豔粉街的故事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最近文章
  • 我的行事曆
  • 選讀
  • 計數器

  • My influence
    [48]
    200811261805門口的老人

      我發現時,老人正站在走廊的盡頭,看著窗外頭樹後面的景物。老人是黑色的,像是入夜後的校園裡日光燈或是桌上的檯燈留下的暗影,是那種需要瞇著眼或是撇開頭才會不經意的看見的暗影。老人有些時候會走動,有些時候會來到我的門邊,有些時候會給風吹散開來。

    (繼續閱讀)

      我們是在晨間新聞過後到鄰近的市場買了些周末的菜,藍色的天空正好照射著溫暖的陽光,讓人遺忘了剛過去的以及即將來的冷氣團。
      ㄧ則新聞不經意的播報著政府發函某些中小學要求校內設置政風人員,卻令我想起長久以來已經遺忘的另ㄧ個職位,保防秘書。
      那曾經是童年時期父親在中學裡的職位,顧名思義的是專責保密防諜的校長秘書,而實際上是從事對於學校人員的不當言行的回報,後來父親是這麼說的。
      父親的座位就位於訓導處最內側的角落,背著牆,牆上貼了張地圖,左側靠著窗,另ㄧ側被幾個鐵櫃隔開來。就是這樣的ㄧ個年代,我便是坐在父親的籐椅上ㄧ個字ㄧ個字的寫完小學放學後的作業。
      關於父親的抽屜。總會有那樣接連著幾日,大錄的空飄物會隨著氣汽球飄到鄉裡來,大致上就是些文宣品,被稱做共匪傳單的彩色小紙片,經常ㄧ整 個的散落在田裡

    (繼續閱讀)

      當城市裡的百貨公司逐ㄧ進入周年慶的熱潮,各種特價的廣告目錄:一疊疊厚陳陳的、包裝在單薄透明的塑膠袋中,被投遞至家中的信箱。這是一眼看過來就可以了解到的ㄧ場戰爭,少了其中的一份便會令人焦慮。
      我們在周六下午搭乘巴士前往鄰近的百貨,為什麼不開車呢?比較沒有時間上的壓力,女友是這樣解釋的。
      那樣一把赭紅色的蛋糕刀被擺在架上,塑膠製成的鱷魚造型,握在手裡剛剛好的密合,令人想起八歲時海王子手上那把專殺安康魚的刀,或是十八歲那一年成功 領上即將結訓時班長發下來尚未開鋒的次刀,又或者是二十八歲時博士班即將畢業而酒友全都四散了,獨自待在研究室的角落看著卡通獵人裡小傑在友客鑫市買到的 那柄殺人名家的匕手。
      就是這樣一把剛剛好的刀,四百五十元周年慶打九折,我知道我應該買下來。如果誰打算切蛋糕我會借他的,有朝一日。
      而那兩名女子就坐在我們的對角,隔著走道,當我們將沐浴用品寄放在一樓、鱷魚蛋糕刀與廚具寄放在十樓的午餐時間。女子一一的詢問可以無限量供應的餐 點,他們一共點了一份豬排飯、四碗味噌湯、三份高麗菜,要求服務生為他們打開湯碗的蓋子以及提供湯匙,那像

    (繼續閱讀)

      九月已經過了,可我還是想聽九月的高跟鞋。早晨經過鄰近的小學,離去的母親在機車上喊著「XXX,我愛你呦!」
      九七年九八年的期間,teich搬到了學校跟我們一起居住,宿舍裡的另外兩個人是pili與吳老師。我一直不清楚當時teich如何說服妻子可以一週離開家庭三天兩夜,維持了一年的時間。那個時代資訊還不至於過度膨脹,我們也還沒開始飲酒,仰賴著口耳相傳的消息一日度過一日。teich帶來了一張卡列拉斯的激情,有這麼樣一段時間,似乎從來沒有人把那張專輯從手提音響裡頭拿出來過。
      就這樣重複的一直播放著,而你會這樣重複著背誦每一首歌曲,像是小學時背誦的課文。
      那是有著不饒的生命的聲音,每個人彼此訴說著自己知道的故事,全都關在小小的宿舍寢室內。

    (繼續閱讀)

    200810200815區間車

      獨自前往父母家的周末畢竟還是有些寂寞,也有些想念。我搭乘了午間十二點三十二分的區間車,太原至新烏日,這班銜接了山海線的列車,原先擁擠的人群在途中一一離開了,才發現隱藏在市區裡緩漫進行的車廂正穿越過令人不解的稻田。
      「這班車不到花壇,下一站換車。」列車長驗票時對臨座的男子說。

    (繼續閱讀)

    200809240838第三月台

      接連著兩天,我在下樓時狼狽的踩進了往上的手扶梯裡。

    (繼續閱讀)

      周六早晨醒過來時腦筋裡正好聽見巴布狄倫在唱like a rolling stone,那是「以父之名」裡男孩搭船離開愛爾蘭時的聲音,無憂無慮而充滿著冒險。

      像一顆滾動的石頭,而我喜歡在這樣的週六早晨喝啤酒當早餐。
      九點十四分,家具行送來了廚具櫃,我在櫃子的門邊勾破短褲。

    (繼續閱讀)

      在颱風過後的星期三茉莉寧靜的開了,土壤還吸收了過多的水分,而夜間的屋內便有花的氣味。在我回來時,小公園裡的顏色還要 再黯沉一些,所有的人都忽略有了這一塊土地得刻意避開了。角落的水泥座椅被擺上了頂全罩式安全帽,背對著巷道,也背對著刻意避開了的人,凝望著另一個靠近 街的角落不甚太透明的影子。

    (繼續閱讀)

      在風雨間歇的時刻,我們到西門町吃了午飯、看了場電影。狹小的巷弄分流成幾條小溪,我們涉了水。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