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9082048真狠

真狠!中國雲南有位29歲的婦女羅翠芬被發現身體裡頭頸胸腹共有26枝針! 這些縫衣針居然是羅翠芬才出生3天就被親生老爹及奶奶扎的。羅翠芬1歲時在右腰取出1枝,3歲時又在左下腹取出1枝,竟然總共被扎了28針! 就在這麼一個小小的身體上,親爹和親奶奶怎麼這樣狠心下得了手!「扎死妳!」「扎死妳!」「扎死妳!」‧‧‧想必當時下毒手時,這兩個凶手的心裡是如此咀咒的吧!

看X光片,編號19、20頭腳併齊,可能是一次扎進兩針的!×的!真狠!

羅翠芬這輩子最享受的日子可能就是如今在醫院裡過的,想想真令人心酸。下毒手的凶手早不在人世,且是自己的至親,真是無奈。要怪就怪中國重男輕女的傳統、殺女嬰、一胎化政策下的扭曲現象吧!但是從2003年7月發現迄今,4年多了,到現在才想要動手救治,也太慢了吧!要是我的話,早自殺了。

重男輕女 農婦被插入26根針

雲南一名二十九歲的農婦,可能是因為她奶奶和父親重男輕女,在她剛出生不久,就在她身體裡扎進了一大堆縫衣針。最近她健康檢查照X光,才赫然發現她的頭、頸、胸、腹、骨盆腔等要害部位,橫七豎八地插了總共二十六根縫衣針,針眼清晰可見。

根據《都市時報》報導,這名農婦的肺部、肝部、膀胱、小腸、腎等部位都有針插在上面。其中頭顱、頸的針還靠近大動脈,腦部一枚針已經斷成三截,右腎被一枚縫衣針貫穿,要取出非常困難。

醫生說,如果腦、呼吸心跳的生命中樞、大動脈、心臟等這些位置有針,尤其是針在大動脈內遊走,很容易就致命。

這名農婦指出,她在一歲時,右腰部曾經化膿,就取出過一枚縫衣針。三歲時左下腹化膿,又取出一枚縫衣針,現在身上仍然還有傷疤。「現在還有二十六根在身體裡,這些縫衣針估計是出生三天後就插進去的了。」

她之前從沒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出現過異常,後來結婚生子,直到患上了尿血病到醫院做X光檢查,才發現了這可怕的結果。

她說,「當時懷疑是重男輕女的奶奶和老爹幹的,但他們已經過世了,沒有查到任何線索。」

雖然體內的縫衣針隨時可能奪去她的生命,但是她曾問過各大醫院,手術至少要花費十萬元人民幣,而且必須接受多次手術才能取出全部的縫衣針,有的部位還不能手術。治療難度等因素讓許多醫院和羅家幾乎陷入絕望。

雲南一家醫院決定為這名農婦免費進行手術,醫院院長徐梅說,從針所處的不同位置可以看出,針的位置非常深,手術十分困難,即使是在影像檢測的情況下實施,也要進行多次,而且有的部位還不能實施手術。「但如果不動手術,生命隨時有危險,肺部、肝部、膀胱、小腸、腎上的針必須盡快拔除。」

雲南女子體藏26根縫衣針

【大紀元9月7日訊】雲南嵩明縣楊林鎮落水洞村29歲農婦羅翠芬幾年前一次意外的檢查,竟然發現了驚天秘密:自己身體裡竟有26枚4.2-4.5厘米長的縫衣針。這些在體內游移的針隨時會威脅到的生命。

2007年9月5日,羅翠芬正在醫院檢查身體(大紀元資料室) 據都市時報報導,羅翠芬的不幸讓所有人都感到震驚。她說,2003年7月,翠芬小便時出現血尿情況。在嵩明縣醫院X光片顯示其體內有26枚針形金屬異物。她隨後轉到昆醫附二院及雲南省第一人民醫院進一步就診。診斷結果為:右腎萎縮症並出血,頭頸胸腹等多部位有金屬異物。

「當時懷疑是重男輕女的奶奶和老爹幹的,但他們已經過世了,沒有查到任何線索了。」羅翠芬說,她在一歲時,右腰部化膿就取出過一枚縫衣針,3歲時左下腹化膿又取出一枚縫衣針,現在身上仍然還有傷疤。「現在還有26根在身體裡,這些縫衣針估計是出生3天後就插進去的了。」

羅翠芬稱,她之前從沒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出現過異常,後來結婚生子,直到患上了尿血病到醫院做X光檢查,才發現了這一可怕的結果。「現在不能做重的活計,還長期失眠,遇天陰下雨,胸部還會隱隱作疼。我每天都提心吊膽,沒睡過一個安穩覺,生怕哪枚針一移動就會要了我的命。」羅翠芬因為體內針的折磨,看上去特別消瘦和蒼老。

發現體內有針後,羅翠芬一家曾諮詢過各大醫院,手術至少要花費10萬元,而且必須接受多次手術才能取出全部的縫衣針,而有的部位還不能手術。治療難度等因素讓許多醫院和羅家幾乎陷入絕望。

瞭解羅家經濟困難等情況後,雲南瑞奇德國際醫院決定為其免費進行手術。現在羅翠芬已經被接到昆明,並定於下週二上午9點為其拔除身上的縫衣針。

羅翠芬身上的26枚縫衣針分佈如何?看了羅翠芬的資料照片,讓人看了毛骨悚然。

瑞奇德國際醫院的院長介紹農婦羅翠芬體內縫衣針的位置。(大紀元資料室) 羅翠芬頭、頸、胸、腹、盆腔等要害部位,橫七豎八地插了26枚縫衣針,針眼清晰可見。從X光片上可以看出,羅的肺部、肝部、膀胱、小腸、腎等部位都有針插在上面。其中頭顱、頸的針靠近大動脈,腦部一枚針已經斷成3段,右腎已被一枚縫衣針貫穿了,要取出非常困難。如果腦、呼吸心跳的生命中樞、大動脈、心臟等這些位置有針,尤其是針在大動脈內遊走,很容易就致命。 醫院院長徐梅稱,目前手術初步方案是,先取游移的針,再取相對固定的針。據介紹,體內有26枚針,而且還能存在這麼長時間,在世界上是罕見的。

「身體裡面取針,就像是大海撈針。」徐梅稱,醫院已邀請了加拿大、北京、上海、武漢等著名醫院的16名醫生,準備就羅翠芬的病情進行會診,確定最後的手術方案。目前術前很多準備工作已準備就緒。據瞭解,這次僅盆腔和腹部取針的費用至少達17萬元。

據了解,此次手術的第一個風險是麻醉,當針管插入後,很有可能會碰到身體內的縫衣針,造成這些針移動,如果移動靠近動脈,稍有不慎就會有生命危險。第二個風險是,如果病人在手術時出現煩躁,身體動靜大,針也會移動,同樣存在危險。第三個風險是,針在病人身體裏已近30年,每枚針已經與人體組織融為一體,會出現炎症性腫瘤,而這些針已經生銹,容易斷裂,處理稍有不慎也會有危險。

人體撈針診出致命難題 取針手術方案要更改

新華網雲南頻道 ( 2007-09-07 )

羅翠芬沒有想到,來到醫院後,會為坐馬桶犯難;而醫院也不曾想到,昨天對羅翠芬的檢查,又發現手術中會遇到的兩隻“攔路虎”——患者左頸上一枚4.5釐米長的針,已經緊貼頸總動脈,如果在麻醉中插氧氣管,下腭附近遇外力就可能會遇到麻煩,這就需要改變原來的手術方案;直腸中用手摸得到的針,實際就在盆腔底部和子宮之間,針若移動,“大海撈針”的難度會加大……

  26枚針觸目驚心

羅翠芬的體內這26枚針,具體在那些部位?現在情況如何?昨天,雲南瑞奇德國際醫院醫生對此進行了詳細講解。

醫生對羅翠芬體內的針進行了編號。這些針平均在4.2-4.5釐米長,直徑有0.15釐米。1號針位置在頭顱中部,針已經插進腦組織;2號針位於左頸上部,與2-3節椎體平行。2號針緊貼頸總動脈表面,是目前最危險的兩枚致命針之一。

3號、4號針在胸部平低胸水準的肌肉裏,附近沒有大的血管。5號針在左側肺尖部位,深插在肺組織裏。6號針深插左肺部,第三、四節胸椎旁。7號針緊貼肺動脈血管,如果一動到針,可能使動脈血管破裂,這也是目前最危險的兩枚致命針之一。

8、9號針位於右肺部位。10號針在肝內。11、12、13、14、15號針如北斗星狀集中在肝、胃的間隙裏,附近有靜脈血管。16號針在肝右後葉,該針有移動情況發生。17號針在腹腸係膜部位。18、19號針在腸壁上,有銹蝕等情況發生,如果稍有不慎就會引發腸泄漏等情況,治療難度增大。

20號針位於髂腰肌部位。21、22號針目前在腸與腸之間,一直移動,原來呈交叉狀,現在呈平行狀。23號針在膀胱後側與盆腔壁之間,膀胱後側與盆腔壁各有一部分,移動位置不是很大。24號針在子宮和膀胱之間,有小移動。25號針插在直腸前壁和子宮之間,直腸和子宮各有一部分。26號針在右腿上,只呈現針眼狀。

手術方案可能要更改

“手術方案可能要更改,首先拔除左頸上的針,才能取腹部的針,左頸上的針拔出後,要7天左右才能做第二次手術。”昨天上午,省內專家組對羅翠芬進行檢查,發現在直腸裏的25號針用手可以摸到,“有火柴棍大小”,醫生估計用國內先進的電子腸鏡檢查儀器可取出。

院長徐梅說,手術的具體方案將在今天下午國內外所有專家到達昆明會診後才能確定。

“我有些不好意思,可能以後會習慣的。”昨天是羅翠芬入院的第二天,她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會住上五星級醫院,獨自住一個房間,有電視、電話、電腦等物品。在房間裏,有坐式馬桶,但對於她來說,無疑是一個擺設,因為她不習慣用馬桶,仍然跑到樓層上公共廁所。

羅翠芬的病情引起了許多市民的關注,昨天已有很多市民到醫院看望她,有的市民還捐了款。(龐繼光)

女子體內26根縫衣針藏29年續:將接受手術北京新浪網 (2007-09-08 01:02)

昨日下午6點,來自美國、加拿大的3位專家和瑞奇德國際醫院參與羅翠芬第一次取針手術的各科專家、醫生齊聚昆明,專家們對手術的可行性、危險性及術前準備進行了認真討論和研究,並在充分論証的基礎上達成共識,確定了第一次手術方案。據介紹,羅翠芬的第一次取針手術定于9月11日上午9時開始。

下腹部九枚針 首次手術爭取全取出

據了解,從8月30日到9月7日,共有來自加拿大、美國及中國北京、上海、武漢、昆明地區的國內外的9家醫院、23位專家參與到了此次救助羅翠芬的行動中。

昨日下午6點,經過近十天的充分準備和論証,第一次手術方案最後敲定,此次參與手術方案確定的有神經外科、頜面外科、血管外科、骨科、肝膽外科、泌尿科等涉及12個科別的23位專家。經專家研究,最後確定羅翠芬體內所有的金屬異物均應取出,否則都將危及其生命安全。

據了解,第一次手術將在B超和內窺鏡的引導下定位,將取出患者下腹部和盆腔內的9枚針(原確定取出7枚針,後經專家反覆討論認為應將中下腹部的2枚針納入此次手術考慮範圍),其中腹腔內的4枚移動的針(24#侵犯直腸壁、25#侵犯直腸陰道壁、21#、22#游走于腹腔大血管附近,活動性大)必須取出,其他5枚針爭取全部vb此次手術中取出。

手術面臨較大危險

據瑞奇德國際醫院院長徐梅介紹,此次手術始終面臨較大危險,特別是重點取出的兩枚針(242#、25#)靠近大的動、靜脈血管,稍有不慎,就會造成大出血、窒息,若損傷重要臟器,導致尿瘺、腸瘺、陰道瘺,手術的創傷還容易造成感染,如果手術時間過長,麻醉太久 的話,還會致使重要臟器功能衰竭,甚至導致患者死亡。

徐梅說,雖然面臨這麼多的危險和困難,但在國內外專家的共同參與和支援下,他們有信心做好這次手術。

2000CC鮮血

做好應急準備

據該院護理部醫生介紹,他們已經做好了對羅翠芬進行第一次手術的充分準備,針對手術的複雜性和不可預料性,他們已對羅翠芬進行了全身性的檢查,改善了患者的全身狀況,以增強患者的耐受能力,目前,羅翠芬身體已無手術禁忌。同時,醫生還進行了常規準備,如胃腸道、陰道和手術區域準備和交叉配血,並準備了2000CC新鮮血液應急。

另一方面,醫院還對羅翠芬進行了適應性訓練,如臥床大小便、有效咳嗽等。這幾天,醫院還請來了心理專家,隨時關注患者的精神狀態,去除其焦慮、恐懼、悲觀的不良情緒,對她的一日三餐都做到了營養科學地搭配,讓她以最佳的精神狀態進行第一次手術。

主刀醫生:我對手術有信心

記者了解到,對羅翠芬實施第一次手術的是瑞奇德醫院的醫生李恩全教授,他主要負責取出患者腹腔內的針。另一位醫生是該院的楊映芳教授,主要負責取出患者子宮和陰道內的兩枚針。兩位教授都是博士生導師,在雲南醫學界是首屈一指的專家。

李恩全教授對此次手術很有信心:『羅翠芬下腹部的9枚針是17號針到25號針,找針困難,無異于大海撈針,取針過程一不小心就會造成重要器官的損壞,但我還是有信心做好這次手術,讓病人恢復健康。』

羅翠芬:我終於盼到這一天

記者見到羅翠芬時,她剛吃完晚飯,精神狀態良好。

『這次手術中,我會放鬆心情,用最好的狀態好好配合醫生,我相信這次手術一定能成功。我盼了整整三年,終於盼到了取針這一天!』羅翠芬告訴記者,從2004年開始,她曾多次出現尿血,加之精神負擔較重,身體一天不如一天,這次能得到瑞奇德醫院的免費救助,她非常感激。她對記者說。

本報記者 鄧建華

 

回應
Google for Nothing
Translator
Translated by Google or Bing
累積 | 今日
loading......
訂閱本站
feedburner RSS
輸入您的 E-Mai l訂閱本站新文件:

遊來遊去幽閑鼓吹萬花筒子自在生活土耳其之旅麵包民俗聊法土耳其京都之旅伊斯坦堡歡樂工場印度之旅字詞閒畫家常憲政記憶轉角中華民國憲法blog技術SAX 練習簿馬謖之死食在好吃孔子我的網路線上字典夏普水波爐線上翻譯台東綠島之旅2014京阪神讀書筆記Windows Live Writer法國之旅寫啥尛說Google228GF1wiiVAIO PFirefoxXuiteWindows 7字說字畫攝事未深底片掃瞄馬的異想世界全部文件拜占庭小林Google 雲端硬碟下茄荖more





Powered by Xuite
Flag Counter
176different countries
have visited this site.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