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00003時間.

  死亡,時間,愛

  以前總希望時間過快一點,再快一點,更快一點。除了對當時那日復一日的爭吵感到疲憊與厭倦之外,另一原因是對將來的一種奢盼,盼望這種有壓力的日子能有個ENDING,無論是BE還是HE,對當時的我來說都無所謂,已經疲憊於扛著那些壓力,處處都要提心吊膽,腦袋必須飛快推算及判斷任何一個因素所可能造成的因果關係,累,但還是硬扛了過來。

  確實,在更久以前有想過死亡這兩個字,那一次整個情緒大崩潰,把愚蠢的自己給悶在被子裡哭吼時,就想過那麼一次,唯一的一次。

  小時候,常常覺得自己家跟別人家不一樣,聽著同學間聊著與家人間的歡笑時,說不羨慕是假的,怎麼可能不羨慕。

  隨著年紀增長,知道的事情越來越多,以前的一些疑惑也隨之得到解答,有些可以理解,但不代表接受,而有些則是連換位思考都沒法去理解,更甚至是諒解,況且我也不願意。

  以前每當看著小笨羊天真單蠢的樣子,都會有股衝動,憑什麼,我要扛著這麼多壓力,而你卻什麼屁也沒察覺,遲鈍之外還不時扯後腿,甚至會因為你的一時任性言語或白目行為而引發連環效果,後面劇情一如既往開始上演,有時真的會想從你腦袋上巴下去。但念頭一轉,這種事還是我自己處理就好,既已知道這些事有多不快樂,沒必要再多讓一人跟著不快樂,小笨羊的童年還是盡量開開心心無憂無慮的比較好。

  離家出走這種念頭都不知道冒過幾次,以前拚了命省吃儉用存零花錢,就為了有朝一日成全離家出走這個想法,甚至上網查資料,盤算著房租生活費等等的開銷該存多少才是最低保險,但一個關卡接一個關卡闖了過來,想法已不如最初的賭氣,即便有出走的打算,也過不了責任心那一關。

  以前的過程造就之後在面對一些事情上的想法都習慣性去預設立場,當其他人都在隨著時間而改變時,我還是把自己的習慣思維停在了原地,使得五年過去了,變化之大才讓我意識到很多地方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時間在走,人也在變,就算曾經有過無數次的爭吵,此時都已隨著時間走到了和平這個階段,就算以前有多不理智的行為,如今也隨著時間漸漸趨至成熟。

  這些都是我以前所奢盼的。

  博爾赫斯在〝莎士比亞的記憶〞裡有這麼一句:「人的記憶並不是一種加法,它是意義不明確的可能性的混合。」

  回顧這兩三年,再去對比更以前的那幾年,有些時候都快分不清到底是我的真實記憶還是我推演事情發展時所產生的想像,但無論是哪一個,或著兩者都有,都已經不重要,過去便已是過去,曾經的壓力都已隨時間而逐漸消逝,我由衷感激時間,慶幸生活不再是八點檔,劇情終於有了一個好的走向,能讓我在回憶過往而珍惜現在的和平。

  時間改變了原本BE的劇本,重塑成了HE的奇蹟。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