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307060129留學經驗可能改變大腦神經元

駐波士頓辦事處教育組
留學經驗可能改變大腦神經元

(繼續閱讀)

201306230951Eco-village

http://www.newwe.info/tw/%E9%97%9C%E6%96%BC%E6%9C%AC%E7%89%87/%E7%94%9F%E6%85%8B%E6%9D%91%E4%BB%8B%E7%B4%B9/ <全新的我們> 裡面展示的生態村和社區 七本林登 Sieben Linden 一個在德國的生態村,120位居民,極少的生態足跡,多面向。他們以自然、節約能源的原則,創造了新的建築模式,蓋了德國的第一棟三層草桿屋。 >>七本林登的網頁 童多福堡 Schloss Tonndorf 在德國的社區童多福堡 ,有60位居民。讓我們看到真的可能讓許多人,過著生態的,尤其是對小孩子而言,像天堂般的生活。 >>童多福堡的網頁 奎師納谷村 Krishna Valley 在匈牙利的生態村,有150名居民,生活達到高度的自給自足,和極小的生態足跡。有著有趣的南印度生活方式。 達慢活 Damanhur 達慢活是一個由義大利的生態社區與生態村組合成,約有1000個人的龐大網絡。生態社區內有迷人的地下殿堂,和自己的金融。烏托邦社會在這裡是日常真實的生活。 >>達慢活的網頁 葛拉瑞絲歌堡 Schloss Glarisegg 在瑞士波登湖畔的一個社區,經營一個實現意識生命與生活的課程中心。 >>葛拉瑞絲歌堡的網頁 波利諾貝 La Borie Noble 一個在法國的社區,他們按照甘地的哲學,過著近乎自然,相當具有靈性且高度自給自足的生活。 >>波利諾貝的網頁 神颯秀谷村 Valle de Sensaciones 一個位在西班牙的社區中,實現近乎自然的生活,體驗著自然中的奢華、富足與美好。 >>神颯秀谷村的網頁 馬沓芬內羅 Matavenero 一個位於西班牙曾被廢棄的礦山村,馬沓芬內羅是隨著彩虹運動伍而重新有人進駐與建設的。現在這裡是一個有70位居民的獨立自治社區。 >>馬沓芬內羅的網頁 塔美拉 Tamera 塔美拉,「 生態治癒群落1塔美拉」, 位於南葡萄牙,是一個在為全世界各地發展出和平村和生態治癒群落的國際教育和研

(繼續閱讀)

201306040741旅行、教育與公益實踐工作坊

旅行、教育與公益實踐工作坊 時間:六月11 日(週二) 15:10-18:00 / 政治大學井塘樓313 教室 15:10-15:50 專題演講 主持暨與談人:張盈堃 專題演講人:李淑菁 演題:「公益」不公益,「旅行」不旅行? 15:50-16:50 花蓮五味屋公益旅行心得分享 主持人:張盈堃 分享人:鄭宇博、阮雅潔、曾舒萍、劉莙莙、洪郁婷 16:50-17:00 休息與茶敘 17:00-17:30 學生原創兒童影像紀錄片播放 主持人:張盈堃 一字咁「錢」 (張嘉勻、張潁瑜) 為什麼不能叫妳媽咪? (阮雅潔、陳伃歆) 17:30-18:00 我的實習日誌:媒體、弱勢與族群的教育議題 主持人:李淑菁 我在立報的左看右看 (張綺文、李易儒) 400 擊/集 (丁羿心、黃俊豪、蕭仲凱、謝郁琪) 原住民與新住民教育反思 (古振輝、黃美滿) 主辦單位:政治大學教育學院 負責教師:張盈堃(政大幼教所 ykchang@nccu.edu.tw)、李淑菁(政 大教育系 sching13@nccu.edu.tw ) 活動免報名,歡迎前來參與

(繼續閱讀)

201305101005夢想,晚點實現比較好

有位年屆三十歲的朋友,他說他存了一筆錢,現在正考慮是否要一口氣花掉去旅行?還是要繼續存著,等以後老了退休再去旅行? 我想對他說的是,趁年輕,身體可以自行控制時就走出去吧;老了,等身體不受控制時想爬也爬不出去。 身旁很多朋友常說,等退休後存夠錢再去環遊世界。剛畢業時我也這麼覺得,但隨著年紀越來越大,開銷只會越來越多,假如把人生規劃的預算也加進去,我突然意識到錢只會越存越少,若真的等到退休,存的錢可能只夠環島。 因此,我在二十八歲時花光所有人生積蓄,完成為期一年的旅行。

(繼續閱讀)

201305101003認知不足 海外當志工恐幫倒忙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到海外當志工,幫忙蓋學校或挖水井,可能會讓人對自己產生好感;但旅遊公司創辦人帕琵(Daniela Papi)在《英國廣播公司》寫道,對那些原本應該得到幫助的組織來說,可能會造成傷害。 帕琵曾在世界各地擔任志工,在巴布亞紐幾內亞蓋房子,在海嘯過後的斯里蘭卡幫忙重建,在泰國幫一間學校刷油漆等。她曾認為,這是旅行最好的方式。 蜻蜓點水 幫助有限 她甚至在2005年自行組織一場志工之旅,與5名朋友騎車穿越柬埔寨。

(繼續閱讀)

201305071045政府應正視「後段班」大學揀珍珠的作用與價值

作者: 本報訊 | 台灣立報 – 2013年5月7日 上午12:27 ■李淑菁 某周刊以斗大的「誰打敗台大?」為題,或許敲醒了部分家長的名校夢,以為讓孩子一路進名校,就是未來「發展」的保證,誰知工作機會與薪水可能不見得比私校或「非名門正派」學系(例如餐飲、土耳其文等)高明多少。 剛回國時,曾在私立大學任職二年半,我發現在台灣高漲的新自由主義旗幟下,政府以5年5百億扶植少數「頂尖大學」;一些私立大學卻能在夾縫中扮演起「揀珍珠」的角色,讓學生看見自我價值,無形中減少未來政府的社會支出的關鍵力量。這是一種投資報酬率很高的「社會投資」(social investment),而非表象的支出而已。 以所謂的「後段班」大學為例,許多學生因為學習方式「不符合」主流,或者學校教育與教學讓他們覺得無趣,因此在以升學導向的國中、高中/職一直被「放棄」(鮮少被貼上「好學生」的標籤)。然而,隨著少子化趨勢,私校大搶學生,這些「被放棄」的學生要思考的是:我該進哪個學校?學生或許覺得自己從來沒那麼有價值過。大學教授或系主任不斷主動家庭訪問、親自輔導、解決疑難雜症,幫學生排除各種困難,好讓學生順利報到就讀。 或許你/妳認為,這還像個「大學」嗎?這樣的大學本來就應該倒了。以前一路唸名校的我,若不是因為到後段私校任教,也會有一樣的想法。在與所謂「後段班」學生接觸、相處與輔導,我看到了不一樣的景況,也產生不同的觀點。 現在念後段班私立大學的學生,過去很難有機會上大學,他/她們在智識之外的其他多元能力也就沒有機會被看見。現在因為「搶學生」及其之後各校學生表現的競爭,許多學生的能力被發掘培養,學生對自己產生信心,突然發現原來自己也可以,也有能力。 當每個學生產生自我價值感,他/她自然不會走偏,國家以少許教育經費「社會投資」在後段私立大學,後段私立大學則幫政府「揀珍珠」,相輔相成,對整體社會來說,是一門穩賺不賠的「好生意」。 不是每個人都需要上大學,然而,當念大學變成必然的現實,大學不該成為中學的翻版,否則,許多在升學制度下被犧牲的學生,將繼續被忽視,未來政府所要花用的社會支出,恐怕比前期教育投資多出太多,教育單位應與社政單位好好思考這個問題。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後頁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