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082206裁判變球員

凌晨3點半,我在黑暗中睜開眼睛。連續睡了兩天,睡到一個飽和的程度,睡不下去,就醒了。由於感冒藥的影響,頭腦仍是昏昏沈沈的,睡不下,醒不了,處於一種尷尬的狀態。起身離開床,輕輕闔上臥室門,開燈,打開電視,躺在沙發上,看看有什麼節目可以幫助重新醞釀睡意。

HBO (?) 正在播 〝Path to War〞(戰爭之路) ,這部我沒看過。我正看到的一段,好像是在演詹森總統和幕僚討論是否要增兵越南的問題。詹森問了一個叫 George 的意見, George 回答了,詹森不滿意,說:「你的意見,好像是我問一個老師:〝地球是圓的還是平的?〞結果老師回答我:〝看你是要圓的還是平的,兩種我都能教。〞?」 George 居然回答正是。

電視看沒多久,重新有了睡意,便再摸回床上睡了。

我之所以還記得詹森的台詞,是因為早上看到中時的社論《已公開的資訊還能核定為國家機密嗎?》,這篇社論裡提到對於台北地院合議庭裁定駁回總統發還證據的聲請,總統府發表新聞稿表示台北地院合議庭的裁定違法,有〝球員兼裁判之嫌〞。再到總統府網站去查了,果然有這篇新聞稿

仔細讀完這篇總統府的新聞稿,第一個感覺就是〝簡直就是在亂扯一通!〞居然〝球員兼裁判之嫌〞也說得出來!但論其文筆,卻是出自法律人之手不錯。這種辯詞已是全然不顧自圓其說,東拉西扯,顛倒立場,好好的一本釋字627,任意割裂,只取有利的用,若說這寫手恐怕是釋字627沒讀通,我倒想這若不是讀通了釋字627才寫不出來呢!於是就想起〝Path to War〞詹森的台詞:〝看你是要圓的還是平的,兩種我都能教。〞不也正可用在這種人身上嗎?

釋字627說的很清楚:「總統得依其國家機密特權,有拒絕提交相關證物之權,但須由總統釋明之。其未能合理釋明者,該管檢察官或受訴法院應審酌具體個案情形,依刑事訴訟法規定為處分或裁定。總統對檢察官或受訴法院駁回之處分或裁定如有不服,得依本解釋意旨聲明異議或抗告。

台北地院已經將釋字627放寬解釋了,釋字627明白的文字只提到〝事前〞拒絕提交相關證物如何處理,台北地院若非從釋字627理由書裡的〝訴訟程序進行中,總統如將系爭資訊依法改核定為國家機密〞,推出〝事後〞聲請發還證物亦適用大法官所揭示的程序,否則,根本連裁定都不必作,沒有裁定,看你如何抗告?

明明釋字627即已指出〝拒交證物的釋明由受訴法院裁定,若不服,得向高等法院合議庭提出抗告〞,再明白不過的文字,如何能說成〝即便是法院得以審查總統所行使之國家機密特權,也應由其他更具有說服力的司法機關來行使。〞試問何者為〝其他更具有說服力的司法機關〞?不要漫說什麼〝其他〞,隨便你說一個,我倒要看看〝其他〞是什麼?一方面要用釋字627,一方面又要破釋字627,這不是亂扯是什麼!

最誇張的莫過於〝在此爭議問題上,合議庭與聲請人均屬當事人,但合議庭卻扮演仲裁者之角色,實有球員兼裁判之嫌。〞根本是打亂整個訴訟程序關係了。法院下了裁定,聲請人不服,一有爭議,法院就成了聲請人的〝對造〞了?!好像是說裁判吹了個球員犯規,球員不服,說這有爭議,你裁判也就變成了球員,得找另一個更具有說服力的裁判來判斷。你們哪個愛看球賽的,跟我講有沒有哪個比賽裁判會變球員的啊?

不服裁定,你就去抗告啊!!!抗告有沒有對造當事人?你老師沒教你嗎?

寫不下去了。媽喔!救命啊!

回應
Google for Nothing
Translator
Translated by Google or Bing
累積 | 今日
loading......
訂閱本站
feedburner RSS
輸入您的 E-Mai l訂閱本站新文件:

遊來遊去幽閑鼓吹萬花筒子自在生活土耳其之旅麵包民俗聊法土耳其京都之旅伊斯坦堡歡樂工場印度之旅字詞閒畫家常憲政記憶轉角中華民國憲法blog技術SAX 練習簿馬謖之死食在好吃孔子我的網路線上字典夏普水波爐線上翻譯台東綠島之旅2014京阪神讀書筆記Windows Live Writer法國之旅寫啥尛說Google228GF1wiiVAIO PFirefoxXuiteWindows 7字說字畫攝事未深底片掃瞄馬的異想世界全部文件拜占庭小林Google 雲端硬碟下茄荖more





Powered by Xuite
Flag Counter
176different countries
have visited this site.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