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21904全部成為F (すべてがFになる) 動畫全11話觀後感

原作為推理小說,曾獲第一屆梅菲斯特賞。此作品除了改編為動畫外,也改編成日劇過。這邊將完全以動畫視點來看這部作品。

全部成為F是部推理作品,整部作品沒有偏題,推理手法與犯案過程都算是值得一看,且劇中加入不少哲學與詭辯成分,如果對這方面有興趣(比如我)應該是可以從中獲得樂趣。

但更需要先講明的是,此部作品節奏之緩慢,特色就是以角色對話帶起全劇,對話哲理,但難免參雜許多無關緊要的閒話,若是本來就沒有什麼興趣的人,可能看不到幾集就會覺得乏味不堪。再者故事場景狹隘,整部作品幾乎都靠男女主角與核心人物真賀田四季在支撐。又聲優非一線聲優、角色設定非主流等等,雖不算缺點,卻也沒有一眼就能抓住觀眾的亮點。

 

綜合以上,僅11話的長度倒也是個閒暇之餘可以看看的推理作品,但實質內容其實完全能濃縮成一部劇場版長度。

以下書寫過程中大量提及劇情及結局、謎團等等。還未看過此部作品的人,為避免影響樂趣,建議先不要看下去。

 

 

 

 

 

 


 

 

 

全部成為F,這一標題下的就讓人很想知道F是什麼,我和劇中之人猜的都一樣,未來啦、自由啦、甚至就覺得一定是終結、完成的FINISH了。

結果到了最後才知道,這F完全不是如此感性的象徵,而且再理性不過的數字而已。

F代表的是十五,也就是十六進位中,用數字0到9和字母A到F表示,A~F即是表示10~15。

亦即,F(Fifteen)正是十六進制中的最後一個數字。

當全部成為F(十五)之時,就是兇手犯案之時。

 

犀川和西之園為了見天才程式設計師真賀田四季而到真賀田研究所。真賀田四季從小便被譽為天才少女,在多方領域皆有顯著貢獻,但卻在十四歲犯下令人駭人聽聞的殺人事件,親手殺了自己的雙親。當時被認為是在心神喪失的狀態下犯案,因此被判無罪。自此之後便進入了真賀田研究所,某方面來說,這就是真賀田四季的牢籠。

沒想到犀川和西之園進入研究所後卻發現真賀田四季被殺了,而且死狀詭異悽慘,身著新娘禮服,且四肢都被砍斷。

奇怪的是,真賀田四季所處的地方是個完美的密室,從十四歲進入研究所裡的房間以來,至今十五年間從未有人進出過。犯案當時攝影機也完全沒有拍到任何人進出的畫面。成為難解的完美密室殺人案件。

這就是故事開端。

 

犀川自己也是被稱為天才的人,讀過所有真賀田四季的研究,被之吸引,一直很想和真賀田四季見一面。而愛徒西之園則十分仰慕犀川,有意無意嫉妒著真賀田四季,同時也認為犯下殺人案件的真賀田四季根本不可理喻。

真賀田四季雖然是個謎一般的天才(她的才智在劇中被設定成已達人類頂端),故事卻帶領觀眾一窺她的過去。原來她和自己的親叔父相愛,十四歲的她甚至和叔父發生關係亂倫,而叔父雖然也喜歡著她,卻總是說自己無法拋下一切,因為有太多障礙了。當時四季為了得到自由,買了把刀在叔父面前殺了雙親。跟叔父說沒關係,一切由她承擔。

真賀田四季常常模仿其他三人栗本其志雄(已過世的雙胞胎哥哥)、佐々木栖麻(四季在美國時照顧她的保母)還有人偶真賀田道流

其實這些人全都是真賀田四季自己,也就多重人格。

 

犀川說四季實在太過純粹,人類出生時本來就具有多重人格,只是因為世間的束縛與規範,漸漸(不得不)統一成單一人格,為了這獨一無二的肉體,一生都被肉體束縛著。正因為我們有缺陷,才會在意人性這種東西,進而制定出愛跟道德之類的規則,靠著保護這些而去彌補什麼。

而四季的智能超越人類,所以她能夠讓矛盾並存(不統一多重人格),不受世間規範,只要是阻礙自己自由的人,她全部都要消滅。而西之園(其實就代表我們)不能認同四季的作為,僅是因為雙方道德觀不同而已。

四季說自己是孤獨的,在數字之中,只有七是孤獨的。

(將數字一至十分成兩組,然後分別讓兩組數字相乘,兩組的乘積不可能相等。因為其中一組有七,乘積就會是七的倍數,另一組沒有七,所以不可能相等。)

 

 

直接跳至結局吧,其實屍體並非真賀田四季,而是真賀田四季在研究所房內產下的女兒(到事件結束前為止無人知曉四季身孕之事),她不告訴女兒十五以後的數字(房內所有百科全書與童話都只到十五集),人類只能活到十五歲,教育她必須在十四歲那年殺了自己和爸爸(四季的叔父),然而女兒卻在和西之園對話後,被問到你是誰?而產生了動搖,四季的女兒並非天才,所以當她對自身產生了疑問後,便無法照著四季的計畫進行。四季只好親手殺了女兒和叔父。並將女兒的身體偽裝成自己,切下手腳是為了躲避指紋查驗。再次重現了十五年前的場景。

 

 

真賀田四季無疑就是個喪心的殺人罪犯,但劇中一直試著以不同觀點企圖美化她的行為,像是她的智能已經超越人類,思考早已經不是同一個級別,我們不能以社會框架去評定她。

但事實上這全都只是詭辯不是嗎?

 

作者(主要以犀川為視點)刻意似有似無避開核心普世價值觀(因為四季殺死雙親和叔父、女兒的原因,在確切動機與心態上一直是迂迴、未曾明確表明過的),想給觀眾一種全新的看法,整件事情極其純粹,人只是想要渴求自由,追求一種脫離肉體的超然(四季認為肉體只是容器)。然而四季是個天才,就像西之園說的,她大可找到不必殺人就能獲得自由的方法,可是她沒有那麼做。那說到底自由又是什麼呢?四季殺了身邊所有親近的人,就能獲得自由了嗎?這是無底的迴圈問題,大概就像西之園一直問犀川的"人為什麼活著"一樣難以說明吧。

 

又或者四季只是想讓一切回歸到最初,因為她愛上了自己的親叔父,而這是世間道德不允許的,所以她殺了最大阻礙的雙親,而十五年後,她本想讓女兒殺了自己和叔父結束這一切,卻未料想到最終下手的還必須是自己。所以她殺了錯誤的結晶女兒、錯誤的對象叔父。一切都停止在二十九歲的這時。

連為什麼不自殺這種露骨的問題,犀川都問了,四季說沒有人是憑藉著自己的意識來到世上,自己當然也會想讓別人干預自己的人生。

而在最後,四季獨自一人以四季本身還有女兒與叔父的身分對話。是不是死去的他們都活在四季心中,四季終究放不下自己的親人,認為唯有一死,大家才能在沒有任何道德框架下的環境平和共存。

還是四季到頭來都只是個智能天才,精神卻異常的人格分裂患者。

不得而知。

 

有趣的是,四季曾和女兒在異國度聊天,她們明明只生活在研究所房裡過。是不是天才四季已經找到了收納人類靈魂的方法,不受肉體拘束的地方,而她想先帶她的家人去,這似乎有點天方夜譚,而且四季早已發明出可以在夢中與想見的人直接對話的方法,她和女兒透過這個方法才進入異國度才是合理解釋(但這個系統很可能不一定要從"真實世界"才能登入啊?),不過這樣科幻走向的說法是不是裡面最浪漫的,我很喜歡這樣的看法。(而再次反過來說,他們的靈魂就確實在"四季腦中"這個地方活著,因為四季的多重人格都是確實存在著的,只看生死如何被定義而已。又,以世間角度來看,這麼思考的四季根本就是精神異常。)

四季找到收納人類靈魂的方法→也就是四季腦中/多重人格真實存在→世間看法中的精神異常。

這樣多種推論其實都是一回事。

但我個人喜歡將這個故事結尾停留在第一階段,否則四季死了就沒戲唱了。

 

物理的な話には今は興味がありません。

四季曾和犀川說自己現在對物理性的話題完全沒興趣。

這也更讓我覺得四季的確找出了容納靈魂的方法。以物理性的角度,四季那套夢系統必須在現實以某個地點做連接登入進去,但四季現在不跟你談物理,她早就突破了。

 

時に意味のないことが人を救うこともある。

西之園的雙親其實也死於飛機事故中,四季(其實是四季女兒)和她對話時一直強調妳當時身邊還有其他人吧?是穿著怎樣的衣服呢?

西之園一直不願承認,後來才想起犀川當時一直陪在自己身邊,而那件紫色連身裙是犀川喜歡的洋裝,所以當天才穿著。

後來犀川才和四季說,自己當時陪在西之園身旁,兩人相處模式,其實就像,犀川說了很無意義的玩笑,西之園感到很無言,而犀川只好又說了一個很無意義的玩笑西之園感到更加無言。

四季笑著說,有時無意義的東西也能拯救人。

言下之意,是否是自己身邊就缺少了犀川這樣的角色,若當時能有人拯救四季,可能這連鎖的悲劇就都不會發生。

 

あまり生に執着していないからでしょうか。

死を恐れている人はいません、死に至る生を恐れているのよ。

還有我每次看到犀川就一直覺得他會早死,他幾乎每個畫面都在抽菸,連進入夢系統與四季見面時,在水中也說自己想抽菸,因為水裡無法抽菸(四季被這突如其來的言論吸引,最後才會主動現身去見犀川)。之後四季問他,為什麼要吸對身體不好的東西。犀川說誰知道,可能是不怎麼執著於生吧。

四季說沒有人恐懼死亡,人們恐懼的是終將死亡的生。

而活著才是不正常的、就是一種疾病,等到病好了,生命也就煙消雲散了。

可以看出四季的價值觀以普世思想來說是極其悲觀的,她甚至覺得這才是正常,加上她說過數字中只有七是孤獨的,她就是數字七。

四季其實活得很寂寞孤單,雖然她與雙親的過去沒有明示給觀眾,但我想她和父母是不親的,大概也只有叔父能帶給四季溫暖,偏偏在世道中這是亂倫。

 

四季還說犀川的構造和自己很像,犀川反問,我們有哪裡不一樣。四季說,最大的不同大概是時鐘(クロック)吧。

四季是站在人類頂端的天才,她的十四歲可能早已經看到了一般人看不到的風景,包含人性與生死。但她最終選擇殺害了人,甚至刻意留下線索讓犀川這樣的人拆穿自己,好聽的說法是不受拘束,說穿了,真賀田四季就只是才智君臨於凡人,卻再也平凡不過,一個過不了寂寞關卡,想逃離肉體束縛而殺人的可憐犯罪者而已。 

 

 

前面說過,全部成為F,完全不是感性的象徵,而且再理性不過的數字而已。

而真賀田四季真的是理性的人嗎,我覺得可能正好相反,身為天才程式設計師的她,對數字的掌握應該是最精準熟悉不過,但她卻說出七是孤獨的這種言論,好像這完全就是她自己,她本身就是不會出錯的數字,但卻有了孤獨這一感受。想拋開卻辦不到,因為真賀田四季終究只是人。

 

劇中出現數次 しがらみ」這個詞彙,我非常喜歡,它的漢字寫作「柵」,就是拘束著我們的阻礙。也表示著世間的人情世故,切也切不斷的聯繫、因緣。

真賀田四季的叔父對她說過這個字,犀川也說過這個字,全因為世間的「しがらみ」而無法自由。四季想破壞的,正是這份「しがらみ」。

但也有人因此被拯救,這人就是西之園。

真賀田四季以世間不能認同的激烈手段做出了人生選擇,但我想她其實是羨慕西之園的。

 

最後四季逃出了警方追捕,我想以她的智慧只要不想也不可能被抓到。

她就會在世界某處連結著夢系統,和她身體裡的多重人格(已故親人)以她所盼望的形式共度餘生吧。

 

 

 

 

 

 

回應
哇哈哈
最近真的忙翻天 緩慢更新QQ 留言驗證碼無須輸入

這就是Road of the人生。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同萌同盟
Griffith vs Guts もやし菌同盟 ネズシオ同盟 NO.6同盟 阿部君=///= ganbattendamon同盟 拖稿同盟 良受 頭領をお慕いする会 SWEETSCASTLE構想委員会 本站logo 本站logo
同萌同盟2
■「兄さんは僕のモノだ」同盟■ RURUROROUNION!! 上半身裸同盟 夏目友人帳同盟 アジマリ同盟 ベジタリアン同盟
推薦˙友人
推薦˙友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