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40417591995年馬來西亞蟒蛇吞人事件後續回顧

西元1995年9月4日,巨蟒吃人的真實案例被完整的紀錄下來了,時隔至今已16年,許多當地的居民依然印象深刻、餘悸猶存,我不小心找到了當年的剪報與中國報官方的新聞回顧,蟒蛇吃人絕對不是只有一件,但這一件卻是絕對真實且當時轟動全世界的新聞。

16年前巨蟒吞人 丁能新村一夜成名

報導:陳長國

柔佛丁能區州議席在開年舉行的第一場補選,成為全國矚目的焦點;當地在16年前發生巨蟒吞人事件,也曾轟動全球。

1995年9月4日,時年29歲的華裔青年余興泉,在橡膠園地疑因不小心踩到饑腸轆轆的巨蟒,招來殺身之禍,被巨蟒吞噬。

事發當晚9時45分,當時在丁能警局值勤的警員阿布沙馬接到死者兄長的投報,指其弟已遇害,正被巨蟒吞食著。

阿布沙馬馬上帶著M-16萊福槍與另3名同僚趕到現場,目睹巨蟒緩慢吞食余興泉,發出咕嚕咕嚕吮吸巨響,毛骨悚然。

目睹這駭人一幕,阿布沙馬舉起長槍朝蟒蛇頭部連發4槍,將殺人蟒置於死地。

吞下這名青年的巨蟒,長21尺、重140公斤;巨蟒死在警員槍口下時,死者的頭部至肩膀已在蛇口內。

巨蟒吞人事件發生后,《中國報》刊登了全球獨家照片,使我國立時成為國際焦點,國內外各語文傳媒、包括法新社、路透社、香港雜誌及新加坡傳媒等,都向《中國報》要求轉載,而香港的無線電視台,更派員前來現場採訪,異常轟動,令丁能新村一夜成名。

丁能區州議席此次因州議員拿督蘇萊曼達哈病逝,而必須進行補選,由於這是開年來的第一場補選,再加上朝野對此戰役志在必得,因此勢必成為全國矚目的焦點。

見鎂光燈吐出死者

鎂光燈讓巨蟒吐出受害者,卻為時已晚!

事發時,巨蟒只顧及眼前的“美食”,對旁人完全不放在眼裡。

為此,阿布沙馬馬上將巨蟒吞人的過程攝下,相信是鎂光燈干擾了原本正在努力吞噬獵物的巨蟒,令巨蟒把受害者吐出,但受害者早已窒息而死,且死者的頭部至肩膀處,都沾滿了膠白黏液。

沼澤地離死者家300尺

巨蟒吞人的沼澤地,距離死者住家只有300尺!

余興泉是於事發當天7時許,到園坵附近沼澤地處理水泵機械,久未歸來,其家人唯有四處呼喚尋人。

死者的兄弟較後到距離住家300尺外的沼澤地尋找,在灰暗的天色下,赫然發現一條巨蟒,血盆大口,正吞噬著一個人。

被巨蟒捲纏著者正是死者余興泉,當時其頭部和肩膀已在蟒蛇口中,驚見如此駭人的一幕,家人無不驚慌失措,拔腿逃離現場,向警方求救。

親睹好友葬身蛇口 曼梳16年無法忘懷

報導:陳毅強

親眼目睹好友“葬身蛇口”,余興泉的外勞朋友16年仍無法忘懷。

16年前,巨蟒就在眾目睽睽下,吞噬著華裔青年余興泉,目擊者中不乏死者生前的好友。

《中國報》記者在丁能新村居民協助下,成功找到余興泉生前的外勞朋友--曼梳,而前者就在後者面前“葬身蛇口”。

曼梳接受本報專訪時透露,即使上述事件目前已過了16年,但他至今都無法忘懷。

他追述,案發當天傍晚7時30分左右,余興泉的兄長到其工作的地點告訴他前者不見了,並要求他協助尋找。

他指出,經過一番搜索後,他們在案發膠園發現了巨蟒及余興泉,而當時後者的頭至肩膀的部分,已在巨蟒口裡。

他坦承,當時由於天色昏暗,且欠缺燈光照明,所以他當時並未看得太清楚,但他至今卻依然清楚記得余興泉被巨蟒捆捲著,並活生生葬身蛇口的一幕。

“我們趕抵案發地點時,發現巨蟒正在努力吞噬興泉,完全不理會旁人。”

他說,如今每當他進入余興泉遭巨蟒吞噬的案發地點,仍會提心吊膽。

神明指遭遇不測

神明早在余興泉被發現前,指後者已遭遇不測。

曼梳告訴本報,案發當天,余興泉的家人曾向神明求助,以得知前者的下落。

“當時,神明告訴興泉的家人,興泉已遭遇不測,且已被大蛇吞噬,而在不久後,我們也發現了余興泉及巨蟒。”

喪親之痛未淡化

時間沖淡不了喪親之痛。

1995年9月4日晚上,當年29歲的余興泉懷疑是不慎踏到飢腸轆轆的巨蟒,而招來殺身之禍。

即使上述事故發生至今前後已16年,然而時光流逝,仍無法治癒受害者家屬的喪親之痛。

記者在居民協助下,成功與受害者的母親碰面,惟後者表示不希望再提起上述事故,而婉拒了記者的訪問。

案發現場人事已非 開發成橡膠油棕園

報導:陳毅強

當年發生巨蟒吞人事故的膠園,目前已被開發成橡膠及油棕園,且附近還有工廠在運作。

記者在丁能居民帶領下,得以重回案發現場,並僅能以屋景仍在,人事已非來形容該環境。

光陰似箭,16年後的今天,即使丁能各方面也取得了一定的發展,但無可否認的,巨蟒吞人事件卻也成為了當地一個難以磨滅的歷史紀錄,包括當時受害者遇害的情景、警員阿布沙馬如何射殺巨蟒等,都會繼續留在你我的記憶裡。

居民無法忘記

見證歷史,原本是一件多麼令人感到自豪的一刻;但丁能新村巨蟒吞人的事故,卻是一件令人想起都會毛骨悚然。

《中國報》記者為此,特再次走訪丁能新村,然而一些居民受訪時坦承,上述事故給居民造成嚴重的震撼,所以即使已過了16年,仍無法把事故的經過從他們的記憶裡抹去。

丁能居民也指出,巨蟒吞人事件也無可否認地讓丁能新村一夜成名,甚至聲名遠播,不懂丁能新村的人,只要說出蛇吞人的地方,自然就會有人代為指路。

受訪者說,相信就算再過16年,這起轟動的事故,仍會存在丁能居民的腦海裡。

迄今仍具震撼
黃金柱(60歲,咖啡店東主)

16年後重閱蟒蛇吞人的新聞,依然有一定的震撼性。

丁能發生的巨蟒吞人事件,是一個全世界的紀錄,因為當時世界各地的媒體都爭相到丁能採訪。

感到毛骨悚然
陳聲華(62歲,膠工)

時間沖淡不了巨蟒吞人帶來的驚嚇。

現在回想起這起事故,仍有毛骨悚然的感覺。

拍下圖片被媒體追訪 殺巨蟒警員退休還鄉

報導:崔馨井

曾經轟動本地及國際媒體的巨蟒吞人案件已過去16年,當年開槍擊斃蟒蛇的英武警員阿布沙馬伍長(63歲),也已告老還鄉,與妻子在彭亨文德甲過著安逸的退休生活。

阿布沙馬為人和藹可親,當記者上門採訪時,他還在自家門前種菜呢!原以為這當時接受過法新社、路透社、香港雜誌、新加坡報紙,甚至是《國家地理頻道》等國際媒體採訪的老伯,會繪聲繪影當時的緊張情況,詎料,他卻以非常溫和的口吻說:“這也沒什麼,我就當是普通的案件來處理。”

返文德甲安度晚年

“當時,是受害者哥哥到警局報案,我們一行3人馬上趕往案發現場,當我們抵達時,受害者全身已被蟒蛇緊緊捲著,頭部已被吞噬,我馬上吩咐同伴拿手電筒照著蟒蛇(當時已是夜晚時分),我則拍下這震驚的一幕。過後,蟒蛇可能被鎂光燈驚嚇而吐出受害者,打算轉頭逃之夭夭。這時,我毫不猶豫地舉起M16萊福槍,朝蟒蛇頭連發4搶。”

他說,當時並沒有上司在場,一切行動由自己判斷。

“身為警察,我時常面對各種挑戰,這宗蟒蛇案件也不例外,只是後來我成了各媒體的訪問焦點,我願意給予合作,並希望提高大眾的覺醒,避免類似意外再次發生。”

他說,這件事情對他生活並沒有什麼影響,並表示希望受害者家人能夠生活得安好。

阿布沙馬於1997年,也就是巨蟒吞人案件發生2年後,回到文德甲安度晚年,他目前與妻子莎妮花(70歲)在文德甲生活,兩人的獨生女目前在英國修讀藥劑系博士學位。

遺憾剪報圖片一借不還

巨蟒吞人無數的訪問剪報與圖片不見了,令阿布沙馬遺憾不已!

阿布沙馬在巨蟒吞人事件發生後,由於親手將案發經過拍攝下來並槍殺巨蟒,令他成為傳媒追蹤的對象,頓成為“風雲人物”。

阿布沙馬原本將無數的訪問剪報及圖片等資料完整保留,可是在數年前一位聲稱是電視台記者的人士將所有資料借走,聲言要製作一本紀念冊,可是直至今日紀念冊未出版,連該記者也失去聯絡,使他的珍藏全部不翼而飛。

對此,阿布沙馬感到遺憾不已。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部落格廣告
累積 | 今日
loading......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