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140123[書]文字遊戲

桓南郡與殷荊州語次,因共作了語。顧愷之曰:「火燒平原無遺燎。」桓曰:「白布纏棺豎旒旐。」殷曰:「投魚深淵放飛鳥。」次作危語。桓曰:「矛頭淅米劍頭炊。」殷曰:「百歲老翁攀枯枝。」顧曰:「井上轆轤臥嬰兒。」殷有一參軍在坐,云:「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殷曰:「咄咄逼人!」仲堪眇一目故也。

(劉)宋‧劉義慶《世說新語》排調

這條記載的是西元四世紀東晉上流社會人士文字遊戲的故事。

人物介紹

桓玄(369年-404年),字敬道,小字靈寶。5歲時父桓溫病卒,襲父爵南郡公。34歲時篡晉稱帝,國號楚。不久,為劉裕擊敗,被殺。桓玄的父親桓溫晚年也傳有篡逆的陰謀,可謂父業子繼。

殷仲堪(  -399年):出身黃門侍郎,孝武帝機要秘書,後出任荊州刺史,轟動一時。曾加入桓玄叛國集團,後被桓玄攻滅。

顧愷之(約344年-405?年):字長康,小字虎頭。擅長繪畫,曾任殷仲堪的參軍,405年升至散騎常侍。唯一傳世作品為《女史箴圖》,現收藏於大英博物館,畫上有顧愷之簽名,為現存世上最早有畫家簽名的畫作。

白目參軍:下落不明。

解析

桓南郡與殷荊州語次,〝語次〞指商談事情完了。商談何事?是正事,也可能是壞事。顧愷之可能是之後來訪的客人。

了語,說一件事,除在字面須說盡絕處,且須藏入說話者自己。顧、桓、殷藏入者皆為自己的字,妙的是不但三件事都同韻,也與〝了〞字同韻。

顧曰:「火燒平原無遺燎。」的〝燎〞(料)押長康的〝康〞。

桓曰:「白布纏棺豎旒旐。」的〝旐〞(照)押敬道的〝道〞。

殷曰:「投魚深淵放飛鳥。」殷仲堪的字不傳,但照規矩應與〝鳥〞字同韻。

危語,說一件事,除在字面須說至危境,也須藏入說話者自己。

桓曰:「矛頭淅米劍頭炊。」此句較費解,各家譯本不同。我解作淘米用盆,炊飯用釜,置於矛頭、劍頭之上,無不覆倒也。〝倒〞與敬道的〝道〞諧音。

殷曰:「百歲老翁攀枯枝。」或折,或墮,亦因殷仲堪的字不傳,難究其詳。

顧曰:「井上轆轤臥嬰兒。」必落空也,〝空〞與長康的〝康〞諧音。閩南語出自河洛,〝空〞讀作〝康〞,〝康〞讀作〝空〞,可為佐證。

白目的參軍

故事進行到最後,在座有一位殷仲堪的參軍,突然冒出來搶白:「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滿座驚倒。不但壞了規矩,人家原是三人在玩,哪有你參一腳的份?而且大家都只講一句,偏你又多了一句。而且,大家都是道自己,怎麼你卻說別人?更何況,殷仲堪正是瞎了一隻眼睛,正中直屬長官的要害。粗俗無禮至極,好不掃盡上流社會人士文字遊戲的雅興!

殷仲堪瞎了一隻眼,是因為在父親病中,他親自熬煮湯藥,讓煙瞇了眼,不小心用沾了藥的手擦淚,竟導致一隻眼睛失明。這大孝的事,上自天子,下至百官,無不感動流淚。連顧愷之為殷仲堪畫像時,都想方設法,發明「飛白」畫法,巧妙的為殷仲堪遮瑕,達到既傳神亦存真的最高境界。不料這白目參軍竟然在如此高雅的場合出自己長官破相的醜,窘得殷仲堪罵:「咄咄逼人!」意思是〝太欺負人了〞!死不死,不知道,但肯定沒好下場。

後世皆認為「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是座中之最,危語之霸,實在大違劉義慶輯錄本條之意。

時光回溯,若當時我在座,必不如此,我會說:「李目白舞青瞑劍。」必教滿堂絕倒也。

我再有一層體會,劉義慶在本條裡面另藏著一個涵義,桓、殷不得善終,乃一語成讖的因果。桓玄的「白布纏棺豎旒旐。」是舉喪的景象,「矛頭淅米劍頭炊。」是刀劍的血光;殷仲堪的「投魚深淵放飛鳥。」則合於他後來被桓玄追兵所獲,逼令自殺,死於柞溪的下場,「百歲老翁攀枯枝。」更是不得終老之兆。只有顧愷之的「火燒平原無遺燎。」是要死大家一起死,而「井上轆轤臥嬰兒。」也早過了年紀,全不關他一個人的事。

結語是〝不要亂說話〞,引以為戒的前車之鑑是桓玄和殷仲堪,特別是那位白目參軍。

回應
Google for Nothing
Translator
Translated by Google or Bing
累積 | 今日
loading......
訂閱本站
feedburner RSS
輸入您的 E-Mai l訂閱本站新文件:

遊來遊去幽閑鼓吹萬花筒子自在生活土耳其之旅麵包民俗聊法土耳其京都之旅伊斯坦堡歡樂工場印度之旅字詞閒畫家常憲政記憶轉角中華民國憲法blog技術SAX 練習簿馬謖之死食在好吃孔子我的網路線上字典夏普水波爐線上翻譯台東綠島之旅2014京阪神讀書筆記Windows Live Writer法國之旅寫啥尛說Google228GF1wiiVAIO PFirefoxXuiteWindows 7字說字畫攝事未深底片掃瞄馬的異想世界全部文件拜占庭小林Google 雲端硬碟下茄荖more





Powered by Xuite
Flag Counter
176different countries
have visited this site.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