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261554解讀正法像法末法

接觸佛法以後,聽聞佛法分為正法、像法、末法三個時期,而現在這個時代已是末法時期,初聞此三個名相,根本不明所以,觀看一些大得的解釋,也還是看不懂,反正正法、像法時期已過,也不必太執著於為何要如此說,因此將之放過一邊。修道後思想逐漸被本體提升,試著研究探討正法、像法、末法的出處和真實義,發現各家對對於這三個時期的定義及包含的時間不一,有人以大乘法苑義林章卷六為本以教證之具足或不具足配於正末三時之說。認為如來滅度後教法住世依教法修行證果為能証果故,稱名為正法其後雖有教法及修行者,唯行者多不能證果,故稱名為像法,以「像」為相似之意。再後教法垂世人雖有秉教不能修行證果稱為末法觀此派之說,似乎佛教的正法像法末法,以能不能「證果」做為區分,好像很有道理,不過既名「證果」,即該由一已經具備果位之人來做印證或稱法證,佛已滅度,如何能知某修行者是否証果?難道佛滅度後還有佛住世?所以我認為這個理論看似有理但卻未圓通。

又有『如來滅度以後,正法一千年,像法一千年,末法一萬年』一說,更言之鑿鑿的以佛在大集經卷55月藏分,布閻浮提品中對月藏菩薩所說【若我住世。諸聲聞眾。「戒、捨、聞、定、慧、解脫、解脫知見」具足。我之正法熾然在世。乃至一切諸天人等。亦能顯現平等正法。於我滅後。五百年中。諸比丘等猶於我法解脫堅固。次五百年。禪定三昧得住堅固。次五百年。讀誦多聞得住堅固。次五百年。多造塔寺得住堅固。次五百年。鬥諍言頌白法隱沒損減堅固。從是以後我法中。雖復剃除鬚髮身著袈裟。毀破禁戒。行不如法。假名比丘...的這段話為舉證。不過佛不是說【若我住世……我之正法熾然在世……】,為何此人非要說正法是從如來滅度後算起,如果不是註解之人的文學素養不好,就是此人自比為佛,因有【為佛與佛乃能知】的能力,與佛心心相印了解佛心,否則就是公然區解釋迦佛的意思。此人還解說佛所說「堅固」就是不動搖和決定的意思,即是說學習之人決定要學習和有不動搖的心,此論點也有爭議,修成佛之道為的是成佛,未成佛之前,定不具有佛的決心和毅力,如果學習之人有不動搖的毅力和決定的能力,早就是佛了,還用得著學習佛道嗎?我認為也許將「堅固」解釋為堅定的固守佛教導的道理和切實奉行,還比較能符合佛所說整段話的意思。此外所謂的末法一萬年的數據又從何而來,經文中並未言及『末法』之名相,看來講解之人已經成佛了。

也有名師以『佛住世時,名為正法時期。佛滅之後2500年間,名為像法時期。然後進入末法。正法時期,戒、捨、聞、定、慧、解脫、解脫知見,7者具足。像法時期,7者不具足,惟個別有堅固。末法時期,從比丘毀破禁戒開始,7者不具足也不堅固』來為人解說正法、像法、末法。如果根據佛在大集經,布閻浮提品中對月藏菩薩所說的話,此名師所理解的只有正法之解說是正確的,像法與末法的認知恐有不明,此乃肇因於對佛所說的『7者具足』意思的不了解之故。佛說的「戒、捨、聞、定、慧、解脫、解脫知見」七者,是佛具備的能力,因為佛住世,所以跟隨佛的聲聞大眾,才有機會俱足「戒、捨、聞、定、慧、解脫、解脫知見」,但也未必七者俱足。讀誦之人如僅以文字義解讀,則很可能誤以為,正法時期修學的眾生「戒、捨、聞、定、慧、解脫、解脫知見」七者俱足。由此可見,講理之人理都有未明,更遑論於理有事證,才會誤認「戒、捨、聞、定、慧、解脫、解脫知見」七者的能力很簡單。

佛滅度後,本來就不具備「戒、捨、聞、定、慧、解脫、解脫知見」的後世學習者,想要俱足老師的能力甚至超越老師,猶似覓兔角,至多只能固守傳達佛法的各聲聞大眾所具足的能力。猶有甚者,因為缺乏明師的教誨,無法以智慧解脫無明,原本傳達者尚有的「戒、捨、聞、定、慧、解脫、解脫知見」的能力,隨時間的推移逐一消滅,到最後連修塔寺祈福的善念都守不住了。因此佛說【於我滅後。五百年中。諸比丘等猶於我法解脫堅固。次五百年。禪定三昧得住堅固。次五百年。讀誦多聞得住堅固。次五百年。多造塔寺得住堅固】。名師認為『像法時期,7者不具足,惟個別有堅固。』,既然能個別堅固,又何至於由像法掉落,乃至於進入末法的【鬥諍言頌白法隱沒損減堅固】?

還有名師言論中的「末法時期,從比丘毀破禁戒開始,7者不具足也不堅固」,我也有不同的見解,我認為如真要說有所謂的末法,應從【鬥諍言頌白法隱沒損減堅固】開始,也就是佛滅度後兩千年開始。因為佛說【……次五百年。鬥諍言頌白法隱沒損減堅固。從是以後我法中。雖復剃除鬚髮身著袈裟。毀破禁戒。行不如法。假名比丘……】,這個【從「是」以後】的「」是從佛滅度的億千五百年到兩千年間的【多造塔寺得住堅固】後,【鬥諍言頌白法隱沒損減堅固】開始。

本體教導我,由以上言論及可以看出學佛之人『讀誦多聞』都不得『得住堅固』,對佛法的理解猶如瞎子摸象,以為自己看到的就是全貌。其實不需要那麼複雜的引經據典,以文字相解釋正法,顧名思義就是由佛本尊所教導的方法,這個方法是經由佛自己實修並且實證確實是成佛的方法,佛弟子實修後的證悟皆有機會得到佛的法証,佛也唯有對此時期有『正法』的稱名。至於像法和末法的稱名都是後世的人自己穿鑿附會。

若真要將時期以名相分別,所謂像法,即是說佛已滅度,但曾跟隨佛修習的弟子各以其資質體性照著曾經聽聞佛所說的正道正法去修,並且將之傳達給學子聽聞。因佛弟子不具有佛的大能力,不具備圓滿的講經說法的能力,所講的經皆是曾經聽聞佛所說的,未必了解佛的真實義,叫做在學習做佛,因為與佛法相似,故稱名像法。

在像法時代,後學者尚能隨佛弟子傳達的佛法修習,唯隨著時間的流逝,對於佛教誨的成佛之道的理事,漸漸的由了解後能超脫,演變到只能專注在學習,對於實修還能固守,再退步到只注重讀誦多聞的講理,不注重實修實證,然後演變為建造塔寺向外祈求福報,最後淪落成彼此逞口舌鬥諍,以錯誤的見解演說佛法。也就是各說各話誇耀自己的理事,貶抑它人的理事,彼此爭論不休,到這個時候,所演說的佛法完全變質,既稱末法也可稱名亂法。故佛說【從是以後我法中。雖復剃除鬚髮身著袈裟。毀破禁戒。行不如法。假名比丘...】,當亂象到達極致,又有佛慈悲,願意入五濁惡世,度化眾生,另一輪的「成住壞空」於焉開始。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回應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