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1811118. 我在想弱勢社群的生活

.

上集:http://blog.xuite.net/shiupong/blog/227444698

.


Fri 18/7/2014

.

昨晚,我弟弟突然到我家,搞我家上網的儀器,完全搬走 nowTV 的儀器,當權的,便出以下片配合

Thu 17/7/2014 忠奸人 第 4 集 http://mytv.tvb.com/drama/blackheartwhitesoul/184078

TVB 忠奸人 http://mytv.tvb.com/drama/blackheartwhitesoul/184164

.

Fri 18/7/2014

Fri 18/7/2014

TVB 寒山潛龍 http://mytv.tvb.com/drama/ghostdragonofcoldmountain/184163

.


今天,我在想弱勢社群的生活,
故此,回憶到:Thu 12/6/2014 http://blog.xuite.net/shiuyiupong/2/219008055

今天,「安老院」資助宿位輪候冊:
https://www.google.com.hk/#q=%E3%80%8C%E5%AE%89%E8%80%81%E9%99%A2%E3%80%8D%E8%B3%87%E5%8A%A9%E5%AE%BF%E4%BD%8D%E8%BC%AA%E5%80%99%E5%86%8A

今天,「護養院」資助宿位輪候冊:
https://www.google.com.hk/#q=%E3%80%8C%E8%AD%B7%E9%A4%8A%E9%99%A2%E3%80%8D%E8%B3%87%E5%8A%A9%E5%AE%BF%E4%BD%8D%E8%BC%AA%E5%80%99%E5%86%8A

今天,「日間護理中心」資助宿位輪候冊:
https://www.google.com.hk/#q=%E3%80%8C%E6%97%A5%E9%96%93%E8%AD%B7%E7%90%86%E4%B8%AD%E5%BF%83%E3%80%8D%E8%B3%87%E5%8A%A9%E5%AE%BF%E4%BD%8D%E8%BC%AA%E5%80%99%E5%86%8A

今天,「傷殘人士的住宿」資助宿位輪候冊:
https://www.google.com.hk/#q=%E3%80%8C%E5%82%B7%E6%AE%98%E4%BA%BA%E5%A3%AB%E7%9A%84%E4%BD%8F%E5%AE%BF%E3%80%8D%E8%B3%87%E5%8A%A9%E5%AE%BF%E4%BD%8D%E8%BC%AA%E5%80%99%E5%86%8A

.

看完以上網頁,得知:

截至二零一四年四月三十日,共有29,450人在長期護理服務中央輪候冊內登記輪候入住各類型的資助安老院舍宿位

.

現在,正在監視鬥我滋擾我的高薪低等華狗當權派,受高薪後,有沒有興趣處理以上事呢?

沒有用腦鬥爭,與我分勝負的事,狗是提不起興趣的狗是提不起勁? 文革鬥爭狗基因? 遺傳精神病?

確實,分了勝負: https://www.google.com.hk/#q=%E8%BF%AB%E5%AE%B3%E6%B3%95%E8%BC%AA%E5%8A%9F

但是,文革鬥爭狗,認為這些募捐功夫片,未分勝負:http://blog.xuite.net/shiuyiupongvideo1/blog
但是,文革鬥爭狗,認為這些募捐功夫片,未分勝負:http://blog.xuite.net/shiuyiupongvideo2/blog
但是,文革鬥爭狗,認為這些募捐功夫片,未分勝負:http://blog.xuite.net/shiuyiupongvideo3/blog
但是,文革鬥爭狗,認為這些募捐功夫片,未分勝負:http://blog.xuite.net/shiuyiupongvideo4/blog
但是,文革鬥爭狗,認為這些募捐功夫片,未分勝負:http://blog.xuite.net/shiuyiupongvideo5/blog
但是,文革鬥爭狗,認為這些募捐功夫片,未分勝負:http://blog.xuite.net/shiuyiupongvideo6/blog
但是,文革鬥爭狗,認為這些募捐功夫片,未分勝負:http://blog.xuite.net/shiuyiupongvideo7/blog

.

文革鬥爭狗認為,他們的球賽旁述員,吠出設計的滋擾暗語,是領一半風騷;我上帝之手功夫,是領一半風騷   

因此,文革鬥爭狗認為,未分勝負?

所以,誓必要 放下受薪要做的公事

所以,誓必要  專心、勤力、不躲懶、用腦、用謀略、設計高智慧口技去鬥爭?    

但是,我在想,為什麼募捐也要分勝負

有時,我會想  點解咁做呢?

我想,我只能這樣理解   是遺傳精神病

有時,我想通了,低能的,不做這些滋擾鬥爭事,還可以做什麼事呢?

可能,不單是低能,還有是遺傳精神病,是文革鬥爭狗基因

因此,設計大量廣告宣傳片踩福娃?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mkwirg3c_c

可能,當權的,認為世世代代的華人,也會認為以下歌,只可能是描述上帝之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2XZSPGNzaJk

以上歌,只可能是描述上帝之手,不是描述他們設計的高智慧口技旁述球賽滋擾,故此,觸怒了當權者和當權派? 

.

因為,丈夫不能太明顯放下受薪要做的公事,故此,...........................................................
.


以上網頁,交的數據,不太清楚,故此,我看以下網頁

http://cheungchiuhung.org.hk/chi/%e8%ad%b0%e9%a1%8c/%e9%80%80%e4%bc%91%e4%bf%9d%e9%9a%9c/

http://cheungchiuhung.org.hk/chi/%e8%ad%b0%e9%a1%8c/%e9%95%b7%e6%9c%9f%e8%ad%b7%e7%90%86/

.

殘疾人士照顧者致林鄭月娥司長的聯署公開信 http://cheungchiuhung.org.hk/chi/%e6%ae%98%e7%96%be%e4%ba%ba%e5%a3%ab%e7%85%a7%e9%a1%a7%e8%80%85%e8%87%b4%e6%9e%97%e9%84%ad%e6%9c%88%e5%a8%a5%e5%8f%b8%e9%95%b7%e7%9a%84%e8%81%af%e7%bd%b2%e5%85%ac%e9%96%8b%e4%bf%a1/

.

政府「呻窮」迴避社會投資 http://cheungchiuhung.org.hk/chi/%e6%94%bf%e5%ba%9c%e3%80%8c%e5%91%bb%e7%aa%ae%e3%80%8d%e8%bf%b4%e9%81%bf%e7%a4%be%e6%9c%83%e6%8a%95%e8%b3%87/

「結構性財赤」和「未來基金」是今年《財政預算案》的亮點,引發民間社會對公共財政的討論。作為全球其中一個最富裕的城市,政府卻在「呻窮」,究竟是經過嚴謹科學分析,還是政治訊息大於一切?

無對應人口老化需要

截至去年十二月,香港共有三千一百一十二億美元外匯儲備,在全球排行第九,如換算為人均儲備,有約四萬四千美元,更是排行第三。作為一個城市,這些排名遠超於其他先進國家,富裕的程度實是非一般人能夠想像。如果看每年的經常性開支和收入,由○四年至今的十個財政年度,政府共低估了四千四百二十億港元的收入,出現極大誤差。在巨額盈餘下,政府在○七至今的七個財政年度,一次性紓困措施,共用了二千二百億港元,每年平均派糖約三百一十四億。然而,在極度富裕的情況下,政府公共開支佔人均生產總值(GDP)卻只有兩成以下,相對於先進體系的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公共開支約佔四成以上,香港實在是遠遠落後。在長年預算出現誤差、出現巨額盈餘和儲備極豐厚的情況下,談及「財赤」,我認為這是政治信息多於科學計算,財政司司長希望提出及鞏固「大市場,小政府」的政治理念,為不增加政府開支說項。

人口老化是不爭的事實,長者貧窮和退休保障問題、長期護理服務需求不斷增加,正因如此,在十多年前,民間團體已提出全民退休保障制度,以社會保險的方式,以應付未來需要。可是,政府在《財政預算案》竟提出擔心將來會窮而計畫成立「未來基金」,目的竟是要為了日後的「超級基建工程」。這真是只見磚頭不見人,以「人口老化」作為命題,卻提出不對應需要的「將來開支」,是極度不負責任。

今天癌症病人要自費購買藥物、各項公營醫療服務輪候情況嚴重、長者輪候院舍數以年計、殘疾人士各項服務質素和數量嚴重不足、很多貧窮家庭居於劏房、大學學額不足、青年住屋問題未解決等等的問題,這絕不是我們願意見到的香港,必須從根本性改變「大市場,小政府」的政策方向。在現在有充足社會條件時,其實更應作出真正的社會投資,改善教育、醫療、社福、房屋的政策,同時檢討現時的經濟和產業結構,並應直接將「未來基金」的開支改為設立全民退休保障的「種子基金」。

改設退休保障基金

一個有社會願景的政府,理應作出長遠的公共財政和社會政策的規劃,同時應充當財富分配的角色。工黨建議設大額股息稅,可以俗稱「富人稅」。香港首富李嘉誠通過股息,在最近因長實和黃派股息一次過賺取了七十七億,當然,這還未包括他每年通過其他股息的收入,但李氏個人每年數以百億計的收入,完全不用交稅。單看今次七十七億這個天文數字,是需要一般打工仔女超過四萬年才可賺取到,這正正是極度貧富差距的問題。

我們預計,設大額股息稅能為政府每年帶來超過一百億收入,正正能大幅改善民生政策。民間社會也有建議不同的稅項,包括累進利得稅、資產增值稅等,我們認為這些都是值得社會作出討論的,是我們如何看社會結構和社會發展的討論。

如果香港的繁榮,是通過「勝者全取」,低工資、低稅率,導致極不公平的社會結構,這絕不是我們這一代可以接受的。

.

未來特首該如何看待長遠福利政策? http://cheungchiuhung.org.hk/chi/%e6%9c%aa%e4%be%86%e7%89%b9%e9%a6%96%e8%a9%b2%e5%a6%82%e4%bd%95%e7%9c%8b%e5%be%85%e9%95%b7%e9%81%a0%e7%a6%8f%e5%88%a9%e6%94%bf%e7%ad%96%ef%bc%9f/

特首選舉陷入互揭陰私的泥漿戰,候選人比政綱、比理念彷彿變成奢談。不過話說回來,不少每天過著勞苦生活的基層市民,還是寄望選戰過後,新特首能有一番作為,帶來新氣象。

個別候選人雖被冠以「福利主義」的「惡名」,但事實是沒有一位候選人能交出真正應付人口老化的長遠福利政策。根據政府統計處推算,由二零一一至二零三九年,六十五歲或以上長者數目將由九十四萬上升至二百五十萬,升幅達到一點七倍,而八十歲或以上高齡長者數目更會由二十七萬驟升至八十七萬,升幅達到二點二位。社會面對高齡化的挑戰,長期護理必然是福利政策中最重要的一環,可惜政府一直遲遲未有制訂長期護理政策。近年一直強調「居家安老為本,院舍照顧為後援」的安老政策方針,但在社區支援不足的情況下,這樣的方針只有淪為遮醜布。一方面,各種社區照顧服務只有約七千個名額,遠遠未能追上長者人口增長;而要入住資助院舍更不容易,因為每年新增宿位只有數百,去年輪候期間死亡的長者便達到五千二百人。

復康政策同樣乏人問津。現時全港殘疾人士約有三十六萬人,佔整體人口約百分之五點二,當中約半數是有多於一種殘疾,另估計智障人士約有六點七至八點七萬人。本港的殘疾人口較為年老,有百分之六十八點五(即約十六萬人)已屆六十歲之齡,當中只有百分之十八點二居於長期護理醫院、私營或津助院舍,其餘約二十九萬五千人皆居於社區。他們當中約有百分之四十二點五須由別人照顧其日常生活,而照顧者主要是配偶及子女。至於智障人士的照顧情況,估計也有三至四萬人需要他人長期照顧,而照顧者主要是父母或家人。

筆者不厭其煩列舉大量數字,目的在於指出只有少數殘疾人士需要院舍服務,多達八成殘疾人士居於社區,由家人不離不棄擔當照顧者角色。可惜政府的復康政策一直以院舍服務為主,社區支援政策支零破碎,殘疾家

.

遠的照顧者 http://cheungchiuhung.org.hk/chi/%e6%b0%b8%e9%81%a0%e7%9a%84%e7%85%a7%e9%a1%a7%e8%80%85-2/

昨天是三八婦女節。每逢這個日子,我們都會問:香港男女平等嗎?性別歧視條例早於1996年實施,同年平等機會委員會成立,保障市民不會因為性別、家庭崗位及殘疾而備受歧視。回歸後,特區政府成立婦女事務委員會,專責就婦女事務的宏觀策略提出建議,確保婦女可盡展所長。

有了法律保障,更有獨立的法定機構執行法例和推動兩性平等,加上協助制訂政策的官方諮詢架構,香港婦女似乎已有很大保護,但事實不然。翻查婦女事務委員會網頁的最新數據,你會有以下發現:男女收入及職位仍很不平等,女性仍要擔起照顧者的角色。

雖然過去十多年女性入讀大學比例(約54%)一直比男性(約46%)高,但她們在高級職位的比例卻遠較男性低。例如經理及行政級人員的男女比例是71%對29%、專業是62%對38%、醫生是72%對28%,而文員卻是27%對73%。在本港的八大院校,高級教學人員的男女比例是86%對14%,但非教學人員則是43%對57%。

至於收入方面,男女中位數分別為一萬二千及一萬元。在相同教育水平下,男女收入不平等則更明顯:同樣是專上研究生,男女收入中位數是三萬六千對三萬元、大學學位是兩萬五千對兩萬元、小學程度是九千對五千六百元。無論哪個教育水平,男女收入都有顯著差異。

男女的勞動人口參與率當然存在很大分別,男性達69.7%,女性則只有49.7%。在女性佔最大比例(六成)的社區、社會及個人服務業,男女中位入息為一萬五千及一萬,相距達到五成。至於女性離開勞動市場的原因主要是料理家務,但男性則主要因為年老退休。在無酬的家務及照料家人的工作上,男女的分擔比例是一比三。很多女性顯然因須照顧家庭而放棄事業。女性是我們社會的主要照顧者。

香港婦女中心協會昨天發表一份照顧者生活狀況調查報告,發現九成以上照顧者為女性,她們主要照顧兒童、長者及殘疾人士,平均每星期花上46.8小時,大部份感到壓力沉重,這些壓力包括經濟負擔、缺乏私人時間、難以處理被照顧者的情緒及行為問題,以及身體勞損等。

統計處第38號報告書顯示,香港有12萬殘疾人士及12萬長期病患者需要別人經常照顧,而八成以上的照顧者都與被照顧者同住。若這廿多萬的照顧者放棄照料家人,政府可能要提供同樣數量的宿位及長期護理服務,才能解決這個問題。但調查指出,五成半照顧者從來沒有使用過任何社區服務。她們默默地獨自承擔照顧家人的責任。這是否只是個人的不幸?

昨天婦女中心協會選擇了中環遮打花園作為發佈調查結果的地點,現場有百多位「師奶」,她們都是照顧者;主婦聯盟的成員更穿起圍裙,造型與現場冰冷但威武的摩天大厦顯得格格不入。但回頭一想,在這些高貴大理石辦公室裡的成功人士背後,是否都有一些照顧者在養育和扶持他們?甚至一旦出現人生必經的生老病死,是否也仰賴這些照顧者不離不棄地緊守崗位,我們的繁榮才可持續?

很多先進國家早有政策認許照顧者的工作,例如為她們提供津貼,免卻她們受貧窮之苦,更會協助她們尋找一些喘息機會。例如英國有照顧者補助金,美國亦有家居支援,評估受照顧者每月所須的照顧時間,然後按鐘數提供資助。這些措施的支出未必很大,卻可幫助一些最有需要的人。至少,比亂派六千元好!

.
白頭人送黑頭人的「福氣」── 談智障人士高齡化 http://cheungchiuhung.org.hk/chi/%e7%99%bd%e9%a0%ad%e4%ba%ba%e9%80%81%e9%bb%91%e9%a0%ad%e4%ba%ba%e7%9a%84%e3%80%8c%e7%a6%8f%e6%b0%a3%e3%80%8d%e2%94%80%e2%94%80%e8%ab%87%e6%99%ba%e9%9a%9c%e4%ba%ba%e5%a3%ab%e9%ab%98%e9%bd%a1%e5%8c%96/

九月來臨,意味《施政報告》快將出台。政黨摩拳擦掌,準備在房屋問題上展開攻勢,最低工資水平也勢將成為焦點。輿論對一般社會服務的供求一貫缺乏關注,政府只要這裡那裡多撥一點資源,便可堵住悠悠眾口。對於田北俊要求開倉扶弱,政府也一口回絕了。不過,現代社會瞬息萬變,公共及人本服務也要跟上時代,否則脫節了,社會問題也隨之而來。

想說的是智障人士高齡化問題。本來就與很多社會問題一樣,智障人士高齡化並不必然構成甚麼「問題」,只是政府不聞不問,才是構成「問題」的原因。以往智障人士壽命普遍較短,但現今科學進步,很多智障人士都能活到老年,其高齡人口比從前增長兩至三倍。外國已有很多研究應對這個現象,相應的社會服務也配套齊全。然而,香港面對普遍人口高齡化尚且得過且過,更何況是智障人口的高齡化問題。

究竟智障人士高齡化是怎麼一回事?試想像,當一向照顧智障孩子的父母步入老年,他們孩子的年紀也不輕。特別是智障人士身體機能普遍較差,例如他們晚年患上痴呆症的比例較高,而且相當部分有心臟、皮膚和糖尿等問題。由於他們比普通人更早出現衰退,屆時由年老體弱的父母照料多病殘障的孩子,兩代人同時面對「老病死」,雙重壓力則由為人父母一力承受。

以目前公營系統的醫療和復康服務看來,隨著智障人士高齡化,他們的生活質素幾乎注定每下愈況。特別是嚴重智障人士表達能力有限,即使是每天負責照料的父母也未必能知道其身體有何不適,而診斷時間被不斷壓縮的公立醫院醫生,也難要求他們在進行繁複檢查時好好合作。再以智障人士必須的物理和職業治療為例,莫說人員編制標準其實偏低,但即使是以這個偏低的標準衡量,目前有關人員嚴重短缺,服務大排長龍。結果就是智障人士的病情被耽誤下來,然後倒過來增加公共醫療的負擔。

電影《海洋天堂》中飾演自閉兒爸爸的李連杰罹患絕症,但讓他最感到痛苦的不是病患本身,而是難以為孩子覓得安身之所的絕境。作為一名嚴重智障女兒的爸爸,電影情節於我而言是多麼真實。很多智障孩子家長其實也面對共同夢魘──若然自己比孩子早死,那麼孩子便可能落得無人理會,甚至連居住地方也成問題。目前中度及嚴重智障人士院舍動輒輪候十年(輕度智障的甚至不設院舍服務),有家長念及自己年老,提早為孩子輪候宿位,但輪到以後卻捨不得把孩子送進院舍。他們當然明白宿位難求,但要孩子在環境狹窄的院舍接受失去個性的集體式生活安排,卻又萬般不情願。這些都是百病叢生的長期護理服務為家長帶來的莫大困擾。

對普通人而言,「白頭人送黑頭人」令人感到多麼悲傷,但對我們這些家長來說卻是個傷心但安心的命運安排。數天前我曾出席研討會,一位已屆84歲的婆婆分享自己廿年來一直擔憂自己死後無人照顧其輕度智障女兒。她曾將僅有的十萬元積蓄先後交予兩位教會執事,希望對方協助處理二人的身後事,但都被推卻了。然後婆婆又向女兒工作的庇護工場社工求助,得到的答覆是社署並不從事有關服務。當想到母女二人殘病交煎,婆婆想過與女兒一死了之,後來從電台聽到聖雅各福群會為無依長者安排身後事的「後顧無憂」服務方才息懷。婆婆回想徬徨的過去,說著說著,依然哭得淒涼。其個案反映了晚年服務的真空。聖雅各的服務非由政府資助,但潛在的需求卻相當殷切。

未雨綢繆本來是任何負責任政府應有之道,何況問題現已擺在眼前。且看這次《施政報告》有無新意。

.

居家安老 = 資產審查? http://cheungchiuhung.org.hk/chi/%e5%b1%85%e5%ae%b6%e5%ae%89%e8%80%81-%e8%b3%87%e7%94%a2%e5%af%a9%e6%9f%a5%ef%bc%9f/

筆者在本報2月26日刊載題為「特區版的《楢山節考》──從預算案談起」一文指出,政府將照顧體弱老人的責任卸給質素極參差的私營老人院,尤如棄老。目前,不但津助安老院舍的輪候人龍越排越長,去年便有4,000多位老人等到死的一天仍未獲配宿位,剛公布的財政預算案,增加1,000個安老宿位,對解決近三萬人的輪候長龍,既是無濟於是,亦反映政府對長期護理服務仍是毫無規劃。

安老事務委員會主席梁智鴻醫生最初似乎有意面對此問題,成立了一個專責工作小組,但小組打從05年成立以來,一直交白卷。直至今年1月,委員會終於向立法會提交一份委託香港大學撰寫的顧問報告。曾俊華在財政預算演辭上表示,認同此報告倡議的「居家安老」大方向,並為配合此項研究,預留5,500萬推行試驗計劃。港大的研究明顯地受到重視。讓我們看看顧問報告為長期護理服務帶來甚麼突破。

報告由八位博士及一位醫生排頭,訪問了四千多人,竟然發現「香港長者的入住院舍比率(即長者入住安老院舍的百分比)較其他多個國家為高,而社區照顧服務的使用率則相當低。因此,顧問認為有空間優化及推廣社區照顧服務…」[1]。

奇哉!體弱長者被逼入住老人院,正是因為缺乏社區照顧服務,何以說成使用率低?香港長者住院率6.8%較其他國家1至5%高是事實,但難道這是體弱老人的意願嗎?他們寧願住質素參差的私院,下午五時吃晚飯、早上洗澡,也不願留在家中獨立生活!?社區照顧服務使用率相當低?根本是服務不足、以及服務安排未能切合老人需要的問題,報告卻說成他們不去使用,這倒果為因的說法,對體弱老人實太不公道!

報告對私院基本質素問題著墨不多,反而提出以下四項不著邊際的政策建議:(一)維持現狀,即以目前的步伐增加資助安老宿位的供應;(二)調整「雙重選擇」的安排;(三)引入經濟狀況審查機制;(四)附有經濟狀況審查的住宿照顧服務資助券。

最荒謬的是,報告同時指出四項建議其實皆不可行!大概連小學生也知道,第一項維持現狀已經不大可能。第二項所謂雙重選擇,是指現時老人排隊輪候院舍或家居照顧前,必須先通過評估,而評估的結果,包括「只適合住宿照顧服務」、「只適合社區照顧服務」,或「雙重選擇」(即住宿或社區照顧服務)。但實際上,被評為雙重選擇者,九成均會選擇輪候院舍服務。報告建議取消其選擇權,強制老人先用社區照顧服務。但報告同時指出,目前輪候日間護理平均要七個月,家居照顧也要兩個月。對於等一天也太長的老人,這根本不是選擇。博士們也明白,第二項建議的先決條件,是要有充足和合適的社區服務,這個條件目前根本並不存在,所以這項建議也不可行。

第三項引入經濟審查,也是最被政府凸顯的建議。報告指出,75%的住院老人皆已領取綜援,所以博士們「發現引入經濟狀況審查只會輕微地縮短資助住宿照顧服務的輪候名單…」。就是說,資產審查根本無甚作用。

至於第四項提供資助券的建議,報告又指:「在世界各地為住宿照顧服務而設的現金資助則極為罕見。」所以,「了解到資助券可能會誘發額外的需求,正如其他已發展國家一樣,我們對一個只可用於住宿照顧服務的資助券機制有所保留」。

既然有保留、行不通,為甚麼還要提出來?負責顧問報告的港大教授徐永德說,顧問報告沒有立場,四項建議旨在引發討論。不是吧?當數以萬計的體弱老人正在忍受不人道的對待、亟待支援時,徐教授及博士們是否在開他們的玩笑?據梁智鴻醫生說,委員會下一步要再研究如何加強社區照顧。委員會用了四年才攪出一個沒有立場的報告,下一個還要等多久?要死多少輪候院舍的長者,我們的掌權者才會做點事?

難道這些委員、專家、和博士們,真的不知問題所在嗎?老人需要的,是足夠和有質素的院舍,他們更需要足夠和合適的社區支援,讓他們可以選擇在社區獨立生活。掌權者不懂嗎?就算不增加資源,只要把目前的服務理順一下,也可造福不淺。例如長者不能同時使用日間護理中心和改善家居護理服務,但海外經驗顯示,恰恰就是把這兩種服務連結起來,才能最有效地讓體弱的老人繼續留在社區獨立生活,避免院舍成為唯一的選擇。但官僚怕老人「雙重得益」,口說居家安老,做的時候卻倒行逆施,不讓有需要的老人同時接受日間及家居服務,真是不知所謂!

在特區勞累半生的老人,到了暮年仍得惶惶不可終日,這是社會的悲哀。對於長期護理的問題,顧問博士們沒有立場,政府態度開放。結果可以預見:公眾對資產審查的建議眾說紛紜,掌權的要再行慢慢研究。有這樣一個特區政府,我們的老人還有希望嗎?

.

廉價私院市場的荒謬與哀歌 http://cheungchiuhung.org.hk/chi/%e5%bb%89%e5%83%b9%e7%a7%81%e9%99%a2%e5%b8%82%e5%a0%b4%e7%9a%84%e8%8d%92%e8%ac%ac%e8%88%87%e6%82%b2%e5%93%80/

私營安老院的問題是個沒有受害者申訴的社會污點,若非有護理員被揭發強迫院友食屎,我想也難引來一陣哄動。私院質素參差,護老變虐老的案例早已屢見不鮮,每次都在挑戰社會道德底線。就在私營安老院爆出如此醜聞之時,政府有意在私營殘疾院舍引入相同的買位機制,我們應如何汲取歷史教訓,避免重蹈安老院覆轍?

買位計劃的由來,源於津助院舍宿位不足,長者入住輪候經年,輪候隊伍也越來越長。政府為增加資助宿位的供應,於是向私營院舍買位,由私院提供資助宿位。買位既可較快達至可觀增幅,單位成本亦比津院宿位要低得多。由於私院一經參與計劃,包括非資助宿位在內的整間院舍便須達致同一標準,理論上可提高私院整體質素。

在政府的催谷下,私營安老院已在數年間由原來200多間增至580多間,佔總安老宿位超過六成。雖然私院宿位迅速增加,但輪候資助宿位的人龍卻未見減少,目前護理安老宿位的輪候期仍長達31個月,護理程度更高的護養院更長達41個月,而於買位計劃下的私院宿位則相對較短,只需10個月。同一時間,私院的整體空置率卻高達三成以上。就是說,社會對院舍的需求不斷增加,市場卻根本不能有效吸納這些需求,大部份體弱長者縱然有迫切需要,也寧輪候津院。事實上,在正輪候津助護養院宿位的長者中,多達43%已居於私院,而正輪候護理安老宿位的亦有25%。

對私院經營者而言,政府買位是利潤保證,因為不論空置與否,資助照樣落袋;但對院友而言,買位私院卻不一定較具質素,發生食屎事件的私院即為一例。由於絕大部份私院長者並無經濟能力,超過八成以綜援繳付院費,於是綜援水平便決定了私院質素。不過,綜援在過去十年不但沒有增加,反而減少4.3%;與此同時,私院經營成本卻不斷上升,單是租金便已上漲46%。經營私院既是商業行為,綜援金卻不足以為私院帶來合理利潤,院方因而必須壓低開支。本來買位的資助額已僅比綜援稍高,在困難的經營條件下,院方須拉上補下,犧牲的當然是服務質素。相對而言,津院由慈善團體營運,不以牟利為目的,差餉和租金等可獲豁免,經營環境受外圍影響較輕,所獲的單位資助額亦較私院高得多,質素自然較有保障。歸根究底,私院質素的背後,是更大的長者貧窮問題,任憑政府如何加強監管,也只能治標,不能治本。

回到殘疾院舍的討論。與安老院情況相若,目前嚴重弱智及肢體傷殘津院均須輪候8至10年。不過,殘疾私院的情況比安老私院更糟,因為前者未有發牌制度,質素參差,設施和服務質素均不人道。幾年前政府終於同意立法規管,但人手編制和人均面積等標準卻比現行無約束力的實務守則還要低。為落實發牌制度,政府原以自願登記計劃協助私院提升質素,但在54間私院中,符合標準的只有區區6間,反映私院質素如何低落。目前,政府雖正計劃在四年內向私院購買300個宿位,但根本不能縮短輪候期,而資助額仍是貼近綜援水平。這無疑是將安老服務的失敗經驗照搬過來,以廉價市場吸納殘疾人士的院舍需求,最終也只會重覆安老私院的悲劇。

院舍服務不應由市場主導,市場也不是解決服務短缺的萬靈丹。政府與其繼續以津貼向私院購買低劣服務,何不將資源重投較有質素的津院?此外,加強日間及家居照顧服務、資助有需要的家庭聘請專職照顧者及增設照顧者津貼等,讓長者和殘疾人士在社區獨立生活,成本較低之餘,亦更有效提升他們的生活質素。如此方案是否長期護理政策的可行出路?

.

理性務實推行全民退休保障 http://cheungchiuhung.org.hk/chi/%e7%90%86%e6%80%a7%e5%8b%99%e5%af%a6%e6%8e%a8%e8%a1%8c%e5%85%a8%e6%b0%91%e9%80%80%e4%bc%91%e4%bf%9d%e9%9a%9c/

扶貧委員會委託學者周永新教授研究的退休保障已經完成報告,並且已遞交予政府,估計一至兩星期內公布。周永新教授表示,香港現時的退休保障制度存在很大漏洞,如果單靠強積金,市民退休後不足夠維持生活,建議政府考慮設立「全民老年金」。

周永新倡議設立「全民老年金」後,立刻引起不少商界人士及經濟學者反對。雖然反對的聲音都是陳腔濫調,但是經過梁振英放棄「取消強積金對沖」的選舉承諾後,很少人仍相信梁振英會敢於違背商界的意願。

事實勝於雄辯,在全民退休保障一拖再拖下,二○一二年有近三十萬的長者,即三位長者中有一位長者是處於貧窮綫下。此外,現時的長者生活津貼及長者綜援制度均設有入息及資產審查,具有標籤性及行政費用高昂的害處。要就長者貧窮對症下藥,全民老年金實在至為重要。

提供基本入息保障

世界銀行早於○五年提出的五根支柱模式,全民老年金屬「第一支柱」,即全民養老金,即所有長者均可享有,跟其收入無關。其餘支柱包括給予貧困長者最低入息的社會保障制度、強制性職業或個人的退休保障計畫、自願性的儲蓄制度及非正式的支援 (如家人支援)及其他非財務的支援。

以金融的語言來說,五根支柱的作用就像投資組合一樣,各有不同的作用及風險。第一支柱全民養老金即負起為長者提供基本的入息保障。

明白以上道理,政府就退休保障的報告的諮詢方向應為「全民老年金」的制度設計,而非應否推行「全民老年金」。

以全民退休保障聯席的建議為例,供款可分為三方面,分別為僱員供款、僱主供款以及政府供款。有關僱員及僱主供款,除了把原有的強積金供款的一半或額外增加供款外,我們亦可研究供款的入息上限及下限。如果我們提高供款的入息上限,將可以增加養老金的收入,讓制度更具持續性。以強積金的安排為例,如非僱主反對增加供款,根據《強積金條例》,入息水平的上限早在二○一二年第三季升至三萬五千元,而非現時的三萬元。

集體分享與承擔

假設老年金為每月三千元,以僱員及僱主均作出佔入息百分之二點五的供款率簡單計算,以工作四十年及退休後生活二十年計算,不計及通脹及投資回報下,月入三萬元以下的人士並沒有補貼較貧窮的人口。當然,每個人在其一生都會經歷高低起伏,如失業、工資下降等,全民退休保障作為「社會保險」制度,有一個集體分享和承擔的理念。

對於僱主供款,我們亦可研究僱主是否應該較僱員有更高的供款率,以及對於應評稅利潤高於一千萬的企業徵收額外利得稅。對於政府供款,除了替代了原有的生果金及長者生活津貼外,在財政儲備撥出五百億,甚至以整個土地基金作為啟動基金,或以每年的財政盈餘注資,均為可行的考慮方案。

梁振英及保皇黨近日不斷呼籲議員不要以拉布阻民生,其實拉布阻民生的是政府。如果政府早在○九年推行方案,以全民退休保障聯席的方案計算,不包括五百億的啟動基金下,到二○一二年亦已有五百九十三億的累積儲備。如果政府一再拖延,將會錯失時機,減少全民老年金累積的儲備,既無助解決長者貧窮,亦增加未來政府應付人口老化的財政壓力。

.

芬蘭福利制度 http://ad.cw.com.tw/cw/europe/article01-3.asp https://www.google.com.hk/#q=%E8%8A%AC%E8%98%AD%E7%A6%8F%E5%88%A9%E5%88%B6%E5%BA%A6

在拉普蘭省第一大城羅瓦涅米市當記者的亞諾,已經休了兩個月的爸爸假,專職在家照顧剛滿一歲的女兒薩卡,還有兩隻很愛叫的狗。九月初,跨在北極圈上的羅瓦涅米,陽光虛弱,還不到十度。剃著大光頭的亞諾和太太牽著牙牙習語的薩卡,在河邊住家的前院草坪,蹣跚學步。

亞諾很感謝政府讓他可以無後顧之憂地和等了十幾年的女兒朝夕相處。育嬰假的這半年,政府每個月會給他三百歐元,當作是照護國家未來納稅人的津貼。亞諾從沒擔心過薩卡未來的教育,只要她願意讀書,政府會一路養她到大學,甚至是碩士、博士。

「我的責任就是讓她吃飽,其他花費不必煩惱。」當然,亞諾最大的煩惱,就是這麼慷慨的福利,有一天會不會撐不下去。

※ 社會福利無所不在

在芬蘭,像亞諾這種專職奶爸,漸成潮流,每年以倍數成長。

芬蘭無所不在的社會福利,反應出傳統的北歐思維:政府存在的價值,是照顧好「每一個」人民。美國那套小政府大社會的理論,芬蘭人並不信服。芬蘭政府每年用在社會福利的支出,佔四分之一的GDP,比重是美國的兩倍多,台灣的五倍。

福利制度的設計,同時還是拉高芬蘭國家競爭力的策略一環。

社會福利太好,將損及國家競爭力,這種魚或熊掌的兩難,不在芬蘭人的邏輯裡。

過去十年,芬蘭經濟成長率平均每年達三‧五%,去年更衝破五‧五%,創十年新高。競爭力大師波特去年底研究,在全世界一二二國中,芬蘭的企業競爭力,僅次於美國、德國,名列第三。「真正的競爭力是用生產力來衡量,」波特強調,在北歐國家中,芬蘭過去十年的生產力成長最多。

在芬蘭的國家發展藍圖中,社會福利是國家競爭力的引擎,而非阻力。社會福利和發展科技,更是魚幫水水幫魚的雙贏政策

芬蘭自六○年代開始推動社會福利,便深信這是一個「良性循環」的策略,擅長能源經濟的經濟學家科穆拉寧(Kari Komulainen)分析,芬蘭認為透過福利制度、教育改革和財富平均分配,可以帶動經濟成長;經濟成長又會增加財富;更多的財富,可以創造更好的福利;更好的福利,又會刺激更高的成長。
 
勞工經濟研究所所長基恩德(J. Kiander)也反思,芬蘭產業結構能夠從以比較利益為主的重工業,轉型為以競爭優勢為基礎的科技業,關鍵就在社會福利制度。「好的社會福利讓人願意冒險;冒險,才能促進競爭力,」基恩德肯定,愈是靠知識吃飯,愈需要社會福利做後盾,讓人民沒有害怕失敗的無形焦慮。在芬蘭,失業後,有政府十八個月、七成薪水的保障,「冒險,不會讓你餓肚子。」

※ 冒險不必餓肚子

凡出國演講,提到芬蘭經驗,哈洛寧必然不厭其煩強調:「競爭力和社會福利並不是互相排斥。人民不需要選擇,可以同時兼有競爭力和社會正義。」

二十歲就拿到博士學位、以《資訊社會福利國家》一書聞名的芬蘭學者海莫能(Pekka Himanen )特別以「福利國家2.0」,描述芬蘭夢的特質,就在於「大家都能住在一個既有創意又有照顧的世界」,曾參與擬定芬蘭「資訊社會發展策略」的海莫能形容。

可以這麼說,上個世紀的美國夢是靠個人競爭努力圓夢,這個世紀的芬蘭夢則由個人努力和政府福利,小手大手相互牽成。

芬蘭的福利制度,是以眾生平等為基礎。不必要有富爸爸,也不必靠一次偶然的出生,芬蘭人沒有輸在起跑點的壓力。

芬蘭是歐洲唯一既沒有王室也沒有土生土長貴族的國家,原本就具有普世平等的思想。千年來,夾在俄、瑞典和德國三個時刻覬覦它的強國間,芬蘭團結意識一向強烈。一百四十年前,芬蘭又遇到罕見大飢荒,一口氣失去一五%的人口,芬蘭人深信「唯有團結平等才能生存」,一個芬蘭人都少不得。

平等的代價並不便宜。芬蘭所得稅率從三五%起跳,最高超過六○%。國家將近一半的GDP是來自稅收,位居全球第四高。在各種國家競爭力指標中,稅賦過重通常是芬蘭表現最差的一門,總是拉低總成績。

同樣是課重稅,相較於其他北歐鄰邦,芬蘭人似乎繳得更心甘情願。

二十八歲的赫蒂在赫爾辛基大學當講師,她每個月只能領到一半薪水,另外那一半,她連摸都沒摸過,就直接扣稅進國庫。赫蒂從來沒抱怨過,為什麼要用她的薪水去養不願工作的人。「走在路上,我喜歡那種四周的人都過得很好的感覺。」談到她「消失的那一半收入」可以造福人群時,會說五國語言的海蒂,真情流露。

※總統的夏屋在漏水

在芬蘭,平等是一種生活態度,不是施捨的口號。外交部駐芬蘭代表處組長劉翼平還記得,一次在機場,看到前任總統阿赫蒂薩里自己拖著行李,和民眾一起排隊通關,他現在仍身兼要職,是聯合國派去塞爾維亞和柯索沃的談判特使。

現任總統也是沒架子出了名。去年被民眾票選為史上第五偉大芬蘭人的哈洛寧,曾經是激進的全國學生會會長,七年前就任總統,出入從來只有兩名隨扈,百貨公司聖誕折扣也會跟著去搶便宜貨。九月初,《金融時報》特派員採訪她,哈洛寧特別選在她的夏屋,糗的是,那天下雨,會客室天花板漏水了,只好移到客廳見記者。

翻遍芬蘭報章廣告,看不到富豪名媛新聞,也鮮少奢華時尚的報導。就拿四十一歲的席拉斯瑪來說,儘管已經是億萬富翁,他的太太還是繼續在小學教書,沒有貴婦派頭。

最能展現芬蘭的平等價值,是在道路上。芬蘭的交通違規罰款是按照犯行輕重以及所得「累進」,賺得愈多罰得愈多。前幾年,某二十七歲網路創業家開著拉風的BMW跑車,以一百一十公里時速飆過市區。

賓果!吃下一張兩百三十幾萬台幣的罰單。

這哪裡是公平?芬蘭法律規定,既然犯法,有錢人受懲罰的「痛苦」程度,應該和窮人同樣平等。

這位科技新貴並沒有找議員關說或走後門銷單,而是發揮佔芬蘭八三%人口的路德教派誠信美德,把罰款繳清。也是科技新貴的席拉斯瑪不無驕傲地說,芬蘭是唯一把戰爭賠款全部付清的國家,「只要是責任,我們一定會完成。」

.


承擔福利制度的能力:

香港: http://cheungchiuhung.org.hk/chi/%e6%94%bf%e5%ba%9c%e3%80%8c%e5%91%bb%e7%aa%ae%e3%80%8d%e8%bf%b4%e9%81%bf%e7%a4%be%e6%9c%83%e6%8a%95%e8%b3%87/ 截至去年十二月,香港共有三千一百一十二億美元外匯儲備,在全球排行第九,如換算為人均儲備,有約四萬四千美元,更是排行第三。作為一個城市,這些排名遠超於其他先進國家,富裕的程度實是非一般人能夠想像。如果看每年的經常性開支和收入,由○四年至今的十個財政年度,政府共低估了四千四百二十億港元的收入,出現極大誤差。在巨額盈餘下,政府在○七至今的七個財政年度,一次性紓困措施,共用了二千二百億港元,每年平均派糖約三百一十四億。然而,在極度富裕的情況下,政府公共開支佔人均生產總值(GDP)卻只有兩成以下,相對於先進體系的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公共開支約佔四成以上,香港實在是遠遠落後。在長年預算出現誤差、出現巨額盈餘和儲備極豐厚的情況下,談及「財赤」,我認為這是政治信息多於科學計算,財政司司長希望提出及鞏固「大市場,小政府」的政治理念,為不增加政府開支說項。

.

承擔福利制度的能力:

芬蘭:http://baike.baidu.com/view/20509.htm

包括商业、旅游、金融、通讯和公共服务业等。信息产业发达,是因特网接入比例和人均手机持有量最高的国家之一。主要旅游点有赫尔辛基、图尔库、东部湖区、北部拉毕地区和奥兰岛等。

交通运输

交通运输业发达,以铁路和公路为主。重要港口有赫尔辛基、图尔库、科特卡和波里。国际机场有赫尔辛基、图尔库和坦佩雷等。

财政金融

2012年,芬政府财政收入615亿欧元,支出662亿欧元,赤字47亿欧元。[3]

对外贸易

2012年外贸总额约为1159亿欧元,其中进口591亿欧元,同比下降2%,出口568亿欧元,同比基本持平,外贸逆差23.8亿欧元。出口商品主要有金属、纸张纸板、化工产品等;进口商品主要有金属、原油等。主要贸易对象为欧盟国家。

双向投资

芬直接投资国主要为瑞典及其它欧盟国家,外国对芬直接投资主要来自瑞典、美国和英国等国家。截至2012年底,芬对外直接投资1078.6亿欧元,吸引外资616亿欧元。

对外援助

2012年外援总额约8.3亿欧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0.4%。主要受援国为:埃塞俄比亚、肯尼亚、莫桑比克、赞比亚、坦桑尼亚、尼泊尔、越南、尼加拉瓜、阿富汗、波黑、科索沃、苏丹和巴勒斯坦地区。

著名公司

诺基亚集团(Nokia)公司成立于1865年,早期从事造纸、化工、橡胶行业,60年代开始进入电信市场,取得快速发展。主要生产移动和固定电信网络设备及移动电话,全球领先的数字移动和固定网络供应商之一。2013年9月,将旗下手机业务出售给微软。

芬欧汇川集团(UPM-Kymmene)是世界第三大纸和纸制品生产商,具有百年历史,在芬拥有93万公顷森林,年平均消费林材24万立方米。主要生产纸张纸浆、纸板和包装薄膜。

.


. 

截至二零一四年四月三十日,共有29,450人在長期護理服務中央輪候冊內登記輪候入住各類型的資助安老院舍宿位

中港澳台當權的,看見以上句子,便搞侵犯人權,加強滋擾,準備送我入精神病院,除去我

中港澳台當權的,看見以上句子,便揚言:(26:17-)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GdKis6m9oM

中國廚藝學院:真正的競爭力是 防止福利主義 https://www.google.com.hk/#q=%E9%98%B2%E6%AD%A2%E7%A6%8F%E5%88%A9%E4%B8%BB%E7%BE%A9%E5%92%8C%E5%A4%96%E5%9C%8B%E5%8B%A2%E5%8A%9B%E6%BB%B2%E9%80%8F

中國廚藝學院:清者自清 http://www.hkcna.hk/content/2014/0427/260140.shtml

.

截至二零一四年四月三十日,共有29,450人在長期護理服務中央輪候冊內登記輪候入住各類型的資助安老院舍宿位

英文名是 Stephen 的蕭耀邦看見以上句子,再看書看網頁 揀 points 之後,黯然說:真正競爭力是用生產力來衡量 

真正的競爭力是用生產力來衡量

在芬蘭的國家發展藍圖中,社會福利是國家競爭力的引擎,而非阻力。社會福利和發展科技,更是魚幫水水幫魚的雙贏政策

擅長能源經濟的經濟學家科穆拉寧(Kari Komulainen)分析,芬蘭認為透過福利制度、教育改革和財富平均分配,可以帶動經濟成長;經濟成長又會增加財富;更多的財富,可以創造更好的福利;更好的福利,又會刺激更高的成長。

勞工經濟研究所所長基恩德(J. Kiander)也反思,芬蘭產業結構能夠從以比較利益為主的重工業,轉型為以競爭優勢為基礎的科技業,關鍵就在社會福利制度。「好的社會福利讓人願意冒險;冒險,才能促進競爭力,」基恩德肯定,愈是靠知識吃飯,愈需要社會福利做後盾,讓人民沒有害怕失敗的無形焦慮。在芬蘭,失業後,有政府十八個月、七成薪水的保障,「冒險,不會讓你餓肚子。」

.

15/3/2018 芬蘭福利制度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A9oH3N-JPk

英文名是 Stephen 的蕭耀邦師承 ----- 世界網路自己用智慧揀 points 學會 = 師承人民互學

.


.

寫完了這篇網頁,又等同上了清華的擂台:(0:4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CUAOPuKr2w

在下蕭耀邦,師承良心人民,請各位多多指教

住後日子,很多良心人民也希望我平行均衡 

https://www.google.com.hk/search?q=%E4%B8%80%E8%88%AC%E5%9D%87%E8%A1%A1+wiki&oq=%E4%B8%80%E8%88%AC%E5%9D%87%E8%A1%A1&gs_l=serp
https://www.google.com.hk/search?q=%E4%B8%80%E8%88%AC%E5%9D%87%E8%A1%A1%E5%88%86%E6%9E%90&oq=%E4%B8%80%E8%88%AC%E5%9D%87%E8%A1%A1%E5%88%86%E6%9E%90&gs_l=serp

.

但是,一般均衡的概念與實際世界並無關連(換言之,古典經濟學只是徒勞無功的理論)

科學方法的主要原則是:他們把所有的結論視為暫時的,而且是可以改善的。

獨立而客觀的標準,陳述對應於事實則是真實的,否則便是錯誤的。只要這種對應能夠建立起來,科學家的理解即可視為知識。

相對地,參與者思想所關連的情況並非獨立的。

參與者的思考在本質上就是偏頗的。因為偏頗是固有的,不偏頗不可能的。

在目前的情況下,參與者是依據不完全的理解採取行動,而事件的發展也會帶有不完全的記號。

.

預測 Predictions

普遍有效的通則 Generalizations

解釋 Explanations

A) 特定的起始條件   B) 特定的最終條件   C) 普遍有效的通則

特定的起始條件 + 普遍有效的通則 = 便會產生預測

普遍有效的通則 + 特定的最終條件 = 便構成解釋

特定的起始條件 + 特定的最終條件 = 即可測試相關的通則

因為沒有任何測試能夠證明通則 為普遍有效。科學理論只能被證明錯誤

參與者的理解完全由既定的資訊來決定。例:完全競爭理論通則可以視為普遍有效,它可以有效用來解釋與預測各種條件。但是,就測試而言,該理論失敗了。

真正的競爭力是用生產力來衡量 ----- 完全競爭理論:
http://blog.xuite.net/pong2/2/14609414
https://www.google.com.hk/#q=%E5%AE%8C%E5%85%A8%E7%AB%B6%E7%88%AD%E7%90%86%E8%AB%96

它確實可以提供某種形式的標準:某些預測會被後繼事件證實為有效,其它的預測則否。但是,通則證實有效的過程卻缺少某些我們所希求的。

一個不完全理解的世界所產生的通則,並不能用來解釋與預測特定事件。唯有在具有思考能力之參與者不存在的情況下,解釋與預測的對稱性才會存在。

.

參與者的思考在本質上就是偏頗的。因為偏頗是固有的,不偏頗不可能的。

我認為市場價格永遠是錯誤的,它們代表一種對未來偏頗的觀點。

參與者的認知本質上便是錯誤的

個人認知的加總過程之所以可行,是因為存在著共同的衡量標準

決策乃奠基於對情況的不完全理解

市場參與者以偏頗的觀點行事,而他們的偏頗影響事件的發展。這會造成一種印象,使人認為市場能夠精確地預期未來,但實際情況並非目前的預期會對應未來的事件,而是未來的事件是由目前的預期所造成

市場具有預測的力量,它可以根據參與者的偏頗對事件發展的影響來加以解釋

參與者的觀點一定有差異,許多個別的差異會相互抵消,而留下我所謂的『既有偏頗』

上漲的價格會為正偏頗所強化,下跌的價格會受到負偏頗所增強。其間也必然存在一個點,而在該點上,根本趨勢與既有偏頗結合,價格趨勢出現反轉

趨勢的上揚會以兩種方式影響既有偏頗:它會導致進一步加速的預期,或導致修正的預期

個人認知的加總過程之所以可行,是因為存在著共同的衡量標準

信用擴張會刺激經濟,並提高擔保品的價值;償債或信用緊縮會對經濟與擔保品價值構成壓抑效果

在一段逐漸而緩步加速的信用擴張期,隨之而來的則是一段短暫的信用緊縮期

管制循環與信用循環之間的關係,這兩種循環在時間上大致是相互重疊的:最小的管制與最大的信用擴張通常會同時出現,反之亦然。但是,在時間配合之下,這兩種循環之間存在著持續的互動,影響了兩者的型態與期間

反射現象的解釋與預測之間,分析中歸納出一些通則:

*信用才是重點所在,而非貨幣(換言之,貨幣主義是錯誤的意識型態)

*一般均衡的概念與實際世界並無關連(換言之,古典經濟學只是徒勞無功的理論)

*金融市場在本質上是不穩定的,這導致第三項結論,它最好是以問句而非斷言的方式表示:為了重建經濟體系的穩定,需要採取何種政策呢?

強勢匯率會抑制通貨膨脹:工資維持穩定而進口物價下跌。如果出口含有相當比重的進口要素,則一個國家的貨幣即使持續升值,也幾乎能永遠保持其競爭力,這便是德國在1970年代所展現的現象

當貨幣貶值而通膨惡化,宜以惡性循環視之;在相反情況下,則宜以良性循環視之

美元: https://www.google.com.hk/#q=%E7%BE%8E%E5%85%83

美國通膨率: https://www.google.com.hk/#q=%E7%BE%8E%E5%9C%8B%E9%80%9A%E8%86%A8%E7%8E%87

人民幤: https://www.google.com.hk/#q=%E4%BA%BA%E6%B0%91%E5%B9%A3

中國通膨率: https://www.google.com.hk/#q=%E4%B8%AD%E5%9C%8B%E9%80%9A%E8%86%A8%E7%8E%87

http://blog.xuite.net/pong2/stephen/27994278

.

信用才是重點所在,而非貨幣(換言之,貨幣主義是錯誤的意識型態

令人聯想到:Wed 16/7/2014 我們所需要的是能協調全球信用成長的機構:國際中央銀行
令人聯想到:Wed 16/7/2014 http://blog.xuite.net/shiupong/blog/226862423

.


.

Sat 19/7/2014

葡萄牙最大上市銀行BES,再受市場關注
間接持有BES兩成股權的控股公司ESI,向盧森堡申請破產保護,表示目前無力履行債務責任,其中一個相當大部分已經到期。安哥拉中央銀行則表示,BES在當地業務單位,需要增加資本應付壞帳

.

回憶:10/7/2014 http://blog.xuite.net/shiupong/blog/225889813 弱勢社群的生活 = 也就是個別廠商層次

『金融體系』是經濟之腦

『金融體系』會將稀有的資本配置於各項最有效的用途以產生最高收益

『金融體系』也會進行監督,確保資金用於當初承諾的用途

如果『金融體系』崩潰,廠商將無法取得維持生產所需的營運資金,也無法取得新投資所需的融通

.

金融危機會造成惡性循環:

銀行緊縮放款,迫使廠商減少生產,使生產與所得下降,廠商利潤縮水,有些甚至破產

一旦破產廠商增加,銀行的財務也會受到波及,於是進一步緊縮放款,從而使得經濟衰退更形嚴重

如果太多廠商還不出貸款,銀行也可能會倒閉

即使只有一家大銀行倒閉,引發的負面結果也很可觀

金融機構對往來客戶的信用都經過評估,並納入銀行記錄與記憶之中,這方面的資料相當獨特而不容易轉移

一旦銀行倒閉,許多放款客戶的徵信資料也遭到摧毁,想要重建談何容易

就算在較為先進的國家,典型的中小企業也只會與兩、三家銀行往來,如果某家往來銀行在景氣尚可時倒閉,客戶都不容易在一夜之間就找到其他貸款銀行;更何況在融通管道有限的開發中國家,一旦往來銀行倒閉,要找到新的資金來源就更不容易;如果正值經濟衰退之際,則會變得難上加難

.

各國政府因為擔心這類惡性循環,所以紛紛透過謹慎的管制來強化金融體系,只是不斷遭到自由市場宣導者的掣肘。不過一旦採納反對管制的意見,就會有災難接踵而至:

1982 至 83 年,智利 GDP 跌 13.7%,並有五分之一的勞工失業

美國雷根總统時代因取消管制而產生儲貸機構危機,耗費美國納稅人二千億美元。政府重視金融機構的重整,也是因為了解維持信用流動的重要性。(美國在儲貸機構危機中只關閉少數銀行,部分原因是擔心資訊資本遭到破壞,因此大多數受影響的機構都由其他銀行接管或合併,幾乎沒有影響到客戶。雖然資訊資本因而得以保存下來,但儲貸機構危機還是成為 1991 年美國景氣衰退的禍首之一)

.

IMF 忽略了一項重要的教訓:維持適度的貸款資金:

相對於放款及其他資產比率,銀行資本必須達到一個特定的標準,即所謂的資本適足率 capital adequacy ratio。如果銀行壞帳過多,就無法達到資本適足率的標準

IMF 堅持,假如銀行不能迅速達到標準,就必須關門,在這樣的堅持下,使得景氣衰退雪上加霜

IMF 所犯的錯誤,是我們在經濟學的第一課就會提醒學生要注意避免的『組合的謬誤』fallacy of composition

如果只有一家銀行出問題,要求它達到資本適足率標準可以說得過去;但是如果出問題的銀行很多,甚至占大多數,那麽這項政策就可能禍患無窮

.

要提高資本適足率只有兩個辦法:增加資本或減少貸款

在景氣衰退之際,尤其是像東亞金融風暴那樣嚴重的狀况,要募集新資本談何容易,剩下來可用的策略只有減少貸款

然而,如果每家銀行都開始緊縮既有的放款,必然有愈來愈多企業陷入困境;

如果這些企業的營運資金並不充裕,勢必得縮減生產,連帶也降低對上游廠商的產品需求;

這種向下的漩渦因而愈捲愈大,受牽連的廠商愈來愈多,如此一來,銀行的資本適足率就更為岌岌不保。

原本意圖改善銀行財務結構的做法,卻產生了完全相反的效果

等到大批銀行倒閉,而一些茍延掙扎的銀行因背負不斷增多的鉅額壞帳,也不敢再吸收新客戶時,必然會有更多企業發現自己無法取得融資,一線復甦的生機也告破滅

由於東亞地區貨幣大幅貶值,使出口品價格降了三成以上,本來應可刺激出口,但是出口增加的幅度卻不如預期。箇中原因並不難理解:廠商必須有營運資金增加生產,才可能擴大出口。但在銀行紛紛關門或緊縮信用的情況下,廠商想取得維持生產的營運資金都感吃力,遑論要擴大生產

IMF 對金融市場認識不足,由關閉印尼銀行的政策看得最清楚不過。當時該國出現 16 家銀行關門大吉的情况,而且據稱還可能會有其他銀行步上後塵;除了金額很小的帳戶,存款人只能自求多福。可想而知,剩下的私人銀行立刻出現擠兌,存款很快轉向看來受到國家保障的國營銀行。印尼的銀行體系與經濟因此遭到沈重的打擊,再加上財政與貨幣政策的錯誤,真可說是在劫數難逃,嚴重的經濟蕭條已成定局。韓國則反其道而行,不理會外界的建議,非但未關閉兩家最大的銀行,反而增資挹注,而這正是韓國為何能復原如此快速的重要原因

.

IMF 未能清楚理解『金融市場的運作』及『其對經濟的影響』

IMF 粗糙的總體模型並未由總體的層次勾勒金融市場的全貌,更欠缺個體層次 ——— 也就是個別廠商層次

IMF 對它所謂的穩定政策 ——— 包括高利率在內 ——— 所帶來公司或財務上的困境,也未能適時給予關注

.

.


.

下集:http://blog.xuite.net/shiupong/blog/228420110

.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