防河道,將水流限制在凹字形的水泥溝槽中,等到那一天,筏子溪的生態便可正式宣佈----「已死」!

筏子溪所要的是絕少的污染甚至絕無污水,所有工業、事業、農牧業、家庭污水應該先送到污水處理廠淨化後再放流!筏子溪要的是自然的土堤,自然的行水道、行水道內有魚蝦、有水草、土堤兩岸皆有草叢有樹木供鳥類棲息,筏子溪不要現代化的水泥堤防,不要現代化的河川整治,它要自由自在自然地與水文配合地流動,而不是被限制在水泥溝渠中!筏子溪兩岸的交通事業構築單位應該盡最大能力保持這條河川的自然面貌,不要與河川搶地,否則後代子孫將找不到祖先賴以為生的筏子溪!鐘丁茂﹝靜宜大學人文科主任﹞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紀錄荒野台中分會的故事 訊息 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