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070129中國婚姻法的軍婚保障條款

這幾天中時報導一件關於「軍人婚姻條例」軍人結婚未經核准婚姻無效的判決, 其實單就這個判決適用法律而言並沒有錯,在司法院判決書查詢系統檢索「軍人婚姻條例」相關裁判的結果都是如此。判決適用法律的關鍵在於「軍人婚姻條例」被認為是「民法」的特別法,軍人結婚須經核准是婚姻生效要件,未經核准者其婚姻無效-自始、當然、絕對的無效 ,每位法律人在唸親屬法時都是這樣背的。這是幾十年來司法實務的見解,可謂〝鐵案如山〞。除非本案當事人在判決確定後聲請大法官解釋,或許可爭取宣告本條規定侵害婚姻自由違憲無效 的機會。 否則要期待一個地方法院的法官作出不同的判決,或停止審判而聲請大法官解釋,的確不太容易,更何況當事人在審判中好像也沒有就這點作爭執。然則本案當事人仍可上訴,我們可看看高院,甚至最高法院的態度又是如何呢?像中時(我只看中時,其他媒體如何報導的不清楚)連續以兩篇社論抨擊,指責法官無情,又指責是違憲的惡法,情緒激動有餘,論理說法不足,實在令人不敢領教。

在查閱相關資料時,發現中國也有類似的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33條規定:「現役軍人的配偶要求離婚,須得軍人同意。 但軍人一方有重大過錯的除外。」這 條在中國叫做「軍婚保障(護)條款」,一方面 在於保障軍人的婚姻關係,另一方面則是限制軍人配偶的婚姻自由(離婚自由), 其立法目的在於穩定軍心,「表現革命軍人的配偶能夠犧牲個人的暫時利益去服從民族、社會和國家的公共的永久的利益」」。這項特別的立法,很不符合民主國家的人權觀念, 中國不算民主國家,猶有可說,但是台灣也並不陌生,即直到2005年12月7日才廢止的「軍人婚姻條例」裡就有類似的規定 (第10條)。可以發現,國民黨和共產黨果然是一對難兄難弟,在箝制自由方面的作為如出一轍,一點都不令人驚訝。但台灣在政黨輪替後,民進黨政府遲至執政5年後才將「軍人婚姻條例 」廢止,不知何故?無論如何,這樣的表現,對一個高唱人權治國的政府而言,主其事者應該感到丟臉!

中國婚姻法關於軍婚保障的規定起源很早,早在1934年4月8日制定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婚姻法》第11條即規定:「紅軍戰士之妻要求離婚,須得其夫同意。但在通信便利的地方,經過兩年其夫無信回家者,其妻可向當地政府請求登記離婚,在通信困難的地方,經過四年其夫無信回家者,其妻可向當地政府請求登記離婚。」從文義上來看,這個時期的軍人離婚同意權僅限於男性的紅軍戰士 得行使, 是當時〝紅軍戰士〞清一色為男性?還是立法時就是基於性別歧視?待查。

前文所述中國婚姻法軍婚保障的立法目的,記載於1950年婚姻法的起草報告,文件裡指出這種特別的立法,「會得到一切革命軍人的配偶和整個社會輿論的同情的」,「表現了革命軍人的配偶 能夠犧牲個人的暫時利益去服從民族、社會和國家的公共的永久的利益」。這種「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立法政策不但不符合比例原則,而且也不可能實現。為了穩定軍心而犧牲配偶的婚姻自由,只會造成更多的怨偶,婚姻關係拴住了, 人心也拴不住,名存實亡的婚姻只會惹出更多的麻煩,造成更大的傷害,這樣對軍人是愛之適足以害之的。而且軍婚保障條款恐怕也會嚇跑了不少軍人的婚姻對象,對軍人的社會地位 也可能造成負面的印象。

中國改革開放以後,市場經濟快速發展,人民漸漸對個人自由有了更多的要求,針對軍婚保障條款也有要求鬆綁的意見,於是 2001年《婚姻法》修改時,增訂了「但軍人一方有重大過錯的除外」的但書,有學者認為這個但書對軍婚的婚姻自由具有重大意義。 不過,留下來的本文還是反映出中國政府的保守態度,但書所形成舉證責任的障礙,仍是對軍人的配偶極為不利的。

依中國法學者的解釋,新修正的軍婚保障條款,其適用的重點如下:

現役軍人的非軍人配偶一方提出離婚,必須證明軍人之一方有重大過錯的情形,始無須得到軍人的同意,法院才可判決准予離婚 。否則,若無法證明,則必須得到軍人一方的同意,法院才能判決准予離婚。

所謂「重大過錯」的事由,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23條的規定,即:(一)重婚或者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的;(二)實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遺棄家庭成員的;(三)有賭博、吸毒等惡習屢教不改的。 這些重大過錯必須足以導致夫妻感情破裂。

「同居」「......是指有配偶者與婚外異性,不以夫妻名義,持續、穩定地共同居住。」不包括偶然的通姦(婚外性行為 ),所以縱使嫖妓宿娼成習,只要不是同居,均不構成重大過錯。

就法言法,想要透過前述但書達到軍婚鬆綁的難度頗高,而中國人民法院又無違憲審查權,只要軍人堅決不同意離婚,除非配偶舉證軍人一方具有重大過錯,法院可是一點兒忙都幫不上的。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貫徹執行民事政策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第9條規定:「軍人不同意離婚時,應教育原告珍惜與軍人的夫妻關係,儘量調解和好或判決不准離婚。對夫妻感情已經破裂,經過做和好工作無效,確實不能繼續維持夫妻關係的,應通過軍人所在部隊團以上的政治機關,做好軍人的思想工作,准予離婚。」基本上仍是勸和不勸離的和諧主義,而部隊介入家務事是否適宜姑且不論,怎麼又屬於政治機關「思想工作」的範疇?管得未免過寬了吧?令人不解。

回應
Google for Nothing
Translator
Translated by Google or Bing
累積 | 今日
loading......
訂閱本站
feedburner RSS
輸入您的 E-Mai l訂閱本站新文件:

遊來遊去幽閑鼓吹萬花筒子自在生活土耳其之旅麵包民俗聊法土耳其京都之旅伊斯坦堡歡樂工場印度之旅字詞閒畫家常憲政記憶轉角中華民國憲法blog技術SAX 練習簿馬謖之死食在好吃孔子我的網路線上字典夏普水波爐線上翻譯台東綠島之旅2014京阪神讀書筆記Windows Live Writer法國之旅寫啥尛說Google228GF1wiiVAIO PFirefoxXuiteWindows 7字說字畫攝事未深底片掃瞄馬的異想世界全部文件拜占庭小林Google 雲端硬碟下茄荖more





Powered by Xuite
Flag Counter
176different countries
have visited this site.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