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8142222寒夜過去了嗎

 

蔡守訓法官

判了馬英九無罪。全案只一個余文最可憐,原判2年另4月減半為1年另2月(這要謝謝阿扁),沒有緩刑?特別費須單據的部分,余文一肩扛起,原來被檢方從重求處7年以上而院方給予輕判;而不須單據部分,馬英九則完全無事。本回合侯寬仁可謂慘敗。

.

蔡守訓法官的判決理由也不是沒有毛病,他只含混的說特別費是實質補貼,到底是公款還是私款卻不甚分明,若能根本上認定特別費是私款(薪俸的一種),那後面即不必廢話,不是公款,哪有什麼污可貪呢?然而,本判決裡的論斷無一不是以「公款」為前提,因為只有公款,才須論斷是否施用詐術、是否有不法所有之意圖、是否尚有剩餘、是否有告知支用情形之義務等等。既然是「公款」,即一公到底,入了自己的口袋再怎麼「揦」(混合),那仍是公款,公款公用,用不完就要吐出來,這就是公款的天經地義。但蔡守訓法官卻不這麼認為,在他眼中,領據核銷特別費半數並無告知支用情形之義務,領據核銷特別費之半數由首長自行支用不能再予過問,所以即使侯寬仁檢察官以小學一年級的加減法算出馬英九帳戶裡的特別費沒花完卻未吐出,無論結果如何,誰也都不能過問。

哦!原來特別費這種「公款」真是好吃好拿又不必擦嘴巴啊!

蔡守訓法官認為「被告以領據具領特別費半數之初,並無為自己不法所有之意圖」,那是否意味著具領之後的持有意圖若有改變也不必過問了嗎?也不是,他同時認為「被告領得之特別費半數匯帳後已經混合為被告金錢動產之一部,依法所為公職人員財產申報,並非意圖自己不法所有被告」,可見縱使持有之初無不法所有之意圖,持有期間改變為不法所有之意圖,還是算貪污,只是「申報公職人員財產」不構成不法所有之意圖罷了。在蔡守訓法官武斷的認為「領據核銷特別費之半數由首長自行支用不能再予過問,公訴人追究被告全部得特別費扣除特別費支出,無論結果如何,均不能據此被告詐領財物」,其實已暗示馬英九的特別費沒花完卻未吐出的事實,馬英九夯不鎯鐺的「申報公職人員財產」雖不構成不法所有之意圖,那事發之後連忙四處捐獻-特別還流入自己的基金會,勉強打平帳面數字,如此拒不返還國庫,私自處分的事實,是否可以證明已具有不法所有之意圖了呢?但因為蔡守訓法官已認為「無論結果如何」,所以就不再過問了?

經此討論,可見本案判決的問題還真是不少,檢察官應該要上訴。

講清楚說明白,特別費到底是私款還是公款,若是私款,不獨馬英九沒事,大家都沒事,甚至余文亂用發票報帳也只是偽造文書而已;若是公款,小氣鬼、嘴巴擦不乾淨的就活該倒楣。

馬英九的清白提前證明了,但台灣民主的寒夜還未過去。

2007年2月13日馬英九告台灣同胞書:
『今天,台北地檢署以「貪污罪」起訴英九,對一向以「清廉正直」自期的英九來說,唯有「痛心疾首」可以形容。 英九始終相信,司法是社會正義的最後防線。今天,英九尊重司法,但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詐領特別費據為己有」的指控。英九一定為自己的清白奮鬥,依法力爭,直到還我清白。這不是為了個人,更是為全國數百萬公務首長,以及為所有相信「清廉正直」價值觀的人民。英九將信守承諾,立即辭去國民黨主席之職,但仍將以黨員身份,為國民黨的改革與團結,繼續奮鬥。然而,英九不得不說,此刻的台灣已進民主的寒夜,善良人徬徨無措,邪痞者梟叫狼嗥,在這個正義已遭政治綁架的時刻,憤怒已成了我們最後尊嚴之所繫。為了不讓惡人得逞,為了挽回台灣最後一線生機,我們除了向他們大聲說不之外,別無選擇。清白受到質疑,廉潔竟被起訴,對英九來說,比失去生命更痛苦。我們必須覺悟,清白,要用生命維護;正義,要用行動證暖。當民主受此重創,社會正義難伸的此刻,英九在此鄭重宣告,我將化悲憤為力量,義無反顧,參選2008年總統大選,向人民證明我的清白,以行動,證明人民最後必定選擇正義的一方。』

 

回應
Google for Nothing
Translator
Translated by Google or Bing
累積 | 今日
loading......
訂閱本站
feedburner RSS
輸入您的 E-Mai l訂閱本站新文件:

遊來遊去幽閑鼓吹萬花筒子自在生活土耳其之旅麵包民俗聊法土耳其京都之旅伊斯坦堡歡樂工場印度之旅字詞閒畫家常憲政記憶轉角中華民國憲法blog技術SAX 練習簿馬謖之死食在好吃孔子我的網路線上字典夏普水波爐線上翻譯台東綠島之旅2014京阪神讀書筆記Windows Live Writer法國之旅寫啥尛說Google228GF1wiiVAIO PFirefoxXuiteWindows 7字說字畫攝事未深底片掃瞄馬的異想世界全部文件拜占庭小林Google 雲端硬碟下茄荖more





Powered by Xuite
Flag Counter
176different countries
have visited this site.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