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橄欖亂談]無聲的力量 @ 橄欖油報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身分不是問題
  • 我是政治凡人 我體認,政治涉及眾人之事,身為社會的一份子,絕對有責任關心公共事務。 我相信,人有表達意見的自由,尤其在私人場域上,更是有著完全自由。 我堅信,唯讓民眾體認政治的重要性,並解了解積極參與公共事務的意義,民主才會進步。 我知道,害怕政治,本身就是對政治的錯誤理解,不但無助於自我成長,更是種偏激的政治選擇。 台灣派部落客
  • 關鍵字
  • 抬頭就幹
  • quisling ma 160
  • 這是個重要的玩笑
  • 發卡集團
  • 發卡給馬迷,你是好人!
  • 公益廣告
    1. 沒有新回應!
  • Re:[欧洲十大博彩公司],By 欧洲十大博彩公司 於2014-12-08
    Re:[マークジェイコブス 時計 バイマ],By マークジェイコブス 時計 バイマ 於2013-12-22
    Re:[マークジェイコブス 時計],By マークジェイコブス 時計 於2013-12-22
    Re:[marc jacobs accessor...],By marc jacobs accessories 於2013-12-22
    Re:[マークジェイコブス 時計],By マークジェイコブス 時計 於2013-12-22
    Re:[marc jacobs アクセサリー],By marc jacobs アクセサリー 於2013-12-22
    Re:[マークジェイコブス],By マークジェイコブス 於2013-12-22
    Re:[マークジェイコブス 時計 店舗],By マークジェイコブス 時計 店舗 於2013-12-22
    Re:[マークジェイコブス 時計],By マークジェイコブス 時計 於2013-12-22
    Re:[マークジェイコブス 時計 新作],By マークジェイコブス 時計 新作 於2013-12-22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 Powered by Xuite
  • i
  • 200909010901[橄欖亂談]無聲的力量

    [橄欖亂談]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達賴喇嘛在南部七縣市邀請下來到台灣替災民祈福。

    還沒來,我們就可以看到部分媒體痛罵民進黨[政治操作]、[消費災民]、[高僧我們也有]、[傷害兩岸情感]、[激怒中國的代價我們承受不起]等等在中國媒體上也看的到的評論觀點,只是,台灣的媒體及名嘴,嘴臉更義憤填膺,比中國媒體還中國媒體。

    中國不過是做做樣子,說代表團不出席聽奧開幕,北市府就得扼腕不已,聽奧執行長盛智仁更一付如喪考批的樣子,狀似泣訴陳菊自己辦好世運就捅聽奧一刀。奇怪的是,世運中國代表團也沒有出席世運開幕式,難道世運就因此失色了嗎?聽奧自詡的亞洲第一次,似乎已經心虛預言了不會是台灣的驕傲。

    看著達賴喇嘛抵台的新聞畫面,媒體跟護衛郭冠英的同一批人宛如同一陣線的抗議達賴喇嘛。說好此行沒有政治意涵也不談政治的達賴喇嘛,在媒體追問對抗議民眾的看法時,還是被迫發表政治看法,他表示他不介意,相反地,他對此感到歡喜。達賴說:[沒有問題,這些抗議者促進了民主,這些抗議人士享有言論自由,我喜歡這種方式,我喜歡他們。

    台灣號稱民主多元,莫名其妙的是,竟會有人舉著五星旗抗議圖博流亡政府的領袖,宛如共產黨在圖博屠殺的不夠,還派了代表來台灣追殺圖博人!達賴喇嘛的不以為意讓這些包裝著言論自由的野蠻行為在恢宏大度的達賴喇嘛面前像什麼就不必說了。達賴喇嘛需要特別發表任何政治語言嗎?不必,因為在民主台灣,達賴喇嘛的包容就像一面照妖鏡,清清楚楚的透映了中國及其附庸暴虐的本質與圖博追求和平的現狀。

    我必須懷著心虛及抱歉的心態講,達賴喇嘛只有在中國及台灣會遭到這樣的抗議,但中國領導人們,不管到世界哪個角落,都會感受到不受歡迎的對待,而且千萬倍不只。



    以下文章引用自普羅米修斯 神父的一段話(點進去聽猶太人在失去國土時的意地緒(Yiddish)流浪之歌)

     

    「這一切都只是個選擇,達賴喇嘛到世界各國都會被中國封鎖。法國邀請達賴喇嘛,中國就會取消波音七四七的訂單。德國邀請達賴喇嘛,中國就會懲罰西門子。台灣人當然可以選擇激怒中國,邀請達賴喇嘛,只要我們承接得了這樣的代價」

    當我看著達賴被部分台灣人斥責,混亂無秩序的場面充斥在新聞畫面中,配上某主持人小妹大這樣的言詞,我的怒氣再度的燃燒,我只想到奈摩樂(Martin Niemoller)神父說過的話:「First they came for the Communist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Commu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Jew. Then they came for the Catholic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 a Protestant. Then they came for me, and by that time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up for me.(剛開始,當他們開始迫害共產黨員時,我袖手旁觀,因為我不是共產黨員;接著,他們迫害猶太人,我仍然袖手旁觀,因為我不是猶太人;後來,他們迫害天主教徒,我還是袖手旁觀,因為我是基督教徒;現在,換我被迫害,不過沒有人幫我,因為已經沒人能替我說話了。)」

    是的,所有國家的領導人與人民,面對達賴喇嘛這樣的複雜身分,當邀請他訪問時,本來就很難閃躲政治議題。面對強大中國的打壓,一切也不過就是政治、經濟之間的選擇,你要選擇中國的壓力,面對中國的制裁;還是選擇人權與自由,一切都只是簡單的選擇題而已。然而,法國人可以選擇,因為他們沒有總統被圍堵在國內,出國要偷偷摸摸的問題。德國人可以選擇,因為他們不會有被擋在世界衛生組織、國際貨幣基金、聯合國等大小國際組織的屈辱。但是,台灣人沒有選擇,因為我們的馬總統,不能光明正大的跟歐巴馬在白宮會面,我們的劉兆玄,不能到聯合國大會演講,我們只有剩下不到三十個邦交國,而且這些邦交國,只要中國一點頭,就會離我們而去。我們沒有選擇,因為我們是所謂的藏獨、疆獨與台獨的三大寇叛亂團體之一。如果我們的自由與民主蒙羞,那麼所謂的台灣價值將不再存在,我們也沒有權利告訴世界人民,台灣(或中華民國)是個值得支持的國家。

    請反對達賴喇嘛來訪的人告訴我,你是因為怕中國制裁,還是因為覺得達賴喇嘛的宗教信仰與人格比不上星雲法師?當你覺得,我們沒必要在這時候添亂子,因為中國反對,那麼,到底是反對的人添亂子,還是邀請的人添亂子?世界各國都可以因為懼怕中國的制裁,而拒絕達賴喇嘛來訪,但是就是我們不行。因為當我們拒絕達賴喇嘛來之時,請想想李前總統在十三年前過境夏威夷所受的屈辱,請想想陳前總統只能過境而不能訪問美國的難過,請想想馬總統無法親赴聯合國感謝各國救災行動的遺憾。當你拒絕達賴喇嘛享有一個外國元首待遇的同時,當你支持國民黨及部分民進黨人拒絕與達賴喇嘛見面的同時,請你想想自己的總統到處在國外吃癟的窘境,請你想想台灣人走不出國門的羞辱,同時,更請你想想,我們是幸福的,我們有土地、人民、主權與政府。我們不像圖博人,除了達賴喇嘛以外,甚麼都沒有。

    如果你覺得,拒絕達賴喇嘛是應該的,他來台灣是不應該的。那麼,台灣總統也活該被鎖在島內,不應該離開台灣。今日的達賴,就是明日的台灣。

    方便的話,請你打開電腦的音效,靜靜的閉上眼睛,聽聽這首歌。這是猶太人在失去國土時的意地緒(Yiddish)流浪之歌。如果你不想讓台灣人在若干年後,只能在美國唱著黃昏的故鄉,請你認真的思考台灣真正的價值。沒有了自由、民主與人權,我們到底還剩下甚麼?

    原文:
    ביצוע: שמעון ישראלי
    מילים: הירש גליק
    לחן: לא ידוע
    גירסה עברית: אברהם שלונסקי
    אל נא תאמר הנה דרכי האחרונה
    את אור היום הסתירו שמי העננה
    זה יום נכספנו לו עוד יעל ויבוא
    ומצעדינו עוד ירעים אנחנו פה
    מארץ התמר עד ירכתי כפורים
    אנחנו פה במכאובות ויסורים
    ובאשר טיפת דמנו שם נגרה
    הלאינוב עוד עוז רוחנו בגבורה
    עמוד השחר על יומנו אור יהל
    עם הצורר יחלוף תמולנו כמו צל
    אך אם חלילה יאחר לבוא האור
    כמו סיסמא יהא השיר מדור לדור
    בכתב הדם והעופרת הוא נכתב
    הוא לא שירת ציפור הדרור והמרחב
    כי בין קירות נופלים שרוהו כל העם
    יחדיו שרוהו ונגאנים בידם ~על כן אל נא תאמר דרכי האחרונה..

    英譯版:Partizanenlied
    Never say the road you walk is your last.
    When dark loud clouds mask the blue sky, the hour we await shall soon arrive, our steps will echo the cry- we are here!
    The early morning sun will light our day.
    The black nights, with the enemy, will reduce.
    And if the sun is late to reach the horizon, this password song will go from father to son.
    This song is wrought of blood and not of lead. It’s not the song of a bird that’s free to fly. 
    A people surrounded by walls crashing down. Sang this song with gun waiting ready in hand.
    From lands of palm trees to those of snow, we are there with suffering and with pain.
    And wheresoever a drop of our heroism and courage.
    So never say the road you walk is you last.
    When dark loud clouds mask the blue sky, the hour we await shall soon arrive, our steps will echo the cry- we are here!

    中文版:
    不要說你現在走的路已經到了最後。烏雲雖然密布天空,但我們等待的那一刻已經快到來,我們的腳步將會回應呼喊,我們在這裡。
    早晨的陽光將會照耀我們的日子,暗夜與敵人將同時消逝。
    即便陽光沒能很快的閃耀在地平線上,我們這首歌也將從父親傳到兒子,永不止息。
    這首歌由鮮血精細鑄造而成,而不是用鉛包裝。
    這首歌不是自由飛翔的鳥的,而是由頹圮的圍牆包圍的人們所有。
    儘管唱著這首歌,帶著長槍,準備作戰吧。
    從棕櫚樹的土地,到雪國的國境,我們散布在這裡,也承受著沒有國家的痛苦。
    只要一滴同胞的血濺出,就能讓我們的愛國心如湧泉般呈現。
    所以,請不要說你現在走的路已經到了盡頭。烏雲雖然密布天空,但我們等待的那一刻已經快到來,我們的腳步將會回應呼喊,我們在這裡。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