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81521《三王墓》下

  翌日,城中懸賞公告漫天飛舞,任何人只要殺了王夢中所見的廣眉間少年,提取人頭晉獻,便賞賜千金,楚國瞬時如炸開的鍋,眾人議論紛紛。

  消息很快便傳入赤比耳中,雖有些驚疑,可這世上也難再找著第二個符合懸賞特徵的少年,於是便帶著父親遺物,逃離了居住十五年的家,隱入山林。

  進入深山中,赤比不知不覺哼起曲兒,音調悲而淒,漫繞山中小徑。

  「這不是赤比嗎?怎麼哭成這樣?」

  赤比回首一望,語者正是上回所識的男人──柳脩。

  赤比抹去淚水,抽噎著將那日與柳脩別過後所發生的一切完整訴諸,柳脩聽了很是訝異,驚道:「原來如此!你爹是干將,那麼這劍便是楚王望穿秋水的雄劍了!那流落在外的半身,恐怕便是十五年前獻給楚王的雌劍,錯不了了。」

  聞言,赤比復仇取劍心意更決,可城中不知有多少為了賞金而欲取他性命之人,別說復仇,就是入城都難如登天。

  見赤比沉下的神色,柳脩沉吟了一會,道:「楚王張貼懸賞要你命,只要提著你的人頭去見王,便能得到與王近身接觸的機會……如何,你可願一試?」

  聞言,赤比先是愣望著男人,隨後意會過來,笑了笑,兩行清淚漱漱,笑得極悲,道:「弒親之仇深似海,而我卻束手無策,失去雙親我早了無牽掛,我一條命能換大仇得報、為民除害,又有何不可?」

  「你可想清楚了?」

    柳脩鎖著眉,神色嚴肅。

  「赤比已生無可戀,懇請柳兄遂我遺願!」

   語畢,便斷然斬下自身頭顱,曲單膝跪下,奉上了仍瞠大眼的頭。

  柳脩咬了咬牙,吁口長氣,雙手接捧著赤比含怨的頭顱,眼中僅剩堅毅,鏗鏘道:「定不負你所託。為除楚王,我已蟄伏許久,今日再加你弒親之仇,此回我必當滅殺楚害!」

  隨後,僅剩身軀的屍,便隨止歇的語音前仆倒下。

   以布巾將頭顱裹好負身,柳脩將赤比殘餘的屍身帶到他們相遇的廢棄寺院中埋葬,便啟程趕往都城。

  

  「傳柳脩──!」

  大殿上,傳令兵宏亮的宣答聲徹響,柳脩隨後登入殿上。

  「草民柳脩,叩見大王。」

  楚王居高臨下穩坐於王位,睥睨道:「聽聞你已取得本王所懸賞的人頭,此話當真?」

  「是,這便是大王所求之顱。」

  柳脩俯首卸下肩負的布囊,恭敬地高舉著。

  伴王左右的內豎正要步下臺階為王取來布球,王卻擺手阻止,目中瞪著火光。

  楚王走下王座,親自揭開染滿血色的布帛,裡頭面容猙獰同時迸出。

  王嫌惡地僅瞥了一眼,便喊:「拿走!」

  柳脩將頭顱收起,揖著手,上答:「大王,這頭顱所蘊怨氣深重,為免怨煞龍氣,應以大鍋沸水滾煮,如此方可消去其中怨深。」

  楚王擺了擺手,示意下臣處置,便逕自回到寢宮,當是退朝。

  大鍋水已沸,殿上士兵由柳脩手中接過赤比的頭顱,丟入鍋中,頭顱便應聲沉入,隨著鍋中水流上下浮動。

  照理,凡肉入滾鍋,不出半日便要爛熟,可赤比的頭顱已於湯鍋中滾煮三日三夜,五官仍清晰可辨,更不時隨沸水踔出水面,毫無懾服意象。

  第三日晚,夜闌人靜,楚王召來柳脩,與其對立於大鍋兩側,質問:「你說將這頭顱入湯滾煮必可消除其怨,怎麼三日過去,這頭仍完好如初?魚目混珠不成?」

  柳脩揖手,恭敬道:「這頭顱怨念深重,若滾煮不爛,那……。」

  「那什麼這,快說!」

  「草民斗膽,懇請大王親自察視,對其釋出王威,該首必爛,怨念必消。」

  聞言,楚王露出不屑神色,步近湯鍋。

  見準時機,柳脩抽出劍高舉,眼見就要自楚王頸項斬下,不料此刻楚王望後退了一大步,同時抽出腰間雌劍戒備,輕蔑道:「哼,當本王是何人,豈會被你這等雕蟲小技所矇?愚昧!」

  楚王甩了甩衣擺,高喊:「我倒要看看你有何本事,竟敢如此挑戰本王!」

  話音方落,柳脩便舉劍直劈而去。「鏘」地,一聲聲金屬相磨聲於耳畔響起,刀劍光影舞動,映於殿上打光的地面上。

  楚王高舉雌劍,用力砍劈,柳脩手中的劍應聲斷裂。

  王半瞇眼,舉劍指著柳脩,輕視道:「你的劍,斷了。你還能拿什麼與本王相抗?

  柳脩神色沉了半晌,隨後揚起嘴角,冷笑道:「那是因為王上擁有名匠師干將所鑄之神器,斬斷一般刀刃自是削鐵如泥易如反掌。」

  隨後,柳脩褪去身上所披之外袍,取出另一把劍,喊道:「可王手中所持可是雌劍,今日便試試,是雄劍強,或雌劍硬!」

  隨著高喊,柳脩直奔向前,再度向楚王砍去。兩劍相觸,雌劍便如掙脫一般自王之手掉落。

  情勢逆轉,劍尖指向楚王,柳脩冷道:「勝負已分。」

  未曾想過有此一日的楚王跌坐在地滿面驚懼,柳脩雙目瞪著眼前暴虐無度的王,眼中盡是冰冷。無視楚王目中倉皇,雄劍俐落揮斬,王首隨之斷落。

  一切都結束了。

  柳脩緩步拾起飛彈而出的雌劍,取下楚王腰間劍鞘,將雌雄二劍分別回鞘並雙雙收起,而後抓起楚王的髮髻,將頭顱丟入鍋中滾煮。

  柳脩望著鍋中二頭翻騰對抗著,卻始終未有一方屈服之相。

  眼看就是黎明,東方天幕已露出微微晨光。柳脩俯身拾回自身斷裂的殘劍,對著湯鍋內輕道:「赤比,這就圓你遺願。」

  語畢,毫無遲滯地揚手於自身頸項削下,頭顱應聲掉入鍋中。

  煞時,三顆頭頭顱變得面目全非,私毫無法辨識。

  翌日早晨,眾人發現鍋旁兩具無首屍,與湯鍋中三顆頭骨及滿鍋爛肉,無一不驚呼嚎叫。當務之急是給王立墓,卻因首爛不可分,無法僅取王首埋葬,因此便將三顆頭顱葬於同處,並立名「三王墓」。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
秋的面與音
夜的新道路
秋夜中踩踏
秋夜旅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