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030114[食]吃美女人


本文寫於2008年1月3日,後來我的確嚐過西施舌、西施乳。

西施舌,我是在鹿港吃的,自認應該是餐館廚藝欠佳,不覺滋味有何特色,所以不能遽言大失所望。

西施乳是在御采吃的,一小塊而已,口感確是「滑」,「質如雞卵」,所謂「雞卵」指的是「雞南佛」,不是雞蛋。西施乳的口感要比雞南佛細緻多多了,不宜用雞南佛來比西施乳。至於「味如酥」嘛~因為只有一小口,還體會不大到,以後有機會再吃的時候,也許會有確切的心得也不一定。



江淮有河肫,吳人目其腹腴為西施乳;福州嶺口有蛤,閩人號其甘脆為西施舌。
宋‧孫奕《履齋示兒編‧卷十七雜記西施乳舌》

以前第一次讀到這則《西施乳舌》時,我以為西施舌就是孔雀蛤,等查了資料後,才知道西施舌「色白而腴,味脆且鮮」,與孔雀蛤是橙紅色的舌肉大不相同。那麼我應該是沒嚐過西施舌的了,說也奇怪,西施舌在我的印象裡卻彷彿是嚐過的。

西施乳我本來也以為是河豚身上像虱目魚肚的部分,其實不然,西施乳實為雄河豚的精巢。西施舌台灣有產,主產地在彰化鹿港一帶,又稱「西刀貝」或「西刀舌」,要嚐不難。但西施乳就難了,河豚肉我尚且未嚐過,更別說精巢了。

人名入菜者所在多有,可是像西施舌、西施乳這樣的可以說絕無僅有。我們都知道,「東坡肉」是蘇東坡愛吃的一種紅燒肉,但不是真吃他的大肚腩;「左公雞」(左宗棠雞)出自左宗棠的發明,也不是真吃他的雞;其他諸如「麻婆豆腐」、「貴妃雞」、「叫化雞」、「李公雜碎」、「狗不理包子」等等(一時想不齊全)的人名菜,絕大多數都是如此。但是像西施舌、西施乳以人身上的器官為名者,最近還發現有將豬小排稱「西施骨」的,則是獨一無二的。近年在台灣有將茭白筍稱為「美人腿」,也不過只是泛稱,並不指特定的個人(例如志玲腿)。而且,除了西施以外,中國歷代美女再沒有第二個人的身上被拿來入菜的,真是一個十分奇特的個案,這裡面是否隱藏著什麼歷史之謎呢?

我將這個疑問擱在心裡有好多年了,沒事想起就會在網路上查找,但查到現在,始終找不到滿意的答案。多數人談到西施舌時,都是說其如何美味,也有因為以西施身體的器官為名而感到不安的,但是對於為什麼西施身上的一部分竟成了一道菜,卻少有人解說其究竟。

《五雜俎》「河豚」:「河豚最毒能殺人,閩廣所產,甚小,然貓犬鳥之屬食之無不立死者。而三吳之人以為珍品,其脂名西施乳。」

宋‧呂居仁詩云:「海上凡魚不識名,百千生命一杯羹。無端更號西施舌,重與兒童起妄情。」呂居仁直言名叫西施舌是好事者的無聊之舉,且極容易使小孩子想入非非。但顯然這種訴諸道德的呼籲並未受到重視,而善良的風俗也未因此而敗壞。

宋‧趙彥衛《雲麓漫鈔》:「河豚腹脹而斑狀甚醜,腹中有白曰訥,最甘肥,吳人甚珍之,目為西施乳。」

宋‧薛季宣《河豚》詩:「西施乳嫩可奴酪」。

明‧陶宗儀《南村輟耕錄》卷九〈食品有名〉:「水之鹹淡相交處,産河豚。河豚,魚類也。無鱗頰,常怒氣滿腹,形殊弗雅,然味極佳。煮治不精,則能殺人。」「浙西惟江陰人尤珍之,每春首初出時,必用羞祭品畢,然後作羮,而鄰里間互相饋送以爲禮。腹中之膟,曰西施乳。夫西施一美婦耳,豈乳亦異於人耶?顧千載而下,乃使人道之不置如此!」陶宗儀是較早提出疑問者,他說西施美色固然出眾,難道乳房也會異於常人嗎?這也僅僅是推理上的懷疑而已,不是基於經驗上的比較。陶宗儀是淅江人,也許吃過雄河豚的精巢,但不可能真的吃過女人的乳房的。

明‧屠本畯《閩中海錯疏》:「沙蛤上肉也,似蛤蜊而長大,有舌白色,名西施舌,味佳。」

明‧王世懋的《閩部疏》:「海錯出東四郡者,以西施舌為第一。」

明‧周亮工的《閩小紀》:「閩中海錯西施舌,以色勝香勝。」「畫家有能品、逸品、神品,閩中海錯西施舌當列為神品。」

明‧胡應麟《少室山房集》卷76〈河豚味在諸魚之下,僅腹中腴可賞。昔人目以西施乳,亦稍誇矣。余驟食此魚,頗有聲過其實之歎。戲題一絕,以俟定論,物固有遇不遇也〉:「掩映銀盤白玉壺,質如雞卵味如酥。若將西子胸前較,未必鴟夷泛五湖。」胡應麟描述西施乳是「質如雞卵味如酥」,這確實即為雄河豚的精巢不錯。胡應麟常吃此物,認為比作西施乳是言過其實的。重點是他也不可能吃過女人的乳房,無從比較,所以仍只是懷疑而已。不過,胡應麟的最後兩句真的很無聊,他說若是西施的乳房像雄河豚的精巢,那麼范蠡恐怕不會帶著西施泛遊江湖了。還好他先講是戲題的,不然我們要懷疑他是真的吃過女人的乳房才作得出這種結論的。

清‧朱彝尊《河豚歌》:「西施乳滑恣教齧」。

近人梁實秋《雅舍談吃》:「我第一次吃西施舌是在青島順興樓席上,一大碗清湯,浮著一層層尖尖的東西,被不知為何物,主人曰是乃西施舌,含在口中有滑嫩柔軟的感覺,嘗試之下果然名不虛傳,但覺未免唐突西施。」梁實秋只是因為冒犯佳人略感不安而已,對於何以名叫西施舌也未加探究。

近人郁達夫《飲食男女在福州》:「福州海味,在春三二月間,最流行而最肥美的,要算來自長樂的蚌肉,與海濱一帶多有的蠣房。《閩小紀》裡所說的西施舌,不知是否指蚌肉而言;色白而腴,味脆且鮮,以雞湯煮得適宜,長圓的蚌肉,實在是色香味俱佳的神品。聽說從前有一位海軍當局者,老母病劇,頗思鄉味;遠在千里外,欲得一蚌肉,以解死前一刻的渴慕,部長純孝,就以飛機運蚌肉至都。從這一件軼事看來,也可想見這蚌肉的風味了;我這一回趕上福州,正及蚌肉上市的時候,所以紅燒白煮,吃盡了幾百個蚌,總算也是此生的豪舉,特筆記此,聊志口福。」這個食量奇大的饕客,只管怎麼好吃、如何大吃,全然不顧佳人之舌如何作了菜,想像他那副大嚼的模樣,真是氣殺人也。

今人沈宏非《寫食主義》雞蛋炒雞:「我們不應該吃人,我們不可吃男人,也不能吃女人。不過,這種禁忌並不妨礙我們借食物之名,一嚐吃人的滋味。在名義上經常被吃的,又以女性身體的若干部分為主」。這是質疑西施舌出於食人禁忌的唯一例子,不過也僅止於批評而已。

沒有人提出質疑,這事實在蹊蹺得令人尋思不已。沈宏非說「在名義上經常被吃的,又以女性身體的若干部分為主」的食人禁忌,其實也不然,我們試著從女人的頭髮梢摸索到腳趾尖,卻是除了西施以外,再沒有第二個女人的身體供作食物的材料。

我們常說女人美到「秀色可餐」,這句成語出自晉‧陸機《日出東南隅行》:「鮮膚一何潤,秀色若可餐。」這絕不是說女人美到很好吃的樣子,就算好想咬一口,也非真的要吃下去。「秀色可餐」是說女人美到觀之可以忘飢,看她可以當飯吃。就是一直看一直看看到忘了吃午飯,然後老媽會罵:「看什麼看?不用吃飯啦?光看就會飽吼?」而你會回答:「對呀!」的那種感覺。

西施是西元前五世紀前葉越國的絕色大美女,在吳越爭霸戰中扮演吳王夫差枕邊間諜的角色,同時也形成了夫差、范蠡之間錯綜複雜的三角情愛關係。夫差對西施非常寵愛,西施雖然身負情報工作,但相處日久,慢慢的也愛上了夫差,反正~工作照做,戀愛照談,也就是「色戒」的古代版本。

有書上說夫差耽溺西施的美色而荒廢朝政,以致亡國,這是錯誤的。夫差是敗在北上中原爭奪國際霸主,後方不備,被越國乘虛而入。夫差亡國與西施有關的,是西施在這場長期的爭戰中,以美色作掩護,為越國做了重要的情報工作,成為越國最後得到勝利的功臣之一。

越國消滅吳國以後,兵荒馬亂之中,西施的下落成謎。

關於西施的結局,有兩種傳聞。

一是夫差在姑蘇山上被迫自殺時,留在城中的西施被吳國的軍民包圍,遷怒她是害得吳國滅亡的妹喜、妲己,將她殺害後拋屍江中。

一是范蠡及時搶先一步救回西施,將她藏在秘密之處,然後范蠡辭官,與西施改名換姓,雙雙泛舟於江湖之上,最後跑到齊國做生意,發了大財。

其實這兩種傳聞也可能是同一種,即前者是後者的障眼法,那麼當西施的替死鬼的人又是誰呢?可能是與西施一同進入吳國的另一位叫鄭旦的越國女特工,是她犧牲了自己的性命,讓西施得以逃脫出宮。

無論哪一種說法,還是與西施舌、西施乳扯不上關係。有說是西施遇害被投屍江中後,在江底出現一種貝類,貝足像極了西施的舌頭,是西施的化身,故稱西施舌。這個說法基本上與「人死後化身成某物」的神怪傳說是相通的,但忽略了西施舌得名自「甘脆」的重要特徵,這個特徵不是視覺的,而是舌頭的味覺,以及咀嚼的觸覺,換言之,就是吃起來像。

吃起來像。

有句成語,說是痛恨一個人到了極點,恨不得「食其肉,寢其皮」,中國歷史上不乏這些食肉寢皮的記載。最悽慘者,莫過於17世紀明清戰爭中,中了清國反間計而遭明崇禎皇帝下令凌遲處死的袁崇煥,史書記載,當時北京百姓痛恨袁崇煥通敵賣國,恨之入骨,「劊子手割一塊肉,百姓付錢,取之生食。頃間肉已沽清。再開膛出五臟,截寸而沽。百姓買得,和燒酒生吞,血流齒頰。」(張岱《石匱書》)。皮骨已盡,「心肺之間,叫聲不絕,半日而止。」(《明季北略》)僅僅讀這一小段記載,即足以令人毛骨悚然!

根據西施最後下落的傳聞,有沒有可能西施遇害時也遭到食肉寢皮的酷刑呢?如此,西施舌、西施乳,以及西施骨的由來也就可宣布真相大白了?陶宗儀的疑問:「夫西施一美婦耳,豈乳亦異於人耶?」不就得到了解答了嗎?這些以西施作為食物的名稱是否源自一件食人的慘劇?

我無法肯定。為什麼呢?因為這太不可思議了!縱使西施遭到分食,而吃起來「異於常人」,那還必須有個前提,即必須有食人的風俗習慣作基礎,始得以比較出「異於常人」,其後才有將食物與之相媲美的餘地。但吳越在歷史上並無食人習慣的記載,除非另有考古的證據,否則源自於食人禁忌的這個說法是沒有根據的。

中國歷史上人相食的記載史不絕書,但都是不得已的,這當然會成為一種禁忌,但若說因此「我們借食物之名,一嘗吃人的滋味。」這與我們生活的經驗實在是大相違背的,例如,有說饅頭是三國時諸葛亮為教化南蠻放棄生祭人頭的習俗而發明的,後來成為今天的包子。但我們今天吃包子,就是吃包子,沒有人會想要借包子之名,一嘗啃人頭的滋味。所以,禁忌-特別是食人的禁忌,是很難假借名目在光天化日之下得到補償的,更何況是美食?這是如何也嚥不下去的。

須注意的是,根據前述鄭旦代替西施犧牲的說法,西施舌、西施乳的本尊是鄭旦舌、鄭旦乳。

或許答案就是這麼簡單,因為西施太美了,是萬物美好的化身,所以美好的事物,推至究極都要以她身上的一部分為名,食物也不例外。這種說法,我也不相信。為什麼呢?實證太少了,只有西施舌、西施乳、西施骨三樣是不夠的,而且比這些好吃的食物多的是,怎麼不再以西施為名呢?難道真像胡應麟所云:「物固有遇不遇也」?果真如此,那這一貝、一精巢、一小排骨何其有幸,能冠以中國四大美女首席之名,先佔先贏耶?

當然了,今天商業上一大堆以西施為名的東西,甚至狗也叫西施、賣檳榔的小姐也叫西施,都不屬於這裡討論的範疇。

推論來假設去,最後的結論是:我也不知道。或許等我以後嚐過了西施舌、西施乳以後,會有新的想法也不一定。在這之前,我的感想和陶宗儀是一樣的:「顧千載而下,乃使人道之不置如此!」
回應
Google for Nothing
Translator
Translated by Google or Bing
累積 | 今日
loading......
訂閱本站
feedburner RSS
輸入您的 E-Mai l訂閱本站新文件:

遊來遊去幽閑鼓吹萬花筒子自在生活土耳其之旅麵包民俗聊法土耳其京都之旅伊斯坦堡歡樂工場印度之旅字詞閒畫家常憲政記憶轉角中華民國憲法blog技術SAX 練習簿馬謖之死食在好吃孔子我的網路線上字典夏普水波爐線上翻譯台東綠島之旅2014京阪神讀書筆記Windows Live Writer法國之旅寫啥尛說Google228GF1wiiVAIO PFirefoxXuiteWindows 7字說字畫攝事未深底片掃瞄馬的異想世界全部文件拜占庭小林Google 雲端硬碟下茄荖more





Powered by Xuite
Flag Counter
176different countries
have visited this site.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