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1010302SOGO案資料整理

  拜讀SOGO案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新聞稿及起訴書,全案文筆水準極高,嚴絲合縫,面面俱到,用心良苦。堪稱經典之作,可作為司法尺牘的範本。

  本案另一項重大貢獻,在於成功調和道德與罪責的衝突。道德標準高者,罪責低;道德標準低者,罪責高。圖示如下:

 

 

  本案尚有一項重大貢獻,在於精闢解析犯罪「不」構成要件,以及證據採信與否的心證,整理如下:

   ˍ

  1. 關係人無公務員身分:例如:官太太、女婿、親家、律師、醫師等,如果不具有公務員身分,檢方均認為公部門均不會受其威脅利誘,不會買他們的帳,所以絕對不可能干預政府決策,無由從中撟事。

  2. 關係人素不相識:關係人之間如果不是青梅竹馬、小學同學,如關係人聲稱素不相識,包括同案被控「惡性不可謂不重大」的被告亦稱素不相識,即可認定欠缺感情基礎,無從共同犯罪。

  3. 關係人帳戶無資金往來:關係人之間如帳戶無資金往來,檢方即相信彼此之間絕無利益交換。

  4. 關係人獲取金額尚非甚鉅:撟事酬謝價額應與所撟標的相當,始可認定為介入的報酬。檢方認為區區幾十萬禮券,與百億經營權相較,不成對價關係,第一家庭不可能破壞市場行情,也不可能有前金後謝,也只會收禮券,所以絕無共犯關係。

  5. 李恆隆總共提領1,482萬元禮券,第一家庭成員使用27萬7,000元、黃芳彥使用219萬500元、陳辜美貴使用10萬3,500元,儘管還有83%的禮券下落不明,也與本案無關,仍然可以結案。

   ˍ

  在政治層面上,由於檢方認定第一家庭成員並未涉入SOGO案,總統府先前聲明,即一概不算:

   ˍ

總統府「三點嚴正聲明」95年04月13日:

  1. 總統及夫人包括第一家庭成員從未收受李恆隆、章民強、徐旭東或陳哲男等任何一人所贈送的SOGO禮券。

  2. 如第一家庭成員中有任何一人曾收受上述之SOGO禮券,總統表示他願辭職下台以示負責。

  3. 近日諸多不實之報導,對第一家庭造成嚴重之傷害,極不公平,總統對這些影射、污衊之事,表示相當遺憾。

阿扁「向人民報告」95年06月20日:

…我曾說過,我本人、我的太太也好,絕對沒有介入經營權之爭,我也曾以新聞稿表示如果我的太太有收受包括李恆隆、陳哲男、章民強、或徐旭東所贈送的禮券,我願下台一鞠躬,我的保證、我的承諾至今、未來都有效。

   ˍ

延伸閱讀權力/道德圖解 

   ˍ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新聞稿

95年10月2日

壹、偵辦始末

  1. 本案偵辦緣由:

    1. 檢舉人周慶峻、朱吉龍、呂寶堯、沈興仁、劉啟東等人於民國93年3月1日以總統夫人吳淑珍女士、陳哲男、張景森涉有瀆職罪嫌而提出檢舉;

    2. 本署於93年2月26日針對報載章民強因太平洋百貨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太百公司)經營權之爭,曾交付李恆隆新台幣(下同)2,000萬元及面額880萬元之太百公司禮券作為工作費,李恆隆隨即帶章民強赴總統府宴飲水餃午餐,章民強即與時任財政部長顏慶章碰面商討貸款相關事宜,而疑有總統夫人吳淑珍、總統府副秘書長陳哲男及經建會副主委張景森涉嫌瀆職收賄一節,剪報分案;

    3. 章民強又以李恆隆、林華德、賴永吉、徐旭東、黃茂德、李冠軍等人涉有背信罪嫌而提出告訴,因之均併同偵查。

  2. 經指分由專組曾益盛檢察官承辦,承辦檢察官隨即指揮法務部調查局臺北市調查處(下稱市調處)與本署檢察事務官偵辦。由於章家與李恆隆間自87年起,資金往來頻繁,金額龐大,而其使用帳戶眾多,且簽發支票或有兌現,抑或不兌現後再另行簽發支票給付;又告訴人出庭時,針就政府官員是否涉案復採取較為消極方式應對,且當事人間復不斷提出告訴,因而分析比對釐清相關案情至為費時,檢察官為釐清章民強父子與李恆隆之金錢往來及李恆隆與林華德參與太百案過程及有無高層介入,乃多次傳訊章民強父子、李恆隆、林華德、及證人張元玲等人交叉查證,另外亦發函太百公司提供李恆隆領取禮券編號、函中華民國銀行公會、票券公會、華南銀行、世華銀行查詢紓困事宜,前後發函計49次,並執行搜索、扣押,調扣約80箱證物,詢問相關當事人約294人次,另法務部調查局洗錢防制中心亦提供本案資金清查結果。

  3. 經過承辦檢察官與市調處調查員、本署檢察事務官之查證,復經市調處於95年7月31日以肆字第09500119240號移送書移送李恆隆、林華德、賴永吉、徐旭東、黃茂德、李冠軍涉嫌背信罪嫌後,業已偵查終結,檢察官認:

    1. 李恆隆、林華德、賴永吉、徐旭東、黃茂德、李冠軍等人涉有背信、偽造文書罪嫌,於95年10月2日將林華德、徐旭東、黃茂德、李冠軍提起公訴;

    2. 李恆隆、賴永吉前另案涉偽造文書等罪嫌起訴,現由臺灣高等法院審理中,故移併臺灣高等法院審理;

    3. 章民強告訴李恆隆涉嫌詐欺、侵占部分,檢察官則認為罪嫌不足,予以不起訴處分;

    4. 總統夫人吳淑珍女士、前總統府副秘書長陳哲男、前經建會副主委張景森檢舉瀆職部分,則與犯罪無涉,亦一併簽結

 貳、起訴、併案審理部分

  1. 事實摘要

    1. 林華德、李恆隆二人受代表太平洋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太設公司)集團之章民強父子委託,協助處理有關太設公司集團之財務問題,原僅限於財務紓困範疇,詎林華德、李恆隆二人見太百公司與太設公司等關係企業已斷絕交叉持股關係,未來營運不受太設公司及其關係企業所拖累,且太百公司本身獲利能力、現金流量甚佳,未來前景看好,復憑藉章民強父子二人信任而掌握對太百公司、太流公司之控制權,竟共同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萌生基於謀取未來處分太百公司資產之犯意,未思積極解決太設集團財務困頓問題,僅著力於處理太百公司債務問題。

    2. 迄91年8月初,章啟明與寒舍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寒舍公司)蔡辰洋及美商仙妮蕾德集團負責人陳德福,達成買賣太百公司股權協議,使太設集團原本可藉此得到資金之挹注。然如章家與寒舍公司達成交易,李恆隆、林華德自無法按原計畫獲得不法利益,因而其一再佯稱受總統府高層指示,無權轉賣,使章民強父子與寒舍公司無法完成交易。

    3. 嗣經蔡辰洋透過管道破除高層之說後,林華德、李恆隆為掩飾太百公司業已由渠控制之事實,旋即假藉債權銀行團人員入主太百公司經營團隊為由,於91年8月26日召開太百公司臨時股東會,安排實際上非債權銀行團代表擔任太百公司董事,由賴永吉接任太百公司董事長,並迫使章民強辭去太百公司董事職務,藉此以利對外推稱太百公司實由債權銀行團所主導經營,俾林華德、李恆隆私下另洽買主牟利。

    4. 嗣後林華德、李恆隆覓得原有投資意願之遠東集團投資太百公司。李恆隆、林華德、賴永吉、徐旭東、黃茂德、李冠軍為使遠東集團順利取得太百公司經營權,藉此謀取鉅額利益,竟於91年9月21日共同偽造太流公司之臨時股東會議、董事會記錄,以遂行增資太流公司方式,使遠東集團取得太百公司經營權,雙方並於同月23日簽定「重要會議紀錄」,除瓜分太流公司股權,協議由遠東集團取得67%股權、李恆隆取得33%股權外,並力圖解決章民強家族在太百之殘留利益。隨即遠東集團於同月26日以增資太流公司 1億股(總價10億元)方式,取得太流公司99%以上之股權,間接取得太百公司經營權。

    5. 嗣李恆隆復委請廖永豐會計師於91年10月11日,代表太流公司持前揭不實之會議紀錄,向臺北市政府建設局辦理公司變更登記而行使之,足以生損害於公司管理之正確性及太設集團。至此李恆隆、林華德、賴永吉、徐旭東、黃茂德、李冠軍已使太流公司取得大部分太百公司股權,太設集團與寒舍間之股權買賣亦告無法履行,遂致太設集團無法獲得寒舍之前開資金挹注,且無端喪失原所有之太百股權,遠東集團得以接手經營,而受有損害。

  2. 具體求刑:
    被告林華德以其金融長才,受人委託辦理紓困,不思忠人之事,竟恃其所具專業智能從中謀取鉅額不法利益,其惡性不可謂不重大;被告徐旭東為企業集團負責人,被告黃茂德、李冠軍則為該集團高階經理人,渠等為思擴張企業版圖,竟與被告林華德、李恆隆等人共同謀取不法利益,以此商業不法手段豪奪不法利益等犯罪動機、目的及犯罪所得、犯後態度等一切情狀,就被告林華德請予以量處有期徒刑3年6月、被告徐旭東有期徒刑2年6月、被告黃茂德、李冠軍有期徒刑2年之宣告。

  3. 併案審理:
    被告李恆隆、賴永吉另案涉有偽造文書等案件,業經本署檢察官以92年度偵字第4021號、12562號、12564號案件提起公訴,現由臺灣高等法院審理中,而本件與該案之各事實有修正前刑法規定之牽連犯與連續犯之裁判上一罪之關係,故併案移送臺灣高等法院審理。

 參、不起訴處分部分

  就被告李恆隆收受前開2,000萬元部分,因章啟明就該筆款項究為清償李恆隆代墊之工作費,抑或給予其個人之報酬及給付2,000萬元之過程,章啟明說法前後已有不一。且經查證其中發票日90年11月25日,票號ON7613899、面額500萬元之支票影本下方空白處,確經章啟明簽具「收到現金上列伍百萬元整90.10.8章啟明」等文字,核予證人李秀峰證述、被告李恆隆辯解係清償借款一節相符,又章啟明亦坦承被告李恆隆曾引薦伊會見陳哲男、顏慶章,而順利召開紓困會議等情,因而自難認被告李恆隆此部分涉有何詐欺犯行。本件既未發現被告李恆隆有施以詐術使告訴人或第三人交付財物,亦無被告李恆隆侵占自己持有他人之物之情形,與詐欺罪、侵占罪構成要件不符,故為不起訴處分。

肆、簽結部分

  關於李恆隆提領之百公司禮券,所涉相關犯罪嫌疑,經市調處於95年7月10日以肆字第09500071260號函復調查結果,再經本署檢察官縝密偵查後,認總統夫人吳淑珍女士、總統府前副秘書長陳哲男及經建會副主委張景森涉嫌瀆職收賄,因查無實據,均依規定,予以簽結,理由簡述如下(詳細簽結理由詳如附件):

  1. 總統夫人吳淑珍女士涉介入太百公司經營權及收受太百禮券部分:
     第一家庭成員使用之太百公司禮券固與李恆隆提領之禮券有關,且因蔡辰洋、徐旭東之探訪、陳哲男、馬永成、黃芳彥之參與,引發外界之臆測。然按依貪污治罪條例第2條、第3條規定,其適用之對象為依據法令從事公務之人員或受公務機關之委託承辦公務之人或與上述人員共犯該條例之罪者。是如行為人並非公務人員身分,且亦非與公務人員犯本條例之罪,自難以貪污治罪條例相繩。
     至所謂共同正犯,則須共犯間,有犯意聯絡、行為分擔,始足當之。本件吳淑珍女士雖為總統夫人,惟其並無公務員身分,殆為眾所周知之事實;且衡以陳哲男、馬永成、黃芳彥參與之情節,復按前開蔡辰洋、徐旭東至官邸拜訪總統夫人吳淑珍女士之時間、過程,及關係人章氏父子、李恆隆、林華德陳稱與總統夫人吳淑珍女士素不相識等節;參以經命法務部調查局經濟犯罪防制中心清查黃芳彥、吳清友之資金帳戶,並未發現與本案有關之人員資金往來情形,再佐以第一家庭成員所使用與李恆隆有關之禮券,係李恆隆於遠東集團已取得太百公司之經營權(91年9月26日)後之91年10月間、92年1月間所提領,且所取得之金額尚非甚鉅,以取得太百公司經營權所得利益相衡,顯非介入經營權之報酬等情節綜合研判,自無法僅以曾間接收受使用李恆隆於遠東集團取得太百公司經營權之後所提領之太百公司禮券,遽認其涉嫌違反貪污治罪條例或共犯背信等罪嫌。

  2. 總統府副秘書長陳哲男協助太百公司紓困等部分:
     陳哲男雖確實協助太設集團紓困,然因紓困過程財政部僅提供企業與銀行溝通平台,債務之處理係由太設集團之最大債權銀行合作金庫主導召開會議,且依「中華民國銀行公會會員自律性債權債務協商及制約機制」,達成協議,復查無證據證明陳哲男收取不當利益,故紓困過程尚未查有不法之處。
     至陳辜美貴雖使用10萬3,500元李恆隆提領之禮券,然禮券來源業經陳辜美貴、陳書芸、林明中、李恆隆供述綦詳,且縱有李恆隆贈與陳哲男而轉交陳辜美貴或陳書芸使用,惟以其金額不高衡情應非介入紓困之報酬,且按前開陳辜美貴使用禮券編號,查得係李恆隆於91年5月3日、92年1月27日所提領,距太設集團之紓困期間(90年10月中旬)、遠東集團之取得太百經營權時間(91年9月底)相距已達4至7月等情,另陳哲男除協助安排太設集團紓困外,關於經營權移轉部分,僅於91年8月底,與馬永成參與協調李恆隆、蔡辰洋之股權買賣等節綜合研判,尚無法認定其涉有不法。

  3. 張景森部分:
     檢舉意旨雖另稱,時任經建會副主委張景森亦涉不法,而提出檢舉云云。然經指揮市調查處調查,並未發現有關張景森涉案之不法情事,是自難以該不附理由之檢舉,認定其涉有不法。

伍、其他

  1. 黃芳彥涉案部分:
      黃芳彥雖確因介入太百經營權之爭,於認識李恆隆後,始陸續取得禮券,然以黃芳彥係任職財團法人新光吳火獅紀念醫院醫療副院長兼麻醉科主任,並無公務員身份,且就太百公司經營權之爭,據關係人等所陳述,其僅於91年9月25日,在臺北市中山區中山北路之老爺酒店,參與陳玲玉、林華德、李恆隆餐敘,藉以調解雙方糾紛,及於92年2月間,參與徐旭東所邀約之聚會,惟兩次餐會,過程均係處於被動而非主導之立場等情,復未發現有協助遠東集團或寒舍公司取得經營權等情,再佐以經命法務部調查局經濟犯罪防制中心清查黃芳彥使用帳戶,並未發現與本案有關之人員有資金往來之情形,是黃芳彥未衡量李恆隆對其別有所圖,卻仍泰然收下前開太百禮券之厚禮,行為雖不無可議之處,然尚難遽認違反貪污治罪條例或共犯背信等罪嫌。

  2. 另行分案偵辦部分:
     至李恆隆於91年4月至93年1月期間,前後向太百公司提領面額計1,482萬元之禮券,惟除已查明之第一家庭成員使用27萬7,000元禮券黃芳彥使用之219萬500元禮券陳辜美貴使用之10萬3,500元禮券外,其餘禮券之去向、使用者及用途不明,而該收受禮券者是否與李恆隆等人共犯背信等罪嫌,有進一步追查之必要,擬另分案辦理,附此敘明。

   ˍ

 

   ˍ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起訴書

95年度偵字第12421號
95年度偵字第13917號
被告林華德男62歲
        選任辯護人林凱倫律師
被告徐旭東男65歲
        選任辯護人古嘉諄律師
             江如蓉律師
被告黃茂德男56歲
        選任辯護人楊曉邦律師
             聶齊桓律師
             李錦樹律師
被告李冠軍男59歲
        選任辯護人楊政憲律師
             陳嘉琪律師
上列被告等因背信等案件,已經偵查終結,認應該提起公訴,茲將犯罪事實及證據並所犯法條分敘如下:
犯罪事實

  1. 林華德係國際票券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國票公司)前董事長,李恆隆係太平洋流通投資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太流公司)董事長,賴永吉(上二人均另由臺灣高等法院併案審理)係正風聯合會計師事務所之負責人,徐旭東係遠東百貨股份有限公司等關係企業(下稱遠東集團)之董事長,黃茂德係遠東集團法務長及董事長特別助理,主要辦理有關遠東集團法務諮詢及董事長徐旭東交辦事項,李冠軍係遠東集團財務長,處理遠東集團財務規劃及運用。李恆隆前因出租大樓予太平洋崇光百貨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太百公司)以充營業賣場,而與太平洋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太設公司)等關係企業(下稱太設集團)之總裁章民強、章啟明父子熟稔。

    1. 緣於民國90年9月間,太設集團因營運不善,財務調度困難,急需資金挹注;而太設集團旗下營運甚佳之太百公司,又因遭逢納莉風災停業數日,營運亦陷入困境,債權銀行聞訊咸感恐慌而抽銀根,致太設集團財務更加吃緊。迨李恆隆知悉前情後,便主動向太設集團總裁章民強、章啟明父子表示,願安排政府官員及金融界友人協助解決太設集團、太百公司財務困境,然需聘任其擔任太設集團之副董事長,以名正言順提供協助。協議既就,李恆隆旋於同年10月8日,引薦章啟明至總統府拜會時任副秘書長之陳哲男,同日下午再由陳哲男陪同,前往財政部拜會時任部長之顏慶章,顏慶章當場允諾協助於同月15日召開太設集團紓困會議,提供溝通平台,由債權銀行與太設集團開會協商債權處理方式。章氏父子見李恆隆確有能力協助紓困,遂於同月19日,正式聘任李恆隆擔任太設集團之副董事長。迄同月23日,太設集團之最大債權銀行合作金庫主導召開會議後,即依「中華民國銀行公會會員自律性債權債務協商及制約機制」,達成:1.不調息(平均7.59%),展期清償本金1年;2.條件:(1)集團18家公司不能跳票,否則不展期;(2)還沒使用之貸款額度取消之決議,乃使太設集團財務困境暫時獲得紓緩,惟並未能徹底解決太設集團財務問題。

    2. 章民強父子二人為求根本解決太設集團之財務問題,乃於91年1月間,在李恆隆引薦下,委請中央投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張鍾濮、國票公司董事長林華德協助分別對太設集團進行企業診斷,林華德立即表示前開紓困計畫係錯誤決定,建議進行太設集團轄下企業之切割,俾利企業存續經營。章家聽從建議,乃逐步展開企業體切割。在此同時,李恆隆即以太設公司之關係企業明陽開發股份有限公司尚對其有負債,及出面協助處理太設集團問題之花費,並且需取信陳哲男等人為由,要求取得太百公司20%股權。章氏父子因見李恆隆確有能力安排會見陳哲男、顏慶章,復安排召開紓困會議,且為求順利解決財務困難,遂應允李恆隆之要求,並配合製作倒填日期為89年5月1日、90年3月5日之不實協議書、承諾信函等文藉此表彰李恆隆應取得20%太百公司股權。

    3. 迨於91年3月初,林華德正式同意協助章氏父子處理太百公司財務問題,惟要求章民強父子二人必須設法將太百公司股權集中,再信託與其本人,俾利其日後代表太百公司與銀行團協商還款事宜。章民強父子鑒於林華德在金融界之盛名及李恆隆之大力引薦,遂同意林華德前開請求。隨後,林華德先安排正風會計師事務所所長賴永吉率員至太百公司查帳,其後林華德、李恆隆等人再以查帳結果「太百公司本身獲利能力穩定,惟因與太設公司交叉持股情形嚴重,致生鉅額負債,恐有跳票之虞」、「為防止原經營團隊持續自太百公司挪用資金」等為由,要求章啟明辭去太百公司常務董事職務,並指派正風會計師事務所曹安男進駐太百公司控管該公司支票簽發,以遂行太百公司、太設集團企業體切割計劃,將太設公司原持有之「中控公司股權」、「太百大樓」及「太百公司股權」等資產,作價新臺幣(下同)120億元,以買賣為名義,分別售予太百公司及太設公司轉投資設立,資本額僅100萬元之太流公司,藉此將太百公司股權集中於太流公司,另安排太設公司將太流公司股權售予太百公司,以斷絕太百公司與太設集團相互持股之關係。其後,章民強父子二人為求順利解決太設集團財務困難,即以太設公司、太百公司代表人身分,配合林華德、賴永吉、李恆隆指示,先安排太百公司以新台幣100萬元代價,向太設公司收購太流公司股權,再將太設公司所持有之48%太百公司股權及章民強父子負責對外蒐購之52%太百公司股權(合計100%股權),以買賣為名集中過戶至太流公司名下;俟股權集中後,再將太流公司股權信託林華德處理,俾利向太百公司債權銀行爭取貸款展期。惟章民強父子二人因曾承諾給與李恆隆20%太百公司股權,遂在李恆隆要求下,同意將太流公司20%股權登記於李恆隆名下,並將太百公司支付100萬元股款中之20萬元,於太百公司帳冊記載為章民強向太百公司借支,俾利日後主張具有該20%股權之所有權,惟並未辦理股權過戶手續。

    4. 迄91年4月間,林華德復安排太百公司出資,將太流公司資本額增資至1,000萬元,賴永吉並以符合公司法第176條第3項規定為由,建議將太流公司60%股權登記在自然人名下,40%股權則登記在太百公司名下。而李恆隆為圖確保前揭章民強父子二人允諾給與20%太百公司股權,又以林華德、賴永吉指示為由,要求將太流公司60%股權信託與其本人,章民強父子為求順利解決太百、太設公司財務困難,遂依林華德、李恆隆指示,將前揭太流公司60%股權信託登記在李恆隆名下,並推派由李恆隆擔任太流公司之董事長,惟前揭李恆隆名下應繳交之股款580萬元,則於太百公司帳冊記載為章民強向太百公司借支,俾利日後主張具有該60%股權之所有權。

    5. 嗣於91年5月間,前揭太百公司股權集中計劃已大致完成,因而太流公司已為太百公司之控股公司。而李恆隆個人又登記持有60%太流公司股權,有權指派法人董事入主太百公司,間接掌控太百公司,李恆隆為履行林華德前於91年3月間所提「太百公司股權集中,再予以信託」之要求,乃以太流公司負責人名義,與林華德簽立信託協議書,將太流持有之太百公司股權全數信託予林華德,並訂定「授權林華德對太百公司行使法規所定之公司法人一切權利、義務,舉凡財務調度、經營管理、人事等一切經營上所必要之行為」、「信託行為係唯一且無條件更無期限」、「將來太百公司一切安定平穩後或信託期間公司營運必要時,林華德有權處置太流公司所信託之一切股權(包含作價及賣出權)」等不符一般信託要旨之內容,此時章民強因冀求林華德、李恆隆繼續協助處理太百公司財務困境,迫於無奈,乃勉以「見證人」身分同意簽署前揭信託協議書。

  2. 林華德、李恆隆二人於受代表太設集團之章民強父子委託,協助處理有關太設集團之財務問題,原僅限於財務紓困範疇,渠等二人即應依所受委託事項,全力解決太設集團之財務問題,詎林華德、李恆隆二人見太百公司與太設等關係企業已斷絕交叉持股關係,未來營運不受太設公司及其關係企業所拖累,且太百公司本身獲利能力、現金流量甚佳,未來前景看好,復憑藉章民強父子二人信任而掌握對太百公司、太流公司之控制權,竟共同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萌生基於謀取未來處分太百公司資產或以增資太流公司以稀釋原股東股權之方式所生鉅額不法利益之犯意,未思積極解決太設集團財務困頓問題,僅著力於處理太百公司債務問題。

    1. 林華德、李恆隆依前開分割計畫,見有機可乘,即欲奪取坐落在臺北市大安區忠孝東路4段之太百本館大樓(下稱太百大樓);而太百公司原於91年7月10日即欲以46億元,向太設公司購買太百大樓,且依賴永吉之計算,於抵銷太設公司積欠太百公司債務及抵押貸款後,太百公司僅須再給付太設公司10餘億元,即可移轉太百大樓之所有權;惟李恆隆於同月15日,以太設公司關係企業對太百公司仍有負債為由,拒絕由太百公司支付「太百大樓」交易價金予太設公司,致太設公司資金調度發生困難,章民強父子二人乃覺有異。林華德、李恆隆遂思加強鞏固其在太百公司之影響力,且為謀避免業已集中登記於太流公司名下之太百公司股票,因先前太設公司等太設集團企業持以設質於其上之債務無力償還,致遭債權銀行拍賣,損及渠等控制太流公司之預期利益,乃於91年7月18日,分由林華德邀集太百公司主要債權銀行,即合作金庫銀行董事長梁成金、世華商業銀行董事長汪國華,及財政部長李庸三等金融界友人,李恆隆則邀請陳哲男共同與會,至來來大飯店桃山日本料理店餐敘,探詢債權銀行對債務人太百公司由展延債務更為清償債務之意向。同日下午林華德、李恆隆隨即通知章民強、章啟正、鄭洋一、賴永吉,召開太百公司臨時董事會,並以中國信託商業銀行17億元之NIF(聯貸案)即將到期,太百公司亟需另行舉債因應,而章民強債信不佳,恐無法獲債權銀行支持等為由,迫使章民強辭去太百公司董事長職務,改由李恆隆接任,藉以確實取得太百公司之掌控權;林華德與李恆隆為確保對太百公司的控制權,俾順利日後處分太百公司股權,復於同日,簽立協議書,載明「乙方(李恆隆)將太流公司持有公司之股票及太百公司持有太流公司股票,就讓與書類蓋章後交甲方(林華德),任由甲方處理,乙方及太流公司絕無異議」,並委由林華德擔任太百公司最高財務顧問,負責太百公司財務規劃、調度之指導。至此章氏父子已懷疑林華德、李恆隆二人心懷不軌,覬覦太百公司股權,悖離受託處理太設集團財務問題之授權初衷。

    2. 迄91年8月初,章啟明即思自行對外尋求投資太百公司之財團,以徹底解決太設集團之財務危機,並於91年8月21日與寒舍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寒舍公司)蔡辰洋及美商仙妮蕾德集團負責人陳德福,共同簽定交易備忘錄,約定由蔡辰洋、陳德福共同集資100億元,向太流公司收購太百公司100%股權、太平洋中國控股有限公司60%股權(前兩項計34億元)、豐洋興業股份有限公司約95%股權、香港太平洋控股公司100%之股權(此兩項計20億元)及太百大樓地上權(計46億元),雙方並特別規定,「同意有關標的物之過往交易、資金借貸及關係企業往來帳務等一筆勾消」,即免除太百公司對太設集團之債務。雙方雖對買賣標的及價金達成初步合意,然因林華德、李恆隆形式上已取得太百公司控制權,章啟明只得請蔡辰洋另與林華德洽談。迨於同月22日,蔡辰洋與寒舍公司總經理王定乾至林華德辦公室商討投資太百公司事宜,詎料林華德自忖如章家與寒舍公司達成交易,其與李恆隆自無法按原計畫從中獲取利益,遂向蔡辰洋佯稱已獲總統府高層指示,無權轉賣,乃不願配合章氏父子將太百公司股權出售與寒舍集團。蔡辰洋為查證林華德所言之總統府高層介入說辭,遂趁探視總統夫人吳淑珍身體之機會,至玉山官邸透過總統夫人瞭解狀況,總統夫人除當場明確表達總統未涉入民間企業買賣外,嗣更透過時任總統府秘書之馬永成瞭解是否有人假借「總統府高層」名義介入;俟馬永成初步查證並無該事後,蔡辰洋即續與林華德接洽,表達已查明無高層之說,然仍遭林華德含糊推諉。林華德見以「高層」介入為由拒絕寒舍公司,勢已無法說服蔡辰洋放棄洽購太百公司股權,為續行排除寒舍公司洽購,以及掩飾太百公司業已由渠控制之事實,旋即假藉債權銀行團人員入主太百公司經營團隊為由,於91年8月26日召開太百公司臨時股東會,安排實際上未具債權銀行團代表性之劉昌鑾、彭宗正、江希賢等人擔任太百公司董事,由賴永吉接任太百公司董事長,並迫使章民強辭去太百公司董事職務,藉此以利對外推稱太百公司實由債權銀行團所主導經營,俾林華德、李恆隆私下另洽買主牟利。另蔡辰洋因仍無法尋得溝通管道,而再度求助馬永成,馬永成遂於91年8月底某日約同蔡辰洋,並請時任總統府副秘書長之陳哲男邀約李恆隆,在總統府副秘書長會議室見面會談,以破除高層之說。惟苟蔡辰洋順利投資太百公司,李恆隆即無法按原訂計畫從中獲益,乃出價500億元,憑以表達拒絕之意,雙方遂不歡而散。

    3. 另遠東集團負責人徐旭東於91年8月10日致電章家,主動表示願意協助太百公司解決財務問題,雙方於同月12日見面後,章啟明即明確告知當時太百財務狀況及股權信託林華德等情。林華德因見蔡辰洋動作積極,不願多日努力無功而返,遂於同年9月3日,透過舊識即遠東集團法律顧問兼董事長助理黃茂德之引薦,與徐旭東見面,並邀約原有投資意願之遠東集團投資太百公司。遠東集團之徐旭東、黃茂德、李冠軍均明知李恆隆名義上雖登記持有太流公司 60%股權,惟實係章民強父子二人所託,為解決太百公司財務困難,配合信託登記之權宜之計,且林華德亦僅受託處理解決太百財務問題,對太百公司並無實質權利,於翌(4)日與章啟明、吳清友、沈沛霖、賴麗真見面後,益確認上情無誤;惟因章啟明業已與寒舍公司等商定出售股權事宜,徐旭東乃委請友人吳清友出面探詢蔡辰洋意向,表達遠東集團欲與寒舍公司共同合作投資太百公司之意願,惟遭蔡辰洋斷然拒絕。然徐旭東、黃茂德、李冠軍等人為謀增加遠東集團在百貨流通業之市佔率,乃轉尋求取得林華德、李恆隆、賴永吉合作,共同基於犯意之聯絡,謀議以增資太流公司方式,間接取得太百公司經營權,以摒除寒舍公司蔡辰洋之投資。其六人為使遠東集團順利取得太百公司經營權,藉此謀取鉅額利益,竟共同違背李恆隆、林華德受代表太設集團之章民強父子二人委託之任務,罔顧章民強父子二人已與寒舍公司商妥出售股權之事實;先由林華德與徐旭東、黃茂德商討增資太流公司,間接取得太百公司經營權之細節,再由李恆隆於91年9月17日與黃茂德、李冠軍簽訂「保密協議」,林華德並指示賴永吉全力配合辦理遠東集團增資太流公司事宜。

    4. 林華德為掩飾渠等協助遠東集團入主太百公司情事,遂於 91年9月17日、19日,分別假意與章民強父子二人、寒舍公司代表蔡辰威、王定乾及委任律師陳玲玉等人協議,佯稱同意以「太流股權洽特定人承購及讓售」、「李恆隆配合前述承購,應獲得補償」等共識,配合寒舍公司收購太百公司股權,同時卻指示賴永吉以太百公司董事長身分,於91年9月19日逕自解除章民強代表太百公司出任太流公司法人董事之職務,並於翌(20)日應遠東集團方面要求,由賴永吉自太百公司財務部領取太流公司大、小章連同太百公司放棄增資認購書,持至遠東集團,交付李恆隆轉交黃茂德等人保管。其後,林華德、李恆隆、賴永吉、徐旭東、黃茂德、李冠軍等人均明知太流公司並未於91年9月21日召開股東會臨時會、董事會之事實,復為使遠東集團順利增資太流公司,乃共同謀議以偽造股東會臨時會會議紀錄之方式,以遂其目的;謀議既就,先由黃茂德囑咐所屬郭明宗(另案業經本署檢察官提起公訴,現由臺灣高等法院審理中),協助李恆隆製作不實太流公司不實之會議紀錄草稿,佯以太流公司業經合法臨時股東會、董事會決議通過增資40億元等節;經黃茂德修訂後,再由郭明宗正式繕打,並以記錄人身分用印,而未於前揭時間實際出席太流公司會議之賴永吉,則於91年9月21日晚間,在林華德住處,依林華德、李恆隆指示在董事出席簽到簿上簽名,佯裝其確曾參與會議,後更以太百公司董事長身分放棄參與太流公司增資。而林華德為掩飾其協助遠東集團入主太百公司之犯行及表彰李恆隆代表與遠東集團簽立密約之正當性,即於91年9月22日主動虛意致函李恒隆,表示解除彼等間之信託關係。

    5. 其後,李恆隆、賴永吉二人於91年9月23日,再將太流公司股票交付黃茂德指定之呂思家律師保管,作為遠東集團增資太流公司之保障。旋李恆隆並與遠東集團代表黃茂德、李冠軍等人簽定「重要會議紀錄」,就遠東集團入主太百公司及雙方合作方式達成協議,內容除瓜分太流公司股權,協議由遠東集團取得67%股權、李恆隆取得33%股權外,雙方並力圖解決章民強家族在太百公司之殘留利益。隔(24)日以太流公司名義,形式上發函遠東百貨股份有限公司等11家遠東集團關係企業,在未鑑定太流公司每股合理價格之情況下,遽以每股10元價格,邀集前開公司參與現金增資,徐旭東等人遂於同月25日自該11家關係企業集資匯入上海國際商業銀行信託專戶,並於同月26日將10億元匯入太流公司在遠東商業銀行營業部開立之資本專戶,由遠東集團以增資太流公司1億股(總價10億元)方式,取得太流公司99%以上之股權,間接取得太百公司經營權。

    6. 而林華德及寒舍公司法律顧問陳玲玉為上述太百公司股權買賣案交惡,適雙方友人黃芳彥於91年9月18日參加馬永成婚禮時得悉此事,乃應允居間協調雙方,遂於同月25日齊赴老爺酒店餐敘,協調代表蔡辰洋之陳玲玉律師及林華德,惟當日林華德仍表明無權出售太百公司股權之立場,並當場致電李恆隆前往與會,然當日雙方並未獲任何共識。

    7. 遠東集團雖以前開增資方式掌握太流公司多數股權,然太流公司與太設公司就太百股權之買賣(當時股票係質押在富邦銀行)尚有爭議,因而李恆隆等人隨即於同年10月1日,提領前開增資款項中之8億元,以太流公司名義,代太設公司清償積欠富邦銀行(現更名為臺北富邦銀行)之債務,以取得太設公司所提供擔保前開債務之48%太百公司股票,而徹底摒除寒舍公司之投資計畫。

    8. 嗣李恆隆復委請廖永豐會計師於91年10月11日,代表太流公司持前揭不實之會議紀錄向臺北市政府建設局辦理公司變更登記而行使之;使臺北市政府建設局不知情之承辦人員據以轉送經濟部商業司於91年11月13日准許太流公司之變更登記,並由該管公務員登載於職務上所掌管之公司登記事項卡,足以生損害於公司管理之正確性及太設集團。至此徐旭東、黃茂德、李冠軍、李恆隆、林華德已使太流公司取得大部分太百公司股權,太設集團與寒舍間之股權買賣亦告無法履行,遂致太設集團無法獲得寒舍之前開資金挹注,且無端喪失原所有之太百股權,遠東集團得以接手經營,而受有損害。

  3. 案經章民強告訴暨本署檢察官指揮法務部調查局臺北市調查處移送偵辦。

證據並所犯法條

  1. 程序部分

    1. 被告林華德前涉嫌背信犯行,前雖經本署檢察官以92年度偵字第12564號案件為不起訴處分確定;然按刑事訴訟法第260條規定,不起訴處分已確定者,非有發現新事實或新證據、有第420條第1項第1、2、4、5款所定得為再審原因之情形者,不得對於同一案件再行起訴。所謂同一案件係指被告是否同一及犯罪事實是否同一而言,又所指犯罪事實同一之前提,必先為自然性事實(或社會性事實)具有同一性時,始應判斷所欲提起公訴之事實是否受先前所為不起訴處分效力所拘束。苟因犯罪事實同一、被告同一而認定與先前之不起訴處分為同一案件時,倘因發現新事實或新證據者,仍得就該犯罪事實對於被告提起公訴。

    2. 前案偵查之犯罪事實略為:太設公司原持有太流公司94%股權及太百公司48%股權,對上開二公司均具有實質控制力,而章民強則為該二公司之董事長。於90年間,太設集團受全球經濟衰退之影響,欲重新檢討集團組織及投資架構,以挽救財務困難之太設公司及太百公司,乃依李恆隆之建議,引介被告林華德進行重組計劃,負責籌劃太設集團改造及復興決策。惟林華德及李恆隆、賴永吉三人竟意圖損害太設集團利益,為奪取太百公司經營權,違背委任本意,在未對太流公司、太百公司投資分文之情況下,竟變易持有為所有之意思,對外宣稱已取得經營權,並決定太流公司由李恆隆任董事長、賴永吉任董事、鄭洋一任監察人,太百公司由賴永吉任董事長、李恆隆任董事、鄭洋一任監察人,更私下與遠東集團徐旭東達成協議,未經信託人即太設集團之同意,召開股東會,通過太流公司增資,由徐旭東所代表之遠東集團認購40億元增資款,致太平洋建設集團完全喪失對太流公司之主控權。

    3. 然本件認定被告林華德所涉背信罪嫌,委任之本人係太設集團之關係企業,處理之事務則係解決太設集團之財務問題,包括嗣後被告林華德規劃之企業分割等事項,而被告林華德竟意圖不法利益,為前開犯罪事實欄所述之違背任務之行為,致太設集團喪失原所有之太百股權,且無法獲得原可自寒舍公司挹注之期待利益,與原處分書認定之委任事務不明確且喪失之主控權非法律定義之財產權,無法認定有財產上損害,故為不起訴處分等情,顯然迥異,要難謂同一案件。

    4. 況下揭證據欄內所臚列之各項證據,除多未經原案所調查外,亦未經其審酌,是縱係同一案件,然顯有刑事訴訟法第260條規定之事項,故自得據此提起公訴,事屬程序,合先敘明。

  2. 證據名稱暨待證事實

編號

證據名稱

待證事實

1

證人章民強之供述

被告李恆隆等6人涉嫌前開偽造文書及背信之犯罪事實。

2

證人章啟明之供述

3

被告李恆隆之供述:

被告李恆隆坦承下列事項:

  1. 受託處理太設集團財務,協助紓困,並曾任太設集團副董事長、太百公司董事長、現任太流公司董事長。

  2. 協助處理企業切割計畫。

  3. 並未出資購買60%太流公司股權。

  4. 以太流公司代表人名義與林華德簽訂信託協議書,將太流持有太百股權唯一、無條件、無限期全權委任林華德行使法規所定之公司法人一切權利、義務。

  5. 參與91年7月18日在來來飯店桃山日本料理店之餐會。

  6. 於91年7月18日與林華德簽訂協議書,協議李恆隆將太流公司持有公司之股票及太百公司持有太流公司之股票,就讓與書類蓋章後交付林華德處理。

  7. 於91年8月間聽從林華德建議,發文至銀行公會等單位徵求太百公司董事之事實。

  8. 於91年8月底某日,受陳哲男之約,至總統府陳哲男辦公室與蔡辰洋、馬永成見面之事實。

  9. 坦承林華德與遠東先聯繫妥當後,始派伊出面與遠東方面簽約。

  10. 於91年9月17日與遠東集團代表黃茂德、李冠軍簽訂「備忘錄暨保密協議」之事實。

  11. 應遠東集團要求,於91年9月20日請賴永吉另取太流公司大、小章交付遠東集團。

  12. 91年9月21日未實際開會,請遠東集團之郭明宗製作太流股東會臨時會、董事會會議記錄之事實。

  13. 於91年9月23日與黃茂德、李冠軍簽訂「重要會議記錄」,並與賴永吉將持有之太流股票交付黃茂德指定之呂思家律師保管,以配合遠東集團增資。

  14. 放棄太流增資,協助遠東取得大部分太流股權,並進而於91年10月1日向富邦銀行清償太設公司8億元之貸款,以順利取得質押在富邦銀行之太百股份,完全摒除寒舍之介入。

4

被告林華德之供述

被告林華德坦承:

  1. 受代表太設集團之章氏父子委託,處理太設集團財務,先命其學生賴永吉至太百公司查帳後,發現太百公司營運良好、現金流量佳,而提出企業分割計畫。

  2. 於91年5月間,與太流公司代表人李恆隆簽訂信託協議書,使太流持有太百股權唯一、無條件、無限期全權委任其行使法規所定之公司法人一切權利、義務。

  3. 參與91年7月18日在來來飯店桃山日本料理店之餐會。

  4. 於91年7月18日與李恆隆簽訂協議書,協議李恆隆將太流公司持有公司之股票及太百公司持有太流公司之股票,就讓與書類蓋章後交付給 伊處理。

  5. 坦承回絕蔡辰洋之提議投資太百公司。

  6. 於91年9月3日與黃茂德、徐旭東在遠企餐敘,提及有關太百事宜。

  7. 於91年9月17日,與寒舍之王定乾、蔡辰威及章民強、章啟明開會,假稱同意以公開洽售方式處理太百股權。

  8. 於91年9月19日與寒舍代表蔡辰洋、蔡辰威、陳玲玉等人協議太百股權買賣之處理。

  9. 於91年9月25日至老爺酒店與陳玲玉、黃芳彥、李恆隆協調太百股權之買賣。

5

被告賴永吉之供述

  1. 坦承於91年3月間,受被告林華德之指示,至太百公司進行查帳。

  2. 參與太設集團之企業分割計畫(包括參與太流公司多次會議)

  3. 指派正風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曹安男顧問保管太百公司之支票章1顆,並監管所有收支。

  4. 建議將60%之太流股權過戶被告李恆隆。

  5. 曾任太流公司董事、太百公司董事、並於91年8月26日擔任太百公司董事長。

  6. 於91年7月間,以正風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名義受太流公司之委託保管太流公司股票。並於同年9月23日返還李恆隆轉交遠東集團黃茂德律師所指定之呂思家律師保管。

  7. 於91年9月19日解任章民強原係太百公司投資太流公司之董事法人代表身份。(俾使後續遠東增資計畫得以隱瞞章家知悉而遂行)

  8. 受李恆隆之指示,於91年9月20日至太百公司取走太流公司經濟部大小印鑑章,持至遠企交付黃茂德所指示之人,並於同日提出太百公司放棄太流增資認購書之事實。

6

被告徐旭東之供述

  1. 曾就收購太百事宜,分別與章家、李恆隆、林華德接洽。

  2. 收購太百公司事宜為遠東集團團隊包括伊、黃茂德、李冠軍等一起處理,簽約文件大致看過,於公司內部達成共識,文件代表遠東及其本人。

  3. 於91年9月3日,透過黃茂德與林華德接觸後,隨即於翌日與章啟明、吳清友等接觸,惟章啟明明確表示章家已無股權,須與李恆隆談。

  4. 李恆隆與兩天後來訪,並提示相關股權資料,確認其為股權所有人。故之後均以李恆隆為洽談收購太百股權之對象。

  5. 於同月12日分別與章啟明、李恆隆發出關於評鑑審查(DueDiligence)之保密協議。(顯見徐旭東當時明知股權爭議,上開陳述顯然虛偽不實)

  6. 渠係以增資方式入主太流間接取得太百經營權,並未出資購買原有股權。

  7. 太流公司第一次於91年9月26日增資10億,全由遠東集團公司出資認購,原太百公司、李恆隆均放棄增資。

  8. 遠東集團自始即打算以增資方式入主太流以取得太百經營權,而李恆隆負責配合。是遠東集團與李恆隆於91年9月23日簽訂之重要會議記錄時,即已決定增資,至上開重要會議記錄載有「轉讓」太流公司股權等語,應係該記錄是在以前就準備好了,當時以為只有轉讓。

  9. 增資過程並未與章家洽談。

7

被告黃茂德之供述

  1. 於91年8月間,遠東集團透過吳清友取得太百公司財務資料,而對是否投資太百公司進行評估。

  2. 因遠東集團對投資太百公司有興趣,故廣泛收集相關資料,因當時知悉林華德對太百公司好像有影響力,故伊與徐旭東,於91年9月3日與林華德在遠企餐敘,就太百公司進行瞭解。

  3. 於91年9月17日之前,林華德主動與伊及徐旭東餐敘,告訴有關太百公司種種情形,並表示要找一個實際有經營百貨經驗、社會形象良好,如遠東百貨公司出來替太百公司救火。

  4. 於91年9月12日分別與章啟明、李恆隆簽訂保密協議(未簽名),且雙方各說各話,遠東集團不願意介入他們股權糾紛。

  5. 與李冠軍一同代表遠東集團與李恆隆分別於91年9月17日、同月23日簽訂備忘錄暨保密協議、重要會議記錄。且該協議書係經過徐旭東授權,一些大原則在簽訂前均曾向徐旭東報告過。

  6. 關於上開協議第二條規定:太流公司應在雙方共識的目標資本額下(初期40億元),李恆隆願將太流60%之股權轉讓給遠東集團或遠東集團指定之人,並同意40%股權在遇重大決議時放棄投票權,且由遠東集團委請投資銀行評估太百及太流價值作為參考,其價格再由雙方議定之。在現有太百的股權架構下,雙方合作未完成前,李恆隆不能移轉太流或太百之持股與第三人。

    1. 渠於91年12月3日之調查筆錄先陳稱:前述第二條並非買賣,係談增資,為何李恆隆要將60%股權轉讓給遠東,因為增資之後有許多重大決議要遠東主控,所以希望他先將60%股權轉讓給遠東,但實際上並未辦理變更登記,為保障起見,股票交給第三者保管。而在9月23日或24日,我們雙方初期達成共識太流之資本額為40億之前提下,先約定繳納股款10億元,每股10元,共計1億股,我們並提供11家遠東集團子公司作為認購增資股東名單等語。

    2. 然嗣後則改口無所謂股權轉讓,該轉讓係增資之意,且該60%等股權比例即為增資比例,嗣後因李恆隆表示不參與增資,始由遠東集團獨力增資云云。

    3. 被告黃茂德說法,顯然前後矛盾,而按字面文義解釋,顯然原始說法方為正確,故前開協議當係先讓遠東以增資方式入主,嗣後雙方再經評鑑審查後,買賣原始股權,予以分贓,因而其以此摒除寒舍公司投資,使太設集團受有損害甚明。

  7. 太流公司大、小章有交付遠東集團之財務長保管,係避免李恆隆不履行協議。

  8. 91年9月21日有指派郭明宗去瞭解太流公司有無召開股東會、董事會,並命非任記錄之郭明宗,在偽造之會議記錄之記錄人欄上簽名。

  9. 91年9月23日,委請呂思家律師,代為保管李恆隆及太百公司所有之太流股票計100萬股。

8

被告李冠軍之供述

  1. 於91年8月間,遠東集團透過吳清友取得太百公司財務資料,而對是否投資太百公司進行評估。

  2. 太百公司係章民強家族所有,係眾所周知之事,然因章啟明表示需跟李恆隆談,且經調閱資料,確認太流持有太百約85%股權,而李恆隆名下復登記60%太流股權,因而始與李恆隆洽談投資太百事宜。

  3. 與黃茂德一同代表遠東集團與李恆隆分別於91年9月17日、同月23日簽訂備忘錄暨保密協議、重要會議記錄。

  4. 關於上開協議內容,被告李冠軍與黃茂德作相同陳述,故有相同矛盾。

  5. 前開太流公司增資之資金調度,係由其處理。

  6. 太流公司大、小章確有付遠東集團之財務部保管,目的為保障遠東集團投資權益,而要求李恆隆配合辦理事項。

9

證人鄭洋一之證述

  1. 90年底,李恆隆要求引薦認識林華德。

  2. 太設集團章家找林華德幫忙處理財務及事業體切割問題,而當時林華德未擔任該集團任何職務,因伊長期擔任國票公司法律顧問,因而林華德找其一同處理。另找正風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所長賴永吉幫忙。

  3. 林華德雖未參與各次太設集團之開會,但表示開會文件經其簽署,即相信為真實。

  4. 91年5月之信託協議書係李恆隆先擬定後,林華德請其瞭解,李恆隆表示該信託協議書為其與林華德、章民強三人所決定,惟伊並未向章民強求證。

  5. 伊雖見證該信託協議書,然未見過此種信託協定,感覺不妥,惟李恆隆表示如未違反法律強制規定即無庸更改,因而未加修改。

  6. 91年7月18日協議書之簽訂,於伊到場前即決定由李恆隆擔任太百董事長。

  7. 91年9月17日會議,係章民強請其到場,說服林華德處理太百股權,因為章家想賣,但林華德不肯賣,會中林華德同意採公開方式處理太百公司股權買買爭議。而當時章民強曾質疑賴永吉提出關於將太流公司60%股權登記與李恆隆、40%登記給太百係林華德之規劃,但林華德否認,並當場打電話給賴永吉求證,掛上電話後表示「這怎麼會是我規劃」等語。另外章民強、章啟明簽具1份委任書,委任伊就李恆隆退出機制或其將索取報酬,與李恆隆談判。

  8. 於91年9月19日陪同林華德至來來飯店洽談寒舍購買太百股權事宜。

  9. 於91年9月25日見證章啟明與李恆隆間,關於洽特定人承購太流股權事宜。

  10. 李恆隆曾表示,除非章家肯還錢,不然不願意與其討論歸還太流股權問題。

10

證人顏慶章之證述

協助召開太設集團紓困會議之事實。

11

證人李庸三之證述

  1. 財政部協助太設集團紓困之事實。

  2. 91年5月間,電請中國信託商業銀行董事長辜濂松展延太百公司17億元聯貸案之事實。

12

證人汪國華之證詞

  1. 顏慶章協助召開太設集團紓困會議之事實。

  2. 91年7月18日,林華德、李恆隆邀及梁成金、汪國華、李庸三、陳哲男等人於來來飯店桃山餐廳餐敘之事實。

  3. 銀行團從未主張更換太百公司董事長章民強職務之事實。

  4. 銀行團不得介入企業經營,故未指派代表進入太百公司擔任董事之事實。

13

證人梁成金之證詞

14

證人張鍾濮之證述

  1. 張鍾濮協助對太百公司進行企業診斷之事實。

  2. 德華投資股份有限公司並未實際出資購買太百公司股票,亦未完成過戶手續之事實。

15

證人曹安男之證述

91年3月間,賴永吉指派曹安男至太百公司監控資金運用之事實。

16

證人蔡辰洋之供述

  1. 章啟明就太百公司股權交易,與寒舍公司簽定交易備忘錄之事實。

  2. 林華德以總統府高層指示為由,拒絕寒舍公司收購太百公司股權之事實。

  3. 蔡辰洋、陳玲玉共赴官邸向總統夫人吳淑珍女士求證有無「總統府高層介入太百公司經營權移轉」之事實。

  4. 馬永成、陳哲男、李恆隆、蔡辰洋4人於總統 府會面之事實。

  5. 遠東集團徐旭東透過吳清友,與蔡辰洋協商共同合作投資太百公司之事實。

  6. 林華德、李恆隆佯裝同意「太流股權洽特定人承購及讓售」及「李恆隆配合前述承購,應獲得補償」等共識之事實。

  7. 李恆隆與林華德所簽立之信託協議書,不符一般信託行為本旨之事實。

17

證人王定乾之供述

18

證人陳玲玉之供述

19

證人洪三雄之供述

20

證人陳哲男之證述

馬永成、陳哲男、李恆隆、蔡辰洋4人於總統府會面之事實。

21

證人馬永成之證述

  1. 受總統指示,查明有無他人假冒總統府高層名義,介入太百公司股權交易之事實。

  2. 馬永成、陳哲男、李恆隆、蔡辰洋4人於總統府會面之事實。

  3. 徐旭東取得太百公司經營權後,由吳清友陪同至官邸拜訪總統夫人吳淑珍女士之事實。

22

證人吳清友之證述

  1. 章民強父子曾於91年間,交付太百公司之財務報表、損益表、公司組織表等文件,請幫忙尋找有興趣投資太百公司之企業。

  2. 曾為遠東集團主動向蔡辰洋提出共同投資太百公司之計畫,惟遭蔡辰洋拒絕。

  3. 遠東集團取得太百公司經營權後,曾偕同徐旭東至官邸拜訪總統夫人吳淑珍女士,原因係徐旭東認為總統夫人原屬意蔡辰洋取得經營權,故前去表達善意,並報告經營理念,惟總統夫人並不瞭解亦不感興趣。

23

證人黃芳彥之證述

於91年9月18日參加馬永成婚禮時得悉林華德、陳玲玉為購買太百股權一事交惡,乃應允居間協調雙方,遂於同月25日齊赴老爺酒店餐敘,惟當日林華德仍表明無權出售太百公司股權之立場,並當場致電李恆隆前往與會,然當日雙方並未獲任何共識。

24

證人劉昌鑾之證述

  1. 未具有太百公司債權銀行團代表身分之事實。

  2. 林華德、李恆隆安排實際上未具債權銀行團代表身分之劉昌鑾、彭宗正、江希賢等人擔任太百公司董事之事實。

25

證人江希賢之證述

26

證人彭宗正之證述

27

證人丁鴻勛之證述

28

另案共犯郭明宗之供述

依黃茂德指示,協助李恒隆製作太流公司91年9月21日不實會議紀錄之事實。

29

證人呂思家之證述

於91年9月23日依黃茂德之請求,受託保管太流公司股票之事實。

30

證人鍾琴之證述

  1. 受徐旭東邀請出任太百公司董事長之事實。

  2. 伊上任後拜訪林華德,林華德展現其對太百公司之經營充滿興趣。

31

證人羅仕清之證述

  1. 91年7月間,林華德、賴永吉等人,以太設公司關係企業對太百公司仍有負債為由,拒絕支付太百大樓交易價金予太設公司之事實。

  2. 92年5月間,遠東集團依91年太設公司與太百公司簽定之合約精神,由太百公司以46億元的交易價金向太設公司購買太百大樓,其中31.44億元是用來抵銷太設公司積欠太百公司的款項,餘14.56億元則以分期方式支付予太設公司。

32

95年財政部臺北市國稅局第0950056916號函及附件影本。

太設公司原計劃出售10,6月12日財北國稅審三字000萬股太百公司股票予德華投資公司,業於91年2月18日辦理交割手續,其後因故取消該筆交易,而於91年6月4日,再將同一標的股票售予太流公司。

33

89年5月1日協議書、90年3月5日章啟明致李恆隆承諾信函影本各乙紙

  1. 太設公司信紙左上角之LOGO圖案,已於87年間,由原本方型之圖案,轉換為目前使用之圓型圖案。

  2. 91年2月間,章氏父子配合李恆隆之要求,製作日期倒填為89年5月1日、90年3月5日之不實協議書、承諾信函等文件,藉此表彰李恆隆應取得20%太百公司股權。

34

90年10月19日章民強等出具之聘書影本1紙

太設集團聘請李恆隆擔任副董事長,代章民強行使該集團所有改造及復興決策。

35

太設公司91年3月8日簽呈影本乙紙

太百公司出資,向太設公司購買太流公司股權之事實。

36

太百公司91年3月15日經營改造會議記錄影本乙紙

賴永吉率員至太百公司查帳後,李恆隆、林華德等人要求中止太百公司、太設公司交叉持股情形,以及董事會進行改組。

37

太百公司91年3月28日、91年4月22日章民強暫借款申請書及支出傳票影本

章民強向太百公司借支,作為李恆隆名下應繳交太流公司股款之資金來源。

38

太流公司91年4月4日第一次會議、91年4月8日第二次會議議事錄影本

太百公司、太設公司進行事業體切割,將太百公司股權集中於太流公司之事實。

39

太流公司91年4月14日董事會議記錄影本

太流公司資本額由100萬元增至1,000萬元之事實。

40

太百公司91年4月18日簽呈影本2紙(李恆隆簽名前、簽名後)

  1. 太流公司資本額由100萬增至1,000萬元,賴永吉建議將太流公司60%股權登記在自然人名下。

  2. 章氏父子指示將太流公司60%股權信託登記在李恒隆名下之事實。

  3. 章民強於簽呈加註「應速辦妥增資始可辦理信託!速辦。」等字樣後,李恆隆始於同一簽呈簽名,足證李恆隆明知登記渠名下之太流公司60%股權係屬信託性質,實際上非渠所有。

41

91年5月李恆隆代表太流公司與林華德簽立之信託協議書影本乙紙

李恆隆以太流公司負責人名義,將太流公司持有之太百公司股權全數信託予林華德之事實。

42

太流公司91年5月7日臨時董事會議記錄影本乙紙

太百公司、太設公司進行事業體切割,將太百公司股權集中於太流公司之事實。

43

太流公司與太設公司、豐洋興業股份有限公司、台灣崇廣股份有限公司及香港商時遠有限公司簽立之太百公司股權買賣契約書影本各乙份

太百公司、太設公司進行事業體切割,將太百公司股權集中於太流公司之事實。

44

太百公司91年7月18日臨時董事會議事錄影本乙紙

林華德、李恆隆迫使章民強辭去太百公司董事長職務,改由李恒隆接任之事實。

45

91年7月18日李恆隆、林華德簽立之協議書影本乙紙

李恆隆以太流公司、太百公司董事長身分,將太流公司持有之太百公司股票及太百公司持有之太流公司股票,就讓與書類蓋章後交由林華德處理,並委由林華德擔任太百公司最高財務顧問,負責太百公司財務規劃、調度之指導。

46

91年8月21日章啟明與陳徐愛蓮(陳得福配偶)、蔡辰洋簽立之備忘錄影本2紙

章啟明與蔡辰洋、陳得福商妥出售太百公司股權之事實。

47

91年8月16日太流公司致合作金庫銀行函、合作金庫銀行致銀行公會函、銀行公會致太流公司函影本各乙份

太流公司致合作金庫銀行函、合作金庫銀行致銀行公會函、銀行公會致太流公司函之發文日期皆為同 一日,顯見係林華德事先安排實際上未具債權銀行團代表身分之劉昌鑾、彭宗正、江希賢等人擔任太百公司董事。

48

總統府第三局函文暨附件

陳哲男確曾於總統府會見蔡辰洋、李恆隆之事實。

49

林華德記事本3冊

佐證被告林華德參與太百案之過程。

50

91年9月12日遠東集團與李恆隆、章啟明之保密協議各乙紙

  1. 遠東集團分別與李恆隆、章啟明接洽太百公司股權交易事實。

  2. 遠東集團徐旭東、黃茂德等人明知,章啟明已與蔡辰洋、陳得福商妥出售太百公司股權之事實。

51

91年9月17日林華德、鄭洋一、章民強、章啟明、蔡辰威、王定乾等人之會議記錄影本2紙

林華德佯裝同意「太流股權洽特定人承購及讓售」及「李恆隆配合前述承購,應獲得補償」之事實。

52

91年9月17日李恆隆與遠東集團黃茂德、李冠軍簽立之備忘錄暨保密協議影本乙紙

李恆隆協助遠東集團以增資太流公司方式,間接取得太百公司經營權,且雙 方協議共同解決章民強家族在太百公司之殘留利益之事實。

53

91年9月19日林華德、蔡辰洋、蔡辰威、洪三雄、陳玲玉、鄭洋一會議記錄影本乙紙

林華德佯裝配合寒舍集團收購太百公司股權之事實。

54

太流公司91年9月21日股東臨時會、董事會議記錄(含出席簽到簿)影本各乙份

遠東集團黃茂德、郭明宗配合李恆隆、林華德、賴永吉製作不實太流公司會議記錄之事實。

55

91年9月19日太百公司改派書影本乙紙

於91年9月19日解任章民強原係太百公司投資太流公司之董事法人代表身份,俾使後續遠東增資計畫得以隱瞞章家知悉而遂行,佐證賴永吉配合林華德、李恆隆,協助遠東集團增資太流公司之事實。

56

91年9月20日賴永吉領取太流公司經濟部大小章簽收單影本乙紙

賴永吉配合林華德、李恆隆,協助遠東集團增資太流公司之事實。

57

91年9月22日林華德致李恆隆、賴永吉存證信函

林華德為掩飾渠協助遠東 集團入主太百公司,及表彰李恆隆代表與遠東集團簽立密約之正當性,乃發函李恆隆、賴永吉,形式上解除委任關係。

58

91年9月23日李恆隆與遠東集團黃茂德、李冠軍簽立之重要會議記錄影本乙紙

李恆隆協助遠東集團以增資太流公司方式,間接取得太百公司經營權,且雙 方協議共同解決章民強家族在太百公司之殘留利益之事實。

59

91年9月24日太流公司致遠東百貨股份有限公司函影本乙紙

李恆隆發函,邀集遠東百貨股份有限公司等遠東集團關係企業參與太流公司現金增資。

60

太流公司股東名簿影本乙紙

遠東集團彙集10億元資金,以上海商業儲蓄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名義,認購太流公司增資股。

61

李恆隆欲發信予徐旭東、黃茂德之信件影本

遠東集團徐旭東、黃茂德 、李冠軍與李恆隆、林華德共謀以增資太流公司方式,取得太百公司經營權之事實。

62

91年9月25日章啟明、李恆隆會議記錄影本乙紙

李恆隆當時已與遠東達成 增資入主太百公司之協議,然仍假意與章啟明協議達成「退出機制」之事實。

63

太百公司91年9月27日、91年10月7日收入傳票及李恆隆、章民強匯款單影本

李恆隆、章民強二人分別匯款600萬元至太百公司帳戶內,雙方各自主張合 法擁有60%太流公司股權之事實。

64

合作金庫銀行95年5月9日合金總審字第0950011124號函及附件影本

太設集團向債權銀行申請紓困之事實。

65

太百公司91年度8月26日、9月13日、10月14日、12月3日、12月13日董事會會議記錄影本。

關於放棄太流公司增資,未曾經過太百公司董事會討論,而嗣經董事章啟正 提出質疑,亦未釋疑,益證其等背信罪嫌。

66

太流公司登記卷

李恆隆復委請廖永豐會計師於91年10月11日,代表太流公司持前揭不實之會議紀錄向臺北市政府建設局辦理公司變更登記而行使之;使臺北市政府建設局不知情之承辦人員據以轉送經濟部商業司於91年11月13日准許太流公司之變更登記,並由該管公務員登載於職務上所掌管之公司登記事項卡之事實。

  1. 所犯法條
    按被告等行為後,中華民國刑法業己於95年7月1日修正施行,其中有關第55條後段之牽連犯規定,業經刪除;茲依刑法第2條第1項,比較新舊法之適用,應以適用修正前之規定有利於行為人。核被告林華德、徐旭東、黃茂德、李冠軍等四人所為,係共同涉犯刑法第342條第1項之背信、第216條、215條行使業務登載不實及第214條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嫌。被告林華德、徐旭東、黃茂德、李冠軍與李恆隆、賴永吉間,就上開各罪嫌間有犯意聯絡、行為分擔,為共同正犯。渠等與郭明宗間,就業務登載不實罪嫌間亦為共同正犯。渠等所犯業務登載不實犯行之低度行為,為行使之高度行為所吸收,爰不另論罪。渠等所犯上開各罪間,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請依修正前刑法第55條後段規定,從一重之背信罪嫌處斷。末請審酌被告林華德以其金融長才,受人委託辦理紓困,不思忠人之事,竟以其所具專業智能從中謀取鉅額不法利益,其惡性不可謂不重大;被告徐旭東為企業集團負責人,被告黃茂德、李冠軍則為該集團之高階經理人,為思擴張企業版圖,竟與被告林華德、李恆隆等人共同謀取不法利益,以此商業不法手段豪奪不法利益等犯罪動機、目的及犯罪所得、犯後態度等一切情狀,就被告林華德予以有期徒刑3年6月、被告徐旭東有期徒刑2年6月、被告黃茂德、李冠軍各有期徒刑2年之宣告。

  2. 至告訴人章民強雖以前開犯罪事實,認被告林華德尚涉有詐欺、侵占罪嫌云云。然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定有明文。再按刑法第339條詐欺罪之成立,須行為人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以詐術使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始足當之;又同法第335條之侵占罪,則須行為人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而侵占自己持有他人之物者,方與構成要件相符。本件並未發現被告林華德有施以詐術使告訴人或第三人交付財物,亦無被告林華德侵占自己持有他人之物之情形,故自與前開詐欺、侵占罪構成要件不符。惟此與前揭起訴之背信罪嫌,係屬同一事實,爰不另為不起訴處分,附此敘明。

  3. 依刑事訴訟法第251條第1項提起公訴。

  此致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

中華民國95年9月29日

檢察官曾益盛

 

   ˍ

回應
Google for Nothing
Translator
Translated by Google or Bing
累積 | 今日
loading......
訂閱本站
feedburner RSS
輸入您的 E-Mai l訂閱本站新文件:

遊來遊去幽閑鼓吹萬花筒子自在生活土耳其之旅麵包民俗聊法土耳其京都之旅伊斯坦堡歡樂工場印度之旅字詞閒畫家常憲政記憶轉角中華民國憲法blog技術SAX 練習簿馬謖之死食在好吃孔子我的網路線上字典夏普水波爐線上翻譯台東綠島之旅2014京阪神讀書筆記Windows Live Writer法國之旅寫啥尛說Google228GF1wiiVAIO PFirefoxXuiteWindows 7字說字畫攝事未深底片掃瞄馬的異想世界全部文件拜占庭小林Google 雲端硬碟下茄荖more





Powered by Xuite
Flag Counter
176different countries
have visited this site.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