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0004113


《大唐女駙馬》
作者:清風飛
正文
第一章 回到古代
第一章 回到古代
雖然夜已經很深了,但是在夢巴黎酒吧,依然人潮洶涌,清風彈完最後一支曲子,在掌聲中從容的向觀眾行了個禮,然後款款的走向後台的化妝間,她迅速的換下了演出服。因為剛才她匆匆的一瞥,遠遠地看見了紫雨,正一杯接一杯的喝著威士忌,她知道這位大小姐一定是又遇到了不順心的事,等著她去安慰。 6rSZf8JajS的lJgnh\   走到微醺的紫雨面前,紫雨笑嘻嘻地大著舌頭說道:“清風,你的彈得越來越好了,我卻忘得差不多了。”清風說道:“你是富人家的小姐,學鋼琴不過是附庸風雅,我既然有機會借你的光跟著學琴,當時就是希望著將來能夠靠它混口飯吃,目的不同,當然結果就不同。你又遇到了什麼麻煩?今天是特意來酒吧買醉的吧?” fVd7P3rLGBUeNe_Xb
  “知我者,清風也!我又失戀了!” gN8]C7RnjoENKqo7V
  “哦,這次又是為什麼?” oW7m53CO20rHFO42C
  “還不是老爺子……給了他一百萬,叫他離開我,他就拿了錢,走人了……你說,這世間,還有真正的愛情嗎?清風,你要是個男人多好,你要是男人,我就嫁給你!” 5GY]2fZqT6K3^kZTS
  清風笑道:“要是那樣,你爸爸說不定能給我開一千萬,我更不能娶你了!” sTBWBQ9P5jDPSt7的m
  “死清風,就會氣我!你說我到底該怎麼辦?老爺子一心想讓我嫁那個混蛋,也不管我愛不愛他,以後能不能幸福,我真懷疑,我到底是不是他親生的!我……我……現在真羡慕你。” n\C_OWUGpgVJ3dU7a
  “羡慕我沒有父母親人在孤兒院長大?還是羡慕我相貌平平?或者是羡慕我比別人付出更多的努力,而回報卻少得可憐?”清風的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你是飽漢不知餓漢饑,也叫站著說話不腰疼。愛情,那對我來說是奢侈品,對你來說是,但是相對於生存來說,那是可有可無的東西,根本沒有必要放在心上。” A的]S]]lCfhCiW。`]。
  “清風,你,你還是那麼……你真是讓人說不好,不過,有時我是真的羡慕你,你就像一縷清風,隨心所欲,不受羈絆,不向世俗獻媚……” LT_sqR32YWZYT[Ik7
  清風皺了皺眉“紫雨,你什麼時候又變成詩人了,走吧,你都喝醉了。”“我沒醉,若是醉了就好了,醉了就把不開心的事都忘了。嘻嘻,你……”紫雨打了一個酒嗝“你知道我今天對老爺子說什麼了嗎,哈哈……我告訴他,我愛上了清風你,我要嫁給你,你不知道,老爺子的臉色,當時那叫一個好看!我對他說,我早就愛上清風了,我和清風是同性戀,大家都知道,就瞞著他一個,我找男朋友不過是掩人耳目……我今天晚上還……還和清風一起睡,不回家了,氣死他!對,氣死他!” \Hb[DsHMEh_Q\td60
  清風無奈的看了看紫雨“你太幼稚了,你爸爸不會因為你一句話就相信的,我們倆十五年的交情了,是不是同性戀,你爸爸還能看不出來?” BT91。i2iYiXRqh2r]
  “看出來什麼?咱們圈子裡的人……不都……都開玩笑說我倆是同性戀嗎?……我就是要和你同性戀,我看過了,哪個男人都不如你好,他們靠近我,不是看中我的臉蛋,就是看中我的腰包,只有和你在一起,我才心安些……” 5nlXY9hPXGEqHEQH5
  清風的臉色一黯,心想,和你結識時,我不過十歲,可是我早就知道你是有名的富家女,所以才不動聲色的討好你,就是想能夠借你之力,你怎麼也想不到我小小年紀,就心計深沉,當初是故意接近你吧。我一個孤兒院里長大的小小孩,想學鋼琴何等艱難,不靠近你,我又有什麼法子。清風不顧紫雨的反對結了帳,拉著兀自不肯離去的紫雨出了酒吧。 IPPG]TQaJpF0kJCK
  倆人拉拉扯扯的出了酒吧,紫雨含糊不清的說道:“清風,和我談戀愛吧,好不好,咱們試試看……好不好?這些年,我……我攢了好些私房錢,咱們到天涯海角去,誰……誰也找不著咱們,你就不用這麼辛苦的賺錢了……我的錢,足夠咱們倆豐衣足食一輩子……” Lb\rN61MY。X3TRK4
  “你喝醉了,紫雨,你都不知道自己說什麼。”“我……我說的都是……都是真心話……我知道我這樣不……不對,也曾經故意疏遠你,可是……可是不行啊,清風,我每天都想你……想你……我……我以為有了男朋友會好些……沒想到就是和他們……和他們做愛時,我都會把他們想象成你……” 40SPmXQANS3jbC4QY
  一種不好的預感涌上清風的心頭,清風的心裡一陣不安,都說酒後吐真言,紫雨不會來真的吧? LGA8CNZ^75[hrW8lh
  憑直覺,清風只想離紫雨遠點,再遠點……“紫雨,你在這等會兒,我去叫出租車……”“我……我是開車來的……”“我知道你開車來的。你都醉成這樣了,沒法開車了,我開車的技術又不行。” 3rEhAtcjhV9\Bm7Hd
  清風逃也是的離開紫雨,耳畔傳來子夜的鐘聲,清風的心情是複雜的,這麼多年的友誼,明天在紫雨酒醒之後,該如何面對她? SfqIMLpFC36[soq
  紫雨一向是固執的,任性的,在求愛未果之後,這份友誼還會不會存在,清風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拒絕這種感情,遠處,無聲無息的開來一輛車,急速向清風駛來,清風卻渾然不知,她的耳邊回響的是紫雨的話“清風,和我談戀愛吧,好不好?” Y_jVeXWQVNl5MBN]
  一陣劇烈的疼痛布滿清風的全身,清風看見一輛黑色的從自己的身上碾過,疾馳而去,清風想喊,可是使出全身的力氣,卻一點聲息皆無,清風看著地上的那具屍體,血肉模糊,車輪碾過的地方已經扁了,心裡驀然一驚,原來我已經死了,我已經死了…… ^qSW_T^W]5lh5XIGA
  子夜的最後一響鐘聲過後,清風的魂魄被一股氣旋吸走了,地上只留下一具冰冷的屍體,遠處傳來紫雨的哭喊:“清風,清風你怎麼樣了,你別丟下我啊,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呀!”可惜,清風再也聽不見她的話了。 e3]BoDMLFbhBk。OZg
  不知道過了多久,昏迷的清風悠悠轉醒,只覺得頭痛欲裂,胃裡火燒火燎的難受,就聽見一個女人抽抽噎噎的說道:“這太醫怎麼還不來,玉兒這麼久也不醒,不會有什麼凶險吧?”“不會有事的,娘親,玉兒雖說從小身體就不好,可是哪次大病不是逢凶化吉,玉兒的造化大著呢!” 3c8。D1Vfhqf2_jmkk
  “太太,六哥哥醒了,您看,他動了。”清風心裡一陣煩躁,哪裡來的這麼多呱噪的女人,感覺胃裡一陣翻騰,嘴一張,“哇”的一聲,一股子酸臭的酒菜從清風的嘴裡噴了出來,滿屋子頓時臭氣熏天,清風的胃裡卻感覺好受多了,他微微的睜開眼,看見滿地站著身著花花綠綠的古裝女子,心中驚詫不已。 G7s_PT5_PWdZi0tao
  一位四十多歲一身唐風仕女的裝扮女子,眼圈發紅,衝著清風說道:“兒啊,你總算醒了,嚇死為娘了!” WXf。1_SYWT。mbPJSG
  清風驚訝的頭都忘記了痛“你是我娘?”“是啊,你不會連娘都忘了吧?我的兒啊!”邊說眼淚邊撲簌簌的落下來。清風暗想,我只當世上沒有鬼,原來卻是有的,而我現在已經是個鬼了,只是這鬼為什麼都穿著古裝?只這麼一用腦,頭又痛起來,清風暗道,原來鬼也是知道痛的。 JAR,ht[mH1V0`qJOW
  就聽見門外一個婆子喊:“請太太小姐們避一避,太醫來了!” J0cWGIMc8HoN9LD^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兒啊,你不認得為娘,那你記不記得她是誰?”這位四十多歲的婦人拉過身旁的一個正在收拾清風嘔吐的穢物的丫頭,清風頭正痛,再說她哪裡認得是誰?“玉兒,你別嚇唬為娘啊,這可是在你身邊侍候了十年的紅藕啊!這可怎麼好,他連紅藕都不認識了……”旁邊一位豐腴的女子說道:“娘親,太醫就要進來了,咱們還是趕快讓太醫給弟弟看看吧!”就聽見門外傳來匆匆的腳步聲,屋裡的女子大多都迴避了,只留下倆個丫鬟模樣的,其中一位就是紅藕,她紅著眼圈端過來一杯茶,問道:“爺,您剛剛吐過,要不要簌簌口?”清風正覺得嘴裡難受,連忙點頭,令一個丫鬟趕緊上前扶起清風,清風漱口這會兒,就聽見房門一響,一位健碩的男人踏進門來,五屢長須胸前飄擺,走起路來虎虎生風,幾步踏到床前,倆個丫鬟趕緊行禮,口稱老爺,這位男人一揮手,口中說道:“混賬東西,喝幾口貓尿也能喝成這樣,給老子丟臉!” rc9M2Wbkl2WYTYAb
  避到隔間的女子哽咽道:“老爺,你就不要再訓斥玉兒了,玉兒都不認得人了!”門外一個男子應道:“娘,這可是真的?王太醫,您快請進。”屋內的這位老爺詫異道:“有這等事?你連老子也不認得了嗎?”清風怔怔的看著眼前的這位,又看看隨後進來的倆位,先前進來的這位老爺與後來的這位年輕人相貌十分相像,想來是父子,另一位五十上下的大概就是太醫了,清風暗忖,這到底是人間還是地府?偷偷地掐一下大腿,痛得很,“難道我還活著?”清風一陣眩暈,一頭栽倒到床上…… 1BOHCXpBi1K8RpI8Z
  迷迷糊糊間,就聽見太醫說道:“駙馬爺因醉跌破了頭,碰壞了腦子,我們郎中稱之為失魂症,這種病治不好,也許過幾日自己就痊愈,或許一輩子也好不了,不過,於性命是無礙的,駙馬爺有些體弱,且兼心緒不寧,先煎幾味的藥吃著,三五日就大好了。”太醫開了藥方,那位老爺一邊吩咐下人去抓藥,一邊對太醫說道:“這麼晚了,還打攪王太醫,多謝。就讓犬子代老夫送送太醫。”太醫嘴上客氣道:“應該的,應該的,英國公客氣,下官愧不敢當。” X\cfQmBIdsO,LM`Rd
  清風滿腦子漿糊,這位老太醫管我叫駙馬,管眼前這位竟然叫英國公,我是女人啊,怎麼會是駙馬? 4fe。l3em的qWZq4VF
  清風悄悄的摸了下胸脯,心裡大吃一驚,自己那對傲然的雙乳不見了!自己真的變成男人了嗎?還是駙馬!隨即又想到,原來自己竟然沒有死,自己竟然還活著!這又驚又喜之下,清風竟然又暈了過去…… iTh3rq`Ks8slSd6l
  不知道昏睡了多長時間,清風終於悠悠轉醒,屋子裡靜悄悄的,顯然是白天,清風一眼望去,滿屋子都是大紅的顏色,仿佛是新婚的洞房,雕花的窗戶上糊著白紙,上面灑滿了陽光,照著屋子裡異常亮堂,屋外,鳥兒唧唧喳喳的叫……清風心裡一暖,“我還活著,我還活著,能活著就好!”屋子裡擺滿了雕花的傢具,古香古色,梳妝檯上,一架銅鏡擺在上面,台前,一個精巧的繡敦,古董架上,擺著琳琅滿目的古董,可惜清風叫不上名字,正打量間,就聽見一個小丫頭驚喜的喊“爺,您醒了!” P,6Pk。qmVQSI4。0VR
  清風恍惚覺得昨夜見過這個小丫頭,問道:“你叫什麼名字?”“奴婢碧痕。”小丫頭怯生生說道。外間傳來輕輕的腳步聲,一個女孩問道:“碧痕,爺可醒了?”碧痕忙道:“紅藕姐姐,爺剛醒。”那個叫紅藕的說道:“謝天謝地,這藥可已經溫了幾次了,你趕緊派人去告訴公主,還有老爺太太們,還有老祖宗,老人家已經派人來問過幾次了。我來服侍爺吃點稀飯,然後好吃藥。”碧痕答應著去了,一個鵝蛋臉的高挑的女孩走進來,她一身淡綠的長裙,手裡提著一個食盒,清風這才感覺腹中饑餓難耐,幾口喝下了一碗粥,還想要,紅藕說道:“爺,太醫說了,您昨日酒喝得不少,傷了脾胃,今日不宜進食過多,還是先把這碗藥喝了吧,一會兒若是還餓,再吃塊糕。” H[]cTOd0Dj3BZnoq
  清風無法,捏著鼻子喝了一碗苦藥,聞著紅藕身上傳來的淡淡的香粉氣息,好像昨夜昏昏沉沉間也喝了一碗這樣的藥,於是問道:“紅藕,昨夜也是你喂爺吃的藥吧?”紅藕笑道:“才不是呢!昨個是公主娘娘親自喂您吃的,爺真是好福氣,公主娘娘不僅人漂亮,性情又和氣……”“公主?公主姓什麼,叫什麼?”紅藕呵呵笑道:“咱們大唐的公主,自然是姓李,奴婢只知道公主的封號是晉陽,至於公主的閨名叫什麼,那就得爺親自問了。”清風心中頓時掀起一陣驚濤駭浪,原來自己竟然來到了大唐! bUKQ5aCegmpYn[JOF
  就聽見院子裡傳來腳步聲,紅藕趕緊迎了出去,不一會兒,屋子裡連丫鬟帶婆子已經站了十多位女人,為首的是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婦人,“玉兒,你這個,就是不讓人省心,要把奶奶嚇死才甘心嗎!”清風心頭一顫,眼淚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嘴裡喊道:“奶奶……”清風自己心裡詫異,一般輕易不動感情,今日這是怎麼了,或許是這個身體的原主人與這位老太太感情深厚吧? jWAUiBlSYPNi\V2_L
  “看看,看看,怨不得老祖宗疼他,到底是您老人家親手帶大的,把我們大家都忘了,就是心裡還記著老祖宗!”老太太笑道:“玉兒,可還記得你大嫂子?看看,你大嫂子都吃了醋了!”說得眾人都笑起來。清風從來沒有享受過這樣的親情,在眾人關注的目光中眼圈忍不住紅了。 4l]1oA4hTkjQe1q]J
  老太太說道:“還不趕緊叫你的娘親,昨兒晚上,你娘掉了半宿眼淚。”清風一看,果然,昨晚上看見的婦人眼睛紅腫的像個桃子,清風一個孤兒,從未喊過爸爸媽媽,此時張了半天嘴,終於喊出一聲“娘。”來,老太太又拉過來倆個二十多歲的婦人,介紹道:“這是你的大姐姐和二姐姐,旁邊的是你的三妹妹,趕緊叫人啊!”清風心想,這兩個恐怕還沒有我的實際年紀大呢,怎麼張得開嘴?可是眾目睽睽之下,絲毫沒有辦法,憋了半天,終於還是不情願的喊了聲“大姐二姐。”老太太拉過最後一位姑娘,笑呵呵的問道:“玉兒,你猜猜這位姑娘是誰?” j[,Z6XTdm`o7^n8AC
  清風一看這位姑娘含情脈脈的雙眸,羞答答的神情,雍容華貴的氣度,腦袋不由轟的一聲響,這位就是我的妻子,那位大唐公主吧!只是,現在到底是那位皇上當政?這位晉陽公主……幸好,這位不叫高陽公主,那自己就不是房遺愛。只要自己的頭頂沒有一頂綠油油的帽子,那……一切還好說,清風這才真實的感覺到自己人雖然還活著,卻也任重而道遠。 j_c]Qb2SbJD5tK[V3
  起點中文網 www.87book.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IWNA[M40XEVtY1XVD
第二章 驚詫連連
第二章 驚詫連連
清風看著眼前的公主,有些不知所措。原本知道自己有一個公主妻子,但是知道歸知道,畢竟沒有見到真人,如今真的看見了本尊,只覺得這事情說不出的荒唐可笑,卻又是真真實實的發生在自己身上,心裡不知道想些什麼,腦子裡是一片空白,落在別人的眼裡,意味卻有了不同。 9,A5_[YLBmrGO`Y2O   二人對望良久,就聽見嗤嗤的笑聲,公主的臉一紅,低下頭去,大嫂笑道:“老祖宗,咱們還是快走吧,人家小兩口新婚燕爾的,咱們還這麼沒眼色的,打擾人久了可就討人厭了。”老太太也笑道:“我就希望他們小倆口恩恩愛愛的,這樣啊,我就算是兩眼一閉,也能心安了。走吧,咱們這群沒眼色的!”眾人哄笑著離開,清風的母親囑咐了又囑咐,讓清風的心裡好一番感動。 cEi的的KF的4ZiEm_t。
  昨日晚間沒看清,現在看來自己的母親雖然徐娘半老,卻風韻猶存,想來年輕時一定是個大美女,雖然只見過兩面,但清風卻覺著這個娘親的性情未免太柔弱,動不動就愛掉眼淚。清風想下床相送,老太太死活不讓,其實清風在床上躺久了,覺得渾身酸痛,也想下來活動,被硬逼著躺下了,清風也只得作罷,頭還是有些暈,清風估計是摔成了輕微的腦震盪。 VMrHDn2BNQ3ZgVGc2
  清風眯著眼,聞著一股淡淡的香氣襲來,大概是公主送完了客回來,睜眼一看,果然公主正含情脈脈的望著他,清風一陣頭皮發麻,被一個同性用這樣的眼神注視,估計正常的人都受不了,而以後,自己就是這個公主的駙馬,要盡到做丈夫的責任,要守護她的一生,自己做得來嗎? \BrSmBOZnn35mYSoJ
  “駙馬的氣色比昨夜好多了。現在可還頭暈嗎?”清風連忙說道:“是啊,頭還暈得很。”清風恨不得說自己病入膏肓,最主要的是不能行房……不過,現在的清風最關心的是現在的皇帝是哪位?最好不要是安史之亂時期,也不要是晚唐,還有…… 4WdpUPNOs44Fh,的EP
  清風現在最後悔的是沒有好好學學唐史,對於唐朝,清風最耳熟能詳的是那位彪悍的高陽妹妹,還有帽子綠油油的房遺愛;還有一位太平公主好像是武則天的女兒,唐玄宗和楊貴妃也是知道的,還有瓦崗山上下來的……清風正努力的回憶這些歷史名人,就聽見晉陽公主說道:“駙馬再好好的睡一覺,明日就能大好了,本宮就在這裡坐著,駙馬若是要水要茶的,就說一聲。” 1[lmWSQo[9\m6YmG。
  清風說道:“昨夜睡得好,我現在還不困,咱們就說說話吧!”公主笑道:“好啊,駙馬把往事都忘了,現在想要知道什麼?只要我知道的,一定言無不盡。”公主的笑容很燦爛,嘴角露出倆個淡淡的酒窩,清風被一語道破了心事,心想,果然是皇家出身的,都不同凡響。 k。t8a^W6Ks^3,MlPE
  清風斟酌了一下,問道:“現在是哪一年?” qfit5kbr]hCh\bDj
  “現在是貞觀十六年,我是文德皇后所出,與駙馬同年,今年都是十六歲,去年大比,駙馬奪得探花,父皇喜愛,下嫁晉陽,太子是承乾哥哥。駙馬的父親是英國公李績,駙馬是英國公的第二子,名懷玉,字清風……” Ccc3bsjEPRjnrBfbo
  公主的連環炸雷不斷拋出,驚得清風目瞪口呆,猛然間聽見自己的名字,清風喊道:“等等,等等公主,你說我的名字叫清風。”清風又驚又喜的問。 b4es,jqMFM02LHSg
  “駙馬的名字叫李懷玉,字是清風,這個字,還是父皇賜予的呢!”清風說道:“好,我喜歡,以後你就叫我清風好了。”清風心想,莫不是我的前世其實是個男人,我現在又回來了?一時間清風心中百感交集,看在公主的眼裡,則是一副的模樣。公主問道:“清風可是想起來了點什麼?” 4U0HT60t61的ISTE2I
  清風說道:“倒是沒有想起什麼,只不過聽著就覺著這個名字異常親切。”公主笑道:“自己的名字,自己聽著當然親切了。清風還有什麼想知道的?” NhhYEK7J。[XYSbGVt
  清風想了想,李績這個名字,瓦崗山出身的好像沒有叫這個名字的,但是卻又好像聽說過,卻想不起來他的生平事跡……現在是唐太宗李世民當政,貞觀之治,這個想不知道都難,不過除了知道是一個盛世之外,其他的知道的還真並不多,還好是現在是盛世,只要衣食無憂,清風也沒有太高的要求。想到自己現在這個身體的出身,還是問得明白點好,於是問道:“你說我家姓李,難道是皇親?”晉陽公主“撲哧”一聲笑了,“原來不是皇親,不過,昨日我嫁了你,駙馬現在當然就是皇親了。”清風汗顏,心想,果然是菜鳥,問出這麼白痴的話,如果是皇室宗親,又怎麼能娶來公主?等等,昨日成的親,新婚大喜的日子竟然付了黃泉,這個前身的命也太差了點…… H`T7G`Pmrch_ec。I^
  公主解釋道:“公公原姓徐,名世績,字懋功……”清風大驚,差點直接從床上蹦起來“你說我爹爹是徐懋功!”公主悄聲道:“你這樣大聲小氣的直呼公公的名諱,小心公公聽了生氣。” NILA4r7oPVG^dZGp
  清風仿佛剛幹完繁重的體力活,覺得身上一點力氣也沒有了,原來我的爹爹竟然是瓦崗山上大名鼎鼎的徐懋功,隋唐演義中神棍一樣的人物,不過他不是一個老道嗎?清風滿頭霧水,卻也不好問,眼光中不免帶著疑問。公主接著說道:“父皇因國公居功甚偉,賜以國姓,公公又因避父皇的諱,改世績為績。” iEn^YXRa63QC7TF`l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清風豁然開朗,原來我的老子是開國大將,李世民又不是昏君,看來我這個二世主是當定了,前世受了諸般苦難,就在今世全找回來吧!美中不足的現在變成了男兒身,如果是女兒身……在這古代,做女人免不了束手束腳,以現在這樣的身份地位,卻也是各有利弊,想通了此節,清風的心情頓時輕鬆了不少。 [5X]SfemBn4lWb2FZ
  “公主,你叫什麼名字?”公主羞答答的說道:“我叫明達。”“那我就叫你明達,可好?”公主羞答答的笑著點頭,清風心想,你真的只有十六歲嗎?古代的女孩還真是早熟啊,我十六歲的時候可是整日的,然後是打工掙錢…… WPFMC]3h1。76rZ0Id
  “清風,你想什麼呢?”清風連忙回神,說道:“我躺得渾身酸痛,想起來活動活動筋骨。”公主連忙上前扶住清風,旁邊站著的紅藕,碧痕,連忙捧了衣服過來,七手八腳的為清風穿戴起來,清風也不插手,若是讓他自己穿,估計一時半會兒穿不上,忍著陣陣的眩暈,清風坐到梳妝檯前,雖然變成了男人,清風還是很在意自己的容貌。 32O_7_QU的IURf`PL
  看著銅鏡裡那個面色有些蒼白男人,清風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就是自己嗎?李績他見過,相貌儒雅,可以說是一員儒將,李績的大兒子他也見過,和他的父親極為相似,清風原以為自己有父兄那樣的相貌,就很知足了,哪曾想自己竟然長得和母親極為相像,甚至比母親的相貌更為出眾,一雙桃花眼,吹彈可破的肌膚,脣紅齒白,比公主還要漂亮幾分,簡直就是禍國殃民!清風不由得苦笑,自己是女子時,相貌平平,變成男人卻又這般花容月貌,老天還真是愛開我的玩笑啊! 5i\h53`YB\B6k[qWa
  紅藕輕輕的為清風梳頭,一頭烏黑的長髮用金環束在頭頂,紅藕說道:“爺,您看這樣行不行?今天不出門,梳個簡單點的,您頭頂還有傷,奴婢還真怕碰了傷口。” dWlpTb。CN。_kmQUc
  清風說道:“沒關係,我就到院子裡轉轉,明達也一起去吧!”清風心想,這位晉陽公主的母親是文德皇后,也就是長孫皇后吧,據說太宗皇帝一生只有一位皇后,就是長孫無忌的妹妹,也不知道這位長孫氏是否還活著,恍惚記得這位皇后很短命的,無論如何,這位皇上的掌上明珠自己可千萬不能得罪,在這皇權至上的古代,一個不好,是要掉腦袋的。 MXC[h1_\8HUsRHY0
  二人出了屋子,身後丫鬟婆子跟了一群,紅藕問道:“爺,您的身體可還行?要不,讓婆子們抬個春凳來?”清風說道:“無礙,你扶著點我的胳膊就行了,我就是有些頭暈。”紅藕漲紅了臉,清風有些莫名其妙,晉陽公主說道:“駙馬讓你扶著,你就扶著吧!”清風這才回過味來,自己現在可是男人的身份,這古代是男女授受不親的,雖然紅藕是個丫鬟,但是自己的這個要求的確有些個唐突,連忙說道:“算了,就讓公主扶著我吧?”公主的臉也紅了,卻真的上前扶住清風的胳膊。國公府雕欄畫棟,人在府中走,猶如畫中游,清風看著哪裡都好奇,卻盡量不露出一付呆頭鵝的樣子。 R7P`4Z_n[nA的ne
  走走停停,就見一群打打鬧鬧的衝了過來,卻是在搶一個風箏,看見清風一行,頓時規規矩矩站在一旁,一個五六歲的小男孩上前行禮,口中說道:“侄兒敬業見過公主,見過叔叔。” 3mP5ZU`Jgm0dAYRqo
  清風的雙手打顫,公主說道:“駙馬,你可是不舒服?”清風盯著這個小小子,“你說,你叫李敬業。”小小子有些慌張,仍然答道:“是,侄子小名叫老虎,大號叫李敬業。” 。XGU^的LtttgODH73
  清風內心翻江倒海,李敬業,原來他竟然是李績的孫子,是我的侄子,早就該想到,怪只怪自己的歷史知識太差,一時間沒有聯想到,李績的倆個兒子,或許在史書中一筆帶過,而這個李敬業,史書上一定不是一筆兩筆就寫得完的,清風之所以知道李敬業,還是通過駱賓王寫的那篇流傳千古的《討武氏檄》,武則天邊讀這篇大罵自己的文章,邊讚嘆不已,並說:“宰相之過,安失此人。”而駱賓王的這篇文章就是李敬業求其寫的,李敬業在揚州起事,旬日間便擁兵十萬,然而志大才疏,被武則天三十萬大軍很快誅滅,只落得李績所有子孫誅戮無遺,就連李績自己也被刨墳斬棺,偶爾有旁支逃脫的,皆逃竄胡越。 dnop3[,8KIJ的PF0k
  清風想起這段歷史,不由得臉色發白,原先還想正值盛世,自己無所事事的做個二世主,吃香的喝辣的,逍遙快活的過一輩子就完了,卻天不遂人願,老李家竟然還有一個小煞星,這麼一顆定時炸彈……算了事,沒關係,還得二三十多年後才能爆炸,想到此,清風的臉色才好些。 ]Gp0ABhMUa]4BKr]L
  李敬業見自己的叔叔臉色一會兒白一會兒紅,有些害怕,說道:“叔叔,侄兒正要和兄弟們去放紙鷂。”清風揮了揮手,一群孩子一溜煙兒跑了,公主說道:“駙馬,你若是不舒服,咱們就回去吧?”清風笑了笑,“剛才確實有些不舒服,不過這會兒好多了,你聽是誰在彈箏?” ObVekA6\j9[CT,^Zr
  紅藕說道:“一定是三姑娘在花園裡練箏。”清風說道:“她倒是風雅,咱們也到花園裡看看。現在也不知道開些什麼花?”公主答道:“杏花已經過了,大概還有桃花和梨花正開著。”尋著樂聲而去,一路看見桃花梨花也已經殘了。 ]Y\D,qUDSFXi。koH的
  公主感慨道:“這才幾日的功夫,花就敗了。”清風說道:“應是綠肥紅瘦。”公主兩眼立時放出光來,“駙馬,你可是得了新詩?快念來我聽!”清風心中尷尬,想一想,自己的頭上還頂著個探花的名頭,卻別無所長,唯有些詩詞文章可以剽竊,否則,日後何以立足?想到此,便說道:“詩是沒有,不過卻想到了一首有趣的小令,我讀來你聽聽。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試問捲簾人,卻道桃花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qUYkRfpG^E1KY。WX
  “果然新鮮有趣,我還道駙馬昨夜睡得沉,卻原來駙馬知道昨夜下雨了。”清風明顯感覺到公主不太高興,稍稍一想,心中不由苦笑,昨夜是洞房花燭夜,冷落了公主,如果是昏睡還情有可原,若是裝睡,那可就……清風連忙解釋道:“我原是不知道下過雨的,不過,看見花間的浮土上的雨痕,自然就猜到了。”清風也不多做解釋,這種事,越辯解越解釋不清,果然公主的臉色好了些。“這首小令倒也新穎,難為駙馬想的出來,雖說新鮮有趣,駙馬還是少寫些,免得被人笑話了去。” 67jGg的`s。j64的m_qa
  清風心裡鬱悶,唐朝以詩為主,這詞又叫曲子詞,即歌詞,寫詞的都是些窮困潦倒的書生,為養家餬口,寫些詞譜上曲,由歌女傳唱,得些錢財,直到宋朝中後期,才得以發揚光大,在這大唐,詞還沒有。 ,em37DtmY6PBrStJ9
  夫妻二人都不說話,一時間冷了場,古箏彈彈停停,箏的主人顯然彈得還不熟練,清風不由得想起了紫雨,紫雨學了又學古箏,學了繪畫,又學跆拳道,結果一樣也沒學成,古箏彈起來就跟這位似的,曲不成曲,調不成調,最後只便宜了清風,紫雨,你現在在幹什麼?你知不知道,就因為你對你父親胡說八道,害了我的性命?這麼多年來,你一直關照我,我總想著有機會就報答你,可惜你出身豪門,我就是想報答都沒有機會,現在好了,你對不起我,我也不來怪你,咱們兩清了。 0[MQSsQB2_OJi25c\
  “駙馬,你怎麼總是走神?可是我的話,惹你生氣了?你在想什麼?” h52HNRAZB[_AeK3c
  “我可沒有那麼小氣,我在想,我是誰?我從哪裡來?又要到哪裡去?” 8hkKjj_sN5ja,q1F8
  公主緊張兮兮的說道:“清風,你是清風,你要參禪嗎?想那些沒用的幹什麼!咱們去找三妹妹說說話吧!” UBrPFq0315O9sT1S
  起點中文網 www.87book.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bCHHndJEN]floNIZO
第三章 書房談話
第三章 書房談話
清風被公主拉著來到園中的亭子裡,三妹妹迎了出來,雙方見了禮,各自找凳子坐下,亭子中間的石桌上擺著一架古箏,清風說道:“三妹妹原是雅人,在這裡撫箏,看著花紅柳綠,聽著鶯啼燕語,真是好享受!”三妹妹說道:“六哥哥看起來好了,能打趣人了,我不過昨日看桃花開得好,想著今日來賞花,誰知一夜的功夫,花就落了,說起來還要怪六哥哥,都是這些日子忙著你的婚事,連賞花的功夫都沒了。”公主看著兄妹二人鬥嘴,也不說話。 _,。qbDlq的^d^p5的2^   紅藕問道:“爺,您還覺得餓嗎?我吩咐廚房給您做的糕點送來了,爺要不要嘗嘗?”清風點了點頭,紅藕從食盒中取出糕點,就放在古箏旁邊,精緻的小碟子,共有四五碟,一個碟子裡三四塊,好幾種顏色搭配在一起,煞是好看。 [hdVsW1BgmGsMaIY
  清風說道:“明達,妹妹,你們也都嘗嘗。”二人都說不餓,清風的確餓了,也不和她們客氣,每樣都嘗了兩塊,三妹妹笑道:“六哥哥這是怎麼了,餓死鬼托成的,從前可不是這樣的。”清風覺著總算有了底氣,說道:“妹妹,你怎麼總是叫我六哥哥?難道我是老六嗎?” 5的[\eo]LXPgt\bV[
  三妹妹“咯咯咯”的大笑“六哥,我喜歡你現在的樣子,以前的你呀,就像不食人間煙火似的。至於為什麼叫你六哥呢,那是因為你小時候身體不好,總是病病歪歪的,奶奶怕你不好養,給你取了個賤名叫小六子,就讓我管你叫六哥哥,所以我就叫到現在。”清風滿頭黑線,小六子,怎麼聽著象小太監似的,還好不是叫阿貓阿狗,三妹妹看見清風直皺眉,說道“這小名也不是渾起的,因為叔叔家的幾個哥哥加在一起,六哥哥你正好排在第六,所以才這麼叫的。”清風說道:“這還解釋得通。” cUONepEb2O\QS]02S
  清風看見紅藕出了亭子,正和一個婆子嘀嘀咕咕的說些什麼,也不太在意,只覺得春風拂面,聽著鶯聲燕語,心情好了不少,頭也不那麼暈了,想想前世每天忙著賺錢,又忙著花錢,很少有時間,也沒有心情去感受這大自然的贈與。 IFce41^n7iYnAFKVf
  紅藕回到亭子,說道:“爺,下朝了,聽說爺能出來逛園子了,讓爺到書房去一趟。” TUQXp[Zs8hsF,pO0C
  清風一呆,原來是老爺子相招,心中不由有些忐忑,紅藕雖說在身邊十來年,只是個小丫鬟,好糊弄,公主人雖精明,怎奈才相識,自然識不破自己的真偽,而這位李績,那可不是一位普通人,身經百戰,不說是火眼金睛,那也是有勇有謀,昨晚只是在床邊一站,自己就感覺一股無形的壓力。 8DpgPgCEYRDtYb`UE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今天不會露餡了吧?反正自己的身子那是貨真價實的,別無二家。萬言萬擋,不如一默,多看少說。”清風在心裡給自己定下規矩,辭了媳婦與妹妹,由紅藕陪著,出了花園,過了一道拱形門,就見到好幾個小廝站在門外,見了清風,都上前見禮,其中一個說道:“爺,您的身子可大好了,昨日,煙兒急的不行,都是鄭公子和高公子鬧的,非拉著爺灌酒,煙兒聽說他們倆被他們家的老爺子給禁足了,總算給爺出了口氣!” 56Mm53Of]j,A0mcOI
  紅藕說道:“煙兒,林兒,仔細侍候著,爺把往事都忘了,你們多提醒著點,還有,不要到外面渾說去,小心惹惱了公主,沒你們的好果子吃!”轉頭又對清風說道:“爺,外宅奴婢去不得,就讓煙兒和林兒陪著,他們一向侍候慣的,您去吧?” 4^h0]][FEQL1Z的。0
  清風就這樣被交接了,心想,這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好是好,就是連自由也沒了,利弊得失還得好好算一算。清風看著這倆個小廝,都是眉清目秀,聰明伶俐的,想來也是經過仔細挑選的。 的`p4qWUDcd,Je的
  一路所見,幽靜古樸,素雅大方,和自己住的宅院風格迥然不同,煙兒說道:“這邊是國公府,老爺一向不喜歡張揚,出了正門就是南大街,離皇宮很近。爺現在住的地方是駙馬府,是皇上下旨,司空大人親自派人督建的,出了正門是北大街,離少府監很近的。” pCZsbH[dbi_6Yb3o3
  清風看見煙兒果然伶俐,有意無意的向自己介紹情況。聽他的意思自己大概是在少府監任職,只是這少府監是幹什麼的,自己可是兩眼一抹黑,清風笑道:“你知道這少府監是幹著什麼的嗎?”煙兒說道:“這個聽爺說過,是掌管御用的筆墨紙硯等物的,爺是守宮令的輔官,便是一年半載不去,也沒什麼事兒,守宮令也不會說什麼的。” ^lO1sH7UNHM58h,Nh
  清風一聽,很高興,原來是個閒職。走得腿都有些酸了,感覺這個身體素質實在是太差,以後得好好鍛煉,這個府邸也實在太大,正感嘆間,煙兒說道:“爺,到了。” Q7_]的CbR`_fP3`mpq
  清風抬頭一看,這高大的建築,門楣上題著三個大字,“天水閣”。這就是李績的書房?清風遲疑間,天水閣外的幾個小廝都上來施禮,其中一個年長一點的說道:“少爺,老爺正等著您呢。” 4KHOsE1ITK\的dRhW
  清風推門進去,就感覺一道凜冽的目光射來,心一顫,冷汗差點流出來,強自定了定心神,說道:“清風見過父親。”良久,李績答道:“坐吧。”清風強行按奈住好奇的心,不敢四下打量,眼角余光卻也發現這個書房與其說是書房,還不如說是兵器房,墻上掛的刀劍就好幾把,李績坐在書案之後,手裡拿著一本書,眼睛卻盯著清風,清風覺著全身不自在,第一次上台演出也沒這麼緊張過,他總算知道了如坐針氈的感覺。 C4ob`3cU44\V^SWY2
  李績說道:“身子可好了?”顯然他沒興趣聽清風的回答,接著說道:“今天皇上還問起你,說若沒大好,明天就不必去進宮謝恩,什麼時候大好了再說。皇上對你,天高地厚之恩,你對晉陽公主可要好些。另外……以前的事你不記得了,我不得不再提醒你,離皇子們遠一些……回去好好歇著吧,明個好進宮謝恩。” D`aXZ。cR,的A。Wed4]
  清風剛站起來,李績又說道:“你真的不記得往事了?”清風連忙說:“是的。”李績的表情很複雜,半晌方說道:“一個月後,你還有一場大婚,你可要做好準備。”清風吃驚的看著李績,李績說道:“單姑娘是爹爹我給你訂的親,本來去年你大比之後就該成親,誰知公主在瓊林宴上看中了你……我本來是不同意的,咱們這樣的人家,不圖這樣的虛名,無奈皇上寵愛公主,直接下了聖旨,還準你納單姑娘為妾,這已經是格外的恩典了,為父就是想反對也來不及了,你和單姑娘一起長大,對她可要好些,她屈尊做妾,已經很委屈了……” L7E9n5dI4Se5LJ7Y
  “天哪,天哪,怎麼會這樣?一個公主還未擺弄明白,怎麼又出來個單姑娘?我是個女人哎,不對,我其實是喜歡男人啊!”只是這話清風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想了半天,清風小心翼翼的說道:“父親,既然您也覺著單姑娘委屈,不如就退了這門親,讓單姑娘在找個好人家。” hMhq37的Y[,Wm_JRfj
  李績勃然大怒“混賬,你頭些日子還死活不肯娶公主,現在又說這樣的混賬話,嫣然已經十九歲了,等了你這麼多年,你想讓她去死嗎!”清風趕緊說道:“父親,孩兒什麼也不記得了。”“要不是因為你不記得了,我就敲斷你的腿。記著,對單姑娘也要好!”清風唯唯稱“是”,心想,對兩個都好,就是對兩個都不好。 Na8F_g。的LP[kVaCA5
  出了書房,才覺得腰挺直了些,果然是歷史名人,名不虛傳,光這氣勢就要人的命,覺著後背有些涼,這才驚覺不知何時出了一身的冷汗。 eq7HgjFBd1o的QKdGt
  煙兒問道:“爺,可是要回內宅歇著?”清風雖然覺著乏,可能是剛駕馭這個身體不太適應,或許這個身體本來就不好,但是一想到回去又要面對著公主,就有些打怵,想了想說道:“爺也有個書房吧?”“那當然,爺的書房搬到駙馬府那邊去了,爺,往這邊走……” 0oAeWfJ3JCohkB4KL
  清風隨著煙兒到了自己的書房,清風的書房才是貨真價實的書房,林林總總的好幾架書,從地上一直排到房梁,其中不少竹簡書,還有一個古董架,擺滿了各種古董,雪白的墻上掛著字畫,大理石書案旁一個高大的玳瑁筒,裡面斜插了不少畫,書案上擺了幾道竹簡,還有一摞書,筆海里的筆插的如森林一般,筆架,硯台分列兩旁,清風只覺得眼睛不夠使,好像到了林寶齋一樣。 I5ITr]。WG6\KNcpPk
  清風坐到書案前,打開一道竹簡想看看,誰知穿竹簡的繩子卻突然斷了,竹簡掉到地上,煙兒趕緊撿起來,旁邊一個十一二歲的小童噗通一聲跪到地上,邊磕頭邊說:“爺,奴兒不敢了,奴兒下次一定好好檢查,爺饒了奴兒這次吧!” b1]IGIcfh90d5bPI
  清風一皺眉,“起來吧,爺不怪你。”小童爬起來,腦門已經腫了,清風心想,萬惡的舊社會啊,本來是繩子老化了,折了也很正常,難道我還能怪你不成? TdWA4Hceq5i`Mf的T0
  硯台上早備了磨好的墨,清風飽蘸墨水,提筆在紙上寫了幾個字,好久不寫了,手有些生,不如平時發揮的好,清風嘆了口氣,問煙兒“你見過單小姐嗎?她父親是誰?長得什麼樣?” 的。WlnnhUDTMmet
  “單小姐小時候經常住在咱們府上,後來跟少爺訂了親,就不來了,單小姐是長安城有名的才女,長得也很美,當然煙兒也沒見過,每次爺去見她,煙兒都在門外候著的,這些都是聽別人說的,單小姐的父親是單雄信,和咱們老爺是過命的交情。”清風神色一震,又是一個名人。 40hXALHZ]0tKi0,fS
  “你跟爺講一講,他們是怎麼個過命的交情。” V^的WPJaeRhnA`4d0T
  煙兒說道:“單老爺和咱們老爺瓦崗山就交好,後來老爺投了大唐,單老爺投了洛陽的王世充,王世充兵敗,單老爺被秦王捉住,關入死牢,老爺向秦王求情,秦王說,只要單老爺肯投降,秦王就繞他不死,單老爺卻死活不降,還埋怨老爺不辦事,老爺大哭,從腿上割下一塊肉,給單老爺吃,還說,本來是想和單老爺一起死,可是死了之後誰來照顧你的?後來單老爺死了,老爺一直照顧單老爺的家人,這位單小姐是單老爺的遺腹子,老爺待她就像親生的女兒一樣,幾年前就給爺訂了親……” aWD\p3ccl2fVcSK[q
  “單老爺為什麼死活不降呢,俗話說,識時務者為英雄,他難道不知道嗎?”煙兒唯唯諾諾,不肯說。清風揮了揮手,把其他的人轟出去,說道:“現在說吧.。”煙兒小聲說道:“單老爺的父兄都死在皇上父子手裡的,殺父之仇,不共戴天,他又怎麼肯降?” 。S9KThs]qLgIfTf。`
  清風這才明白,想了想,又問道:“父親這麼對待單家,皇上沒意見嗎?”煙兒說道:“皇上還誇老爺講義氣呢!”清風似笑非笑的看著煙兒,“這樣機密的事兒,你又是怎麼知道的?”煙兒“噗通”一跪,“爺,您饒了奴才吧,奴才偶然聽見魏國公說的,實在不是有意偷聽。”清風讓他起來,淡淡的說道:“你一定要記著,‘禍從口出’這幾個字,什麼事兒多聽少說,當然,聽著什麼別忘了回來告訴爺,知道嗎?”煙兒不住的點頭,如雞叨碎米,清風說道:“你先出去候著吧,讓我靜一會兒。” K2bDnr,ANOKFsQi1n
  煙兒倒退著出了書房,輕輕地關了門,清風揉了揉太陽穴,心想,豪門有豪門的煩惱,寒門有寒門的苦衷,以前就看著紫雨幸福,始終覺著自己不幸,現在看來,也不盡然,我若投生到寒門的話,現在大概得為吃碗飽飯而奔波,而現在卻為老婆太多而發愁,當然,最關鍵的是我是一個女人,如果我是男人的話,說不定還很高興呢! 2CAOSi0D_QW,YfmpS
  起點中文網 www.87book.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7Bgg][KWQMiBQ5_的G
第四章 鴛鴦錦被
第四章 鴛鴦錦被
清風想著明天就能看見大唐的皇上李世民,既興奮又緊張,千古明君啊,在皇帝群中一比,那可是天王級啊,隨即神色一黯,天王級又如何?如果能選擇,清風還會選擇在夜總會裡做個默默無名的手,也好過這讓人莫名其妙的駙馬。 PZlcbSEiaO68JCHd^   清風一個人在書房踱著步,看著各種稀奇的物件,心中酸楚,以前哪怕擁有這屋子裡最便宜的一件東西,自己也不至於那麼辛苦,不過以前是勞力,現在是勞心,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以後發展的方向可要把握好了。 b7sjpG73ADE_WlIA
  清風的心情轉換的快,這和他的環境有關,在孤兒院裡,沒有人會照顧你的心情,清風很小就學會了自我安慰。他想到李績貴為英國公,錢財方面當然不用自己操心,官場裡自己現在才十六歲,皇上給安排了個閒職,估計就是自己年紀太小的原因。 WbIqjsbf8732Esid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自己從小背誦的詩詞,現在總算有了用武之地,哈哈,大唐,我的剽竊大業就在這裡開始吧!小時候就說,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會吟,自己的詩何止背了三百首,現在還不是吟不出來? DJI3q4Um7的3W0UiT
  清風從小立志想當個作家,十三歲時第一次在紫雨家看《紅樓夢》時,紫雨的爸爸也說,這麼小的喜歡看《紅樓夢》,長大以後至少是個文學青年,還真讓他說對了,清風小說沒少寫,發表的只有幾篇豆腐塊大小的文章,時間久了,自己都有些灰心,作家是當不成的,倒是個不折不扣的文學青年。“現在我把《紅樓夢》也剽竊出來,這回當個大大的作家,也算圓了小時候的夢。” GT`DU。S66PdeXR5d1
  清風可沒覺著有什麼可恥的,要剽竊《紅樓夢》,你也剽竊一回試試?這還真不是一般人就能剽竊得了的。“曹雪芹寫《紅樓夢》披閱十載,增刪五次,我爭取一年就把它寫完。”清風越想越興奮,虛榮心作祟下,立刻提起筆就寫。 RUqdOpJ5M[Vh^I。WR
  清風讀完了高中,就沒有上大學,倒不是沒考上,而是沒錢念,因為他考上的是一所音樂學院,四年大學下來,至少得二十萬,紫雨倒是答應給清風錢,清風卻不同意,因為清風不想欠紫雨太多。 aF2ZnpGrfB]hdKH\B
  清風輟學後到夜總會彈琴,收入倒也可觀,閒時練練書法,畫幾筆畫,沒成想得了富貴病——失眠症,清風躺在床上睡不著時,《紅樓夢》就是他必備的良藥,這些年讀了不知道多少遍,讀一讀,不知不覺間就睡著了。 CBUT5pPL5jbVNN的q
  紫雨知道清風喜歡《紅樓夢》,各種版本的一個勁的買,尤其是今年清風的生日,紫雨花了十多萬元,買了一本據說是孤本。 eXFQn的sFSXMm187d2
  清風寫了幾十頁紙,碧痕敲門進來,禮畢,說道:“爺,公主請您回去一起吃午膳。”清風頭也不抬,說道:“你跟公主說,我糕點吃的多了,現在不餓,讓她先吃。”碧痕還想說什麼,看見清風頭也不抬,只得走了,時間不長,紅藕又進來了,“爺,您在寫些什麼?飯也顧不上吃?” fLBO7C^5ZYec]^8^
  努了努嘴,清風說:“自己看。”紅藕看了兩頁,眉頭緊鎖,說道:“爺,字怎麼寫您都忘了嗎?您看您的字,缺筆少劃的,書法也不如原先好了,您把以前的學問都忘了不成?” 3d5D1SmPlgkmD5mtK
  清風自己正洋洋得意,紅藕的話如一盆涼水潑到頭頂,是啊,繁體字清風讀起來還行,寫起來難免有些拿不準,書法雖然勉強入得眼,跟古人一比,自然是小學生的水準,這樣說來,竟然是一無是處了。 R1GD`UlT_8。0n0Ks
  清風鬱悶的跟著紅藕回去吃飯,紅藕笑道:“爺,你別難過,小時候是你一筆一筆的教會了紅藕,紅藕現在也可以教會你啊,還有公主,她可是個才女,這樣的好老師哪裡找去?”清風笑著應了,心情也好起來,是啊,一切從頭再來。 FJJjhfjDRaNHsggW
  吃過了午飯,紅藕又端來藥,清風不想吃,公主和紅藕威逼利誘,清風無法,只得吃了,吃過藥,漱了口。清風不由有些睏倦,倒在床上想小憩一下,誰知一下迷糊了過去,睜開眼睛已經是黃昏時分。公主正坐在床邊看著他,清風深感慚愧,這個身體的素質太差,逛了半天園子,就累成這樣。 8的。9F,Nmiq0Od,1r
  邊吃晚飯,清風邊發愁,天已經黑了,一會兒就得陪公主睡覺了,天啊,這可怎麼辦?同性戀清風倒是不歧視,畢竟是個現代人,異性戀也是戀,同性戀也是戀,夜總會那種地方,世間百態,什麼事情沒見過?可是他的性向取向很正常啊,一想到和一個女人親親我我,清風便渾身不舒服,因此有些食不甘味,吃了半碗粥,便撂了筷子,公主說道:“駙馬怎麼用得這樣少?可是身體又不舒服了?要不要宣太醫?” hcPQ10VM。URS0igjK
  清風搖了搖頭,心想裝病雖然是個法子,但是解決不了根本問題,最好的法子是讓公主不喜歡我,又不能得罪她惹她討厭,這個分寸也不好拿捏。 f6的Ds^pcXCGVs的sIo
  清風來到院子,一輪又圓又大的明月正掛在頭頂,很久沒有看見這樣的月亮了,清風記得十歲以前,在孤兒院的時候,經常在這樣的晚上仰望星空,後來一點一點的長大,學會了算計,在算計了紫雨成功之後,清風把全部的精力都用在了上,畢竟這樣的機會不多……後來工作了,掙錢了,清風的心也浮躁了,在那樣喧囂的大城市,所有的人沒有辦法不躁動,清風只是其中的一員……如今,清風身邊的一切又歸於平靜,又看見了這樣的月,可惜時間已過了一千多年…… L2ibN,p8EGK1`d。W
  “駙馬和以前不一樣了。” Oj]的rdcb,HT4n2K
  清風看著公主,感覺很詫異,李績沒有說什麼,紅藕也沒說什麼,原本自己應該和公主不熟悉,她怎麼會發現自己和以前不一樣了? V_Fdm3L9lAGnE[的L。
  清風咧了咧嘴,苦笑不已,“我以前是什麼樣子?” qd8_iit0j_YoWYkbP
  “本宮……我本和駙馬不熟悉,不過……以前的駙馬眼神清澈,人也溫文爾雅,是個謙謙君子,讓人忍不住的想親近……現在的駙馬眼睛深沉,讓人看不透,渾身上下透著一股拒人千里的氣息,我……” YiIH7UQlae14U^N5h
  “你後悔嫁我了?” PaSk0Ae57kRc6sHr
  “不不,我沒有,沒有……我永遠都不會後悔的,駙馬。”清風心想,我倒是巴不得你後悔。 的oor]YaFoQ1Ph\0lQ
  “我今天到書房去……我發現……我……有很多字都不會寫了,書法也……總之,我不再是以前的我了,也就是說,我不再是你心中的那個溫文爾雅的謙謙君子了。” 8Fhs_bF0252Dq0STj
  “沒有關係,咱們可以從頭再來,我可以教你……” UnXc769XS。O5cK83Z
  清風心念一動,“不用了,我想著住到書房去苦讀……什麼時候配得上公主了,再和公主同房。” c_ipnb04k_q_。26]
  “不,不要這樣,駙馬,你……你回房來,我有事和你說……”清風心中閃過一絲愧疚,這位公主既漂亮,又溫柔,應該是個極好的妻子人選,只是我這個假男人無福消受。 tEgdpHXr6的F_3aj_Y
  屋子裡點滿了紅燭,清風坐在床沿上,恍然若夢,公主拿了條白絹塞到清風手裡,眼裡的淚珠盈盈欲滴,清風心一軟,柔聲說道:“好好地,你哭什麼?”說著,拿起手中的白絹為公主拭淚,公主拿手一擋,說道:“那個又不是手帕。”清風狐疑,不是手帕又是什麼? rJg,csMs,DX2BgR`
  “明天是我們成親三日回門的日子。”公主見清風仍然不解,跺了跺腳,氣道:“明日韋貴妃要相驗的!”說完,羞得雙手捂住臉。清風看見公主的神情,恍然大悟,這塊娟子是驗落紅的。 l_FfJAroFUE0I。UPf
  清風長嘆一聲,想了想,在內腮上咬了一下,感覺血流了出來,用白絹擦了一下嘴,遞給公主,說道:“公主,我現在就閉門苦讀,若一年之後還沒有成就……你若不喜歡,我們就……和離。” oS6d2WYG9Jl3mj4B
  “不……”公主的眼淚“唰”的流了下來。 5[dfp[d0Ok2jhGOQh
  清風逃也似的離開,臨行吩咐紅藕送一張小床和一套被褥到書房。 GIKUDMDXNDF2QnNoj
  在書房坐定,緩了緩心神,奴兒邊研墨,邊偷眼看清風,清風看見奴兒的腦門還腫著,說道:“以後,不要動不動就磕頭,腦門磕破了,很痛的,再說,破了相就不好看了。”奴兒唯唯稱“是”。 LS23UWqpM\FbQ0bY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寫了兩篇行楷,門猛然被推開,清風抬頭一看,自己的母親王夫人正一臉凜然的看著自己,清風嚇了一跳,連忙站起來,“母親,您怎麼來了?” f62YBmmVNqXbtle_s
  王夫人一指奴兒“你出去!”奴兒趕緊退了出去,反手關好門。 f,6MV1,3[qJU^hNX
  王夫人看著清風“你這個孩子,怎麼這麼不曉事?學問,什麼時候做不行!你現在是新婚,就把公主一個人扔到新房,讓你爹爹知道了,看不打折你的腿!你趕緊回房,現在就回。” q,\kobDZKilIA8的F
  清風想要辯解兩句,王夫人也不容清風說話,開了門指揮倆個丫鬟架了清風就走,清風哭笑不得,這位母親昨日哭哭啼啼,清風還以為是個柔弱的性子,哪成想如此的雷厲風行,清風趕緊說道:“放開我,我自己走。” gSqIUc4]gGl]G\3
  邊走,清風邊嘆氣,估計是紅藕把自己賣了,不過,確實也是自己不對,不過自己也是有苦衷的啊! m2h23mBAeRr。SZWD
  回到新房,公主正在垂淚,看見清風,公主說道:“清風就這麼討厭明達嗎?我對你一見傾心,明明知道你與單姑娘兩情相悅,卻還是懇請父皇敕婚……雖然父皇下旨讓單姑娘做妾,可我一定也會善待於她,何以駙馬竟不能容我……”清風心亂如麻,有心把真相告訴她,轉念一想,不行,別讓人當成妖孽給滅了。 3QhkLV的CF3ScFR6\Y
  清風說道:“你說的單姑娘,我也根本不記得了。今天在父親的書房裡還談到她,我還對父親說,跟單姑娘退婚,父親要打斷我的腿來著……”公主聽到這兒,“撲哧”一聲笑了,眼角還掛著淚珠,還只是個孩子啊。 q\Z3。b0。OXnsKkIYD
  案上的香爐冒著青煙,香氣撲鼻,清風問道:“這是什麼香,好聞的很。” CKcllAqp5iUPp^om
  “誰知道是什麼,剛才紅藕添的香,說你喜歡這個……你真的想不起來紅藕嗎?她可是侍候你十來年了。” 5paXp\bisIAFSlRmL
  清風搖搖頭,“我真的什麼都不記得。” Kd]2P\^tP4`nsmog
  “她……她是你的通房丫頭……” ,qd的bRLd。ZF8drE3H
  “通房丫頭……”清風無語,《紅樓夢》中的寶玉身邊的襲人,賈璉身邊的平兒,都是通房丫頭,也就是比妾還要低一等的小老婆,清風一算,三個老婆了,乖乖,就我這小身板,要了我的命了……想到這兒,不覺間小腹竄出一股熱氣,緊接著渾身都燥熱起來,看著眼前的公主,楚楚可憐的模樣,燭光下居然生出“羅衣何飄飄,輕裾隨風遠。”的仙氣來,清風一把抱住公主,只覺得公主的身上涼冰冰的,抱著甚是舒服…… 1Hh3Oq7l0QkG^[0
  清風覺出不對來,肯定是那爐香有問題,可是渾身燥熱難耐,更可怕的是胯間那個醜傢伙也昂起頭來,漲得難受,清風的神智漸漸的不清楚,只扭住公主不撒手,幾下拔去了公主的衣裳,兩人滾在了一處…… ^h[]W]glI0V_o3mef
  一夜折騰了好幾次,三更過後,才沉沉睡去…… smo8[8TleIIXN7WF
  聽見嘰嘰喳喳的鳥叫,清風睜開雙眸,眼前一雙黝黑的眼睛正盯著自己,看著清風睜眼,忙又閉上了,長長的動個不停,小嘴有些紅腫,正是公主,清風想起昨晚的一幕,看著公主脖子上的點點“草莓”,心中幽幽一嘆,“昨夜……可弄痛你了……” \lsmX2jXXE8Bg13J。
  公主的臉“唰”的一下紅了。 dUV1F3^3Km6。62]mA
  二人吃過了早飯,公主的臉色才漸漸恢復正常,一起去給老太太和老爺太太請安,公主走路有些不方便,公主身旁那個叫春陽的宮女看出來了,滿面曖昧的笑,惹得公主瞪了她好幾眼。 It,j^a`Xib]2ZO[gd
  然後又更衣要進宮面聖。 6p]7的mF]E_55Cc]_c
  穿金戴銀,鮮衣怒馬,一行人出了駙馬府,浩浩蕩蕩的向皇宮進發,清風不會騎馬,和公主一起坐車,一路上公主不停的往上提衣服領子,企圖遮蓋脖子的紅痕,清風說道:“行了,別遮著了,遮不住的,還不如就大大方方的。”“都怪你……”清風笑道:“是啊,不碰你也怪我,碰了又怪我。”公主漲紅了臉,清風拉過公主胳膊上的一段用的紅綾,輕輕的纏在公主的脖子上,然後拉過她的小手,心想,我現在是個男人了,她是我的妻子,我要和她生活一輩子……清風在心裡不停的暗示自己。 lKO6iQ^ncp4t\elf的
  起點中文網 www.87book.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At4am4ONK4Vtiqd
第五章 皇宮見聞
第五章 皇宮見聞
清風心中忐忑不安,卻故作鎮定,仔細詢問了一些見駕的規矩,公主仔仔細細的回答了,清風聽了,總算松了一口氣,沒有想象中的複雜,沒有什麼三拜九叩之類的大禮,那些估計都是朱熹之流後弄出來的。看著眼前的美貌佳人,聽著車外馬嘶人叫的喧嘩,清風恍惚覺得是在某個電影的製片現場…… 4VSrCXA][0R。Ed]c   馬車來到大興宮南門景天門前停了下來。 [fCVn05,H8S[QOC
  “皇上現在能下朝了嗎?”清風問道。 Ai6oS62Yg`p\om
  “哪有這麼早下朝的時候?我們先去見娘娘們……”清風打量著這景天門,和紫禁城的城門差不多,有著鮮艷的紅色,城上的衛士盔明甲亮,威風凜凜……清風和公主走的是側門,清風想,中門大概是只有皇上來了才能開。 kJO1bOAdr6t870IhT
  進了城門,這就是屬於大興宮的外城,兩側是門下外省和中書外省。二人又換乘玉攆,沿路所見的大多是禁衛軍和太監宮女,也有不少官員,走了近一炷香的功夫,才到達內城,二人下了攆,公主問道:“駙馬,前面還有很遠的路,你的身體行嗎?”清風是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說道:“我也想問你這句話來著。” ^Abt4RAk[D]46NGI8
  公主唾了一口,臉還是不由自主的紅了,清風心想,這樣單純的人兒,以後可是稀有品種啊。 8t09LEA6i的V4Ip^L
  清風本著少說少錯的原則,倆人進了長樂門,只看著紅墻黃瓦,朱漆大柱,雕廊畫棟,飛檐翹角……看著雖然賞心悅目,可是心情卻和當初游紫禁城時的心情沒法比。 I]B2\AmS34\QIPifR
  經過含元殿,宣政殿,紫宸殿,繞過太液池,蓬萊山,清風走得腳軟,心裡再次下決心要鍛煉身體,要不然空有一身富貴,卻沒命去享受,豈不冤枉! \cNPQJLt4sJ]h。NNG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看著眼前輝煌耀眼的建築,這來來往往的宮女太監,清風心中慨嘆,為什麼人人都嚮往那至高無上的權利?還不就是因此嗎?只不過這些人會不會有高處不勝寒之感? \XDpGaDC5Q[q5ADKT
  先去晉見的是韋貴妃,自從長孫皇后去世之後,李世民雖然沒有再立皇后,卻是非常寵愛這位韋貴妃的,韋貴妃現在也是實際上的後宮之首,太監進去稟報,公主含情脈脈的對清風說道:“貴妃娘娘最喜歡詩詞文章,當然也喜歡文人墨客,駙馬不用擔心。”清風心想,我擔心什麼,我是激動,也不知道這位皇上的寵妃長得什麼模樣?有沒有我現在的模樣漂亮?我現在的身體若是個女人就好了……一定傾國傾城。 ZU,2t5JbMJcPUrtM
  不論是以一個男人還是以一個女人的眼光來看,清風都對自己現在的相貌不滿意,太過漂亮,有些女氣,在清風看來有些男不男,女不女的。清風以前最喜歡那種有點憂鬱的男,不用長得太好看,但是一定要有氣質。可惜,這種男人不太好找,而且是大多數女人的最愛,而清風自己是屬於站在人群裡最不惹人矚目的那種人,又是孤兒的身份,男人們都很現實,誰都想少奮鬥十年,找個有錢又漂亮的女人做老婆,清風自然就成了等外品,從來沒有人注意到清風的優秀,不對,當然有一個人,那就是紫雨…… oPXRGRRRCpc[4NiaS
  太監很快的就出來請清風和公主進去,清風拿出一付淡漠的模樣,其實心中對這皇宮的一切都好奇的要命,不過若是左顧右盼的,定會被身邊的公主瞧不起。 O_6,kUa\486j70RN]
  韋貴妃坐在一道叫軟煙蘿的簾子後面,是一種雨後初晴的顏色。清風不動聲色的跟著公主行過禮,貴妃娘娘說道:“把簾子撩起來吧,公主夫婦也不是外人。”一個宮女上前撩起簾子,一個三十多歲的貴婦出現在眼前,坐在一個紫檀木的臥榻上,頭戴鳳冠,身著彩衣,額上貼著金箔剪成的花瓣,清風記得有一句詩寫到“對鏡貼花黃”,以為這就是花黃,後來問過公主,才知道這叫梅花妝,又叫落梅妝。 Q]OJ7DWGMbrCTIX
  韋貴妃問了公主幾句家常話,才對清風說道:“本宮知道你喜歡古籍,最近倒是得了幾本,就送你做見面禮。”清風趕緊謝過,夫妻倆正要告辭,太監又來報,德妃楊氏來了,清風懷疑這位就是隋煬帝的公主,李世民的表妹,三皇子吳王李恪和六皇子李愔的母親,不由多看了兩眼,楊氏也是三十多歲的樣子,顯然是保養的好,德妃笑著向韋貴妃見禮,又和公主寒暄兩句,說道:“賢妃身子不大爽利,讓本宮轉告公主和駙馬,就不必去給她請安了,都是一,以後再見也是一樣。本宮和賢妃娘娘的見面禮都送到宮門處了,走的時候別忘了帶著。”二人謝過了,便往淑妃處,隔著簾子行了禮,淑妃只請公主進簾內說話,把清風晾在一邊,二人嘀嘀咕咕不知道說些什麼,清風很是鬱悶,等到告辭出來,太陽已經老高了,清風聽說馬上就去見皇上,立即興奮起來,嘴裡卻說道:“其他的妃子處不去好嗎?” 的UbUK`05V]h70[IVL
  “那些沒名沒姓的理她做什麼?”晉陽身為嫡子,顯然沒有把其他人放在眼裡。晉陽身邊侍候的春陽說道:“公主,奴婢打聽過了,皇上下朝後和幾位大臣到承恩殿去了。”晉陽想了想,說:“到承恩殿。” CbUaqo`pgK1RHL8q
  一行人七繞八繞,清風早已經迷糊得東西南北都分不清了,開始還注意欣賞各處的特色景物,最後只恨不得趕緊回家倒上一會兒,身體本來就不好,得了腦震盪又沒好好休息,昨夜又被人下了春藥,忙活了多半晚,現在只覺著雙腿象灌了鉛一樣,又不敢說,怕公主笑話。好不容易到了承恩殿,又等上了半天,清風只盼望著太宗皇上說太忙,沒時間見他們,沒想到皇上宣他們晉見。 lALjX,A的Fr_enYO
  承恩殿里幾位大臣神情肅穆,清風一眼就看見了自己的老爹,自己和公主進來,他連眼皮也未瞭一下。清風跟著公主拜完了皇上又拜太子,太宗皇上比清風的父親李績還要年輕幾歲,小麥色的肌膚,透著紅潤,頜下五縷長須,端坐在龍椅上,看不出,只是兩眼露出精光。太子長著白色面皮,透著清虛,陰郁的眼神,也留了鬍鬚,站在太宗皇上身邊,面無表情。清風很好奇,不由多看了幾眼,也看不出他到底是不是個瘸子。 VJmaZrARE0oDOP2]6
  清風只覺得殿內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的身上,感覺後背開始冒汗,只好眼觀鼻,鼻觀口,口關心,目不斜視,更不敢張望了。 jgM0WlR4rTVCJ\5dq
  皇上問道:“朕聽說你摔壞了腦子,昨日還跟英國公說,不必急著來請安,怎麼這就來了?” TTClJZPC1gKr[li6
  “臣謝謝皇上的照拂,臣只不過是頭稍稍有些暈,忘記了一些往事而已,其他的並沒有什麼不適。”清風恭謹的回答道。 d9HJcRQUe9n[pV_lK
  公主插話道:“父皇,你和叔叔伯伯們還在議那個九曲玲瓏塔嗎?到現在還未想出主意嗎?”公主眼睛四處亂瞟,目光終於在一個人的手上定位,清風順著公主的目光望去,一個須發斑白的老者,手中托著玲瓏塔,那玲瓏塔就跟西遊記中托塔天王李靖手中塔一樣,只不過金光燦燦,是純金打造的。 kPM`7F1cOEPGp0I
  “李伯伯,把玲瓏塔給我看一看可好?”公主嘴上商量,卻已經把玲瓏塔拿到了手裡,端詳了半天,遞給清風,說道:“駙馬你看,這塔底有一孔,塔尖也有一孔,那個突厥使者說從塔底到塔尖共有九道彎,這麼針鼻大的孔,卻讓我們用線穿過去,這不是難為人嗎!” IK2tM_JkZ]pTjocS
  “可不是,我老程也是這個話,這突厥使者分明不懷好意,我們管他三七二十一,打過去就是,反正早晚也是打。幹他娘的!”清風心頭一動,這位莫非是程咬金? pdbA\`L0F3nOncUN
  托塔的那位說道:“打是要打,現在卻不是最好的時機,東邊的高麗國,渤海國,可都不太老實,若是東西兩下同時開戰,卻也不妙。” N0PZc_E5rU0的JD6Om
  清風聽得明白,想來是突厥拿著這九曲玲瓏塔來給天朝出點難題,想看看天朝是否有能人,存了試探的意思,若是大唐無人能解,戰爭未必能起,卻也是丟了朝廷的臉面。 X^b3GdYcdaJo[tnSm
  清風看著手中的玲瓏塔,做工異常精細,塔分九層,四面,每面都有一尊佛像,到了第九層,佛像小的象黃豆,但是每尊佛像的五官卻清晰可見,以突厥那樣的馬上民族,能做出這樣的玲瓏塔?清風表示懷疑。塔底和塔尖都有一小孔,不仔細看,還以為是一隻小螞蟻趴在上面,想到此,清風面上一喜,我知道怎麼穿過線了! L8]QkU,[Ep]`j。4UT
  眾人還在討論打不打,怎麼打,太子說:“本宮看駙馬面露喜色,想來是有了主意了,父皇何不請駙馬說說?”清風心頭一顫,乖乖,這位太子的眼睛好毒啊。 ln0Ar6XddTfWRL,jC
  看見太宗皇上看過來,清風趕緊說道:“臣倒是想到了一個主意,也不知道成不成?” Gc2RmU^rHNTTWoQc
  皇上笑道:“成不成的,也得試一試。” 6^。mW8tKMWAq3\fD
  清風吩咐內侍到外面捉兩隻螞蟻,再到御膳間拿點蜂蜜來,眾人都莫名其妙,老程說道:“小六子,你要和泥玩,回家叫你小媳婦陪你玩去,叔叔伯伯們可沒空陪你!”清風也不言語,公主氣嘟嘟的嗔道:“程叔叔,你再胡說,我揪你的鬍子!”老程誇張的趕緊捂著鬍子住了嘴,惹得大家一陣笑,想來公主沒少揪他的鬍子,倆人鬧慣了。 aCKY7]GmUPP5_VC87
  不一會兒,兩個內侍跑了回來,清風拿過線,綁住螞蟻的腰部,誰知一不小心,就把螞蟻勒死了,公主說道:“我來。”一會兒功夫,線綁好了,清風把螞蟻放到塔底處,又在塔尖抹上蜂蜜,眾人全都恍然大悟,老程說道:“老話說得好,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來會打洞,老狐狸的兒子,天生就是個小狐狸……” JWet7kjCA2,LGXmdF
  眾人都笑,只有李績繃著臉,公主想笑又不好意思笑,清風說道:“不知道程叔叔生的兒子又是什麼。”眾人哄堂大笑,老程臉皮再厚也不由漲紅了臉,皇上笑道:“老程也有吃癟的時候!”老程瞪了瞪眼,說道:“這個小六子的一跤摔得好啊,腦子開了竅,不是以前的書呆子了。好!我老程喜歡!”清風看著眼前的君君臣臣,有恍然若夢之感。 M_h_V5`Hf,^EUhU1
  公主說道:“出來了,出來了,螞蟻爬出來了!”定睛一看,可不是,小螞蟻被蜂蜜給黏住了,正在和蜂蜜戰鬥呢!眾人俱喜,公主說道:“父皇,駙馬立了大功,你賞他些什麼?” QLkHBUFGZBrT[2A[p
  “哦,駙馬今年才十六歲,已經是五品官了,就不升你的官了,這皇宮裡的物件,你想要些什麼?”皇上笑呵呵的問。 5BRcj1Ej^。QdcpPso
  清風一喜,怎麼,我想要什麼都行?轉念一想,要那麼多身外之物又有什麼用?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 t]j]oU6`npDn8\_1
  說到這裡,就要介紹一下清風的性情,清風一向都很豁達,別看是窮人出身,天生對錢財之物不太放在心上,當然是在自己的肚子吃飽了之後。都道是越窮越大方,越富越摳門,這話清風認為還是有一定道理的,就因為摳門才能攢下錢,當然是因為大方,所以才窮了。而且清風凡事都想得很開,這是往好聽上說,說得不好聽,就是有些神經大條。清風實在想不開的事,就撂在一邊,不去想它。要不然換了誰從一個女人變成一個男人,都會受不了,而清風只難過了那麼一會兒。清風說道:“皇上不是已經賞了臣了嗎,那麼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兒都白白的便宜了臣,臣也不再需要什麼了。” MPFLJS5ojA8MKq6tm
  公主聽了,心花怒放,玉脂般的肌膚都放出光澤來,她衝清風眨了眨眼睛,衝皇上說道:“女兒給父皇講一個故事吧,春秋時的魯國律法規定,凡是從其他國家贖回魯國人,國家都會補償贖人之人,孔子的弟子子貢也贖回一個魯國人,卻拒絕領取報酬,孔子說,你領取報酬,並不會損毀你的人格,而你不領取報酬,以後就再也不會有人贖回魯國人了。” 。kdG`StmH[kcHDp_N
  皇上哈哈大笑“你這個,轉彎抹角的不就是想要報酬嗎,清風不要,朕就把機會讓給你,你想要什麼?” CXi4C5,E[k1eqSaB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真的,父皇,你可不準反悔!”見皇上答允了,公主方道:“女兒就想替駙馬要父皇的那把綠倚琴!” [B,f的,6TseWJbanm6
  起點中文網 www.87book.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das,BgdY6lYoR的ld1
第六章 調教老虎
第六章 調教老虎
第六章 Q\T[Q^6ZA[AVXY]   清風一聽公主為自己要綠倚琴,心想,難道我的前身還是撫琴高手?可現在的我只會彈箏啊!要琴做什麼?綠倚琴,那可是名琴啊,一定能值不少錢。公主若知道清風打得是這樣的主意,還不得嘔死。幸好公主沒有特異功能。 C。pIKmg^dYR_FMIGK
  清風正在“要”還是“不要”之間猶豫,公主說道:“父皇,你想反悔嗎?”清風一驚,乖乖,感情這把綠倚是皇上的心愛之物,這公主也太不曉事,君子不掠人之美,何況還是皇上喜愛之物? RkJ。e的PWRT\hod6b
  清風趕緊說道:“公主,你是在為我要那把綠倚琴嗎?如果是這樣,那大可不必,琴為心音,只要心中有琴,縱然是再普通的一把琴,也能撫出心聲,可是心中無琴,多好的琴也是枉然。況且,琴的聲音太小,只適合彈給自己聽,現在我娶了公主,不再是一個人了,自然要為你彈琴聽,所以我覺得還是古箏比較適合些,就請皇上敕一架古箏好了。” aBb4ZJIsbEA。dp^^j
  公主聽了清風的話,心裡美滋滋的,同時也覺得非常不好意思,這麼羞人的話,如何當眾就說出來了?她哪裡知道清風的心思,清風可是不折不扣的女子,心思還是比較細膩的,公主好心好意的為自己要父親的心愛之物,顯然是全心全意的對自己,自己若是不領情,難免會引起公主的不滿,萬一引發了矛盾,就不好了,況且清風現在身為駙馬,也有責任讓公主快樂些。 nZBMSpK_Y1LWoJVY
  清風以前曾經在心裡把自己的愛人想象了無數遍,想象中他的相貌也許很模糊,但是他必須要懂得妻子的心,要會哄自己開心,否則,要丈夫幹什麼!現在自己身為丈夫,自然懂得女人心裡想要什麼,多說兩句好話哄哄佳人,少,見效快,何樂而不為? `K。t8XUVPe24KfI\7
  看見皇上點頭,公主羞答答的,清風也為自己一下子擺平父女倆而高興。皇上心想,看不出來這小子,原先還以為是個書呆子,現在看來不是那麼回事,當初公主想嫁,自己還有些擔心清風不解風情,委屈自己的女兒,現在看來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忍不住就點了點頭,說道:“想不到駙馬小小年紀,就得了琴中三味,倒是朕有些著相了。朕還有一架古箏,雖然沒有綠倚的名氣,音色委實不錯,就賞給駙馬了。” 8的fYlB,P\IsV1gNDh
  清風大喜,皇上說音色不錯,那一定是很好很好的,清風學音樂的時候就知道有一首《秦王破陣樂》,據說是太宗皇上親自所做,這位皇上可是位知音人啊。 KLX]AjO7jQlbOMqA
  清風喜滋滋的正得意間,一眼瞥見老程一臉壞笑,小心肝不由一顫,這個老程不會又要陰我吧?我可沒得罪他呀? JbeDm5ipoS3Dse[HC
  就聽老程說道:“皇上,您該賞的也賞了,不會因為寵愛駙馬爺就壞了老規矩吧?”邊說邊衝著皇上擠眉弄眼,皇上微笑不語,公主問道:“什麼老規矩?我怎麼不知道?” V]JZ2JiFO6mIGDcs
  老程一臉奸計得逞的模樣,說道:“你才大婚,當然不知道,新婚的駙馬爺都得作一首洞房詩來。”公主怒道:“哪有此事,程叔叔你賴皮!” r_ekY[no2`Lc,`CL3
  眾位大臣因為剛剛解決了難題,心中高興,看見老程故意難為李績的兒子,皇上都默許了,都有心看熱鬧,也有想看看清風才學的意思,大家跟著起哄,請清風作詩。 cERRe的HT0C5H9pPV
  清風腦門上的汗一下子就出來了,心裡罵道:“老程你個狹促鬼,你讓我作詩,詠梅也好,詠雪也罷,我清風還不是張口就來,作什麼洞房詩?我又不會作詩,就算想盜版,也得有原創啊!公主搖著皇上的胳膊撒嬌,皇上笑道:“別鬧了,再鬧,駙馬就真的作不出來了。”公主立刻住了嘴,眼睛亮晶晶的望著清風。 ][o][IGC4\7tLpjP
  承恩殿裡,清風渾身燥熱,心想,這還是春天嗎,簡直比夏天還要熱。猛然想起劉希夷的那首《晚春》來,頓時全身上下一陣輕鬆,清風吟道: AQ7jG9ZSeIIF4p]3Z
  “佳人眠洞房,回首見垂楊。 VFt的ZmaT2KUkkY09k
  寒盡鴛鴦被,春生玳瑁床。 m7W_[,76tSRHQc[q7
  庭陰幕青靄,簾影散紅芳。 gDnh^lbDrO7Wes\BR
  寄予同心伴,迎春且薄裝。 t]7GFQMePc4lWX7lD
  老程說道:“‘寒盡鴛鴦被,春生玳瑁床。’是什麼意思,老程我怎麼不明白?”眾人都笑。白須老臣說道:“好了,你也是孩子們的,就別調笑小輩們了。” fWDNf^H][W。UqIZr1
  老程說道:“這是什麼話?我是真的不知道這兩句是什麼意思啊,你不讓問,想來不是什麼好話,我就說這個小六子,面上裝出一副書呆子樣,其實心裡面溝溝坎坎的不少,不過老程我喜歡,是以前我老程看走了眼。” W7iXmSVjPEfaRF\H
  眾人都笑,公主說道:“程叔叔,你就是不好好讀書,什麼叫溝溝坎坎的不少,那叫胸有丘壑。” a\Z的fXe\Y[7FZH8Zk
  老程說道:“我就喜歡說溝溝坎坎。那你解釋解釋那兩句詩是什麼意思?”公主的臉立時紅了。老程得意的笑。 cGJpCKW9]0_g]Kr1d
  皇上對公主說道:“沒大沒小的,見了你程叔叔就鬥嘴,好了,我們還要議事,你和駙馬先跪安吧。” H]p,IFETEX,fjBnLE
  出了承恩殿,太陽已經在頭頂,清風肚子一陣響,心中腹誹,這個便宜老丈人還真摳門,飯也不請吃一頓,還能吃窮你不成? ,B`Ub2gkRjZN8cIXi
  清風看見走的不是來時的路,出了承恩殿不遠,看見一幢高大的門樓,過了門樓,清風看見自己家的下人正等在此處,清風說道:“我記得來時不是這兒啊?” W^。r4mYXES的DmcBd
  公主笑了“承恩殿離玄武門挺近的,我讓下人在這裡等著,也好少走些路。” WsP,fsIR]ele6\[O`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什麼?這裡是玄武門?” QeX1P^Wo\MUmbkU8_
  “是啊,怎麼了?” h^EqaesPn^C_TWTHQ
  “沒什麼,沒什麼。”清風心想,就在這裡,你的老爹把你的伯伯和叔叔全都給“■嚓”了,你不會不知道吧?都說,歷史是由勝利者書寫的,不知道李世民是怎麼美化這段歷史的,只是再怎麼美化,那是給別人看的,午夜夢回,又怎麼面對自己的心?清風如果知道自己能來大唐,一定會好好看看這段歷史,李世民千秋功業,這裡大概是唯一的污點。 7MY6SnSY3dZ。。的Xg
  坐在馬車上,看著越來越遠的玄武門,清風想著,千年之後,玄武門依然屹立不倒,而自己呢,恐怕已經化作一粒塵埃……想到此,清風心頭黯然。 do6Y6pKNNXOh,^8t
  公主說道:“駙馬,我怕你餓,早上就在車裡備了些糕點,要不要用點?”清風顧不得傷感了“要,要,我很餓的。”公主打開車壁的一個小櫃子,裡面除了糕點,還備有茶水,清風狼吞虎咽的吃了幾塊糕點。 Df[s`U145aFJtkW^W
  清風的壞毛病是在孤兒院養成的,如果吃慢了就吃不飽,相信你也斯文不起來,在清風看來,那叫做作,當然,在清風不太餓的時候,也是很斯文的。不過此刻在公主的眼裡,那不叫粗魯或沒教養,那叫率真,公主滿意的看著清風吃東西,吃在清風的嘴裡,甜在公主的心裡。 CP3I\Ueldlg8LhZ5J
  有道是胃中有糧,心中不慌,清風吃飽了,就開始和公主閒聊,終於知道老程就是程咬金,白鬍子老臣就是李靖,乖乖,哪吒三太子的爹爹,托塔李天王啊,隨即又一想,書中都是胡說八道,在《隋唐演義》裡,自己的老爹還是老道呢!《西遊記》裡的故事,更加不靠譜。 `,2QjjGs。sQQA3IqV
  又聽公主說,其中還有房玄齡和長孫無忌,清風仔細回憶倆人的相貌,心中敬仰,歷史名人啊,房謀杜斷,杜如晦怎麼不在?難道已經死了?公主不說,清風也不問,免得一不小心,露出馬腳。至於長孫無忌,後來可是讓武則天給殺了,不過,現在可是大紅人。 Ip3oXMSaficNjoYO,
  清風問道:“明達,你與太子不是一母同胞嗎?我看著你們怎麼不親近?”公主有些不好意思,半晌說道:“我和太子的年齡差的多,一年裡也見不到幾次,感情自然不那麼深厚。”清風心想,不深厚正好,免得那個倒霉的承乾太子被殺,你心裡難過,不過,承乾太子是什麼時候被廢的?清風想了想,半點印象也無,心中打定主意,反正離他遠一點再也不會錯。 2B,OgpGYi14X2。5MC
  清風的注意力終於轉到了車外的景物,去皇宮的路上,滿腹心事,現在滿載而歸,別的清風不在意,那架古箏,清風喜歡得很。心情好,看著什麼都好,看見黑人,清風大驚,“咱們大唐,還有黑人嗎?” TCO5S1oPl1[^BUC`[
  公主笑呵呵的說:“那是崑崙奴。金髮碧眼的那是波斯胡。”清風不得不讚嘆咱們古人的智慧,這名字起得,好。清風真想下車去見識見識大唐的繁華,無奈身體疲憊不堪,只得以後再做打算。 ]_\D81klf0_n1[J04
  回到家,清風也不吃飯了,倒在床上就睡,一覺醒來,就看見碧痕正坐在一個春凳上打盹,清風說道:“困了就回房去睡去。”碧痕一激靈醒過來,驚慌的說道:“爺,奴婢不困。”說著就上前給清風穿衣服,清風任由碧痕為他穿戴,梳洗,因為靠得進,碧痕身上的香粉味頻頻傳來,煞是好聞,清風昨日一直沒在意,今天才發現碧痕比起紅藕來,並不遜色,一張瓜子臉,杏眼桃腮,雖然偏瘦些,卻凹凸有致,這麼一想,小腹間竟然竄出一股熱氣,清風大驚,天哪,怎麼會這樣?難道昨晚與公主顛倒鸞鳳,竟然喚醒了身上的性慾?難怪都說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明明沒有感情,卻有慾望。 ]NkdA[ELh2XdXgdod
  清風生怕自己作出禽獸不如的事來,趕緊出了門,想著到書房繼續完成盜版大業,依稀記得去書房的路,走了半天感覺有些不對,遇見下人向他行禮,清風想問一問書房在哪,終是沒張開嘴,在自己的家裡迷了路,讓人知道了,還不得笑死? 9Ug9fSLG。Uas33Be`
  清風想,算了,就當是熟悉熟悉家裡的環境,這麼一想,就隨意逛起來,逛了半天,清風慨嘆,這個家還真是不一般的大。猛然聽見兵器碰撞之聲,清風嚇了一跳,不會是有刺客吧?清風飛奔過去一看,自己的兄長李懷英正合一個人比武呢,周圍站了幾個下人,清風心想,自己電視劇看得多了,一驚一乍的。 JjmVBU9oTsa1tKT2
  二人鬥得正酣,誰也沒發現清風。清風跟著紫雨練過幾年跆拳道,主要是為了防身,後來紫雨吃不了苦,不練了,清風卻一直沒有放棄,主要是因為她的地方魚龍混雜,再說她每天都深夜才回家,又沒有親人接送,自己為了自保,下過一番苦功夫,所以清風這個身體素質雖差,但是眼光還是有的。 ^PZ0PPShoR9[rZX,[
  清風眼看著自己的大哥一點一點的占據了優勢,終於他的對手認輸了。倆人大汗淋漓的住了手,清風才注意到哥哥的對手是一個青面大漢,那大漢一眼就看見了清風,拍了拍清風的肩膀“兄弟,聽說你在皇上面前得的彩頭,老爺子還讓我問你那兩句詩到底是什麼意思,怎麼問誰誰都不說?”清風疼得齜了齜牙,不用問就知道這位是程咬金那個老狹促鬼的兒子,李懷英笑道:“不準難為我兄弟,你明明知道他面嫩,還問什麼?這兩句詩你不知道什麼意思,騙誰呢,處墨你大大小小的老婆五個,那點事你會不知道?” h9TX^8YQSoB3M1K4E
  程處墨“嘿嘿”地笑,洗漱去了,李懷英說道:“兄弟,哥哥有事正要去找你。” fTab6。OR_g的94s_IP
  清風笑道:“什麼事?” MsZUtZF9SpQ`D5Q,E
  “還能有什麼事?不就是老虎那小子,頭些日子又把夫子氣走了,我一時半會兒找不到合適的人,上族學你嫂子又有些舍不得,我想著你左右無事,能不能幫著教兩天?你也知道,老虎誰也不怕,就是怕爹爹和你,我也不好勞煩爹爹,你就勉為其難,幫著教兩天,你一天教上半個時辰就行。” JZ`\QQZ2REPWLF[qT
  清風點頭答應,心說,小煞星,你如今落到我手裡,我一定要好好調教調教你,給你洗洗腦,省得以後你造反!連累家族。 \M4FpgAB。chJcH5N1
  二人定好了時間,清風仍然接著熟悉自己的家,逛來逛去還真的找到了自己的書房,大喜之下,一腳踢開房門,看見公主一臉驚訝的看著自己,清風訕訕地摸了摸鼻子,“我迷了路,好不容易才找到書房,一高興就……”公主聽了“咯咯咯咯”地笑起來…… P9T,jtpTURH1K6UI
  起點中文網 www.87book.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tp。1_abT8JaSOZd
第七章 窮二世主
第七章 窮二世主
清風想起自己孩子氣的舉動,也忍不住笑了,心想,我現在可是越活越年輕啊,現在才十六歲,整整活回去了十年,有一點荒唐的舉動也可以理解。清風問道:“明達怎麼到我的書房來了?” 8LttoS86M`GQ2的tOh   公主說道:“我有一件事,來求清風。” 5kg7ZeJJl0iO`,2]S
  “夫妻之間,說什麼求不求的。是什麼事?” X。qWlL3S8XZW[UP7]
  公主說道:“我剛到這個家,婆婆說駙馬府讓我自己打理,我從來沒有做過這些,想著紅藕是府裡的老人,對這個家比較熟悉,就想把紅藕要過來給我,算是幫我的忙,可使得?”清風心想,這個公主小小年紀,心機還挺深沉,大概是知道紅藕是我的通房丫頭,先把她要到身邊,然後再慢慢地打發了吧? O76C3n\EMgnfE,DK^
  清風說道:“公主,我也正要和你說說紅藕的事。她在我身邊呆了十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我現在雖說不記得以往的情分了,也希望她能有個好結果。如果有好的人家,先問問紅藕的意思,只要紅藕願意,給她一個自由之身,我也就心安了。” 2Psp6VjD]lL8oBjeq
  公主的眼圈有些紅,半晌方說道:“駙馬,你誤會了明達的心思了,紅藕是駙馬身邊的人,明達怎麼會隨便就打發了?從要嫁給駙馬的那一刻起,明達就對自己說,只要嫁給了駙馬,明達以後就不再是公主,只是清風的妻子……”清風心裡感動,公主應該只是偷偷的見過清風幾面,竟然有這樣深的感情! O2e6Vrb^GNG。JE的ne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在清風看來,這樣的事有些不可思議,大概是公主她很少見到年輕的男性,乍一見到一個出色點的,就一見鍾情了?“或許是我多疑了?她對紅藕真的沒有那樣的心思?可我是真的想給紅藕找個婆家啊!”眼看得罪了這位小公主,清風趕緊上前安撫,他攬住公主的腰,柔聲說道:“明達,你也知道,我有了你,哪裡還有時間陪她?因此我想著與其白白的耽誤了她,還不如給她找個好歸宿。” cill\的68hZ4M[qXPQ
  公主笑道:“駙馬想給紅藕找個什麼樣的人家?平民小戶,敢要駙馬身邊的人嗎?豪門大戶,誰會要駙馬身邊的人?再說了,在駙馬身邊就不是好歸宿了嗎?京城裡的女子都說,只要能呆在清風的身邊,為奴為婢也是願意的呢!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紅藕,偏偏你說自己耽誤了她!”清風無語,真的假的?會有這種事? ,hKO91_qp1的Y,d的S
  看著有些發傻的清風,公主柔聲說道:“男子漢三妻四妾的,也很正常,尤其是清風這樣優秀的男人。也許駙馬不能象別人那樣公然納妾,但是只要我同意,誰也不會說什麼。” ,pIH6BNrjV1nNrI5P
  清風看著公主,有些不敢相信,天哪,代溝啊,清風心想,若是我嫁的丈夫勾三搭四的,看我不廢了他。轉念一想,公主她……不會是試探我吧? ],S7Z5O\^]a。PtaH_
  清風苦笑,想自己是一個女人,跟公主上床已經勉為其難,哪裡會有納妾的心思?若是真的同時對付幾個妾,以自己一個女人的心態,保不齊會得了什麼心理疾病,現在可沒地方找心理醫生去。 168Qg9iKONoMgqe03
  公主翻了翻手裡的書稿,清風一眼就看出是自己寫的,正擔心公主笑話自己的字,沒想到公主說道:“清風,你在寫小說是吧?看這個開頭,就覺得還不錯,不如我把冬雪給你,算是代替紅藕,冬雪她不但字寫得好,文采也不錯,一定能幫你不少忙。”清風一聽,大喜,自己正發愁,有了這個宮女老師,自己的盜版大業速度一定能提升不少。 Br4nkNgJTk5的lVoIT
  公主帶著貼身的幾個宮女走了,留下冬雪,冬雪倒也乖巧,拿了手稿一旁抄寫去了,煙兒湊上前來,打了個千,說道:“爺,您真的打算寫小說嗎,有寫小說的功夫,還不如出去轉轉,就當身體了,您這兩天可念叨好幾次要鍛煉的。” e6htlTNbElZQ4iF`d
  “哦,寫小說有什麼不好?等小說刊印出來,若是賣的好,我也能靠他賺點零花錢啊。” ZTqdOX,43sWOoOVDq
  “哎呦,爺,您忘了,上回您和大家合出一本詩集,把體己銀子都花完了。奴才勸您,您若是想寫著玩兒,那倒還可。您若想刊印,依奴才看,還是罷了。您想啊,即使您寫完了,也沒有哪個商家敢刊印啊,刊印的少了,不夠工本費,刊印的多了,又擔心賣不出去,雕一次版很不容易呢!當然了,除非爺又想自己拿錢來印,不過……爺,您的俸祿可都說入了公,月錢每月就十兩銀子的嚼用,上個月鄭家小公爺成親,您可是把下半年的月例都花完了,您也是再也沒有體己錢幹這個了,依奴才看,還是算了吧,若是出去借貸,到時候,老爺又該訓斥了。” 6GMtqAbT的E]`2kk,
  “怎麼回事?”清風一愣神兒,“聽煙兒的意思,我這個二世主過得並不富裕啊!還欠了半年的債?” sMi8RoQXDGB0Xq_3g
  清風趕緊問:“煙兒,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爺我可都忘了,你給我仔細的說說。”等到煙兒一五一十的說完,清風鬱悶不已,自己的前身還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書呆子,和別人合夥出詩集,不但不掙錢,還自己掏銀子,自己掏銀子也就罷了,怎麼說也是京城小有名氣的才子,掏銀子出了書也能賣倆錢呀,他居然只送不賣,真真是氣死人,難道錢是白來的嗎?就算是花錢買了個才子的名聲,那也行,居然瘦驢拉硬屎,鄭小公爺大婚,他居然花了一百兩銀子買,一兩銀子等於一貫錢等於一千個開元通寶,一個開元通寶能買兩個包子,兩個包子是一元錢人民幣,那就等於……清風掐指一算,天哪,一百兩銀子那就是一百萬元人民幣啊,乖乖,隨了一百萬的大禮,真是大手筆啊,等等,好像豪門貴胄都是這樣吧?清風記得紫雨花個百八十萬的眉頭都不皺一下,清風嘆了口氣,到底還是自己沒見識。 3i的Ph。q]cb的`SpLrd
  清風想了半晌,問道:“我爹爹有沒有錢?”煙兒一愣,說道:“老爺食邑七千戶,當然是有錢的,不過……” d30pS7Q\k3WFVcnt
  “不過什麼?” pG2W6的lM7jad7I53
  “老爺把錢都分給他的老部下了,那些個將士有的缺胳膊,有的少腿的,看著確實可憐……”清風無語,感情自己的老爹是個不折不扣的清官,只不過這些將士國家不管嗎?煙兒顯然看出清風的疑問,接著說道:“朝廷也是管了的,只不過每人分個十兩八兩的銀子,這些人都不能幹重活,那點銀子生個一兩次病也就花沒了。” XUp[gkQkgD66的BV`]
  清風自哀自怨,自己天生就是個勞碌命啊,好不容易混上了個二世主,還是個窮二世主。得了,想辦法掙錢吧!做玻璃?想都別想,自己只知道玻璃主要的成分是石英石,根本不知道還要加什麼東西,再說了,就算知道了配方,工藝差一點也是過不了關的。開酒樓?自己倒是會炒幾樣菜,只怕自己拿起菜刀鏟子,不被老爺子打死,也得被唾沫星子淹死。釀酒?不會,不過,蒸餾技術應該能值點錢…… l^n2Y7kFWrRdkehbG
  清風一樣一樣的算下去,最後被煙兒的一句話說得垂頭喪氣,“官宦人家做生意是要被人笑話的,朝廷也不允許。”清風轉念又一想,朝廷不允許?上有,下有對策嘛。 eW`b7DklR的[R。ZlUb
  清風笑眯眯的看著煙兒,這小子腦瓜子活,有眼力價,天生是個商人的料。煙兒傻乎乎的全然不知道他已經被某人給算計上了,若是老程在跟前,一定會說,老狐狸的兒子,天生就是個小狐狸。 gHtkabS3fi的N。Mo7g
  清風一謀算,自己現在好歹也是個駙馬,派個下人去做生意,明眼人一眼就能看明白,咱做生意也得做個高尚點的,有點品味的,否則丟了皇上的臉面,可不大妙,可以先把活字印刷術搞出來,先結結實實的賺他幾年錢,錢賺夠了,再把這項技術獻給朝廷,我的錢和權就全齊了。 0U\bML的]BHt_RhJ
  想到此,清風說道:“剛才聽你說起刊印書籍,倒是說得頭頭是道,你對這個很在行?” TKS6rbV5。CJq\1Hj
  煙兒笑道:“奴才天天跟在爺身邊侍候,哪能對那個在行?只不過,奴才的舅舅在一家印刷行做工,說閒話時聽了些。” 6KA7mY7Jopori]U3O
  清風一聽來了興致,“趕緊說說,你舅舅在的那家印刷行幾個刻版工?幾個油印工?幾個裝訂工?幾台機器?機器是什麼樣的?”他拿起桌上的一本書,“這樣的一本《論語》,成本價是多少?銷售價又是多少?”煙兒一聽,頭有些大,“爺,這些個奴才如何得知?爺如果想知道,奴才可以領著爺親自去看看,那家印刷行聽舅舅說不太景氣,老闆想著要改行,正在找買家呢!” 3i6Q[RHSrCQpfOA
  清風大喜,剛一瞌睡,馬上就有了,“走,咱們這就去看看!” cp的JS48IihmDkiLNt
  煙兒為難的說:“爺,今個兒天可有些晚了,不如明天吧?奴才今天晚上去見見奴才的舅舅,仔細的問問,明兒回了爺,爺再想想去還是不去,可好?”清風這才發現天已經暗下來了,清風揮了揮手,說道:“你早些走吧,到你舅舅那兒問一問,問得詳細些。” MEc。IWEOKQttIhT1k
  煙兒猶豫了一下,說道:“爺,您不會是想開印刷行吧?那行當不掙錢。” TNE``1,ZLf9ZZ6oSS
  清風心想,現在的雕版印刷當然不掙錢,等我提個醒,讓那些工匠好好研究研究,把活字印刷術搞出來,錢還不得賺飛了,到時候就怕你數錢數得手抽筋。 j的qT。5LlKZJVhbKP2
  清風也不理他,揮了揮手,煙兒無奈,只得走了。 AmR。i04STBlXrIP9
  第二天早上,清風早早的爬起來,蹲了一會馬步,又打了幾趟拳。直到折騰出一身汗,才悻悻的去洗澡,邊走邊說這身體太差。洗完澡,吃了飯,就坐在書房裡邊寫邊等著煙兒,聽見書房門一響,清風還以為是煙兒來了,抬頭一看,李敬業那個小老虎正怯生生的看著他。清風心想,奇哉怪也,這個小傢伙怎麼會怕我? moU9gVJM\3h[4NCR
  清風讓進來老虎,笑著問道:“我聽說,你把你的夫子給氣走了,是怎麼氣的,你給我說說。”老虎說在花園裡抓了一條筷子一樣長的小蛇,偷放在了夫子的茶杯裡。清風心想,這小子還不是一般的淘氣。 fioij9acs,,9]g1aj
  清風說道:“我先給你講一個故事吧。有這麼一個人,他踩著梯子到房檐下去掏麻雀,誰知道麻雀窩裡竄出一條蛇,那條蛇剛剛吃完了麻雀,看見那個人張大了嘴,還以為那個人的嘴吧是個地洞,一下子就鑽到了那個人的嘴裡,那個人驚慌失措,伸出雙手去拉那條蛇的尾巴,可是蛇的身上全是小鱗片,往外一拉,小鱗片自然的張開,怎麼也拉不出來……你說,那個人會怎麼樣?” `LkLLX\eKfqO\QB。
  老虎的眼圈紅了,扁了嘴想要哭。“像你這麼大的孩子都難免會淘氣,但是淘氣的時候也要想一想會有什麼後果,要有個分寸。就比如你把蛇放到了夫子的茶杯裡,那是夫子看見了,如果沒看見喝到了嘴裡……那你就是害死夫子的罪魁禍首。” bKHeIdZR`bLCf`XcD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老虎的眼淚劈裡啪啦的往下落,清風心一軟,險些上前去哄他。看他眼淚落得差不多了,清風說道:“男子漢大丈夫,流血不流淚。你既然意識到自己錯了,下午就去跟你母親說,讓她派人帶你去給夫子道歉,請他原諒你。‘朝聞道,夕死可矣。’不怕犯錯,只要改了,就是好孩子。”老虎抽抽噎噎的問道:“只要我向夫子道歉,就是好孩子嗎?” 04F6snLfIXHRDs3
  清風笑著點了點頭,心想,這小傢伙現在還是一隻紙老虎。給小傢伙講了幾個字,讓他一邊練去,煙兒終於來了。 _0pPYa,Wjks的XJRg3
  清風趕緊問道:“問得如何?”煙兒說道:“爺,奴才的舅舅說了,上次有一個買家給了五十兩的價,印刷行的老闆嫌價錢低,不肯賣,最近聽老闆的口風似乎有些後悔了,若是爺真的想盤下來,奴才想五十兩差不多。奴才的舅舅也說了,他們的印刷行也就是略有盈餘,只有那些大的印刷行才賺錢。奴才剛剛去那兒轉了一圈,地點還不錯,前面是鋪面,後院是廠房。” ^m04th[nWUXc\kclj
  煙兒遲疑著,又想說什麼,清風笑道:“想說什麼就說吧,難道爺還能怪你不成?” AUNI6oVs23jFMS\XA
  “奴才就怕爺說煙兒囉嗦來著,象上次爺印刷的那本詩集就花了爺五十兩的體己,有了那五十兩銀子都能買下印刷行了,爺,您說上次是不是讓人騙了呀?” L^B4KpGS4mcpoZCmM
  “上次是誰聯繫印書的事兒的?” nPPWk`d2O8。eIXXhV
  “是高公子派人聯繫的。” JCoNG`0UEq3IGOlAB
  清風嘆了口氣,心想,這些大爺天生的就是冤大頭,人家一看你的架勢,不宰你才怪呢?想到此說道:“以前的事過去就算了,你接著說。” fp的`XhT1plkhPaW5
  “奴才想著爺這次又想自己印書,備不住下次還有新書,買下這個印刷行倒也是一勞永逸的事,就是……爺,您上哪兒掏騰錢去?” oit。JH5K^^cHf110_
  清風一想,是啊,我沒錢呀,在地上轉了兩圈,一眼瞅見古董架上的古董,眼睛一亮,那不就是錢嗎? NrjmtFekb1Ks4]kj
  煙兒一哆嗦,“爺,您可不能打這些古董的主意,這些除了皇上御敕給老爺的,就是公主的陪嫁,您就是拿去了,典當行的夥計也不敢收。” \Xe]q_Dg0M3\0AiO
  清風心想,真是晦氣,這些東西不頂吃,不頂喝,連錢都不能換,難道只能擺著看? SfK16R2BgF9EMICA
  “哎呦,我上哪兒弄錢去呢?”清風又轉了兩圈,跟公主借?公主一定不用他還,太沒面子,以後也翻不了身了。老爹?想起他清風就害怕,不知道為什麼,見皇上的時候也沒有見他那麼緊張,他的眼睛就像是能看透你的靈魂似的……找大哥?估計跟自己的情形差不多。找老媽?對,還有老太太,這倆個比較好騙,最主要的是她們都非常的疼自己。 `FMUUQnR1PQgH0Dq
  打定主意,清風說道:“你只管去把印刷行盤下來,錢的事兒,不用你操心。” a_的qCrLRGIlcroSe
  起點中文網 www.87book.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VIgn[GNm]8YnG\4PO
第八章 兄友弟恭
第八章 兄友弟恭
第八章兄友弟恭 bKFU5Ia62Ob5F[dGM   煙兒走了,清風馬上就想開始自己的“騙錢”大業,決定還是先“騙”老太太。老太太慈眉善目的,在清風心裡對她的感情比對李績夫婦來得更親切。 Ts8m2kI97P8EfZ5Pq
  抬腳要走,看見李敬業一雙小眼睛滴溜溜的看著自己,清風拍了拍腦瓜,怎麼把這個小傢伙給忘了? ejbGgj^iSI的jmj[`8
  “老虎,今天教給你的這幾個字一定要寫熟了,明天叔叔要檢查,另外再給你布置一個課外作業,叔叔今天早上看見池塘裡有不少小蝌蚪,讓跟著你的那些小廝們捉一些來養著,每天看著這些小蝌蚪有些什麼變化,一天寫一篇觀察日記,寫得不用多,十幾個二十幾個字就行,有不會寫的字空出來,叔叔教你。現在你可以走了。” 4J,T[6c^ldlMbKVFJ
  老虎遲遲疑疑的,最後忍不住說道:“叔叔,小蝌蚪長來長去還不是小蝌蚪,要寫些什麼?”清風笑道:“誰說小蝌蚪還是小蝌蚪?它長大了就會變的。” ]O,FmBamOjafTWl
  “怎麼可能?爹爹去年給我買了一匹小馬,今年還是小馬!”老虎說話的底氣足了很多。清風看見老虎可愛的樣子,掐了掐他的臉蛋,說:“你仔細的看著小蝌蚪長大,它長大了會變成一隻青蛙。還有花園裡的毛毛蟲,你猜它長大了會變成什麼?” E\的1dMR\T2KgP45Cq
  小老虎被清風說得有些迷糊,他搖了搖頭,清風說道:“那些毛毛蟲會變成的蝴蝶,你若是願意,也可以抓幾條毛毛蟲,看著他們是怎麼變成蝴蝶的。”老虎睜大了眼睛,有些懷疑。“怎麼?不相信?那你更應該試試看,嗯?”老虎點了點頭“行!” 3T^Z`4i_pUe\ejFo
  清風來到老太太的院子,正看到公主從屋子裡走出來,看見清風說道:“你怎麼才來,老人家剛才還問你呢!” ]X4k[5HmaVjDPQSM
  “我不是日理萬機,忙著呢嗎!”公主聽了就笑,眼看著清風走進了老太太的屋子,公主才戀戀不捨的走了。 IW_8DoIeFRVE7G4BO
  老太太說道:“老話說大公雞,尾巴長,娶了媳婦忘了娘。你如今娶了媳婦了,把奶奶都忘了。” E93q3SWDK7Ahg0``b
  清風笑嘻嘻的說道:“那好辦,把媳婦休了,孫兒天天陪您。” 的FY5\5OQql的sZQ1b0
  老太太嗔道:“都是娶了媳婦的人了,還一天到晚的胡沁,這話也是渾說的?小心你媳婦聽見了生氣。” eX。TLZDhJ61D8nO。2
  清風拉住老太太的袖子,“孫兒這不是在奶奶這兒嗎,別的地方當然不能渾說。” iqfP\AMap的。[HSaMQ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老太太一聽就笑了“剛才聽你媳婦說你又在寫書?這回寫的是什麼?” MmQlmke的8feMclmhk
  “是寫老祖宗您的故事。”清風想起《紅樓夢》裡也有老祖宗這樣的人物,張口就開始哄老太太。 _\Vtje1KUGIBr0DD1
  “寫我的故事?我有什麼故事好寫的?”清風說了些《紅樓夢》的情節,並說書中也有老祖宗一樣的人物,並不是真的就是奶奶您本人的故事。老太太這才罷休。 [Qq6BjG5lLmPdEYCJ
  仔細的端詳起清風的臉,“小六兒啊,奶奶怎麼看你像是瘦了,可是有什麼不順心的事兒?我冷眼瞧著你媳婦,挺好的一個人,沒有什麼不對心思吧?” a`UiEb`jEi的N的D[
  “沒有,孫兒是為了別的事發愁呢?” 5的_prU5a7PRMfa[bl
  “什麼事?說來奶奶聽聽。” pZoO]V4s_4`1[4LH
  “還不是上次出書,花了些銀子,後來鄭小公爺大婚,孫子又隨了份大禮,一時手頭緊,就和朋友借了點銀子,現如今他急等著用錢,孫子就有些著急了。”清風邊說邊在心裡鄙視自己,這麼慈祥的奶奶也騙,又一想,反正老太太也不缺錢花,等自己掙了錢,再還她,自己是她的孫子,只要孝順她,比什麼都強。 X的p0Lnl[sX2qPZ`5R
  老太太一聽就笑了,“你這個小猴崽子,又在打奶奶錢袋子的主意吧?這次還學會拐彎沒角的說話了,到底沒白在外面混。”清風的臉一下子就紅了,感情自己的前身沒少幹這事。 k2MRopjMoSl0LJ[ip
  清風訕訕地摸了摸鼻子,很不好意思。老太太說道:“早就跟你說,不準動不動就摸鼻子,怎麼還摸?真是孩子氣,說呀?要多少錢?” f2lZ^CpL6FrSrSbSD
  “五十兩銀子……” Bc7`\k]nec2_iROi
  “行,奶奶給你一百兩。奶奶這點錢都是給你們這些孫子攢的,早晚都是你們的。本來你大婚,奶奶打算拿出錢來給你操辦,誰知道皇上給你們辦了,省下來的錢都給你,可有一條,不準混花了。下個月單姑娘就要進門了,只不過她是以妾的身份進門,也不好太操辦,就得委屈她了,你以後可要對她好些。” _3的5ZkR]R,cpGidB
  清風心想,怎麼又提起這事兒,一想到這個事,清風就頭大,正想著找個什麼藉口溜之大吉,老太太說道:“錢也哄去了,還愣著幹什麼。去,早點把書寫出來,好給奶奶看看。”清風汗顏,所謂人老精,馬老滑。這位老祖宗六七十年也不是白活的,虧得清風還以為這位最好騙,原來老太太心裡跟明鏡似的,只有自己才是真傻子。 J8kS0On\l0A``1FO6
  拿著銀子回到書房,看著白花花的一片,剛才的懊惱一掃而空,有了這些錢,以後再也不用打老太太的主意了,今天在老太太面前吃癟的事,再也不會發生了。 6M的r`bikb2,nVNPrO
  清風正高興,紅藕推門進來了,“呦,爺,您打哪兒發財了?” pBrdLbImlAEKI5k,
  “發什麼財呀,剛剛老祖宗給的。你不是在公主身邊嗎?怎麼有空逛到這兒了?”清風邊說邊把銀子收起來。 DHCHTPT6^_J8。ZO6O
  “還問這個,奴婢可要問問爺,可是奴婢做錯了什麼?爺不聲不響的就把奴婢打發了。”說著嘟著嘴,一副嬌嗔的模樣,清風一哆嗦,天哪,受不了。 V_W。P6Qq的JGEH,55H
  清風裝作沒看見,說道:“公主待你如何?若是受了什麼委屈,就來告訴我。像你這樣的人品相貌,若是嫁到小戶人家,還不得被供著,在我們這樣的人家,卻一輩子都只有在旁邊站著的份,你……” kDHEFdi5KOdlthFN
  “爺,您這話是什麼意思?那些粗鄙的人,便是被他們供著又有什麼意思?奴婢的吃穿用度,比那些大戶人家的小姐一點也不差,爺待人寬厚,英俊瀟灑,滿腹經綸,能在爺身邊侍候,奴婢不知道是燒了幾輩子的高香,別人都不知道怎麼羡慕奴婢呢!好好的,爺今天說這些做什麼?好奇怪。” pQ_SI]I。BIVo的t9HA
  清風一聽,得,還以為紅藕自己能羡慕一夫一妻的小日子,好借機把她打發走呢,看來是沒希望了。清風只能說,自己和這個時代有代溝,還不是一星半點。 lSo2KR6FQco_8gO\H
  “紅藕,爺正想問你,前晚上……香爐裡的香可是你放的?” 27IhG5TqA2l[paT
  紅藕“嘿嘿”的笑起來“爺,那香可好?那可是貢品呢!” b。,Q66SlOWJHhHC9,
  看見清風不太高興,紅藕又說道:“爺,您也別怪奴婢多嘴。您要到書房去住,公主就在那兒流眼淚,紅藕是您身邊侍候的人,出了這樣的事兒,不告訴老爺太太,到時候,紅藕也沒法交待,還請爺您體諒奴婢的難處。” WksWo[7m3kQMYXMKe
  清風嘆了口氣,擺擺手,紅藕笑道:“那香很值錢呢,奴婢看,效果也不錯,那天爺折騰了半宿,虧得公主熬得住,人家是第一次呢,爺一點也不知道憐香惜玉……” PGUGBMiJ6Znb6EIa^
  清風的臉有些燒,乾咳了兩聲,“你都聽見了?” nqnXZThbg5aSX的\l8
  “能聽不見嗎?那天是奴婢值夜,就睡在外間。用被子蒙了頭都不行,害得人家……” 4qoJ6rmBhpjbXX82
  清風的汗險些流下來,趕忙把話頭岔開,“你還沒說為什麼到這兒來?” If的ida。Vmt][CY[bP
  紅藕曖昧的笑了笑,半晌說道:“是大奶奶放月例銀子,公主身邊的八個宮女和四個教養媽媽人人都有份,公主說,她身邊的人在宮裡有一份銀子,這份就免了,讓奴婢給大奶奶送去,這不剛回來,就拐過來看看爺……” n[PZorIWLqj_`的gMm
  話音未落,就聽見門外傳來腳步聲,房門一開,公主踏了進來,“原來紅藕也在這兒。”紅藕連忙迎上去,卻見公主身後跟著的幾個宮女都拿著東西,清風問道:“這是要幹什麼?” RV8cXk66ZPkmMXRZj
  “你忘了,這是昨天娘娘們送你的,還有父皇賞的古箏,我整理了一下,凡是給你的都帶來了。” 1aYB3[G3kImiNBbDE
  清風連忙去看自己得的古箏,果然是皇家之物,外表面雍容華貴,清風有些愛不釋手,隨手撥弄兩下琴弦,壓弦揉音充滿了張力,音色醇厚飽滿,妙不可言,清風大喜,試了試音,隨即彈奏起來,奏的是他最喜歡的那首戰颱風,激昂的曲調在書房中回響,一時間這書香氣中充滿了颱風暴雨,以及頑強的抗擊著暴風驟雨的人們…… RbO,3hC6oL]4FSdL[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一曲奏罷,門外一聲大喝,“好,這曲子,帶勁兒!”李懷英一腳踏進門,才發現公主在這兒,立時尷尬無比,連忙行禮,“臣……見過公主。”公主忙還禮,口中說道:“一,不必如此多禮,大哥找清風有事兒,明達先走了。” l4FRnFioWa的NSL,`9
  李懷英看著公主遠去的背影,笑著對清風說道:“好小子,真看不出來,把個公主調教的這麼好……”清風大汗,心想,我膽子肥了,哪敢調教她呀。 Gg^bhYsE。tP`EbnJ[
  李懷英坐下來,接著說“你對老虎用了什麼法子?他今天表現的倒是挺乖巧,我一回來,你嫂子就告訴我了,自己去給夫子認錯了。我找著老虎一看,好傢伙,又是蝌蚪又是毛毛蟲的,我說兄弟,這毛毛蟲真的能變成蝴蝶嗎?” MfPJA]W6VF。N5hN
  清風一愣,隨即明白了,現在這個時代,沒有那麼多外界知識的渠道,哪像現代人,即便是個文盲,這些個知識也可以通過電視知道。 0]iLh5MHF5M^lfGai
  清風心想,一看這個大哥,就是一個粗豪的人,書一定讀的少,我且騙他一騙,要不然還真的不好解釋,於是說道:“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自有黃金屋。這些我也是從書上知道的,只要多讀書,書中什麼知識都有。” 5e`C。7Z5dWkr8o1q,
  李懷英擺了擺手,“別跟我提念書,一提念書我就頭痛。今兒找你,是我聽老虎說你短了錢,給,這五十兩你先用著。”“啪”的一聲,一個小包裹放到了書案上。 IPacZXnWTIaHXTF,
  清風笑道:“本來兄弟想著跟你倒騰來著,只是一想你我的情況差不多,也就罷了。銀子我已經得了,這個你還是拿回去吧!” kB的\`gtNB[khro\Fj
  “我這個可是白給你的,告訴你,你的運氣好,哥哥我今天白得了一百兩,咱兄弟一人一半。不是我說你,你那個印刷行根本掙不了錢,能保本就不錯了,這個你先拿著,回頭短了錢時好用,放在我這,幾天就沒了。” 4IRP2fJmRYi1Fbsk
  清風笑了“怎麼?嫂子管得緊?” 67RXp\M5HfP9bgT0
  “那個婆娘……算了,還是不說了,今天我聽岳父說……” CWf1Yd,qXc[K1的]Ak
  清風看見兄長欲言又止,有些奇怪,“大哥,有事你就說,吞吞吐吐的幹什麼?” UYYF^Y7TSU9sARR,2
  李懷英神色複雜的看了兄弟一眼,說道:“兄弟,哥哥讀書不如你,現如今你又做了駙馬,哥哥更……聽岳父說,爹爹要立世子……” qeLO[pi^MBV[i_的ar
  清風一下子全明白了,自己對這個粗豪的哥哥一向有好感,這好感一下子打了,難道哥哥想拿這五十兩銀子買弟弟的支持? oRTAQZNR4853dX的ge
  只聽見哥哥又說道:“其實我對這個世子的位置一點也沒興趣,哥哥天生不是那塊料,只是你嫂子……還是不說了,我岳父也看好你。” f5[,OhpQHU2UJocF
  “你岳父?你岳父是誰啊?” c_FEbhYJ\SYV]8XEV
  “還能是誰,盧國公程咬金啊。你連這個都忘了!” npCYmf的nSrS\9lAaY
  清風嘴上打著哈哈,心裡鄙視了自己一下,幸好兄長還是好兄長,豪門內部的爭鬥,清風聽紫雨說得多了,所以有些驚弓之鳥狀,也不難理解。清風想,自己必須得表明態度,否則無緣無故成了靶子,可就不妙了。 BNNA^bpfgXOZtsg20
  “哥哥,這世子之位需立長立賢,這是再也不會錯的,只要哥哥沒犯大錯,這個位子就跑不了哥哥的,哥哥且寬心,兄弟對那些個官場應酬不耐煩,只想著錦衣玉食,瀟瀟遙遙的過一輩子,得了空,我就和爹爹說去。” a^a7J_hC\b`iKAe
  “別呀,兄弟,你也知道,我不喜讀書,爹爹一向不得意我,你縱然說了也是白饒。就哥哥的這兩下子,不及爹爹的十之一二,哪有臉面去做世子,只能丟爹爹的臉,一想到這兒,哥哥我就氣悶,這才讓你幫我好好教導老虎,怎麼著也得讓他替我爭口氣。” IC^1b0prMTL_Xldd,
  清風笑了,這個兄長還真是率直可愛,自己何其幸也。“說到這個,咱們兄弟二人是誰也不及父親的,父親是允文允武,咱兄弟是一文一武,不過國亂出英雄,現在這樣的太平盛世,你我縱然有父親的才華,也沒有那樣的機遇了,所以哥哥用不著遺憾什麼,咱們只要守住父親創下的這份家業也就行了。” 2_lilQX。6k,NEdNrV
  “小六,你一說話,就能說到點子上,比哥哥我強多了,其實只要咱們國公的爵位在,誰都得高看咱一眼,若是這爵位不在了,那咱就得看著別人的臉色,哥哥雖然是個粗人,這個道理也是明白的,你嫂子婦道人家,就只會背後瞎叨叨,我是不會聽她的。” algmTWfjIVk8mEq^
  清風心想,還好,我們兄弟兄友弟恭,父慈子孝,稍稍有點小不如意,無礙大局,等我的書局一開張,我的幸福日子就要開始了。他一時間倒是忘了,有“樹欲靜而風不止”這句話。 Jl8Yr[h0F_^6_AAPe
  起點中文網 www.87book.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jf`P^Ujq。FDZGJ3C5
第九章 妖精紅藕
第九章 妖精紅藕
  清風喜滋滋的回房去吃午飯,看見滿桌子的佳肴,還有一壺酒,不由得有些詫異,前兩日的飯菜雖然也不錯,卻沒有這一桌精緻,看見公主笑吟吟的滿心歡喜的模樣,清風問道:“有什麼喜事嗎?公主這麼高興?” 0e_jT的1qWiZ3ErtGW
  “你應當叫我明達的。再過幾日就是萬壽節了,今兒得了好曲兒,正好獻給父皇,難道還不值得慶賀嗎?” jC的的mn49^\VrNcY。
  “得了什麼好曲兒?”清風有些莫名其妙。 [IG[OJN1T的S3YpqOE
  公主嫣然一笑,說道:“怎麼?清風今天奏得曲想要敝帚自珍?不捨得獻給父皇?” iY0CN7k2pc6pq`Em0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原來如此,這有什麼舍不得的。”清風心想,若是要錢,我沒有,若是,我腦袋裡多著呢! 7q3[XG]。KEC。WePTr
  “這首曲子叫什麼名字?是駙馬新創作的嗎?” YV_2jOqDhD\ha\h4t
  清風尋思著“不承認是自己創作的恐怕也不行,至於曲子的名字,就是說叫戰颱風,這長安城處在內陸,公主也未必知道颱風是什麼樣子的。” BJlP的dSEN_k,SXnMe
  公主為清風倒了一杯酒,清風品了一口,甜滋滋的很好喝,有些果酒的味道,清風說道:“這首曲子還未有名呢!不如公主給起一個吧!” iGELpWb4aEGafkA3
  公主略一沉思,說道:“我看不如暫時就叫‘乘風破浪’,聽著這曲子隱隱的有殺伐之氣,父皇一定喜歡,到時候再讓父皇敕名,你看可好?” 6iXlhA3Oe3579ZGXe
  “好,這個主意好。”清風心想,明達還真的是一個知音呢,乘風破浪,這個名字倒也貼切。 l6X^mHrI6lkERDA0i
  “既然你也同意,吃過了飯,先把曲譜寫下來給我吧,我閒時也練練,清風最好也多練幾次,今日彈奏的有幾處也不太熟的樣子,想來清風曲子還沒有想好,需早日把曲譜定下來方好。到時候,萬壽節上就看清風的了。” 72pemPRUdF`1RKN1。
  清風連忙點頭,心想,公主的耳朵好厲害啊,我這不是天天彈鋼琴,對古箏有些手生了嗎!哎,不對,讓我寫出曲譜,我哪會寫古代的曲譜啊,啊,聽她最後一句話的意思是萬壽節上想讓我親自!清風當時就傻了,這主意不好,很不好。 B5PSYWa6E42koGYho
  如果清風現在是身份只是一個靠文藝吃飯的人,這主意當然不錯,是個揚名立萬的好時機,只不過這一跟著皇家扯上關係,這可大大的不妙啊! `V,NFOOAh8Zp,RL_C
  就像你在單位上班,忽然有一天你成了領導面前的紅人,你自然而然的就會成為眾矢之的,那些平時和你要好的,難免會心裡不平衡,肩膀和你一般齊的,看見你比他們高出一頭來,難免心裡不是滋味,那些你的對頭,更會把你當成眼中釘,肉中刺…… aXqI]U_。B46q。7tof
  別看清風不是文人,骨子裡卻帶著一種文人的清高,對高官厚祿向來沒有什麼太大的慾望,他一向的原則是:錢不用多,購花就行,權不用大,沒人欺負就行,朋友不用多,二三人即可。 a3p。Dp,j1o3RYgPK,
  公主看見清風愣神,忙問道:“清風,怎麼了?” Xghi2h\EU3B9XWMnl
  清風想把這個皮球踢給公主,忙說道:“沒怎麼,依我看,不如你這幾天把曲子好好練練,你父皇聽見你的演奏,肯定會更高興。” p3mpddohI6PirCqNi
  公主抿嘴一笑,“清風還真的替我著想,不過,只剩下三四天的時間,我又眼高手低,不成的,還是麻煩清風吧!” NoRiFW的hk8kt3^Ml
  清風無語,一頓飯吃的食不甘味,飯後小憩了一下,便在公主的央求下開始彈箏,清風撫箏,公主錄譜,彈了幾遍,清風忽然說道:“你父皇過壽,彈這樣的一首曲子可不太應景,咱們還是換一首別的吧?” BGWhNrNi^epbLPR3
  “別的?一時間哪裡去找別的?”公主不以為然的說道。 NjdTbAq。b。MN0n4\的
  清風想起那首侗族舞曲,節奏明快,充滿了歡快的情緒,很適合喜慶的氣氛,而且頗有異域風情,清風閉上眼睛,仔細的回想那首曲子,然後輕輕地彈奏起來…… K,0BZROQdo[5LYemp
  一曲終了,清風看見公主的眼睛裡全是崇拜,“清風,這是你剛做的曲子?”清風心說,我就是天才,也不可能這麼一會兒功夫就做成一首曲子啊! L\qqsYY。L0adQ,QCE
  清風這幾天撒謊已經成了家常便飯,是啊,你說了一個謊言,那麼為了證明這個謊言,你就得說出更多的謊言,清風已經別無選擇了。清風緩緩地說道:“不知道為什麼,我的腦子裡好像原先就有這樣的曲子,或許是我以前在哪裡聽過?” dBCOrS6mnrlkEZg04
  “胡說,這樣好的曲子,你若是在哪裡聽過,一定風靡長安了,我怎麼會不知道?一定是你以前作的曲子,還沒有忘,這真是太好了,說不定,你以後還能想起別的往事來呢?” W`6NXQnrM。S6iCc
  清風定定的看著公主,白皙的膚色,因為興奮,兩腮騰起兩團紅暈,一雙黑葡萄般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的,小嘴脣不知道涂了什麼,油汪汪的,讓人忍不住想親上一口……清風趕緊壓下自己的倚念,輕聲問道:“你不怕我想起來那位單小姐?” [8NEH1Be3AG8poUC
  公主輕輕地拉過清風的手,悄聲說道:“怕,當然怕!不過……我搶了她的夫君,已經很對不起她了……” llbNANfD84,\j[VY
  清風的小腹竄出一股熱氣,下身那個醜物又昂揚起來,“反正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清風有些破罐子破摔的心態,“反正也控制不住這個身體的慾望,又何必強忍著。”清風一把扯過公主,朝她的小嘴吻去…… cm6CFgmKbT\`7gTX9
  “別……駙馬……現在……唔……不行……”清風想退下她的裡褲,卻被公主拽得緊緊的,清風啞著嗓子問道:“你不喜歡……” 3t_bhGr7WC6G]im[[
  “怎麼會不喜歡,是明達今天不方便……” EGDaYZ7KTjYHq`087
  清風的慾望迅速的消退下來,稍稍平定了一下喘息,趕緊替公主整理了一下衣服,也被清風弄亂了,“對不起。”兩人同時說道,說完,二人相對羞澀的笑了。 p。jr`i的DG30GJZgT5
  倆人整理出侗族舞曲的曲譜,暫名為歡樂舞曲,清風不敢確定現在的侗族叫什麼,也解釋不清從哪裡了解這個民族,只能這麼辦了。 6IV[。mBIQOD。CEABF
  一個下午的時間■然而過,吃過晚飯,天馬上就要黑了,清風想起讓煙兒辦的事,趕緊趕到書房去,書房裡,只有奴兒在侍候,看見清風來了,乖巧的行禮,清風問:“煙兒有沒有來過?” MlIJmHkhZ的7Tnpgj[
  “回爺得話,來過了,等了一個下午,讓人往內宅傳話給爺,都道爺和公主在一起,不敢打攪。”奴兒回答的滴水不漏,十來歲的,卻也難得。 pHGcT[HBA`mG,s\r
  “奴兒,你今年幾歲了?姓什麼?” rZQa`haeXnqhaQS_A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奴兒十歲了。是李家的家生僕,老爺敕姓李。” i3bsnS[_mLHRGns
  清風來了興趣,又問:“你的父母都是幹什麼的?” B。dCnmG1。d_8b10sN
  “奴婢的父親的國公府的總管,母親管些漿洗上的事。” 3`onc3_Um\0L1nUp
  “你父親既然是總管,家裡也不會差你一口吃的,何以讓你小小年紀就出來做事?” qYFDtD244nZie5MH
  “父親說,跟在爺身邊多讀些書,將來也好有些出息……” [oBg_g的FpCRZB8hN6
  清風看出這個李大總管很有眼光,這個小奴兒看樣子也是塊料,以後留心點,能栽培就栽培一下他吧。這種家生的僕人最是可靠,因為他的全家都在你的府裡做事,他不可能背叛你,尤其是自己,既然無心仕途,怎麼也得選個代言人,想到這兒,臉上露出笑容…… nbHigZd_a1tBL。LTi
  奴兒嚇得一哆嗦,心想,少爺的笑容怎麼跟老爺這麼象,爹爹就說過,老爺一開始算計人了,就是這個笑,少爺也要開始算計人了嗎? 的pQW^nl^O]2]2的],D
  清風問道:“你了解煙兒嗎?把他的情況說說!” \MCQH的Oiqqd`^,6c`
  “他和奴兒一樣,都是家生的,他的父母和一個兄弟都留在洛陽看房子,一個哥哥跟著大爺。”清風點了點頭,這樣好,給了他身份,也不怕他逃了去,清風沒發覺,他自己的心已經不知不覺被這個時代同化了。 B。cph`YSkEN5DQ5j4
  又寫了一會兒書稿,奴兒說道:“爺,已經二更天了,一會兒內宅該關門了,該歇了。”側耳一聽,隱約傳來梆子省。清風放下筆,伸了一個懶腰,奴兒裝作沒看見。 CJ_hbR`tece_aXi的
  出了書房,看見天上好大一輪月亮,幾個婆子迎上來,打著燈籠在前面引路,一路回到內宅,清風要了一個燈籠,把那些婆子打發走,推開臥室門,裡面靜悄悄的,清風看見床上躺著的人已經睡著的樣子,吹熄了燈,自己輕手輕腳的脫了衣裳,鑽進被子去了。 OBsqnVnRUir]n,Jp
  不一會兒,一隻小手鑽進他的被窩,清風笑道:“我還以為你睡著了。”就聽見一聲輕笑,那隻小手不老實,一下子抓住了清風跨間的東東,清風倒吸了一口氣,“明達,你不是不方便嗎?怎麼還來撩撥我?” 1DY[kk9Ug6G2`dg。
  “我可不是你的明達,你猜猜我是誰?”清風一聽,竟然是紅藕,“天哪,難道是我爬錯了床?” L,c^V_ddFXp66SdI
  紅藕的嘴緊貼著清風的耳朵,輕輕地說道:“公主身子不便,讓奴婢來侍候你……”她的氣息刺激著清風是神經,她的語調充滿了蠱惑,房間裡立刻彌漫著繚亂的氣息……她的手不停的撫摸著清風跨間的“把柄”,身子軟若無骨,水蛇似的盤上來,嘴裡呢喃著“爺,紅藕想你了,好想你……” `rn`Ii53E4^CG2W3s
  清風雖然看過三級片,哪親身經歷過這樣的陣勢?頓時都不知道自己是誰了,二人在床上大戰了一場,喘息未定,紅藕說道:“爺,你越來越棒了。” 的SkTJWlVZF9TmdGj`
  清風說道:“你真是個小妖精,白天可看不出來。” WYk]VaEntQfIsrsa2
  “那,爺喜不喜歡啊?”清風不喜歡,清風很懊惱,自己一個女,竟然被一個古董給上了,要上也得我上她才對…… O`3^DP53BIcqPetXK
  “爺,那功你還得接著練,這兩年你的身子越來越好了,多虧了孫道長給你的功訣,真得好好謝謝人家。” W2_0MShq22LcMcP15
  紅藕的身子又纏上來,只不過這次是攬著清風的腰,清風渾身一震“你說什麼?孫道長給我的功訣?那個孫道長?” MdUFDiqJhK34n\NYb
  “孫思邈孫道長啊,還有哪個?哦,對,爺忘記了,以前爺的身體很差,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三年前有一次你病的不行,差點沒了,老爺千山萬水請來孫道長,孫道長在咱國公府住了半年,不光治好了爺的病,還教給爺一套存神練氣功訣,從那以後,爺的身體一日好過一日……爺可得接著練啊!” X0SLMWOU^nRUW_cU_
  “可……我忘了。” 7]4nddmbN]km,XT
  “忘了也沒關係啊,那套功訣你就放在書房裡,再找出來學學就行了。”清風大喜,孫思邈留下的功訣啊,孫思邈什麼人!神仙般的人啊,據說活了一百四十多歲,“我要是也能活一百四十歲……”清風美滋滋的進入了夢鄉…… bMaOTa\ZDc3aMV0Fb
  早上爬起來,紅藕睡得正香,清風輕手輕腳的出了門,也顧不得鍛煉身體了,直奔書房,因為時間還早,小廝們還未來侍候,清風把書架上所有的書都看了一遍,就是沒有那本存神練氣功訣,直到要吃早飯了,小廝們來喊清風吃飯,就看見所有的書都放在了地上,這位爺坐在一堆書中間發呆,小廝們嚇了一跳,還以為這位得了精神病。 EJ5hrJC7j6rm的OJNn
  起點中文網 www.87book.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7DM9Sdd6]8Chn\b`C
第十章 晉王到訪
第十章 晉王到訪
  吃早飯時,見到了公主,清風很是不好意思,公主卻面色如常,清風無恥的想,這樣的事多發生幾次就好了,自己的臉皮還是不夠厚。 m_aV6sLIQl3VZGr
  紅藕就在一旁侍候著,滿面春色,想來昨晚很滿足,清風想問問紅藕知不知道那本功訣在哪兒,什麼模樣?看了看一旁的公主,也就沒張口。 。8。IX5WDiC5KBICV
  飯後,清風到書房繼續找,他想著自己藏東西時就喜歡藏在床下,可是這是書房,也沒有床啊,韋小寶喜歡把墻上的磚頭撬下來,把東西藏在裡面,可是四下看看,沒有鬆動的磚頭啊,書架上的書已經全都搬下來了,沒有,也沒發現有什麼機關暗門之類,清風有些泄氣,聽見敲門聲,清風沒好氣的問:“誰啊,我正忙呢!有事一會兒說!” neWjd62nGFKkc_UW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爺,是煙兒啊!” ASg6`_VS`r42B,obl
  清風趕緊打開門,煙兒一進屋,大吃一驚,“爺,這是怎麼了?失盜了嗎?” m6E^4rG4Z0J`R0dX
  清風揮了揮手,“沒事,爺找點東西。吩咐你辦的事辦得怎麼樣了?” ,BrS461p`UjqYTGs
  “已經辦妥了,爺,五十兩銀子,定的是今天辦轉讓的手續文書!” `KP57Z^tJd`CtsI^
  清風拿了兩張紙,遞給煙兒,“這是你的身份文契,從今以後,你就自由了,好好的替我打理印刷行。” Nj3[FXMZb\1V2JgZt
  煙兒一愣,顯然沒想到清風能給他身份文契,他的接過來,眼圈立刻紅了。要知道,像他這樣的家生兒,從生下的那天就註定的奴僕,除非主人格外施恩,才能獲得自由身,若是惹怒了主人,一頓亂棒打死也毫不稀奇。 的的Ag^E8YgJMAA8\MK
  煙兒“撲通”一聲跪下,眼淚直流,哽咽道:“爺,您放心,只要煙兒人在,一定把印刷行打理好,若是有半點差錯,您拿了煙兒的命去,煙兒也絕無怨言。” 6\WOS3eP7A[J3GP
  清風把他拉起來,笑道:“我要你的命做什麼?你好好的做就行了,做得好,日後保舉你做個官什麼的,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兒。” HoTlrTF。mbdn]r]Si
  煙兒感激涕零,“爺,今日的轉讓手續……” R6RIeH][f。085Da9
  “就寫你的名字吧!我就不去了,你經商沒有經驗,多問問鋪子裡的老人。” l8PXo,tKpj8XreQ\V
  “這個奴才曉得,奴才的舅舅就是那裡的管事,只問他就行。”清風又囑咐把工人全都留下,這才給了煙兒銀子,讓他走了。 Emm的Qtjg`ai`cWYR5
  清風又接著開始尋找,半天過去仍是毫無頭緒,正垂頭喪氣,猛一抬頭,看見小老虎正楞呵呵的看著他,清風笑道:“怎麼,不認識叔叔了!” UbK`iGRNPmi。2]qlG
  “叔叔,你在幹什麼?” Z。At4。MkH的2Y8htF
  清風看了看自己的“戰鬥成果”,滿屋子一片狼藉,也有些不好意思,大聲喊道:“來人啊。”李林和奴兒跑進來,清風說道:“你們倆趕緊把書房整理好,走吧,老虎,咱們到花園去。” ^VXtiYasn0]OT493`
  叔侄二人來到花園。幾個下人正在收拾花壇,看見小少爺和小小少爺來了,趕緊走開了,清風看見地上正爬著一條蚯蚓,忙用棍子挑起來,“老虎,這條蚯蚓正好給你喂蝌蚪。” s]V5lCLQ6Xp4_80K,
  “啊,蚯蚓這麼大,蝌蚪怎麼吃?” pG5VQ_9Tfkk`C的eKT
  “小傻瓜,當然是切碎了吃。” 5_8k5XJJq[PZTLhm7
  “那……池塘裡的蝌蚪都吃什麼?它總不會自己切蚯蚓吃吧?” 7]CAT^FKpLlMpMt3B
  “池塘裡的蝌蚪他們吃魚蟲,吃孑孓,水稚……” S9L4tpmtdBTbU^7`X
  “孑孓是什麼?水稚是什麼?”清風耐心的一一解釋,小老虎兩眼放光,“叔叔,你講的這些書裡都有嗎?” K8B4,3Wel6ZqA7n`
  “那當然,書裡的東西多著呢,你想知道什麼,書裡都有……”清風現在覺著自己就是一個教唆犯,只不過不是教人,而是把這個少年的興趣引誘到讀書上。 TYpX6F`0eEq\th7S
  叔侄二人懶散地坐在水榭邊的石凳上,渾身沐浴在金色的陽光裡,小老虎說道:“您快講,接著講……” 9。eWVnk2TRSKlPZYH
  “講什麼?” `Bt8T。LVkHfaGBtmK
  “隨便講什麼都行!” `iQVO67TAPnV6hm
  清風笑了“那麼我就給你講個小馬過河的故事吧!” M[3ZGSp4ChNCp,RgC
  故事講完了,小老虎意未尤盡,清風問道:“你說,為什麼小馬覺得河水既不是老牛說得那麼淺,也不是松鼠說得那麼深?” ij4的iB]81YF^]Dfo
  “是因為小馬它沒有老牛那麼,也不像小松鼠那麼矮小。” r1dDZ8i的0_o2,`Bgb
  “那麼你說說,這個故事講了一個什麼道理?” Pin,BFf37lsUTSCCd
  就聽見身後“咯咯咯”的一陣笑,清風回頭一看,是自己的三妹妹,清風已經知道這位三妹妹是庶出,自己和哥哥還有二姐姐是嫡出,母親就是王夫人。大姐是秦姨娘所生,嫁給了魏國公房玄齡的大兒子,房遺直。二姐姐是親上做親,嫁給王夫人娘家的遠房侄子王永嚴,這位三妹妹的母親原來是王夫人的丫鬟,後來做了通房,生下三姑娘之後,才被抬舉做了小妾,叫李姨娘。 [o8ELC7s。Pn`Gd[q7
  三妹妹笑道:“六哥哥很會因材施教,老虎的夫子若是有你的一半耐心也就好了。老虎,你說,這個故事講了個什麼道理?” \h。。E1MhA668Lh8hF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老虎搖搖頭,“我不知道!” AV8QK的DRj的p1kcNoc
  “三姑姑替你說,這個故事是說一個人,不論做什麼事,不能光聽別人意見,要自己動腦思考,然後自己動手去做,親身去體會。不能光聽別人說。我說得對不對,三哥哥?” _M\SK7IW的ttgo]af1
  “對,對。”清風連連點頭。 E`,[3,gQTJj2o^Rlq
  “那你再講一個故事吧,我和老虎都愛聽。”小老虎在一旁象只溫順的貓,哪有一點張牙舞爪的樣子? 。Q^fDFRp8Q\Gdr。HK
  清風苦笑“三妹妹,你都多大了,還要聽故事。” 7RL0gtWZU6AQV\0R
  三妹妹嬌憨的說:“我才十三歲,我還小呢!” ml6scX4LOiTbmSnJ
  清風無法,又講了一個驢子馱鹽的故事,因為清風說不準大唐有沒有棉花,就把棉花換成了錦緞。 Xi5srP7jSCLbMZOP_
  小老虎有些不解,“為什麼錦緞浸了水,驢子會被淹死了?” qnWs5gKsqhcdMOGsi
  “這個我知道,錦緞浸了水,就會變得非常沉,驢子馱不動了,就被水淹死了。” ]IRoJ3FaaZ4T的YUM1
  “那為什麼鹽浸了水會變輕?” 7il8JdX7Gg的STNG6
  “因為鹽到了水裡會化掉。” ZAEO2]nW5AT3nKOm
  清風看著他們姑侄二人一問一答,感覺一種從未有過的溫馨涌上心頭,從小到大,從來沒有這種感覺,沒有感受過家庭的溫暖。小的時候看見別人都有父母,就自己沒有,曾經傷心的躲在被子裡哭…… k4lDHCL2CoUQ1MTh
  現在好了,自己有了一個富貴的家庭,一個粗豪的哥哥,一個活潑的妹妹,一個淘氣的侄子,當然如果自己是一個女人的話,那就更好了。 rkAqGShD71rt4B^8c
  遠遠的就看見碧痕東張西望的走過來,看見清風,喘息著邊行禮邊說道:“爺,快回去吧,晉王殿下來了,正在客廳等著見爺,公主命我們好幾個人來尋爺呢!” [ZRFY6rj\qEr。SoVK
  清風覺著晉王的名字很熟悉,會不會就是未來的高宗?於是問道:“晉王是公主的幾哥哥?”碧痕搖了搖頭,三妹妹笑道:“晉王也是皇后所出,是皇上的第九子,你是皇家的女婿,別的不知道也就罷了,連這個也不清楚,會被人笑話的!” nc38rN4KFm_8DRKUj
  被一個十多歲的小丫頭嘲笑,清風很是鬱悶,不過,的確是自己的疏忽,就是尋常人家,自己有幾個大舅哥,幾個小舅子,也都是應該知道的。這堂課還真的得讓公主給補補。 \WqrUa1apQDIrd]Ld
  確定了來者是未來的高宗皇上,清風匆匆忙忙的往客廳趕,心想,這個未來的大boss可得好好招待,雖然自己對“提乾”什麼的不感興趣,那也不能給“領導”留下不好的印象呀! Kli2lknFPO`Bo5RbF
  來到客廳,看見兄妹二人相談正歡,清風趕緊上前見禮,“臣李懷玉參見晉王殿下!” roMnbHXs1FXN77PFm
  晉王雙手相攙“都是一,清風何必如此客氣,倒顯得生分了。”清風心中腹誹,“誰跟你是一家人,跟你一家人死得可就快了。” 5XDUSU6r5BIInC,1R
  據清風所知,李世民共有十四個兒子,除了早夭的三個,還有晉王當上了皇帝外,好像只有一個活到老的,其餘的九個不是謀反,就是放蕩無形,都不得善終,這是李世民一生的又一大敗筆,當然,清風看得可不是正史,而是戲說,真實性有待考究。清風看到這段歷史時就有些不明白,一代明君,怎麼會不知道後人的重要性? ,c,iBkrrZniSn4Yjh
  清風邊腹誹,邊觀察眼前的這位晉王,十七八歲的年紀,面如冠玉,眉目之間和晉陽公主有些像,臉上帶著謙和的微笑,頭戴鵝黃軟裹■頭,身穿鵝黃長袍,儒雅中一種帶著尊貴,謙和中隱藏一絲威嚴。 tPgnaCi。nKbT7E
  主位已經被晉王占住,清風只得做了客位,心中難免有些不喜,這是對主人的不尊重,當然也是因為主人沒有客人的地位高,清風本來是分不出哪裡是主位,哪裡是客位的,也從來沒有在意過,現代人誰會在意這個?不過這幾天無意中知道了這些知識,現在身為主人卻只能坐客位,難免也不高興。晉王卻沒有絲毫自覺,仍然是謙和的笑“本王和晉陽從小一起長大,她現在大婚了,本王來看看她,她一向待人寬和,本王……我就怕她有什麼事,心裡難過,嘴上卻不肯說。” JlcH4_Vkmo_L8g]]X
  清風心想,誰能讓她難過?誰又敢讓她難過?感情晉王是來敲打我的,清風強笑道:“這個請晉王放心,她現在是我的妻子,誰想要欺負她,也得看我答不答應。” GlTBJ6B[_EQoUe。]8
  晉陽公主走到清風身邊,為清風添了茶,一雙眼睛看著清風,一臉歉意,清風拉過晉陽的手,晉陽有些不好意思,想把手縮回去,卻被清風緊緊地攥住了,晉陽無法,只得罷了,雙頰紅紅的站在清風的身邊,清風得意的笑著,心想“我就是要讓晉王好好看看,我們恩愛著呢,你少來管閒事。” qnW。6B3nchiV63ZHg
  又說了一些無聊的話,晉王看著他們夫妻拉在一起的手,還有晉陽嬌羞的模樣,雖然覺得有些不合禮儀,但是看來兩人相處還好,也就稍稍放了心。 J_,,]h8hgk5tjg1s
  其實晉王早就聽說清風是個書呆子,有些迂腐氣,據說和單雄信之女情投意合,當初皇上敕婚百般不願的,若不是他的父親李績壓著,只怕早就抗旨了,當初他也勸過晉陽,無奈晉陽吃了秤砣鐵了心的要嫁,況且皇上已經下了明旨的,他也無法。如今看來,傳言多有不實,這清風哪裡是個書呆子?分明是個風流種! c_BRhh,0OIrL4al
  晉王臨行留下了兩張請柬,請倆位明日到晉王府賞牡丹。清風拿了兩張請柬,有些不解,就這倆張請柬,值得晉王親自送來嗎? 。bFecOtteS0`Rs^IH
  起點中文網 www.87book.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l3X2kbD,7QIi1XglZ
第十一章 懷英挨打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第十一章 懷英挨打
  清風看著收拾好的書房,自我安慰道,這‘存神練氣功訣’找不找到都沒什麼關係,不過是錦上添花之物,我只要按照原計劃鍛煉身體,這身子骨一定會好起來的。 EVNrOJh\,CkQX,3`
  自我暗示了兩遍,沒有找到書的遺憾心情總算好些,清風便定下心神來寫書,書房裡很安靜,奴兒研著墨,因為清風上午沒寫什麼,累得冬雪沒事乾,就在書架前靜靜的看書,書房裡彌漫著墨香,清風終於寫完了一章了,不由長得出了口氣,感覺腰背酸痛,自己錘了兩下,冬雪趕緊上前替他推拿起來,清風眯著眼,感覺這富貴真是好,如今咱也是有錢人,有資格腐敗了…… R3OM1Cmb[XPPcVbS3
  煙兒在天黑之前回府來交差,清風第一件事就是先問他知不知道自己把‘存神練氣功訣’藏在哪了,結果煙兒也不知道。只是請清風明天到印刷行去看看,清風想起來自己明天應邀到晉王府去賞牡丹,大後天又是萬壽節,只能把時間安排到後天,而且也必須去看看,需要親自向工匠交待清楚,況且保密的事情也要安排好,這麼想著,清風有些嘆氣,這樣的皇室交際應酬恐怕是剛剛開始,也是清風最不耐煩的事了。 FA\JrL]nTnCU^lkLo
  駙馬府這邊清風嘆氣,國公府這邊李懷英的日子也不好過,因為李敬業養了好幾罐子的蝌蚪和毛毛蟲,蝌蚪也還罷了,那毛毛蟲李懷英的妻子程素素看見了就渾身癢癢,吩咐下人趕緊扔了,李敬業就大鬧起來了,偏偏程氏一直最嬌慣他,哄了幾次,老虎仍然堅持要養,程氏無法,只得一邊命下人去抓蟲,一邊對李懷英抱怨,不該讓小叔來教兒子。 UecBRjc`0aFq1Iii
  “看看,這才教了兩天,把孩子教成什麼樣了?偏偏說蝌蚪能變成青蛙,毛毛蟲能變成蝴蝶,哪有這麼糊弄孩子的,常此以往,還不把孩子給教壞了!還是趕緊給老虎找個夫子吧!” g`[AoGEAcO1UG^WD
  李懷英雖然對兄弟信任,也不太相信毛毛蟲能變成蝴蝶,不過聽了程素素的話,還是有些不高興,“我兄弟怎麼就能把孩子教壞了?能不能變蝴蝶,養養看不就知道了嗎!” s。2S5。的TaSMgW1km
  “你這當兄長的好,處處就知道維護兄弟,連世子的位子都要讓給兄弟,再也沒見過你這樣的男人,也不知道外面的人怎麼笑話你呢!”李懷英聽了氣悶,憤憤地離家而去。 Ue的VFT_a[E7P5VPNb
  出了國公府,李懷英只帶了兩個心腹,騎馬過了南大街,直奔朱雀大街而去。 ClahGI5]_eRC3MS的5
  朱雀大街東側的永安訪,一個平常的二進小院內,一個相貌姣好的女子正在嘆氣,“小紅,大爺他可好些天沒有來了……” WAMmb4JabAEsTmS7
  “小姐,你今天已經念叨好幾遍了,大爺他有家有業的,不過是閑了,跑到這兒來找找樂子,哪裡就把你放在心上了!要我看,小姐你還是收收你的心……”話音未落,門外傳來咚咚的敲門聲,小姐喜形於色,一邊催促“小紅,快開門,肯定是大爺來了。”一邊整理衣裳首飾,又往臉上撲了點粉,衝著銅鏡左右端詳,又拿起眉筆描了描眉。 dniXBeZj9。qqGPBCf
  小紅看了,嘆了口氣,來到院子,隔著門縫往外一看,門口站著一位英武的青年,正是李懷英。 91kMVKk82Y4Ad。p`[
  李懷英大踏步走到院中間,正好柳香凝扭著腰肢迎了出來“大爺,你還知道來,人家只當你這沒心肝的把人家都給忘了!” sboE7ZsspJdh]d_U7
  李懷英一把抱住她,“哪能呢!小心肝,大爺我不是來了嗎?”李懷英三步倆步把柳香凝抱進了屋,不一會兒,屋裡傳來“哼哼嘰嘰”的呻吟聲,丫鬟小紅聽得面紅心跳,那倆個跟著大爺來的下人交換著曖昧的眼神…… fr^fG2]4VGHtppJLN
  天水閣裡,李績對面站著一個黑衣人,這個黑衣人說道:“二少爺這幾天沒出門,每天都在寫一本書,叫《石頭記》,二少爺現在不喜歡撫琴了,轉而喜歡古箏,公主誇他的箏彈得好,他還買了一家印刷行,給了李煙的身份文書,讓李煙主理。另外二少爺今天接待了晉王殿下,答應去赴明天的牡丹會……” 。W5Eqh7ZS_TZe3Ka
  李績說道:“你也是看著懷玉長大的,你看他可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5\^IYdnM3935QtLMn
  “將軍,這個屬下還真的說不好,若說不是一個人,長得可是一模一樣,若說是一個人,種種行為方式和原先大不一樣了。屬下還真的不好說。哦,在今天早上,他把書房所有的書都翻了一遍,好像要找什麼東西,沒找到。”李績揮了揮手,“你下去吧,別忘了接著盯著他。” \bsM^ONfkE,I的]an
  戌時已過,李懷英才回到國公府,這時清風也在奴兒的催促下,停了筆,在回臥房的路上,清風想,今天不知道公主會安排誰給自己侍寢,今天一定要先看明白,再不能稀裡糊塗的往床上爬,這大唐的女子太彪悍,公主還好些,這紅藕簡直…… 9YbMnWcJdZEV1bks
  清風嘆氣,若是男子,一定會喜歡象紅藕那樣的,入得廳堂,下得廚房,上得了床,簡直就是極品,呆在清風身邊,那是暴殄天物,嚴重浪費資源不說,嚇得清風有了上床恐懼症。 6miiVhtV`e5的D84[
  回到自己住的小院,看見房裡還有燈光,清風放了心,進門一看,果然公主還沒睡,清風笑道:“這麼晚了,怎麼還不休息?” nVVVe05,qdsrio。rL
  “清風不也還沒休息嗎?明達正在等你,剛給你熬了一碗燕窩粥,你趁熱吃了吧!” 64_Lr的\QdlNd6,RB0
  清風心說,“乖乖,燕窩粥啊,我是窮人家的孩子,還沒吃過呢!” Bhks7IXfRa4。rN[Sr
  接過碗吃了倆口,味道也只是平常,看見公主正看著自己,清風笑道:“明達專門為我熬粥嗎?下次不用了,下人那麼多,讓他們做就好了。” O3^jg8]DDMPRiIUe
  明達調皮的問:“他們做,怎麼有我做得好吃?是不是?”清風心想,難得的是你的情意,他們做的味道肯定比你做得好吃,嘴上卻說道:“明達,你做得雖然好吃,但是不能總下廚,小心你的手指變粗變不好看了。” L[M1CZ4cH。7do的Dlb
  明達仔細的瞧了瞧自己的手,清風知道自己的話起了作用,接著說道:“‘壚邊人似月,皓腕凝霜雪。’這樣的美人做個一次半次的沒什麼,若是天天做,日日做,就不會皓腕凝霜雪了。” \Q3DKPZFb4[2^0K81
  “嗯,這兩句詩很不錯,是你新寫的?整首詩是什麼,讀來我聽聽。” FXIV8]Boo151TG]Mq
  清風想著古人怎麼對詩這麼敏感,好像有了詩就可以不吃飯似的。敷衍道:“哪裡有整首詩,我不過是想起你熬粥的樣子,一時想到的,夜已深了,咱們還是睡吧?” QHH5stl]rR,WjZ8bn
  倆人躺在床上,有一搭無一搭的說話,清風想起上午被三妹妹嘲笑的事,趕緊向公主問了她的兄妹的情況,這才知道原來他自己娶得晉陽公主是皇上的第十九女,自己有些瞠目結舌。好不容易公主睡了,清風卻睡不著,想著明天的牡丹會,不知道都能見著誰,據史書說李治沒有參加皇儲爭鬥,這才漁翁得利做了皇上,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牡丹會上,作詩恐怕是免不了,清風把所有的牡丹詩想一遍,二更天的梆子響了兩遍,才睡了。 [ZGgsmFf8jEoEtMto
  早上的花園靜悄悄,清風正蹲馬步,就聽見蹬蹬的腳步聲,老虎邊哭邊抹眼淚跑過來,清風一愣,“老虎,你這是怎麼了?” UTdX^NBbmfekp___
  老虎看見清風,哭聲更大了,哽咽了半天,才說道:“叔叔……快……快去,爺爺要打爹爹了,快去……我去找奶奶。”說完,又飛快的跑了。 p5\R3H`3的S,rQY[的5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清風滿頭霧水,這是怎麼說的?看樣子老虎不能在這事上撒謊,清風抬腳向國公府跑去,還沒跑到天水閣,就聽見劈劈啪啪的板子聲,清風嚇了一跳,“難道真的打上了?” SjS。S`^RIUtIAa8kF
  跑得再近一些,天水閣門前,果然見到七八個下人,圍在一個人的身邊,那人被按在一個長凳上,有按住手腳的,有拿板子行刑的,因為剛聽老虎說他爹爹要挨打,清風自然知道那是他大哥,幾次接觸,始終覺得這個大哥不錯,此時見大哥的屁股已經被打得開了花,見了血,李懷英倒是硬朗,居然一聲不吭…… 4qC7nmDE[laMWHgk
  清風隔得還遠就開始喊“住手,快……住手!”清風跑得上氣不接下氣,那幾個下人見二少爺來了,也就停了手,清風跑到近前,仍是不住的喘,“你……你們不要打……打了,我去見……見我爹爹……” OI。U4ZqE]A5J1E的D。
  清風一邊踏進書房,一邊心裡打鼓,這個老爹很強悍,由不得清風不害怕,書房裡一個襁褓裡的孩子正哇哇的哭,一個女人在旁邊抹眼淚,清風定睛一看,是他的嫂子程素素,他的老爹倒背雙手,在房裡踱步,清風一進屋,便被他老子瞪了一眼,清風嚇得一激靈,卻仍是硬著頭皮說道:“爹爹,不知道大哥犯了什麼錯?爹爹這樣責打他?” 8L4a281QKPAK\5YZV
  “你自己看!”清風接過老爺子甩過來的一團紙,從頭看到尾,清風說道:“爹爹有沒有問過大哥?” LTA6k2mfk的`g^Aj的O
  “怎麼會不問?這個東西死鴨子嘴硬,死活不承認!” ]bA7X0elbQ[q[`HC
  清風小心翼翼的說道:“爹爹,依兒子看,您是關心則亂。這封信裡說的根本就是假的。” 1HKIe2bhp0ttC]S
  李績不動聲色,“噢,你接著說。” 6o1kKYRomF的QIJ。2h
  清風說道:“還是先把這個小孩子安頓了吧,哭得實在鬧心。”程素素不情願的上前把孩子抱起來,孩子的哭聲漸漸地小了下去。 0T的h1GBc_H1AmW`gd
  清風分析道:“這封信是用女子的口吻寫的,可是這筆字一看就是男人的字,這是一,第二,女子都是母以子貴,若這個孩子真的是這個女子和大哥的孩子,她何以把孩子放在大門口,不親自抱著孩子上門?他應該知道,以父親的為人,看在孫子的面上,也一定會給他們母子一個身份,而如今,只有孩子沒有大人,這就是第二個破綻。第三,為了迎接後日的萬壽節,所以父親才臨時有了今天的休沐日,這件事兒子還是昨天聽晉王說的,而父親一在家,就有了這樣的事,這也太巧合了吧?” 6ZYU8XM3WVVCRTLCl
  清風見李績凝神細思,接著說道:“大哥為人粗豪,心地卻是好的,若真的有女子懷了他的骨肉,到了眼前這樣的地步,焉有不認之理?父親為人一向精細,可是關心則亂,痛打大哥一頓大概也是在那人的算計之中,只是不知道大哥得罪了什麼人?為何如此報復。” oX`T0_okJ^i4DRe1\
  “你去把那個混小子給我叫進來!”李績怒道。 h。Emr][pptK0fo[OF
  清風趕緊出去叫人,看見大哥還撅著屁股趴在長凳上,清風把他拉起來“大哥,你沒事吧?” Xs6ibN]TUMaIERiSB
  “沒事,大哥皮糙肉厚的,也不知道那個狗娘養的來陷害老子。”李懷英一邊罵罵咧咧,一邊提褲子。 i7,T`sAlmm`\3S2hL
  清風悄聲說道:“大哥,小聲些,爹爹讓你進去,大嫂還在裡面哪。”李懷英的臉色立刻變了,一瘸一拐的向書房走去。 的CO]Up4i_0OHOXSRh
  清風對著這幾個下人說道:“不準到外面胡說八道,我要是聽到了外面一點風聲,唯你們幾個試問。”清風感覺自己的眼睛帶著殺氣,挨著個兒的把這幾個下人打量了一遍,感覺好像是軍人,看樣子是父親的部下,心中寬懷了不少,怪不得連大少爺也敢打,看來李績一向軍令如山的。同時心中卻感覺大事不妙啊,連李績這樣的人物都敢算計,這個人的來頭定然不小,難道那幾個皇子的爭權鬥爭開始發動了? [Gg2nmqmCmJc4hSe\
  起點中文網www.87book.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kjbalaigtJ2Hm6jN
第十二章 父子情深
第十二章 父子情深
清風穩了穩心神,回到書房,李績正在審問李懷英,李懷英說道:“爹爹,兒子只是去過幾次妓院,別的真的沒有什麼的。” kOjPXMYdd的的Tm3YT   “只去過幾次妓院,那這個怎麼回事?你說清楚!”清風頭疼,怎麼現在還糾纏這個事? BhI`eZiM2CeECTTR
  門“砰”的一聲被推開,只見王夫人臉色蠟白的站在門口,看來是走得急了,胸口不停的起伏著,清風趕緊說道:“娘,大哥沒事,您和嫂子先到後院去吧!爹爹和我們兄弟商量點事。” tHm57V,8CLAo^。7[
  王夫人還待說話,李績怒道:“還不快走!”王夫人見丈夫怒了,兩個兒子又都好好的,趕緊扶著程素素走了,同時也抱走了那個小孩子。 Ej][]s的CKPbMKbe。L
  清風問道:“大哥,你最近可是得罪了什麼人嗎?” 。gUErg。b4的UHnSmlg
  李懷英想了想,說道:“我還真沒記著得罪誰啊!” Lg`A8Ggg^1R_b,2`8
  “大哥,你好好的,仔細地想一想,敢這麼對待我們老李家的人可不多。那些個皇子呢?也沒有得罪過?” 1NLRn5Kd5BnJShei
  李績的兩眼冒火,李懷英嚇得一哆嗦,趕緊說道:“要說得罪,那是兩個月前,我去澧州公幹,無意中救了魏王府的一個長史,回到京城,魏王為了感謝我,就把倚翠樓的名妓柳香凝贖出來,送給我,還附贈一個小宅子。誰知道當天晚上,就被那個回京賀萬壽節的蜀王給知道了,那個好色的……找上門來,說想要會會柳香凝,我一想柳香凝已經是我的人了,不肯答應,蜀王就威脅我說要讓我好看,這都過去一個月了,也沒有動靜……” QMGUAX7r6ZV1[eY
  “蠢材,蠢材!那個長史算個什麼東西,魏王值得為了他送你名妓?這分明是魏王早就安排好的圈套!先把那個女人送給你,再鼓動蜀王去看,就是想要借蜀王的手除去你,混蛋,這點事都看不清……”李績氣得頭上的青筋直冒。 Y^Qi[\46`7XWVdq。4
  清風縮了縮脖子,自己的這位大哥的確沒有政治敏感度,這要是當了世子……清風不敢往下想,看見李績就象一頭噴火的雄獅,怎麼看也不像《隋唐演義》中的神棍模樣。 `SIEg6JAO368G。Jas
  清風硬著頭皮說道:“爹爹,發火也於事無補,咱們還是想想辦法吧!如果兒子猜得不錯,魏王曾經拉攏過爹爹,被爹爹拒絕了,是吧?那麼他這次的動作算是警告,還是威脅……” 5gRoHr^so2BDS_bRA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李績臉色陰沉得恨不得擰出水來,咬牙切齒的說道“哼,膽敢威脅我……就是皇子又能耐我何?” hZbC4qShZ0de2MoJ1
  轉頭對李懷英說道:“你也老大不小了,身為長子,要時刻注意自己的言行,得做弟妹的表率,你看看今天這出……丟盡了國公府的臉!明天我就去給你告假,你給我老老實實的在家呆著,禁足半年……滾回你的屋去!” lsDp^hncsKQO]ptS0
  清風看著大哥的臉一會兒白,一會兒紅,面帶愧色,心想,那些皇子以有心算無心,就算沒有這檔子事,說不定還安排別的事呢,在家呆半年也好,只不過那個柳香凝…… sZUhA_QYd]R8s9
  清風趕緊說道:“爹爹,那個柳香凝……” ,_67^jM[VokqHL69j
  “那等煙花女子,能是什麼好人!我自會派人料理,不用你們操心!” 5ZqQO1rRVFAXE0jAf
  清風嚇了一跳,這是什麼意思?難道爹爹要殺人滅口?天哪,那可是一條人命啊!得趕緊阻止,“爹爹,現在咱們正是風口浪尖上,魏王一定盯著咱們……外一被他們抓住把柄就不好了,煙花女子也不見得就是壞人,她們墮入娼門也是不得已,這個柳香凝也不過的魏王的一枚棋子……依兒子看,不如把她接進來,派人好生看管,在咱們的眼皮底下,她也翻不出什麼浪花來……” GscmPYAL[h``aKJd
  半晌,李績點了點頭,“也好。”清風總算松了一口氣,這上過戰場的人就這麼不把人命當回事嗎?“爹爹,還有那個小孩子呢?” 7a_5^X2TnbYaainKM
  李績看了一眼清風“不如你替爹爹出個主意?”清風一哆嗦,這老爹的眼神太下人,嗯,這話是嫌我多嘴了?一想到外一爹爹再把這小孩也滅了口,還不跟碾死一隻螞蟻一樣……清風也顧不得害怕了,忙說道:“依兒子的主意,不如把孩子送給晉陽公主撫養,她心地善良,一定也是願意養的,魏王和蜀王若是還有什麼連環計,就讓他們對晉陽使去,他們可是一家人呢!” 03RhB。Qmbd,EpN_f
  李績哈哈大笑:“好,這個主意不錯!” HTB5nJnOjRjfnt]FO
  李績也正為這個孩子發愁,“這哪裡是個孩子,分明的一個燙手的山芋呀,殺了吧,心有不忍,況且魏王蜀王虎視眈眈,正等著抓自己把柄呢!不殺,難道當孫子養著?這豈不是坐實了李懷英始亂終棄的罪名?自己這教子不嚴的罪名再也跑不掉,御史台彈劾的奏章恐怕緊接著就要來了。把孩子給公主養著,看你們誰敢說什麼。這個主意我怎麼就沒想到呢?” _lBZWT16dp0HoF。l1
  李績看了一眼從小就體弱多病的兒子,本沒指望他能長大成人,沒想到有心栽花花不活,無心插柳柳成蔭。就這心機,比自己也毫不遜色。反觀自己的這個長子,空長了一身的腱子肉,頭腦空空,枉費自己栽培他花了這麼多年的心血,實在是讓自己失望透頂,想到這兒,李績喝道:“孽障,還不快滾,等板子嗎!” RoHB4MCU[BKrCF^Yc
  李懷英剛看著父親笑了,沒想到臉竟然變得這麼快,他哪能猜出他的父親這一霎那間腦子所想,愣了一下,才明白父親趕自己走呢,趕緊向門口竄去,李績又道:“站住!”李懷英狐疑的看著自己的爹爹,“難道就因為自己反映慢了,還要揍自己一頓?” c30E8Pm^[td6VT9c
  就見李績自己從書架上拿起一個木盒子,打開盒蓋,拿出一個小瓷瓶來,看了李懷英一眼“這是棒傷藥,早晚各上一次。”清風只覺著眼前一花,那瓶藥已經到了李懷英手裡,“天哪,這就是武功吧,這書房怎麼也有一百多平,這麼遠的距離,沒看見什麼動作,這藥瓶就飛過去了,這比傳球的難度可強多了……” H0NMTernQ5UoftIEo
  清風正兩眼冒星星做痴呆狀,李績一把把清風拉到跟前,就開始擼清風的袖子,清風嚇了一跳,“天哪,他要非禮我!”拼命的掙扎,無奈這身體素質太差,剛剛練了倆天,也沒有什麼成效,非但於事無補,手腕卻被抓得越發緊了,半點也掙扎不動,清風再看大哥,哪裡有他的影子,剛想要喊,就聽李績說道:“不錯,是我的兒子。” rtm_jZKa8lMZrPAH^
  清風定睛一看,李績正撫摸著自己胳膊肘處的一塊紅胎記,心裡算是一塊石頭落了地,“原來他是驗明正身,不是非禮我,嚇了人家一跳。是我今天的表現太突出了,引起了他的懷疑?”隨即一陣羞愧,他是自己這個身體的爹爹啊,怎麼會非禮自己呢?原來是自己還沒有把他當成自己的爹爹…… qVA3,^e\Bs_,Vj943
  李績拉上了清風的袖子,說道:“爹爹還以為你是個只會讀書的呆子,或者是那一跤把腦子摔開了竅?很好,慮事細緻周詳,不像你哥哥,著實讓人失望……” 2H\UL。mT1\4mtOf`
  李績滿目蕭索,半晌,方道:“皇上頭些天還問,欲立何人為世子,明天爹爹就上奏,立你為世子如何?” MtiN[FX\1O3VAMFj_
  “爹爹,孩兒對這個不感興趣。” j的q0koJfgROU7gAK
  “胡說,家族的興旺寄予一身,談何興趣!”清風嚇得一縮脖,李績見了,放緩了語氣,說道:“你哥哥謀略不足,武功還不錯,更加好在心地良善,我知道你們兄弟感情深厚,我也心懷寬慰,怎奈世子之位關係甚大,爹爹思慮再三,還是覺得你合適。” QAYKGeXJ5WNGqg4p8
  清風苦笑,和那些政治人物打交道,成天象戴著面具似的,也不知道對方的笑容是真是假,話裡有多少水分,對方的話自己得分析著聽,自己的話得斟酌著說,的累不累啊,有什麼意思?榮華富貴自己現在又不少…… f1pBp。JG的lpkkA]
  清風眼珠一轉,小心翼翼的說道:“爹爹,立長立賢,古有遺訓,大哥並沒有大錯,廢長立幼難免引起別人的口舌,再說,哥哥的顏面何存?若是再有小人借機挑撥我們兄弟之間的關係,後果也是堪憂……” DNHmq^GE^tct的QEC
  清風偷看著李績的眼色,李績怒道:“看什麼,有了主意就接著說!” _4Xc`SBkFCcFK8Y
  清風心虛的笑了笑:“爹爹正值春秋鼎盛,何必立那麼早世子,不如等到……” A。q^Tkd[iMR`nMC。B
  李績一瞪眼“等到我兩腿一蹬,看著你們雞飛狗跳!” \a\bWNqsmGhO23qI7
  清風趕緊擺手“不是,不是,是兒子看著老虎聰明伶俐,又是長房長孫,或許是個可造之才,現在加以培養,過個十來年,就能看出是不是個材料,若是實在不行,兒子就勉為其難,做了這個世子,如何?” aRJ[dp][jBVRLpDK8
  李績“哈哈哈”的一陣笑,笑得鬍子亂顫,眼淚都流下來了,清風心裡發慌,“老爺子這是怎麼了,不會是得了失心瘋吧?”正待要跑,就聽見李績說道:“看看別人家,為個位子鬧得兄弟成仇,各個烏眼雞似的,恨不能你吃了我,我吃了你,再看看我的兒子,老天待我李績不薄啊!哈哈哈!” 6RtZgB1r,2WUEoVQZ
  清風是個文學青年,本就敏感多情,倒也能體會李績此刻的心情,跟著傻笑了兩聲,心說,我可沒有你想的那麼孝順,我不過是個自私自利的人罷了! 9DsRmWns0dBi2\3Co
  李績溫言說道:“站了一早上了,身子也乏了吧?回去歇一會兒,不是還要去晉王府賞牡丹嗎?走吧,走吧!” `qD0的HD]的MrY\]fm
  這前後的態度大變,清風一時間有些不適應,懵懵懂懂的出了書房,才緩過勁來,不由得嘿嘿的偷笑起來。哈哈,搞定。 ,s2Oa的`k]WaR03_iS
  美滋滋的回到駙馬府,公主正等著清風吃早飯呢,半碗飯下肚,清風笑眯眯的說道:“明達,你知道嗎?今兒早上,不知道哪個狠心的爹娘把一個小孩扔在國公府的門口,那小孩長得肥白可愛,肉呼呼的,真討人喜歡,我本想著要來給你養著,爹爹不許,說你以公主之尊,哪能隨便收養孩子。我本來想養著解解悶也是好的,哪有想那麼多……” 8nm7h。i98,0g\]SWs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真的,那小孩現在在哪兒?” g9X4P。P。QmVenl0nE
  “讓我娘抱去了。嗨,我娘年紀也大了,我這做兒子的還真怕她的身體受不了,嫂子要管家,又有倆個孩子,那個小老虎,一個就抵上別人家幾個那麼淘氣……” AJ_OA,JmkT^3Z2qa
  公主說道:“我這就去把孩子抱來,四個媽媽們閒著也是閒著,還有竹濤,綠荷,傲菊,雪梅,成天的淘氣,就讓她們幫著我帶孩子……”說著,飯也顧不得吃了,徑直去了國公府。 BiR]BM`[R78nNJZgk
  清風愣了半天神,鄙視了自己一下,也只是一下而已,又呼呼的吃了兩碗飯,飯後就靠在紫檀木的躺椅上,閉著眼睛,也不知道想寫什麼? XKXBm3。S6]XsB1Jo
  起點中文網 www.87book.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fhXBRJ0FI3erHNaf。
第十三章 牡丹花會
第十三章 牡丹花會
公主果然把抱回來了,清風不由得有些心虛。 DE76\1OZrkKhEM53   剛才在書房他根本就沒有看到孩子什麼樣子,孩子到底可不可愛,他哪裡知道?為了忽悠公主,清風把那個孩子誇得象朵花似的,現在一想,外一孩子長得醜了吧唧的,自己可怎麼圓謊? ,Zm8。eA6F[8ttV`
  偷偷的瞄一眼那孩子,白皙的臉蛋還真長有愛人肉,一雙大眼睛滴溜溜四處看,四五個月大的樣子,也不知道認生,看見了清風,“咯咯咯”的笑。 Qh0W9fNeGNoeQoD[^
  清風心想,同病相憐啊小傢伙,咱倆一樣,都是沒人要的孩子。也不知道你的父母是什麼人,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剛剛在鬼門關逛了一圈又回來了,以後可得好好謝謝我。 gWJMhFmjpZhRs6WfT
  清風很有孩子緣,從小沒少幫著孤兒院的阿姨看小孩,此刻看見孩子笑了,心情大好,也想要抱抱,紅藕說道:“爺,男人哪能抱孩子,會讓人笑話的。爺還是趕緊換衣裳吧,今天不是要和公主出門嗎?” LD85dOs2的6B\KIsei
  清風應了,來尋公主,看見公主找出一堆衣服,正在挨著件的試穿,一會兒問道:“清風,你看這件如何?”隔一會兒又問:“清風,這件好不好看?”清風覺得公主簡直和紫雨有得一拼。 Biielt8V的[V[,。p8f
  清風自己挑了一件錦緞的白色儒衫,在碧痕的幫助下換上,儒衫的腰帶和下擺繡著白色的牡丹,清風第一眼就看中了這件衣服,自己照了照鏡子,很好看。 sPtDQfs7`SO4。DM7o
  清風中等偏高的,身體有些消瘦,這件衣裳換上,更顯得消瘦了。遠看倒像是一個弱不禁風的女子,不過清風很喜歡。有一句話說是“要想俏,一身孝。”清風感覺自己現在就很俏,可惜是個俏小夥。 Uc[k]C[PM_fZ3MeBj
  公主見清風穿了白色很好看,自己也挑了一件白色的換上,好不容易換好衣服,公主問道:“清風,咱們的騎馬還是坐車?”清風心想,我哪會騎馬啊,弄不好讓馬把我騎了! C17jbHsE7fNQ5I6cU
  兩人坐到車裡,公主一臉得意的說道:“今天參加牡丹會的人一定很多,咱們穿得一樣,你說叫情侶裝,我猜牡丹會一過,所有的夫妻都得穿情侶裝,你信不信?”清風笑著點頭,史上說李世民的妻子溫良賢德,通過幾件事來看,明達顯然頗有母風,清風暗自慶幸。現在自己最大的不幸就是這一身男人的皮囊了。 [mXiX`TIMdGIHr6W
  明達又說道:“穿這套衣服,的確還是坐車好,這長裙,騎馬的確不便,還是駙馬想得周到。下次,我倆每人做一套白色的胡服,留著騎馬時穿,我以前做了好幾套胡服呢,一直想騎馬穿來著,可惜父皇都不準我出宮……現在好了,清風,有空咱們去射獵,好不好?” ,Ps8rYstd0CG[tRG
  清風勉強笑道:“想要射獵,怎麼也得秋天吧?春天可不是射獵的好時候。” ,Q[0MH7Ae1,Qcd的`7
  “這麼一說我還真的想起來了,每年的初冬,父皇都要去涉獵,射獵還要分什麼時候嗎?想去就去唄!”公主眨著眼睛,一臉好奇。 1UIgkrkt`EPmD8iGO
  “春天是萬物復甦的季節,植物生根發芽,動物繁衍生息,你這個時候去打獵,比方說你打死一隻母野豬,它的十幾個崽子可能就餓死了,如果人人都這樣做,那麼幾百年之後,這個世界上可能就只剩下人了。所有,也得讓動物們休養生息。再說,打獵的另一個目的也是為了得到獵物的皮毛,春天動物們都開始退毛了,只有到了初冬,動物才能長出新毛來,毛皮的毛色才好。” EqltLE1ZtCIoDnWl3
  “好吧,清風,今年初冬父皇射獵的時候,咱們也一起去,我想得一隻白狐,用它的皮毛做一個圍領,白圍領很好看的。”清風想說,那你可別指望我。最終卻是隻張了張嘴,什麼也沒說出口,心中暗暗的下決心,一定要練好騎馬,怎麼也不能輸給一個古代的女子! `WKoVoNXjNYWXnRrF
  到了晉王府,府門外已經停了好多馬車,清風下了車,又把公主扶下來,這才注意到一個一個二十七八的男子笑吟吟的看著他們,清風一愣神,這個男人怎麼這麼……清風有些說不好,他的五官長得很像李世民,英俊的臉龐,的麥色肌膚,他的臉上帶著笑,這笑卻未達眼底,他的目光深邃,憂鬱,像一灣深潭,一眼看不見底……清風的心一顫,天哪,這個人怎麼好像在哪兒見過? g[Zt\e[BGg],3LD41
  自從來到大唐,清風見到的外人很少,當然肯定不包括這人,清風有些疑惑了,公主見了那人說道:“三哥哥,你怎麼也才到?我還以為我和清風是最後到的呢!”清風一聽,隨即明白了,這位就是李世民的第三子,吳王李恪。昨晚的功課果然沒有白做。 的KGfJ5I0O8H8GPaK,
  清風趕緊上前施禮,吳王說道:“罷了,清風,咱們之間還用這麼客氣嗎?” rsa[9t2YZlta。pnq
  清風不解,難道我們很熟?一定是這樣的,要不然為什麼我會有似曾相識之感,就好像賈寶玉第一次見到林黛玉,他說,‘這個妹妹我認識的。’現在清風也想說,‘這個帥哥我認識。’可惜沒有這樣的機會讓他說,晉王已經迎了出來,“三哥,清風,明達,沒想到你們一起來了,我正想著你們也該到了,就出來迎一迎,還真的給我迎到了。” tDCserC。hNYhL`UK
  公主笑道:“九哥,哪有你這樣的主人,把家裡的客人扔下不管,卻出來迎接別人的!”晉王也笑:“那也得怨明達,誰讓她這麼可愛,他的九哥哥喜歡她呢?” S3k_WDpeekDZ的G`d
  “哼,九哥哥的嘴象抹了蜜似的,讓父皇聽了,準說你油嘴滑舌。”大家都笑,清風瞄著吳王,如沐春風般的笑容裡,眼睛卻是清明的。 [0di^,TB55sskKio
  一行人進了晉王府,說說笑笑間,穿過亭台樓榭,假山梅林,就聽見遠處笑語盈盈,絲竹之聲不時入耳,走過鋪滿石子的,兩座假山之間的羊腸小路,眼前豁然開朗,一大片盛開的牡丹展現在眼前,隨之而來的是撲鼻的馥郁芬芳,一簇簇牡丹,紅的似火,黃的似金,白的勝雪……花叢中穿梭著各色身著彩衣的人們,人花爭艷……一時間,清風恍惚覺得進入了人間仙境…… t9YHGYL2^JXPJ4XXQ
  晉王笑道:“清風,怎麼,看傻了?” `V77JHo21Ntk,EWXS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清風回過神來,笑道:“是啊,春來誰作韶華主,總領群芳是牡丹。一點也不假。” 1Md[bC1p]dlhAB6q
  晉王道:“不愧是昔年探花,出口成章。”清風一愣,這才知道自己無意中又剽竊了一把。晉王接著說道:“一會兒免不了還得作詩,不如清風把這一首做完,一會兒就免了,如何?”清風心想,我才不上當呢,一會兒大家一起哄,讓我再作一首,我不是還得作一首?資源有限,得合理利用,一下子批發出去了,我以後還怎麼混?清風說道:“佳詩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哪裡是說有就有的?” ScDLot_G8j9OesrUn
  一旁的吳王也笑了“還說沒有,這不是又有了兩句好詩?”清風一時間只有尷尬的笑,是啊,無意間嘴裡又溜達出兩句來。公主在一旁卻是笑得很開心,花枝亂顫。 Uc]LU75的XBfMOtO0
  “什麼事妹妹這麼高興?”一個魅力四射的紅衣女子笑盈盈的款款走來,她體態豐腴,身材高挑,凹凸有致,眉目間帶著幾分慵懶,一個眼神,一個動作無不風情萬種,清風暗自稱奇,這個女子簡直就是萬人迷嘛,對男人的殺傷力絕對百分之百,儘管清風不是真正的男人,也不由得多看了兩眼。 RNhaQqnmrM4的hB]^L
  明達笑著說道:“十七姐,你早來了?”清風腦袋“轟”的一聲,天哪,大名鼎鼎的高陽公主啊,彪悍的,丟盡了皇家臉面的大唐公主啊! pntJsgFqCkiYf2的Q[
  清風忍不住又看了兩眼,卻引來了高陽公主的注意,高陽公主笑道:“李駙馬也來了。”清風不語,默默地施禮,心想,真真是個尤物啊。 dEfrdQ2`h57FI_FDn
  晉王說道:“清風,你第一次來牡丹會,可能有些不習慣,到我的牡丹會不拘什麼身份地位,一切隨意,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清風想,這樣最好,正受不了你們那麼多禮節。 GZp20P^k6P9paote7
  晉王指著一株紅牡丹說道:“你看,這株叫火煉金丹,那株淡紫色叫首案紅,黃色的叫貴婦人,我今年還得了兩株珍貴的異種,你快過來看。”說著,拉了清風就走,清風看出這位晉王是真的愛牡丹,笑著隨他去了。 WCO8g8ol^h8VYa4Y
  “你看這株黑牡丹,我給它取名叫黑玉,還有旁邊這株,粉中帶著絲絲紅痕,你沒見過吧?”清風心想,我怎麼沒見過?這黑牡丹其實是深紫色,後世還培育出綠牡丹了呢,粉中帶有紅痕,說明粉色和紅色有些竄種了,你還拿它當寶貝似的,嘴上也不說破,問道:“這株粉中帶紅的,你取了叫什麼名字?” W9的E0hgs_g的的SG^Ot
  晉王說道:“這株牡丹花名字倒是取了不少,總覺得不合意,不如清風給起一個?”清風笑道:“我看,不如叫抓破美人臉,如何?就像兩個美人吵架,吵著吵著就抓到一起去了,你抓破了我的臉,我抓破了你的臉,於是就成了這株牡丹花的模樣!” dtkO]cQJUPZZV,TH
  晉王哈哈大笑,清風身後也傳來嗤嗤的笑聲,清風回頭一看,晉陽公主和高陽公主就站在他的身後,還有一位身著紫衫的女子,三人笑得正歡。 AdjCViKKlk6sY6AiR
  晉陽公主忍住了笑,說道:“不知道駙馬何時看見美人打架來著?”清風心想,我這不是看金大大的小說看來的嗎?看見清風不好意思,晉陽公主指著紫衫女子介紹道:“這位是我的十六姐,城陽公主。”清風又上前施見。清風記得昨晚明達說過,城陽公主是她的一母同胞,嫁給了杜如晦之子杜荷。果然這位城陽公主和明達有些相像。 gCs0Ob。S1Upt0\nNg
  晉陽公主問道:“你見過了九哥哥的各色牡丹,喜歡哪種顏色的?” NYm7MiF6W]6EULVP
  清風說道:“百無一是。” WHWck[SHNp^1`KXQ
  眾人面面相覷,不明白是什麼意思,過了一會兒,晉王笑道:“自去一是。”二人相視大笑,明達也笑了,“原來你喜歡白色啊,你自己衣服也喜歡穿白色,還誘惑人家也穿成白色。既然這樣,我就吩咐下去,明年在我們的園子裡全都種上白牡丹,如何?” 6bP`4D_dMSjA[3re^
  清風笑著應了,晉王說道:“賞完了牡丹,也該作詩了,走吧,咱們到亭子裡去,那裡筆墨紙硯都齊全。”清風看見不遠處的吳王正向他望過來,心念一動,悄悄地對明達說道:“我去如廁,等一會兒過去。” \[9`^的PJ的m4Gs4[Q4
  見明達他們走遠了,清風緩緩的向吳王走去…… Xs_Ocgrqa4],6WCI
  沁人心脾的花香,嬌艷欲滴的牡丹花海,清風恍惚記得這樣的場景,一個目光深邃的男子正在向自己招手,而自己卻永遠看不清他的相貌,只記得他的眼睛,象深藍的湖水一樣看不見底…… t,XlY[jhDZ0ld8PF]
  “你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嗎?” i8SBGPRLNhgomrG3j
  “是,我不記得了。” QCl2k,dc6jmR2rC0
  “連我……也不記得了?”李恪低沉的男中音帶著磁性,他笑著拂去清風肩頭的頭髮,清風看著他的笑容,他的那張稜角分明的臉,笑起來很好看,讓清風忍不住沉醉,清風的心跳不由自主的,感覺自己的臉也慢慢的紅了。 aO7Wdg3A8r5aMNMBe
  “天哪,他就是自己無數次夢想當中要嫁的男人嗎?夢中曾無數次的與他相見,和他繾綣纏綿,我是女人的時候為什麼沒有遇見他,我願意把我的一切都獻給他,現在我這個樣子,遇見他又有什麼用?” Zg1Na[qWcFbCXs_o的
  清風的淚水不由自主的順著臉頰流下來,緊接著一個溫暖的懷抱擁住了他,一個狂暴的吻奪取了他的脣,清風的大腦一片空白,只覺得心臟就要跳出胸膛…… 2XND^CfinW2Qt,Z8
  良久,清風的大腦終於清醒過來,“不,不能這樣,這樣是不對的。”清風猛地推開李恪,慌慌張張的走了。 B75lXeXJb的FmJS_Q
  起點中文網 www.87book.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Wl\2D`Wn5Mq3EBaM
第十四章 片刻迷失
第十四章 片刻迷失
第14章片刻迷失 H6^j56KCf的`m_Ih4i   清風的心慌亂的很,他的心裡年齡已經二十六歲了,已經不是熱血少年了,十八九歲那樣衝動的,熱情的,永遠充滿朝氣的日子早已經離他遠去,他以為自己就像一個好學生,跳了一級,不用經歷那怦然心動的感覺,那熱血沸騰的考驗,一切就自然而然的過去了。 gkl3[5\cQCJ2,l6tk
  清風曾經笑看他的朋友們愛呀愁啊在愛的漩渦裡死去活來,他以為自己永遠也不會有那樣可笑的舉動,然而今天,他知道自己錯了,那是因為他從來沒有遇見令他心動的人,今天他見到那個人了,心開始為他躁動了,卻發現自己已經變身為一個男人,永遠不可能與他愛的人結為連理,更不能為他生兒育女,一生就這樣註定要與他擦肩而過…… ]RBlHpf98Tm0NR627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清風的淚水在眼眶打轉,他仰望天空,努力不讓眼淚落下來,他的心在呼喊“你這個賊老天,為什麼要如此折磨我,要麼讓我永遠不要遇到他,要麼讓我變回女人!” YjohFteA68o。QC],
  天空中一群北飛的大雁,一會兒排成“人”字,一會兒排成“一”字…… iI[`2l^iXdfmFBBT
  望著這群大雁,清風的腦海想的是滿目蕭索的秋景,“碧雲天,黃花地,西風緊,北雁南飛,曉來誰染霜林醉,總是離人淚……”清風不由自主的脫口而出,他的語音未落,就聽見“啪啪”的掌聲,清風一驚,回頭看見高陽公主滿面含笑,“李駙馬果然文采不凡,只不過不應景,想來李駙馬的心情不好,可是為什麼你又拒絕了我三哥哥呢?” 。`RH4KEE]Q]S4bZn
  清風的心“突”的一跳,難道剛才她看見了?她想要幹什麼?要挾此威脅我?清風冷冷的說道:“我不明白你說的是什麼意思。” P9L_J]0t]ZRLgfh
  高陽公主笑道:“你知道嗎?我一看見晉陽高興我就不高興,非常不高興。你說,我哪裡不如她?從小她想要什麼,就能得到什麼,而我呢,沒有人喜歡我……她是皇后生的,她喜歡你,就可以嫁給你,我呢,我不想嫁給他,卻被逼著嫁了……你說,我要是告訴了晉陽……你在我三哥哥的懷裡,很享受的樣子啊,你說她會怎麼樣呢?”她的臉上帶著笑,目光卻冰冷。 sBF,UKFObQ8`WRP7G
  清風的心一顫,淡淡的說道:“你請便,我從來不在乎別人的威脅。”高陽嫵媚的一笑“看不出來,你還是個真男人。聽說你把往事都忘了,你還記得稱心嗎?” b0F2DnU38`N5tlbHO
  “我不記得。” JGaifOLonlC6SiQGo
  “稱心是太子的同性戀人,你知道他是怎麼死的嗎?他被父皇判了腰斬。不過你放心,你是晉陽的駙馬,英國公的兒子,就算父皇知道了點什麼,也不會把你如何的!” [o21ff4r的t7ebbDnT
  清風看著眼前的這個女人,感覺她就像一條美女蛇,渾身上下透著邪魅…… fQ0]TUpsjk_6gmXT
  高陽公主的笑越來越冷酷“你知道我的母親是誰嗎?我的母親是李建成的妃子,他把李建成殺了,搶了她的老婆,生下了我……哈哈哈” l0UIsjDrP]ME_pBGb
  清風只覺得後背颼颼的冒涼風,這個女人是個不折不扣瘋子啊。“你害怕了,是嗎?你放心,我雖然不喜歡晉陽,不過我喜歡你呀,你知道嗎?他不想看見我,看見我他就會想起他死去的兄長,胞弟,我是他的恥辱……他會遷怒於我……你說奇怪不奇怪呢?他做了錯事,卻讓我來承擔後果!” p87lCHJKGQ1]的nHh
  可恨之人亦有可憐之處。清風聽出高陽說的他,就是她自己的父皇李世民,清風啞然說道:“你恨他,就給他時間,十年二十年,或許用不了那麼久,時間就會把他變成一堆白骨……他的是非功過,也自有後人評說。一個人若想得到別人的愛,首先要能自愛,而後,人才能愛之。” NjMMoiiaFT3`5。4Gg
  “你說我不自愛嗎?哈哈,你看見那個人了嗎?”高陽公主一努嘴,清風看見遠處一個高大的男人正在徘徊,清風心想“難道他是房遺愛?” DTf_dGJBb]0LL2DZ
  “我若是和你上床,他就會在門外守著,替我把風,你說,他自不自愛呢?”高陽公主笑吟吟的問。 \E]dobj0knehoo`_1
  一對莫名其妙的夫妻,清風冷冷的一笑“有你這樣的妻子,成就他那樣的丈夫,有他那樣的丈夫,才有你這樣的妻子。” lq4\XTGgDMnYnNeDe
  清風轉身就走,他只想離這條美女蛇遠一點,再遠一點…… I4d^`a4d`QWI[34
  直到見不到高陽公主的身影了,清風才站在一株牡丹前發呆,他的腦海里盤旋著李恪的影子,“吳王,難道他和我的前身早就有一腿?他們是單戀?還是雙戀?我怎麼也是個現代女性,這麼輕易的就被他蠱惑了?居然被他吻得神魂顛倒,像個十八九的小女生,幼稚可笑。” 3Kki,UQ\lTCOEB8]U
  一想到這兒,清風不覺有些噁心,兩個大男人擁吻實在超過了清風的心理承受能力,清風現在終於不再自怨自艾,想起自己已經變成男人了。 JC。TYU4JprgtC9P^e
  清風狠狠地擦了擦嘴,又吐了兩口唾沫,心想,一時的失迷不算什麼,以後再也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猛然間想起,高陽公主不是和晉陽公主一起走了嗎?她怎麼又回來了?難道是吳王和高陽公主聯合下的圈套,讓自己鑽?想到此,清風忽然全身發冷。 ,Ir1L4`g1,2。ShDpD
  清風茫然四顧,看見晉陽公主正遠遠地看著自己,心裡一驚,“糟了,她看見了,她全看見了。”清風的心一痛,趕緊向晉陽公主跑去…… XObeqdUI7ktGotNS6
  晉陽公主雙眼含淚,“清風,對不起。” FA8QG4Q4PCadA。Ap
  “沒有,沒有,是我對不起你!”看見晉陽傷心的樣子,清風脫口而出。晉陽公主含淚笑道:“是十七姐調戲你,你有什麼對不起我的?我是代她向你道歉。” nBrSCPbnZpalbjY7
  清風的心一寬,也笑道:“胡說,我是男人,只能我調戲她,她對我,那叫勾引。” CJdF6MdBPALOcQ的1G
  “你不生氣?” 2HO7ZANhBGJMOJcGI
  “我很生氣,不過又不是對你生氣,你擔心什麼?她是她,你是你。”晉陽公主終於開心的笑了,清風也長出了一口氣,面對這樣單純的女孩,清風常常有一種負罪感。 f,nE8Nda4QjT。Ltm
  二人回到牡丹亭,晉王喊道:“清風,你跑到哪裡去了,大家的牡丹詩都作完了,就差你一個,快點。”清風笑道:“我作不作的,又有什麼關係?” AcqKtN2lj6M,hbi2R
  “那不行,就算我說行,大家也不會同意的,是不是?”大家都轟然說“是!”清風看著眼前的紙筆,心想,我的那兩筆字寫出來,還不得被眾人笑死,眼睛四處搜尋晉陽公主,希望她能來救駕,卻遠遠地看見晉陽和一群女子相談正歡,清風看著晉王,說道:“作詩沒問題,不過,就請晉王執筆,如何?” tmTDo2Ya]]M\OWqRL
  晉王欣然應允,清風裝模作樣的踱了兩步,方念道: eOqgd的DR2nsrGK\O2
  “庭前芍藥妖無格, NADMoULkcpOF0E41j
  池上芙蓉靜少情。 ZdA41nAaPXmtNN。E。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唯有牡丹真國色, O]LkOQRl_j03\ZYZB
  花開時節動京城。” 的`,Fj的F1。]LWhOrM1
  晉王李治筆走龍蛇,一揮而就,品味良久,方說道:“清風,你的詩已經爐火純青,若是參加明年的大比,狀元非你莫屬。可惜你永遠只能是個探花郎了!”清風心想,什麼狀元探花,憑真實本事,恐怕我一個也考不上吧。 XL0ih,WES的^cXNX7
  旁邊的一位也說道:“頭兩天的那首洞房詩也不錯。”清風一愣,眾人都笑了,晉王說道:“這位是城陽公主的駙馬杜荷,字潤之。”清風想,原來他就是杜如晦的兒子啊,忙拱手施禮。晉王又把亭子裡的幾個人介紹給清風,自然又是好一番客套,晉王原意是想把清風引進這個圈子,哪成想清風有些厭煩了,遠遠的又看見吳王正往這裡來,清風一陣惡寒,臉更是有些蒼白了。 4`JiM[NW4jZad。Ai
  晉王見了清風的異狀,忙問怎麼了,清風推說身體不舒服,趕緊告辭。想來清風是個有名的病秧子,眾人也都信了。晉陽聽說了,有些慌張。 LQXXNdHBZBsgSfts
  出了晉王府,坐上了馬車,晉陽公主還是小心翼翼的扶著清風,清風有些不過意,拉過她的手來吻了吻,晉陽公主的臉“唰”的紅了,“都病了,還不老實。”清風說道:“只要和你在一起,什麼病也都好了!” nVFL00NC99rZ6mir0
  晉陽公主紅了臉,看了清風一眼,“清風,你說,我十七姐漂亮嗎?” 的fdO__CTk9kKkIDpS
  清風揉搓著晉陽的小手,柔聲說道:“明達,你十七姐雖然漂亮,但是我不喜歡。你也一定要注意,她就是一條美女蛇,你要離她遠一點,一不小心她就會咬你一口。” eYsOJRk的8`Qb0TWhL
  晉陽公主笑道:“美女蛇?你可真會形容,她若是知道你這麼叫她,說不定還會很高興呢,她這人,誰也摸不透她的心思。你真的好些了?” aV4的t9ao``7b44OKH
  清風有些愧疚,連忙說道:“我其實沒什麼,就是人太多了,我覺得有些鬧得慌。”晉陽公主聽了,總算心安了。 kH8MTCQb7WamfR^g
  清風聽著“■■”的馬蹄聲,握著晉陽的手,靠著車壁假寐,不由得又想起吳王的那個吻,自己為什麼會心神俱醉?這個吻與和晉陽相吻好像很不同啊?是的,他有些粗魯,有些狂暴,而我只是被動的接受,都說女人都稍稍有些受虐傾向……不,不對,我現在是男人,我是男人。 qp46Vg。,]XGGM_00T
  清風不停的對自己做著心理暗示,可惜現在沒有心理醫生,否則清風一定去看一看,做了二十六年的女人,一朝變成男人,若是一般人不得心理疾病才怪,也就是清風的神經夠強韌,也是因為清風讀過不少心理學方面的書,對這個領域稍有涉獵,他知道,只有不停的對自己做心理暗示,才能度過眼前的難關,他可不想將來的史書上記載著自己是個噁心的雙性戀。更不想現在被人在背後指指點點。 r[JTn1HA1Q3WWA的nO
  “剛剛想到哪兒,噢,對了,想到女人都稍稍有些受虐傾向……”清風睜開眼睛,看見晉陽正含情脈脈的看著他,清風的心念一動,他猛地按住晉陽,瘋狂的向她的脣上吻去,一隻手攬住晉陽的腰,另一隻手順著領口伸進晉陽的衣裳裡,撫摸著晉陽的雙乳,揉搓個不停,弄得晉陽嬌喘連連,兩人在車廂裡滾來滾去,好不容易晉陽掙脫開來,喘息著說道:“清風,這是……車廂,不行的。” KSaYONS_3ENl3m6t
  “你……方便了嗎?” JH,Wr4N[I1eP1s_lI
  晉陽羞得不敢睜眼睛,“不……還不行,晚上讓紅藕陪你。”清風一想起紅藕的火辣大膽,想來是和以前的清風沒少做愛,雖然也是現在自己的身子,卻仍然覺得那不是自己,心裡就有些不自在,連忙說道:“那還是算了,我等你兩天。” 4QIBndF1JI53j6Wi
  晉陽公主的臉更紅了,一頭扎進清風的懷裡,再也不肯抬頭,一直到馬車停了,車夫喊道:“公主,駙馬,到家了。”晉陽才抬起頭,嗔怪道:“你看看你弄得人家……”清風壞笑著幫著晉陽抿了抿,整了整衣裳,無奈兩人的衣裳全都布滿了褶子,任誰都能看出幾分曖昧來,好在清風那曾片刻迷失的心,此刻已經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R\M1R6dW9k\o5kX6
  起點中文網 www.87book.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VnH1nPZSWcCO1h\7b
第十五章 新手上路
第十五章 新手上路
清風停下毛筆,揉著有些發酸的手腕,冬雪問道:“駙馬,這章可是寫完了?”見清風點頭,冬雪忙把清風剛寫完的稿子拿來看,看了一會兒,紅著臉道:“駙馬,這樣寫不好吧?”清風一愣,“怎麼了?” Cp2D16deD_1`HLIN   冬雪忸怩了半天,說道:“什麼賈寶玉初試……雲雨情。這種事……怎……怎麼能寫出來。”冬雪的臉紅得像火,清風強忍著笑意,心想,這個算什麼,臉就紅成了這樣,你要是看見了後世的三級片,還不得羞死了。 cr4TRmI[的kGW`HRRe
  清風說道:“這個沒有什麼的,文學嘛,就是取材於生活,又高於生活的,你難道把主人公描寫成不識人間煙火的聖人嗎?那就顯得不真實了。” gQcQE9K的TKTs5D]nL
  冬雪念叨著“源於生活,又高於生活。哦,我知道了!”冬雪興奮的問道:“駙馬,這本書您寫的就是您自己的生活,是不是?那襲人就是紅藕了,對不對?啊,早怎麼就沒想到呢?您的名字裡正好也有一個玉字!” U3^TUXe]VMUT^ZfD
  清風無語,這都什麼跟什麼嘛,我怎麼就成了賈寶玉了?那個女裡女氣的賈寶玉,一點陽剛之氣都沒有,我才不喜歡他呢!驀然想到,我現在說話行事,在別人的眼裡,是不是也和賈寶玉差不多?清風自省了半天,覺得自己還是和他大不同,這才放下心來,想著換換腦子,對,現在就去學騎馬去! n]q8UKcF[AQbod。\q
  帶著李林和奴兒,直奔馬廄,馬廄外面就是跑馬場,就看見李敬業騎在一匹小馬上,正撒著歡的跑呢!看見清風來了,李敬業在馬上喊:“叔叔!”騎馬來在清風面前停下來,“叔叔,你回來了,牡丹會好玩嗎?” rLP3d]的Zon4,s8sE^
  “不好玩,不如家裡好!我給你留的功課都做完了?” \s4U的WCggkFsPLkqd
  “放心吧,我都作完了。叔叔,你要騎馬嗎?” lr_ibNm\6sr6RIXo
  “是啊,你教叔叔騎馬,怎麼樣?” EO]TlWYGil^3QsW的,
  “好啊,好啊,我教你,咱們這就挑馬去!” jA4JB82E1L5dTs[KV
  馬廄裡收拾的乾乾淨淨,打眼一看,馬匹足有三四十匹,小老虎站在馬廄門口喊道:“劉爺爺,你在哪兒?” f^B,Pcsh。Y]t]QIBR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哦,這兒呢!”一個一瘸一拐的老漢從馬廄旁的小屋裡出來,看見了清風,一愣神,馬上欣喜的說道:“二少爺,你怎麼來了?不會是想要學騎馬吧?” c5[`XUR3htTaGnNc_
  小老虎說道:“叔叔就是來學騎馬的,還讓我教他呢!劉爺爺,你趕緊給叔叔選一匹馬,要溫順點的。” 82eRHDX0^6。la]b
  清風的臉一紅,自己還不如一個孩子,選馬還要溫順的。不過也知道小老虎說得對,還是選一匹溫順點的好,清風看著眼前的老漢,能得到老虎一聲尊稱劉爺爺,想來是一位父親身邊的將士,戰場上殘了,才留在馬廄裡養馬。清風紅著臉,喊了一聲“劉叔叔。”老漢笑著點了點頭,“就騎那匹玉花驄好了,那是一匹溫順的母馬。” sk_4rB\gmFXXWGa]7
  劉老漢親自牽來那匹玉花驄,原來是一匹通身雪白的白馬,個頭不是很高大,頸上的馬鬃長得老長,頗有一種瀟灑的味道,清風很喜歡,劉老漢遞過一把豆子,對清風說道:“二少爺,你把豆子喂給它吃。”清風捧著豆子喂馬,心裡害怕的要命,生怕這匹玉花驄把自己的手一起咬了,咬了可沒有地方扎疫苗去。又擔心被老虎和這位劉叔叔看出自己的膽怯,笑話了去,一顆心忐忑不安,終於玉花驄吃完了豆子,開始舔他的手,舔得清風癢癢的,清風笑起來“劉叔叔,它還沒吃飽吧?” SUOtGBn\4CqQAjG8T
  “不是的,二少爺,那是它喜歡你呢!你再替它刷刷毛,它會更喜歡的。”清風記起以前讀過一本小說《白馬》,描寫了抗日戰爭時期,八路軍騎兵團的一匹白馬,作者把全部的感情投入到那匹馬身上,那匹馬不僅有人的思想和性格,更有國格,被日本鬼子抓去後,死活不肯吃日本鬼子給它的食物,最後,在鬼子的豪華馬廄裡,活活的餓死了,讓那些日本人知道了,就連中國的一匹馬也不會被征服,更何況是這個民族,這個國家。 4sYHf0GH6]WVpmFFh
  這本小說曾深深的感動了清風,現在看著眼前這匹玉花驄,清風也喜歡起來,接過老劉頭遞過來的刷子,輕輕的替玉花驄刷起毛來,玉花驄歡喜的直甩尾巴。 的IT47Q`NgR^JnpZU
  老劉頭看著也有些詫異,這位二少爺是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書生,若是以往,聽見讓他給馬刷毛,說不定甩袖子就走了,今天竟然乾的似模似樣的,奇哉怪也!看起來是真心想學騎馬。 cJdUhgXNWL。fgVM1
  他哪裡知道清風已經不是原先的清風了。 aTVm。nf2tpZbgjZP5
  小老虎站在一旁,看清風笨手笨腳的給白馬刷毛,笑嘻嘻的說道:“叔叔,爺爺說了,馬就是咱們軍人的腿,一個不愛馬的人,就不是好軍人,你以後多給玉花驄刷刷毛,爺爺還說,最好能和你的坐騎交成朋友,在戰場上,說不定它還能救你的命呢!” 1h,^ijtflB055T5
  清風心想,果然是將門虎子,連小小的孩童都知道這個。不對啊,我現在也是將門虎子啊。清風的心裡居然生出一種豪氣來,我一定要把身體鍛煉好,國公府可不能因我辱沒了門楣。見小老虎無所事事的在一旁看熱鬧,清風邊刷馬邊說道:“老虎,叔叔給你講個故事吧。” \s2Hc,QJrXJtopoD[
  小老虎一個勁的點頭,小孩子都愛聽故事,小老虎也不例外。清風說道:“我給你講個‘老馬識途’的故事。” fWhriZoPjF`kqXS6L
  叔侄兩個人在這邊講故事,一旁的老劉頭竟然也聽得津津有味。故事講完了,清風又讀了後世根據這個典故作的詩: j]i的ePbJq6OLE52GX
  “蟻能知水馬知途,異類能將危困扶。 J的AN2A85。YdoLGPQF
  堪笑淺夫多自用,誰能捨己聽忠謨。” Q4AdFg^CC的CCXCM2
  清風笑著問:“聽了這個故事你想到了什麼,說對了,叔叔還給你講一個。” ]B。[5dM的Fk43d8B4d
  “這個故事是說,不管是人還是動物,都有可能有自己的長處和優點,要學會善加利用。”清風有些吃驚,這個小老虎,還真是不可貌相啊! 9DV]F6ZJYbVp_t8JV
  清風說道:“說得好,那叔叔就再給你講一個‘按圖索驥’的故事。 oEUXUDejge5\qk5j7
  “在春秋時候,秦國有個叫孫陽的人,擅長相馬,無論什麼樣的馬,他一眼就能分出優劣,人們都稱他為伯樂。有一次,孫陽路過一個地方,忽見一匹拖著鹽車的馬衝他叫個不停,走近一看,原來是匹千里馬,它拉著車艱難地走著,這匹馬本來是一匹寶馬良駒,可以馳騁沙場,建功立業,現在卻被迫默默無聞地拖著鹽車,也許還要耕田種地,慢慢地消耗著它的銳氣和體力,然後一點一點的變老……孫陽想到這裡,難過得落下淚來。” o,\r7fT4ffe_DKbk的
  “為了讓更多的人學會相馬,使千里馬不再被埋沒,也為了自己一身絕技不至於失傳,孫陽把自己多年積累的相馬經驗和知識寫成了一本書,配上各種馬的形態圖,這本書叫《相馬經》。孫陽有個兒子,看了父親寫的《相馬經》,覺得相馬很容易,就拿著這本書到處找好馬。他按照書上所繪的圖形去找,一無所獲。又按書中所寫的特徵去找,最後發現有一隻癩蛤蟆很像書中寫的千里馬的特徵,他高興地把癩蛤蟆帶回家,對父親說:‘爹爹,我找到一匹千里馬,只是蹄子稍差些。’他的父親一看,哭笑不得,沒想到兒子竟找來一隻癩蛤蟆,便嘆著氣說:‘可惜這馬太喜歡跳了,不能騎。’接著感嘆道:‘所謂按圖索驥也。’” `FT_pf1b的Yfs_A^H的
  小老虎聽得哈哈哈的笑,眨眨眼說道:“我知道,他那個兒子是個書呆子,只知道死讀書,也不知變通。叔叔,世上真有那麼傻的人嗎?” f[VHSgkgXPe`gSsdo
  清風說道:“這只是一個故事,通過這個故事來講一個道理,並不一定是真的。你讀書的時候也不能讀死書,要學會靈活運用。另外書上說的東西也不見得是全對的,要學會自己動腦思考。” 41[RmY5gO。cXCh`,f
  “我知道,這個夫子教過,‘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小老虎得意的說。清風誇了小老虎幾句,叔侄二人牽了玉花驄去遛馬,老劉頭不放心,也在後面跟著。 5bKMcrinrUIg8767
  老劉頭教了清風幾條騎馬的要領,清風戰戰兢兢爬上馬背,心想,剛練跆拳道的時候,還不是每天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今天豁出去了,大不了從馬上摔下來,只要不摔斷胳膊腿,就沒什麼大問題,好在玉花驄脾氣果然溫和,清風慢跑了兩圈,居然穩穩當當的,清風高興壞了,居然比第一次能把汽車開走時還要興奮。 DO`S26c3[i5j2Xk2`
  小老虎卻說道:“叔叔,你騎得太慢了,在路上,會擋了人家的道。”清風想起學開車的情形,笑著說道:“那沒關係,叔叔可以在馬屁股上寫兩行字,‘新手上路,敬請繞行。’怎麼樣?”小老虎聽了,樂得在小馬背上連翻了兩個跟頭,把清風嚇了一跳。等到夕陽西下了,清風覺得仍意味尤盡。 eTi\`\s。\2ISr6,d
  老劉頭說道:“二少爺,你的身子弱,還是歇歇吧,不要騎了,小心顛得渾身骨頭痛。”清風也沒在意,誰知道睡到半夜,居然痛醒了,果然是渾身的骨頭都痛,更兼鼻子通不過氣來,摸摸自己的頭,燙得很,清風迷迷糊糊的推醒身邊的晉陽公主,晉陽趕緊派人去宣太醫,太醫為清風做了針灸,又開了方子,等到熬好了藥,清風吃下去,天已經大亮了,清風看著晉陽的黑眼圈,心裡充滿歉意,柔聲說道:“明達,你也忙了半宿了,趕緊去歇歇吧?” f\]0`4bRmXb0L]R\d
  晉陽嗔道:“你還知道關心我,那你以後就注意點,明知道自己身體弱,還騎一個時辰的馬,以後,不準再騎馬了。”想了想,公主又說道:“對不起啊,都怪我,昨日說什麼騎馬啊,打獵什麼的,你是為了不掃我的興才學騎馬的,是不是?” 5Dckk05OcGI`__Pn5
  清風心想,我也是為了我自己啊!現在我是將門之後,不會騎馬,多沒面子,不過,只騎了一個時辰的馬,就累的病倒在床,好像更沒有面子,清風更堅定了鍛煉的決心。 s3de6YNU7b[^^7t[M
  清風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覺,感覺病好了不少,就聽見外間傳來晉王的聲音,“這是我派人去道觀請的符,明達你趕緊把它燒化了,衝些符水給他服下,不要憂心,服下了一準就能好。”清風聽得滿頭霧水。 GLlH14[\TntJp50Cs
  不一會兒,晉陽進來了,看見清風醒了,忙吩咐碧痕給清風備飯,清風見晉陽一臉倦色,心疼的說道:“我不是讓你歇著嗎?別等我的病好了,再把你熬壞了。” HII33SoFIL8mi0fq`
  晉陽笑道:“我沒有那麼嬌貴,本來想迷糊一會兒,誰知道九哥哥聽說你病了,說你一定是昨天在他的園子裡遇見了牡丹花神,衝撞著了,現去了道觀給你請了符送過來,說你喝了符水一準就好了。”清風聽了,哭笑不得。 5dRSYE8]Jpb。gOYYt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起點中文網www.87book.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1LD[Yl,Q_。JimBMQ。
第十六章 在水一方
第十六章 在水一方
  因為清風的病,被限制自由就成了理所當然的事,清風惦記著和煙兒去印刷行去看看,於是再三保證已經好了,公主仍是不信,清風拉著晉陽的手去摸自己的腦門“你看看,真的不燒了。”一旁站著的春陽和夏雨就笑,公主紅了臉,說道:“也沒見過你這麼賴皮的,就準你去園子裡逛逛,這回,可別再遇上什麼花神了,要不然,我還讓你喝符水。”清風當即變了色。 VHMFODtTIWgmKoUBN
  本來那碗符水清風是死活不肯喝的,一個現代人,誰會相信那些鬼啊,神啊的。誰知道公主竟然把符水混在藥裡給清風服下了,當清風服完了藥,公主才笑吟吟的告訴他,氣得清風當時就想發作,轉念一想,喝了也喝了,何必再找不痛快,反正也喝不死人。 X]hQ的QP04p7RAVmal
  清風鬱悶的來到書房,煙兒趕緊湊上來“爺,您的身體好些了?您放心,印刷行一切都好,您哪天去看都行的,也不差一天半天的。”清風看了煙兒一眼,把自己知道的活字印刷術跟煙兒說了,這小子顯然明白了這裡面潤含的巨大的商機,聽得兩眼放光。 2N7\6OWGcipcfb5[D
  這幾天,清風閒來沒少琢磨印刷術的事兒,想用鉛刻字,現在這個時代,那是不可能的,估計沒人能知道鉛是什麼,就只能選擇用膠泥刻字了,純淨細膩的膠泥,刻完一個個字後,放到窯裡烤,烤完的字又叫陶活字。清風只知道理論,要想實現,就得工匠們動手了。 83tEV7fR1hIlj1lN
  清風又制定了一個獎勵計劃,和保密制度。誰發明了新技術,獎勵多少,改良了技術,獎勵多少,都定了標準,充分發揮工人的積極性,另外,工人的工資都提高了,看得煙兒直咂舌,皺著眉毛說道:“爺,這得多少錢啊,您現在有嗎?這個技術還不知道多長時間才能研究出來,研究出來了也不知道行不行,能不能用,現在許了這麼高的工錢,到時後兌現不了怎麼辦?”煙兒的擔心,清風能理解,但是清風當然知道這事一準能行,揮了揮手,不準煙兒再囉嗦,又給了煙兒五十兩的經費,煙兒興高采烈的走了。 CRVRT。_Kjqs19ZjCK
  清風閒來無事,打開玳瑁筒裡那些字畫來看,竟然都是原版清風的原作,清風邊看邊驚嘆,原來我的本尊竟然是個全才呀,琴棋書畫,居然樣樣精通,因為清風親眼看見書房裡放著好幾副圍棋,有玉石的,瑪瑙的,還有紫檀做的,都造價不菲,估計都是別人送的。 JAK]T5H,]DgrW,o7
  清風邊看,邊不由得有些自慚形穢起來,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這話說得再也不錯,清風雖然為人謙和,但是心裡卻是驕傲的,因為他有驕傲的本錢啊。現在卻越看心裡越不是滋味,人家才是真正的才子,只不過,歷史上怎麼就沒有留下一點痕跡呢? 18GmldTG8TMVCOXP8
  玳瑁筒裡邊的畫作多數是畫的一個少女,有時花前,有時月下,有的撫琴,有的繡花,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每張畫都看出作者飽含熱情,畫上的少女栩栩如生,呼之欲出,清風心想,這位就是那位即將嫁給自己的單小姐吧,美則美矣,卻非我所想啊! HM]ZO1Bc`。\NeEFXr
  一想起這位單小姐,清風的心就有些亂,他自己實在是迷惘得很,隨意的又打開一張,卻是一張字畫,顯然不是原版清風的作品,寫著《詩經》裡的一首 _prBC2_O`O。C,S_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USrbpqhQIUjs8G^c7
  ??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 BRl5的^1,CXOImmRt,
  ??蒹葭凄凄,白露未?。所謂伊人,在水之湄。 W4h[WkeEg2UoE2P4H
  ??溯洄從之,道阻且躋。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坻。 Ri的C8Yc7CI]gE3YE6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謂伊人,在水之涘 XHAEN8cRL2。,nbKP
  ??溯洄從之,道阻且右。溯游從之,宛在水中沚。 5bCcOVLXTo5KsfBr
  看著字跡很像女子的手筆,清風心念一動,難道是那位單小姐?再看落款寫著,玉兒寫於貞觀十六年春,清風了然,原來這是在新婚前夕收到的。 。6KP`iaSjA的gltIWD
  清風猜想著,這位新郎在接到這幅字畫之後,一定心情不好,所以新婚之夜借酒澆愁,結果一命嗚呼了。 RKmOs3F7cin2Pjtje
  得不到的總是好的,得到了的總不知道珍惜,男人都是這樣。 L。E3rJKIP3ajQ^jD7
  柴米油鹽的妻子抱在懷中,終覺就是庸脂俗粉,而那一個“伊人”的夢,終生不能磨滅,溯洄從之,道阻且長,一生渴盼,其實追無可追,尋無可尋,每每感嘆這枕邊人不是魂裡知音,夢中佳人。 RC3U4q1moaVHs147f
  真理之美、生命之美、愛情之美是永遠存在於這追求美的過程中的,人生的全部希望、惆悵和遺憾也是體現在這個過程中 UZbEIA4fY_etiK^C]
  清風想了很遠,也很多,當他的視線慢慢地收回到墻上的一幅畫時,才驀然發現墻上的這幅畫也是單小姐所作,畫上畫得是清風的背影,手持酒樽,對月暢飲,頗有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之勢,畫工頗佳,想來二人惺惺相惜,情深愛重。 gVKVi`TpD^Lpbmi的S
  只不過那個吳王李恪又是怎麼回事?莫不是李恪見清風忘記了往事,借機想要占便宜?或許他單方面的對清風“一往情深”?清風頭痛,乾脆不想也罷。自己的本心是對李恪有些朦朧的好感,覺得他應該是個知音。可是一旦恢復理智,清風便斷然拒絕這種不可能有結果的感情。清風想,只要離他遠一點就好了,這些個皇子招惹不得。一想起昨日的情迷,清風就懊惱不已。 7hF586Aq0EiqO`4Q
  摘下墻上的那幅畫,清風驚訝的看見畫後面的墻上竟然有一個暗門,“天哪,”清風心中大喜,“會不會有什麼財寶之類的?”隨即又泄氣,這個書呆子根本不會理財,就是有了財寶也早就敗光了。 9^TEQMdBXrs1IJpN6
  打開暗門一看,居然是幾副字畫,不過既然被這個書呆子藏在這裡,一定很重要,清風把字畫拿出來,字畫的底下是一個冊子,清風拿起來一看,居然是清風找了好幾天的《存神練氣功決》,“哈哈,我終於找到你了!” qF^lkU,2A的R2iAiP4
  清風歡喜異常,另幾副字畫也顧不得看,趕緊又塞了回去。外面的這張自己的畫像也重新掛上,專心致志的對付這套功決。 C\q3IV4a\XL\`r__a
  清風按著書上所示,從頭至尾把功決練了一遍,也不知道是精神上的原因,還是這套功決真的有效,睜開雙眼,頓覺神清氣爽,病似乎都好了一半。清風心想,太好了,孫思邈活了一百四十歲,我不求多,能活七十歲就行了,要不然就這小身板,風吹一吹就歪了,還真的讓自己鬱悶。 JFf[LjP7i\3dS的kM3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清風這一高興,不免有些手舞足蹈,就聽見紅藕“嗤嗤”的笑聲,“爺這是怎麼了?這麼高興?” ER8的D]OpQ2KiL6nh
  “紅藕,你怎麼來了?” ot[m]H\_^s9Q的B6c
  “是公主娘娘不放心你,怕你又被什麼妖精給纏上了,命奴婢來看看。”說完又“嗤嗤”的笑。 ,EiU7mX的0BRScjP
  清風把臉一沉,“你現在找著大靠山了,不把爺放在眼裡了!” WoRA`2Yf的Mer_rJGM
  “爺,紅藕哪有啊!紅藕一心一意的替爺著想,那符水喝就喝了唄,即便病好不了,也不能壞了不是?若是讓晉王知道了他巴巴的給你送的符,你居然給扔了,晉王該不高興了。爺,你別生氣了,紅藕真的是替你想的啊?”紅藕一臉委屈的看著清風。 2co9SPXOi8Fr8qOP_
  清風仔細一想也是這麼回事,倒是自己思慮不周,只是晉王怎麼會信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也難怪他最後把大好的花花江山拱手送給了他老婆,只是他老婆武媚娘現在在哪兒呢?在掖庭宮?不對,李治現在已經十七八歲了,武則天現在應該二十多歲了,早就被太宗封為才人了,自己實在太粗心,這樣的事,早就應該問問明達。只是晉王這麼關心我又是為了什麼? EKQDdOQcmOMsX]73
  紅藕見清風眉頭緊鎖,怯怯的說道:“爺,以後紅藕都聽你的還不行嗎?” S]6TFTi的U\Ln4DeHH
  起點中文網 www.87book.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cB,DTaiMMRlHRf8P
第十七章 槐院相談
第十七章 槐院相談
紅藕見清風沒說什麼了這才放心,趕緊轉移話題,問道:“爺,您怎麼把玉兒小姐的畫像都翻出來了?是不是想起來了什麼?” Qc`1f,NYKb5[_T1OV   清風一愣,這才想起紅藕應該是認識單小姐的,於是問道:“你和單小姐很熟?” q_F1naQ3lKYp9,RrB
  “從小一起玩大的,怎麼會不熟呢?不過自從和爺訂了親,就不來了,好在爺總讓我給玉兒小姐送東西,還是常見的。” MZ63fBrWfBeq]YpX[
  “單小姐她為人如何?你和爺說說?” a8dWqlMMfp_Zkq9N]
  紅藕笑道:“爺,玉兒小姐為人如何,過些日子她過了門你不就知道了嗎?何必還用問我?”清風見紅藕不肯說,也只得罷了,他這幾日也看出來了,這個紅藕圓滑的很,是個很會來事的人,大小老婆之間她想著左右逢源,誰也不想得罪,以她現在的身份地位,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o[AF8PjEJ1kTe44
  紅藕催他回臥房歇著,清風心想,小小的傷風感冒罷了,以前得了病還不是照樣上台演出?現在的身子雖然嬌貴,也不至於成天的躺著,想著昨日哥哥挨了打,做兄弟的怎麼也得去瞧瞧,跟紅藕一說,紅藕也道是人之常情。 CaD8`的k5i8fR,Yfia
  出了書房,直奔國公府兄長住的槐院,小老虎正在院子裡玩耍,見到清風,高興的迎來,說道:“叔叔,侄兒正要去找你呢!聽說你病了,怎麼還到處走?” YDFl`oXXY1,YGfSQn
  “一點小病,沒什麼的,你找我做什麼?” 1X0O]hF1K0l00tnGE
  “叔叔,我養的那些小蝌蚪,有幾隻長出了後腿,它的尾巴也變小了,你快來看。”說著,拉了清風就走。 ^OSOPYK3T72的Kn9^G
  清風邊看邊笑道:“這回你相信小蝌蚪能變青蛙了吧?再過幾日,它就能長出前腿來,然後尾巴一點一點的就沒有了。” f7^nKtPr75,W11rHE
  “那毛毛蟲呢,它是怎麼變成蝴蝶的?” mJ`SCbtIor^1,[gsl
  “毛毛蟲要先結成蛹,到了初夏,天氣暖了,蛹才能變成蝴蝶,蝴蝶能活一個夏天,它要產卵,產完卵之後,它就要死了,它的卵要經過漫長的冬天,到了春暖花開的時節,就又變成了毛毛蟲。” [QKX。,BN的QWNh3X_p
  “啊,怎麼會這樣?侄兒還以為它直接就能夠變成蝴蝶呢!”小老虎嘟著嘴說道。 LjJXpCRKM[\。iN7N
  清風笑了,“毛毛蟲的一生很不容易呢,卵要經歷一個漫長的寒冷的冬天,大部分的卵會被凍死,只有小部分的才能變成毛毛蟲,它長得又是那麼醜陋,人人都討厭它,可是它還是得活著,只是為了能變成蝴蝶,那一刻,是它一生最燦爛最的時刻,可惜很短暫……”清風心想,那就是我一生的寫照。 5的,OO7k[RqScHkSje
  叔侄二人一時間誰也沒有說話,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叔叔,您來了,快請屋裡坐。”扭頭一看,是一個粉妝玉砌的小女娃,七八歲的樣子,清風猜想是小老虎的姐姐李敬雯,果然,她接著說道:“爹爹在屋裡聽著是叔叔的聲音,就是不見叔叔進來,一猜就知道是老虎在搗鬼。” ba2bEq[EbZ_p6p\n6
  小老虎衝姐姐做了個鬼臉,一溜煙兒的跑了,清風進了裡屋,見李懷英正百無聊賴的趴在床上,便呵呵的笑起來。 s的DmS1SSbSOVtBNr2
  李懷英說道:“沒良心的小子,看見哥哥這個樣子,也不說安慰安慰,還笑。”+ N4jd4IKts0Ud2OSO[
  清風笑道:“哥哥,你總這麼趴著,別的還好說,小心多出來的那圪塔得了褥瘡,嫂子該生氣了。” sEAc]]5d,8,U`tK的O
  李懷英一愣,隨即明白過來,笑罵道:“你這個混賬小子,今天居然打趣起你哥哥來了,你侄女還在一邊呢,你就滿嘴胡沁。” EjhrQA,j6RDpA_9G
  清風一看,可不是嗎,小侄女雯雯正一臉茫然的看著笑得開心的兄弟倆,心想,還是自己太冒失,好在小丫頭還小,聽不懂。 n6SYX2lrdXAsTatE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二人笑夠了,李懷英說道:“昨天多虧了兄弟,要不,哥哥還不知道被打成什麼樣呢!那些個……那些個人沒一個好東西,一轉眼就是一個壞主意,兄弟,別看你現在是駙馬,也得小心他們算計你,好在你比哥哥心眼多,倒也不怕。” 4的`]FlI5qKC8GrXWS
  清風問道:“那個柳香凝接進來了?” U2SPOTUVOjKSZ`E^f
  “這事兒還得謝謝你,要不然她的小命就……上午接來的。嗨!你嫂子從昨天起就沒給過我好臉。” rE[LU91o8rJ0o0gf
  清風心想,要是我也不會給你好臉。嘴上說道:“這個柳香凝你得好好問問她,她跟魏王到底熟不熟悉,別養了個魏王的細作你還不知道。府裡的事盡量不要讓她知道,更不能讓她參合,先仔細的觀察一段時間再說。” f`_iGSEPUKD[`3WY
  “嗨,這回你不說,哥哥也曉得,為了這個娘們弄成這樣,哥哥現在也後悔。” 4[^W6MZKjFLp_ka\A
  清風笑道:“怕什麼,沒有事時,咱們不惹事,有了事時,咱們也不能怕事,你說是不是哥哥?” SO_HahiRR0[ls`hcn
  李懷英也笑了,“那是,咱爹爹常說,兄弟同心,其利斷金。咱們怕他什麼,想來就儘管來,我們一定殺他個乾乾淨淨!” _^`r,[\RA8]k3i3Cm
  李懷英最後一句是唱出來的,想來是哪個戲曲的唱詞,頗有些京劇的味道,兄弟二人一起笑了。 nn_1,Br5Q\FZ6n15q
  清風回到駙馬府,天已經快黑了,公主嗔道:“都說了只許逛一小會兒,這一出去一個下午都不見人影。” CtB。LIEbpJ6WLIN
  清風說道:“這不是正好說明我的身體好了嘛!” N的Tf2_0qlAdTfZlHp
  公主說道:“明天就是父皇四十五歲的生日了,你這幾天也沒怎麼練琴,明天可別出醜才好。” N。`BmMWnMJUFc1。l^
  清風這才想起明天是老丈人的生日,趕緊問道:“生日禮物呢,備好了嗎?”公主笑道:“等你提醒,黃瓜菜都涼了,早幾天就送去了。”清風不管別的,趕緊拿出古箏練起來,俗話說,臨陣磨槍,不快也光,清風對自己的演奏還是很有信心的。 qeZ\1ad。6mD2cI98
  起點中文網 www.87book.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Qp8R655]N,VdhI5qH
第十八章 皇宮夜宴
第十八章 皇宮夜宴
麟德殿金碧輝煌,坐落於在太液池西側的高地上,是唐帝宴會,接見,和娛樂的場所。殿下有兩層台基,大殿本身由前中後三殿合成,公主稱這裡是三殿,三殿面闊九間,殿前和廊下靜候了二三千人,有各位皇子皇孫,皇室宗親,有各地前來賀壽的官員,還有等待百戲的藝人,雖然人很多,卻靜悄悄的。 。7Ypk[Kf2NIcN6rp   清風和晉陽公主用過了午飯就等候在這裡,現在已經足足有一個時辰了,據說皇上剛下朝。清風注意到吳王不時投過來的深邃目光,還有高陽公主略帶嘲諷的笑意。 WmC_aVCqcDPdV`rGk
  清風無奈的閉上眼,盡量什麼也不想,他把存神練氣功決又做了一遍,這個功決就是有這樣的好處,隨時隨地都可以練,不會有什麼危險。 0IWhVKaT3E34]8XS\
  清風睜眼看見晉陽在一旁衝他笑著,也回了一個笑臉,終於有太監來宣召皇室宗親覲見,清風心想,總算熬到時候了。 i]6E7rXlTcRt\Y2F
  皇子皇孫,皇室宗親,後面才排到外戚,看著眼前跪下的黑壓壓的一片,清風也無奈的跪下磕頭,清風心想,遠處高高在上的皇上也看不見我,我這個頭算是白磕了。 ,hJ的UMaOLC22LMhH
  然後是文武百官進來磕頭,禮畢,又有太監宣讀聖旨,之乎者也,清風半句也不懂,聽了半天,仿佛是聽天書一般,簡直就是一種煎熬,好不容易讀完了,重頭戲開演。 Y2X`\90[OlSadlHj
  首先是各位王公大臣進獻的歌舞,清風也終於振作起精神了。 3LDZmdI7ci的,Joa`
  大唐皇室據說有鮮卑血統,而且朝廷就在西域的康國設置康居都督府。晉陽公主也曾經說過,西域康國、史國、米國等,都曾向宮裡送過胡旋女。 _p5H6sJHMUBknORe
  因為皇家推崇胡旋舞,現在的長安城裡,正值舞胡旋成風,它逐漸成為最為流行、最為時髦的胡舞。這也是康國等地傳來的最富有民族特色的。不過清風還真沒有欣賞過,主要是李績生活儉樸,家裡舞姬,歌妓一概沒有。 OMiB8UhZo2。Ga7Nm9
  這些王公大臣都很趕時髦,進獻的大多是此舞。清風今天大開眼界,這些舞女上身穿著薄薄的紗衣,袖子上繡著花邊,下著綠褲,紅皮靴,披著紗巾,身上裝有佩帶,舞蹈的時候,紗巾和佩帶也都隨風飄揚起來。還戴著戒指、鐲子、耳環等許多亮晶晶的裝飾品。 _l5pKRnKtsbQ]\KVk
  所謂心隨舞動,舞隨曲動……胡旋舞的節奏鮮明,奔騰歡快,多旋轉蹬踏,伴奏音樂以打擊樂的手鼓為主,與舞步快速的節奏、剛勁的風格相適應的。 ES1^W2[Oc的SVE[gf
  清風看著覺得渾身的血也沸騰起來,他想起來白居易寫的長詩《胡旋舞》:胡旋女,胡旋女。心應弦,手應鼓。弦鼓—聲雙袖舉,回雪飄搖轉蓬舞。左旋右轉不知疲,千匝萬周無已時。人間物類無可比,奔車輪緩旋風遲。曲終再拜謝天子,天子為之微啟齒。胡旋女,出康居,徒勞東來萬里余。…… 4J0I0NLgCYSi^rf_
  清風也看過新疆維吾爾族、哈薩克族、烏茲別克族的民間舞蹈,和這胡旋舞頗有相似之處。 g,lU的`Bd5\DD7VO3
  現在的大唐正是史上空前開放的時代,它以海納百川的博大胸懷,迎接著多元文化的挑戰,並把這種挑戰變為,充分吸收其中的一切精華,創造了輝耀中天的大唐文化。就如這場空前的盛宴,有西涼樂,天竺樂,高麗樂,龜茲樂,看得清風目瞪口呆。 ]BA43XlIePtTpSCam
  深受太宗李世民寵信的樂師不僅有漢人呂才,還有曾任隋宮廷樂正的資深龜茲樂師白明達、太常樂工疏勒人裴神符,原籍安國的粟特舞蹈家安叱奴等人。 hUOjTY1MYTsZWAI6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晉陽公主介紹說,白明達在隋末入宮,入唐後歷仕高祖、太宗兩代,既是琵琶演奏家,又是度曲名家,他演奏了自度的琵琶曲《萬歲樂》和《藏鉤樂》,讓清風深為嘆服。 _CsEsEA的D,`IP_j
  清風正看得津津有味,卻有人拍他的肩膀,清風一看,居然是晉王,“清風,走,咱們外面坐坐去。”清風的興趣正濃,卻也不好駁了晉王的面子,只好戀戀不捨的隨他而去。 o79SinaLb7dH4G5Nf
  到了殿外才發現,天色已黃昏,晉王笑道:“這些歌舞尋常得很,平時也常見的,雖說稍稍精緻些,也不至於你這麼感興趣吧?”清風腹誹,你這是嘲笑我沒見過大世面?我是靠這行賺錢的,不感興趣那還怎麼混? SNN[BR8GZ5ofo27m
  清風笑了笑,晉王接著說道:“我給你求的符還好使吧?你看,昨天你還昏迷不醒,今天就好了。”清風嘴裡道謝,心裡卻說,我鄙視你,鄙視你!害得我喝紙灰,倒還在我面前賣好! P3kD`gDU4PWJmVL4C
  晉王又說道:“賞牡丹的那天,我就想和你好好聊聊,可惜你不舒服,先走了。我其實倒也沒有別的事,就是為了晉陽。你也知道太子,四哥,我,城陽,晉陽,和新城都是一母所生,太子和四哥都年長,和我們幾個不是那麼親,母后臨終之時,晉陽和新城她們都還小,當然我也不比她們大多少,母后還是把她們兩個託付給我,讓我好好的照顧她們,如今晉陽和你成了親,我看見她很開心,我也就放心了,以後晉陽就由你來照顧了。” VJ\8DhBdL49LWitiI
  清風很感動,不能不感動,自古無情最是帝王家,晉王能有這樣的心思,不管是真是假,做到這一步,都是值得褒獎。清風心裡暗暗道歉,剛才不應該鄙視人家,無論如何,人家也是一片好意。 L^OV^FAn1oU^_JFbL
  清風無比誠懇的說道:“晉王,這個你就放一百個心,晉陽這樣溫柔善良的性情,我很喜歡,我不管她是公主之尊也好,是個平民丫頭也罷,既然是我清風的妻子,我一定盡最大的努力,讓她一輩子都開開心心的。” 6,g,3p7sbbiE]s3j
  晉王拍了拍清風的肩膀,正要說話,就見遠處走來一群宮女,晉王的眼睛立刻直了,清風順著晉王的眼睛望去,這群宮女為首的一個麗人正衝著晉王和清風笑著,這笑容讓人如沐春風,清風心頭一震,莫非這位就是武媚娘? Xo1tSqV5[a1tTOYT4
  這位麗人走到近前,柔聲說道:“晉王殿下,這位就是晉陽公主的駙馬吧?”晉王笑道:“武才人好眼力,正是李駙馬。”清風趕緊見禮,心想,真的是武媚娘,只見她十七八歲的年紀,明眸皓齒,玉潤金輝,果然名不虛傳啊。 R6E\S9的0o的jac8VIr
  武媚娘一笑,清風頓覺光彩耀目,照映左右,不由得為之一呆,只聽她說道:“聽聞駙馬要為皇上獻藝,媚娘還等著觀看呢,晉王和駙馬卻如何在這裡?” rGi60LXoh9nWqRoiF
  晉王拍了一下腦袋,說道:“哎呦,是我糊塗,清風快走!”倆人匆忙向武媚娘告辭,趕回到麟德殿。 7[VVIojJ9lk28km2S
  因為馬上就該清風獻藝了,晉陽公主久候清風不歸,正要出來尋找,看見二人回來了,這才長出了一口氣。 T`1m40AXnNabhQ_rU
  清風定了定神,緩步走向為他準備好的那架古箏前,遙遙的向皇上行了個禮,因為清風有外戚的身份,故而沒有穿官服,穿的乃是公主特意為他趕制的一襲白衫,在穿紅著紫的一群人中,頗有鶴立雞群之感,格外顯眼,皇上早就看見他了,看著他從容不迫,淡漠自持的表情,還是暗暗納罕。 S_kQVDDnn_2Vj]fN3
  清風調了調氣息,彈奏起來,《侗族舞曲》共分四個小段,一開始的演奏的速度稍快,展現了侗家之歌,然後,則是粗獷而熱烈的蘆笙舞,一群侗家兒女圍著篝火,載歌載舞的歡樂場面仿佛就在眼前,接著速度緩慢下來,一對青年男女月下抒懷,深情款款,到了曲子的最後部分曲速又稍快,旋律中交替運用了升主音和降主音,表現了侗族音樂的一種特殊風格。 ^]7,BV]FmXASZmWi0
  清風對自己的演奏還是很滿意的,發揮了應有的水平,最後一個音符彈完,太宗贊道:“好,不錯,可與白明達一比也。”清風剛聽了白明達的演奏,白明達幾十年的功力,清風自問比人家還是有距離的,不過聽了還是很興奮,想自己一個不入流的酒巴表演者,只因為踩在前人的肩膀上,居然能得到李世民的褒獎,不由得心花怒放,好在他還能自持,沒有喜形於色,倒讓太宗皇上又高看了一眼。 lsWfXfNkqcfBKpB^
  皇上說道:“朕聞駙馬還譜得一曲,何不一同奏來?”清風允諾,又奏了一曲《戰颱風》,皇上聽完,半晌不語,而後嘆道:“急弦促柱,變調改曲,卑殺纖妙,微聲繁縛。散清商而流轉兮,若將絕而復續,紛曠落以繁奏,逸遺世而越俗……” jP4mi。E,0,RZVgAG0
  李世民吟的是一首後漢的《箏賦》,可惜清風這隻半道出家的菜鳥聽不懂,不過知道是誇自己呢,也就把心放回到了肚子裡了。 WGq的so`XDbg的GEjl
  皇上說道:“駙馬為朕奏得兩曲,甚得朕心,告訴朕,你想要些什麼?”清風淡淡一笑:“皇上,臣不缺什麼。” S[Z,[lq7eD3BOY`3
  皇上哈哈的笑了,解下腰間的玉佩,說道:“這樣吧,朕的這塊玉佩就賞給你,以後常來宮裡和朕談談詞曲。”一旁的太監雙手接過玉佩,小心翼翼的拿到清風的面前,清風隨手接了,心想,皇上還是那麼摳門,你賞我些金銀也好,錦緞也罷,這麼一個玉佩,即使值些銀子,我也不敢賣呀,還得小心的保管著,萬一摔碎了,我還有罪了。 f1HsObdO^c`tml_t
  清風一邊腹誹,一邊向皇上謝恩,看得那些文武百官,皇親國戚直咋舌,這可是御用之物啊,皇上都說了,可以常來宮裡談詞曲,那就是說憑它就可以在宮內隨意行走,可以隨時見到皇上,這可不是一般的殊榮啊!要知道,即使是皇子也不能隨便就能見皇上的,而這位李駙馬竟然把這塊玉佩隨隨便便的就收下了,竟然連一點欣喜的表情都沒有,再看這位李駙馬的父親李績,也是一副淡然的表情,眾人才知道,原來是家學淵源。 grOW7T的nnOPjef8`
  其實他們都高看了清風,因為清風只看到了玉佩的經濟價值,而忽視了它本身的意義是代表了皇上,即便是清風真的知道這塊玉佩的價值,估計也會當作是一塊燙手的山芋。 J2MjkLEXXc_]0qN`
  歌舞結束,晚宴緊接著開始了,晉陽公主跟其他公主王妃坐在了一起,清風則被安排跟其他的駙馬在一起,一會兒功夫,清風的肩膀被人拍了十多次,眾人都來同他搭話,廢話說了一火車,清風心中懊惱,臉上卻強裝笑意,心中又開始腹誹皇上,你說你也不知道,居然生了二十三個公主,怎麼沒累死你,連累得老子肩膀都被拍疼了。 M,,`B2k。MMVaRQdF
  皇上好像怕清風的腹誹似的,居然派了個小太監請清風到皇上身邊就坐,清風受寵若驚,同時也知道今晚這出頭鳥是做定了,卻也無法可想,只得謝了皇上的恩典,在皇上身邊坐定。 ,OYQmC10Xh_qZGDq1
  清風受了二十多年的人人平等,沒有什麼尊卑觀念,當然不像身邊的其他人那樣,誠惶誠恐地把皇上當作是自高無上的存在,既然皇上請吃飯,清風就甩開腮幫子吃,一個是因為的確是餓了,二來是因為公主一項喜歡清淡的食物,清風有一段時間沒吃到肉了,而今天的盛宴以肉類為主,合了清風的意,清風拿了雞腿,吃得嘴脣發光,太宗皇帝見了,心裡越發的喜歡清風來,看清風的眼神也越發的親切,皇上這麼一高興,也比平日多吃了不少,那些善於察言觀色的人終於看出清風是一個巨大的潛力股,已經暗暗的琢磨要怎麼了,可惜清風這個政治上的傻鳥還一無所知。 nMs7gUJGkZmBOPDN
  起點中文網 www.87book.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noL4mGEi\2JbL\c
第十九章 葡萄美酒
第十九章 葡萄美酒
清風的肚子吃了多半飽,這才注意到周圍有人時不時的打量他,當然大多數的人他都不認識,清風心中有些不喜,卻也毫無辦法。他認識的那幾個人正在拼酒,程咬金的聲音最高。 oRl2^i\ieI_mq4ork   清風因為和眾人不熟悉,也不和眾人敘話,他看見每個桌上都備有一壇酒,便自己倒上一杯,暗紅的葡萄酒呈粘稠狀,飲一口,香醇可口,比那法國的名酒甜葡萄酒、乾葡萄酒、白蘭地和香檳酒什麼的強一百倍,清風大喜,這才是真正的玉液瓊漿啊。 ntKoP[t`H7rP的S`,
  以前的清風比較善飲,此刻清風也不用人讓,左一杯又一杯的自斟自飲起來,一小壇酒轉眼下去了一半,哪成想這個身體不勝酒力,清風不覺有些微醺,就聽見觥籌交錯中有人喊“清風”,清風眯著眼問道:“啊,誰喊我呢?”邊問邊四下找人,就好像在菜市場聽到熟人叫一樣,驚得大家立時住了嘴,大殿裡立刻鴉雀無聲,皇上笑道:“是朕,朕喊你呢!” A3EqY^\reGnMoUHWN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清風酒喝得雖然有些多,倒並沒有醉,頭腦也還清醒,一見是皇上,心裡也是一驚,趕緊就要行禮,皇上一擺手,“清風,朕看你喜歡這葡萄酒,若是能立刻作出一首寫葡萄酒的詩來,在座的都誇好,朕就賞你十壇酒,如何?” 0[21D2hSD的Lsq3qWE
  清風大喜,說道:“君無戲言哦!” 73ctQANeK^HlJriCS
  “那是自然,朕乃一國之君,焉能說話不算數,在座的都可做個見證。” 602_btmrFhmkpSc_R
  清風豪氣的把碗中的酒一飲而盡,吟道: tE\83PTXW8Bt^9h3c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 ei08NGbQgT6nBOM
  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 tCJjrIIHC^l\c_qB
  “好詩,好詩。” OV07B2d`k,gPOl2m
  “是啊,皇上應該賞!” ^2_rPW5o`L]A7o7i的
  坐在皇上周邊的都是跟隨皇上多年的將帥,聽見這樣的詩都面露喜色,大聲叫好。 EORjA5PVfWE`E^MQX
  皇上贊道:“好,好啊,不愧是將門虎子,你一介書生,居然能寫出如此有豪氣的詩來,卻也難得,只不過有些不太應景吧?我這皇家盛宴,你怎麼扯到醉臥沙場去了,不行,再來!” S^bq]r[cqo的_UqmWI
  清風一縮脖子,可不是嗎,光想著得美酒了,倒沒注意應不應景。清風又一思索,即吟道: 60\EgGUNZomN4U`Ze
  “葡萄美酒鬱金香,玉碗盛來琥珀光; ZkYPsrV]DG2V,esd
  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處是他鄉。” QY。rYbVA]scOsc`ah
  皇上笑道:“感情你有酒喝了,連家在哪兒都不知道了,那可不成,那樣我的晉陽該來找我算賬了。” Wp`^^MEF2,dnEn`qp
  各位王公大臣都笑,清風自己也笑了,心說這可怨不得我,李白就是這麼寫的。 UW\YU7D5rUN7iRTNs
  程咬金也喝得有些多了,他醉眼惺忪的說道:“要……要我老程說,還是……那首‘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人征戰……幾人回。’寫得好,說到我……老程心坎裡了,一想起那些死去的老傢伙……這心裡就不好受……” ,L的3XbtE4XQnZ8JLj
  不過,馬上就有人把老程拉走了,清風此時也酒勁上涌,頭有些暈,眼睛有些花,看人都覺著是雙影,見老程傷感,也感同深受,想起辛棄疾的那首著名的邊塞詩,嘴裡含糊不清的念道: bUT\bIKhtN30Cb4g
  “醉裡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八百里分麾下灸,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 cFHocfa\NCnRkJbhm
  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了卻君王天下事,嬴得生前身後名。可憐白髮生!” KJiPTOWZ_88Z\j\7h
  第二天早上,清風一睜眼,看見天已經大亮了,公主穿戴整齊,正笑呵呵的盯著自己看,清風訕訕的,“昨晚我又喝多了?” Xp。J2NWgP。`i1UIdT
  “可不是,昨晚要不是三哥哥把你抱回來,還不知道怎麼著好呢?” D`G5l_0kUHX3T的h1
  “你說什麼?你三哥哥把我抱回來的?”清風一下子從床上坐起來,小心肝不禁一顫,心說“天哪!吳王把我抱回來的,我沒被非禮吧?” AoMaXdabd6`5glZ_q
  “不然還能怎麼辦?只有三哥哥文武雙全,九哥哥的身子跟你差不多,哪有力氣抱你?” _3q7GVY^Wi\JJ]^2Y
  清風無語,半晌,弱弱的問道:“你三哥哥抱著我,你在旁邊吧?” o]fQ。ABZlNj_38M2
  晉陽公主嗔道:“你還說,死活拉著人家不鬆手,不知道給多少人笑話了去。” [,^IXSEA]IN4rF^q
  清風心說,還好還好,就算醉了,我也知道怎麼保護自己的安全,我可憐的小心肝啊,總算又回到了原位。 W^IKW8RMt5a]A]Jd
  “除了這個,我……我再沒出醜吧?”清風以前的酒品雖好,可不敢保證現在的酒品如何,於是有些心虛的問。 LqUc。。KB8QKK8i
  公主笑道:“怎麼沒出醜?手舞足蹈的,念叨著什麼‘醉裡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還有什麼‘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什麼‘可憐白髮生’的,父皇還說,等你酒醒了,好好問問你,你又沒有到過軍營,怎麼寫出這樣的詞句,年紀輕輕的,什麼‘可憐白髮生。’” ndZ`T\TBDLfcLmqL
  清風的小心肝又撲通撲通跳起來,“天哪,好死不死的,我真的把這首詞給剽竊出來了?喝酒誤國啊,不對,是誤我呀!我清風發誓,以後不……嗯……以後少喝酒。” \8L。2F]naY。`MgkQ[
  一想到酒,清風立刻興奮起來,“明達,你父皇不會賴皮吧?我昨晚可是贏了十壇好酒!” 。。G\,_N[YSWoX5AOY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我父皇才不會賴皮呢!酒都已經送來了,不過……” DD0[g0qRb[epYm4f
  “不過什麼?”清風緊張的問。 C的Z9n5,sWkPa的T9df
  “不過,我已經送人了!” 1i2I5`N8h1bC\SWlK
  “啊!那是我的,你怎麼可以隨便送人!”清風急了,但是一想到公主的懂事守禮,又泄氣的問道:“你送給誰了?” lBW的^WkSj5Ir4aIj7
  “老太太兩壇,老爺太太各兩壇,哥哥嫂嫂兩壇……” ,hPo2NYecWP4c1Q_
  清風泄氣的倒在床上,感情自己白忙活了。公主笑道:“還給你留了兩壇呢,你泄的什麼氣?” nVUPa`4N_JN[E\IEC
  清風沒好氣的說,“你別騙我了,這不是正好十壇嘛!” cN]Uo42]rI_Kjc8A
  “哪有啊,哥哥嫂嫂是一起送兩壇,當然給你留下了兩壇。”公主看出清風不高興,又說道:“清風,酒喝多了,對身體不好,你若是實在想喝,我可以跟父皇給你要啊!” 2lI5JL46V6s5Qi7g
  清風不是小氣的人,更何況也沒有送給外人,只不過自己的東西,公主問都不問,就自作主張,讓清風覺得公主沒有把自己放在眼裡,心裡非常不舒服。 FG9R7GeAPVqPDKNjj
  清風在床上眯著眼,想著壞主意,公主以為他還在生氣,便軟語解釋,清風只是不理,公主許諾一定再跟父皇要十壇好酒來,清風還是不理,公主只當清風出了什麼意外,伸手去摸清風的頭,卻被清風出其不意的一把扯到了床上…… 3oDL`[EVWqgdI8qp
  清風上下其手,弄得明達嬌喘連連,軟語哀求,“清風,別……唔……天已經這個時候了……”清風哪能容她說話,雙脣立刻堵住了她的嘴,春宵帳裡,鴛鴦交頸,不一會兒就傳出歡愉的呻吟,把幾個宮女丫鬟羞得滿面通紅,都遠遠地躲了出去…… qE1NojNe。r7bk4J\N
  太陽已經老高了,清風一臉壞笑,還賴在床上不起來,明達的脖子上又被清風成功的印上了幾個“草莓”,算是懲罰,公主沒有法子,只好用輕紗遮住脖子,恨恨的瞪了清風一眼,在清風看來,卻又是另一種讓人心動的風情…… C6的_的iHGpBO\TtdMS
  自從參加完皇宮夜宴,清風的名氣,來拜訪的人日益增多,清風吩咐下人,就說身體不適,一律不見,清風的弱不禁風是長安城有名的,眾人倒也相信了。 gctdS。Ss2J\pcZHn^
  清風每日裡給老太太和父母請安,說說閒話,最多也就是關注一下印刷行的研究進度,平時教教老虎,寫寫書,練練功決,倒也逍遙自在。府外清風是不敢去的,外一被人發現他裝病,那還能過這麼逍遙的日子嗎? mn6。nl1oa^CIZ。8。K
  清風以前最羡慕宅男宅女的日子,如今總算混上了,最主要的是清風懶得和人交際,大概是孤兒的原因,清風的性情較別人有些孤寂,當然有不少人認為清風是為人清高. tdbm^dP8HIBKqX[lR
  這日清風正仔細端詳著老虎送過來的一個柳條編的八角亭子,還有一個柳條編的筆筒,小老虎賣弄似的說道:“劉爺爺的那些好朋友手可巧了,你想要什麼,他們都能編出來,侄兒也不知道叔叔喜歡什麼,您告訴我,我讓他們編去!反正他們也成天的沒有什麼事兒。” SXq4^[H17Y_cttXZ
  清風笑著問:“那些爺爺是不是胳膊腿兒都受過傷?” oWRI\1Qmr8kEhkZW0
  “是啊,他們都是爺爺手下的兵將,都是受了傷,又沒有家人的,爺爺給他們買了個好大好大的大院子,就在長安城外,爹爹還帶我去過一次呢,好多的人。很熱鬧的。” 82]l^RXjWLVTDoMY
  清風一想,爹爹把錢都給這些人花了,弄得我這個二世祖窮嗖嗖的,怎麼也想個法子讓這些人能自力更生呢?這可是個難題,這些人都有殘疾,重活又乾不了,年紀也有些大了,能幹什麼呢? soPB7GqL^qiqYJX_P
  清風正皺著眉頭想主意呢,老虎說道:“叔叔,你不會是想要編個什麼東西還要想這麼長時間吧?劉爺爺一會兒可就要走了,你若是再想不出來想要什麼東西,那可就得下次了。” _r_[B6Kot_k7J6U3G
  “你劉爺爺是想要到的那個大宅子嗎?” gs。[W22\tr。DEq2的R
  “是啊,劉爺爺經常去啊,他剛剛說打掃完馬廄就去。” 5。o2GX057f,,pYoeP
  清風眼睛一亮,對呀,跟著劉叔叔到郊外去走走,除了散散心,還能看看這些人到底能幹什麼。 N0lFF_6J1MlXH_Eh
  起點中文網 www.87book.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DMKqsE,37J]Kb`sbR
第二十章 鄉村一日
第二十章 鄉村一日
清風騎著玉花驄,帶著六個下人,其中除了李林是常跟著清風的小廝外,其餘的幾位都是李績身邊的護衛,清風也不知道以前出門都帶著幾個人,只是這位劉叔叔聽說清風要隨他出城後,趁著清風回去換衣服的功夫,就調來了這麼幾個人,還說是李績的吩咐,清風就不明白,怎麼忽然之間自己的安全等級就提高了? hZOc。^[YsCf32KN1k   清風隨著劉叔叔出了家門,心裡暗自思忖,這位劉叔叔到底是什麼出身?看出他在國公府的地位超然,卻為什麼到馬廄去幹活呢?清風不解,卻不問,他還保留著的觀念,覺得問了,那是窺探人家的隱私。城外的李家莊,就是李績買來特意安排這些受過傷的殘廢軍卒的地方,也是此行的目的地。 m[2CDTR839。hjDXm6
  清風第一次騎著玉花驄出門,在長安城裡的朱雀大街,人山人海的,只能緩轡而行,清風睜著好奇的雙眼,像個才進城的鄉下佬,看見什麼都很稀奇,好在清風只看不問,倒也沒人笑話他。 qII,]WnAG8d[Bds
  只是清風俊美的相貌引來各種各樣的目光,其中有兩個地痞竟然衝著他吹口哨,清風很是氣惱,不過,還不等他發怒,他身後的幾個下人就衝了上去,將那個地痞一頓胖揍,清風生怕打出人命來,就要喝止,老劉頭卻不讓,“二少爺,讓他們打去,你看那兩個無賴,兩手護頭,全身縮成一團,一看就是挨慣打的,有經驗,一時半會兒的打不死人!”清風一看,果真如此,也就端坐在馬上站在一旁看。 gq,QICM4q8adE7VXb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中國人的劣性根就是愛看做看客,一見這裡打起來了,都跑來看熱鬧,人越聚越多,老劉頭見勢不妙,連忙喝止,一行人一溜煙兒的出了長安城。 d1`tY]_Nrn1B5BE`H
  出了城向南走,行人漸少,眾人的馬速稍快,二十多里地,清風覺得眨眼功夫就到了,他實在是愛極了騎馬的感覺,迎風縱馬,衣裾飄飄,遠處是綠油油的一片田,春風拂面,柳絮飛舞,鶯啼燕語,簡直就是瀟灑的江湖行啊! \FGAVFhIrl8[bAG的
  進了李家莊,所有遇見劉叔的人都跟著打招呼,看見清風,也趕緊行禮,口稱二少爺,清風不住的點頭,心想,這些人對我這麼恭敬,一多半是因為父親的原因。 oOrZaeoO6nc``]i的
  李家莊是個典型的農莊,莊子周圍樹林環繞,莊戶人家住的大多是茅草房,只有一棟高大的青磚瓦房,就是那個在老虎眼裡很大很大的,安置殘兵的那座大院子,占據了莊子的一半。 6CG,Wm的UGVZF[p
  剛走到院門口,裡面迎出來一個獨臂老漢,走起路來象夯地一樣,咚咚的響,大嗓門和程咬金有得一拼。劉叔介紹說:“這位是大老張,是這裡的管事。” oiUK^l9te4FiDaSKt
  大老張哈哈大笑著問道:“二少爺,您還真的來了,聽那幫傢伙說你來了,我還不信呢!我就不明白,這兒有什麼好看的,都是些老頭子,缺胳膊少腿的,苟且殘喘的活著就是了,唉,要不是國公爺,我們這些人早就餓死了。” NJP1^的qT1pgn9U^\
  劉叔笑道:“大老張,要說餓死,倒是最先得餓死你,誰讓你的飯量大呢!“ KKWsjQEPbAVC\1ES
  清風笑著說:“張叔怎麼這麼說,你不是挺好的嗎?” ,74^9]F6p3SbZ\rni
  張叔說道:“就我這樣,剩下一隻手了,什麼活也乾不了,也就是國公爺給碗飯吃,其實,活著也是浪費糧食。哎,二少爺,你小心腳下,到處都是雞屎,這些老傢伙越來越不像話了,院子這麼髒,也不收拾收拾。” Df的E44VSml[1_J562
  清風問道:“你們能養雞?” Pac576FhGNFhQsec,
  老張笑道:“二少爺,農家都養雞的,雞蛋也能換點鹽巴,總不能全指望著國公爺吧!” anNVqk9f47]VJU6[
  清風說道:“張叔,你們是怎麼養雞的?帶我到雞捨去看看?” sr4NeijWJqoXqJs
  老張一愣,“二少爺,雞舍臭烘烘的,有什麼看的?再說了,怎麼著也得先進屋去喝口茶再說。” nsANcN的^Rj\GRtLHp
  清風正意氣風發,現在的茶也不好喝,清風還是堅持去看雞舍。 bOPkZWNV_5K`lHMat
  老劉一旁搭腔“二少爺讓你帶著看看,你就帶著看,說不定二少爺能幫著出點主意什麼呢。” VFOhGlrN。sg7C`osg
  清風心想,奇怪啊,劉叔是怎麼知道我能幫著出主意的? _AnnYfo,FGpBkI4Rs
  清風還真的沒見過雞舍是什麼樣子,不過在農業節目裡他見識過現代化的養雞場的樣子,清風指指點點的告訴老張應該怎麼建,老張為難的說道:“二少爺,我們就養了二十幾隻雞,用不著這麼好的雞舍吧?” Cn^6b^iTXX\LLcSb^
  清風笑道:“我的意思是讓你們多養些雞。” NgTqi4WAAYDktlJEj
  “養雞是要喂糧食的,我們這一群老不死的糧食剛剛夠吃,哪有餘糧喂雞去?” oZBdhWTF53YXMJ7]
  清風說道:“這個我知道,可以養蚯蚓,還可以養蛆蟲。”清風把從電視裡看的怎麼培殖蚯蚓,怎麼繁殖蛆蟲,詳詳細細的跟老張說了一遍,老張興奮的老臉通紅,一個勁兒的點頭“要得,要得。”唯一的一隻手不停的擄著鬍子,仿佛要把鬍子揪光似的。 bnUUDAoUQDk54sW]7
  劉叔也興奮的起來:“二少爺,這個法子你是怎麼想到的?若真的能成,那雞蛋不就跟白撿的一樣嗎?” 的CEJtPgJ8ejNa]]XN
  清風說道:“這是我從一本什麼書上看到的,書名我倒是忘了,不過這法子一定行,這也算不上是白撿的,那是汗水換來的!” HTOiko641YHdT的d0
  劉叔說道:“若真的能行,我也過來養雞。”清風又看了老兵們編的小花籃,小亭子,小盤子,各種小工藝品,清風笑道:“這些個東西等將來在長安城開一個店鋪,一定有不少人買,可以多編一些籃子,把雞蛋放在裡面,連雞蛋帶籃子一起就賣了。” O的qA6gGR4]UFC,4OL
  老劉也跟著一起興奮,院子裡的人一會兒功夫就傳遍了,這些人最年輕的三十多歲,最老的也六十多了,大家都好像是看到了白花花的銀子,其實清風能夠理解大家的心情,雖說能夠吃飽穿暖,可是受別人接濟的日子,畢竟不如自己動手豐衣足食過得暢快,最起碼自己會覺得自己還是有用的,不是隻能吃飯的廢物。 PD7^。K的EC_crmQ7fL
  中午跟著大家一起吃了一頓粗茶淡飯,本來張叔是要宰一隻雞的,清風死活不讓,劉叔也在一旁說道:“行了,行了,別說一隻雞,二少爺連瓊林宴都吃過,還會在乎你的一隻雞,等大家掙了錢,再好好的請二少爺吃一頓好的不就行了,現在拉拉扯扯的幹什麼。” lEbFGLOUQ4nakadjc
  大老張聽老劉這麼一說,就訕訕的松了手,把那隻雞給放了。看著清風吃粗茶淡飯也一臉開心的樣子,老張不由得一臉佩服,還說得是咱的國公爺,教出來的兒子就是不一樣,這麼尊貴的身份還能到我們這個醃渣的地方,吃這樣的飯菜,這可是當朝駙馬啊,皇帝的女婿…… G7JZJmP\PFTfptUN
  大老張的一頓飯吃得食不甘味,一想到二少爺給他出的主意,再想到跟二少爺這樣的貴人一桌吃飯,大老張的心就怦怦的跳個不停。清風臨走掏出他最後的五十兩銀子遞給大老張,說道:“你就放心的去做試驗,賠了算我的,掙了你就還我五十兩銀子。”大老張感動得眼淚差點掉下來。 QihK]i]]。SIceJfHB
  等到清風一行出了李家莊,大院裡的老少爺們依然站在莊口目送著清風少爺,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就議論開了。“二少爺的那張臉,嘖嘖,也不知道是怎麼長的,肯定比天上的仙女還漂亮。” OEAq6RE6,bO。0tUFl
  “胡說什麼,二少爺是文曲星下凡,你聽聽二少爺想的主意,那驅蟲,蚯蚓哪天見不著,咱們怎麼就想不出來?” HZGZZ。Eoj7m4E4bS
  “咱二少爺不光相貌好,頭些日子在萬壽節上還得了皇上的一塊玉呢!二少爺做的詩,皇上他老人家都說好,剛才二少爺的護衛還讀來著,是‘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人征戰幾人回。’”眾人聽了,俱想起征戰時的往事,一時間一片寂靜。 。Gf`YHWN81L2eimP_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起點中文網 www.87book.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dMNZ的5FEbVXtbrdEg
第二十一章 再遇高陽
第二十一章 再遇高陽
能幫助別人是愉快的,清風現在很高興,他沒有什麼遠大的抱負,只覺得自己力所能及幫助一些值得幫助的人就行了,沒有必要把自己搞得那麼累,什麼改變歷史啊,他想都沒想過,清風很有自知之明,自認沒有那樣的大智慧,政治不是一般人玩得起的,尤其是在這個時代,那是充滿了虛偽,充滿了血腥和暴力的,清風自認玩不起。 AQYNF8cGTkoJEBRcA   清風的馬術很差勁,所以一行人走得速度並不快,離開了李家莊,清風問道:“劉叔,你怎麼知道我想幫著大傢伙出主意?” J6pInoSOIoDZR`jXN
  劉叔笑道:“你劉叔我也活了半輩子了,這雙眼睛還沒有看走眼過呢!況且國公爺也說,你忽然要來李家莊,一定是想做點什麼。” fOFGP`V7nt`PZo]UC
  二人正說著話,後面一個二三十人的馬隊追了上來,清風一行躲在路邊給對方讓路,二三十號人呼嘯而過,激起路上的灰塵升起一丈多高,清風捂住口鼻,心中咒罵不已,沒料想一行人轉眼又轉了回來,清風詫異,自己也沒有罵出聲啊,怎麼這些人是要來找麻煩? 0HjZos6TYH[。3SpY
  劉叔一馬當先擋在清風的面前“你們是什麼人?要幹什麼?” W`60OenNQt\pJ68C
  就聽見一個嬌媚的聲音說道:“李駙馬,沒有想到會在這裡見到你。” mnn8的q。[W7ilMKf1X
  清風定睛一看,竟然是高陽公主,她身著大紅胡服,腰身盡顯,端坐在一匹棗紅馬上,一掃以往的媚態,顯得英姿颯爽。在她不遠的地方,房遺愛立馬站在一旁。 fXl6EJamr]8Cmnrij
  清風淡淡的說道:“原來是高陽公主,幸會。”清風一拱手,從高陽公主的身邊打馬而過。清風對高陽公主的印象差得很,不管是歷史上還是現實生活中的高陽公主,都沒給清風留下好印象。 t_W^sB3UT^HDnde
  “哎,李駙馬,你等等。” 1[PHSH8H1TjIHo65。
  “有什麼事嗎?高陽公主。”清風問。 jZ\EtNDs^nHOh[Em\
  二人並駕齊驅,高陽公主說道:“你好像很討厭我。” _kU1r9_F7JCtQnSX6
  清風心想,你的直覺很正確,嘴上說道:“我們不熟。” ZK0U1Yi25P6。j7K8f
  “那還不容易,我們常見見不就熟了嗎?”高陽公主曖昧的說道。 CeO4m7s\。atAp6HAR
  清風一皺眉,“據我所知,高陽公主很討厭明達,既然如此,我這個做人家丈夫的當然也離公主遠一些的好,免得也惹了公主的厭。” ,i3hSOHcRqVNVPq2g
  高陽公主笑道:“本宮雖然討厭明達,不過很喜歡李駙馬你呀!” VjlI55。1B840XeR7
  高陽公主邊說著一雙眼睛邊不停的打量著清風,看著清風的臉色,清風見高陽公主越說越不像話了,立刻冷了臉。心想,給你點臉,你竟然往鼻子上抓去了。 TfpYbRCpC]Sj6s9j5
  “哼”清風冷笑一聲說道:“請問高陽公主,你可知道‘禮義廉恥’這幾個字嗎?” etgOE的CPmgJ6NFk4
  清風打馬便走,只留下高陽公主臉上一會兒紅一會兒白的變幻不停。 `8^47nQQPI76iRND0
  清風心裡也異常鬱悶,上午見到的兩個小地痞也就罷了,下午竟然又遇見了女色狼,真真是晦氣。同時又想到自己幸虧是李績的兒子,當朝的駙馬,要不然不一定什麼時候就讓人搶了去,一想到此,身上一陣惡寒,還是長得醜點好啊,最起碼安全。他現在倒是完全忘了自己曾經是個醜女人,那時候也是這樣懊惱來著。 ]ZFalJ5a3Y`。WJsKY
  回到駙馬府,清風的氣仍未消,晉陽見了,笑著問道:“是什麼人這麼大的膽子,敢惹我家駙馬爺生氣?” a,h28U6b7qOU1。AZ
  “還能有誰?就是你那個十七姐,真正的不要臉,你父皇的臉面都讓她給丟盡了!”清風沒有好氣。 的APldeD\Dh^CJ]oLO
  晉陽小心翼翼的問道:“她怎麼你了?” `1A1]f]8noh的E\Xl_
  清風聽了此話,越發的生氣了,看晉陽的意思,倒好像自己被高陽公主給上了似的,於是怒道:“還能怎樣,我好歹也是個爺們,只要我不願意,還能讓她占了便宜不成!”清風又仔細一思量自己這話,無意間竟然不知不覺的把自己歸為弱勢的一方了,心中苦笑,彪悍的高陽公主,給自己的心裡留下了不可磨滅的陰影啊! OBEbFSPohW_QEGjDH
  轉眼見晉陽一臉委屈的模樣,又不禁好言安慰了一番,直到晉陽露出笑靨,才罷了。夫妻二人一邊說著閒話,晉陽一邊整理一件新郎服,清風問道:“怎麼又把它折騰出來了?” alK,dQ。BMB,IWfdT5
  “這件可是我新為你準備的。” UI1F^c2oWXISMlbE
  “哦,準備這個幹什麼?”清風奇怪的問。 OIqA。\em[oTq`j,R
  晉陽笑道:“還能幹什麼,給你穿唄,你忘了,再過幾日,單小姐就要進門了。” k5\f的hpH的pm25O^C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清風聽了此話,不禁一呆,仔細一想,可不是嘛,眼看自己和晉陽的蜜月就要過完了。一想到單小姐,清風的心裡不知道是個什麼滋味,一時間,夫妻二人默默無語。 ZD\Tq,hUqnkpiBps
  良久,晉陽說道:“今天,你的兩位好朋友來訪,一位是鄭家昌鄭公子,另一位是高臨風高公子,他們等了你半晌,臨行約好明日申時在聚香閣茶樓見面。這兩位你還記得吧?” rfStFZVRQB3s54\o
  “我連家人都不記得,怎麼會記得他們?不過聽煙兒說,我在大婚那天喝多了,就是拜他們二人所賜。明天我倒是要好好會會他們。” [RO3N2anXt的O\。5t
  用過晚飯,清風徑直走向書房,看見李林還在,說道:“你也跟著爺跑了一天了,怎麼還沒回家去?” e6G5`l。qm9`hbMELj
  李林說道:“奴才是怕爺臨時又有什麼事兒,如今煙兒去了,跟著爺的人少了一個,剛剛老爺送來了一個,說以後出門必須帶著此人,這個人叫魏武,聽說這個人武功高著呢,以前一直是跟著老爺的。” kn的BPt`。j的EOCUioi
  清風擺了擺手“我一天到晚也沒有什麼事,要那麼多人跟著幹什麼!你明天就跟父親說,我用不著。對了,我正有事要問你,鄭家昌鄭公子和高臨風高公子這兩個人的情況你跟我說說。” WrJ3_lsjH6mFWj4E
  “鄭公子字永寧,他的祖父在前隋封過國公,現如今只有一個叔父在禮部任職,他的父親早歿了,大家都戲稱他叫鄭小公爺,大上個月鄭公子大婚,爺還來著。”清風一下子想起了那一百兩銀子,原來是花在了他的身上,看來二人交情不錯。又問“那高公子呢?” DlL]SVnIHU。s`N\_B
  “高公子字淺水,父親是吏部侍郎,去年大比,高公子和鄭公子都中了,只不過都是一百多名,到現在還沒有謀到什麼好職位,奴才聽說,現在鄭公子想要謀個外任。哦,高公子還是單小姐的表親呢。”清風一愣,原來如此。 q3kP]Sch23CDM6ag
  第二日下午申時,清風要帶著李林和奴兒去赴約,旁邊又多出一位三十多歲的漢子來,白淨臉,消瘦的,清風不記得自己有這麼一位隨從啊,向李林望去,李林一臉苦笑,清風就明白了,肯定是昨晚李林說的那位魏武。 rUDib`]NKG4s[[6fo
  魏武向清風一拱手,“小人魏武奉命保護二少爺。”清風心想這麼個人,會是個武功高強的人?好在清風也知道,以貌取人,是要不得的。 _ncsC,hBbQ的iJf[N1
  清風對魏武說道:“魏大哥不必多禮,其實父親多慮了,如今太平盛世,長安城天子腳下,我不會有事的,魏大哥還是跟著父親吧!” I。o3GotE。_,AFe9]G
  魏武說道:“小人只聽老爺的吩咐。”清風一看,這魏武感情不聽自己的調遣,只得對奴兒說道:“既然如此,你就留在家裡吧,用不著去那麼多的人。” PsBrTaPtnaqY],61]
  主僕三人準時來到聚香閣,聚香閣果然是個高雅的所在,古色古香,墻上掛著字畫,墻角擺著盆栽,看得出主人花了不少的心思,裡面坐的大多是書生文人,小二一見清風進門,馬上迎了上來,“哎呦,駙馬爺,您可好長時間沒來了,高爺和鄭爺在樓上等著您呢!您樓上請!” FT。IpeRD1的1O。W。eV
  我們英俊瀟灑的駙馬爺清風,帶著李林和魏武上了樓,來看兩位相交多年,卻還是第一次見面的朋友,清風自己想想都覺得甚是荒唐可笑。 6bE7geX1R的2q8sj6S
  起點中文網 www.87book.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7tH3GjJGRONsQcV]5
第二十二章 活該倒霉
第二十二章 活該倒霉
清風剛上樓,就聽見有人喊,“清風,在這裡。”清風一看,窗戶旁邊坐著的兩位,書生打扮,其中的一人正向清風招手,李林悄聲說道:“那位是高公子。” `h7IkZ6,nHkkjtU的   清風一看這位高公子,高鼻深目,卻又面色稍黑,倒像是個混血兒,個頭也很,身邊的那位鄭公子則矮小得多,面目白皙,這一大一小一白一黑的二人組站在一起,頗有喜劇效果,清風不由得莞爾。 IipmYCl_mUtqAenh
  清風一拱手,說道“永寧兄,淺水兄,讓你們久等了。”高公子說道:“清風你還肯來,那就不錯了,我還以為你把我們倆都給忘了。”不知怎麼,清風竟然聽出一股子怨婦的味道來。 hEFjLUC的AQjoH的oZ1
  鄭公子說道:“清風你也真不夠意思,我們倆被家裡給禁足了一個月,你也不說來看看我們,給我們說說情,我們是好說歹說的,這才提前幾天出門。” Pct的HVDZjS\7L0Rml
  清風笑道:“你們出了門就來找我算賬來了,是不是?你們倒還有理了,我被你們灌醉了,跌破了頭,連你們是誰都不知道了,還怎麼去看你們?” ^M[Di,gaVFs3lDK2e
  鄭公子詫異道:“沒想到呀,那傳言竟然是真的?” F9JBgXai0QgmN_s的6
  高公子沒好氣說道:“你就糊弄我們吧!你現在不是好好的?御駕前作了洞房詩,萬壽節你又大出風頭,還說什麼撞壞了腦子,若是都能撞聰明了,我情願多撞幾次。” pDK2。CSqY0FSme的bb
  清風無語,鄭公子笑道:“你就不要再說清風了,他是個君子,難道還能撒謊不成?我看是你想借機替你表姐報復呢!” WN的DWrpfH_SSJUD5
  清風恍然大悟,原來這位是替單小姐抱不平的,清風心想,我若是單小姐的表弟,知道了好友居然辜負了自己的親人,我一定比他還惡毒。清風心中對這位高公子頓生好感,這樣直白的表露自己的好惡,比那些滿肚子花花腸子的人好交多了。 ]c^7KB63n7_CQYN
  清風刻意向高臨風示好,三人很快就說說笑笑了,隨意用了些點心,喝了幾杯茶,高公子提議到妓院去逛逛,據高公子說麗春堂裡又添了新人,比原先的柳香凝更加出色。 KaT`ZMXidKC80He^[
  清風一聽柳香凝的名字,心裡吃了一驚,心道原來魏王送給哥哥的那個女人還是個名妓呢,估計賣相不錯,不知道有沒有自己的相貌出色,隨即鄙視自己,和誰比不好,竟然和一個妓女比相貌,瞧你那點出息。又想到魏王還真捨得下本錢啊,不過不下本錢,估計哥哥也不可能為了這個女人而得罪了蜀王啊。 IYHpSm[487P5Eh的h
  清風正想著這些亂七八糟的事,鄭公子說道:“還是算了吧,清風現在是駙馬的身份,去那種地方被公主知道了,清風可沒有好果子吃。” tF^O2fSmt3。A7c7
  高公子笑道:“我看是你怕老婆吧?清風自己都沒說什麼,你卻打著他的旗號反對,也太虛偽了吧?我發現自從你大婚後,還一次沒去過妓院吧?嘖嘖,沒想到啊,你也有今天。” q][RsRXnLBsU,60bJ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鄭公子立刻漲紅了臉,“你胡說,去就去,有什麼了不起!清風,你呢,你怕不怕你老婆?” g6K8`L8oLNLSjKe16
  清風心想,我還真期待去妓院看看呢,不過我現在的身份……清風有些猶豫,高臨風一見清風的樣子,說道:“去趟妓院有什麼了不起,大不了不在那過夜,就光聽聽曲又有什麼!你們還是不是爺們!” 的gcY。aKmtN,T8nnl\
  清風一聽,對啊,我也沒想在那兒過夜,有什麼可顧慮的? 4CWNgRFto68H3的k7k
  此時,天已經擦黑了,三人下了樓,徑直奔麗春堂而去,清風久聞妓院的大名,生平第一次要去光臨,覺得有些期待,有些興奮,還有些稀奇…… SrPZtK6a[FO^fC[^M
  李林和魏武跟在三個人後面,二人都想問清風這是要到哪兒去,終於看見了麗春堂的名字,李林的臉色發白,顫聲說道:“爺,您要到這種地方?咱還是不去吧?就是老爺不管,公主也得打斷小人的腿……爺,您就當可憐可憐奴才,咱們還是回家吧?” PFg`IqLI_e的RLhRh
  清風見他雙腿打顫,確實害怕的樣子,也知道李績的家教嚴,笑道:“沒關係,我們就聽聽曲子,不在這裡過夜,你怕些什麼!” do的hrPY4hdL]dt1
  麗春堂門口的幾個幫閑把三人引進了麗春堂,大堂裡一股濃濃的香粉味撲面而來,清風打了幾個噴嚏,老鴇立刻迎了上來“呦,三位爺,可好久不見了,您請坐,今天要見哪位相好的姑娘啊?” lg4的LSWqqgbDjdn8
  幾人坐定,高臨風看了看清風和鄭家昌,說道:“聽說你們麗春堂新來了幾位姑娘,不如都叫來,讓爺瞅瞅。” TDIoLIbR^aQPMN`Mc
  老鴇子笑道:“爺,您的消息可真靈,倒真的進來了幾個姑娘,不過還沒有調教好,外一惹惱了爺,我們也擔待不起不是?還是請爺另選幾位姑娘吧!” 9VLUr5N[93tlE79f
  高臨風說道:“我倒是喜歡柳香凝,你把她請來可好?” Zdn\eq。[YPR7Jdg8^
  老鴇子陪著小心說道:“哎呦,爺,這您就不知道了,柳香凝啊,她已經從良了。您放心,我們麗春堂的好姑娘多著呢,只要您選好了,價錢都好商量。” BRboX`YpVU]WM`jN
  清風在一旁看高臨風講價錢,心裡樂開了花,原來在這裡講價錢也是要技巧,真是三百六十行,行行都有學問啊! XglOpmT4gEeZ8fLF
  高臨風說道:“今日我做東,你先把我的朋友請到樓上去坐,好酒好菜都擺上,姑娘就由我來挑!” Vpdq\rED003的Ni`f
  清風和永寧自然沒什麼意見,倆人到樓上坐定,聽著不知道從何處傳來的琵琶聲,男人的調笑聲,女子的低吟淺唱…… _8IDI6B5PYCOCrgP7
  二人相視而笑,酒菜很快就擺好了,清風問道:“我聽說你想要求外放,也不知是不是真的?” T1d5t8ei4OmD,。的A
  永寧說道:“我家的狀況你也清楚,就靠叔叔一人支撐,總不是個辦法,我想早日謀個缺,也好養家,外放雖然比在京裡清苦些,升遷的機會卻大,也不見得就壞到哪兒去。” LA_的VoVbADFj_aCB
  清風對這一點倒是很讚賞,說道:“永寧兄,若是有用得著的地方,你儘管開口。” 3`FB3Gf4pXU。l_Y8
  二人說得正投契,房門一響,高臨風進來了,身後鶯鶯燕燕的,進來了五六個姑娘,清風現在美女見得多了,眼眶有些高,眼睛一瞟,見沒有一個是絕色,最多算是清秀,清風渾不在意,自己只是來見識見識妓院,現在一見也不過是如此,心中微微有些失望。 cOM\5TZr3W\\bfrAD
  幾個人圍著桌子團團坐下,清風發現高臨風和鄭家昌身邊各有一個女子相陪,其餘的四個不停的在自己身邊獻殷勤,又是夾菜,又是倒酒,很有想把自己灌醉的趨勢,一眼瞥見高臨風笑得有些詭異,心念一動,莫不是這小子要代他表姐報復我,要給我下什麼套吧? 71[f`[4dX\1M71^]9
  清風既然留了心,也就不實打實的喝酒了,不料那幾個女子竟然揩起清風的油來,有意無意的碰清風,還有一位摟住清風的脖子勸酒,另一位嘴脣吻上了清風的臉,其實在風月場所,這樣的行為也屬於正常,無奈清風不是一般的男人,清風有些生氣,喝道:“你們幾個,都到座位上坐好了,不要來煩我!” ^。[LobU2WVQ9Q[LM
  看見清風手忙腳亂的應付著幾個女人,同時還沒忘了去擦臉,坐在對面的高臨風哈哈大笑,一旁的鄭家昌也忍不住笑了,哪知道清風不說還好些,一說,幾個女子竟然越發放肆起來了,清風的臉又被親了好幾下,衣服也被扯得七扭八歪,有一個女人更加可惡,竟然在清風的褲襠上掏了一把,清風立刻大怒,狠狠地瞪向高臨風,心想,也不知道這小子怎麼跟這幾個妓女交代的,難道讓這幾個女人來強姦我? VkTSi]^LIHQG1NpF^
  清風一陣惡寒,就有想要跑的衝動,無奈被幾個女子束縛住了手腳,竟然掙脫不開,清風大怒,喝道:“高臨風,你到底想要幹什麼!還不快讓她們滾!” mlOaVIb]dbLRgI[Y[
  高臨風笑道:“哎,我好心好意的給你多安排幾個姑娘,你不領情也就罷了,生的是什麼氣呀?你把心放到肚子裡,我不會跟表姐說的。” Xlkcg3BRWoNbjoXM
  清風氣得腦袋的青筋直蹦,感情這小子就想看他的熱鬧呢!想到這兒,清風憋足了勁喊道:“魏武,快來!” pHAk\\`hh^TTn1H
  只聽見房門“砰”的一聲被一腳踹開了,在女子的尖叫聲中,清風已被解救出來了,自己還有些莫名其妙,待到反應過來,惡狠狠地瞪了高臨風一眼,“小子,你等著,我一定要你好看!”說完,怒氣勃發的抬腳就走。 n4_paacL的U1OmU,C
  “清風,清風,你等等……”就聽見高臨風在身後一個勁兒的喊“我不就是跟你開個玩笑……”清風卻頭也不回,就連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的鄭家昌都看出清風渾身散髮出冷氣。半晌,鄭家昌說道:“你把清風惹急了,明兒趕緊去道歉吧!” sU4GZQRhphqK^tO67
  高臨風垂頭喪氣的說道:“這個玩笑雖然有點過分,也不至於這樣啊!”倆人面面相覷,商量著明天向清風道歉的事。 1C5orCfROrjAFqf,
  清風怒氣衝衝的離開麗春堂,自己越想越氣,高臨風這小子是看見清風和公主琴瑟和諧,想要替他表姐出口氣,自己明明知道,還跟他逛得什麼妓院啊,真是活該倒霉,虧得自己還覺得這小子愛憎分明,想要真心結交呢! YXHcCr的AUababe的VI
第二十三章 三人大戰
第二十三章 三人大戰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清風又氣又惱的回到家,一頭扎進內院,吩咐紅藕:“趕緊叫人預備洗澡水,爺我要洗澡!” nG0QWLtqWiY的aMPR3
  紅藕一看清風的樣子,“哈哈哈……”的笑得直不起腰來,清風怒道:“有什麼好笑的,還不快去!”紅藕一愣,這才知道這位爺今天心情不好,忍著笑去洗澡水去了。 AlFoTIpgdm]L0^cL
  丫鬟婆子們看見紅藕吃了憋,自然是誰也不敢來碰這個炸藥桶,清風一個人坐著生悶氣,不一會兒,晉陽也來了,看見清風的樣子,不由得一愣:“清風,你臉上的是什麼?這是怎麼了?” 8XtCSeQ^DLrqnM5c
  清風正在猶豫告不告訴公主今天逛妓院的事,聽公主這麼問,趕緊去照鏡子,這才知道自己的臉上好幾個口紅印,清風又羞又氣,自己的臉都這樣了,竟然也沒有人來告訴自己一聲,這些人都是幹什麼吃的!卻不想想他自己一副要吃人的模樣,誰敢接近他呀! M1S663HitTgOh8mjA
  現在就是想瞞著也瞞不住了,清風索性一五一十的全都說了,公主聽了,竟然“呵呵”的樂,清風說道:“你有點同情心好不好,你丈夫我差點讓人強暴了,你還樂,有你這麼做妻子的嗎?” hED`8JlPN2f9rX5kZ
  清風邊說邊使勁的擦臉上的口紅印,晉陽說道:“你這樣擦不行,紅藕已經去廚房拿醋去了,沾點醋一擦就掉的。你也不用惱,高公子一定是看見我們恩愛,替他表姐鳴不平的,他也許只是想著讓你在妓院留宿,也好讓我惱了你,讓你對單小姐好些,這也無可厚非,沒什麼的。” ]trKUD5o,5I40hF`
  清風心想,賢妻呀,真是難遇的賢妻!不過我清風睚眥必報,我是不會放過這小子的! ojp\VSU,TRF。KdFDH
  清風覺得渾身上下都是妓院的胭脂粉味,聞著就不舒服,洗澡水總算準備好了,清風趕緊脫光了跳進浴桶裡,紅藕在後面替清風搓背,晉陽在前邊給清風擦臉上的口紅印,妻妾二人小心的服侍清風洗澡,都知道清風今天確實惱了,小心的安撫著。 VnX,O77HtKr,qB4j
  清風邊洗澡,邊想著今天狼狽的逃出妓院的樣子,越發堅定了要報復高臨風的決心,只是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什麼好法子,他是單小姐的表弟,又是自己相交多年的好友,以後低頭不見抬頭見的,報復重了傷感情,輕了清風又不情願,這個分寸可不好把握…… bm4gYM2kmYnNa的tt
  清風正在想壞主意,公主突然“噗嗤”一聲笑了“清風,你一個堂堂的大男人,居然會被幾個小女子嚇得跑回了家,說出去人家都未必信。” ^0doOnP8h]`JOti
  清風一想,是啊,自己當時怎麼就會怕了,若是別的男人,恐怕高興還來不及呢!哪怕是逢場作戲,也不可能像我一樣落荒而逃啊!可我的確是從心裡厭惡她們對我動手動腳,難道我現在還算不上真男人?清風儘管心裡疑惑,嘴上卻說道:“我怎麼可能會怕了她們?只不過是一想到她們是千人騎萬人跨的妓女,我嫌她們髒罷了。” 88cAS8PqK的jfnFJ_]
  “是啊!我們爺是神仙般的一樣的人物,怎麼會喜歡外面那些壞女人?”清風看了看說話的紅藕,心想這個小蹄子明明看見我滿臉的口紅印,也不告訴我,還笑成那樣,心裡不知道怎麼想我呢,還有這個明達,我好不容易在幾個女色鬼手下逃回家來,多好的一個丈夫啊,不但不誇獎我,居然說我被小女子嚇得跑回了家,還有沒天理!我今天就讓你們看看,我清風到底是不是男人! e。TVI40FtFQcJreD
  清風嘿嘿冷笑,只聽“啊”的一聲,公主已經被清風拉進了浴桶,她本來就只穿了,現在立刻濕透了,胸脯的一對白鴿立刻現了出來,公主緊緊地捂住胸口,清風衝著傻站著的紅藕說道:“還愣著幹什麼!趕緊給公主脫衣服,她要和我共浴。” obS8GmpSgJUpZ0aP6
  紅藕終於緩過神來,笑嘻嘻地著幫著清風三下兩下扒下了公主的衣裳,公主哪裡經歷過這樣的事,一張臉紅的像個柿子,清風一邊對公主上下其手,一邊對紅藕說道:“你去告訴丫鬟婆子們,不用侍候了,然後去給明達找件衣裳,再過來侍候著。” in2nRVbnUV。5dj2Ki
  清風心想,今天我也要振一振夫綱,看看你們這倆個小女人還敢不敢笑話我,他一隻手攬著公主的腰,一隻手向兩隻乳鴿摸去,公主“嗯”了一聲,渾身立刻軟了,清風的手慢慢地向下移去…… ^e3hmVGEJdt1PfGsD
  公主一驚“清風,……不……別這樣……”清風一邊壞笑,一邊看著明達渾身戰慄,喘息也越來越重…… ]2K`_Q5CiFi2gacd`
  紅藕取了衣服進來,看見二人的模樣,放下衣服就要退出去,清風說道:“往哪裡走,難道還等著爺去拽你嗎,趕緊進來!” d]Q8HU5U6E]aoCqg
  紅藕喜出望外,公主進門快一個月了,清風只和她親近了一次,今兒得了這個機會,焉能不喜,紅藕幾下脫去了衣裳,也進了浴桶,公主本來就面嫩,這下更加羞得抬不起頭來,恨不能一頭扎進水裡…… n,W0MF1Z[pfq^I`n
  一場三人大戰足足戰了一個時辰,到底誰勝誰敗可就難說了,反正第二天早上清風賴在床上不起來,公主的臉一直是紅紅的,只有紅藕指揮著下人收拾昨夜的戰場,浴桶裡的水只剩下一半,其餘的全在地上,濕澇澇的一片,一個老婆子一邊收拾一邊嘀咕,“二少爺這澡也不知道是怎麼洗的,水都跑到桶外去了。” pcXP]0Yt的3Q2JGgW
  紅藕想起昨晚的情形,也不禁臉紅不已。 i_^8cr。k的。的smB3q
  太陽升的老高了,公主說道:“清風,還是起來吧,總這麼躺著,像什麼樣子,下人們都該笑話你了。” g,_3rS2STNRn`eQqW
  清風笑道:“你也不用蒙我,你只說說,我昨晚表現的怎麼樣?”公主“哼”了一聲扭過頭去,清風看見她的脖子都紅了,過了半晌,方才說道:“你很好,很厲害……總行了吧?” 的5Z2]iYPaXTHG6YoT
  清風“哈”的一聲笑,正要起來穿衣服,紅藕進來了,笑著說道:“爺,李林遞進來話,說昨日爺見的那兩個朋友又來了。” 03dpRij3h^SAf[tQQ
  清風冷笑兩聲,“好啊,還送上門來了,看我怎麼報仇。”
第二十四章 高山流水
第二十四章 高山流水
清風來到客廳,看見高臨風和鄭家昌正在品茶,清風說道:“好啊,淺水,昨日你算計了我,害得我在面前連臉面都丟光了,今天你還好意思再登我的門。” HFma]9liPYF]3_Si   高臨風笑嘻嘻地道:“我這不是負荊請罪來了嗎!” ClOF^mVaK_k05K
  “哼,負荊請罪,你的荊呢?我可告訴你,你要小心點,不一定哪天,我就要報復回去,你做好準備……別到時候說我不夠君子!” qT\1WTfKYUVDQ[Pj
  “清風,不能這樣吧,你好歹看在我表姐的份上……” gUOSPNieXb\DrbjLi
  “停,你小子算計我時怎麼不看在你表姐的份上?” \nFkf1JZiP6]ol30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那你也給我找四個女的……算是報復我怎麼樣?” ^[qE1]R1TTf40`NC
  清風一聽,不由得笑了,“你倒是想得美,告訴你,門都沒有,你就等著吧,等我想好了辦法,到時候看我怎麼……” 4JLZ的nJ的dkNWW8sj,
  高臨風一聽清風到現在還沒有想好主意,也就放心了,說道:“行啊,不管是文的還是武的,我都接著了。” riFbZAAo6V7OIAdQf
  鄭家昌見二人言歸於好,也就把心放到了肚裡,三人隨意說些有的沒的。這時李林遞進來兩張帖子,清風一看居然是宮廷樂師白明達和太常樂工裴神符來訪,心中大喜,連忙吩咐快請。 q。的JohQ6Z\Yk6]BfY
  說起這白明達和裴神符,上次在萬壽節上曾經看過兩人的琵琶,當時清風就覺著兩人的名字有些熟悉,卻怎麼也想不起在什麼地方聽說過,回家之後才回想起來,這兩個人在音樂史上還真的是小有名氣,清風因為搞音樂的原因,讀過音樂簡史,這兩個名字就是在簡史裡讀來的,當時清風就有拜訪二人的衝動,可是因為當時清風名噪一時,不敢出門,只好裝病在家,事後,自然拜訪的衝動也就淡了。 UQ4JmcNZIjs的g7CB
  據史載因為皇上通曉音律,有一天早上,聽見屋外風吹樹葉唰唰地響,一群黃鶯在樹梢歡快的的鳴叫,聽著大自然的聲音,皇上歡喜異常,就命樂工白明達寫出來,遂得一曲,就是有名的《春鶯囀》。後來這首曲子傳入日本,一直流傳到二十世紀,就是日本有名的雅樂《春鶯囀》。 qIe。i5eEnP^GMc。C
  而這位裴神符,就應當稱其是琵琶的祖師爺了,據說有—次太宗令眾琵琶樂師在宮中獻技。樂師們都是橫抱琵琶,用鐵製的撥子彈奏,而且奏的大多是恬淡婉轉、柔弱無力的宮廷雅樂。輪到年輕樂師裴神符演奏時,他用與眾不同的技法表演了自己創作的樂曲《火風》。他把琵琶直立懷中,改撥子演奏為手指彈奏。左手持頸,撫按律度,右手的五指靈活地在四根弦上疾掃如飛……《火風》旋律起伏跌宕、節奏奔放豪邁,一改當時的曲風,樂曲到高潮時,他的左手還加進了推、帶、打、攏、捻等技巧,音樂更加剛勁淳厚、虎虎有生氣,就仿佛是一支樂隊在合奏…… Ucob7Dl3UJOE7FmI
  一曲奏罷,眾樂師大驚,並為之傾倒,太宗皇上也連聲叫絕,封裴神符為“太常樂工”。《火風》一曲也被譽為一絕,在大唐廣為流傳。裴神符的這種彈指的演奏方式也逐漸成為了傳統的演奏方式。 lZlmIlcp1Pc。]cl6F
  清風因為沒有接觸過琵琶,對這位琵琶史祖的情況也知之甚少。現在聽說他們二人來了,自然異常興奮,高臨風說道:“我們這麼多年的朋友了,來了也沒見你這麼高興過。” n`P,aPpda22XLP1t
  清風一聽,這位怎麼又醋意大發啊,連忙說道:“就是因為熟了,就像一家人一樣,也沒見誰自己家人回家也興奮的吧?除非那人離家好幾年了,你若是好幾年不來,我一聽你來了,當然也會很興奮的。”鄭家昌在一旁竊笑。 rt0aj6f4Ko[aeP4U3
  清風話音剛落,白明達和裴神符已經來到客廳,清風起身相迎,說道:“清風有客在座,有失遠迎,還請恕罪。”白明達和裴神符自然是一番客套。 oCDE\iGmR。pOZ5rI
  這二人都是三十歲左右,典型的西域人,高鼻深目,高臨風此刻就像找到了自家人。大家年齡相差又不是很大,又都懂音樂,一會兒功夫,幾個人就聊得火熱,說著說著就說到清風演奏的古箏上頭,自然得到了白明達和裴神符的讚揚,饒是清風的臉皮再厚,在兩位大師面前也有些受不住了。 P50Qa7NoDglZK3_s
  最後在座的四位客人一致要求清風演奏一曲,清風自然欣然從命。 7的XliYna4[m的DK5kk
  古箏被擺放在花園中的臨水閣,清風這廝現在愛講個情調,每天練箏都把箏擺在臨水閣,面對一潭深水,暖風徐徐,花香四溢,鶯啼燕語,清風覺得這樣的就是神仙也不換。 。V7jBVS91的74m0o]
  眾人坐定,清風調好氣息,一連串的音符在清風的指下奏出,旋律在寬廣音域內不斷的跳躍著變換音區,虛微的移指換音與實音相間,旋律時隱時現。猶見高山之巔,清風浮動,白雲繚繞,飄忽不定。清澈的泛音,活潑的節奏,淙淙錚錚,猶如幽間之寒流;清清冷冷,是松根之細流。息心靜聽,愉悅之情油然而生…… Aeij3\5jHHn7VNKK
  不用說,清風今日演奏的是一曲《高山流水》。 1W。的Y的nH6m,lO1Y8R
  一曲奏完,白明達嘆道:“清風先生的《高山流水》,定當流傳千古。” _Y。E。sPAM3K,1c]Jt
  裴神符說道:“其韻揚揚悠悠,儼若行雲流水。跌岩起伏的旋律,大幅度的上、下滑音。接著連續的‘猛滾、慢拂’作流水聲,又奏出一個遞升遞降的音調,兩者巧妙的結合,真是……”裴神符一說三嘆,清風微笑不語。 _V[aabCcn]\18jf,
  “最後這段極騰沸澎湃之觀,具蛟龍怒吼之象。息心靜聽,宛然坐危舟過巫峽,目眩神移,驚心動魄啊,尤其是段末流水之聲復起,令人回味……洋洋乎,誠古調之希聲者乎!”高臨風搖頭晃腦的說道。 VcpnseTS[`cTE\S]M
  鄭家昌張了張嘴,最後嘆了口氣說道:“嗨,好話都讓你們說完了,我就不說了。只不過清風,你也太吝嗇了吧?我們多年的朋友,你有這麼動人的清音,也不奏給我們聽,難道我們不是你的知音嗎?”清風一愣,這話可是冤枉死我了! DWHT7HhoROEm的k2\\
  就聽見臨水閣外公主的說道“清風,你看看是誰來了!”清風探頭一看,吳王李恪正向他望來,清風的腦袋“轟”的一聲響,一時間一片空白……
第二十五章 眉開眼笑
第二十五章 眉開眼笑
清風送走了四位朋友,又接待這位吳王李恪,只覺得今天本來一切都好好的,自己的心情也很好,現在都讓這個李恪給攪了,清風說不好自己是個什麼心情,總之很複雜。 mmP[3`3^hX6h`qcfn   現在的清風已經漸漸適應了男人的,覺得就這樣當個男人也沒有什麼不好的,可是李恪依然是他神經裡的一根刺,一觸動就會痛,就像皮膚上的一塊傷疤,傷疤也許好了,不痛了,但是那痛的記憶不會消失…… b54TOkI[YW1lNilnI
  清風不知道該說什麼,還是李恪先開了腔:“以前,你也這樣彈琴給我聽……如今,明達能天天聽見你彈箏,她一定高興壞了……我看見她看你的眼神,我就知道她很幸福……” ^n4iq\8jgYKd7[X2
  清風訝然,李恪又接著說道:“我明日就要離京了!回吳地去。”清風一愣,隨即明白,吳王進京賀萬歲壽,如今已經過去了二十餘日了,是早該離京了,而且這些皇子不經宣召是不能進京的。 Hl5q[_p89Cq`YtiqJ
  一想到這兒,清風心情莫名的輕鬆起來。 1_EOGJUXJXT。[ITO
  李恪盯著清風的眼睛“我要走了,原來你很開心……”李恪的聲音低沉,還是那麼富有磁性,清風的心不由得一顫,他勉強穩了穩心神,故作淡然的說道:“你走也好,留也罷,與我有什麼相干?” gkC7OX_1AY\3[的El
  李恪乾澀的一笑“真的一點也不相幹嗎?我還記得我上次吻你時,你很動情的,你騙不了我,也騙不了你自己!” \1SE733`bn,VFoVTE
  說起上次的事,清風無語,在清風看來,那是一件醜事,像一個十八九歲的熱血少年,經常做的荒唐事一樣,長大了一提到就會覺得很丟臉,現在清風就是那樣的感覺。儘管清風確實心動過,但是一旦理智占了上風,這點心動也立刻煙消雲散了。 的]SmpnVlAKs`BjjjR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你把往事都忘了,可我還記得,我們一起彈琴,一起下棋,一起論詩,一起作畫……,我一點一點的愛上你,你的一顰一笑都印在我的腦海里……我常常想,為什麼你不是個女人?為什麼我要生在皇室?為什麼你要生在國公府……”李恪的神情有些激動。 pOic的1,2t\RARpR0
  清風嘆了口氣,說道:“愛本身是沒有錯的,只是愛錯了對象。你既然想到了這些,就應該理智些……” S。6eqesVVBgTN23i8
  “愛是沒有理智的!它不受理智的控制!”李恪吼道。 hA4jjl。ihX2E`tW
  清風嚇得一哆嗦,看向李恪的眼神有些複雜,他看得出來李恪是真心的愛上了他。 f\2r42Ob[rj,sA0QK
  良久,清風笑了,他說道:“其實,仔細的想想,愛情是可有可無的,假如你窮困潦倒,你首先想到的不是愛情,是吃飽穿暖,你吃飽穿暖了,也不會想愛情,你又會想著多賺點錢,當你的錢多了,你就想著該娶個老婆,傳宗接代,然後滿足你的性慾,你的性慾滿足了,你才想著最好還是有一份驚心動魄的愛情,來發泄你剩餘的精力,這樣你的生活才圓滿。是不是啊?”清風這話有些辛辣,卻也不無道理。 i的^YtLDSQRVoTQ_EO
  李恪的臉色變換不停,最終嘆了口氣,“我們還做朋友好不好?不要再像上次那樣推說你病了,不肯見我,好不好?” LWHi]cMDoCZdLE。GS
  “如果你不再說什麼愛不愛這樣的話,我們就可以繼續做朋友。”清風說道,二人默默無言,清風想,男女之間沒有愛情了,友情還會持續嗎?兩個男人之間那就…… TIRQUPfF\sJ,e36KA
  送走了吳王,清風坐著發呆,晉陽問道:“三哥哥來有什麼事嗎?” OjFofVO7p_4K1cYhe
  “他沒有跟你說?” eD9Fm3JlHTmm9DZX5
  “我跟他不是很親的……” j6Wnjdf14Ce__9ZOF
  “以後他再來,你就說我病……說我不在家。” 。\tT,5Ipcs1opdXPs
  晉陽奇怪的看著清風“你們不是好朋友嗎?” AcApIH[jN。HTG82ZY
  清風還真不知道怎麼解釋“……我想……你的哥哥們鬧得那麼凶,我不想牽扯進去,我們幹脆誰也不結交,你看怎麼樣?也省得你夾在中間為難。” RFa2bqd3Do的Y。`Ih2
  晉陽笑道:“別人你結不結交我不管,只是你不能不理我九哥哥!”清風心想,真是我的好老婆,我也是這麼想的,臉上卻裝出一副為難的樣子,說道:“那也要注意點,可別讓人說什麼閒話。” Nr0op]AqR。q8qoiQe
  清風和晉陽說了一會兒話,夫妻兩個調笑了兩句,看著晉陽又被他弄得羞紅了臉,清風的心情又逐漸好了起來,紅藕進門看見二人的神情,心頭雖有些酸酸的,仍笑著說道:“爺,煙兒來了,在書房等著爺呢,見還是不見?” 0e。dPMMlIHnLPmJS
  清風一聽,忙說道:“見,我這就去。”心想,莫不是活字搞出來了?他幾步跨出房門,一轉身竟又回來了,明達問道:“怎麼又回來了?”清風笑嘻嘻的說道:“我一下子又想起來一件重要的事兒。” [FMLH3lYB\s`^`7m5
  “哦,什麼事兒?” B64[[6R2]f的kIM。JB
  清風“啵”的一下,吻在晉陽的臉蛋上,紅藕站在一旁“咯咯咯”的笑,晉陽雙手捂住了臉,只覺得臉頰象著了火一樣燙手,心裡甜甜的,腦子裡變成了一鍋漿糊…… [[8o51WOVRS\RStl
  清風來到書房,煙兒笑呵呵的迎上來,“爺,您快看,成了!” [[7^eKgpcTHq7dBmh
  清風接過煙兒遞過來的幾枚陶活字,字面平整光滑,只是陶字刻得有些大,清風還擔心的就是怕陶字易碎,如果陶字總是碎,那印書的成本也是不低,於是問道:“你們有沒有試過?” hXZ的f3WMD7eCIY的
  “已經試過了,效果還不錯,所以煙兒才急著來告訴爺,咱們可以印書了!”清風聽聞,心裡的一塊石頭也落了地,隨即說道:“這個字以後可以刻得小點,這樣就能少用些紙,書的價錢也能再低些,買的人也會更多。” K,k2Kkg\orHGoYWH
  煙兒答道:“爺,這個奴才也曉得,只不過……” _kIGB9np。fTgcIek
  “說呀,只不過什麼?” YKp的lCUG]pi9GBJ,
  煙兒一臉為難的說道:“爺,您給的五十兩銀子用沒了,做這個試驗天天就像燒錢似的,這是用錢的賬目……” tlPTcnda0fX。PUr5
  清風拍了拍腦門,心想,我要是知道錢不夠用,何必留給大老張五十兩銀子,只是現在想起來也晚了,只怪自己窮大方的慣了,總不能再跟人家把錢要回來吧,若是跟別人說自己一個堂堂國公府的二少爺,當朝駙馬,朝廷五品官員,竟然為了銀子發愁,誰會信啊!清風拍著腦門在地上轉圈,看得煙兒直迷糊,煙兒說道:“爺,要不然工人的工錢先緩緩?” 0GKLj4T_FGFd]lq3^
  清風一揮手,“那不行,都是苦哈哈的人,說不定正等米下鍋呢?錢的事,不用你操心,明天過來取吧!”清風打定主意,這回就去“騙”自己的老媽。一想到“騙”,清風不由得想起高臨風來,心想煙兒這小子腦袋瓜子好使,說不定能想出一個法子來對付他。 047YX[B8075coCFLW
  於是說道:“高臨風昨日得罪了我,我正想著怎麼報復他,你幫爺想個主意,最好能教訓教訓他,又不能得罪的狠了。” 50p4TLh6q,0U3XN[[
  煙兒一愣,“教訓高公子,是在他朋友面前讓他出醜丟人啊,還是使計讓他爹娘教訓他,要不半路找人揍他一頓?” m,torKnIi。V9cHa4K
  清風照著煙兒的屁股踢了一腳,“這都是亂七八糟什麼餿主意,最好的辦法是讓他的老婆惱了他,他有一個老婆倆個妾是吧?最好能……”清風的話還未說完,煙兒笑道:“爺,煙兒想到主意了。”煙兒趴著清風的耳朵嘀咕了半天,聽得清風眉開眼笑。 J5KRgjjnJnSpd[UC
第二十六章 被算計了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第二十六章 被算計了
  一想到煙兒出的主意,清風就心情大好,隔一會兒就自己“嘿嘿”的笑兩聲,心說“高臨風啊,高臨風,你就等著出醜吧!” mLOCW^8]IgD6AAaW
  清風一臉奸計得逞的模樣,弄得一旁抄書的冬雪莫名其妙,冬雪笑道:“駙馬爺今天有什麼喜事,這麼高興?” pmrFZrltaA1KIgZ2^
  清風搖頭晃腦的說道:“佛曰,不可說,不可說。” BWJm的6NWsibOr`。_
  得意間猛地想起還得去開始“騙”錢大業,不禁又有些頭痛,上次騙老太太,自以為得計,誰知道老太太心裡明鏡似的,這次再騙老娘……清風有些心裡沒底,正想著用個什麼託詞,李林進來了“爺,老爺讓您去書房去一趟。” H0QI,,gRH[0LTrMYB
  清風的心“咯■”一下,“我最近也沒幹什麼出格的事啊?這騙錢大業還沒開始呢,不可能就犯事了。” S8Kg_RH的41HSrEm0
  清風象懷揣個兔子似的,心怦怦的跳,一想起李績的眼神,清風就不由自主的害怕,總結了幾次經驗,結果就是李績在戰場上殺人太多,看所有的人都象看死人,滿身的殺氣,導致清風一見就怕了。 VMg,IGYWfF\TTrD_M
  清風來到天水閣門前,就聽見一個大嗓門說道:“這個小六子怎麼還不來?說不定還在跟他的小媳婦磨嘰呢!都說滷水點豆腐,一物降一物,這晉陽公主在小六子跟前就像一隻波斯貓,一到我老程面前,馬上就變成了一隻老虎,你們說奇怪不奇怪?” HD4coGbAiKPfDbIa
  書房裡傳出一陣哄笑,聽著是好幾個人在,清風頭皮發麻,有老狹促鬼程咬金在此,清風感覺自己後脊梁颼颼冒涼風。另一個聲音說道:“你這個老傢伙,閒著就會我侄兒,這會兒連侄媳婦也編排上了,虧你還是個當叔叔的!” EFrc6p\Y1eoAT8qc。
  清風一下子聽出這個說話的正是自己唯一的親叔叔,李績的弟弟李弼。在給老太太請安時見過幾次,也在兵部就職,任左果毅將軍。清風心想,今天是什麼日子?你們聚就聚吧,找我幹什麼? d。K_]0Ke]7ei`mPmn
  清風這麼一遲疑,就聽見書房內喊道:“小六子,鬼鬼祟祟的,還不快進來!” nEVjX,XOQKf]gjs的
  清風臉一紅,硬著頭皮踏進書房,“程叔叔,叔叔,爹爹,這位是……” 1n44lGNJ0BhH3o6Te
  “這位是鄖國公張亮,你叫張叔叔就行了。”清風趕緊行禮,口稱“張叔叔。”心想,這個名字也很熟,莫不是和爹爹從瓦崗山一起下來的? Mrki的I1TJqDdeRV0
  還別說,清風這次還真的猜對了,這位鄖國公張亮,原為李密部下,隸屬李績,隨李績一同降唐。得房玄齡、李績推薦入李世民幕府。李世民兄弟相爭時,派他到洛陽招募私黨,被李元吉告發而下獄,張亮拒不招供,掩護了李世民,因而有功。這些年,因善於行政而頗得太宗李世民的信任。 q4FS4DBjHDQ2J^。
  清風心中狐疑,你們幾位軍政大佬聚會,找我幹什麼? e0YG81b`VqR2a5AeH
  李績看出清風疑惑,解釋道:“因為驍騎、熊渠、豹騎、羽林、射聲、次飛,左右監門衛、左右千牛衛不統府兵……” 1_q]8iFd2IVkhh^Ro
  清風哭喪著臉說道:“爹爹,你說的這些我都不懂。” ho2e4UrVp\pRJ8BR
  李績怒道:“我還沒說完呢!” r_jksosI[F2XHZRN
  程咬金幸災樂禍的在一旁笑,清風滿頭霧水的繼續聽下去,又經大家一解釋才明白,原來就是皇上嫌他的禁衛軍年老的人太多,想著換些年輕力壯的補充,而那些老軍全都是他的秦王舊部,皇上念舊,責成戶部和兵部妥善安置,可是那些老兵都不願走,大家正在想辦法。 P\XkfV6jVq6G的ePMY
  清風腹誹,“你們多給些錢,哪有不願走的?人家在軍隊呆了一輩子了,你們幾個大錢就想把人隨便打發了,沒有人會願意走的。” acTIt[4^4d7ADKkqH
  清風這麼一說,眾人都笑了,李弼說道:“這個誰還不知道,用得著你說?去年豫中招災,又是賑災又是免賦,今年戶部拿不出錢來,要不然找你幹什麼?” MT`YD2YTEj6o4_Qm
  清風臉色大變,你們沒錢找我,我沒錢找誰去?我剛才還為錢的事頭痛哪! b0GONffHXGK`703Eq
  李績說道:“你給大老張出的主意不錯,還有派李煙辦印書行的事兒,大家都知道,你程叔叔說你能想別人所不能想,這件事或者你能有什麼法子,就讓你來聽聽。” 3pr0mrNtQ89QU3BTE
  程咬金拍了拍清風的肩膀,清風痛的一皺眉,“小子,我們也是死馬當成活馬醫,實在沒有法子了,你今天不管好壞,不想出法子,你就別想出這個門!”清風心想,是狗就改不了吃屎,你還是個地地道道的土匪! Pr。0Hlft3mXjNLKkC
  清風愁眉苦臉的想主意,時而暗嘆,“人家都是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我怎麼就這麼倒霉,不在其位,還要謀其政呢!”一眼瞥見程咬金還在偷笑,清風恨不能撲上去咬他幾口才解恨。 n\GVWqJ0mBR,3LeaO
  清風心想,既沒錢,還想著安置人,這不是誠心難為人嗎?那就找一個投入少,用人多的地方安置,我的印書行倒是合適,可是現在規模也太小了,“難道他們想打我印書行的主意?”清風的心一激靈,老爹,你也太黑了吧?我一分錢還未掙呢,你就想來插一槓子,門都沒有! nfh5R,,`F3hnoEXb`
  清風心想,我還是趕緊想個好主意吧,有了好辦法,他們就不能打我印書行的主意了!清風這一著急,腦門上汗就下來了。 rXK_b\的JY9WQbZra
  用錢少,用人最多的地方,應該就是煤礦了,現在一時間上哪兒找煤礦去?鋼鐵廠?哼,現在只有鐵匠鋪! qlkt。JM`o\IM\,QKn
  清風轉了一圈,想著這些老軍,就只會騎馬打仗,還會幹什麼?嗯,他們會騎馬? ee3Lr_Qlk,IMQ,c5的
  清風“啊”的一聲“我想起來了,就開了郵局!” B2_s5pndPH^mmWW\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郵局是幹什麼的?”眾人都一頭霧水。 BOL4dZetY2Aj。b,^n
  清風一想,是啊,都是些老古董,哪知道這些! NHUP8k`]TSKH\PgRN
  清風費了半天唾沫,總算說清楚了郵局的公用,人是現成的,地方可以暫時借用各地的驛管,只管出些馬匹就行了,基本上不用什麼錢,這郵局在全大唐一鋪開,這些老軍都安置完恐怕人還是不夠用,幾個人聽了清風的分析都喜形於色。 nJHJY`pmSSJ[O0dRc
  鄖國公張亮說道:“我還以為賢侄只通詩文音律,不曉世俗呢,卻原來是個全才。”清風咧了咧嘴,剛想著謙虛幾句,程咬金說道:“這小子成天就想著逍遙自在,撫琴弄曲,那東西屁用不頂,閒著沒事兒,也到衙門去溜溜,皇上看著你勤勉,說不定什麼時候就給你升賞了。就象今兒,要是不逼著,他一定就會說沒主意,我老程這雙眼睛……” ]DodR7r。foTIX5MUe
  李弼說道:“行了,行了,又開始吹了,還不是我哥先說小六子胸有丘壑。” 8646IIfpN,lI的aRm8
  “行了,都別說了!”李績一發話,眾人都不言語了,清風心想,原來我老爹誇我了,只不過他當著別人的面誇我幹什麼?想讓皇上知道我有才,啟用我?人家舉賢不避親,我老爹不想這麼做,來個曲線舉賢?他明明知道我不喜歡當官的。 Ub`N`][MBfl4[F^8。
  清風一想到這兒就明白了,上了老爹的當了,老爹這是故意讓大夥看看,我的兒子有才,是個當官的料! UQgG4ikRsspiGqJg]
  一想到這兒,清風心裡發苦,怨不得程咬金叫你老狐狸,連自己的兒子都算計,名副其實啊! 0VQhSVA_N7HqBrB
第二十七章 得意忘形
第二十七章 得意忘形
清風被算計了,清風鬱悶了,他低著腦袋,象霜打了的茄子,蔫頭耷腦的,清風想不通,為什麼自己的老爹那麼想讓自己當官,自己現在才十六歲,已經是五品官了,估計全大唐也算是獨一份吧?根本就沒有再升遷的可能,父親現在要推出自己幹什麼?難道是先給皇上留個印象,不要認為清風只是個會吟詞弄曲的小白臉?也不是沒有這種可能。可是吟詞弄曲過一輩子是我人生的最高理想啊! 1JXEfjt^9YCMicjYq   “叔叔,你怎麼不高興啊?是爺爺訓斥你了嗎?”清風心想,我倒是寧肯他訓斥我一頓,也不願意讓他算計我。 CRm6rEdjd,3,lkF。
  清風咧了咧嘴,問道:“你的夫子呢,今天怎麼準你亂跑了?” WqpaJLaqiQlpe_lRc
  “夫子他今天有事,放了我半天的假,叔叔,你今天能不能給我講故事?”小老虎歪著腦袋問。 2。Q_65gjj3TmjUh6
  清風笑了“好吧,那就講一個。” [Sc1pR8O0RDpVAp8
  叔侄倆坐在花園的石凳上,小老虎崇拜的目光看著自己的叔叔,聽著清風講道:“有這麼一個將軍,他在河邊走,猛然他聽見前面有人喊救命,他往河裡一看,一個人正在水中掙扎,眼看就要被水淹沒了,將軍拿出隨身帶的弓箭,對準那人,喊道:‘你趕緊爬上來,要不然我馬上就射死你。’那個人使出吃奶的勁來,掙扎了好久,終於爬上了岸,他對那個將軍說道‘你見死不救也就罷了,為什麼還要射死我!’你猜猜那個將軍是怎麼回答的?” YtAWUee\f的Vb34K的
  小老虎想了半天,說道:“我猜那個將軍穿著盔甲,不能下水。” P0jNObFAXmVcOYf[K
  清風說道:“我再給你講一個吧!有一個人,他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一天他去拜觀音菩薩,就看見觀音菩薩座前,還有一個人在跪拜,他一看那人長得跟觀音菩薩一個樣,驚訝的問:‘你就是觀音菩薩嗎?你幹嘛要跪拜自己。’觀音菩薩說:‘因為我知道,求人不如求自己。’” gDJLNUnPTD。68kiK
  “我知道了叔叔,那個將軍說,‘我就是想讓你自己爬上岸!’” YAODM8pB98Vp\UL3
  “是啊,那個將軍他根本就不會游泳,也根本就沒有辦法救他,只能想辦法讓他自己救自己。其實不管什麼事都是這樣,求人不如求自己啊。” riOsVR3QVkdr8YfX
  小老虎托著腮,小大人似的蹙著眉頭,模樣甚是可愛,清風忍不住掐了掐他的臉蛋,“想什麼呢?” TbQ]c6hmQlZSb6h5。
  “侄兒在想,叔叔總是給侄兒講一些又有趣又有哲理的故事,是要告訴侄兒做人的道理。夫子也常講‘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小不忍,則亂大謀。’‘功者難成而易敗,時著難得而易敗也,時乎時,不在來。’還有什麼‘內省不咎,何恤人言?’聽著夫子講,侄兒半懂不懂的,就覺得腦袋大,叔叔再一講,侄兒馬上就明白這道理了,以後侄兒有空還來聽叔叔講故事,好不好?” P`Md0qbN,X72Ag4]
  “好啊,只要你愛聽。這個新夫子怎麼樣?” pcOr。,[kgRb`t,2b
  小老虎嘟著嘴“反正我覺得不如叔叔好!” MaFqrHQBMEZIMYDf
  清風忍不住笑了,溺愛得對小老虎說道:“對夫子要尊敬,有不懂的就來問叔叔。” 8s9J_eiYDgG1Ke0h
  看著小老虎蹦蹦跳跳的離去,清風的心情也好起來,這個自私的傢伙心想“我把小老虎好好的培養著,一定把他培養成這個家的頂梁柱,那樣我就可以輕鬆自在的過我的小日子了,老爹你再算計也是白搭。”邊想邊嘿嘿的笑,嘴裡吟道:“去留無意,任庭前花開花落;寵辱不驚,看天空雲卷雲舒。” j的`cGZg]WpgSIEK
  就聽見一聲輕笑,清風回頭一看,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子,手持一朵蘭花,正笑靨眈眈地看著他,清風一愣,這個人是誰?我怎麼不認識? 4C的jj1\UY_BJjm_aL
  那女子嫣然一笑“都說清風公子神仙般地人物,今日總算見到了。寵辱不驚,看天空雲卷雲舒……說得真好,只是又有幾人做得到呢?”“哎呀,小姐,你怎麼跑到花園來了,讓我好找,快點吧,大奶奶正找你呢。”一個丫鬟急匆匆的過來,拉著這女子就走,倆人轉過幾簇花叢不見了。 3arshYEg2jPA6ZNSS
  清風呆呆的站著,終於想起那個女子大概就是柳香凝,看她的一顰一笑倒也不像是個煙花女子出身,也不知道自己的大嫂程素素有沒有王熙鳳的手段,這柳香凝有沒有尤二姐的命運,清風一邊慨嘆,一邊往自己的書房來,無意中瞥見腰間掛的玉佩,心想,這老丈人真是吝嗇,若是賞我點銀子,我現在又何必為了銀錢而心焦,給我塊玉佩,吃不當吃,喝不當喝,讓我常去見你,我閒著看看書,睡上一覺,也比去給你磕頭強…… B_\G],5Qiqtk1,G`[
  清風推開書房門,一眼看見晉陽正在看自己寫的《紅樓夢》手稿,清風劈頭就問“你看我寫得如何?” 2^h5JrhC`的B\MF^Eb
  晉陽笑呵呵的說道:“用程叔叔的話說,就是你肚子裡的溝溝坎坎還真不少。”邊說邊笑著。清風聽了這話,心裡放心了不少,他也生怕自己的功力不夠,無意中再把這本鴻篇巨作糟蹋了,那自己的罪過可就大了,也對不起曹雪芹啊! Zjf]fG的的Sp4IaRBsf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明達怎麼有空到書房來?” 142E[BlA4jRY\k22^
  “當然是找你有事,你看看這個請柬可有什麼不妥當的地方?” [dLKYi5sjOrpkF2,8
  清風疑惑的接過來一摞請柬,“這是要幹什麼?我們要請客嗎?” nT]1Q1的fEOM的YjiRi
  晉陽說道:“也不知道你一天到晚都想些什麼,幾日後單小姐就進門了,當然要請客,難道要讓單小姐一聲不響的進門,那別人會怎麼看。”清風尷尬的笑了笑,是啊,自己太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了,甚至還有些怕,這位單玉兒是自己前身的心坎上的人,自己應該怎麼對待她?清風想起這事時,就覺得這個單玉兒是夾在自己和晉陽之間的第三者,清風從心底裡不願意娶她,卻也無法可想。 lPdVgoi07h。J1dX02
  清風看了看請柬,說道:“你看著辦吧,人請得越少越好,當然高臨風和李家昌是必請的。” BpVG41cA24。lBJZX
  眼看著晉陽公主要走了,清風猛然想起一件事,連忙說道:“明達,你等等,幫我看看這兩張字畫。”清風邊說邊拿下墻上的那幅畫,在暗櫃裡拿出那天發現的字畫,讓晉陽看。 74H。6JM_NptG6ZZp
  清風自己對古玩字畫一向沒有什麼研究,他猜想自己的前身——那個書呆子一定很有眼光,他珍藏的東西大概不是凡品,清風自己就仔細的看了看那幅字畫,發現有王羲之的手戳,他心中欣喜,自己又不敢確定,因為想著晉陽比自己的學識強多了,就惦記著讓晉陽給看看。 e6的PL4kjJ`2hgl的S
  晉陽一看,顫聲問道:“清風,你哪裡得來的《蘭亭集序》?” Zbn9Dk7NcBLARgT]P
  清風,這真是《蘭亭集序》嗎?“乖乖,我發了,我發了!”清風欣喜欲狂,“你確定,你確定這是《蘭亭集序》嗎?” U6igAdc0BbGV\Yik
  晉陽說道:“你看這筆法,墨氣,行款,神韻,再看這章法,結構,多麼完美,作者的氣度、鳳神、襟懷、情愫,在這件作品中得到了充分表現。都稱王羲之的行草如‘清風出袖,明月入懷’。還真是堪稱絕妙的比喻啊。” 6m。ltmeKmlqnqB[U
  別的清風或許不會知道,這《蘭亭集序》就是想不知道也難啊。在東晉永和九年三月三日,王羲之與謝安、孫綽等四十一人,在山陰藍亭“修禊”,會上各人做詩,王羲之為他們的詩寫的序文手稿,就是這《蘭亭集序》,序中記敘蘭亭周圍山水之美和聚會的歡樂之情,抒發了作者好景不長,生死無常的感慨。後人評說“右軍字體,古法一變。其雄秀之氣,出於天然,故古今以為師法”。因此,歷代書家都推《蘭亭集序》為“行書第一”。 XQGalbbEK\_iFe3,
  清風攥住了字畫,興奮的說道:“哈哈,這下子我不愁沒錢了!”清風得意忘形,竟然忘了晉陽就在旁邊。 S]R8U8fka1SJdks2
  晉陽聽了一愣,“清風,你缺錢嗎?”
第二十八章 不宜出行
第二十八章 不宜出行
  一想到被公主拿去了《蘭亭集序》,清風就肉痛,“這個明達,也太小氣,美其名曰替自己保存著,卻又送來一百兩銀子,哼,不會是想拿一百兩銀子買了它吧!” g\fm9l1VrIMDJd5OD
  清風明知道是因為他沒錢了,公主才拿銀子給他用的,卻仍然這麼惡意的去想,因為他原本想著把這《蘭亭集序》拿到當鋪去,先弄倆錢花,然後再贖回來,誰知道公主死活不同意,更加惡劣的是,她拿了字畫不撒手,總算讓清風看到了她的另一面。 Cj5OY8D2R7UCs3hI
  肉痛歸肉痛,好在不用去老娘那兒騙錢了,清風看著白花花的銀子發呆,一旁的李林說道:“爺,今天早上大小姐送來請柬,說明日是大小姐的生日,請爺你去玩一天。” o67dgh[Rp]hN7的。XY
  清風眼珠一轉,問道:“往年大小姐也請我去嗎?” 7CGHTfiW3]Vaf6dj
  “那倒是沒有的事,往年大小姐都是自己樂呵樂呵就完了。” O0HQnri3HNODXLN2c
  清風一想,“莫不是高陽公主在作怪?我姐姐是房遺直的妻子,是房遺愛的嫂子,如果高陽公主提出什麼要求,姐姐也很難拒絕的。還真的很有可能,明天我就帶著我的護身符——明達去!看你高陽公主能折騰出什麼來!” MNdERfmUqGO5TQ`
  清風打定了主意,讓人傳話給內宅,請公主給姐姐備生日禮物。 pnUK[UmV]TQHe^Da
  恰好煙兒來取銀子,清風又想去印書行去看看,便一起出了駙馬府,向西市而去。 2E0[728Up18,2d5\V
  城的所有的貿易都在東市和西市進行,清風的印書行就在西市,一行人過了朱雀門,還未到含光門呢,就見對面行來一群人馬,清風定睛一看,天哪,這不是吳王李恪嗎,急忙想著避開,哪成想對面的吳王已經喊上了“清風,你是來為我送行嗎?” q。DNPXDIXY8sONgL
  清風剛想否認,吳王李恪已經打馬迎了上來“清風,你能來送我,我太高興了!” 9的7]的V__08B,Mt。\9
  清風卻不高興,他氣得瞪了煙兒兩眼,心想,“死煙兒,長安城條條大路,你怎麼就選這條路走呢?”煙兒見清風瞪他,一愣,不知道哪裡得罪了主人,有些摸不著頭腦。 NtA25。s0er,AHql的
  事到如今,清風也只得默認是來送行的了,他衝著吳王拱了拱手,說道:“沒想到還來得及給吳王送行。” J2P73q`q4FG3qNpJW
  吳王笑道:“幸好九弟來送我,耽誤了些功夫,要不然還真的見不著了。可見老天有眼啊!” Q。]nTjLkV[T。7KKe
  清風氣得翻了翻白眼,什麼老天有眼,分明是老天無眼! PRD2iElKmcMbXI^DC
  “你怎麼了?眼睛進去沙子了嗎?用不用我幫你看看?” p[4\QI的t0ln6_8eRa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清風嚇得連忙搖頭“沒什麼的,現在好了。” tJcUMb7pF7T3S的epO
  吳王和清風在這兒敘話,一行人把路堵得死死的,清風一見,忙說道:“咱們還是讓開些吧,給路人點方便。” MIV[HClMIDX4A^WI。
  吳王一揮手“走吧,送我出城!” Kp422^RdHXP8[gKke
  清風無法拒絕,只得與吳王並轡而行,吳王笑道:“你來送我,我太高興了,既然來了,怎麼著也得為我作首送別詩吧?你現在可是才名遠播。” iP3]^RagDF_7qIV[X
  清風笑了笑,有些無奈,從前最羡慕那些名人風光無限,輪到自己才知道其中的滋味,那是快樂並痛著的。清風跨馬走在這人來人往的大街上,不知怎麼竟然生出一種寂寥來。 58hiIIoqtJeUYUdC
  好像這寂寥也會傳染似的,吳王也嘆了一口氣,說道:“今日一別,不知道何日才能再見到你!”清風唯有對以苦笑。 UsptfXH6llo的_mJ`h
  好不容易出了長安城,清風拱拱手說道:“送君千里,終有一別。就到這裡吧!我就不遠送了。” 2T^Hh5r]Ti\IGURF]
  “你就這麼急著離開我嗎?恐怕你也不是特意來送我的吧?是我自作多情了,不過,我還是很高興。你給我寫的詩呢?不會還沒有想好吧?” qiB,\CaFeZNsIe30M
  清風臉上一陣尷尬,心想,你看出來也好,我就是怕你參雜不清。清風的腦子飛速地轉了幾轉,他想起劉禹錫的那《楊柳枝》輕聲吟道: XSoIsEnBteClZ的hS
  “城外春風吹酒旗,行人揮袂日落時。 3N`ONfUra2Is的[qH
  長安陌上無窮樹,唯有管別離。” Dt5KZgXk_jr6th1[M
  “唯有垂楊管別離……沒關係的,再過半年,我母妃也要過壽,到時候我再請旨回京,我們就又能見到了。”清風暗暗在心裡祈禱,皇上啊,您老人家英明偉大,千萬不要讓他回京啊! 720gXSX3fd9XYnIDm
  目送著吳王李恪一行人離開,清風總算松了口氣,趕緊打馬回城,在去西市的路上,清風就想,我是不是不宜出行啊,為什麼兩次出門都不順啊。 ,3l5Jdtqmam5NCaWf
  沿著朱雀大街行到了安仁坊附近,就聽見有人喊:“姑爺,姑爺,等一下。”清風旁邊的李林見清風沒有反映,連忙說道:“爺,是綠荷姑娘喊您。” dWqQD_^lH[grVls
  “綠荷?綠荷是誰呀?”清風問道。 pUsaq8K\PUU16F0te
  李林小聲說道:“爺,綠荷姑娘是單小姐的丫鬟。也是咱們國公府的家生兒,從小是和紅藕姑娘一起長大的,後來,老祖宗做主給了單小姐的。” ]fto。7EssI_ei1TNg
  清風呆了一呆,看見綠荷正在向自己行禮,忙問道:“你怎麼在這裡?” XGsE的lH[ECorUCqiZ
  綠荷指著不遠的一頂小轎說道:“這不是眼看著婚期要到了嗎?奴婢陪著小姐到薦福寺上香祈福,沒想到在這裡遇到姑爺,小姐想請姑爺前去敘話。” `YOL3OOfiGogqFm2
  清風來到轎前,一時間真的想不起說什麼,這個人就要嫁給自己了,可是自己連她什麼樣子還不知道,這就是盲婚啞嫁吧?也不對,單小姐認識自己呀!清風正瞎琢磨,小轎裡傳出一個清脆的聲音,“懷玉,你真的不記得往事了嗎?” ,Hh。Z4Im3hrb]m7D
  清風點了點頭,馬上想起轎裡的人看不見,忙說:“是的。” hJD3KZKWJ0SPD^4G7
  “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單小姐的聲音充滿了傷心與無奈。 pnYRE4LV30U6的R1VL
  清風完全能了解單小姐的心情,一對心心相印的人,如今只剩下一個人孤獨守望,那份孤獨,傷感,無奈,抑鬱,又如何排遣?清風想安慰兩句,實在又無從說起,只得問道:“你上過香了?” tqTR6ShTjGA2d的`o
  “是,上過香了,我求了菩薩保佑你早點康復。你……現在可好?公主……她……你……” 0f4H1F0FaqTgse^。1
  清風知道這位單小姐擔心婚後的生活,忙說道:“公主她很好,溫柔善良,知書達理……”一想到當著一個女人不應該誇另一個女人,連忙住了嘴,吶吶地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單小姐一聲幽幽地長嘆,說道:“起轎,走吧!” 。h932VBAJX\mERg
  清風望著遠去的小轎,心想,你既然要嫁給我,我總會對你好的,只是如何在幾個女人之間左右逢源,我的技術還真的很糟糕,任重道遠,我還得好好的學呀。 lgJpgWbeQAo的BbLf
  煙兒在一旁笑道:“爺,您真是艷福不淺,您看那個綠荷姑娘,長得越發漂亮了,奴才聽說,當初老太太就是看好了她的模樣人品,把她送給單小姐,就等單小姐嫁過來時給您做通房丫頭。”清風一聽,嚇得差點沒跪到地上。 aajU,OSCFq]I[Q
第二十九章 清風中計
第二十九章 清風中計
早上鍛煉完,清風又出了一身的汗,洗完了澡,紅藕湊上來幫著清風穿衣裳,“爺,今天給大小姐過生日,可不可以帶著紅藕去啊,紅藕可是很久都沒有出過門了,我就扮作公主的侍女,好不好?” [Ki5JeTPNf5\c55t7   清風說道:“想去就去吧,大小姐也不是外人,她身邊的人你都認得吧?” YR0I的U4R4BE1A的UU8
  紅藕一見清風答應了,喜形於色,“那可不是,我們都是一起長大的,這次正好去看看她們,我們都幾年沒見了。” ]UOWleQhF]48DA0c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清風穿戴整齊,又去給老太太請安,老太太一見清風就笑了:“六子,你寫的文章玳瑁都給奶奶讀了,倒是很有趣,寶玉到底娶了誰啊,你先告訴奶奶。” mRTKN6R`。k`qRmG,,
  清風笑道:“奶奶,你希望寶玉娶誰啊?你說娶誰,我就讓寶玉娶誰,你說好不好?” 06Eh[hp4HkfV``Sf3
  老太太笑道:“我呀,就希望寶玉把兩個都娶了,也好多生幾個重孫子!”清風聽了,哭笑不得。 7g[BW4IhGt\gZB^Z
  老太太接著說道:“小六啊,過幾日玉兒就要進門了,她身邊的那個綠荷是奶奶早就給你選好的,到時候你就一起收了,多給奶奶生幾個重孫,咱們李家子嗣單薄,你大哥身邊的妾早年生的兩個小子都夭折了,如今只有你大嫂生的一個小老虎身子還算好。奶奶看你的身子骨越來越好了,再說晉陽也不是個拈酸的人,你就多收幾個身邊的,好給咱李家開枝散葉。” nMZqhWC5A06cnd2bi
  清風嚇得冷汗差點冒出來,原來老太太想讓自己當種馬,清風心想,色是刮骨刀,我的理想可是能活到七十歲,要是照老太太的話辦,說不定我三十歲就蹬腿了,還是免了吧! 1FXE。[W^QG^N3的Jn4
  清風連忙說道:“奶奶,您不知道我天天忙著嗎?我可沒那個時間。” 1d7asU1gTVDY66a1
  老太太笑道:“什麼沒時間,還會找藉口了,你晚上還不睡覺了?順道不就把事辦了嗎?” UPcOZ7]qefVa31Vb
  清風的臉色紅了又白,白了又紅,簡直不知道自己說些什麼好,無知的老太太呀,你不是男人不知道,那可是個力氣活呀!哪裡像你說的那麼輕描淡寫的! Sm]BDg2eZcfR^c_H
  清風厚著臉皮“呵呵”的笑兩聲:“奶奶,這個任務太艱巨,還是讓哥哥來吧,他的身體比我好!” 50CE,Vg\qbC。[JtiH
  老太太“哼”了一聲,“我還不知道你哥哥身體好?可你嫂子……你哥哥降伏不住她,我這做老人的,也不能看著孫子兩口子鬧不和不是?” qUDO3jJV的B110Nk^
  清風聽了,趕緊敷衍老太太幾句,就落荒而逃了。自此,嚇得好幾天也沒敢去見老太太。 _qrn。FM2p8`^TTFjG
  清風和晉陽來到魏國公房玄齡的府上,房遺直迎了出來,清風和姐夫寒暄了幾句,房遺直說道:“還是進內宅去吧,自從你上次摔傷了腦子,你姐姐就不時的念叨你,無奈家裡離不開,今兒個藉著過生日的由子,就是想看看你!”清風夫婦進了內宅,清風被大姐拽過去,上下左右的瞧了半天,一個勁兒的說清風比以前壯實了,這才撒了手。瞅著晉陽不注意,對清風說道:“高陽公主和你怎麼回事?她怎麼一個勁兒的鼓動我讓你來?” ksml2^APG45QSOD1e
  清風滿頭黑線,心想果然不出我所料啊。清風正想要解釋,大姐說道:“你注意點就行了,她是怎麼樣的人,我們大家都知道。”姐弟倆匆匆地說了幾句話,客人就陸續都來了,大小姐開始忙著招待客人。 [5i7g7,MXY`OpK8en
  台子上戲子已經咿咿呀呀的開始唱,另一邊是演雜耍的,雜耍過後是西域女子跳的胡旋舞。清風不喜歡聽戲,倒是對胡旋舞有興趣,大唐的女子遠不像宋朝女子那麼封建,台上胡女在跳,台下也有不少姑娘模仿,大小姐的客人大多是女眷,清風在這“花叢”中來回遊蕩,不時有一兩個少女向他拋媚眼,倒也沒人過來糾纏,清風也一笑了之。 Q9RCOEL的YLNjtGB8
  因為來了就沒有看見高陽公主,清風的警惕性就降下來了,看見晉陽和紅藕在津津有味的聽戲,清風自己看了一會兒胡旋舞,就覺得沒意思,四下張望,正好看見房遺愛,四目相對,甚是尷尬。 \h^aUhee2NP,Vf7gB
  房遺愛說道:“不如我們到那邊去坐坐。”清風點頭允了。 EAN2dM,I1rH。8C,KM
  漸漸地遠離喧囂,來到一個臨水的亭子前坐下,房遺愛說道:“我真是羡慕你,有一個好妻子!你說我該怎麼辦?告訴皇上?那是他的女兒,頂多也就是禁足一年,只怕她以後更不待見我了,現在看著我象看賊似的,我要是如了她的意,她就賞我兩個宮女玩玩,若是不如意,非打即罵的,我又不敢還手……” eKj_FoNiZdN2bTiO的
  清風不知道應該說什麼,若是換了自己娶了那樣的妻子,自己就能比房遺愛強嗎?清風自己也說不好。 ifqRh\jS2ksf8sAWO
  “你不知道。”房遺愛雙手抱著腦袋“當初這門親事訂好是給哥哥的,可是哥哥看好了你姐姐,死活不同意,最後這門親事就落到了我頭上……我也不願意啊,又有什麼辦法?” X^的opXtD8fi29EjgH
  清風心想,要怪就怪皇上亂點鴛鴦譜。 \dA3ob^RVVf1U。i]M
  清風不由自主的嘆了口氣,說道:“你對我說這些,又有什麼用?我也幫不了你什麼。” Nmg5bBN`UQD0r^lAT
  房遺愛苦澀的一笑:“這話我也不能隨便跟別人說,跟你說說,心裡敞亮些,也好受些……”房遺愛轉身走了,好像還偷偷地擦眼淚。 jNielC的Uk_aQ`7Rd
  清風唏噓不已,呆呆地坐了半天,想著自己也是皇上亂點鴛鴦譜點的,如果自己的前身——那個書呆子娶了晉陽公主,恐怕也是一對怨偶。幸好自己代替他活了下來,這才琴瑟和諧,實在是幸運,以後一定要對晉陽好些。 s18q8SGfJUQga3dFY
  清風的思緒飄得很遠,不知何時,遠處傳來清越的笛聲,悅耳.悠揚的笛聲飄忽入耳,令人如痴如醉.....清風順著笛聲尋去,笛聲若有若無,時斷時續,附近更是看不到一個人影,清風的心越發的好奇了,這是怎麼回事? GpQbijNMrf]mqk7\
  尋來尋去來到了一個臨水的抱廈,大門敞開著,清風走的有些累了,更兼口渴,就進了門去,想喝點水,這才發現,抱廈裡竟然一個人也沒有,桌上倒是放著茶具。 75FqDIp16lLI。MZil
  清風自己倒了一杯茶,剛想喝,猛然聞到一股熟悉的香味兒,一眼看見香爐裡正裊裊的升起煙霧,清風一下子驚醒,“天哪,是合歡香!”清風新婚時被這合歡香迷昏了頭,才和晉陽公主成就好事,腦海里可是印象深刻,這味道記得清清楚楚。清風捏著鼻子,屏住呼吸往抱廈外跑,心想,我到底還是中了高陽公主的計了。
第三十章 牡丹花下
第三十章 牡丹花下
清風一想,到底還是上了高陽公主的當,心中又氣又悔,忙著往抱廈外跑,剛剛跑出兩步,高陽公主出現了,她站在門口,身著一襲薄紗,妙曼的胴體隱約可見,裡面竟然未著寸褸,兩顆櫻桃紅甚是扎眼,下身的叢林也隱約可見,比全裸更加吸引人,也更加讓人銷魂,清風本來就有些心旌搖動,渾身燥熱,此刻更加呼吸急促,面紅耳赤,鼻血差點流出來。 VWV1的_eF2\^qfn59_   高陽公主媚笑著,風情萬種的說道:“清風,我等了你好久了。” oN8^cJbYOQRht6e,
  清風此刻頭腦還保持一絲清醒,況且他平日就討厭高陽公主,一直對她保持警惕,到了此刻,他的潛意識裡對高陽仍然抗拒,高陽伸出玉脂般的手撫摸著清風的臉,“清風,我喜歡你……” I_75GUVaLaFXM\fZ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清風渾身一顫,立刻狠狠的在舌尖咬了一下,人頓時清醒了不少,他抓住高陽公主的手腕,狠狠地甩在一邊,高陽公主“啊”的一聲尖叫,跌倒在地。 D6`bY8的s[Z_rNa3p
  清風什麼也顧不上了,踉踉蹌蹌的跑出抱廈,也分不清東西南北,他依稀記得抱廈就在水的旁邊,只要跳到水裡,就會好些,哪成想弄反了方向,卻是離水越來越遠了,他只感覺渾身象著了火一樣,於是拼命的扒下自己的衣裳,下身已經硬邦邦的,每走一步都被褲子磨得難受,猛然聽見一個人喊清風,清風以為是晉陽來了,大喜,也越發感覺堅持不住了,他喊道:“明達,明達快來呀!” fEQjblnPqP6的nXmf7
  紅藕遠遠地看著那人有些象清風,就喊了一聲,此刻聽見清風的聲音,喊的卻是明達,心下微酸,仍趕緊跑過來,一看清風的樣子,嚇了一跳“爺,你這是怎麼了?” 3Q。BXW0h8BobdsWnr
  清風哪有心思回答她的話,他現在只想找個女人發泄出去,別說來的是紅藕,就算是別的丫鬟清風也是難以放過了。清風上前就去扒紅藕的衣裳,紅藕看見清風兩眼赤紅,衣衫不整,就有些害怕,顫聲說道:“爺,你怎麼了,你要幹什麼?” 30\L0FeAlLCAAKV96
  清風的力氣比平時大了不知道多少,按倒了紅藕,撲到她身上,幾下就扯去了她的裙子,提“槍”便上,紅藕痛的“啊”的一聲叫,眼淚馬上下來了,清風平時待她都是及其溫柔的,哪裡經歷過這樣的陣勢?又是痛,又是委屈,眼淚唏哩嘩啦的流個不停,清風哪有心情顧及到紅藕,只顧自己胡天黑地…… r`b_W_lU7R4T75Ldo
  終於把毒火發泄出去了,這才注意到紅藕哭得妝都花了,簡直就是一隻花臉貓,再一看四周,乖乖,居然是在一株牡丹花下,有道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qGBE3coL4sGTq,PP
  清風卻是不願的,他一邊咒罵高陽公主,一邊安撫紅藕,心想真是萬幸,幸虧遇到的是紅藕,要是遇到別人……清風簡直不敢想那後果會怎麼樣,於是又和紅藕溫存了一番,哄得紅藕不哭了。 30Vo7KOsYsrGWrN
  其實紅藕一聽清風咒罵高陽公主,心裡就已經明白是怎麼回事了,清風再一哄,心裡早已不怨了,只不過愛聽清風那讓人面紅耳熱哄人的話,卻忘記了這地方可不太適合,好在高陽公主想在這裡算計清風,早就把下人全都打發走了,這才沒人撞見。 P1\J86TH\dTt[7^gl
  倆人穿好了衣裳——好在這衣裳還勉強能遮體,清風心裡恨恨地,想回去找高陽公主算賬,又一轉念,還是算了吧,別到時候弄得人盡皆知,還不知道會傳出什麼難聽的話呢!若是有人說,與清風牡丹花下風流快活的人是高陽公主呢?清風可解釋不清,流言也會殺人啊! oe1p4W`gNRHag。^d
  清風和紅藕穿戴好了,面面相覷,這一身怎麼出去見人? o。mNfoTPS]Nf_LI的
  沒有辦法,倆人偷偷摸摸的專找人少的地方走,見到人就躲起來,弄得自己跟個賊似的,好在大家都在看戲聽曲,好不容易走到大小姐住的院子,卻只有一個粗使的丫鬟看家。清風打發她去找大小姐回來,紅藕侍候著清風梳洗了一番。 1fIfoGD_Gts7^gslr
  清風猛然想起一件事,忙問:“紅藕,你怎麼會到園子裡去?” tZE^tUB8otr2pPs`O
  “是公主讓我去的呀!哦,是房駙馬說爺找公主有事,請公主去,公主正和魏國公夫人說話,走不開,就讓奴婢去了。” 9VWeEFj\_Mpn[。Tt
  清風一聽,恍然大悟,這個該死的房遺愛,虧得自己還那麼同情他,原來他就是那個拉皮條的,故意把清風約到那個地方,知道清風喜歡,又用曲子引著清風到了那個抱廈,機緣巧合,清風被這合歡香給害過一次了,若是再多呆一會兒,恐怕就著了道,這邊又讓晉陽去捉姦,讓不明真相的晉陽傷心難過,清風一想到這裡,心裡的怒火“騰”地一下就燒起來了,站起身來立刻就要去找那對狗男女算賬,紅藕也不傻,猜出一些,看見清風殺氣騰騰的,立刻怕了,拉著清風死活不撒手。 Cne\2Kmb1\,GLhKR
  兩人正拉拉扯扯,大小姐回來了,清風正在氣頭上,象一挺機關槍“嗒嗒嗒”的把事情的經過說了,大小姐沉思片刻,說道:“我看這事還是算了吧,你全看在姐姐的面上,你想,這一鬧出來,不光魏國公府丟臉,連皇家也丟人,連帶咱們李家也成了人家的笑料。” c1hMl6HR4An^的Y`c
  清風一聽也泄了氣,心裡仍恨恨地,恨不能變成一隻老虎,把高陽公主撕成碎片。 UFlPfb11dYY6e0NR
  大小姐給清風和紅藕找了衣裳換上,這時晉陽也來了,看出大家都怏怏不樂,很是詫異,清風也不隱瞞,據實都說了,晉陽的眼淚劈裡啪啦的往下掉,說道:“清風,別生氣了,我代十七姐姐給你道歉,你就原諒她這一遭吧!” iHPhfoEQOKT[Q1P`R
  清風嘆了口氣“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 2r\B2FVV`[q`C^]VH
  晉陽如梨花帶雨,說道:“誰讓我的駙馬哪兒都比她的駙馬好呢,也難怪她會勾引你,若是換了我,也勾引你!” VB2YaKQBX4UJ0\UEC
  大小姐聽著實在有些不像話,直皺眉頭,好在晉陽是公主的身份,她也不好說什麼。 r36lq53]OIZCtn^pB
  清風聽了卻是笑了,心想,這小蹄子跟著自己學壞了,會勾引人了,不過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心裡這麼想著,下身竟然隱隱的又昂起頭來,清風心裡詫異,難道合歡香的藥勁還沒過?是啊,上次中了合歡香,可是和晉陽做了半宿,這次和紅藕匆匆忙忙的…… K,g4K3HPOGHr7fk。r
  大小姐受不了二人的眉來眼去,看見也沒有什麼事了,就託詞還有客人,趕緊走了,只留下清風和妻妾三人,清風一見有了機會,慾火又“騰騰騰”的上來了,抱著晉陽求歡,晉陽羞得滿面通紅,死活不依,只道回家後才行。 BCnpIArHbjsGrP_b
  這慾火一上來,清風哪裡壓製得住?當然不答應,衝著紅藕一使眼色,紅藕就上來幫忙,晉陽再也招架不住,到底被清風給抱到了床上,折騰了半天,清風這廝因為身體比原先好了,又換了一個新環境的刺激,還加上合歡香的餘燼未消,性慾越發的旺盛了,只弄得晉陽哀哀地討饒,又由紅藕接替做了一回,清風這才舒服了。 T[O3DPgsm4p[SOg_
  晉陽雲鬢盡散,渾身無力,由著紅藕侍候著梳洗了,看著清風的眼神哀哀怨怨的,弄得清風心裡很是過意不去,免不了說幾句情話,只不過姐姐的床上給弄得亂七八糟的,卻是一點法子也沒有了,好在是自己的姐姐,也不會說什麼,況且,清風的臉皮越來越厚了,倒是晉陽和紅藕,對著床單發呆,到底是紅藕扯下床單按到水裡要洗,被粗使的丫鬟止住,拿去洗了。 0deY7o^Nc[_LE2plP
  早就有貼身丫鬟偷偷的告訴大小姐清風和妻妾乾的好事,大小姐聽了,哭笑不得,讓丫鬟盯著,看見三人穿戴齊整的出來了,丫鬟趕緊向大小姐報告。 NDa_^SZCg\rc^^YSR
  清風一看自己姐姐的眼神,還有那是笑非笑的表情,自己也忍不住汗顏了。心裡暗想,這個高陽公主害得我在面前出醜,我一定要跟她算帳! RW3X\NFpe7hF784
第三十一章 皇上宣召
第三十一章 皇上宣召
參加姐姐的生日宴,居然被高陽公主算計了一把,清風總覺得很喪氣,總想著再算計回去,可是跟高陽公主一向也沒有什麼往來,難道還為了算計她再特意和她交往不成?眼看著沒有報仇的希望,清風只得安慰自己以後還有機會。 EllE35R5Gd7K的7rlE   不過一想起來,就要向高臨風“報仇”了,清風的心又興奮起來,很是期待高臨風出醜的那一刻啊! NMSPp[a2J。H]8jqT3
  大家都在為清風納妾的事忙著,倒是這事主整天無所事事的,他寫了一會兒文章,別看是盜版,那也得一筆一劃的寫出來,絲毫馬虎不得,這就是一個寂寞的煎熬人的事,清風不禁感慨,自己一個盜版的人都這麼辛苦,那些寫出長篇巨著的人是多麼的了不起啊!好在寫出來,就有一個文豪的大帽子等著他,這點辛苦也算值了。 8AEBD。[b。aOoBYI]Q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清風寫得腰酸背疼,冬雪就要過來給他按摩,清風趕緊拒絕了,這些日子和冬雪一個書房呆著,總覺得冬雪的眼神跟原先不一樣了,似有意似無意的開始撩撥清風,清風趕緊跟晉陽提出自己不用人整理稿件了,因為清風現在的字已經都會寫了,無奈傻乎乎的晉陽就是不明白清風的意思,恐怕清風累著了,仍然堅持讓冬雪整理稿子。清風只好盡量少跟冬雪接觸,倒弄得清風像是這個書房的客人一樣。 IKDHDTTcSL[llRgl3
  清風出了書房,想著好幾天沒去看母親了,就溜溜達達的向母親住的荷院走去,暮春的陽光暖暖的照在身上,荷院的荷葉長得正盛,院子裡靜悄悄的,往日總有幾個小丫頭在院子裡當差,今兒怎麼沒人了? a23C[[1YR[I^halGC
  清風邊走邊嘀咕,還未走到門前,就聽見“嚶嚶”的哭聲,清風嚇了一跳,“母親怎麼哭了?” PRkMYNKO7N3JOZNjq
  這些日子以來,清風對這位母親還是很有好感的,此刻一見母親哭了,就急著要問問到底為什麼,剛要進屋,就聽見一個人邊哭邊說道:“我要……要跟他和離,我……不要跟他過了……”清風這才聽出是二姐在哭。 Ue_AC8tit6rqQS。do
  就聽見王夫人說道:“別說這樣的傻話,你這麼年紀輕輕的,難道要一輩子守寡不成?你又不能生養,還能找什麼樣的人家?你趕緊斷了這念頭!” iEBg9Im]4Nq6^j,
  清風心想,怪不得昨天大姐的生日宴上,沒看見二姐呢?原來是夫妻鬧矛盾了。二姐哽咽著說道:“娘,您知道他……他罵我什麼,他說我是一隻不會生蛋的老母雞……他現在五……五房小妾了,半……年也到不了我房裡一次,我……我和守寡還有什麼區別?他若是尊重我,我……我也好歹跟他過,如今……我是斷了這個念想了,娘親,你……你若是不答應,我就出家當姑子去!” H54D245LWkKRj`e7
  清風聽了,心裡也不是滋味,這個二姐夫王永炎,他可是王夫人的遠房侄子,不看在王夫人的面子上,就衝國公府的名頭,他怎麼就敢欺負二姐呢? oI2BW^jp1krh62qG
  王夫人嘆道:“你的性子就是太綿,我早就說過,對那些不安分的小妾不能心慈手軟,現如今吃了虧了,知道回來哭訴,你和離了,國公府的面子呢?你爹爹斷不會同意,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老話說嫁漢嫁漢,穿衣吃飯……” AHihreK1_Ri28n8Vk
  清風再也聽不下去了,他推門而入,“娘,二姐是您的親生女兒,您總不能眼看著她被人欺負,不聞不問吧?怎麼著也得讓那個王永炎吃點苦頭,看他還敢欺負我們國公府的人!” 8VI2NtaF9]6NASehd
  娘倆個一看清風進來了,二小姐趕緊把眼淚擦乾淨了,王夫人說道:“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娘即使有心,也總得為你們兄弟倆想,鬧得凶了,咱們國公府的臉上也無光,你爹爹也不會同意的。” s0gCcq6_2K[\AFrp
  “娘,你別總想著臉面,是咱們的臉面重要?還是二姐的幸福重要?這件事不用跟爹爹說,有我來辦。二姐就先在家裡住著,看我怎麼整治那個王永炎,他若是表現得好,二姐就跟他回去,若是這小子不上道……二姐,咱們就把他踹了,再找個好的!” 3,RR67CK。Q[ZhFAt
  二小姐的臉上總算有了點笑模樣,清風心想,我還沒看見過王永炎呢,看二姐的相貌出眾,脾氣也好,若不是被欺負的狠了,斷不會開口的,今天這麼哭哭啼啼的要和離,顯然是被傷透了心,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麼事,看見她今天心情不好,等哪天偷偷地問娘好了。 [J2tT[AWOM3Tlq\cg
  清風出了荷院,便有些無精打采的,想著那個臭男人左一個又一個的納妾,卻又不知道珍惜自己的結髮妻子,實在是可恨。又一想自己現在也是一個臭男人了,這幾天也要納妾了,暗自發誓,這是唯一一次納妾,一個老婆,一個妾,還有一個通房,足夠自己忙活的了,免得不小心傷了誰的心,自己也不好過。 的mIK6SsLbq61oNM^
  清風正在自省,就聽見“■■■”的腳步聲,魏武幾步跨到清風面前,“二少爺,快去接聖旨!” EiZFYKPkobKSjeVYQ
  清風一愣,“聖旨?你搞錯了吧?那得讓爹爹去接,要不就是晉陽公主去接,喊我做什麼?” GI4IWim`Uc`DIUjM4
  魏武急得也顧不得什麼禮儀了,抓起清風的手腕就走,“快點吧,二少爺,是找你的聖旨!”清風滿頭霧水,皇上找我幹什麼? aJVqX2mSftPH43,HY
  清風楞呵呵的聽完聖旨,之乎者也的,一句也沒聽明白,聽晉陽一解釋,才知道皇上說了,“我給你了玉佩,讓你常來陪我彈琴聊天,這麼久了,竟然一次也沒來過,難道非得我派人來請你嗎?” 2ikMRM。66BOQsjIY
  清風嚇得打了個冷戰,“怎麼回事?皇上這是拿我問罪來了?我也沒幹什麼呀?清風在地上轉了兩圈,也就是昨天推了高陽公主一個大跟頭,估計她也不敢跟別人說,再說,她都把我害得那樣了,我還沒說什麼呢!其他的我也沒幹什麼呀?” McEC9a20A^2jE[k3
  晉陽在一邊侍候著清風穿衣服,看見清風愁眉不展的那樣子,就笑道:“你放心吧,父皇找你不會有什麼事的,何至於怕成這樣?” BWpJmD`76。Dad0I5
  清風一挺脖子,“誰害怕了,我是一想到見到你父皇還得磕頭,我就不願意去。” qS[VKn8K126P5B_4E
  “哼,我父皇都把我這花一樣的閨女嫁給了你,磕幾個頭算什麼?” FkmMYCB的i3ft3S[o
  清風無語,實在是把這丫頭片子教壞了,夫綱不振啊。 tn6aaMqBJHJS的aVeA
  話說清風還一次也沒有穿過官服呢,今天穿的還是一襲白衫,長髮被清風削剪去了不少,現在在頭頂扎成馬尾狀,也只能垂到肩頭,發根由金環束住,這打扮在大唐是獨一份,當初為了清風隨意的剪去了長髮,沒少受晉陽公主的埋怨,晉陽說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能隨便亂剪的,惹得清風暗笑。 K3的M\3fbaBL。V30mt
  清風騎了玉花驄,緩緩的向皇宮行來,心裡七上八下,剛才有心讓晉陽陪著進宮去,又怕晉陽笑話,這會兒自己又胡亂猜測起來。也不知道自己的老爹現在在哪,知不知道皇上宣自己進宮,要不是宣旨的太監跟著,清風很想去國公府一趟,去問問自己的老爹,皇上宣召自己到底要幹嘛?清風知道,準不是聖旨上說的那樣,那不過是個託詞罷了。 rE`\aF的ld。F_CShQT
  清風滿腹心事,無意中瞥見魏武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些異樣,似乎有什麼話要跟自己說,於是就問“魏大哥,你有什麼事嗎?” A8FrjBib_jBJU6A_
  威武吱吱唔唔了半天,臉竟然先紅了,最後卻蹦出一句“沒……沒有什麼事,二少爺。” D0oafjmJOC5A\33。7
  清風狐疑起來,這個一向冷冰冰的魏武今兒是怎麼了,居然象大姑娘一樣會臉紅,會沒事才怪! P0\gdXXVcS30,Eoko
  清風本不是愛八卦的人,對魏武的了解很少,只知道他至今還是個單身漢。清風沒事的時候也曾想過,魏大哥雖然算不上英明神武,相貌也是不錯的,何以年過三十了,還未娶親?今兒一見魏武的情形,清風心想,一定是和女人有關,要不然他為什麼臉會紅? ptYYXN5HDlMNd]rh
  那天在妓院,清風被魏武從妓女手中解救出來,就對魏武的武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當時清風這個當事人,根本就沒看清魏武是怎麼出手的,只顧滿肚子的怒氣無處發泄,當然也沒心思問。 的fXMAPIfQnheqdBfT
  後來仔細一回想,感覺魏武似乎會輕功,天哪,輕功啊,過了一千多年後,那可是失傳了呀!一想到這兒,清風當時就有拜魏武為師的衝動,後來再一思忖,就自己的小身板,恐怕不是練武的料。 CjD。haPdn71dVKF8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再說,十六歲了,練武也有些晚了,如今我有了存神練氣功訣也就行了,做人不能太貪心。還有就是現在會功夫的人,都敝帚自珍,要不然,輕功也不能失傳哪,即使自己真的求了威武,他也未必就能答應,若是人家不答應,那豈不是太丟份?清風思量半天,也就打消了拜師的念頭。 dA7qNkW19`daBFA的
  清風看了看身邊神不守舍的魏武,心想,你心裡沒事才怪呢,分明是有事想要對我說,卻又欲言又止,什麼事讓你這麼為難?眼看皇城就要到了,還是等我把皇上打發了,再來研究你吧。
第三十二章 討價還價
第三十二章 討價還價
  清風隨著小太監一路走,正好遇見太子,太子一臉陰沉,看見清風向他行禮,不陰不陽的說道:“恭喜駙馬爺啊,你如今可是個大紅人了!" GLirScl,4WC5A的。9T
  清風看著太子走遠這了,心想,這個倒霉太子,我也沒得罪你呀,陰陽怪氣的幹什麼? ^i2gcPiZ[bcf3MI[M
  來到勤政殿,看見五六個大臣在座,其中就有自己的爹爹李績和程咬金等人,心裡總算有了底。趕緊向皇上磕頭,嘴裡說道:“臣李懷玉參見皇上!” hStXei3p32g0,Xd
  清風磕完了頭,半天皇上也不出聲,也不叫起來,清風的心裡就敲開了鼓,“怎麼回事?我沒記得犯什麼事啊?皇上這算懲罰我?” CY7TR。J6bJWpp8nGN
  這才叫此時無聲勝有聲啊,清風的冷汗險些冒出來,底下的各位老臣好像都在看熱鬧,誰也不開腔,清風心裡嘀咕,老爹哎,別人看熱鬧也就罷了,我可是你親生的,你可不能見死不救啊! WE67Y,oF\bYT0。TU
  良久,皇上才開了金口,“罷了,起來吧!” tKNY`PK\]poW`G^1
  清風趕緊站起來,心想,還好,還好,我的腿還沒跪麻,幸好我平時沒少鍛煉,要是換了那個書呆子,準得一頭栽倒在地上。 LgMcAFpKsDe0NC0kL
  “朕聽說你不喜歡磕頭,是不是啊?” CALAGB]LRBml695
  清風一哆嗦,天哪,這是誰幹的!這話怎麼傳到皇上耳朵裡了?到底是誰想害我? 的mr1ds的PJkpjU]E^t
  清風連忙辯解“皇上,那是以前臣的身子弱,一磕頭就頭暈,所以不喜歡磕頭。不過,現在臣的身體好了。” IQ_T4JeIk_D7qdG0b
  皇上笑了笑“嗯,朕看你的身體也好多了,應該讓你多跪一會兒。朕聽說這個郵局的設想是你提出來的?” `Zdp。UgC0OrJ[fk[。
  清風一愣,什麼意思?覺得好你們就辦,不好你們就另議,問這個幹什麼?清風眼角的余光看見程咬金在偷笑,心念一動,說道:“皇上,這個是盧國公逼著臣想地辦法,當時他說,臣要是想不出辦法,就不準臣出屋,臣為了糊弄他,瞎說的,做不的準的。” 6FqLilZ\Z06FWTct
  “瞎說的?瞎說就能說出這麼好的辦法,你還真是個天才啊!朝廷一直說廣納賢才,卻沒想到賢才就在身邊卻誰也不知道,失職啊。既然這個主意是你出的,朕決定了,就封你為郵局司侍郎,從屬戶部,如何啊?” 的q[PW3JfBN0JMgF
  清風只覺得腦袋“轟”地一聲響,皇上也太能惡搞了吧?郵局司侍郎?先不說這個名字,就是清風我今年才十六歲,什麼經驗也沒有,皇上就給我一個“部長”當,就這麼信任我?清風一百個不信,皇上搞什麼陰謀詭計? LC。0licnc的]5gcsQ
  就算皇上沒耍陰謀,清風自家知道自家事,自家也沒有那個能力呀!自己讀完了高中,就整天與音樂為伍,要是指揮一個小樂隊,清風還有點把握…… ,0bAqFMnsk2_L]T1
  一個身著紫袍的老臣說道:“皇上,這郵局司侍郎責任重大,焉能以皇上的喜好隨意許人,臣以為不妥。” 0MI的iaW^j6_ME2_e
  清風一聽,居然還有人說自己不行,真是“英雄所見略同”,心中大喜,連忙說道:“這位大人說得對極了,皇上,您饒了臣吧!臣不是那塊料。” HJmfEE2B]9Fo7LGUK
  皇上笑了“那你是塊什麼料?你自己說說,咱大唐的所有的官職隨你挑,如何?” BfUW16bbAJTBK2SoV
  那位老臣又說道:“皇上,如此兒戲之語,怎可出自皇上之口?” bKM3Ekhj0]d4a70\J
  清風卻是很高興“真的?君無戲言!”清風這一興奮,聲音有些發顫。 hohqt34D_FodfL\Mf
  “嗯,朕當然無戲言,魏愛卿也不必多言,咱們先聽聽他想要什麼官,不過在座的各位愛卿們也都得說說意見,大家都同意了,朕自然就沒話說。” 。ZBlD\L3hOs8j\MQ
  清風見皇上管紫袍老臣叫魏愛卿,心中猜想這位大概就是敢於直諫的魏徵。清風也弄不明白皇上葫蘆裡賣得什麼藥,既然皇上讓說,他就大著膽子說道:“臣覺得封臣一個太常樂工的職位比較合適。” QZoUsfsiV]D22G\Xd
  沉寂了半晌,皇上說道:“知道太常樂工是幾品官嗎?是七品。你覺得七品官有資格做朕的駙馬嗎?”皇上繃著臉,比李績的那張臉更嚇人,清風嚇得心怦怦的跳,心想,這就是所謂的帝王之氣吧!嗨,老實人總是吃虧的,以後再也不傻了吧唧的說實話了。 LBEc。OX5XjDFIHRJe
  “這樣吧,朕也不難為你,你就作一首詩,說說你想要什麼樣的生活,看看朕能不能滿足你的要求,怎麼樣啊?”清風現在就覺得自己是如來佛手中的孫猴子,那個如來佛當然是皇上,皇上現在就想看自己怎麼逃出他的手心呢! K[,3XDlZD13_D6pMd
  又是讓作詩,這次盜誰的詩才好呢?清風一著急,腦門上有些出汗,心裡嘀咕,“我想過什麼樣的生活?我當然想過神仙一樣的生活,那又不是想過就過的。”這麼一嘀咕,還真的讓他想起一首詩來。 WDI2NkcG2bX`^9OgK
  清風念道: k5[E2Egfh1\T^EdOp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一個犁牛半頃田,收也憑天,荒也憑天。 `^8k4\OZLi1oSJtp
  粗茶淡飯飽三餐,早也香甜,晚也香甜。 NNr7_gqKS2g的QCYlb
  布衣得暖勝絲棉,長也可穿,短也可穿。 I5WtshqXJ2K]IY3cl
  草舍茅屋有幾間,行也安然,待也安然。 7lmrWdmMK0iZ^g`FI
  雨過天晴駕小船,魚在一邊,酒在一邊。 28U[XgG86_pK_ST_a
  夜歸兒女話燈前,今也有言,古也有言。 L^32f]C6D8FYQRHUB
  日上三竿我獨眠,誰是神仙,我是神仙。” QeHJTJcHar2]9cUmR
  勤政殿裡一片寂靜,這樣的生活,凡大智慧者大概都嚮往過吧?只不過想歸想,又有幾人能捨去一身的榮華富貴,去真正體驗那樣的生活?而那些真正過這樣生活的人,又有誰會覺得這是一種幸福的生活? fU3Wrs_raXUg5SYSt
  詩是讀完了,清風卻有些緊張,這些人怎麼都不說話啊?好是不好,也給句話呀!清風看看自己的老爹,面無表情,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再看看其他人,好像都是廟裡的十八羅漢轉世,就是大眼瞪小眼的不說話。 ^tITN6NHQDG`d1p的I
  倒是最愛和清風作對的程咬金說話了“皇上,既然這小六子喜歡一個犁牛半畝田,臣記得您在西山那兒可是有個皇莊。” hTb\[ZgiJ。WFU`Pg
  皇上呵呵的笑了,“你不說,朕還真的忘了,李駙馬既然喜歡粗茶淡飯飽三餐,就代朕去管西山的皇莊,咱可說好了,皇莊的收益只能高,不能低。你什麼時候不願做了,再來告訴朕,如何?” EGYWTX8,[L`的]L0Rn
  清風在肚子裡把程咬金罵了幾千幾百遍,心說你這個沒文化的白痴,我什麼時候說我想做農夫了,我只是想說我不喜歡做官,怎麼會弄成這樣?管農莊,收益還只能高不能低,我也不會種地呀,清風哭喪著臉說道:“皇上,您就饒了臣吧?臣從來也沒做過事,辦砸了怎麼辦?" iUe01a4F0`]pf7aGj
  "嗯,未慮勝,先慮敗,正是做事的訣竅。朕當然知道你年輕,不過一天到晚總是詞啊曲的,總不是長久之計,你總有長大的時候。” aRoi[_A]7lZS`ldDU
  事到如今,清風只有硬著頭皮答應下來,心中懊惱,我的好日子啊,終於到頭了,我招誰惹誰了啊?心裡發苦,你說我當時怕程咬金幹什麼,我就死活不出主意他又能把我怎樣,現在好了,孫悟空被戴上了緊箍咒,以後我的日子可怎麼過啊! cR_nq,VpissHJ`8]7
  清風自怨自艾,蔫頭耷腦的站在一邊,心裡無比後悔,可惜這世界上沒有後悔藥可吃。忽然聽見皇上問道:“清風,有沒有什麼主意啊?” 1\B4n19bdQStWSJqK
  清風一愣神,什麼有沒有主意啊,我什麼也沒聽見啊? jNTZ0K3T7G3oM3E5F
  皇上怒極反笑:“失魂落魄的,想什麼哪,瞧你愁眉苦臉的樣子,象死了老子娘似的。朕是在問你,每年都有大量的銅錢被私自鑄了銅器,屢禁不止,銅礦又稀少,銅錢總是不夠用,你有沒有主意啊!” fLbt8flL_MU7qrQ7
  清風心想,我有主意也不告訴你,你耐我何?眼珠一轉,如果我想出一個主意,就能免了那個差事……倒是還可以試一試。 rQYE。s1BO,iNJVdn4
  皇上見清風的眼珠子直轉,心裡暗笑,看見清風欲言又止的樣子,說道:“有什麼主意就說,不準討價還價!” al8hZ5XaGHOijrOFF
  電腦壞了,所有稿件全沒了,我比清風還懊惱啊,多投幾票支持我吧!謝謝! m[,WCPpQTBfQk4sb
  起點中文網 www.87book.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NgeQnoJ3qmOt6C7^
第三十三章 路遇神棍
第三十三章 路遇神棍
  清風暗想,我這頭主意還未說出來呢,那頭門就已經封死了。怎麼辦?說還是不說? OSbL`kEU\RFAlY2`
  清風看看左右,怎麼總覺得是這些老傢伙合夥算計我呀?還有那個魏徵,跟皇上一唱一和的,也不知道是真還是假?想我清風平時也是挺聰明的一個人,到了這些人面前,怎麼就跟個傻子似的,任憑人家擺布?居然讓人賣了,還幫著人家數錢呢! 7k[。ltVdoCsSjU。R0
  清風一臉苦相,看得皇上都忍不住笑了“好了,別裝可憐了,少府監的職位還給你留著,朕剛才都說了,什麼時候不喜歡給朕看皇莊了,只要告訴朕,馬上就讓你回來。有什麼好主意,趕緊說。” FJpi1CFQWn8HSmtbt
  清風一看,實在是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了,只得說道:“皇上說百姓偷拿銅錢私自鑄造銅器,可曾想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後果?” 7THfIA5N7fMtgS3Oe
  大家都面面相覷,眾人都是富貴中人,什麼事情都有人打理,自然不會注意錢的事,還是總和銀錢打交道的戶部尚書張亮說道:“最主要的原因還是銅器比銅錢值錢。” T的F3ZVJsI3XjM7Y,
  程咬金說道:“聽著讓人糊塗,都是銅,銅器怎麼就比銅錢值錢了?” 8ra[EHkg^e90d2^mA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張亮答道:“比如咱們拿一千枚銅錢,把它化了做成銅鏡,最少也能值一千二百枚銅錢,這麼有利可圖的事,當然是屢禁不止了,我說得對不對啊,李少府?” MrosT`NHkredYd。\X
  清風一聽,得,我的稱呼又多了一個,說不定過些日子還會有人叫我李莊主呢! ,frZ4GHil的0H8SD
  “張尚書說得很對,其實,銅就是銅,錢就是錢,這根本就是兩回事。朝廷以銅做錢,銅就是錢,朝廷若是以鐵為錢,鐵就是錢,不過真的以鐵為錢了,估計就會有人私自鑄錢了。” 6`s[hN58s[3PGPFIK
  清風話音剛落,程咬金說道:“說得跟繞口令似的,你又知道了,那還不趕緊說出你的法子!” SOjgLHi4C6icIr90H
  清風氣得乾瞪眼,眾目睽睽之下,也只好把這口氣忍了,心說,你等著,老狹促鬼,總有一天你落到我手裡。清風想了想,說道:“以臣來看,還是以紙為錢好,在紙上印上精美的圖案,最主要的做好防偽措施,紙本身呢,可以責成工匠做出一種特殊的紙來,專門用來印錢。紙重量又輕,當然就方便攜帶,有助於市場流通……” bh,Fi\1`j^kBB7Cod
  大殿裡靜悄悄的,掉一根針都能聽見,清風的一番話對大家的衝擊都很大,大夥都得好好想一番,清風心想,可惜我不是學的,要不我好好的忽悠你們一番,省得你們合夥來算計我,只是為什麼要算計我呀?我吟詞弄曲的礙著誰了?何以老爹也不為我說句話?甚至還推波助瀾的,難道他就真的那麼希望我當官?皇上讓我他的皇莊,到底是什麼意思嘛,看看我的辦事能力?這也不對啊,讓我辦什麼事不行,怎麼會是讓我管皇莊呢?感情剛開始讓我任郵局司侍郎,純粹是虛晃一槍,我若是早知道,堅決不推遲,弄到現在我成了皇莊總管,說出去簡直丟死人了。 fUCL。7bhTJ4GL0WU]
  清風正在瞎琢磨呢,程咬金說道:“用紙做錢,好處是有,不過壞處也有啊!紙不耐磨,過個三年五載的,豈不是全磨爛了?還有就是紙有的是,當然不能無限制的印錢,那紙幣的發行數量豈不是……” \CDP\J7Itd1SVeYt
  張亮說道:“皇上,李少府既然想出這個辦法,這些問題想必有辦法解決吧?” \2QL^G\ba8t3W4LWM
  眾人的目光又落到清風的身上,清風深深地吸了口氣,心想,這回我就客串一把金融人士,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忽悠住你們。清風把自己知道的粗淺的金融知識跟在座的諸位一說,張亮又驚又喜,“哎呀,李少府的這個主意好,我怎麼就沒想到呢,對,以黃金和白銀作為國庫儲備,根據這個來決定紙幣發行的數量,三五年一出新版的紙幣,既把舊紙幣回籠,又能有效的防偽,皇上,李少府實在是個天才啊,依臣看,就讓李少府到戶部來吧,臣的身邊實在是缺少這樣的人!” InLceU[。d,LNN`Q8
  清風一聽,什麼?讓我去戶部?饒了我吧,我所知道的就這些,全都拿出來了,你就是把我榨乾了也不會再多了,到時候豈不是全都露餡了?清風馬上說道:“臣還是去皇莊吧,張尚書若是有什麼問題,可以隨時問下官,下官一定知無不言。”清風心裡還有一句話沒說,那就是,我可再也不知道什麼了,來了也是白來。 kLMrH。ZDineU]_ClE
  議完了事,清風剛想跟眾人一起告退,沒想到皇上請清風一起用午飯,在眾人複雜的目光中,清風忍不住腹誹,這個皇上還真不會辦事兒,要請就全請啊,只請我一個,這不是讓我當靶子嗎?再說了,今天怎麼突然大方了,知道請我吃飯了?又一想,我出了好幾個好主意,才請我吃一頓飯,實在是個吝嗇鬼!清風一會兒大方,一會兒吝嗇的,不知道怎麼評價皇上才好。 M,gS01ZA5X`tDeK
  清風跟著皇上屁股後面出了勤政殿,皇上笑道:“你總跟在我後邊幹什麼?到我身邊來!”看見現在的皇上,倒像是個可親的鄰家大伯,清風還是不敢和皇上肩並肩走,稍稍落後了半步,“知道為什麼讓你管皇莊嗎?”也不等清風回答,太宗皇上接著說道:“朕就是想看看,這一畝地到底能打多少糧食,這賦稅到底收多少合適,底下的人,朕信不過。你最可貴之處是有一顆赤子之心,你就精點心,把皇莊好好打理著,朕要看看,這精心和不精心到底能有多少差距。少府監反正你也沒去過,就掛個名吧!等將來你年紀大些,我還有任用。” l]ls的SpPo\6nSEm_q
  清風連忙點頭答應,心想,真的就是這樣嗎?就只是想讓我幫著你管著這試驗田?將來還有任用,我還想著過我二世祖的好日子呢!嗨,走一步看一步,只有等到時候再說了。 MBiNaiimS。ZG\f8]
  清風現在被人算計怕了,總是有點疑神疑鬼的,太宗皇上吃的很簡單,也就十幾個菜,還說是因為宴請清風才多加幾個,最吸引清風眼球的是武媚娘竟然在一旁侍候著,一頓飯吃得清風如坐針氈,食不甘味,心想,有朝一日武媚娘登基,一想起還曾經侍候過我清風吃飯,我可是大事不妙啊! 2nOpB]3eI。PLhgd_
  上次看見武媚娘時,天色已黃昏,不太好,仍能看出她的容顏是相當出色,今日一見,實在是遠看是仙,近看妖精也。嚇得清風目不斜視,生怕被人看出一丁點不對勁來,清風悶著頭的只顧了吃,其實吃的什麼自己根本就不知道,直到聽見嗤嗤的笑聲,才醒悟過來,自己面前的一盤子菜已經吃得光光的了,武媚娘正在一旁笑個不停,太宗皇上也面露微笑。 hlCHO`Vce2j]^的C
  清風甚是尷尬,還從來沒有出過這樣的醜呢。不過,同時有兩個皇上陪著自己吃飯,其中一個還在一旁侍候著,估計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也足夠清風虛榮一回的了,只是這虛榮竟然半點賣弄不得,不由得鬱悶,另外還得恭請佛祖保佑,千萬不要讓武媚娘記著這事,讓她快點忘了,快點忘了…… Cd[HnOhlCiH7C4MVD
  飯後,清風就有些睏倦了,二世祖的生活太好,清風每天中午都睡上一覺,習慣成了自然,到時候就困了,太宗皇上卻依然興致勃勃,讓清風給他彈曲,清風勉為其難,奏了一曲《高山流水》,太宗皇上說道:“曲子編的不錯,演奏的技巧嘛,比白明達差得遠矣!”清風汗顏,這才是真的知音啊,要知道我功夫都下在了上,這古箏只能是業餘愛好,怎麼能跟白明達這樣的專業人士來比較呢,那不說以我之短比人家之長了嗎,我清風要是給你彈一曲鋼琴曲,還不得嚇得你眼珠子掉下來?清風心裡嘀咕,嘴上是萬萬不敢說的。 3eeR`tfS5BSr4sBj]
  看著清風走遠了,皇上對身邊的武媚娘說道:“你看這李駙馬為人如何?” 2O,HRjUlo,jGCjcll
  武媚娘笑道:“皇上心裡有數,何必還問臣妾呢?這李駙馬才學是有的,只不過是草原上的一匹野馬,要想讓其成為良駒,還有待時日啊。皇上今天讓他管理皇莊,不就是在調教他嗎?” KOjsLVaOE[]]e`JDT
  皇上笑了,拉著武媚娘坐在自己的腿上,說道:“可惜你是個女子,倒也有些見識,若是男兒,也可為我大唐的棟梁啊!” EDa32^36PgnC,\dN
  清風走到玄武門,忍不住又回頭看,心中又是一番感慨,忍不住長吁短嘆,卻見一個老道手執拂塵,站在一邊,楞呵呵的看著清風。清風看見這位仙風道骨的老道,心頭一震,他是姓李的?還是姓袁的? FSO6YPZs[\mT8KWO
  李淳風,袁天罡兩位在歷史上的名氣,清風可是很清楚,簡直可比三國時諸葛亮和明朝時劉伯溫,但是與諸葛亮和劉伯溫不同的是,李淳風,袁天罡出名的並不是軍事和政治的才能,而是未卜先知的算卦之術,是神棍史上的奇人異士啊。他這是什麼神情?難道看出了點什麼?清風一陣害怕,勉強笑了笑:“這位道長,您有何指教?” 36qbkZ6WTN,HWQF]\
  “貧道李淳風,把你的生日時辰給我,我為你卜上一卦。” m2,tJo,pn^843aEd
  清風轉身就走,嘴裡說道:“我命由我不由天,我向來不信這些個。”清風嘴裡這麼說著,心裡卻打鼓,命運真的是在自己的手裡嗎?那我何以會來到這古代? EDdbDCPY`s]_Vr7qU
  朋友告訴我,到圖書館去上網不用花錢的,沒想到圖書館這麼冷,打了這麼幾個字,手都凍僵了,也不知道我的今天能不能修好。 A63nZVeR^GW5IZlT
  本來十多天前就跟起點簽約了,今天一看新簽約的作者作品居然還沒有我,趕緊跟編輯聯繫,這才知道跟簽約編輯聯繫完了,現在我歸出版編輯管了,我又沒主動跟出版編輯談,就被拉下了。都說愛哭的有奶吃,誠不欺我呀,諸位一定要接受我的教訓呀! aL^`TN65q03F4QVO`
  最後還是懇請諸位多多,收藏啊!謝謝…… RJ5Y6lGOcN]JrE1
第三十四章 釜底抽薪
第三十四章 釜底抽薪
清風急匆匆離開玄武門,恐怕李淳風追上來,魏武見清風出來了,趕緊把玉花驄牽過來,清風爬上馬背回頭一看,李淳風正遠遠的看著他呢! EnmgT4^UcrgfPBGi的   魏武見了,問道:“少爺,您為什麼不讓李道長給您卜一卦?李道長輕易不給人卜卦的,難得他這麼主動,一定是看少爺你相貌清奇。” JXL5HEoTHeXjN8O[T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清風忍不住看了幾眼魏武,往常冷冰冰的人,今天怎麼這麼多話?這魏武有問題,絕對有問題。進宮之前清風還急著想知道魏武到底怎麼了,現在清風反而不急了,他就等著這個魏武主動跟他說。 k]`oTPAWq3kI4pqC
  清風騎著馬,晃晃悠悠的回到家,晉陽問道:“父皇找你幹什麼?” I的kDMn_6C的t_WN`Ht
  “你父皇封我為西山皇莊的大總管。”清風沒好氣的說。晉陽聽了嘿嘿的笑,笑完說道:“西山皇莊是皇家御院,好大好大的,每年春天,父皇都到那兒去親自耕種,以知農夫之辛苦,那叫復“躬御耒耒呂”之古禮。父皇常說,國以人為本,人以食為命。天下事當以農耕為先。凡宮庭行獵冠禮之事,須在農閒時進行。就是母后活著的時候,也親自織絹伺蠶呢!” iAlM。P9It3MJ3的\cQ
  清風心想,那不過是裝裝樣子,糊弄那些愚夫愚婦,給那些老百姓看的,有能耐成年乾試試!清風被人算計了,卻又不能報仇,心裡不舒坦,自己坐著生悶氣。晉陽見了,知道他過一會想開了就好了,也不去理他。 Ftk3X,_B^Sd。,`753
  不一會兒,紅藕進來了,看見清風的樣子,安慰道:“爺,這有什麼好愁的?不過是些農耕上的事兒,有經驗的老農都知道,問一問就知道了,難道比讀四書五經還難不成?探花您都中了,這點小事還能難倒爺嗎?” P4dBSK43RErO5fQm\
  清風心想,我哪是為這個發愁啊,我只是討厭別人來安排我的人生。至於怎麼種地,清風當然不會,但是架不住清風喜歡看節目啊,雖然自己沒種過地,但是一些理論知識卻是一點也不差的。 qL。FAnfkNKUthW6ic
  清風一想到這兒,忍不住就想,我當初看這些節目時,大概就知道冥冥之中上天給我這樣的安排吧!要不然我怎麼會莫名其妙的喜歡看這種節目?又想到那個李淳風,或者我真的應該讓他給我看看?清風這個無神論者現在有點向有神論者轉化。 U3Jg0n,bttNOQ1的G
  紅藕說道:“爺,剛才李林傳話進來說,老爺讓您歇夠了去一趟呢。” dU[G[2P7t3oprb6F
  清風來到天水閣,下人告訴清風老爺在荷院,清風又趕往母親住的荷院,一進屋,就看見李績面沉似水,王夫人忐忑不安的站在一邊,清風向請了安,就靜靜的站在一邊,李績說道:“你打算怎麼教訓王永炎啊!” cVqWnaDGtCrR,^DFH
  清風一聽,哦,原來是為了二姐是事生氣啊!清風放下了心,他剛才還擔心父親再算計自己一把呢。清風說道:“具體怎麼教訓他,兒子還沒有想好,爹爹有什麼吩咐?” 72[MrPQpUJ\moK02Y
  李績說道:“最好讓他有苦說不出,膽子肥了,居然敢不把我放在眼裡了。想當初你母親訂下這門親時我就說,女孩不比男孩,最好等著對方大了,看看是不是個有出息的再說,你母親和他母親交好,既然已經訂下了,我也不好說什麼,以至於鬧到現在這種局面。” q2kBD的LZnFGIQX906
  清風看見母親站在一旁戰戰兢兢,忙說道:“這事也不能全怪母親,即便是看著很般配的兩個人,也許相處不來呢!” 0DPKs6frrcqQ]o的6
  李績見兒子向著母親說話,這事也就不再提了,李績把王夫人支走了,又問了一些跟皇上進餐的情形,最後李績說道:“你是不是不明白我為什麼這麼做?” 3cV47gWg_S9UQ2am`
  這的確的清風想問又不敢問的事情,清風豎著耳朵聽著,李績說道:“太子的位子現在岌岌可危,皇上顯然中意魏王李泰,李泰被封為相州都督,現在卻由別人代之,皇上留李泰在身邊,這用意可就很明顯了。李泰也極力拉攏為父,可是你知道為父為什麼不理他嗎?”清風搖了搖頭,是啊,清風因為知道歷史,才知道最後是晉王當了皇帝,可是照目前的局勢,魏王顯然是占據上風的,只是魏王最後怎麼會沒當上皇上呢?清風可是沒看過這段歷史,所以也是莫名其妙的。 t5[nZ`Jql。^GH],t]
  李績接著說道:“皇上現在才四十五歲,正值春秋鼎盛,他自己選人也就罷了,如果父親再支持魏王,卻是會犯了皇上的忌諱,這魏王也是不曉事,他若是老老實實的,說不定那個位置就是他的,他這樣到處拉攏人,哼哼……”清風心裡暗嘆,怪不得程咬金叫你老狐狸呢? cYPlH3Pd60aV`kqlE
  李績又說道:“我知道你不喜歡做官,可是你有沒有想過,你手中沒有權利,誰會把你放在眼裡?現在爹爹大權在握尚可,有朝一日爹爹不在了,誰來保護咱們這個家?我想過了,小老虎的年紀還小,即便他真的有才能,想要做上高官,那得是幾十年以後的事,而且若是朝中無人,又怎麼能做上高官?所以你不能再退縮了,你若是真的不喜歡做官,等將來把小老虎扶上位,你再去過你的逍遙日子也不晚,現在小小的年紀,不要總想著貪圖享樂。最主要的是太宗皇上很喜歡你……那個皇莊你用點心。少不了你的好處。” csYWMh,4]kmZqh9E
  清風被李績的一番長篇大論說的頭暈腦漲,出了荷院,邊走還邊嘀咕,命運之神就是這麼安排的嗎?它總是故意消遣我,然後在一旁偷偷的看著我撞得頭破血流,自己卻在一旁暗暗稱快?我絕不會讓你得逞的! AHN[cLAE3KGjTK8V3
  清風這邊詛咒發誓,那邊卻聽見哈哈的笑聲,卻是自己的嫂子程素素,“叔叔,你邊走邊嘀咕什麼呀,看你一臉要吃人的樣子,這馬上單小姐就要進門了,大家都為你忙著呢,你這個閒人還有什麼不開心的?” ^rO5。MlhfQeGr,4IB
  “哪有不開心啊!這些日子勞煩嫂嫂,弟弟在這裡謝謝嫂子。”清風笑嘻嘻的一作揖。 oLi6NqHUmQjhcRmS
  “都是一,什麼謝不謝的,這麼說可就外道了。嫂子這邊還真有點事想求你。” XERrRSgS_ULUO\Y0Y
  “嫂子剛才還說我,自己現在倒是外道起來了,什麼求不求的,您只管說就是。” c8,5R`。q_te^bJadN
  見程素素一臉的為難,清風一皺眉,“怎麼,事情很難辦嗎?” oaobNqflmZQneI5E
  程素素說道:“要說難辦嘛,也不難辦,只是要叔叔一句話,就是撒個謊,只不過叔叔是個君子,嫂子怕你為難。” t7O7lAtRQPkOGDqIZ
  清風笑道:“沒關係的,善意的謊言說說也無妨。” X^lRU2kppL。OdJQin
  “嗨,是我的哥哥程處默,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見著了你屋裡的碧痕,一直念念不忘的,前天跟我說,想跟你要來做個通房,我就跟他說了,碧痕是叔叔你心愛的人,將來也要收了的,可是他還是不死心,說他身邊還有一個俏丫頭,要拿來跟你換碧痕……” HreG`^a]`C^KGOg[1
  清風一聽,頭有些大,這都什麼跟什麼嘛!程素素接著說道:“你說說這男人,怎麼都是見一個愛一個呀,我哥哥的屋裡,連通房帶妾的,都五六個了,還不消停,弄得我嫂嫂冷了。叔叔,你就幫幫忙,他若是來管你要,你千萬不要給他!” lY3sqIj3E,9o\H4EF
  清風連連點頭,心想,就是你不說,我也不能給。畢竟是個有血有肉有思想的活生生的人,怎麼能把隨便送人呢!除非她自己願意。清風此刻對程素素的印象大為改觀,只聽見程素素又說道:“叔叔,別說嫂嫂囉嗦,嫂嫂看著公主和單小姐都是好的,你將來還是少納兩房妾吧,可別把這兩個的心都傷了。” 1lhcKlMKHqdL,[]j
  清風呆呆的看著程素素走遠了,心想這個嫂子雖說有點小毛病,總的來說還是不錯的,也不知道哥哥有沒有傷她的心……又驀地想起那個柳香凝,暗道,還是被哥哥傷了的,嘆息了一番,又想起那個高大的程處默,還有他那雙蒲扇般的大手,不由得一哆嗦,上次被程處默拍過的肩膀仍隱隱作痛似的。“怎麼辦?等著他來跟我要?算了,我還是給他來個釜底抽薪之計吧!” GMR,8_d9l,[lU8E5
  “只不過把碧痕嫁給誰呢?”清風嘿嘿一笑,壞水冒上來了,“對,先試探試探那個魏武再說。” P,
第三十五章 柔情似水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第三十五章 柔情似水
清風來到書房,趕忙把魏武叫來,盯著魏武看了半天,看得魏武忐忑不安,清風才開了口“魏大哥,你也年紀不小了,俗話說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不知道魏大哥有沒有動過成親的念頭?” TTC1lpKrBj4MJ2HcD   魏武的臉色發白,顫聲說道:“少爺,您什麼都……都知道了?” ^ULtP,H9CJk6TQ[jf
  清風一愣,心說,我知道什麼,我什麼也不知道啊。嘴角露出一絲壞笑,裝模作樣的說道:“可是……我還想聽你再親口說一遍!” Pggl1sf3cq^NBon5^
  魏武神情激動,半晌方才說道:“我……小人家住泰安府,家道原本小康,小人是家中的獨子,父親家傳的武藝本來不高,小人因為酷愛武藝,四處拜師學藝,家裡的錢也花了不少,後來,我爹爹得了一場大病,家裡的房子和地都賣了,還是沒有治好……我娘也傷心過度,一起去了……我當時葬了父母,窮困潦倒,貧病交加……正好遇到了二小姐……” TU\c6jm]WJXsnUOr
  清風心念一動,原來他竟然喜歡我二姐?那麼今天去皇宮的路上欲言又止的,也是為了二姐的事了? HS^q\RH`h3XdJoo的e
  魏武聲音低沉,沉浸在對往事的回憶中,“那時候二小姐住在山東的姑奶奶家,姑奶奶家不遠有一個破廟,我就流落在破廟裡,病得昏昏沉沉的……二小姐那年十四歲,天天偷偷的給我送吃的,偷偷的給我熬藥喝……我當時二十多歲了,因為醉心習武,還沒有成親,看見二小姐人又,心地又善良,我就有了不該有的想頭……後來我病好了,想要找點事做,正巧姑奶奶家裡要請護院,我就去了,只想著能天天見著她……這樣過了兩年……二小姐十六了,京裡催著二小姐回來成親,我跟姑奶奶請求,護送二小姐回京,我早就知道,我和二小姐一個在地,一個在天,根本不可能有結果,我只是盼望著能天天看見二小姐開開心心的……哪成想王永炎那個畜生他……二小姐這幾年從來沒有開心過……二少爺,二小姐可是您的親姐姐,你可不能放過那個畜生!” fW36qesJXh。APmoUM
  清風聽完,心裡嘆息良久,這個魏武用情至深啊,若是能撮合他跟二姐……難,難哪!清風不禁搖了搖頭。 IS\9Nr5^VbkTM`A_
  魏武還以為清風不肯為二小姐出頭,怒道:“二少爺,你還是個男人嗎!她可是你的親姐姐呀,你連自己的至親骨肉之情都不顧,枉在世為人!” 7n3HF3tsIUneHB32
  清風一愣,轉瞬間笑了“誰說我不想幫二姐了,我正想著對付那個王永炎呢,就是還沒有想到好法子!” 的\的J1FJk8`YtW。PR^
  “這個簡單,二少爺,等我晚上蒙了面過去,狠狠地揍他一頓!”魏武咬牙切齒的說道。 Jk8。A3VOLcbp6njbk
  清風心想,讓你揍他一頓,就看你現在這麼恨他,說不定一失手就把人揍死了.清風背著手在地上踱了兩圈,問道:“魏大哥,你熟悉我二姐家裡的情形嗎?” 0be\\PTYEPLZPOnaC
  魏武的臉紅了,忸怩不安的說道:“我……我有時候晚上溜過去偷偷的看看二小姐。” 的ntqsplUJMm]ODi3
  清風聽了忍不住笑了,他打開書案下的櫃門,拿出一個瓷瓶來,倒出一丸藥,遞給魏武“你拿著,想法子讓那個王永炎把它吃了。” T7THjeI[F1aXqU\]
  魏武大驚失色:“二少爺,你要藥死他?” qmKm6IHAH,JQT的Klj
  “怎麼?不行嗎?”清風不動聲色的問。 A7Lte32a1fc_fC`]Z
  “能藥死他,我當然願意了,可是二小姐怎麼辦?她的一輩子就毀了!”魏武有些著急。 KcKYhSnSMdeZDgWl
  清風一見,這個魏武還真是處處替二姐考慮啊,只是你再也想不到二姐想要和那個小子和離,清風說道:“我怎麼會輕易的殺人呢?這不過是一丸普通的藥罷了。那個王永炎不是有五房小妾嗎?吃了這個藥就能讓他做不成男人,你說怎麼樣啊?” Pt845c^YW`Ram41bF
  魏武臉色變換不停,“二少爺,這……也太陰損了點,一個男人要是……那不是比殺了他還難受嗎?” ZORO4mnF2pKfiUUVd
  清風笑道:“你這會兒又同情他了?” 的75D]PVVlop,3FH2m
  “不,不是……我是想著二小姐以後就……” Gq_Knt9kHE6BOUmZ0
  清風聽了,哈哈大笑,魏武的臉被笑得通紅,清風好不容易忍住笑,說道:“這一丸藥只能管一個月,你放心吧,我做事還是有分寸的。” 5pnC的IfdcEMN[G^LX
  魏武拿著藥歡天喜地的走了,清風心想,解決完了一件事,那個碧痕又怎麼辦呢? mIWbJ33hC0U8doVg2
  清風回到內院,晉陽說道:“清風,這件衣服你還是試一試,若是有不合身的地方,也好改一改。” 的migW1nJkFE0ZqrmD
  清風一看就知道是給自己準備的新郎服,心裡便覺得有些過意不去,說道:“合不合身的有什麼要緊?也不過是穿一天,白費那個勁幹什麼?有了空就歇歇,可別累壞了。” Dn[[FAF,sW_KQZ7Jp
  晉陽笑道:“哪裡就累壞了,我的身體好著呢。”逼著清風穿上衣服,左看右看的看個不停,“正好,正合身呢!” E]IjSQ,dAg4RUW9TH
  晉陽默默地幫著清風脫下衣服,清風卻發現晉陽的神情有些不大對,忙問道:“怎麼了?身子不舒服?” A2m1SL。]P^4EA9WO3
  “沒……沒有什麼……”晉陽邊說邊背過身去了,清風一把攬住晉陽的腰,把晉陽緊緊地摟在懷裡,就看見晉陽的淚珠■裡啪啦的往下落,清風嘆了口氣,說道:“不是說了,不吃醋嗎?” Va。mFtKAEsErqMIX
  晉陽把臉埋在清風的懷裡,“誰吃醋了,不過是心裡不好受。” i_h^AH5ppT_5cTcUZ
  清風輕輕的吻了吻晉陽的脣,“我懂你的心,你放心,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納妾,我保證,保證以後不讓你傷心難過。” fPpDhik78gocjtFhW
  兩人相擁著很久很久……晉陽說道:“我以為你開心就行了,我只要看著你開心我就開心了,沒想到我自己心裡會難過的……” 的[ZO0DNhLo^ZW`e8N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清風笑道:“那你喜歡我,在意我;你若是不喜歡,不在意,又怎麼會心裡難過呢?我看見你心裡難過,我也很難過,這說明我心裡也是喜歡你的,所以你一定要開開心心的,那樣我才能開心啊!” LLfWLW6L]。OAhN的ne
  晉陽總算露出了笑臉,清風有意轉移晉陽的注意力,就說起程處默想要碧痕的事兒來,晉陽說道:“這有什麼難辦的?他敢跟你要,你就說這事我說了算,讓他來找我就行了!” RD的G8fqEQcF[q\。^S
  清風一拍腦門“哎呀,我怎麼就沒想到這一招呢!剛才還在這兒苦思冥想的想法子呢!” T_Q^NI3k7[LN3`pB8
  “哼!莫不是你心裡想著跟他換個美人來吧!”晉陽嘟起嘴。 nQW9A。s。ZkTWCUjb
  清風笑道:“我剛才怎麼跟你說的?這會兒就忘了?我只是想著,婢女也是人,也有感情,又不是小貓小狗的,說送人就送人了。咱們家的婢女,將來找人家,一定要問問本人的意思,本人願意了才成,本人不願意,就是說出龍叫喚來也是不行的,這事明達你上點心。” ,6YSp3YoWMYiANRHc
  晉陽笑道:“這個你放心,我知道你心疼女兒家,絕不會錯待她們的。我現在怎麼看你怎麼覺得象賈寶玉,其實你寫得那個賈寶玉就是你,對不對?賈寶玉說‘女兒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我見了女兒,便覺得清爽;見了男子,便覺得濁氣逼人。’我看你就是這樣,天天就會在家裡廝混,混得興高采烈,父皇給你個差事,你還氣半天,我說得可對?” cMtMIsqKnNJ^fmNWd
  清風氣得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心裡卻喊,冤枉啊,我冤枉死了,我最討厭賈寶玉了,男不男女不女的,不過他說得這句話我還是滿贊成的。 6E,lJ的rXRq3_`iWe
  清風看見晉陽的興致頗高,弱弱的問一句“你喜歡賈寶玉嗎?” Jof]P34^4^LIqfNUi
  晉陽甜甜的說道:“當然喜歡,我最喜歡賈寶玉了,柔情似水,那就是你呀!” J。78XjY2ijfS4hK\8
  清風閉上眼睛,老天哪!你不能這麼懲罰我吧!
第三十六章 最難消受
第三十六章 最難消受
用過了早飯,清風換了出門的衣服就要走,紅藕說道:“爺,你這是要到哪兒去?” ,i,QGabVNASjA3H[e   “當然是到西山皇莊,還能到哪!”清風沒好氣的回答。 TbH4b1bZCrNb[bFKn
  紅藕一聽就急了“爺,今天這樣的日子,您怎麼能走呢!” L^1lYShOf`,CU8UfO
  “今天怎麼了?不是明天才是的正日子嗎?”清風問道。 \s5OdY。S2HYABsafJ
  一旁的晉陽說道:“雖說明日是正日子,今天卻是要送嫁妝來的,娘家來的人,你總得出面招待啊!”清風一聽,只得又換上家常穿的衣裳,駙馬府歡聲笑語,眾人都忙著,也沒人理他。 N,Ns1OCdTR1c\GfS
  清風發了一會兒呆,在這歡聲笑語一片繁華中,清風忽然覺得自己一個人孤孤單單冷冷清清的,就仿佛置身於一個孤零零的小島,周圍全是深藍的海水和孤單的雲…… HkN的Mag7eT。N3nq\I
  清風慢慢地向花園踱來,花園裡的花兒靜悄悄的開,清風此刻的心情卻怎麼也不能平靜,往事一幕幕的出現在眼前,孤兒院裡孤獨的身影……練琴時比別人多出的十倍百倍的努力,全都在眼前閃現,一切的一切如今全都化作泡影…… glaiilHEX的IdMLZ\i
  清風有時也幻想,或者哪一天我一覺醒來,就又回到我原先生活的世界也說不定,可惜這樣的夢一次次的破滅……到如今,清風已經很少再做這樣的夢了。 ej]c,SJ]nmZ86JOp的
  “我清風現在是個男人了,我不但有了妻子,現在又要納妾了,紫雨,你知道嗎?如果能選擇,我當初寧願和你做一對同性戀人,和你去天涯海角,也好過在這裡煎熬……紫雨,我恨你,恨你,要不是你,我又怎麼會走到今天……” J7Vi7_F[OT^bEk4o^
  清風捂著臉,淚水順著指縫裡流了出來。從小到大,清風只哭過一次,就是在他放棄了上大學的機會的那個晚上,他曾經哭得一塌糊塗,後來再也沒有哭過,紫雨曾說清風性格之堅韌堪比一個男性。可是今天,他又哭了,而今天,他已經變成了一個男性。 ePoIJW2ZJP[7M4pKr
  清風抹著眼淚,他想起屈原的那句話,嘴裡喃喃自語:“舉世混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是以見放。”這話音帶著濃濃的鼻音。今天他終於理解屈原了,更懂得這句話的深刻的含意,和這句話背後蘊涵的悲涼。吟完了才發現小老虎正在一旁楞呵呵的看著他,“叔叔,你哭了。夫子說,男兒有淚不輕彈的。” Z`tY2VAYLq\Ie0i1
  “那是因為未到傷心處。”清風趕緊擦乾自己的眼淚,被一個小孩子看見落淚,清風還真的有點不好意思,卻也無形中趕走了他的傷感。 IsNMgLE7ZEXRDGZai
  “叔叔,你為什麼傷心呢?夫子說我們府裡有喜事,給我兩天假,我好高興的,可是你為什麼不高興?你不喜歡納妾嗎?” 06G,HcpND5PK0WApZ
  清風真不知道怎麼解釋才好,只得說道:“你娘把你的毛毛蟲給扔了,你為什麼哭?” hHDRTWs[Eotr5sFDH
  “我……” VZm\LrK450A\FaD
  “不喜歡,那又有什麼法子?小孩子可以打滾耍賴,大人卻不能……等你長大就知道了,人生有很多的不如意,也有很多的不得以……” 0b的FY。tIWcgejom61
  小老虎有些惶恐不安,清風笑道:“叔叔沒事,你用不著擔心,叔叔就是心情不好,自己呆一會兒就好了,叔叔掉眼淚的事兒,可不能跟別人說哦,叔叔會很沒面子的。” kJohV5drbcPHCa6dj
  小老虎聽了,“呵呵”的笑起來“我保證不說,對我爹娘也不說!” _EXjY6ANgfAOPrcnS
  叔侄二人的話音剛落,就聽見高臨風的大嗓門“清風,你這個傢伙,怎麼躲在這兒?讓我好找,今天我可是代表娘家人來的,你不迎接我也就罷了,也不對我熱情點,哎……你怎麼了?好像哭過?”清風看了一眼走過來的高臨風,心想,你的倒是好使。 lWtEWK的Ei8YFd3B^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小老虎在一旁說道:“你胡說,叔叔的眼睛裡剛才進了沙子,我還幫叔叔翻眼皮了呢,是不是?叔叔。” FXrlm的PjSsPidPia
  清風笑著對小老虎說道:“你去玩一會兒吧,我跟你高叔叔說會兒話。” mbT^o的,K。G7q7Es
  看著小老虎跑遠了,清風才說道:“你代表娘家人?她的親哥哥呢?不是說今天應該是他來嗎?” lBjrCXSFJkF。8GCsh
  “……他……嗨,你以後得對我表姐好點……我表姐可真不容易……” QsZ^bNmVb。55`NG的G
  清風狐疑的看著高臨風,“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sSiQFgcRhDn773q
  “你是真的不明白還是裝傻啊?你應該知道我表哥的爹爹是怎麼死的,是誰殺的?現如今要見殺父仇人的女兒,你說他心裡會怎麼想?” 3a^^GZ`It31VkJ,DL
  清風一陣迷糊,高臨風的表哥是單小姐的哥哥,也是單雄信的兒子,殺單雄信的是李世民,單玉兒和晉陽公主居然是一對仇人的女兒? `jUU。\b8PEURishN
  ……天哪,怎麼會這樣?清風可從來沒想過會出這樣的事,這可怎麼辦?清風呆住了…… 4\_hmK9M68\`dEi,7
  “你失憶了,大概不記得,我表姐他們家族都反對這門親,只有我表姐堅持要嫁你,她為了能嫁你,已經自殺了兩次了,要不是被救得及時,早就不在人世了……家裡人怕她死了,這才勉強同意婚事……你這會兒又把她給忘了,嗨,表姐的命可真是不好啊!” 1X4Vg][5Gfmh^JtiY
  清風聽著高臨風的話,真是頭痛啊,單小姐為了自己甘願赴死,固然可敬可憐,晉陽為了自己願意放棄公主的尊榮,也是可親可愛的,夾在兩人之間的自己呢,一定是在水深火熱之中苦苦掙扎……清風對自己的未來一點也不樂觀,他甚至做好了苦難即將來臨的。 jCH1N64SOVUDZT0g。
  高臨風說道:“怎麼?你害怕了?要知道,最難消受美人恩!清風,我看好你呦,現在就看你怎麼在二人之間瀟灑自如,游刃有餘了!” _7m,。enF6lt48Y0
  清風從他的話裡聽出一股子幸災樂禍的味道,略一思忖,已明白其中的關鍵“淺水,如果我沒有弄錯的話,你喜歡你表姐是不是?” 6Yjh的[66的7Q。0pWgh
  高臨風一愣,“不錯,我是喜歡她,那又有什麼用?她對你一往情深,對我從來不加辭色,跟我在一起的時候,說的全都是你,況且我已經成親了,要不,我還真的想跟你爭一爭。” `O2S的6aU`t]9hr\e
  清風心裡這個氣呀,原本還以為這小子一心為表姐著想,卻原來也是個自私的傢伙!清風本來聽著原先的一番話,已經不打算報復他了,此刻一聽這話,心裡又有了氣,“小子,你等著瞧吧,明天我一定要你好看!” J1\49l35mh7pS。1\d
  送走了高臨風,清風回到書房,正好看見煙兒,“爺,奴才給您道喜。”煙兒衝著清風一揖。 tq5UKG]Mf[Mm的c4Dr
  清風沒好氣的說道:“何喜之有?怎麼,書印出來了?” NbEfY5qh3N1QJto2V
  煙兒一看清風的臉色,情知不妙,這拍馬屁沒拍好拍到了馬腿上了,趕緊轉移話題說道:“《論語》已經印完了,現在正在裝訂,最快明天就能發行了,奴才特意先給爺道個喜。奴才和奴才的舅舅商議著每本書賣價二百文,想聽聽爺是什麼意思?另外,剛才聽見奴兒說,爺新寫的小說已經寫了十多章了,不知道爺打算什麼時候刊印啊?” GTZsZZ8GmRb]h2NrK
  清風想了想,問道:“咱們一本《論語》的成本價是多少錢?現在市面上的《論語》又賣多少錢?” SO4jP6np\e[A8t5MI
  煙兒眉開眼笑的說道:“回爺的話,咱們的成本價在八十文左右,他們都是賣三百文左右。” YXb。E1ML8b3]iPSTt
  “那咱們就賣一半五十文吧!將近一半的也差不多了。我的《石頭記》不急著刊印,《論語》賣完了,《四書》《五經》都得印,夠忙活一陣子的,等忙完了,再印我的《石頭記》吧!” QmMQk2E[OCYmPpZt\
  煙兒得了清風的話就想走,清風又說道:“你上次說的藥,我跟王太醫要來了,明天你來吧,下藥的事就歸你了。我明天恐怕不得閒,今天就把藥給你。”說著,清風又拿出那個瓷瓶來,倒出一丸藥放在煙兒的手上。 snakOQ]_nV的SN2Wq7
  清風的臉上露出笑容,心裡說,高臨風啊,高臨風,‘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自來頭’,我本來想放你一馬,沒想到你想在一旁看我的笑話,明天吃了我的藥,我先看看你的笑話再說!
第三十七章 紅燭流淚
第三十七章 紅燭流淚
身著一身大紅衣裳的清風象一個木偶一樣,被人指揮得團團轉,披紅掛彩,騎著玉花驄到了單家,在單家遭到了預料中的冷遇,清風混不在意,換了別人恐怕也會如此,自己家的女兒給人做妾也就罷了,大婦竟然還是仇家的女兒,任是誰也會想不開,將心比心,清風也沒法在意,倒是同去接親的李懷英嘟囔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接走了新娘。 PHI3W5bqj7^Yo`T7   新娘子身穿粉紅色的裙裝,頭頂粉紅色的蓋頭,清風這才知道,小妾是沒有資格穿大紅衣服的。花轎抬回國公府,緊接著還有一系列的禮節,據說這納妾禮比大要簡單得多,就這也讓清風暈頭轉向,直到拜過了天地,又拜過了父母,看著李績夫婦歡天喜地的模樣,清風心想,你們是高興了,卻把你們的兒子送到火爐上去烤。好不容易將新娘送到了洞房,清風總算松了口氣。 lg_BAmEWS4的_V,,OH
  外間的廳堂裡,吆五喝六的一群酒鬼喝的正歡,這次再也沒有人灌清風喝酒了,高臨風自己就喝得醉醺醺的,可能是他心愛的表姐嫁人了,他的心情不好,自己把自己灌醉了,站他旁邊的煙兒衝著清風點了點頭,清風知道這小子得手了,心裡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bL_HNPB3_sfQZMhNT
  鄭小公爺敬了清風兩杯酒,大概是害怕把清風灌醉了,或者是看出清風的不高興,亦或是公主一直站在清風身邊的緣故,就連程處默也沒有上前跟清風要碧痕。 o_QGN0WKZ4nPIXts
  眾人早早的都退了,清風呆坐在一旁,看著下人收拾殘湯剩飯,晉陽見了,悄聲說道:“還在這兒傻坐著幹什麼?快進洞房吧!” Xk7SigGE的tIsSUT
  清風苦笑:“不知怎麼,我竟然有些害怕。” YhY07rX6_8D3\hFjB
  晉陽笑道:“她又不是老虎,你怕什麼?” jmtBdMRpOoGW8Pn\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誰說不是老虎?女人都是老虎的。”清風想起那個女人是老虎的故事,於是娓娓講來,講到那個老和尚問小和尚,下山一趟看見什麼最難忘?小和尚說,最難忘的就是那個吃人的老虎。 SFC7[1\[K。OckpnQI
  晉陽聽了一展眉間的哀怨,“咯咯咯”的笑了起來。清風卻嘆了口氣,心想,一山不容二虎,現在我的身邊就有兩隻老虎,這兩隻老虎舊仇新怨,我在其中左右為難,說不定什麼時候我就葬身虎口了。 _M,iqJQIMQqtl,3A
  “且夫天地為爐兮造化為工,陰陽為碳兮萬物為銅!”說的是天地就像一個大火爐,人和世間的萬物都在這個火爐裡倍受煎熬!我清風現在的感覺就是如此啊! ]HM`,Fj的2m46KE的ZV
  清風磨磨蹭蹭的來到洞房,綠荷早就迎上來了,為二人好了交杯酒,清風心情複雜的掀開單玉兒的蓋頭,一張酷似王語嫣的臉出現在清風的面前,清風大吃一驚,天哪,她不會是姓劉的那位明星吧?看見清風的神情,單玉兒問道:“懷玉,你可是想起來了什麼?” R,HJgI。S,0po,7S_
  清風搖了搖頭,“我……我只是看著你有些面善,好像似曾相識。” 3aFS8rj]REY0Pbpm。
  單玉兒失望的神情溢於言表,綠荷在一旁說道:“小姐,姑爺,先把交杯酒喝了吧?” C2YXkX6jJ_XA74F
  二人默默無語,雙臂相環,舉杯一飲而盡,綠荷見了,悄悄的退出房去。 EMkKXce6S``,`KXcf
  清風呆坐在單玉兒身邊,只覺得和一個陌生人呆在一塊兒,自己不知道說什麼好,更不知道從何說起,卻忽然看見單玉兒從下拿出一把匕首來,清風頓時吃了一驚“你拿匕首幹什麼?!” EG的Zmm[m3^[rsT4Hs
  單玉兒面帶凄色,輕輕地問道:“你是真的不記得我了?還是看見了公主一見鍾情,為了敷衍我才說自己不記得?就連這把匕首也不認得了嗎?” 9JDZ`]s0[KogoDGXM
  清風看著匕首,輕輕的搖了搖頭,他瞥見單玉兒一臉的毅然決然,心裡暗驚,只聽單玉兒說道:“這把匕首是你送給我的,你曾親口對我說,你若是對公主假以辭色,我就可以用這把匕首刺進你的心窩……” II,8FptsSo]SGsoJc
  清風的心怦怦的跳個不停,“天哪!她不會是想一下子捅死我吧?我們坐得這麼近……”清風全身的肌肉緊繃,緊張的盯著單玉兒手中的匕首…… kihnn3\o7SU0iTPWB
  單玉兒輕輕地撫摸著那把匕首,匕首的把手上鑲嵌著的寶石,在燭光下閃閃發光,單玉兒無限傷感的說道:“懷玉,為了嫁你,我的母親,兄長全都不理我了……我只剩下你了,可是連你也不記得我了……我想了好久……其實我也不求別的,只想著讓你永遠記住我……今生只能做你的妾,只怪我自己命薄……,你一定要記得我……我會讓你記得我的……” 6Dg。PT^h5br^scTI3
  單玉兒深情款款的看向清風,目光中似乎也帶著凄然,清風有片刻的失神,卻也覺得單玉兒的神情不妙,神經越發緊張起來…… TdU5SLr,YQ[nBf\rU
  兩人對視了良久,單玉兒似乎有很多話想說,卻只是張了張嘴,什麼也沒有說出口,清風只看見單玉兒手腕一翻,寒光一閃,匕首已驀然出鞘,好在清風一直盯著匕首,匕首出鞘的剎那,清風就一把抓單玉兒的手腕,清風一直以為那匕首會刺向自己,卻萬萬沒想到,單玉兒的匕首直刺她自己的心窩,這一錯力,匕首還是扎進了單玉兒的心口,鮮血一下子噴了出來,濺了清風一臉,匕首瞬間被清風奪下了,鮮血順著匕首一滴一滴的落到清風的布靴上……單玉兒痛的面色蒼白,雙手捂住胸口,倒在床上……而清風也兩眼一翻,跌倒在地,蒼白的臉上雙脣緊閉,一隻手裡仍緊緊地賺著那把匕首…… 的jiCP6^dcjOPP15RJ
  外間的綠荷聽見“噗通”的一聲響,緊接著就聽見自己家小姐的驚呼,“懷玉……懷玉……你怎麼了!綠荷……快……” 的QQrgFslH,OOEJVA3
  綠荷聽見聲音不對,慌忙開門一看,不由得“啊”的一聲尖叫“來人啊!快來人啊!” H0X7,0`Br82J07CS
  等到清風清醒過來,不由得羞愧萬分,沒想到自己的暈血症也隨著來到了古代,再一看,自己的手中還緊緊地攥著那把匕首,鮮血卻已經擦乾淨了,匕首鞘也戴上了。清風連忙問身旁的晉陽“單小姐呢?她怎麼樣?” _7B0L\NJT,hmr`,B
  晉陽說道:“她沒事兒,太醫說傷口不深,只是有些長,將養些日子就好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92pMTOVChFoaRmLd3
  清風嘆了口氣“還能怎麼?她想要當著我的面自殺,好讓我一輩子記住她……” EJcGfrrF`7。[iqC]
  “她……這又是何苦呢?”晉陽說著,眼圈紅了。“你好些了嗎?還是回去陪陪她吧!” 的Fg[fpIiW。0WF`s2S
  清風回到洞房,看見自己的母親正摟著單玉兒在哭,血跡都已經擦乾淨了,清風坐在一旁,王夫人見了,囑咐了單玉兒幾句,又要對清風說點什麼,卻終於什麼也沒說。清風說道:“娘,你快點回去安歇吧!” lB^`b4OP`gWdY6j[j
  房間裡只剩下兩個人了,清風看見躺在床上的單玉兒,面色慘白,有些微紅,顯然剛才也哭過了。“你沒事吧?我忘了你怕血的。”單玉兒的聲音少了清脆。 g^StK1V8^`t,hc6LB
  清風聽了卻是一驚,難道我的前身也有暈血症?這種人少之又少,我和他還真不是一般的有緣啊! mqkk的73ASIRp的b8M
  清風輕咳了一聲,“我倒是沒有什麼?你的傷口很痛吧?” LURq[kZFC0JU`l^BU
  清風看了看單玉兒微蹙的眉,接著說道:“我原本以為你是將門之後,會很堅強,沒想到你竟然是個這麼膽怯的人,竟然連活下去的勇氣都沒有!死不算什麼,只需要輕輕一刀,一切也就結束了,而活著呢,卻要備受生活的雪霜刀劍,需要更大的毅力和勇氣。你了去死,可見你的怯懦。” Sd`^ohgFMBe3SDD5t
  “我不是,我沒有……” Dq7IsEXaNjC[6g的
  “那麼你以死銘志,就是想象一根刺一樣橫亙在我和晉陽之間,想每當我和晉陽親熱的時候就會想起你,你想讓我一輩子活得痛不欲生,是不是?” sh2sNNH6Co6Jn]YkA
  “你渾說……不是的,我沒有……”單玉兒聽了清風這話,有些激動,臉上出現了一絲潮紅。 的X5eWBCdXRTX2WLtq
  “如果有,那你就錯了,我若是記得和你的情分,當然會一輩子痛苦不安,但是我不記得了,你死了,沒事的時候,我也許會想起你,但是或者三五年,或者十年八年,我終會把你忘了的,所以,你死了也是白死。我聽說,橫死的人是永遠不能轉世輪迴的,只能永遠呆在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超生……”單玉兒閉上了雙眼,兩行淚水順著臉頰無聲無息的流下來…… 3ZdIA4hiLNXcPrYP
  清風覺得自己很殘忍,不過為了單玉兒不再選擇自殺,清風不得不殘忍……清風拿出手帕,替單玉兒擦了擦眼淚,單玉兒忽然睜開眼睛說道:“你不是懷玉,懷玉永遠不會這麼想我的,不會把我想得那麼壞,你說,你到底是誰?” LdRLK4QfDHW0l2Nj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清風心裡吃了一驚,心想,到底是青梅竹馬的戀人,單玉兒對李懷玉還是了解的。 X4Y]pYqgU3qIp1Rqr
  清風擼起自己的袖子,露出胳膊肘處那塊紅胎記“你看看,我本來也不記得我這兒還有個胎記,父親也說我跟以前不一樣了,以為我是別人冒充的,拽著我的胳膊看,我這才知道我身上原來是有記號的。” 5hNcQ6n5riWQEFCWg
  單玉兒撫摸著那塊胎記,“你真的是懷玉?” ZmO的L^tktE1X4pl\
  “當然是真的。我想,每個人都有他人性的兩面,高尚與卑賤,純淨與齷齪,堅強與怯懦這些東西,很可能同時存在在一個人的身上,只不過你平時很難發現,所以要了解一個人很難,也許要終其一生……你現在還覺得我可以託付終身嗎?” Tl,^k4`3CJ[0的j1。
  “我……我知道你是為我好……我不會再自殺了,我保證……” q[24NhXU^K9cN0K[^
  清風終於長出一口氣,自己表演了這麼半天,終於有了效果了。 i\_qqNJ]ib4SnNBX
  清風躺在床上的時候還想,自己和洞房不相宜,要不然,怎麼一入洞房就出事呢? hqQHX,]mqS1JE1a
  洞房的一對紅燭流著淚,一閃一閃的,清風和衣睡在單玉兒的身邊,他的眉頭緊鎖,睡夢中仿佛還有無盡的心事…… 5
第三十八章 走馬上任
第三十八章 走馬上任
清風早上醒來,想起昨夜的一幕,仍然心有餘悸,如此烈性的單玉兒以後如何與之相處?清風很頭痛。看了看依然沉睡的她,感覺她不光人美,睡相也很美,白玉般的肌膚,小巧的鼻子,點點紅脣……睡夢中好像傷口也很痛,眉頭微蹙,惹人忍不住的憐愛……單玉兒仿佛感覺有人盯著自己看,一睜眼,朦朧的晨光中果然看見李懷玉正在看她,臉不由得紅了。 20Qn\\cnnA2jhHk`I   “傷口還疼嗎?” hEfZgD6fSc\H8MBP
  “……好多了……能睡著了。” p2elZ0`WICUaVAlbj
  “以後,不能再做傻事了,知道嗎?只有活著,才有希望,也只有活著,愛才有所附麗……”清風是對單玉兒說,同時也是對自己說。 tqDt64d_,jG,`epqR
  兩人躺在床上,只覺得外面晨光越來越亮,耳畔聽著窗外嘰嘰喳喳的鳥叫……沉默了良久,清風忽然“嗤”的一聲笑“你知道嗎?昨天我給你表弟下了點藥。”清風笑著說道。 PMoaLSH8GPobI[W4m
  “下藥?下什麼藥?”單玉兒驚訝的問。 6Mte2]Lo。sZEJFad
  清風笑著把高臨風在妓院怎麼捉弄自己,以及前天他又說了些什麼,全都告訴了單玉兒,單玉兒說道:“他也真是胡鬧,只不過……懷玉,我的心裡就只有你一個……你可不要亂想……” XfVSK。GkqqB^UJc80
  清風笑道:“經過了昨晚,我還會亂想嗎?他害得我很沒有面子,我只是想教訓教訓那個小子罷了。” it^5\`5Ef6m^I3L]
  “那……你給他下了什麼藥?” JZ9oZYjDY8qf1mOs
  一想到下的藥,清風更忍不住笑了“也沒什麼,就是讓他做不成男人的藥。” ,eOqg7qqDIX4KPPOR
  單玉兒臉羞得通紅,“你怎麼能……這……這不好吧?” Re3ZQWOO,9F的eFl\V
  “沒關係,他們要是夫妻吵架吵得厲害,你就告訴他妻子,那藥就能堅持一個月,一個月後自然就好了。我和淺水可是有過君子協定,我明告訴他我要報復他的,他也同意了的。” J5QL,fq4tU\idZR]
  單玉兒嗔道:“你……你們男人可真是的……不可理喻。你自己跟他說,我才不管。” 87`的FZ\FM\VlAOoE
  “我今天就要去西山皇莊了,現在正是農忙,我想在那兒盯些日子,就不能天天回來……所以他們兩口子要是有什麼事,就勞煩你了。” c171ntoi。K^n\tgZC
  “你……我……我們剛成親……你……還是不要去了吧?農事你又不懂。要不……你,你就是生我的氣了?”單玉兒忐忑不安的問。 sXU2的TItT。GVk63k的
  清風說道:“是啊,我很生氣,一個連自己的性命都不愛護的人,又怎麼會愛別人呢?又拿什麼來愛別人呢?” GZeck5egF[5\_86,g
  看見單玉兒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清風心有不忍,忙說道:“你讓我回來幹什麼?你的身上還有傷,我守在你身邊,又不敢和你親近,我可是個正常的男人,會很難熬的。” fs,Ip85mBS]q[IWlp
  單玉兒一聽清風這曖昧的話,也顧不得掉淚了,羞得忙扯過被子蒙在臉上,清風嘿嘿的壞笑兩聲,心想,要搞定她也不是想象的那麼難嘛! [X的8omgTY46QC。kaA
  清風穿好了衣裳,又囑咐綠荷照顧好她家小姐,就出了單玉兒住的蘭苑,往公主住的梅園行去,遠遠地就看見晉陽在梅園門口徘徊,清風趕忙迎上去“明達,怎麼?你在等我嗎?” 1ADlk`IorDFe6^l2G
  晉陽紅了臉,“誰等你了,我剛剛喂鸚鵡吃東西,誰知道它一下子飛出來了,我眼看著它飛到了這兒,卻是怎麼的也找不著。” nMK5_的Q7IMAbgD[IJ
  晉陽像個做錯了事的,雙手攥著衣襟,焦慮不安的樣子。清風知道,往常喂鸚鵡的這樣的事都由敖菊和雪梅她們做,今天晉陽搶著做了,卻顯然有些心不在焉,居然把鸚鵡給放跑了。清風攬住晉陽的腰,趴在她的耳朵說道“我只一晚上沒陪你,就想我了?” aFL3hHBIGA8M_qpmm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晉陽扯開清風的手,“別動手動腳的,都讓人看見了!” C^ffE3CHDDF0kc2H
  二人相攜進了院子,吃早飯間,晉陽問起單玉兒的傷勢,又吩咐紅藕給單玉兒送早飯,清風又交代了幾句,就提出要去西山皇莊,晉陽幾次想要出言阻止,最終卻什麼也沒有說出口。 ,`U56p,CSonPpGRG
  清風帶著下人離開長安城一直向西,胯下的玉花驄很是高興,一馬當先跑在最前面,魏武緊緊地跟在清風的旁邊,看見眾人都離得遠了,魏武說道:“二少爺,你給我的藥還真是好使。” jsb1I`sdRG32T6rIa
  “你怎麼知道好使?”清風好奇的問。 8tVJf6XhLbrWrEp18
  “我這兩天晚上天天到他家去盯著來著。” Y[oE]dHX[_YHp9tbM
  清風一聽,哈哈的笑起來,“魏大哥,可真有你的……好不好使的你在哪兒能看見?” Os的JX6n`7r4soVFt
  “還能在哪?我天天在他家房頂上,揭開瓦片往下一看,想看什麼看不著?”清風一陣惡寒,想著自己和晉陽親熱的時候不會有人在房頂上偷看吧? \2rjMnRO]_dFlUKk
  想到這兒,對魏武的眼神都有些不對了,魏武笑道:“二少爺,別用那種眼神看我,我可沒有那樣的不良嗜好。這幾天我不過是想著看看還能不能抓住他什麼把柄。我就覺得這樣簡單的教訓他,太他了。二少爺,你注意到沒有,昨天他參加您的婚禮,就有點蔫頭耷腦的。” OApX47m^Zjs[lIFPY
  清風心想,我昨天像一個木偶似的被人擺弄的團團轉,哪有心思看他呀! 的Rjckg7sN。_17的VWt
  “那你抓到他的把柄了嗎?” 2YAP0t`ai0WT`4gsf
  魏武嘿嘿一笑,“二少爺,哪有那麼巧這麼快就抓住把柄了?只要以後我多注意點,他那樣的公子哥想抓住點把柄容易得很。他吃喝嫖賭都占全了,最近又迷上了喜來班一個演小旦的角,前晚上就把那個角弄回家去了,沒想到自己不好使了,把氣全都撒在了那個小子身上,弄得那個小子鬼哭狼嚎的,那叫一個慘。” ooVqlQ^UJ[7qHTsL7
  清風有些不明白,現在怎麼盛行好男風嗎?太子有個心愛的男寵,吳王又對自己那樣,這個王永炎居然也…… c。e63NChathdraXg
  “那個角漂亮嗎?” mqEGf1Zotb\35NN6j
  “還別說,那個小子裝扮上了比一般的女人還象女人,您沒看過他的戲,那唱腔,那身段……” c[USWpthIF247[tcX
  清風看了看微笑的魏武,發現這幾天他的變化很大,好像比以前開朗了不少,人也愛說話了。清風齷齪的想,他會不會和二姐…… N^t2。ERBV。\Mglol2
  清風又馬上在心裡鄙視了自己一把,不知道怎麼回事,現在總喜歡把人往壞了想,可能是上當受騙太多,有了心裡障礙了。接著又琢磨著,讓魏大哥盯著王永炎也好,抓住點把柄在手裡,外一哪一天二姐想要和他和離,他若是不肯的話,也能用來要挾他。想到二姐若是和王永炎和離了,跟著這個魏大哥倒是個不錯的。 ml]rS^E0pqMoR1[nl
  清風對魏武的印象一直很不錯,這個人一向不卑不亢,說話辦事有理有度,一看就曾經受過很好的,沒有一股子奴才相,想到這兒,清風問道:“魏大哥,你現在年紀也不小了,你看我院子裡的丫頭,還有公主身邊的宮女,有幾個長得都很漂亮,你若是看好了哪一個,我可以替你做主的。” Qt2^rFkPrsEMFBcVR
  魏武神色一黯,說道:“二少爺,還是算了,我現在沒有心情。” dUKl1n5sOBMVM2sej
  清風笑道:“不是沒有心情,是忘不了我二姐吧?” cgVO5b49的e83m4jnN
  魏武尷尬的一笑“二少爺,你是不是覺得我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qb,d[T[U49VfJSAU^
  清風面容一怔,說道:“魏大哥,我一直叫你魏大哥,可見我在心裡一直都是很尊重你的,你若是不介意,以後就叫我清風吧!我始終覺得你既然喜歡我二姐,就應該讓她知道你的心思,你總把心思放在心裡不說,她一輩子也不會知道的。我二姐那樣的性子,你還想讓她先開口不成?你何不親口問一問她呢?” `q3R的]1CBMB,4XbpG
  魏武聽了清風的話一愣神,隨即笑道:“好,沒人的時候我就叫你清風。你二姐她其實知道我的心思的,只不過我們……我們的地位差得太多,她又性子柔弱……我其實也不求別的,只要在一旁看著她每天開開心心的就行了……” CZ的hRUSqteATgs。F
  清風心裡感動,心想,這樣痴情的男人,我若還是女人的話,一定千方百計也要嫁她,可是這兩位一個擔心自己的地位配不上,一個性子軟弱,自己拿不了主意,該怎麼推波助瀾一下才好啊?清風說道“可是她現在不開心啊!” HlI3PBGJMmYZ\Y3af
  魏武笑道:“她這幾天比以前開心了不少呢?” ]MnsYZ23S\959T[35
  清風聽了不由得苦笑。 L5QSAHWVO1YDRAWX_
  隨行的李林打馬攆了上來,指著一大片茶園說道:“爺,您看,這周圍方圓三十里都歸皇莊管。” M_9iT0lpZ6TTZXEH2
  清風看著眼前這片土地,心想,我一定要在這個地方幹出點樣來,省得你們說我是只會在女人堆裡廝混的賈寶玉。我清風一個現代女性,過去能殺出自己的一片天地,現在我又怕誰?
第三十九章 一對豬糞
清風來到距長安城五十里的朱李鎮,皇莊的總部就在這裡,朱李鎮是個不大的鎮子,只有一條寬一點的大街直通長安,街道兩旁開著幾十家店鋪,方便來往的客商,朱李鎮旁邊一條清粼粼的河水流過,當地人都叫它大清河。 9dVqiTA_`h的2OeN   清風一行來到朱李鎮已經午時了,感覺又困又疲乏,這是清風第一次出這麼遠的門,也是第一次騎這麼長時間的馬,感覺大腿根好像磨破了皮,火辣辣的痛。這都要怪清風自己,看見了茶園,非要下馬去看,結果一看就是小半天。 8UO^iW,APemBH3H,n
  清風對現在的茶葉有意見,他喝慣了後世的清茶,對現在這樣的加作料的煮茶很不感冒,看見了茶園,很自然的就想去看看,想著憑藉自己後世的知識也許能指導一下。於是參觀完茶園又去看旁邊的茶廠。以至於趕到朱李鎮時,清風又累又餓。 fU,jStV`TDrNrKY4K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在駙馬府這個時侯早就用過午飯了,清風此時餓得前胸貼後背,看見路旁有一個不大的飯鋪,大概是小鎮唯一的飯鋪,清風打馬來到跟前。李林說道:“爺,咱們不如到朱總管家去用午飯,這樣的小地方,醃臢得很。” iY]jGCNnKkkE^UQ`
  清風心想,我可不是真正的二世祖,小時候能吃一碗飽飯也就不錯了,這樣一個路邊小店,又怎麼醃臢了?或許做出的東西更有風味也說不定,若是到了朱總管家,山珍海味的一通折騰,不一定什麼時候才能吃上呢,那可餓死我了。 No7f\LUl8PUQIFEjq
  午時正值飯口,吃飯的人應該多些,可是小店裡傳出的聲音有些不對,清風幾人疑惑的踏進小店,就看見兩個紈褲子弟正在調戲一個少女,一群吃客都在看著,臉上的表情雖然憤怒,卻沒有人敢上前阻止。清風不由得一皺眉,喝道:“光天化日之下,你們在幹什麼?” 4rb7Ii\WQSMMhpAKK
  那兩個紈褲看見少女衣衫不整,淚水橫流正覺得樂在其中呢,更加上周圍的人竟然屁都不敢放一個,更顯出了自己的威風,猛然間有人竟敢說話,不由得要發怒,抬頭一看,正看見清風那傾國傾城的一張臉,其中一個哈哈大笑:“二弟,今天真是艷福不淺啊,這個小娘們女扮男裝更有味,就歸哥哥了!” sFDoFn9OUM4j[i7TG
  一邊說著,一邊竟然直衝清風而來,清風氣得臉色發白,說道:“還不給我狠狠得打!” _Bf[8,。8UTHC0Yg
  幾個下人除了李林之外,都是些練家子,早就手癢癢了,此刻聽見駙馬爺發話,立刻衝了上去,劈裡啪啦一頓揍,兩個紈褲帶著的家人一看不妙,也衝上前來幫忙,可是怎麼也敵不過國公府訓練有素的下人,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其中一個紈褲抱頭喊道:“好大的膽子!你們竟然敢毆打皇親,就不怕死嗎?” 2iS19a37Ma8itG6BU
  幾個下人聽了這話,都看向清風,清風冷冷的一笑,說道:“你們倆個是皇親?你叫什麼名字?” 8^8isHdbB。KsPUH
  那個紈褲一看自己的一句話起了作用,眾人不再打了,還以為眾人怕了,得意洋洋的說道:“我就是這皇莊總管的二公子朱長武,我告訴你,我姐姐是蔡國公府杜駙馬的妾室,他叫李勤奮,姓李,知道嗎?祖籍是陝西武功人,皇上的老鄉,知道嗎!竟然敢打我們倆,反了天了!” U`htPAeQ1SVaEAsJL
  清風一聽,就這?還皇親?清風嘴角露出冷笑“你姓朱,他叫奮,合在一起,正好是一堆豬糞。”清風話音剛落,幾個隨從轟然大笑,飯館裡其他人臉上也露出笑意,卻是怕這堆豬糞看見,拼命的忍著。 ]PWgWcgTXp88cmQr
  清風指著幾個隨從說道:“你們也不用打了,省得手疼,讓他們自己煽嘴巴,什麼時候我說行了,才準停下來!”清風一想這個朱長武居然是皇莊副總管朱世勛的兒子,顯然是平時沒少仗勢欺人,為非作歹的,居然嚇得眾人都敢怒不敢言了,我現在拿了他的兒子,我倒要看看他會怎麼辦? D6Ip3N的CK2`kqFGpP
  這二人哪裡肯自己煽嘴巴,少不了又挨了一頓揍,一看實在無法了,這才自己煽起來,看他們自己煽得有氣無力,清風也懶得理他。只對著戰戰兢兢的店老闆說道:“你們店裡有什麼好吃的?趕緊端上來,最好是現成的。” ke9C的h]cfo[eq9\_2
  店老闆嚇得直哆嗦,“小店有包子,饅頭還有米飯和小菜……” ,n4lf^3b`249fjOVk
  “先來幾屜包子嘗嘗!”清風實在是餓得狠了,抓起剛端上的包子就吃,耳旁聽著■■啪啪的煽嘴巴的聲音,忙說道:“到外面煽去,別影響我的食慾!”幾個下人忙把一對豬糞拉了出去。店老闆見了,慌忙說道:“幾位好漢,謝謝你們救了小女,拿了包子趕緊走吧!那兩個人是這兒的地頭蛇,你們惹不起,剛才他們的下人跑了一個,回去報了信,一會兒他們家人就來了,你們再想走也走不脫了!” Ss^OqjQa1Ygfcn4k
  清風心想,我正是想看看他們怎麼對待我呢!見老闆的神情不似作偽,知道他確實是為自己擔心,再看看自己的穿戴,一身平常的白色錦緞,怎麼看也不像是富貴中人,幾個下人,因為李績治家嚴謹,穿戴看著也很普通,心裡明白,這店老闆以為自己是尋常的百姓,惹不起這些人,或許是怕朱家和李家來人了,在他的小店裡打起來,再把他的店鋪給平了…… 7gj5LeD2Tm的DJf^。4
  想到這兒清風笑道:“老闆,你放心,就算他們來人了,我也讓他們上外面打去!” XL^jsn]7tApRK5WZ
  清風讓幾個下人也一起吃幾個包子,包子還沒吃完,就聽見外面人叫馬嘶,魏武連忙出去看,不一會兒就轉回來了“二少爺,我看來人中好像有杜駙馬。” Qi。Wa4kXOdoJ\]rAp
  清風一愣,“杜荷,他怎麼會在這兒?” P[。PFKeSTXk42Afh
  清風出了小店,果然看見一匹高頭大馬上坐著的正是杜荷,“杜駙馬,幸會幸會,沒想到會在這裡見著杜駙馬。” RtR\8Y4[JmKGfLE6E
  杜荷翻身下馬“哎呀,清風賢弟,你新婚燕爾的,怎麼這麼快就上任來了?我只當你能在家多歇息幾天呢!聽著下人說起穿戴打扮,我只道是你,又不敢確定。這個朱長武是我屋裡人的弟弟,都是一家人,想是有了什麼誤會?” QKt0GK8jDT,SLOJL
  清風心中冷笑,嘴上說道:“誤會倒是沒有,我想是他吃了熊心豹子膽,居然敢調戲我了!” JTV[Z。OQtMq2ehWU。
  “哎喲,竟然有這種事?這廝著實該打!只不過賢弟,念在他年幼無知又不知道你身份的份上,就放他一碼吧?也看在我的面子上,如何?” K0a`0QoUBL`s1XLg`
  清風一看這個杜荷把話說到這份上了,不答應也太不給面子了,只得應了。只不過心中狐疑,以杜荷這樣的身份地位,怎麼會這麼在意這個屋裡人的弟弟?真是奇怪。 94q^\IgmKi0CX[YK
  隨著杜荷來到了皇莊主管的宅子,酒席就立刻擺上了,顯然是早就準備好的,朱世勛說道:“沒想到李駙馬這麼快就來了,我這邊的一些賬目還沒有準備好,交接的日子就請李駙馬寬限幾天可好?”清風心想,一個皇莊能有什麼賬目?即便有,那麼一點賬目平時難道打理不好?不知道他的葫蘆裡賣的什麼藥,就順口答應了。 ]5QRNIQeMGqGAUsll
  觥籌交錯之間,清風看出杜荷對朱世勛很尊重。清風猜想他們的關係絕不一般,他們之間會有什麼貓膩呢?清風只知道杜荷和太子走得很近,難道這個朱世勛竟然是太子的人?要不然杜荷何以對他那麼在意? r8\7C31,MV1jLj7fR
  幾杯酒下肚,清風裝作不勝酒力,杜荷一直知道清風是個病秧子兼書呆子,酒量差得很,此刻看見清風醉了,也混不在意,讓下人扶著清風到客房去休息。 TlSQ85WTJWP2OteP
  看見朱家的下人走了,清風連忙從床上坐起來,再看他哪有一點喝醉的樣子?他這模樣把魏武嚇了一跳,清風說道:“你趕緊派人去盯著杜駙馬和朱家父子,看看他們想幹什麼?要小心點,別讓他們看出破綻。” 006Y4a1f_^7qi8[X0
  魏武領命去了。清風不由得頭痛,本來以為夾在晉陽和單玉兒之間很是為難,想到這裡來避避風頭,以為到了這裡隨便走走看看,有懂的地方指點指點,逍遙快活的過些日子,沒想到這裡絕不是他想得那麼簡單,難道皇上把他安排在這兒還有什麼深意不成?
第四十章 陰謀味道
清風躺在床上,思忖著杜荷和朱世勛的關係,杜荷肯定的太子的人,只是太子是什麼時候謀反的?是真的起兵了?還是只有一點反跡就被抓起來了?清風這個歷史菜鳥那是半點也不清楚。 7h9L_iJdNc`8YO0j`   有什麼樣的事值得杜荷親自來坐鎮呢?他們明明知道自己就要來上任,何以頭兩天不把事情安排好了? q`]^JO90sQPUC[bgr
  難道真的如杜荷所說,只是覺得自己新婚,不可能這麼快來上任嗎? UGGVLLjtM]S`5k的[1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清風驀然想起來太子謀反最大的助力好像是他的老丈人侯君集,天哪?怎麼能把這麼重大的事給忘了?好像是侯君集攻打吐谷渾和高昌時貪污了金銀,事發後被奪了軍功,削職為民,於是心中不滿,這才與太子李承乾一起謀反,只是現在就連侯君集被沒被削職清風都不清楚,清風一想到這兒,連罵自己糊塗,床是再也躺不住了,在地上遛了幾圈,無奈手下人都出去了,他自己裝醉又不敢出去,只急得象熱鍋上的螞蟻,轉了一圈又一圈,卻找不到一個人問問。 9j[HRJjeRMCVU2hTj
  轉了半天,忽然想到謀不謀反與自己有什麼關係?自己和他們可是半點瓜葛也無,這才慢慢的平靜下來,心想自己還是太嫩了,有一丁點事就坐不住了,天生不是個乾大事的人。 5sKQIcgF8ImiasERA
  這麼一想,心越發的平靜了,又倒在床上,想起今天在茶廠,看到了完整的蒸青茶餅製作工序,先蒸茶、解塊、再搗茶、裝模、拍壓、出模、然後列茶晾乾、穿孔、烘焙、成穿、封茶。這一系列的工序下來,不但費時費力,而且奪走了茶的真味。自己若是把現代茶葉的製作方法給它弄出來……清風嘿嘿的笑了,若是那樣,那個靠一部《茶經》聞名於世的茶聖陸羽,可就沒什麼事可乾了。 8JjrPF8Vo_0p0qW
  “不羡黃金?,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省,不羡暮入台……”清風搖頭晃腦的念著陸羽寫的詩,這廝不但想讓陸羽的《茶經》寫不出來,竟然連陸羽的詩也一併盜了。 bZ]p6eG1bHQPlO2M
  清風正得意,猛然聽到魏武說道:“這樣的時候,二少爺還能怡然自得,老爺的真味,少爺還真得了幾分。” cW。Vs7k5WJXqKgjs8
  清風一陣臉紅,想著若是魏武看見他剛才急得在地上直轉圈,就不會這麼說了。 ]ri,9LqF3GoNZ]RFR
  清風連忙問:“可看出什麼來了?” dnV6LfU3BgeYGdcR1
  魏武說道:“他們把守的很嚴,到處都有人看著,一定有什麼不可告人重大的秘密。” [EtU504Z3369Un的YX
  清風看了魏武一眼“魏大哥,你知道侯君集現在……” MNPgXQ4l6,a`s。Dl
  “哎呀,我想起來了!”魏武拍著腦袋喊道。 EGbWhT^Nf9`,。]DaC
  “你想起什麼來了?” r]OAlo。]fhHOD\Sjc
  “我想起剛才看見的那個背影是誰了!我當時就覺得這個背影很熟悉,卻想不起來是誰,剛才少爺一提侯君集,倒是給我提了個醒,他就是侯君集手下的一個將官。” ]odkj9jV`A^mXiMsK
  “你認識他?” VPZWNbooNlA1b8BV
  “怎麼會不認識?當初老爺率兵打吐谷渾時,我就跟在老爺的身邊,那時候老爺和侯君集交情還好呢!我就認識他了,他叫年大有,錯不了的!” Xm6Wd6R_QS]q[dIhP
  “魏大哥,你的意思……我爹爹現在和侯君集不交好了?” pASCiXFtC0Vm[7DH
  “可不是?那傢伙狼子野心,跟著老爺學兵法,學完了,卻說老爺教的不盡心,跑到皇上那裡去告狀……自從他被罷了職,兩家更是沒有來往了。”清風一聽,居然還有這種事?以後見到父親,我可得好好問問。 7Jl`7U_Q6的U9AnTbc
  清風緊鎖眉頭,“魏大哥,現在看來事情有些不大妙啊!杜駙馬和太子交好,侯君集也和太子交好,這個朱世勛顯然也是太子的人,這皇莊不知道有什麼秘密?他們在一起又有什麼勾當呢?現在太子位可是岌岌可危……” hmrsPAabj7DLD^\fZ
  魏武臉色大變“少爺,要不……我現在馬上回京去告訴老爺!” Md8jeQNccM9V7q,E3
  清風擺了擺手“你回去又有何用?這只是猜測,我們又沒有什麼證據,做不得準的。況且天馬上就要黑了,你也進不去城了,還是明天再說吧!魏大哥,既然當初攻打吐谷渾時你就跟著爹爹,何以沒到軍中效力?憑你的武功能力,想獲得軍功很容易的。” CMVaVa2R6_7STGf3
  魏武呵呵一笑“我這人不喜歡當官,太受拘束。少爺你不也是不喜歡當官嗎?何必來問我?” `_Enr。4]P64JO4QZ
  兩人對視片刻,頗有一種惺惺相惜之感。清風說道:“魏大哥,還是把手下人找回來吧!這是他們的地盤,若是不小心被他們發現了,我們都會有性命之憂。” 1_6q4IA4Lbc3V7ADK
  “嗯,不錯,他們的武功太差,很容易被發現。我估計他們若是有什麼行動也會在晚上,到時候我一個人去就行了!我這就去把他們喊回來。” lG7YRLqeX。C`g_L的
  這一夜,清風總在半夢半醒之間,直到四更天了,才迷糊過去。早上醒來,太陽已經老高了。清風趕緊問李林“魏大哥回來了嗎?” Wa9T[s37V`7h8Xo
  李林苦著臉“還沒有啊,爺,會不會出了什麼事?” 5bDdFBfsKiXc2Hj6Y
  清風一想,魏武的武功不錯,人又機警,縱然有什麼意外,想要全身而退總是沒有問題吧?想是這麼想,心中總歸有些忐忑。 sr2hfV5的2od^的OS的V
  剛用過早點,杜荷進來了“賢弟,昨晚歇得可好?” i03TO。k[YBr0Yjj7
  “好什麼啊,頭也痛,胃也難受,四更天的梆子聲我都聽見了,天都快亮了,我才迷了一覺。以後我可再也不喝酒了。” diV的_Q_IQ4]ANMBWg
  杜荷看見清風的眼睛裡滿是血絲,也就信了“是賢弟你的身體太差了!” GFjfe6D\的I4的CNS
  “可不是,我從小就是病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這朱李鎮的風景很不錯,想來杜大哥是來踏青的?”清風見杜荷一口一個賢弟的叫,也就順口叫他杜大哥。 se]1A_TsnZ2rd]^30
  杜荷顯然很高興“可不是,這朱李鎮有山有水,風景的確不錯,不如今天就由哥哥帶你四處看看?” lNr3CILlJndVb\I6E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清風苦笑道:“杜大哥,你不知道,我昨天騎馬,把大腿根都磨破了,很痛的。” ZDQBIXKGQSZis`taL
  杜荷哈哈大笑“賢弟,你比大姑娘還要嬌嫩,那我一個人走了。” qq的[Zc5ncpXM7hf2f
  清風看著杜荷的背影,給了他一個鄙視的眼神“哼,你瞧不起我,到時候讓你好看!” ePgh4jn0,TIaZ4ICm
  呆在客房裡無所事事,很是心焦,總是不由自主的想起魏武可能遇到的麻煩事。清風一想,還是找點事做吧,就帶著幾個下人在朱李鎮閒逛,不經意間逛到了大清河,看見大清河岸邊不少農夫拎著水桶從大清河裡提水,看見旁邊站著一位五十多歲的老者在指揮,清風問道:“老人家,提水這是要幹什麼用?” epmIdaBdHgA的060j4
  老人看見清風一愣,問道:“您就是新來的皇莊管事李駙馬?” Lci4ILB。QW8SVmWNM
  “是啊,我就是。您老人家認識我?”清風有些奇怪,心想我在朱李鎮也不認識誰呀。 gOEiRlXq的iMkjqo0
  老人納頭便拜“小老兒朱世仁見過駙馬爺!” 8^TbBMDdId5q8qQ7
  清風趕緊雙手相攙“原來是朱大叔,何以行這樣的大禮,清風不敢受。” 的8XSiA。IjrA_JB5Di
  朱世仁笑道:“我這是替您昨日救的那姑娘謝你,她是我的外孫女,昨天受了驚嚇,也沒有向您道謝。” [XQsI8G\SUbLKelgc
  “大叔您也姓朱,想來跟朱世勛朱總管是一家子,為何他的兒子居然調戲您的外孫女?” X6YYjpafUROH4ZN90
  “嗨!”朱世仁嘆了口氣“我們雖說都姓朱,可是早出了五服了,要說我也是兼著這皇莊的副總管,可又有誰把我老漢放在眼裡呢?現在好了,李駙馬來了,總算有替我們說話的人了!” 。[Tb0NJ5sbOU,fXek
  清風一愣,原來這老漢竟然是皇莊的副總管! PNShDlRC
第四十一章 心中大快
清風疑惑的問朱世仁:“這些人擔水幹什麼?” pSSLKU4666TZZ]LXT   朱世仁嘆道:“駙馬爺,您不是莊戶人恐怕不在意,今年怕不是個好年景啊,過了立春就沒有下過雨,好不容易到了春分才下了二指雨,急急忙忙把地種上了,現如今地裡的青苗出得又不整齊,大傢伙正挑水補苗呢!” pE7tg。V。sImVq]KIJ
  清風問道:“為什麼不在這裡架一個水車?那樣就省力多了。” O_Yr1CTAEl]8Lq^p7
  “水車?那是什麼?老漢可沒見過。” CaqMQ^3pU`hoErQ的i
  清風一想,莫不是現在水車還沒有出現?那我就來做個發明者好了。清風說道:“這水車是我在一本古書上看到的。” AQC5QdPMkbK8Ik0VK
  清風拿了一個木棍在地上連比帶畫的跟朱世仁說了水車的樣子,其實這還是他和紫雨一起時在一個風景區看見過一架復古的水車,當時比較驚嘆古人的智慧,好一番研究,現在就如實的賣弄出來了。朱老漢一聽,兩眼放光,忽然大喝一聲:“小六子,你快過來!” 0ZFbBUMhZr_iYKNS
  清風嚇了一跳,他怎麼知道自己的小名!再一聽,挑水的人裡有人答應,這才知道不是喊自己。就看見一個精壯的青年一溜煙兒的跑過來“朱叔,您喊我什麼事?” O。CUcrW,gB的MPSJ。i
  “你快來看駙馬爺畫的這個水車!”又轉頭對清風說道:“駙馬爺,這是我們鎮子有名的木匠。” ak1G2^UrUnEtXKA]b
  小六子給清風見過禮,清風又把水車的結構說了一遍,那個小六子驚呼“要得,要得,朱叔,咱這就幹起來吧!這水車日夜不停的轉,多做幾架,有多少地都澆了,咱還怕個鳥!” SLiZS^106EaGKld5
  清風一看就知道這是一個憨直的漢子,朱世仁一通吩咐,該擔水的還繼續擔水,幾個精壯的漢子去山上伐木,另幾個隨著小六子回家取工具,再把家裡現成的木頭扛來。吩咐完,該幹嘛都幹嘛去了。朱老漢說道:“現如今是駙馬爺說了算了,也不知道駙馬爺還讓不讓我管事,若是用不著,我老漢就回家抱孫子了。” 1bN[aoMn3DTf\_S,r
  清風笑道:“朱大叔管得這麼好,我看著大家對你都很信服。我若是不用您了,恐怕大傢伙都不會答應,再說了,農事我又不懂,當然還得你老拿主意。” \,8TW7LT5[Ii9aNdL
  “皇莊裡種莊稼這塊也沒有什麼撈頭,一直都歸我管的。” ][5X\^NNPMeglnX,
  清風心念一動,“那朱世勛都管什麼?” BE`FH0\O5JI93AIV7
  “他呀,不怎麼呆在皇莊,城裡有不少的酒樓飯莊的產業,都是他親自打理,這兒有他的大兒子朱長文打理著。” mYdWOK。Cb8jI\M6E
  酒樓飯莊?清風一想,那可是收集情報的好地方。清風有意說道:“原來這朱管事還是個經商的好手!” 5^dnCJYATTt1]的bZm
  朱老漢“哼”了一聲“也是運氣好,靠上了大樹。”清風聽了,也不知道他說的大樹指的是誰,估計不是太子,就是杜荷。 6Cd^gZ2jYYf。7B^81
  “那茶園和茶廠現在歸誰管呢?” LZ4的UNLEWI的mDOp`
  “還能有誰?當然是朱長文,茶園和果園都是朱長文在管。” 的KpX__LiI8djY6VQt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清風忙問:“還有果園嗎?果園都有什麼果子?” FBcFEFmnf3i的BKJU
  “一般的果子都有,專門供應皇家內苑的,不知道被他們父子背地裡拿著結交了多少人。” l[2[KBLigetl2YXAk
  清風聽著這朱老漢話裡話外對朱世勛一家很是不滿,又想著哪天應該到果園去看看,可惜現在還沒有果子成熟呢。“朱世勛要是走了,不知道他兒子能不能跟去?朱大叔手裡可有會管果園的人?” BVPW6ocUs2TRgBoGS
  “朱長文手下的那個石頭挺能幹的!就是老實些,不太愛說話,三扁擔打不出一個屁來。” Zp]bP^7的FXdjmJ。gA
  清風一聽就笑了,“這麼不愛說話,怎麼能管好人?” ^d8hOYNUA7SNB9Po
  “別看不愛說,可是說出一句抵上別人的十句,心裡又有成算,朱長文這幾年全仗著他了。” W。UE4gViq5J6_aD4c
  兩人正說得入巷,小六子帶著五六個棒小夥扛著木頭回來,就在這大清河岸邊叮叮噹當幹上了。這群小夥子邊幹活邊不時的瞅清風一眼,好像是有什麼話要說似的。清風見了,覺著有些奇怪,笑著問道:“你們都這麼看著我幹什麼?可是我臉上有什麼東西?” p83lDEXbZ\[4FpOtW
  小六子說道:“我們大夥就是想謝謝駙馬爺,昨天把那對豬糞好一頓揍,又讓他們自己煽嘴巴,真真是過癮,這堆豬糞可把我們大家禍害苦了。” mY`YdnpjB5h4TSF8
  “哦,是嗎?有道是兔子不吃窩邊草,他們連你們這些鄉親都禍害嗎?” 4`Y5。`pQW7`YXgGrR
  小六子說道:“可不是嘛……駙馬爺,水姑……哦不,是碧痕……還好吧?” HbSB\_mi3cYK80的I2
  清風一愣“你認識碧痕?” _]B7^,knOfaUHT^d1
  小六子不好意思的撓撓頭“我和她從小定的娃娃親。要不是那一堆豬糞,我和她早就成親了!” bFbdBWnS的_Sjn]EOb
  於是小六子一頓述說,原來碧痕原名叫水姑,就是在這大清河邊長大的,她和小六子二人從小定了親,水姑一年年長大,越來越漂亮,就被那一對豬糞惦記上了,有一次,這堆豬糞看著水姑家裡她的父母不在,就想趁機強姦水姑,水姑拼命呼喊,正趕上小六子路過,把水姑給救了,卻也不敢在朱李鎮呆著了,正好有一個親戚在長安城,水姑就投奔親戚去了,誰知道那對豬糞不知道從哪裡打聽到了,又追到了長安,水姑家的親戚一看情形不妙,又正好認識公府的管事,於是就把水姑賣到了英國公府,賣身契定的是三年,現在正好過了一年。 POPX。1mS\M72j6tmU
  清風一聽,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深悔昨天打得那堆豬糞輕了。 jtWAo5faFGn]Rp98o
  眾人正七嘴八舌的說那堆豬糞的累累罪行,說得正熱鬧,突然朱老漢狠狠的咳了兩聲,眾人全都鴉雀無聲,清風看見遠處杜荷和一個年輕人走了過來,杜荷老遠就喊:“賢弟,你跟這些窮棒子有什麼好說的!” 74。X3H3]`a的USEad
  清風一聽,心裡就有些不高興,心想,我這邊正是用人之際,千方百計正想博得這些人的好感,你跑來瞎攪合什麼! P4Bnf2OZO_nFm2G0p
  清風說道“我聽著大夥兒說話有趣,可比那些官場上的老油條說話實在得多,有些人說話雲山霧罩的,那話我可不喜歡聽。” 2nTdUg7eBGdYRL^3M
  杜荷面不改色,指著旁邊的那位年輕人說道:“這位是朱總管的大兒子朱長文,正想找賢弟回去吃飯呢!” [LPCoob5q`j0MSbb
  朱長文上前向清風行禮,嘴中說道:“昨天舍弟得罪了駙馬爺,還好駙馬爺大人有大量,饒了他。今天我和爹爹特地設了酒宴,給駙馬爺賠罪。” fapZVFIHic3Hbdie4
  清風笑道:“我昨天酒已經喝多了,今天真沒什麼胃口,賠不賠罪的就不必了,你們吃吧,不用招呼我。我在屋裡呆著憋悶得很,這兒人多,還熱鬧些。” on7W]mkc`Fq0U7XsH
  杜荷看了看左右,說道:“賢弟的下人怎麼好像少了?” Am,EkW的R_`Sa`FHr
  清風心裡一驚,難道是魏武被他們發現了?心裡雖然驚慌,面色卻依舊笑著說道:“昨天本打算回家的,誰知道耽擱了,打發個人回家報個信,杜大哥的心好細啊!” c0e6I2RT2YOg4ss[j
  清風話音未落,遠處傳來一陣馬蹄聲,抬頭一看,清風心中異常,馬上端坐的正是魏武。 dP。2gQUEbB,PjX^2X
  魏武遠遠地下了馬,向清風行了一禮,“二少爺,我回來了?” `F^UJ0Op2G。VLR47
  清風笑道:“這麼快就回來了,家裡有沒有說什麼?” 0^pFZ。9op3]8hb\YI
  魏武答道:“老爺說了,少爺身邊帶的人手太少了,怕少爺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特地命小人又帶來十個人,給少爺使喚。公主也派了碧痕和冬雪來侍候二少爺。” lQdgGOlZ2hpjMeZJ^
  清風看著一旁的杜荷臉色變得有些不好看,不由得心中大快。 QpJnh1Rl3NSVt
第四十二章 潸然淚下
看著杜荷和朱長文走遠了,眾長出一口氣,朱老漢說道:“駙馬爺,您得罪了他們兩個,以後可得小心啊。” 7JLTH2iSq7HSO9chC   清風笑道:“他們明面上是不敢怎麼樣的,除非背後搞點小動作,有你們大夥兒幫我,我又怕什麼?”清風發現魏武的臉色有些不對,忙把魏武拉到一邊,悄聲問道:“魏大哥,你怎麼了?” [2\2FpaqX4ZYMe[B,
  魏武一笑“沒什麼大不了的,我的肩膀上中了一箭。” VOmCLBKrtJmXt0Ph8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清風一聽魏武中了箭,就有些急了“什麼!中了一箭?那你不好好在家養著,跑這裡來幹什麼?” han`VFR3CcoKH8O,
  魏武笑道:“沒什麼的,郎中瞧過了,一點小傷,老爺的特效藥也已經上了。我這不是擔心他們懷疑二少爺嗎?這才急著趕回來。” a]^EO57HaVUN\Za85
  “你發現他們運送的是什麼了嗎?” [的RjQ6S02Kekgl15。
  “我估摸著大概是軍械,他們防守的非常嚴,馬車周圍十幾裡都設有探馬暗哨,護送的全都是軍卒,也是我有些輕敵,被他們發現了,肩頭中了一箭,他們的人中有幾個高手,我怎麼也甩不開,沒法子,我只好回長安城,這才擺脫他們……老爺讓我告訴你,就當作什麼也不知道。” RAfC6T8的n]GmDtlj
  清風點了點頭,心想,他們皇家的事的確不好摻和,也只有這麼辦了。 ^8X`q3Sj7M0WBUMD
  魏武接著說道:“老爺還派了兩個管賬的來幫著少爺理賬。” q7P025B`OhDq2hQW0
  清風一聽就樂了,到底是老爹,想得還真周到。 r0IDohqfnjp06Bs
  清風打發魏武回皇莊歇著,這邊又和眾人閒聊,小六子神色有些激動,“駙馬爺,剛才聽那位大哥說,碧痕也來了?” 1j5eltib^2Pn_Yn^
  清風笑道:“可不是,你快點幹活,晚上就可以去看她了。” C的tkM8qPaQK7RdF0Y
  “真的可以嗎?駙馬爺?國公府的規矩……” R]kMmPK`^cY6nm3I
  清風說道:“這兒可不是國公府。”小六子見清風這麼說,樂的差點蹦起來。 h_MmFUs,Qe^PXB,d
  一旁的朱老漢說道:“小六子這麼一高興,下午水車可就能做出來了!” ^Pd,toa\RqLRYc`R^
  眾人都笑,清風卻一下子想到了一個問題“朱大叔,水車做好了,是不是還應該有一條水渠啊!” ]W2crRdeVjf^qsEZd
  朱世仁一拍腦袋“哎呀,老了,腦子不好使了,這麼大的事都忘了。”說著就要安排人去修水渠。 E3X`kILfHm3tg。。Y
  旁邊一個人說道:“老爹,還是吃過了晌飯再去吧!昨個我看駙馬爺愛吃包子,今個特意蒸了些肉包子給駙馬爺嘗嘗。”清風一看,竟然是小飯店的老闆來了。 3_gq4k,[12DlH2OCp
  眾人都坐在地上吃午飯,小六子幾下訂了個木凳給清風坐,清風一看,大夥吃的都是野菜團子,有的吃的是米糠拌野菜,心裡感觸頗深,這些日子在國公府錦衣玉食的,就忘了這個世上還有不少吃不飽穿不暖的窮苦人了,清風心想,我也是窮苦人出身,現在縱然不能改變世界,總能改變我身邊人的生活吧! 7oFDL0kKEg`dIos\H
  到了傍晚,幾個人還真的做出了第一架水車,清風指揮著眾人把水車立起來,在吱吱嘎嘎的響聲中,水車真的能車水了,看著奔流的清泉順著水渠流向遠方,朱老漢嘆道:“駙馬爺真是……那個詞叫什麼來著……哦對了,那叫胸懷錦繡。”清風自己聽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KeF7KkHrmfK,ommU
  眼看著天要黑了,眾人仍圍著水車不肯走,朱老漢安排人連夜澆地,小六子溜到清風身邊“駙馬爺,我跟您一起走吧?要不,我怕看門的不準我進總管府。”清風笑著允了。 e4LRNSrr`ncO[iDK
  清風邊走邊跟小六子說了還可以利用水力做一個米碾子,這樣以後碾米就不用人費力了。小六子高興得不知道說什麼好,半天才蹦出一句話“駙馬爺,您要是早點來就好了!我長這麼大,還從來沒看見哪個貴您這麼待見我們這些窮人的。” AZ5CgqkkIeX`JI1k4
  清風笑了笑,自己當然理解小六子的話,當自己窮困潦倒的時候有人幫自己一把,自己也會銘記於心的。 \XkcY0Po[kT3IA5ld
  回到總管府,魏武迎了出來,清風見了一皺眉“魏大哥,你怎麼不歇著?我又不是外人,還用得著你來迎接我嗎?” ioA9mS]2Eqc2\UqXo
  “不是的,二少爺。”魏武貼著清風的耳朵說道:“杜駙馬和朱總管走了。下午不知道接著了誰的信,急急忙忙走的,說怕城門關了之前趕不回去,就不跟二少爺您道別了。” cO,T的Q0a8qHbVs6的8
  清風一皺眉“那賬目呢?” F6Rm]A78jY,m的de^l
  “賬目他說明天由朱長文來交接。”清風點了點頭,心想,就這麼急匆匆的走了?昨天還說得幾日後才能結交,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 e427b5WhsaYcnJ[R
  清風這回自然不用再住客房,他來到正廳,看見碧痕和冬雪早已擺好了飯菜,這一天清風雖然沒幹什麼正經事,卻感覺身體疲乏得很,他一邊吃著飯,一邊想著這兩個人就這麼走了,到底長安城能發生什麼事呢?想了半天也摸不著頭腦,猛然看見碧痕,忙說道:“哎呀碧痕,小六子還在外面等你呢!” 24F6的IL7的Bn1h的`Jq
  碧痕的臉“唰”的一下紅了,冬雪笑道:“爺不是在這兒嗎?哪還有個小六子?莫不是爺看好了碧痕,想要勾搭人家?” riZskAlXN,Y0Mto的H
  清風氣得瞪了一眼冬雪,都是自己平時和顏悅色的,感情現連冬雪也不怕自己了。清風對碧痕說道:“快去吧,剛才我想點別的事情,把這事給忘了。” R2eUmNDG2DAnQp4Mq
  碧痕紅著臉,向清風揖了一揖,轉身跑了出去。冬雪詫異道:“真的還有一個小六子?這個人也太大膽,竟敢和駙馬爺叫一個名字。”說完自己呵呵的笑了。 r。c4rTD]EZk的C[l8j
  清風也不理她,吃了飯就要去歇著。冬雪說道:“爺,洗澡水都給您備好了。”清風一想,在河岸上被風吹了一天了,洗洗也好。 ge^bnio]tG^9QSHL1
  清風拖著疲乏的身子爬進了浴桶,“真是好舒服啊。”坐在浴桶裡,清風覺得渾身舒泰,不禁有些昏昏欲睡了,剛要睡著,忽然聽見門響,霧氣朦朧中看見來的是冬雪,清風嚇了一跳“冬雪,你進來幹什麼?” `Vh,W1t]AG6PjhZjA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冬雪笑道:“駙馬爺,我來給您搓搓後背啊!” 65mFj0RVaPRb91BiU
  清風知道冬雪一直對自己有非份之想,忙說道:“你出去吧,叫李林過來!” qYJ4C6gi9的`tblTVL
  “爺,他粗手粗腳的,怎麼有我搓得好呢?” I,m68mK5YFRK]pG^j
  清風一皺眉“我不喜歡自己不知道尊重的女子。” t7pn6hcSHJsNHTE6G
  冬雪聽了,頓時變色“駙馬爺,您……您是這麼看奴婢的嗎?我……”邊說邊盈盈欲泣。 Jge\PGThJZG\inasQ
  清風心一軟,說道:“你的心思,我都明白。可我不想再有別的女人了。你也別白費心思了。” J5d03k8gtqJLo6jn
  “爺,我哪裡不好?我自問相貌不比紅藕差,學識當然更比她出色,何以入不了駙馬爺的眼?駙馬爺還說不想再有別的女人了,昨天老太太還說讓綠荷給你做通房,公主都答應了!” R6X^0st07nHQs6dcL
  清風一聽,不由得怒氣上涌,“好啊,晉陽!一邊同意我納妾,一邊又鬱郁不樂的,還得我哄著逗著才開心些,一轉身竟然又把我給賣了,拿我當什麼了!哼,這回我就住皇莊,我還不回去了,你讓我收通房,我偏不收!看你能怎麼著!” fH2AggibJH的5kNHYK
  冬雪哪裡知道她的一句話會惹得清風怒氣大發,滿屋子的水霧繚繞,冬雪也沒看清楚清風的臉色,見清風不說話,冬雪還以為清風同意了,欣喜的上前給清風揉肩,清風怒道:“不準碰我!出去,滾出去!” KX0h^HSkHT520^j3B
  冬雪愣了片刻,捂著臉跑了出去…… dMR7saV01O9669SmT
  清風坐在浴桶裡,一腔怒氣,化作一聲長嘆……心裡五味摻雜,也感覺對冬雪有些過分,一個女子,敢於主動向自己示愛,那得需要多大的勇氣,自己卻這麼武斷粗暴…… VookUdl9Cck的\a5Og
  可是又有誰來照顧自己的心情?被迫娶了個小妾,又接收了人家的妻子和通房,這已經是勉為其難了,自己也曾經是個女人,也夢想著有一個寬闊的胸膛依靠,看見令自己心動的男人,也會情不自禁的想撲到他的懷裡痛哭一場,想著自己這些日子以來心靈所受到的煎熬,清風忍不住潸然淚下……
第四十三章 漁樵問答
早上起來,清風就看見冬雪的眼睛紅紅的,顯然是昨晚哭的。冬雪面無表情,上前來幫著清風整理衣裳,清風有些難為情“昨晚是我態度太粗暴了。要怪的話,只怪我的心太小,裝不下太多的人。” 0t1b72bEe\KdDNM3_   冬雪冷“哼”一聲“奴婢不敢,奴婢什麼樣的身份,居然痴心妄想著爬上高枝……” rU]W008^FSSUk5。K
  清風無語,想著自己也不可能每個人的心情都照顧到,嬉笑怒罵,該怎樣就怎樣,自己更應該照顧自己的心情,做回我自己。 H4A_UGO`2mnqIXRa
  就像對晉陽,自己看她年紀又小,性情又溫和寬厚,不由得就把她當成了小妹妹,不忍心讓她傷心難過,可是她呢,有沒有考慮自己的心情?問也不問一下就替自己決定了再收一個通房。清風一想到這兒,就氣不打一處來。 cQlD]o28GGc3\fRJ[
  想著冬雪再過些日子,心氣平了也就好了,於是也就不再理她,徑直來到魏武的房間去看魏武,推開房門,一眼就看見魏武正光著膀子在給肩膀上藥,清風“啊”的一聲尖叫,險些暈過去…… 0ZiIXtsZjoo,37LhZ
  魏武的肩膀被一箭射穿,從後背一直穿透到前胸,箭雖然已經拔出去了,但是順著傷口還在向外流血,傷口處血肉模糊…… PpX5GSXBahj6PYF
  清風閉著眼睛,扶著門站了好久,才確定自己不會暈倒,“你……你不是說傷很輕嗎?怎麼會這樣?還在淌血?” YTKj1H2nsaSETtaIM
  “沒關係的,我重新上點藥,流點血也很正常。我已經綁好了,你睜開眼睛吧!” 8pjGHrl。,[hm`5X
  清風看著魏武一點一點的用白布纏上傷口,自己一個人有些費勁,忙說道:“我來幫你吧!” 8rUtc7ITFb2Sq`P。
  魏武笑道:“算了吧,二少爺,你恐怕乾不了這個,若是你二姐在還差不多……”清風看著魏武身上的肌肉,一塊一塊的隆起,比那些練健美的運動員毫不遜色,心想,這才是一個真正的男人啊,這樣的肩膀,靠著才有安全感啊! pfgmt6]YUbb,J]S54
  “清風,你今天怎麼了?感覺有些怪怪的?” 3BXBdAoFZt1,2BWqC
  清風一驚,是啊,我今天這是怎麼了?怎麼會有這種奇怪的想法? 7的GAU1t[6,Rl781Yt
  清風心虛的笑笑,“魏大哥,沒什麼,就是想來看看你。沒想到你傷得這樣重……還是好好歇著吧!” tXYYDjKNU\G`XQ_SZ
  “這點小傷算不了什麼,你找我有事?” 7Q^gW^F8eJJDEg5。F
  清風猶豫著“我想……你說他們運走的大概是軍械,可這軍械是打哪兒來的?又要運到哪兒去?杜駙馬他們昨天急匆匆的回長安去,又會有什麼事……” HRlmZprN\iqYE7f的1
  魏武說道:“你既然不放心,那我就回長安探聽一下,這邊的朱長文也應該派人盯著些。” VUMUCa,。0bkiJcMCr
  清風點了點頭“可是你傷得這麼重,怎麼回長安……” 46M2VoLMNQOE^AZGk
  魏武哈哈的笑“這算不了什麼,想當初在吐谷渾時,我傷的比現在還重得多呢,也沒什麼的。” Z064\KjseXKd。FmmV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清風心想,老爹讓我裝作什麼也不知道,我當然也不想費那個腦筋,可是現在我是皇莊的管事,將來若是有什麼事牽連到皇莊,難保不牽扯到我。想到這,就點了點頭。 `nqBd2lBfSPmQAN5L
  出了魏武的屋子,清風的心亂亂的,做什麼都有些心不在焉,魏武的身影總在眼前晃,那健美的身軀,隆起的肌肉,以及那留著血的傷口…… INpcfWDWGA7IkKqh]
  “爺,昨天魏大哥從長安回來,把您的古箏一起帶來了,您要不要練琴?”李林看見清風有些神情恍惚,在一旁問道。 1,_est_1pBgHF,aJ
  清風終於回過神來“好啊,就把它擺在門口的槐樹下吧!” `tF9]kHiITX2GH`kW
  清風已經好幾天沒有練琴了,一天不練自己知道,幾天不練就連別人都聽得出來了,更何況清風現在心有些亂…… Bn6f0C的OLENJBnkO
  不知所云的彈奏了半天,清風的心緒總算好些,心裡暗暗的鄙視自己,裸男又不是沒見過,不過是身材棒一些,線條好一些,人品……嗨,現在還想那些有的沒的幹什麼,現在自己是男人,即使真的對魏武傾心,他也不會把自己放在眼裡,他的心裡早就已經有人了。 QF3QX5qpN0c6iVFm,
  清風穩了穩心神,這次彈得是一曲《漁樵問答》,悠然自得的曲調從清風的手下流淌而出,帶著一種飄逸灑脫的格調,更有隱士的豪放無羈,瀟灑自得……高山巍巍,樵夫咚咚的斧伐聲,青山綠水間自得其樂的情趣,以及對追逐名利者的鄙棄…… T的的pkED3X\Lk3bhV_
  清風一曲奏完,呆坐了半晌,這樣的生活才是自己所想啊,可是為什麼老天總是不遂人意呢? 的dCAM_ALi`tMURV^
  他低吟道:“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_G`DgQ的2]X33e\QKD
  “駙馬爺剛才奏得這曲和這詞倒也相得益彰,只不過也不能讓客人立等得太久了。”清風順著冬雪的眼睛看去,正看見朱世仁和一個女孩子站在一旁。 7XniL,67QNdEDng的
  “哎呦,是朱大叔!快給朱大叔拿凳子坐。”清風一邊招呼朱大叔一邊對李林說道。 belV。HNcKqLfFNc1
  “駙馬爺的彈的曲子真是好聽,老漢好有耳福。” 8。2^X0kC1VmG_kG[U
  清風心想,你能聽出什麼好不好來,嘴裡故意問道:“朱大叔原來也懂曲子,您聽我剛才的曲子裡彈的是什麼?” iI的n9dJ548daILM]6
  “駙馬爺這麼說可折殺老漢了,老漢哪懂什麼曲子,不過聽著駙馬爺的曲子就好像是兩個人在一問一答說話似的,聽著有趣……” q6IUIII2U__\Pera的
  清風一驚,趕緊收起自己的輕視之心,又問道:“還聽出什麼了?” GEKe7OkZ2ACo_d1gl
  “聽著有山有水,好像還有砍木頭的聲音……” X3ZGV6D1的JQOnHEs
  清風衝著朱世仁一揖,嘆道:“古有伯牙與子期,今有清風與大叔,大叔實乃清風知音也。” Dl\qHC5iK_B[0`VTK
  慌得朱大叔趕忙還禮不迭,嘴裡說道:“老漢知道駙馬爺初來咋到,恐怕人手不夠,特意把我的外孫女帶來了,就是駙馬爺救得那個丫頭,也好幫著駙馬爺打理打理家務。” FPePRV6GFkCerBO
  清風一聽,頭有些大,什麼意思,幫我打理家務?不會有別的什麼企圖吧?再一看那丫頭,沒有了鼻涕眼淚,倒也是個清秀佳人,眼角余光看見冬雪在一旁撇了撇嘴,清風忙說道:“謝謝朱大叔,你想的可真周到,只不過我的身邊二十來人呢,哪裡就缺人了?你還是把人帶回去吧!” ZS_`R的Mffg0GBRm\d
  朱世仁的神色有些不自然,清風的心不由得一沉,心裡有些不高興,難道他也是個想“攀高枝”的?清風對這位朱世仁的印象一直不錯,此時也不由得開始大打折扣。 oo9tmYY]8t[CZSU
  朱世仁吶吶了半天,說道:“是小六子央求我來求駙馬爺,如今駙馬爺來了,那對豬糞也不敢猖狂了,想著把水姑贖回去,也好早點成親……” I7sk0XbSNPY93TcB。
  清風一聽,原來是這事,臉上馬上多雲轉晴了“這沒關係,什麼時候回去都行!” LmD]4shq7]jID128q
  朱世仁笑了,一張老臉上布滿了皺紋“那一會兒就讓小六子把贖身的銀子送來,水姑就能回家了?” L4Z_amhiK9lsBgddl
  清風笑了“贖身的銀子就不必送來了,多給碧痕添幾件漂亮衣裳,就當是我和公主送她的嫁妝好了。只不過碧痕的身份文書現在長安,人可以先走,文書過些日子再給她吧!” 9lajQA7dg,0Q9jEGg
  朱世仁還要把外孫女留下侍候清風,清風現在就怕女人纏他,外一這位以後再哭哭啼啼的要以身相許,那可怎麼辦?所以還是未雨綢繆,不要的好。一想到這兒哪裡肯答應,自然是死活不同意,最後到底是朱世仁帶著外孫女走了,清風這才長出一口氣。 _UX_MA8`oSi2kAeX`
  清風剛在琴案前坐定,沒等撫琴呢,就聽見一個熟悉的聲音說道:“哈哈,淺水,到底還是你輸了吧!” ^fYmmDa,cPDHBMhBo
  清風一看,嗯?他們兩個怎麼來了? N,F`QW`f^
第四十四章 痴人說夢
來的人是鄭家昌和高臨風,清風笑道:“永寧,淺水,你們兩個怎麼跑到這個荒僻之地來了?”   “當然是來看你。我們倆遠遠地就聽見撫箏的聲音,我說一定是你,淺水說你是富貴中人,哪能撫出這樣淡然的雅樂?我們倆個就打賭,你看淺水輸得人都蔫了。”
  高臨風說道:“你也太小看我了,不過是賭個東道,我還不至於輸不起吧!”清風偷偷的瞄一眼高臨風,現在吃過藥的時間還短,他自己大概還沒有什麼感覺吧?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清風笑道:“到時候可別忘了帶上我。我看永寧兄面帶喜色,可是外放的事有了著落?”
  “哎呀,你可真是神了,就連這也能猜著。說起這事,還得多謝清風你,上次在你府裡遇見了吳王,誰知道下午我去吏部打探消息,吳王竟然認出了我,聽說我想要外放,就在他的安州都督府為我謀了個職,過幾天吏部的行文就要下來了,我都沒想到這麼快,清風,這次吳王可全是衝著你的面子才幫忙的,所以我特意來謝你!”這位鄭小公爺說得眉飛色舞,全然沒注意清風的臉色大變。
  倒是一旁的高臨風看出一點門道“清風,你怎麼了,臉色可不太好?”高臨風這麼一說,鄭家昌也看出不對來“是啊,清風,你怎麼了?哪兒不舒服?”
  清風心中苦笑,永寧啊永寧,你若是找不著門路,倒是說句話啊,我求誰也求不到吳王那兒呀!現在倒好,吳王找我可有話說了,李恪他到底是什麼意思?明明已經說好只做朋友,現在居然又鬧出這一出……
  清風嘆氣不已。永寧說道:“怎麼?我外放了你不高興?”
  清風強笑道:“有什麼好高興的?這麼遠,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
  一時間三人誰都不說話。
  良久,高臨風說道:“你和表姐新婚,怎麼就把她一個人扔到家裡,跑到這兒來了?”清風一看,原來這位又是來抱不平的。忙辯解道:“你以為我想啊,皇命難為,我有什麼法子?倒是你們倆,怎麼會這麼早就來了,莫不是城門一開你們就出城了吧?”
  “可不是,我們倆想著以後相聚的日子無多,想著一起去逛逛太白山,不知道清風……”
  清風一聽要去太白山,高興壞了,以前和紫雨也曾想到太白山去玩來著,可惜一直沒騰出時間,現在有了機會,立刻摩拳擦掌,大呼小叫的招呼起來,把剛才的鬱悶全都拋到了腦後,什麼茶園水車,什麼太子杜荷全都滾一邊去,我清風要去旅遊去。
  一旁的高臨風和鄭家昌看著清風的樣子,四目相對,哈哈大笑。
  一通張羅,萬事齊備,清風帶了七個下人外加一個嚮導,這嚮導不是別人,就是朱世仁的兒子朱長福,再加上高臨風他們帶的四人,一行十五人騎著高頭大馬出發了。
  太白山位於距離朱李鎮五十多里路,清風還記得當時想去旅遊時好一番查資料的,這太白山是秦嶺山脈主峰,海拔將近四千米。從山底到山頂經歷五個氣候帶,即使是到了六月份,山頂的積雪也是不化的,所以“太白積雪六月天”是很有名氣的。
  朱長福很愛講話,他說這太白山當地人都叫太乙山,傳說文王想立大兒子為太子,大兒子卻覺得弟弟比自己有才華,主動讓賢。來到太乙山大爺海修行。文王知道後就派宰相找大公子,大公子則勸說宰相不要貪戀世間的榮華富貴,宰相受了感動,就在二爺海修行。文王一見也宰相沒有回來,就急了,派大將軍去找,大將軍也被大公子感動了,在三爺海修行。
  高臨風笑道:“我們去了,也不用人勸說,乾脆也別回來了,大爺海,二爺海,三爺海一人一個地方,咱們就在那兒修行算了!我猜清風最舍不得,家裡嬌妻美妾的……你說是不是永寧。”
  “那可不一定,我們三人,我看清風最是灑脫,說不定到最後堅持不住的是你呢!”
  “好,那咱們就試試,敢不敢打賭!就賭咱們誰先提出回去。”
  清風和永寧看淺水急了,都笑。永寧說道:“反正你現在也是賦閒在家,你自然不急著回去,我可只有兩天的時間,清風也有一灘子事,誰和你賭。”清風惡意的想,是不是淺水的藥力發作了,現在開始就不想女人了?
  已經中午了,巍巍太白山終於遙遙在望,一行人在路邊的小店打尖,小店裡原先就有人吃飯,又一下子進了這麼多人,一下子就滿了,高臨風的小廝高聲喊道:“老闆,趕緊讓那些人給騰騰地方。”
  清風連忙說道:“別大呼小叫的,出門在外都不容易,擠擠就行了。”
  永寧看了清風一眼,說道:“我發現你和原先有些不一樣了。”
  清風一驚“哦,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原先這樣的小店你是說什麼也不會進來的,更不會說剛才那樣的話。”
  清風笑道:“人總是會變的嘛!這有什麼稀奇?我現在還不是和那些老農在一起。”
  一旁的兩位老道向清風望來,清風衝兩位老道一笑,也沒有在意,其中一位白髮白須的老道向清風一稽首,“李小哥別來無恙啊!”
  清風一愣,我認識他嗎?清風連忙站起來還了一禮說道:“道長請了,我月前腦子受了傷,往事盡忘了,不知道您是……”
  仙風道骨的老道手撫長須說道:“貧道孫思邈。”
  清風大喜過望“啊,原來是孫道長,道長可安好?為何會在此地?”
  孫道長說道:“貧道在這一帶巡診已經很久了,這太白山裡的藥材很齊全,因此也就滯留在此,就借住在這山上的鬥姆宮。因為路途遠,也是很久才回去一次。”
  清風笑道:“那我們一行也到鬥姆宮打攪好了。”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清風很是高興,要了一桌子菜,雖然沒有什麼山珍海味,農家野味吃著也很盡興,孫道長鶴發童顏,怎麼著也有八九十歲的樣子,清風怕有什麼忌諱,也不問老人家多大年紀,只是把存神練氣功決中不明白的地方,向孫道長好一番討教,孫道長也不藏私,一一解答,聽得清風眉開眼笑,仿佛知道自己也能活到一百四十歲一樣,看得高臨風和鄭家昌稀奇不已。
  孫思邈說道:“貧道看著李小哥的身體比以前好了不少,只要堅持練這套功訣,你的病不但會徹底好,壽數也會有增的。”清風笑了,更加堅定了要趕超孫思邈的決心。
  兩個下人讓出兩匹馬來讓給孫思邈師徒,一行人到了太白山腳下,把馬匹寄放在一戶農家,眾人開始登山。
  剛開始還好些,越走山路越崎嶇難行,這個時代旅遊業還不發達,道路也沒有開出來,行進在混交次生的林中,眾人都累得呼呼帶喘,好不容易爬上了大殿,大殿上方的太白五台,由五個小山峰組成,層巒疊嶂,奇峰碧樹,掩映於綠海之中,風光極為秀麗,這一路風景無限,越往上走,溫度越低,好在眾人都有準備。
  山似巨筍,拔地沖天,峰壁蒼翠,形成一體。只是不時的傳來狼嚎,讓人有些害怕。長福是個老獵手,不停的安慰大家,只要天黑之前到達鬥姆宮就沒事。連綿起伏的山巒,不盡的峰岩地貌,都被高大的喬木與灌叢覆蓋,華山松盤根插入奇峰巨石懸崖之上,樺樹林高大挺拔,雍容華貴……清風心想,千年後這裡的風景還會依舊嗎?
  總算在黃昏來臨前爬上了鬥姆宮,清風腰膝酸軟,一屁股坐到地上,鬥姆宮風景絕美,就坐落於山頂之間的凹地上,附近石柱擎天,兩山對峙如石門,下臨萬丈深淵,石峰綠樹,雲霧繚繞,氣象萬千,清風心想,這兒真是修仙養性之勝地呀。放眼西北望去,黃昏中農家飄起裊裊炊煙……
  清風嘆道:“如果能在這裡終老一生,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啊!”
  話音剛落,旁邊一聲“無量天尊”的佛號想起,清風嚇得一哆嗦,轉頭一看,李淳風那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正看著自己“施主情緣不斷,恩怨糾葛,想在這裡終其一生,終歸是痴人說夢。”
第四十五章 樂極生悲
清風打點起精神,衝李淳風一笑“李道長安好?如何會在這裡?” A3XLEUjZRhG,[Imj,   李淳風頗有深意的一笑,清風的心一顫,難道這老道知道些什麼嗎?“李施主面相奇特,著實讓人看不透……能否把生日時辰給我?” ,O2kDA]G,_5bE6SV1
  清風的心一寬,笑問道:“既然看不透,那道長為何說我情緣不斷,恩怨糾葛呢?” Bg。YNMCLs,p06Ms48
  李淳風也笑了“除了看出施主命犯桃花之外,的確是什麼也看不出了。” nf6CONV,G[5d2,h2h
  一旁的高臨風“哈哈哈”地笑,“道長說得太對了,他從小到大就沒有不犯桃花的時候!道長也給我看看可好?” `lSa`5accCjmVsUCr
  李淳風看了高臨風一眼“你最近一個月命忌桃花。” mNCL,nlZ927WZ`pC
  清風聽了一哆嗦,高臨風卻在喃喃自語“命忌桃花,命忌桃花什麼意思?” amT9YK。\DqipEWFpP
  清風趕緊指著一旁的鄭家昌說道:“道長看我這位朋友呢?” 0sBDEpPlfdHn_h^Md
  “你這位朋友高官得做,駿馬得騎,即將遠行了。”隨即轉過頭來對清風說道:“你的生日時辰給我吧!” G]ndB3J548\LirMWM
  清風哪裡記得這些,他本身是個孤兒,當然不會知道生日時辰,現在這個身體的他又沒問過,只得隨意說了個時辰。 Uj_7V\qnZ2tE4,fdD
  李淳風掐指算了半天,搖頭說道:“不對呀?怎麼會如此呢!” Pps7b35VaQ6A]`X^
  清風強忍著笑意溜進鬥姆宮,正好趕上晚飯,好在這些人在山下就自己備了乾糧果子,要不然一下子多出這麼多人來,飯食還真的一時半會兒不好。 QsLF`RDa2Cp[\2Oq
  清風邊吃飯邊看著李淳風一會兒掐指細算,一會兒冥思苦想,看得清風心情大好,把李淳風的那份飯食也一併吃了。 0oLaNtN的6HIm8WgFJ
  結果樂極生悲,眼看著高臨風和鄭家昌倒在地鋪上呼呼大睡,他自己卻胃裡漲得難受,難以入眠,心想,莫不是李淳風就知道會是這個結果?故意讓我遭這個罪? 2m3d2[的bbheT1h`e
  清風暗呼,太有可能了,太有可能了。反正也睡不著,清風想出去溜達溜達,卻覺得渾身酸痛,猛然想起,我隔壁可是住著一位神醫。 I8RV17。c\URXH4o0T
  來到孫思邈的門前,看見屋內還有燈光,清風敲了敲門,房門一開,孫思邈說道:“我猜著小哥該來了。” ja[YCARNcUA2e0q1f
  清風一愣,怎麼又是一個李淳風?難道他也能掐會算不成?清風疑惑的問道:“道長何出此言?” K7hm7d`OQAX\US`f8
  孫思邈說道:“我觀小哥晚飯用得不少,要知道脾胃為水谷之海,得後天之氣也。何也?蓋人之生,本乎精血之源;人之既生,由乎水谷之養。非精血,無以立形體之基;非水谷,無以成形體之壯。是以水谷之海本賴先天為之主,而精血之海又必賴後天為之資。故人之自生至老,凡先天之有不足者……” PXRPe[oQTdkr。_ZDC
  清風聽得一個頭兩個大,卻也知道孫道長是怪他晚飯吃得多了,臉不由得紅了,訕訕的笑著,孫道長示意清風躺下,清風看著孫思邈拿出一盒半尺來長的銀針,想來是要給自己針灸,清風嚇得緊緊地閉上眼睛…… m8918\[TWl9tjrC\G
  一通銀針扎完,清風覺得身體也不那麼酸痛了,胃裡也好受了許多,清風感激的笑笑,心想,這樣神仙一樣的人物,自己能夠遇到,何其幸哉!老人家終年生活在市井之中,不求回報,只一心為百姓著想,又是多麼難能可貴啊!我若是能幫上一幫……可惜自己對醫學一竅不通。 qDe`R\PX^k]。6ja9M
  嗯,也不是一竅不通啊,清風一下子想起來,自己還是懂一點點的…… PtXg_pf96Qs`oJ1kk
  清風面露喜色,說道:“道長,小子有一事想向道長請教。” FBk]WrC5T[^5e4,G1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哦,小哥有事請說。” 54Ol4EEEh。so_04。8
  清風想了想,說道:“道長,您知道,皇上現在派我皇莊,皇莊裡有一戶農家,他家的牛正在出牛痘,結果不小心家裡的小孩子也被傳染了,大家怕疫情泛濫,都很擔心,他家的老人卻說,沒關係,牛痘很輕的,過幾天自己就好了,而且痘好了之後就再也不會出痘了。大家都半信半疑,過了幾天,小孩子的痘真的自己就好了,所以我就想……” ibEKZVc^`S。fE^k。S
  “把牛痘種在人身上!”孫思邈雙面放光。 gD5a^`rRlk。MV0ai
  清風笑了“是啊,道長可有什麼法子?” aYrtLTlnnKNf6lf8M
  孫思邈在地上踱了兩圈,說道:“我得好好想想,這法子大有可為!” RKUTPg^Sa3OJ_i9]G
  清風心想,當然大有可為,那可是經過實踐證實過的,嘴上說道:“若是孫道長能相出法子,那可是造福蒼生的善舉。您若是得了這種疫苗,先拿我做實驗好了。”清風說得好聽,這個自私的傢伙想的卻是:我的身體差勁得很,說不定出一場痘也能要了我的命,當然還是先種疫苗的好。 aTBHrSrmqI8GU的4_Z
  清風回屋倒在地鋪上睡了,被他害得兩位,一個是李淳風,還在掐指細算,頭髮都白了好幾根,還有一位就是孫思邈,興奮的一宿也沒閤眼。 CqRGQPXiMYjJsf5GR
  第二天早上起來,高臨風醒了就問:“你們說李道長說我一個月命忌桃花是什麼意思?” fm7IordG1`c446kk
  清風忍不住笑著說道:“我猜他的意思是說,你應該在這兒修行一個月。” QD]fsfXXQ6DDS]8Uf
  鄭家昌也跟著起哄“來的時候你不是還說,要在三爺海修行嗎?我看,就修行一個月好了!反正你成天也沒什麼事。” ^N_69`l2l\]7YX1BR
  高臨風怒道:“我真倒霉,交了你們兩個損友!” Bt的Rdjm4FN5RQWcNq
  用過了早飯,一行人想一鼓作氣登上了太白山峰頂,孫思邈卻說太白山頂終年積雪,冰封千年不化,到處都是懸崖峭壁,危險得很,還是不去為好,清風詫異,後世的太白山是可以登頂的呀!仔細一想,後世地球變暖,冰雪化了也是正常,一行人遂取消了登頂的計劃,只在鬥姆宮周圍流連。 UA`p8t]OJg1]3\Gc]
  高臨風說道:“到了這樣的仙境,清風也該作首詩,否則,豈不是白來了?” lULLPZja^DjEHBmkn
  清風白了他一眼“你若是作一首,我自然就作一首。” ZJrh2bLA4Y的6hfkV8
  “我又不是探花,可沒有那樣的急才。” a3G8。2K5[Sf,akdMI
  清風說道:“我今兒只得了一句,就是‘高處不勝寒。’” pkdkhlcM]的6pOoq0P
  鄭家昌笑道:“你現在深有感觸了?” U]BKN4O\6JO^J7\t
  清風嘆了口氣,也不言語。高臨風說道:“你們兩個就忙活吧,我呢,進士也中了,給父親的臉面也掙足了,任務就算完成,只剩下吃喝玩樂了,我才不想象你們活得那麼累,那樣就算活著,還有什麼意味?” b的aqInSEsm5\bUJ
  清風說道:“我倒是和你想的一樣,無奈身不由己啊!” D55f。FcGnZbO5S的qX
  鄭家昌也道:“我也想吃喝玩樂來著,也得有人給我錢花。” WWD]WFm,tReBktpW
  一時間,每人都想起自己的心事,都默默無語…… YnC2[RFfqc3BOq\Kr
  還是李林提醒著再不走晚上可就回不了朱李鎮了,這幾位公子哥才相約下山。清風去找孫思邈告別,卻被告之孫思邈一早就下山了,清風想大概是急著研究牛痘去了。轉身又去向李淳風告別,結果李淳風也不告而別了。清風不由得很遺憾,他還想著問問李淳風,有沒有看出武媚娘的命運呢! bc的LV3Pk[Be]g\hUS
  到了中午時分,幾位又來到了昨日打尖的路邊小店,看見店外拴著二十幾匹馬,眾人一看,想進屋吃飯是不可能了。 X]Bmp7。INGVp16nX
  李林張羅著去買點乾糧帶著路上吃,結果乾糧沒買成,煞白著一張臉回來了,他趴著清風的耳朵嘀咕了兩句,清風的臉也白了,他吩咐一聲“快走!”自己打馬就走,高臨風和鄭家昌一愣神,情知不妙,也緊追不捨,十幾個下人也跟著一溜煙兒的跑了。
第四十六章 塞翁失馬
第四十六章 塞翁失馬
一行人一口氣跑出了十幾裡地,清風騎在馬背上只覺得顛簸得骨頭痛,眼看著好像沒什麼危險了,緩緩的放慢了,高臨風攆上來問道:“清風,到底遇到的是什麼人?你竟然怕成這樣?” M4P_XJd]l_]Up^76V   清風白了他一眼,“如果我什麼也不知道,就不用這麼跑了。所以你如果聰明的話,就什麼也不要問,知道嗎?” q2_AA_OkMSrAOtZ]n
  鄭家昌一旁說道:“這麼嚴重?要不咱們再跑一段吧?” iUK的[Sb4b4i。qi4\r
  高臨風笑道:“瞧你們倆的膽子,這麼小,還算爺們嗎!” gaNcD`[2pVHT]m7A6
  朱長福正趴在地上聽著遠處傳來的聲音,聽著聽著一下子竄起來“駙馬爺,快跑吧,一群人騎著馬從後面追來了!” nW的1japQWSSOBH24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清風一聽,也顧不得骨頭痛了,打馬又接著跑,無奈清風和他的兩個朋友都是讀書人,騎馬的技術太差,拖累的眾人都跑不快,還沒跑出五里地,後面的追兵眼看已經追上來了。 ,QKeAmqokIDIOaJmF
  這裡離太白山太近,附近沒有幾戶人家,即使有人家,現在也嚇得關門閉戶了,清風暗嘆倒霉,怎麼就會遇上他們呢? ,Ma5CbsDGqFScQk7d
  清風帶著的那七個護衛是李績訓練有素的家將,馬上步下的功夫均是了得,此刻主動要求停下來阻擋一番,清風點頭允了,其實他心裡清楚,七個家將阻擋二十來個追兵,是無論如何也阻擋不住的,七個家將倒也驍勇,片刻間殺死了五個追兵,卻也有兩個自己人受了傷。 7pjcr2。DriXs`,ObZ
  有七八個追兵繞過這幾個殺神,直奔清風這八人而來,那些家將手裡還有刀劍等兵器,可憐清風他們幾人手無寸鐵,只有等著挨宰的份…… XZi2LXC8b9L]`,OL
  清風心道,這下子完了,小命馬上就要玩丟了,自己丟了小命不要緊,還連累朋友……自己怎麼這麼倒霉,出來遊玩也能遇上年大有,難道他把那些軍械藏在太白山?太有可能了,隨便找一個山麓藏起來,輕易不會被發現的,要不然他也不能冒險來殺自己啊! 8gT7V\jCDdqQWtOW
  只是自己和他也沒有朝過相,他們怎麼就會來殺自己呢,一下子想到那張蒼白的臉……都是這個李林,你可害死我們了!恐怕年大有還以為清風他們是衝著那些軍械來的呢。 3_o\6rJ2gfA0it1^
  只聽見“嗷”的一聲慘叫,高臨風一頭栽倒在馬下,清風嚇得一哆嗦,也差點也從馬背上掉下來,清風想停下來看看高臨風怎麼了,無奈此時的馬,早已經被清風打急了,不受清風的控制,慌不擇路,箭一般的向前竄…… TZXNgA]dk`nbXk`W`
  清風慌得雙腿緊緊地夾住馬腹,一手拉著韁繩,一手拽著馬的鬃毛,只聽見耳畔呼呼的風聲,清風感覺身後有一匹馬緊追不捨,也不知道是敵是友,慌亂中清風回頭去看,一個紫面大漢,手舉一把明晃晃的大刀,刀光就在清風的腦袋後面晃,清風心想,完了,完了,我命休矣!嘴裡不由自主的高喊“救命啊!” VdRaq。bJ6M6RgePHN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一聲大喝“呔,狗娘養的,竟敢傷我兄弟。”清風聽了一喜,“大哥,快來救我!” 0_1km8ssFoIInMUoG
  清風就聽見身後“叮叮噹當”兵器撞擊的聲音,回頭一看,大哥李懷英和那個紫面大漢正戰在一處,清風長出一口氣,這下子總算不用死了,誰知道樂極生悲,清風光顧著回頭看了,沒注意馬還在往前跑,一根粗大的樹枝一下子把清風掃下了馬背,清風在地上打了幾個滾,只覺得臉火辣辣的痛,伸手一摸,滿手的鮮血,清風“啊”的一聲叫,頓時暈死過去了…… X\XsM31`NqmKS8\的C
  等到清風醒來,一眼就看見李林正在自己身邊抹眼淚,清風說道:“我又沒死,你哭什麼?” npqUi8MJqiSdgN_d的
  李林慌忙擦乾眼淚“爺,你總算醒了,嚇死奴才了!” 08t221RMM_t[。F^XF
  清風覺得臉上火辣辣的,渾身的關節也都在痛,尤其是左腿,痛的厲害,四下張望,大哥李懷英正指揮著人在救治傷員,鄭家昌扶著高臨風正一瘸一拐的正往清風這邊來,清風想站起來,身子還沒站穩,忽然“哎呦”一聲,清風只覺得左腿一陣劇痛,又跌倒在地…… QEGDasQEPoTOZsrM。
  李懷英慌忙跑了過來,“兄弟,你怎麼了?” 1OI7的n21O3NA^POZ
  清風痛的滿頭大汗“大哥,我的腿……”清風指著自己的左腿“我的腿是不是斷了?怎麼這麼痛?”李懷英一把撕開清風的褲腿,一看一條腿已經腫了,李懷英用手捏了捏骨頭,痛的清風"啊"的一聲叫,李懷英說道:"恐怕是骨頭摔裂了,還是找個會摸骨的郎中看看吧,你先不要亂動." 612pKa84U1_Z41TV]
  高臨風已經來到了近前"清風,你這個倒霉蛋怎麼了?我從馬上摔下來只是崴了腳,你不會是斷了腿吧?" 。\pcmp,caXRNLsbm
  鄭家昌說道:"你這個烏鴉嘴就不能少說兩句?" jDsEGICn4NnObp2Qb
  清風四下看看,其他的人離得都遠,忍痛問道:"大哥,你報官了嗎?" b2[qeC6iBjl[。F9nt
  "當然報了,死了這麼多人,不報官怎麼辦?你怎麼得罪了年大有?他好大的膽子,竟然敢來殺你!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kkmS\2mqfY的deT60M
  "年大有他人呢?" 6。fphI\0Wf[L]FCdY
  "他?死了,敵不過我就想跑,我帶的人多,把他圍住了,他一看跑不了了,自己抹了脖子了!他的手下也全死了,我本來還想抓個舌頭問一問,誰知道這幫小子倒是硬氣,一看不敵,都自殺了,透著古怪!” ^eIbltsE3AID8[F`E
  清風又問道:"那我們的人呢?死傷如何?" qg5[77hb2MRljTihF
  李懷英指著高臨風和鄭家昌說道:"他們倆的下人兩死兩傷,你帶的那八個人,死了四個,還有一個是重傷,死活還兩說,剩下的三個也都帶著輕傷,死不了。你還是趕緊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吧?” AMTPAPCPosRE57lq
  清風一看,事到如今,也得對鄭家昌和高臨風有個交代,打發身旁的李林把風,這才發現李林的背後挨了一刀,剛包上的傷口,鮮血還在往外淌…… H0_NWTnVoCmVPh003
  清風嚇得不敢看,閉著眼睛一五一十把怎麼發現太子的秘密說了一遍,高臨風和鄭家昌聽了面面相覷,李懷英抓了抓腦袋“這可如何是好?” TFqR2Z5oJ_k3M的NQ
  鄭家昌說道:“這事咱們可不能摻和進去。” 5。EhUmt4m86RrNCpq
  高臨風不停的點頭“對對,我和永寧的意思一樣。” ]LPJ^NnGmhBL_gaV7
  清風忍痛說道:“既然你們倆都這麼說,一會兒官府來人,我們就說是匪人搶劫好了。隨便他們查去吧。大哥,怎麼會這麼巧你趕來了?要不然我們幾個全都得喪命!” WMHqZZo^7PGt。NfQM
  李懷英說道:“還有一件大事,恐怕你們不知道。齊王李佑反了!朝廷要派兵圍剿,爹爹想讓你隨軍,讓我尋你回京,誰知道你竟然玩去了,我怕你耽擱的太久,就來找你,聽著這兒又喊又叫,狼哭鬼嚎的,就來看看,誰知道會是你們!” Z\ZkUVahI_OK]26Y的
  “爹爹想讓我隨軍?我既不會武功,又不會領兵打仗,隨什麼軍?” 43b232DeHq0im1LaR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高臨風說道:“笨,你可以押運糧草,做個督糧官啊!你爹爹當然是想把升官發財的機會讓給你,傻蛋!” roIV118Ng]DV,的MV`
  清風苦著臉,鄭家昌見了說道:“你現在摔斷了腿,可沒聽說過有斷腿的督糧官,你苦著臉幹什麼?剛從鬼門關回來,應該慶賀才是!現在齊王又反了,這事更不能泄露了,否則皇上惱羞成怒……” t5I`kd8b5n8d7_6l]
  李懷英一聽,趕緊說道:“我們得吩咐那些下人,可不能胡說八道。”眾人都點頭答應。 的Lr0pVZC5,8C\的tSb
  高臨風說道:“這齊王真是不自量力,小小的彈丸之地,也敢謀反。”轉頭看了看清風“你也是沒福氣,這麼好的升官發財的機會錯過去了。” ISR7,mLL]i86QkPO
  清風氣道:“你若是想升官發財,我可以讓爹爹給你留個機會!” [V,TT^sfRX`fecaf的
  高臨風搖了搖頭,還要說什麼,就看見浩浩蕩蕩來了一群官差。李懷英和鄭家昌趕緊過去了,高臨風一瘸一拐的也要去,清風低聲說道:“別忘了,就說是劫匪。”高臨風沒好氣的嘟囔道:“難道我們都是傻子!” PVKQZGpU]\_kn2mn
  李林尋了一塊熊皮鋪在清風的身下,就是昨晚上在鬥姆宮打地鋪鋪的那塊,清風說道:“行了,你身上有傷,也歇歇吧!” ,Jq3aULrD9fsWjLhl
  李林顫聲說道:“爺,您的腿痛不痛?” kCgR0ED014AGrq]的r
  “哪能不痛呢,不過只要不動,痛的輕些……” 3iS^UlkFe`Jo[WPs`
  “臉呢?臉上的傷……這可怎麼好?奴才沒有照顧好爺,害得爺毀了容貌,這回去了,可怎麼向公主娘娘交差呀!”李林的話帶著哭腔。 2DW2iGaq0nAEE2VH[
  清風想笑卻沒笑出來,只是咧了咧嘴,“原來你不是擔心我,是擔心你自己沒法交差啊!” A4JL0aWPqY5qtG`da
  “不是,不是,奴才也擔心你呀,奴才都擔心……”清風看李林急了,也就不再逗他。 aVeFJ,K0dKqK^J48
  清風躺在熊皮上,想著“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這句話,不能去看看行軍打仗雖然有些遺憾,不過也不用這麼快踏入官場了,利弊得失權衡一下,還是賺了的。現在我只是斷了腿,三兩個月就好了,沒什麼關係。只是年大有的手下也不知道有沒有漏網之魚……即便有一兩隻漏網,讓太子知道了,他明面上也不敢對我如何,除非暗殺我,對,以後我得多找幾個人保護我。齊王竟然敢謀反,真是螳臂當車,自不量力啊,歷史上真的有這事嗎?還是因為我的到來引起了蝴蝶反映? AZ3_SkSkZK1nl[b3
  清風正在打自己的小算盤,就聽見腳步聲響,李懷英領著一個七品服色的小官來到清風的面前,那個小官誠惶誠恐“駙馬爺,下官失職,害得駙馬爺至此,下官有罪,還請駙馬爺寬宥……” h1RV_K3e4ma5`_W8
  清風揮了揮手,卯足了底氣說道:“別說這些沒用的,你給我好好的查查,哪裡來的匪人,好大的膽子,光天化日之下,還有沒有王法了……” dH。j7_的4_m2X`N,3I
  李懷英說道:“行了,先別說這些了,趕緊讓郎中給你看看傷!” 1Qt1a\C1l`NkMLGFJ
  在清風的鬼哭狼嚎中,郎中滿頭大汗的說道:“駙馬爺,腿骨已經接上了!”清風念叨著,“塞翁失馬,塞翁失馬……”聽得郎中滿頭霧水。 _C0Zr\6H。SRT]3om
第四十七章 夫妻情深
第四十七章 夫妻情深
清風躺在床上,看著晉陽公主滿臉淚痕,單玉兒一臉凄楚,說道:“你們來得這麼早,是不是城門一開就出城了?我這不是好好的嗎,看看你們的樣子,倒好像我死了是的?”心裡卻想,哥哥呀,我白叮囑你了,不是跟你說了除了爹爹誰也別告訴嗎? RagtAA5gOsoac0bm   “呸呸,你說得什麼鬼話?便是天下的人都死了,我也不準你死!”晉陽嗔怒道。 aQNFI]7iG6,tDNs\6
  清風嘆息了一聲,問單玉兒“這麼遠的路,你怎麼也來了?傷好些了嗎?” NFcO5Fq\qLQ[snkt
  “我的傷無礙的,我只是擔心你……你的臉……怎麼會這樣?”單玉兒邊說,眼淚邊往下流。 FkEoAkat。QPdJVqmo
  清風趕緊把臉擋上了。從太白山回來,清風進門的第一件事就是讓下人拿鏡子來,清風自己這麼一看,又險些暈過去,半邊臉鮮血淋漓,有兩道很深的傷口可能是樹枝刮的,李懷英一把就把鏡子給奪過去了“一個大男人,總照什麼鏡子?就算是留下點傷疤,我看那更像個男人!”清風細一想,也覺得哥哥說得對,只不過這張臉現在實在是沒法看,自己看著都覺得有些噁心。 3k2E_。\g85fihSH
  清風想做個笑模樣,無奈臉上的傷痛得很。 1n^U2A_IATG`q的]Mm
  晉陽說道:“無礙的,我跟御醫要了御用的玉肌膏,用上了一定不會留疤痕的。”說著邊扒開清風的手,清風說道:“還是我自己上吧,省得你看著難受。” KklDG39ZUAPNkg5V]
  “不行,你現在是病人,什麼都得聽我的!”晉陽的語氣很堅定,清風無法,只得任由著晉陽把玉肌膏涂在傷口上,的確是好東西,皮膚感覺涼颼颼的,疼痛立刻減了不少。 rjT8Q2I6^UZ1W68ZE
  單玉兒在一邊看著,心裡頗不是滋味,懷玉明明是自己的,生生被她給霸占了去,現如今,弄得自己倒像是個局外人,忙上前問道:“懷玉,你的腿還痛嗎?怎麼還綁上了木板了?” 6lHbH6NePC。JUE`4
  清風說道:“木板能固定住骨頭,免得不小心碰錯位。你傷還沒好,又一路勞乏,還是去歇著吧!” oFIdR7nUne6,VHE。
  一旁的晉陽也說道:“是啊,玉姐姐,你早點歇著,趕緊把身體養好了,也好幫著照顧清風啊。” RCPQCOGoeWnO1。W8
  單玉兒雖有些不甘心,無奈自己也確實感覺有些累了,只得到旁邊的屋子歇著了。 6BniXa^aeMo,Lrbbb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晉陽嘆了口氣“清風,你也真忍心,這麼花容月貌的一個美人,剛剛成親,就把人家仍在了家裡,我看著都有些過意不去了。你看,老天都覺得不公,也懲罰你了吧?以後可要好好待人家。” H。1bC8e8。ibi。[iKa
  “你還替她抱起不平了?我還有事要問你呢!誰給你的權利私自答應了收綠荷做通房的?”清風想起這件事心裡就不舒服。 ]0o6mp,FWAsai的gbe
  “你……生氣了,我……我也不想啊,可是老太太張口了,我是孫媳婦,怎麼好拒絕啊!”晉陽一臉委屈的說。 tiqKoC7Ag8f3B。Kd]
  “你就不會拿出公主的款來!奶奶她也不敢說什麼!” doWcXEgAO2eWQhq2
  “可我早就跟你說了,嫁給了你,我就不再是公主了,我只是你的妻子……”晉陽邊說著,眼淚邊一個勁的往下流…… Kc682UGC2的30Sh]WE
  清風一時無語,拉過晉陽的手緊緊地握了握,“明達,你這又是何苦呢?本來不高興我納妾,卻又強顏歡笑,單玉兒也就罷了,畢竟是早就定過親的,以後不管是誰,我一概都不要,那時候你就得拿出公主的做派,幫著我,知道嗎?那也是幫你自己。” ViGf3_e6A0k`QHCeA
  晉陽眼淚還沒乾就笑了“我以為男人都喜歡納妾呢!父皇的後宮沒有一百也有八十個嬪妃,我那些哥哥們,哪個不是女人一大堆?就那樣一看見個出色的,還跟饞貓似的!我們家不說了,別的大戶人家誰不是十個八個的妾,女人少了,人家會笑話你呢!” ]的a\KYnemXVh6pqiZ
  清風心想,我可不是真正的男人,莫不是真的男人都是好色的?清風辯解道:“你可別忘了,你是公主,我的妾太多了,你也會臉上無光的!你的那些公主姐姐們哪個準他們的駙馬納妾了?” Rl7ft48WIJ72KV`p[
  “哼,我那些姐姐們雖然不準,我看他們誰也沒老實,偷雞摸狗的事還少嗎?行,你既然不願意,我保證以後再也不幫你納妾了,不過我只答應讓綠荷做通房,你就勉為其難,答應了吧?” c8rbb3eb818joeE0
  清風一愣“不行,不管是妾還是通房,我一概都不要!你趕緊把這個綠荷給我打發了!” b^PL87o`XRBV。2c84
  晉陽一臉為難,“清風,你就算幫幫我還不行嗎?一則我已經答應了奶奶。再則綠荷是玉姐姐的丫頭,我若是做主打發了,玉姐姐會怎麼看我?你還是收了吧!” hQ6hhc的U6n_7^Ea`
  清風真是又氣又恨,轉念一想,晉陽說得也不是沒有道理,萬一她做主打發了,再引起單玉兒的不滿,倆人鬧出矛盾,自己夾在中間也是為難,於是說道:“這事我親自和單玉兒說吧!”清風就不信了,這個時代難道就沒有會吃醋的女人?我記得房玄齡的夫人就是個醋罈子來著,怎麼我的命就這麼不好,不讓我也碰上一個呢? V_iIcnhI[SCT。9Pi
  晉陽在一邊坐著相陪,隔了一會兒,嘆了口氣“你說我五哥……” [XO2_e0PD4lIEYLaR
  清風“哼”了一聲,“還不是你父皇坐的那把椅子鬧的?” \B,1hAGAF16_s[`
  “若是我的哥哥們都象清風你就好了,怎麼也不會鬧出這樣的亂子……這些哥哥中,就只有九哥哥和你的性子差不多。” e]JnSf^cX41的IXgpI
  清風心想,你的九哥哥露出的未必就是一副真面孔,若說他是裝出一副與世無爭的樣子來的,那麼背後說不定有個高人在指點,否則他小小年紀,怎麼會如此隱忍?心是如此想,嘴上說道:“龍生九子,各有不同。若是人人的性情都一模一樣,這世界也無味得很。” 22\^[n7hRL64jnSCr
  “你說……日後……我父皇會怎麼對五哥?”晉陽的手裡一塊絲帕已經被她蹂躪的不成樣子了。清風知道她心裡難受,忙安慰道:“你用不著難過,每個人腳上的水泡都是自己走出來的,日後的結果他自己當然都想清楚了。父子之情,你父皇還是會照顧到的,我估計最壞的結果就是你父皇把他終身監禁。你不是和那些哥哥們都不親嗎,還難過什麼?” b0fVso1Ie_PL1BNg]
  晉陽又嘆了一口氣,“雖說不親,可畢竟……我父皇也不知道會怎麼傷心難過……” DgY^0Hm6]IQ5oSm[D
  清風見晉陽如此,忙說道:“要不然,你進宮去安慰安慰他?” fD^g\JQgL`^0aS
  “那你呢?你現在這個樣子,我又怎麼放心得下?” XLldplfqB_。2lcZkC
  “我又不是小孩子,有什麼不放心的?你身邊的春陽、夏雨留下兩個侍候我就行了!” eUn^IL^]np0d00jt6
  晉陽想了想,說道:“不如……我把紅藕叫來吧!到底是身邊的人,侍候得周到些,再說了,留她在駙馬府看家,她也成天惦記著你。玉姐姐的身體要是好了,由她照顧你我倒也是放心的……春陽辦事說話都得體,就讓她先回駙馬府打理著也好。那我明日就回京,紅藕後日就能來了……要不然……你還是回京養傷算了,在這皇莊你也做不了什麼。” H4M5的rX`TZRnljJh
  清風一聽,那怎麼行?我好不容易逃到這兒來……不對,不應該這麼說,不過我怎麼覺得京城的駙馬府就像一個金碧輝煌的籠子啊? WhZqFYs0d65SHEbU
  清風趕忙說道:“我不回去,一路顛簸得我的腿痛死了!” 7^SN\N3l的Td7784VL
  “現在痛嗎?我臨走時叫了御醫,摸骨很在行的,估摸著下午應該能到了,讓他好好的給你看看,可別留下殘疾,那可就糟了。” iB,,5^SJArCIa。MGl
  清風心念一動,隨即笑道:“我若是成了瘸子,你是不是就不要我了?” PEOhcT\B0ASTm6VFt
  “哼”晉陽惡狠狠地說道:“除非你死了,否則你休想逃出我的手心!不對,你死了,我也不放過你,跟著你一起到陰曹地府去!” k^9scg`hFXKDnXPtW
  清風聽著心裡感動,刮了一下晉陽的小鼻子“裝著凶神惡煞的,卻是個銀樣蠟槍頭!” 9GTbN3EiipXZSKRW]
  “清風。” ft2a5221的^rH7[is
  “嗯,幹什麼?” 9Hs[N8Ga[Ph2cC5的g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清風,我就想聽聽你的聲音,你不知道,聽見大哥說你出了意外,把我慌得……我……”晉陽的眼淚又■裡啪啦的往下落,嘴裡卻說個不停“你這個壞蛋,為什麼不好好保重?你不知道家裡有我在等你嗎!你不在意我,還有玉姐姐呢!還有紅藕,她一聽你出了意外,都嚇暈了。你記著,你的身子現在已經不是你自己的了,你是我們三個的……” NX0qSTMFedj的nhcer
  晉陽哭得連清風的心也覺得不好受了,清風連忙哄道:“好了,好了,我記住了,我已經不是我自己的了,我是你們三個的!”清風邊說著,邊給晉陽擦眼淚,“只是你倒是說說,你們三個打算怎麼分我呀,你想要我的腦袋還是想要我的屁股?偷偷的告訴你啊,我的腦袋很聰明,屁股味道可是有些不大好喲!” 3I,0lK34qoeIP4f2
  晉陽“噗哧”一聲笑了,臉蛋慢慢的紅了…… 8]TE5\qW3EcE的MdbT
第四十八章 歪脖子樹
第四十八章 歪脖子樹
  晉陽早早的回京去了,房間裡留下的是她身邊的侍女夏雨和秋霜,還有冬雪在一邊不知道忙些什麼,清風現在可不敢隨便和誰搭腔,萬一又有誰纏上來,清風可再也受不了。無聊的躺在床上,還不能隨便動,清風覺得和上刑差不多,躺得渾身骨頭痛。 的YY8odXHg_fUM`^c4
  竹濤進屋回道:“駙馬爺,碧痕在外邊等著見您呢,您方不方便?” Km2NtUmYUK_r3Kqn
  清風一聽很高興,趕忙說道:“她是我身邊出去的,有什麼方便不方便的?趕緊讓她進來。” bF]7XGkdfE50BOY0A
  不一會兒,碧痕踏進屋子,這才幾天的功夫,碧痕的臉色就比剛回家的時候黑了些,這是紫外線照射的後果,想來沒少幫家裡幹活。不過,整個人看起來卻比原先健康了不少,精神也好。 h,EipEL6V^Cj。c^bd
  “爺,聽說您受了傷,奴婢特意來看看您,您可好些了?這是怎麼弄的?竟然會出這種事?”說著說著眼圈紅了。 jFb0[PfhpkokOVfsr
  清風忙說道:“沒事,爺現在好多了。你家裡頭還好吧,嗯……看起來是很不錯的。” FCO[fIWaCsUJdIKg[
  碧痕忙收起自己的眼淚,說道:“托爺的福,家裡人都好。奴婢家無長物,因想著爺喜歡特色的小吃,奴婢做了幾樣,也不知道爺喜不喜歡。” RQErC7hj]s`的3的NhD
  “怎會不喜歡?你快拿來我看!” 63IPOLTpAWbp4tTGc
  一旁的冬雪笑道:“爺早上還沒吃飯呢,想著是知道碧痕要來,特意留著肚子等著呢!” [mVribo18\]iM5W_L
  清風吃了一碗涼皮,還要再吃,碧痕忙說道:“爺,您的身子弱,這樣的東西嘗嘗也就是了,可不能多吃,小心吃壞了肚子!爺愛吃這個,明兒奴婢做了再給您送來。” EHao6FSS]h1S_6Eh
  “還用你特意送來做什麼?你一會兒就到廚房來教我,明兒我做給駙馬爺吃!” dOdPGcPH4a,L6h。LG
  碧痕見冬雪這麼說,看了看清風,點頭應了。 ThShfjJpF7gEEKSeR
  清風也不好說什麼,隨意問道:“小六子現在忙什麼呢?” igMrir7]fEjd5Mni
  碧痕有些羞澀的說道:“莊子裡的水車都做好了,這幾日沒忙什麼。本來想著來看爺的,又怕看門的不讓進,也怕擾了爺休息……” Bkip2HiI,_J91W5n
  清風笑道:“我成日的都歇著,歇得骨頭都疼了,你告訴小六子,我找他有事,讓他明兒來一趟!” dcf^eFkm]AGbFo5
  冬雪聽著清風說骨頭痛,忙說道:“駙馬爺,您的骨頭痛也不說一聲,奴婢幫您按摩一下吧?” GEUNZP6。lHYgbdLY
  清風有心說不用,可是身子又確實難受,正猶豫著,猛然看見單玉兒進來了,清風忙道:“玉兒,你來了,我這裡也沒有什麼事,你還是好好歇著吧!” XKX26ZkHU66L3hpaI
  “怎麼沒什麼事?你剛才不是還說骨頭痛嗎?我就幫你揉揉可好?” 94]1i4Trd[ASUEZ0a
  清風一聽,感情單玉兒在屋外聽見了。忙說道:“好啊,不過你的身子行嗎?” kNsogIEdI3FP_0PF6
  “我輕點用力,沒事的。”冬雪見單玉兒這麼說,心中不快,只得拉著碧痕去廚房了。 njiZCM的_Yh6C^k,[_
  清風想著還得跟單玉兒提一下綠荷的事,忙對夏雨和秋霜說道:“這裡沒你們什麼事了,都出去吧!” ,]_V的il4CiK0rg\n
  夏雨和秋霜對視一眼,心中都想“駙馬爺把我們倆支出去,不是要幹什麼壞事吧?這大白天的也不知羞。只是他的腿都那樣了,還能幹壞事嗎?”倆人疑惑的出了門。 f]dihUrZY0h_f6IVs
  單玉兒紅了臉,輕輕的為清風按摩起來,清風卻想著怎麼和單玉兒開口,一時間屋子裡一片寂靜。過了一會兒,單玉兒說道:“可好些了?” tnp0UDaTC8D\pqb[
  “好多了,你也到床上來躺一會兒吧,咱們說會兒話。” ,N05sUAasp5^6qVc\
  單玉兒唾道:“你……你渾說什麼?大白天的,誰和你躺著,讓人看了象什麼樣子?” ,hMbOTXHUiBb2a4]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清風吶吶的說道:“我不過是想著你的身體還沒大好,又沒有別的意思,再說,屋子裡也沒有別人,歇一歇怕什麼?” s^5Z75sYb`4dgSjUt
  單玉兒想了想“那我就在你旁邊靠著枕頭歇一會兒。” LX[的m1[5a\KUHld2Z
  清風忙把一邊的枕頭遞過去,單玉兒把枕頭倚在床頭,背靠著枕頭坐下了,“懷玉,你的腿還痛不痛?” nocnZFg^`1`mS7EZJ
  “昨天太醫又看了一遍,今天煎的藥也都吃了,感覺比昨天好多了,你用不著擔心。綠荷沒陪你來嗎?從你昨天來了我就沒看著她。” NrjNoGOY2ARC[R1Fh
  單玉兒笑道:“你知道老太太把她指給你做通房了,急著見她了?可是她自己害羞,不肯來見你。” MP7eYgJNWSYeK6E
  清風聽了,心想,這單玉兒怎麼就沒有一點吃醋的模樣呢? b\jmWCYa`reLIJ6_J
  清風猶豫著說道:“玉兒,我正是要和你說說她的事。我……現在沒有心思再收其他女人了,你能不能給她尋個人家,把她嫁出去吧?” 5IgAAZ]Kb4jnO^的5
  “你說什麼……懷玉,你……怎麼能這麼說?小時候,老太太就指名把綠荷給你的,這麼多年了,綠荷嘴上不說,我知道她心裡一直把你當成了未來的夫君,我們談起你的時候,你沒看見她的那個樣子……你現在竟然說出這樣的話……再說她……她和我同年生的,現在都十九歲了,這個年紀上哪兒再找好人家去!懷玉,她從小和我一起長大,雖說是下人,我卻跟她情同姐妹,你還是收了她吧?我也好有個臂膀幫襯著……” [dVs5Qoj`n_8pXp3k
  清風一聽,頭就大了,聽著這事怎麼好像誰都有道理,就自己無道理似的,可是我的苦楚跟誰說去?清風有些惱,有些怨,卻又發作不得,只得悶悶不樂的不言語。 TL4lh,T的iFq0Z4UC
  單玉兒見了,知道清風不痛快,忙柔聲說道:“懷玉,你生氣了?你還真的把往事都忘了,你以前也知道綠荷將來是你的女人,那時候你對綠荷也是很好的……好了,現在想這些幹什麼?你的身體要想復原,怎麼著也得三個多月,這事也不急在一時,你再好好思量思量,閒來也探探綠荷的口風……你說可好?” ai41H3L的K。4。2的hE]
  清風懊喪的點了點頭,無奈的說道:“你跟她好好地說說,跟在我身邊,只有一輩子站著的份,還不如找個小戶人家,也許生活清苦些,可是卻可以夫妻恩愛,成雙成對的……我也可以給她一筆錢,讓她一輩子衣食無憂……” `JhpPMH[8\eAod3nt
  “看你說的,綠荷可不是愛錢的人!你若是那樣說,綠荷死活也不會走的!” \ofc6o5i]lOY[N50Z
  清風苦笑道:“玉兒,你了解她,就幫幫忙,好歹勸勸她,讓她別可我這棵歪脖樹吊死!” fd[OVOg3A^S_LYIA
  單玉兒“噗哧”一笑“再不能讓你住這樣的地方,這樣的鄉村俚語也說得這麼順暢,小心讓別人聽了笑話。” \2\QW`l`ZoI\pJIFf
  就聽見外面“鏜啷啷”一聲響,卻是什麼東西掉在地上的聲音,屋裡兩人嚇了一跳,單玉兒忙起身出去看,只見一個銅盆掉在地上,卻一個人影也沒有,單玉兒疑惑的回到屋裡,清風說道:“是誰在偷聽咱們說話?” LXbk_1tDJed0Hj8bg
  單玉兒一驚“天哪,會不會是綠荷?我這就去看看!”單玉兒匆匆忙忙的走了。 4。ts1Ci[QjKj]^DPi
  清風嘆氣,這些女人,真是搞不懂,象碧痕和小六子一樣,兩個人恩恩愛愛的過一輩子,難道不好嗎? 3Sma,8Y。Yn1B]cp4S
  暫不說清風這邊連連嘆氣,卻說單玉兒回房一看,差點沒嚇死,房梁上正吊著綠荷呢!單玉兒連哭帶喊的叫來人,大家七手八腳的把綠荷從房梁上放下來,幸好太醫在此,好一番搶救,總算救回了綠荷的性命,綠荷睜眼一看見單玉兒,馬上哭道:“小姐,你救我幹什麼?他又不肯要我,我還有什麼臉面活在世上?” ZKD0lh的Bf0BZ_1[t]
  單玉兒一聽,也哭道:“綠荷,你傻不傻呀,他又沒把這話說死了,你放心,他要是敢不要你,我也不會答應……” 3_deWnBh]Ha]H4S^G
  傻乎乎的清風一個人呆著無聊,迷迷糊糊的睡著了,卻不知道他這一次又被他的小妾給預定出去了。 J3的d,`BHA3QWVC`rN
第四十九章 頭痛不已
第四十九章 頭痛不已
清風一覺醒來,就看見單玉兒正坐在床邊垂淚,清風疑惑不解,這無緣無故的怎麼就“下起雨”來了?我也沒布過“雷”呀? 。Q^N68L,7的jm2YMJ   清風想了想,肯定不是自己的原因,悄悄地問道:“你怎麼了?哭什麼?” i。AntraBET。k_Q1i。
  單玉兒哽咽著說道:“你還問……剛才綠荷差一點就死了,就是因為你!” 6FiFANNd`,eMqBQX4
  清風滿頭霧水“我一直躺在這兒,又沒怎麼她,她死不死的關我什麼事?” gX8BAn0[gGh]0^Xrh
  “你還說,要不是你不肯娶她,她又怎麼會去尋死!” aXXLr_。2_4I`2MW
  清風一聽,這日子實在是沒法過了,我在床上躺著,這罪過無緣無故的就跑到我的腦袋上了。就因為我不肯娶她,她就自殺?自己就這麼不拿自己的命當回事,在清風看來,這事兒簡直不可理喻! lCWHMoBa3elG6。T的
  清風冷冷的“哼”了一聲,“自殺?那是無能者的表現!好啊!她想嫁我是吧!那就嫁好了!我一輩子不理她,晾著她,我看她能怎麼著!” E6S。WBIPPPsVj44
  單玉兒一下子愣住了“懷玉,你怎麼……她也是覺得被你拒絕了,臉上無光……所以才想不開……” IgRq7RPrqAebOFt^
  “她想不開,我還想不開呢,誰來管我!都是跟你學的,動不動就自殺,不管是出於什麼原因,那種行為,只能讓我瞧不起!” U8的L^nH`8sB\nM7j]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單玉兒一聽這話,眼淚落得更凶了,清風自己也覺得話說得有些過火,可是怒氣一上來,就有些不知所云了,話說錯了自己也決不能服軟,要不然自己可沒好日過了。 1^hSpP_smdIaaX`Vk
  想到這兒,清風冷冷地一笑“你也不用哭,有朝一日惹得我煩了,我就出家當和尚去!大夥都落得清淨。” ABkqkO5gP\Qk1NbX
  單玉兒也顧不得哭了,驚訝的看著清風,“你……你別……別出家當和尚……” eHY4XEeRI9\0SOjYp
  清風裝出一副傷心失望的模樣,“我不出家當和尚還幹什麼?人都傷得這樣了,躺在床上沒人理也罷了,還不得清淨,弄這些破事來煩我!” Orpj9ZarVCXdfCfOQ
  單玉兒邊抹眼淚邊說道:“懷玉,這事兒的確是我不對,我錯了,你別生氣。也是我和綠荷的感情好,一時間忘了你還有傷在身……”單玉兒話音未落,夏雨推門進來了,看見單玉兒滿臉淚痕,有些驚訝,向清風回道:“駙馬爺,林煙兒來了,您見不見?” q2kJ[RQA5irGYgaF
  “趕緊讓他進來吧!” sKhXd6H5FcD0L3c6
  清風正被單玉兒哭得頭痛,聽見煙兒來了,就象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一旁的單玉兒一聽,忙說道:“那我去了,懷玉,一會兒再來看你。”清風連忙點頭答應,心說,總算是走了,別人家的妻妻妾妾都是怎麼哄的?我怎麼看著每個人都高高興興的呢,輪到我自己身邊就這麼兩個半人,還覺得累得慌,這是什麼道理? 866RQbd0kSG的[K91X
  煙兒一溜煙踏進了屋,清風說道:“你象被狼攆了似的,風風火火的幹什麼!現在你可是大掌櫃的,要有個穩重的樣子。” n38DUKenfb8LR[QmM
  煙兒笑道:“爺,奴才這不是聽說您受了傷,著急來看你嗎?這是怎麼弄得?大少爺也不肯說清楚。” 2_,Y`GPbD4feapnEY
  清風說道:“也沒什麼,就是騎馬不小心掉下來摔的。印刷行的生意可好?” RLQn_GXsM1M。VMDB
  “當然好了,好的不得了。這回奴才才知道什麼叫日進斗金。爺,奴才怕您等錢用,給您拿回來二百兩,賬面上還有三百多兩銀子,奴才想著把旁邊的鋪子兌下來,再添幾台機器,工人也得再招上幾十個,要不人手還真是不過用。”邊說著,邊遞過來一本書,“爺,這是您寫的《石頭記》的前十五回,今早上剛裝訂好的。” f3YCc7pkaGgAP]a8
  清風趕緊接過來看,一看見封面上寫著曹雪芹三個字,心裡的一塊石頭落了地。清風說道:“我不是說緩些日子再說嗎?怎麼這麼快就印出來了?” XEGaDg`4WQ^]p43oI
  “這是公主娘娘叫印的,公主娘娘說想讓大夥都看看駙馬爺寫的書。” cL4q。oD。dIsAboep
  清風說道:“你記住了,跟誰也不準說是我寫的,知道嗎?” G7JeB2]7EaLLt_DgA
  “為什麼呀?奴才不明白?” YWpZaEspSjmgCY`的
  “你聽我的話就行了,別問為什麼。現在印刷行忙不開,可以讓工人們倒班,這樣能提高工作效率。”清風把怎麼組織工人倒班跟煙兒仔細的一說,煙兒高興了“爺,要是那樣的話,咱們就不用兌旁邊的房子了。” dcGaW3nKI。^F1,CJ^
  清風笑道:“先兌下來吧,說不定以後的買賣更好呢。” WGne。Hg\BtNL02`c
  把這事敲定了,主僕倆人又說些別的,冬雪端著一盤糕點進來了,一眼看見旁邊放著的《石頭記》,放下糕點趕緊拿起書,高興的說道:“爺,您的書印出來了,這封面真是好看!” r`68`的2WPE。9m的C
  “那當然,這封面還是單姨娘畫得呢!” 3lbqXM8JZ。Cm。j0ml
  清風一聽,單姨娘?難道是單玉兒畫的?剛才清風就看著封面很好看,還以為是印刷行的畫工畫的,沒想到作者竟然是單玉兒。 F\IQbA,J_的Wl3KIeq
  清風不喜歡冬雪老在自己眼前晃悠,忙問道:“你還有什麼事嗎?” THkcSCKsGf6cbgT8\
  冬雪“哎呦”一聲,“對不起,爺,奴婢給忘了,王賬房和董賬房在外面,等著見爺呢!說是跟朱長文的結交手續都辦完了,來跟爺回一聲。” bqCtKpOUsZLBOs。C5
  清風忙說道:“趕緊讓他們進來!” \IOTGZ738J的`lf。_N
  煙兒見了說道:“爺,您這麼忙,奴才就先回京城了,不知道爺還有沒有別的什麼吩咐?” 0JDOU。UHJa^Vka8a
  清風揮了揮手,“我沒事了,好好地打理著生意。用過了午飯再回吧。” ES,qAPY的Rc4cS8,ZV
  這邊煙兒出門,那邊兩個賬房進來了,清風忙問道:“實際的數目和賬上還能對上吧?” Fpnk。WU0ssXrf5S37
  董賬房說道:“數目是不差的,二少爺,我們倆都仔細的核對過了,沒發現什麼問題。” lkLMsUs4IF\ceJsL8
  清風說道:“那我就放心了,以後皇莊的事,兩位還得多上心。我這邊還有一本帳,還得麻煩二位給看看。”清風把煙兒剛剛拿來的賬目遞給兩位賬房。 gEKF2I0ZmRs的jT8V
  等到兩位賬房也走了,清風拿了《石頭記》翻看,心裡卻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開心,想著剛來到這個世界曾經雄心萬丈的想當個大文豪,現如今才過去不久,自己的想法全變了,什麼文豪啊,什麼高官厚祿、金錢美女啊,自己竟然半點也提不起興致了。 FGeT3Cq`bn_t,6Y,o
  房門一響,單玉兒進來了,她身後的秋霜提了一個食盒,冬雪提了一個小飯桌,單玉兒說道:“懷玉,你餓了吧?” NjdWssQfVU7aE8bJ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清風這才知道,已經到了晌午,可是自己還一點都不餓呢,即使不餓,清風也被逼著喝了半碗粥,接著又喝了一碗濃濃的藥。 32iGCYLCoihPsY9Q
  “你還在生我的氣嗎?我看著你怎麼意興闌珊的……”單玉兒小心奕奕的問。 。C8rO的knK_QD,Lj。e
  清風一笑“哪有啊?我不過是想些事情,你還是回去陪綠荷吧!” LmCqaMGT[nXMHLCd7
  “綠荷由夏雨陪著呢。剛才我聽冬雪說《石頭記》已經印出來了?” gl[o7[tJBWSpc1TLo
  清風把身邊的書遞給單玉兒,單玉兒說道:“你寫的我全都看了,那個林黛玉她後來怎麼樣了?” h,OO5s8]I。Nmej5ak
  “她死了。” aZ。ok。W4g5S_8Dqp\
  “啊,她死了?那……寶玉呢?” [S的^MEc9fOQ的cOhA
  “寶玉出家當了和尚。” 5P2的BZUI3I3iYKbK^
  單玉兒的眼淚“唰”的流了出來,清風一愣,“你怎麼了?” JlLEU2043Kl`X`Jb5
  “懷玉,求你,別……別出家當和尚,我保證,保證不再惹你生氣了……” 4Bap_FKc的8R7m的\X
  清風聽了,不由得苦笑,這單玉兒是拿自己當做賈寶玉了,她不會以為她自己就是林黛玉吧?想到這,清風頭痛不已。 YJt1W[kHQ_D0^IB3t
第五十章 收買人心
第五十章 收買人心
自從清風一氣之下說出想出家當和尚的話後,單玉兒可嚇得不輕,萬一清風真的出家當了和尚,那自己的終身又靠誰呢。 SN\D]XfF2。r的qNY[   單玉兒本想著,憑藉自己的聰明、才智、相貌、才情還有洞房之夜的一番表演,即使懷玉真的把自己忘了,現在也能留下深刻的印象了,再加上國公府眾人都喜歡自己,自己再安排綠荷做懷玉的通房,怎麼著也能把懷玉的心從公主的身邊拉過來。 _j。g],DN54r^AXJ
  眼看著懷玉竟然不上套,單玉兒又羞又惱,以前的懷玉可不是這個樣子,以前只要自己一哭,懷玉馬上就心軟了,對自己千依百順,怎麼他忘記了往事竟然連性格也變了,自己一哭,他竟然很厭煩的樣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單玉兒怎麼也想不明白。 eA7AZpkXIJiICM3s
  還有那個晉陽,她有哪一點能比得上自己?相貌不如自己出眾,文采給自己提鞋都不配,只不過有一個公主的身份,竟然生生的把懷玉從自己身邊奪走了,更可恨的是她的父親,那個該死的皇上,不但殺死了自己的祖父,還殺死了自己的父親,殺父之仇,不共戴天,沒想到他又搶走了自己的夫婿,就因為這個,母親和兄長堅決不同意自己做妾,可自己這麼多年的感情,又怎麼割捨得下? KPGMHd,JUILBL`GrN
  到了現在這種地步,母親兄長都不理自己了,連最心愛的懷玉也忘了自己……舊仇新怨,哼,一旦有了機會,我一定要報仇雪恨,單玉兒自己哭了一回,暗暗的下定決心。 EZYo87Hm,E。VnKZFZ
  單玉兒照了照鏡子,眼睛還不夠紅,她又擠出一點大蒜汁,抹在眼睛上,眼淚唰唰的流下來,眼珠變得通紅,她洗了一把臉,把大蒜的味洗掉,來到隔壁綠荷的房間,“綠荷,你可好些了?” Pr5JUq0]i[LKrTY,
  綠荷看見自家小姐的眼睛通紅,只當是為自己傷心難過哭紅了,她的嗓子昨日上吊受了傷,今日仍未見好,說話低沉沙啞,難聽得很,她艱難的說道:“小姐……你不用為我……難過,我想……好了,一輩子……不嫁人,就陪著你……” VBd8Mej`RI。a5TEi
  單玉兒說道:“你好好的歇著,我再跟懷玉說說,說不定他今兒又改了主意了。” 。,J1VjdqY9tmTY[8l
  單玉兒來到清風的房間,清風正要用早飯,一眼看見單玉兒的眼睛,忙說道:“昨個兒不是說了嗎,小說寫得都是瞎編的,你別胡思亂想的。” ]Z5ko2p8H4kPe0的。
  單玉兒說道:“我沒有胡思亂想。” 1EsItqaJSRHm5^B的k
  清風見單玉兒不肯說,就讓單玉兒陪著一起吃早飯,單玉兒一邊服侍清風用飯,一邊在下手相陪著吃了點。 8HPV7XJod0d\_,K6
  用過了飯,夏雨、秋霜她們都出去了,清風問道:“既然沒有胡思亂想,眼睛怎麼哭成了這樣了?” NK的9F。iGptL5i[ahG
  “我只不過是為了綠荷難過……” nE^rNq_^FppbDej]
  清風皺了皺眉,“她不是好好的嗎?難過什麼?” Cq,UWjAADpNE14o
  “她跟我說想到玉真觀出家為道。” R62`JUn7YiKWkWC`Q
  清風想了想,那樣也好,總比自己添了個累贅強,再說出家為道,也隨時可以還俗的,大戶人家的小姐就有不少到道觀去修行的,他日綠荷若是看中了誰,也可以還俗再嫁的。 Rg7]tsjq]t的1HUUgo
  單玉兒在一旁看著清風直皺眉,心中七上八下的,就希望著清風能像以往一樣,心腸一軟,發了善心,說不定就把綠荷收了。 8。TnUZRa7Sm\jUJGJ
  就聽見清風說道:“出家為道,那也好,一會兒我就讓李林去道觀安排一下。” SpM6jL[iBQAiZYKEB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單玉兒一聽,心涼了半截,趕忙說道:“這事不急在一時,我再勸說勸說,我和她情同姐妹,怎麼能眼看著她常伴青燈古佛……再說我身邊就她一個得力的人。” 65UO的VqcU_r。77HWG
  清風一聽,也就同意了。單玉兒生怕惹了清風的厭惡,再也不提別的。只是失望的回到自己的房裡,再想其他的主意不提。 RmBX。PM。3。oRj4FdN
  卻說清風這邊又迎來了小六子,清風一見小六子就笑了“我怎麼看你這幾日的功夫竟像是胖了似的?” OGgSGULpg_CB`TgqW
  小六子笑道:“可不是,碧痕天天給小人做好吃的,能不胖嘛!” BI]7cRdokYj19EsB
  “你好有福氣,打算什麼時候成親?可別忘了告訴我一聲。碧痕在我這裡這麼久,可從來沒有給我做過好吃的,倒是回家後,我昨天才第一次嘗了一回。對了,你不是一直叫她水姑嗎?這回怎麼改口了?” Aoe7oP,Koskm2LnKc
  小六子呵呵的笑“小人的老爹現查了一下黃歷,說是下月初二是好日子,婚期就定在那天。碧痕說,水姑這名字土氣,還是碧痕這名字好,這還是駙馬爺您給起的呢!” CD6I5SrT6I8[LjL_I
  清風算了下日子,離現在還有二十多天,笑道:“行,你結婚的時候我一定去!碧痕的名字是我起的嗎?你不說我還真的都忘了。我叫你來,是想叫你幫我做兩件東西。” C]]`p8`oU91QYo。QH
  清風遞給小六子幾張圖紙,那是輪椅、拐杖、還有搖椅的的圖紙,清風給小六子解釋了一遍,小六子聽著眉開眼笑的,“駙馬爺,您就擎好吧!這物件,小人雖沒做過,也一準能做好!” BC4RT\n\5XJh4gmo_
  “你的手藝我倒是信得過。這些東西,若是別人需要,你都可以給做的,也能多掙點錢。” \Ap3,paUVXk\J_HX
  小六子連聲說謝謝,卻又問道:“駙馬爺,上次您教的水車和碾米機,下游村也想做,來找小人,沒有駙馬爺的許可,小人也不敢隨便答應,今兒特意來問問駙馬爺。” E][3hV`O13Brm1h4g
  清風一聽就笑了“這個做不做的你隨意,只不過,不要跟別人說是我教你的就行!” 30]。bH_VXQhqTQjr
  小六子詫異的問道:“這是為什麼?” `oV^Ur2qZ7bQmWY3p
  “沒什麼,你只要不說就行了。” i0JSOKBE的UnI`HmMq
  兩個人正說著話,就聽見屋外有吵鬧聲,清風一皺眉,小六子說道:“駙馬爺,小人出去看看。” bT0GIOjrsfebdOfVU
  不一會兒,小六子進來了“駙馬爺,是朱大叔來了,冬雪姑娘說駙馬爺病了比不病的時候還要忙,不讓朱大叔進來……” QtZhCKn的qN`AslQr
  清風忙說道:“你快去把朱大叔請進來!” Z。6[OmfKDB5`0qBX
  不一會兒,朱大叔進來了“駙馬爺,知道您病了,老漢特意來看看你,鄉親們知道我來,托我帶了些東西,老漢知道駙馬爺什麼也不缺,可是這是鄉親們的一點心意,冬雪姑娘怎麼也不要,這讓老漢回去怎麼交代?” 3E0UIS^BKa2YTEsgX
  清風笑著對一旁的冬雪說道:“既然是鄉親們的心意,那就收下吧!” LhqlMDGBJItR6oe`3
  冬雪點頭應了,拿了東西收拾去了,清風問道:“現在地都種上了,鄉親們還忙什麼嗎?” cZOUHU3[B88,Q5ipB
  “大田地裡倒是沒有什麼可忙的了,不過,茶園和果園還不得閒。” ^66LMG的W9jXaWn\c^
  清風哦了一聲,囑咐朱大叔讓石頭來一趟。朱大叔笑道:“駙馬爺,依老漢的主意,您還是先把身體養好了再說吧,剛才冬雪姑娘都說了,您比以前還要忙。” FNV`W1WHU8Wp3NiA8
  清風笑道:“我躺在床上正無聊,來個人說說話,時間還過的快些,你就讓石頭明天來吧!” Q3HbHK2jAQlX[WoKR
  朱大叔答應著正要走,清風猛然想起一件事,忙說道:“朱大叔,咱們靠著大清河,河裡小魚小蝦的可不少,鄉親們怎麼不多養些鴨子、鵝什麼的,賣了蛋,也能多些收入。” nLnjXPWqO4Ii1Fo
  朱大叔一聽就笑了“駙馬爺,事情可不是那麼簡單,咱們皇莊就這麼些人,一家子養個三兩隻鴨、鵝,下的蛋夠自家吃就行了,要是能換點鹽巴什麼的,大傢伙當然也高興,只是咱們離長安城遠,也沒地方賣去。” 1kb5meinHX9的GfpZc
  清風一想,大老張他們養雞將來也得在長安城裡租賃個鋪面賣,乾脆連雞蛋帶鴨蛋、鵝蛋一起賣得了。他笑著把這計劃跟朱大叔一說,朱大叔連說:“行,行,我這就告訴大夥去。”朱大叔和小六子一起樂顛顛的走了,一旁的夏雨說道:“駙馬爺,你管這些閒事幹什麼?有空還不如閉著眼睛養養神呢!要是公主知道了,準不能答應。” _0liJo_7jA^L。`V的p
  清風說道:“一聽你說這話,就知道你家裡比較富裕,若是窮人家的斷不會這麼說,你沒看見他們吃的是米糠、野菜,知道我病了,還送東西來看我。那些東西你們也許看不上眼,不過對他們來說,那可是家裡最值錢的東西。將心比心,我辦這事不過是舉手之勞,也不費什麼事,順道就辦了。” t3\UCjEkbELU6m,tB
  夏雨聽了不言語,半晌說道:“將心比心……駙馬爺就是心善。” ]2]8pYDFQ6a。OmWL
  清風心想,我心善嗎?我這不過是收買人心罷了,我還打算常常遠遠的做這個皇莊莊主呢! X_Bb的`lqTm3。
第五十一章 晴天霹靂
第五十一章 晴天霹靂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恭祝朋友們新年快樂,年年有餘啊!能在今天這樣的日子還看小說,一定是個超級小說迷,別忘了以後繼續支持我(⊙o⊙)哦。晚上還有一章。】 VLNgF23bJPk[9i\ac   百無聊賴的躺在床上,清風想著這樣的日子還得過兩個多月,不由得長吁短嘆起來,一旁的冬雪見了,忙問道:“駙馬爺,您這是怎麼了?公主走時就說了,再有三五日就回來了。” D。39Y1W25WNKq[X2
  清風看了冬雪一眼,心想,你少來幾次,我的心情還能好些。你難道沒看見綠荷的下場嗎?還一個勁的往前湊,真是不知道進退。 2p`[d36OFDQRA8SKD
  冬雪見清風不理自己,心酸起來,想著昨日自己辛辛苦苦給清風做的涼皮,清風居然看都不看一眼,就說沒胃口,氣得冬雪把一盆做好的涼皮全都倒了喂狗,夏雨在一旁連呼“可惜,可惜。” 27Imo,0eJOg6sX^o
  冬雪就不明白了,為什麼自己的熱臉就貼了清風的冷屁股?我冬雪在公主這幾個侍女中,論什麼都是拔尖的,就是比起公主來,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駙馬爺他到底是不是男人?難道看不見嗎?在公主身邊這幾年,公主的脾氣秉性自己全清楚,做了駙馬身邊的,公主待自己斷然不會差,若是等到二十五歲出宮回家的時候……冬雪不敢想將來的事,雖說和公主的情分好,也許公主能早點恩准自己回家,可是還上哪兒找駙馬爺這樣的人去?想到這裡,冬雪暗下決心,趁著公主不在的這幾天,趕緊把駙馬爺拿下了。 oYM08N9dqF28^7kWm
  清風可不知道還有人惦記著他,他想起這次自己受傷,居然能奇跡般的逃過一場出征,可見命運之神還是沒有忘記我。還有哥哥李懷英,他參加的討伐大軍也要開拔了吧?哥哥這一遭可不要有什麼危險才好。還有二姐,那個王永炎也不知道能不能來接她,想著是狗改不了吃屎,二姐的將來還是堪憂啊。想到二姐,又聯想到魏武來,走了也有些日子了,也該回來了吧?他的那,可真好…… mht26kGpdCGTZpYS
  清風正在胡思亂想,一旁的冬雪說道:“駙馬爺,您的身子可酸了?我幫你揉揉吧?” qhkm8qSkPnsROB。AE
  清風一激靈,忙說道:“我還好,用不著,你們都出去吧,我想眯一會兒。” ^qQAr。IN\qeq4oIO^
  冬雪見清風這麼說,心裡恨恨的出了門去了。 nnEaF]Vtg27f5InV
  夏雨見了,心裡暗笑,也上前揖了一揖,“駙馬爺,那奴婢也去了。” ^T_MJDqJPsLKS_c8V
  清風說道:“你到外面看看,我昨日約了茶園的石頭,怎麼到現在還沒來?別是門房不讓進吧!” ViE的0ifrgn。Pi2E。H
  夏雨答應著去了,單玉兒卻又進來了,清風心想,還行,這回眼睛沒紅。 Iki]]PADPMSD3LeT
  單玉兒笑道:“懷玉,今兒可好些?” fVlq。31Fmft_leaGO
  “好多了,你這身衣衫很漂亮。” MA。Iiqs\LLtsU\jLP
  單玉兒有些羞澀“當然漂亮了,這還是你給我買的料子呢!” 。hLgfFFAAGRJg[3^R
  “是嗎?可惜我都不記得了。” d,B64pgjY,^5Utf
  單玉兒坐在床邊輕輕的嘆了口氣,幽幽的說道:“還記得小時候你也總是病著,有一次稍微好一些,你讓我給你梳頭,我給你梳了一個女孩子梳的流雲髻,你當時……你當時衝我發脾氣,我嚇得哭了,你又來哄我……我記得那可是你第一次衝我發脾氣,也是最後一次……” oUH63T65,OhMVU^R
  “是嗎!你再給我講講小時候的事,我都忘得一干二淨了。” Ntg0FO\P9SYk的的Kdd
  “好啊,還有一次,我們倆在園子裡釣魚,我踩著岸邊的石頭,誰知道那石頭很滑,我一不小心掉到水裡……你一看就急了,也跳下水來救我,可是你都忘了你自己也不會水……那時候我就想,等我長大了,我就嫁給你……” ,b6Jhg`B_8qgZD12
  單玉兒陷入對往事的回憶裡,面上帶著憂傷“後來國公府來我家提親,我母親說你是個病秧子,不願意,可我一心只喜歡你,我對母親說,國公府對我家天高地厚之恩,怎麼能拒絕呢,母親思慮再三,才同意了這門親,我當時好高興啊,就想著快點長大,好能和你長相廝守……誰知道你又被招為駙馬……我想著只要你想著我,愛著我,就是做個小妾我也是願意的,誰知道你又把我忘了……”單玉兒的眼淚又流下來了…… TI6HcNQDOl的,am^
  清風感同身受,內心深處對單玉兒深深同情,命運之神就是喜歡這樣捉弄人,既捉弄了我,也捉弄了她,我以後一定要好好待她,不管是真心還是假意,我都有責任讓她的心情愉快些,想到這兒清風拉過單玉兒的手,說道:“好了,別總流眼淚,流眼淚解決不了什麼問題的。俗話說‘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我們既然能走到一起,也是緣分不淺,日後我總不會虧待了你。” j的JTOA96Od3m2fIir
  單玉兒心中一喜,淚水卻流的更凶了,清風笑道:“你還真是個水做的人,哪有這麼多的眼淚?” `3,i。5akoLnMRre
  單玉兒有些不好意思“人家這不是聽了你的話高興嗎?” afooBVDjUDa07H6C[
  “高興就要快快樂樂的,而不是掉眼淚。高興是一天,不高興也是一天,自己要學會調解自己的心情,你高興了,別人看著也高興,你若是總是掉眼淚,別人見了心裡也不痛快。” ^n。kP,J_XHE]a的Zq
  單玉兒一驚,他這是說看見我就不痛快嗎?剛才那顆欣喜的心瞬間又涼了。清風還不知道自己無意中又把這水晶一樣的人兒給刺激了。 pFA的rW__K6DK的9k8,
  單玉兒本來想趁著清風高興,再提一提綠荷的事,此刻也沒有了心情,只是想,他以前一看見我的容貌,總是要誇獎幾句,眼神也痴痴的,自從忘記了往事,只在新婚之夜凝神看了我一眼,自此竟然再也沒有那樣的眼神了,倒像是換了一個人,眼中再也沒有我了。單玉兒又悲從中起,想要哭,又想起清風剛才說的話,便硬生生將這眼淚憋回去了。 ZbGNRNP\pb^iUq[YP
  清風見單玉兒不哭了,很是高興,又想說幾句好話,卻見房門“嘩啦”一開,紅藕急三火四的走了進來,“爺,您今兒覺得怎麼樣了?真是嚇死奴婢了。以前騎馬都一直好好的,怎麼到了這皇莊就出事了呢?真真是急死人,要我說,還是回駙馬府吧!”一通話說完了,才猛然注意到了一旁的單玉兒,連忙向單玉兒行禮問好。 Xj1LiaAFbCOffRoIH
  單玉兒心情不好,未免神情淡淡的,紅藕了解單玉兒的為人,也不計較什麼。 n`i,oH\1a53Hk6G[H
  清風問了問國公府的情形,知道自己的哥哥今天早上就啟程了,好在家裡還有父親坐鎮,又問了母親和奶奶是否知道自己受傷,回說都瞞著呢,清風才安了心。 fgIbtJ7KrXTGAK`Iq
  清風讓紅藕先回自己的房間歇一會兒,紅藕點頭應了,一轉身的功夫,腦子一陣眩暈,眼看就要跌倒,慌得身邊的夏雨忙扶住了。 U26qd9QcDF5J3KQ
  清風忙問道:“紅藕,你這是怎麼了?我記得公主先前說你已經暈過一次了,你哪裡不舒服?” B8mZGeJ^ar9FW4jFV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紅藕笑了笑:“沒有哪裡不舒服啊,奴婢身體一向都好的。” Cs。[50]`EHENSt[,
  清風說道:“那也得讓郎中給看看,總不能無緣無故的頭暈,既然有太醫在這兒,夏雨,你去把他請來給紅藕看看。” gdcl2[D4]aq1。WFnW
  “不用了,爺,紅藕哪裡就那麼嬌貴了?還不是一聽見爺您受了傷給急的?沒事的,緩緩就好了。” EoULR^p68CbafVbE
  清風卻堅持要找太醫,心想,太醫閒著也是閒著,再說有病也要早發現早治療。 jZ4DD4E^sjiOLUoDP
  紅藕聽了,心中歡喜,爺還是和以前一樣關心自己。單玉兒心中卻有些微酸,她自持身份不宜與太醫相見,就迴避了。 XVb_KpTDUgH\ZN。5Q
  一會兒功夫,太醫來了,當著清風的面給紅藕把了一回脈,笑著對清風說道:“恭喜駙馬爺,這位姑娘有喜了。” 00的C4arL的pe_srUlr
  清風一聽,猶如一個晴天霹靂在腦邊炸響,當時就有些暈了。天哪,怎麼會這樣? hsUPnC
第五十二章 順其自然
第五十二章 順其自然
清風的心裡不知道是什麼滋味,“真是造化弄人啊,我如今不當媽媽,居然要當爹了!多麼可笑啊!又是多麼不可思議!”當初逗弄晉陽收養的小敬達時,清風並沒有當爹爹的覺悟,現在一聽紅藕了,是自己的孩子斷然不會錯的,這個讓人意想不到的結果真是令清風哭笑不得,此刻清風的腦子就猶如一團漿糊,甚至連太醫何時告退的都不知道。 rZhd0DAV01f_YM的iL   紅藕見清風如此,心中酸楚,“噗通”一聲跪倒在床前,聲淚俱下“爺,求求您,您現在已經大婚了,可以生了,不要讓紅藕打胎,讓紅藕把孩子生下來吧!” lf6。dnbICmI4f,A^
  清風一驚,難道以前紅藕還打過胎?清風知道,大戶人家的公子哥雖然房中有女人,但是婚前是不準的。 arY7j3fsC0NJlesY2
  看著眼前的紅藕,淚流滿面,清風不由得憐惜起她來,紅藕對自己真心一片,清風不是不知道,雖然不太喜歡她,也不喜歡這個突然到來的孩子,倒也不會逼著紅藕去打胎,忙說道:“你起來吧,我什麼時候說要你打胎了?”清風的聲音都有些嘶啞,自己卻渾然不覺。 。gIAmUb7__VUAM7jZ
  “真的嗎?爺,您不讓紅藕打胎?那……那公主呢?她……會不會……” sr6dA。ljo`^YT7WL
  清風暗暗的嘆了口氣“明達她……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不是那樣的人,你一路勞累,又有了身子,還是趕緊去歇著吧!” nB8XkM8q[Ohqti7b
  自從知道紅藕有了孩子,清風就呆呆傻傻的,自己有時想,和明達在一起的時候多得多,她會不會也有了? iotDd4V55E。eli5\^
  一想到明達今年才十六歲,清風就有些擔心害怕,還是不要有的好,這麼小的年紀,生孩子很危險的,紅藕已經十九歲了,相對來說,危險小些,就是不知道明達的心裡會怎麼想……如果一定要生小孩的話,清風的心底還是希望明達能為他生第一個孩子啊…… e014s0kpatLsmCQX
  清風在這裡左思右想的,卻忘記了一個人,就是單玉兒。 6Z_Td。r0,KnYZn]Yj
  冬雪聽說了紅藕有孕的消息,心裡頗為不平,紅藕哪一點比得上自己啊,怎麼就能得了駙馬爺的青睞?這位駙馬爺一點也不開眼,自己這樣的相貌居然視而不見。忿忿不平了一會兒,又想到那位單姨娘,那可是凌波仙子一樣的人,又是駙馬爺的青梅竹馬,如今剛進門不久,不知道聽見駙馬身邊的人有孕了,心裡會怎麼想呢?對,我就把這消息告訴她,看看她怎麼說。 `f\j0KR的4,S6m8mH[
  冬雪想到這裡,就來尋單玉兒,單玉兒正坐在房間裡悶悶不樂,一旁的綠荷嗓子還未好,卻在不住的安慰她,沙啞的聲音讓人聽著難受“小姐,您凡事想開些,我都不計較了,您還憂心什麼?我都想好了,不嫁人也不錯,到樂得一輩子乾淨。” 的Jm5的ok4G0的RAf4j
  單玉兒心想,我哪裡是為你?我是為自己以後的日子擔心呢!我精心安排的一切全都沒有實現,本來想著,新婚之夜那一傷,怎麼也能讓懷玉憐惜我,多多陪我些日子,哪想到弄巧成拙,不但沒有和懷玉成就夫妻之禮,還把他嚇跑了,現在他又身受重傷,何時才能與自己成為真正的夫妻?一想到這兒,單玉兒不禁又有些臉紅,連呼自己沒羞沒臊,臉兒慢慢的變紅了…… 5AMk50jCEaNO,8Sq1
  一旁的綠荷看見自家的小姐臉色變換不停,有些莫名其妙的,正巧冬雪來了,寒暄幾句,冬雪就爆出新聞,單玉兒一聽,臉又白了,心中更是後悔,如果自己沒受傷,是不是也能早些懷上個?早些為懷玉生個孩子? JOb_SYebDHXbb6B^W
  單玉兒來到清風的床前,默默無語,清風柔聲問道:“剛才不是還好好的嗎?這又是怎麼了?” 02ZY\B,FBmF_bt\
  “懷玉,剛才……剛才冬雪說你要做爹爹了?” _07MSKIRfl48[ifff
  清風不由得苦笑,轉瞬間明白了單玉兒的心思,忙說道:“你這不是進門的時間還短嗎?早晚你也能做母親,這事也急不得的……” ]C3,381EC7MseTa0
  單玉兒立刻紅了臉,嗔道:“你渾說什麼?誰……誰著急了……” ohO_02ea8e1i5j]Pq
  “是,你沒著急,是我著急了,行了吧?我想,你生的孩子一定非常漂亮,非常可愛……” 2ePS2oeFB6_ep]GS
  “你別說了,別說了,羞死人了……”單玉兒捂著臉,連脖子都紅了。清風看了她嬌嗔的模樣,不由得淫心大動,可惜自己現在是個殘疾人士,既有賊心,又有賊膽,就是沒有做賊的能力…… DsDPj23Q5a4iZUf6U
  單玉兒見清風半天沒有動靜,把捂著臉的手放下,卻一眼看見清風瞅著自己的眼神跟原先不一樣了,看起來色色的,不由得心有些慌亂,再也不敢看清風一眼,清風卻笑著一把拉過單玉兒,單玉兒一下子沒防備,被拉倒在清風的身上,單玉兒恐怕壓著清風的腿,掙扎著要起來,清風哪裡肯,一下子捉住了單玉兒的脣,輕吻起來…… 0jNaJUE6XlqC^CTr2
  單玉兒哪經歷過這些,一顆心簡直要跳出胸膛,這時候恐怕問她姓什麼叫什麼都不記得了,只覺得這些日子所有的焦慮和不安都沒有了,只剩下了欣喜,只覺得懷玉還是我的,他還記得我,還喜歡我…… _ckf[q的fokM^4rlNa
  倆人相擁良久,單玉兒總算回過神來,掙扎著從清風的懷裡逃了出來,臉紅了半天,說道:“你怎麼學得這麼壞……” 3[VbD_F5gsmHbfod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清風笑道:“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嘛!再說了,我也沒怎麼你啊!不就是親親你抱抱你,那也沒什麼的,你是我老婆,以後這樣的時候多著呢!你倒是說說,我有什麼好的地方,你一定要嫁給我?” U^_LBRenMhg]SY3UN
  單玉兒剛剛緩過來的臉色又紅了,心裡卻象吃了蜜一樣甜,她低頭想了想,低聲說道:“我……我好喜歡你親吻我,抱著我……你是好人也好,壞人也罷,我就覺得和你在一起開心……若是你不理我……我……” 3A]DjN`fZ6NLrgj3
  清風笑著說道:“我知道了,你就象蛋殼裡剛剛孵出的小雞,小雞第一眼看見誰,就會認定那是它的媽媽……你呢,是第一眼看見了我,所以這一輩子就認定了我,是不是?” TsBCmN\[jQS729Faq
  單玉兒怒嗔道:“誰是剛出殼的小雞啊!”忽的又“噗哧”一笑“原來你竟然是隻大母雞!” J6NlOj。,6S^E。lcll
  兩個人調笑了一會兒,感覺倆人的距離拉近了不少,單玉兒的心情第一次這麼好,笑靨如桃花般美麗,看得清風都有些把持不住,想著好些日子不近女色,這個身體竟然又想女人了,閉著眼睛調息一會兒,終於打消了倚念,單玉兒見清風閉目養神,以為他累了,輕輕地吻了一下清風的額頭,悄悄的出了屋子,害得清風好不容易壓下的慾火又熊熊燃燒起來,而這個點火的人,卻溜走了,氣得清風乾瞪眼,卻一點法子也沒有…… SkMG1B8cq`Z_bhfI
  被單玉兒這麼一攪和,清風對紅藕有孕這事的反映也不是那麼強烈了,也想開了,該來的,總會要來,擋是擋不住的,那就一切順其自然好了,他強任他強,清風拂山崗;他橫由他橫,明月照大江……一直以來,自己不就是這麼做的嗎? sBGQqfFTl,_ORBek
第五十三章 南柯一夢
第五十三章 南柯一夢
眼前是在奼紫嫣紅的一片花海,周圍鳥語花香,祥雲繚繞,倒像是仙境一樣,清風徜徉其中,流連忘返,最後竟然迷了路途…… OMG[5p的dMk。。s^5Q的   心中正焦急,忽然發現一個二八佳人在花海中翩躚起舞,清風高興的迎上去,那女子衝清風展顏一笑,那笑靨倒好像是晉陽,又好像不是,清風正迷糊間,卻被一把抱住,吻住了脣,清風仔細一看,對著自己的眼睛看的正是紅藕,清風心想,這個小蹄子就會魅惑人,也就放開心懷,在花下與之親熱起來……倆人好一番雲雨。 WNb9qNj]ZsqmhSjI
  清風正做得入巷,猛地發現與自己親熱的不是旁人,卻是吳王李恪,這一驚非同小可,清風慌忙推開李恪的胸脯,想要離開李恪的懷抱,卻感到自己下身的‘把柄’被李恪緊緊地抓在手裡,李恪笑眯眯的趴著清風的耳朵說道:“都到了這時候了,你還想逃出我的手心嗎?”清風拼命的掙扎著,想扒開李恪抓著自己‘把柄’的手,卻哪裡是李恪的對手,兩人在地上不住的翻滾著,在一處懸崖處一齊摔落下來…… 6pPtVEbOdhfS4LQW[
  清風“啊”的一聲長叫,驚醒過來,卻原來是南柯一夢。只覺得胯間黏黏糊糊的,卻原來是夢遺了,清風叫苦不迭,這可怎麼辦?這樣的醜事,這麼長時間可還是第一次發生。若是自己能走能行,自然沒什麼關係,可是現在,自己就是個癱子,動也動不了…… _V3deFCs2U[2IWsK
  睡在矮踏上的夏雨早被清風的一聲驚叫嚇醒了,慌忙問道:“駙馬爺,您怎麼了?可是哪裡不舒服?” 1Xm4JFYVXGm]WM48
  清風忙說道:“沒有……沒有哪兒不舒服,你……你去把紅藕找來吧!” 。,YaDTibIpkOCNUP7
  夏雨疑惑的到外間去叫紅藕,清風心想,幸好紅藕懂事,晚間本來想要服侍清風,清風覺得紅藕有孕,應該好好休息,二人爭執不下,最後清風說讓紅藕在外間值夜,紅藕想了想,也就應了。 Gp,b^1XoXRinN^`。
  紅藕來到清風的床前,清風一看,夏雨這個不懂事的,竟然又跟了回來,連忙衝著紅藕使眼色,紅藕笑著將夏雨支開“我的爺,深更半夜的,你鬧什麼妖呢?” ile8U[IT8PW]XsI。U
  清風紅了臉“紅藕,我的裡褲髒了……你幫我換一條……” ZW8kffshSRJpm2Tb
  紅藕一聽就明白了怎麼回事,笑著應了,為清風又擦又洗的弄了半天,直到把褲子穿上了,方笑著說道:“若是紅藕不在,你叫誰去?” ]JCp5U0qroRm。fHlK
  清風瞪了紅藕兩眼,不知道死活的紅藕接著說道:“爺當然是叫單姨娘,是不是?今兒,單姨娘知道紅藕有了身孕,不知道她怎麼說?” PJNF3Z01QQGaFKibR
  清風一愣“你有了,關她什麼事?” 7CeKFHtIOOoZ2sFPj
  紅藕神色複雜“怎麼會不關她的事?誰不想先為爺生下個孩兒……” GhEBkH的Uj5]cH1E\,
  “你想得太多了,紅藕。” oc的f8tXIrpWqshaX
  “爺,奴婢也知道這個來得不是時候,如果是公主先有了就好了……其實紅藕不求別的,只想著將來能有個依靠……奴婢明天就去廟裡許願,願爺早點康復,願奴婢將來能生個女兒。” 0QINSij8Yoap[1Ec
  “生個女兒?”清風心想,不是我聽錯了吧!這個時代人人都是重男輕女的。 DM3nPZ0Wis[[6mjR
  沒想到紅藕說道:“是啊,奴婢是說生個女兒……奴婢了爺不喜歡……如果生了個兒子,就是長子,將來公主再生了嫡子的話,孩子的將來未免……若是生個女兒就沒關係了……” ^fDT^JLoBPXAZBWnY
  清風一陣尷尬,自己不喜歡居然被紅藕看出來了,清風忙辯解道:“我也不是不喜歡,只不過沒有想到這麼……這麼快……我的心還沒有準備好……” L^X`RKbd5dORqS6mT
  紅藕面帶羞慚的說道:“紅藕也沒有想到的……” KFjGqOSt0bAe5iaH9
  清風安慰道:“事已至此,就不要想那麼多了,一切就順其自然吧。”清風拉著紅藕,一起睡在床上,紅藕就和衣躺在清風的身邊。 CBMUraPNI7h的EOJU^
  耳畔聽著紅藕輕微的呼吸聲,清風怎麼也睡不著了,想起剛才做的夢,都說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我最近閑極無聊,雖然對皇家的事揣摩得多些,卻從來也沒有想到吳王啊,尤其是夢中,他居然攥著我那個地方…… G3_FImZGY5Nskhjo
  清風一想到這裡,身上立刻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最後我竟然與他一起跌落懸崖,這又是怎麼說?清風真想找一本《周公解夢》來看看,這夢境究竟是什麼意思?內心深處,深覺此夢不祥,可是這麼曖昧的夢,便是想找個人解解,也是羞於出口的,若是以往做了噩夢,清風從來沒有上過心,現在已不知不覺間的與古人接軌了。 iF\MgLY`blcA`Ktb
  直到快天亮了,清風才迷迷糊糊的睡著,就連紅藕什麼時候起床都不知道。 `GJQPrcXG7_CRTq。。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等到清風醒來,已經快到中午了,單玉兒和紅藕一起侍候清風吃飯,單玉兒忽然說道:“今兒晚上,我來侍候懷玉好了,紅藕你身體不便,還是好好歇息著。” 1^W2OYVOKRC\jmB
  紅藕則道:“單姨娘的傷剛好,還是多歇幾天是正經。” d。UAXNrXN^YfjP46Q
  清風看兩人爭執不下,忙說道:“你們倆個都需要休息,我看不如這樣,一人陪我一夜吧,也好輪換著休息,今晚就由玉兒陪我吧。” 的T8VkZDkscPd]QUc
  倆人聽清風這麼說,都點頭應了,單玉兒昨夜想了一晚,覺得以自己一人之力想與公主對抗,實為不智,如今綠荷是指望不上了,思來想去還是拉攏著紅藕好些,況且從小就與紅藕相熟的,今天便刻意對紅藕多親近了幾分,使得紅藕突然有一種受寵若驚之感。 spIV]Mqe^3XsjpHfL
  飯還未用罷,李林就托秋霜傳信,茶園的石頭來了。清風忙說道:“趕快請他進來。” `Qn的jsS153`h0Ses
  單玉兒說道:“這麼急幹什麼?還是先把飯吃好了再見也不遲!” GAD0ncWOsiSe_3t7
  清風趕緊把剩下的半碗飯幾口扒了到嘴裡,單玉兒一皺眉“吃的這樣快,小心胃痛。” 6J[_36r8KO\,94q8。
  清風不在意的揮了揮手,幾個人忙把飯桌子撤下了,不一會兒,李林帶著石頭進來了,清風一看這個石頭,三十上下的年紀,四方臉,濃眉大眼的,穿著藍布褲褂,渾身透著精神,衝著清風施了一禮,站在一旁,就不說話了,清風想起單大叔評價石頭三扁擔也打不出來一個屁來,立刻就笑了,這人的外貌和性格怎麼差異如此之大? CB2QWGWP^MEC7KWr,
  清風隨意的問了一下茶園的情況,這石頭倒也是有問必答的,只不過答得很簡略,清風又仔細的問了製作茶的過程,清風覺得古今制茶做大的差別就是,現代又添加了發酵、揉捻這兩個過程。 kRkllKEB^R2djT8k
  清風對任何不明白的事物都充滿了好奇心,當初看見有的呈條形,有的呈圓形,就覺得很稀奇,在網上收索了一番,這才知道揉捻對茶葉的重要性,揉捻的次數越多,茶性就會變的越低沉。輕揉捻製成的茶成條形狀;中度揉捻製成的茶成半球狀;而重揉捻製成的茶成全球狀。 go2rDceZIXF2]5H\\
  清風細細的對石頭說了,石頭越聽神色越鄭重,清風這個二百五開始起專家來了,可是這個專家一點也沒有做專家的自覺,清風對石頭的表現很滿意,又說起發酵的事情,以及發酵使茶發生變化,第一就是香變:不怎麼發酵的,喝起來是股菜香;讓它輕輕發酵就會轉化成花香;發酵變重後會轉化成果香;如果讓它盡情的發酵就會變成糖香,香氣就像是發芽、開花、結果的變化。 j^bNMPWqU\,MGQn
  第二就是色變:香氣的變化與顏色的轉變是同步進行的。菜香的階段是綠色,就是綠茶;花香的階段是金黃色,就是花茶;果香的階段是桔黃色;糖香的階段是朱紅色,也就是紅茶。在這大唐,可就只有一種茶葉啊,石頭越聽眼睛睜得越大…… LieTsb8eF5Fq24[的3
  清風接著忽悠他,第三指的是味變:發酵越小,越接近植物本身的味道。發酵越多,離自然越遠,加工的味道越重。 s6F_TDSRiYl5dYqYA
  最後就是殺青了,古代一般都是蒸青:用蒸氣把茶青蒸熟,蒸的顏色比較翠綠,而且容易保留植物原來的細胞纖維。而現代一般都是炒青,就是下鍋炒,也可是滾筒式,炒的茶比較香。 jC8j7G]ZNUM,Jt。s
  清風這一通白話把石頭說得目瞪口呆,清風知道自己是外行指導內行,忙說了個活絡話“我說的這些,都是我自己想出來的,你先少做,實驗著試一試,試成了我先嘗嘗再說。” 6j4Uq_p4oalnV的E2。
  石頭點頭答應了,看清風沒什麼說的了,連忙告辭,李林送石頭出屋,回來後忍不住哈哈大笑,清風莫名其妙“你笑什麼?” HqqIbM][_EdFCeFV的
  “爺,您沒看見那個石頭,出了屋子就開始跑,奴才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啊,就遠遠地跟著,好傢伙,看門的家丁還以為他偷了東西,幾下子就把他按倒在地,奴才忙上去問怎麼回事,原來這石頭急著回去實驗爺說的法子,白白的挨了家丁一頓打……” lUncWjt0haSeCjh3L
  清風聽了,也忍不住呵呵笑了。 qTP,L\1B`dg的SmIiX
第五十四章 亦喜亦憂
第五十四章 亦喜亦憂
清風千盼萬盼終於盼回了晉陽,心中高興,恨自己不能站起來抱住她,一看晉陽的面容清減了不少,忙說道:“你父皇還短了你好吃的嗎?在皇宮住了這才幾天,怎麼人就瘦了?” XUS36gALk^B1HotVH   晉陽笑道:“你一貫會說這樣的話,父皇還能短了我好吃的嗎?我不過是想著你、擔心你罷了,再說父皇他……” F8aDXCFKkBhcfDbl
  “你父皇怎麼了?很傷心難過?” ,aHT[AOeQaGDO的`ji
  “一個普通人有權利傷心難過,父皇說,他不是普通人,連傷心難過的權利也沒有……我怎麼也想不明白,五哥他到底是怎麼想的?有時候我就想,生在皇家,還不如生在普通人家快樂……”晉陽傷感的說著,清風驀然覺得晉陽一下子長大了。 i1acfZn的ljBd4]5Fg
  清風說道:“皇家也有皇家的快樂,普通人家也有普通人家的煩惱,每個人要想樂在其中,首先心態得好,人得樂觀,你這麼聰明的人,還要我開導你嗎?” 3的aO。8QD62LW4LPR2
  晉陽笑了,說道:“誰讓你開導了,我的駙馬爺!為妻要恭喜你呀,眼看著就要當爹爹了!” n[[ZMJ7cmQ1`f`5mb
  清風一聽,有些變色,心想,是誰這麼嘴快,晉陽這剛一進家門就知道這消息了。清風竟然覺得象做了虧心事似的,心裡有些不安,忙安慰晉陽道:“我本來是希望你早些為我生的,我和你辦事一直都挺努力的呀!” R_8TLO`的C80\jNYRs
  晉陽怒道:“你又渾說什麼?讓人聽見了!”就聽見門外傳來嗤嗤的笑聲,也不知道是夏雨還是秋霜,晉陽衝著外面說道:“你們倆個想聽就進來聽,在外面鬼鬼祟祟的幹什麼!”清風萬萬沒想到外間居然有人,這時也尷尬起來,晉陽聽著外面的腳步聲漸漸遠了,不由得氣得錘了清風兩拳。清風笑嘻嘻的受了,隨即又笑道:“等我病好了,我再加把勁,爭取你明年就能為我再生一個。” NL1qcn28IL]Ukrg\
  晉陽的臉紅的像一個秋天的大蘋果,一下子捂住了清風的嘴“不準你再胡說!”清風緊緊地把晉陽摟在懷裡,兩人溫存了一會兒,清風趴著晉陽的耳朵說道:“你真的沒有嗎?我看不如讓太醫來給你把把脈。” eK8I9^FRSOENYh28N
  晉陽一聽,倒忸怩起來,清風一愣“怎麼?你真的有了?” OR8ElJW1FOCj6\22T
  晉陽臉不由得又紅了,躲在清風的胸口怎麼也不肯離開,清風急了,“你倒是趕緊說話呀,想要急死我嗎?” CR410Gn]E24,EXNq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晉陽“噗哧”一聲笑“我怎麼知道懷沒?不過是月信過了七八天……” i6Vq8J^3QKqW8jR`]
  清風一聽,不由得喊道“我的蒼天啊,大地呀……趕緊去喊太醫!” I^eTLDbTtoDtFIt6`
  清風連喊了幾嗓子,也沒人答話,因為倆人一到一起就愛膩歪,宮女下人都躲了。清風怒道:“今兒該誰執事,我一定要把她炒了……” b8f3]`n0lTq^KGLYB
  晉陽笑道:“總聽你說把誰炒了,也沒見你真的炒了誰?” I。c8E[b1Aa0MXs
  清風問道:“皇宮裡那麼多太醫,你就不會讓太醫給看看?” 80nd。7qg2[lKN。IBL
  “我……我怎麼好意思嘛!” M[Z的tN]`l,Mk^ptZf
  清風真是頭痛,心想,自己不會那麼厲害吧?這麼短的時間就弄大了倆個肚子?難道真的十六歲就要生孩子?清風心裡忐忑不安,讓晉陽去喊人,晉陽始終不挪地方,可憐清風幹著急,現在也只能是瘸子打圍——坐著喊,好不容易等來了冬雪,冬雪一聽讓去喊太醫,也不知道是公主不舒服還是清風不舒服,一溜煙去了。 Jq7TiE的6[CZHjo。fP
  不一會兒,幾個侍女都來了,清風因為剛才沒喊著人就要發火,看了看一旁的晉陽,又把火氣壓了壓,趕忙讓晉陽躺在自己身邊,然後把帳子放下。 mlZR5Y^2T6k61X^73
  沒一刻功夫,太醫來了,晉陽伸出胳膊,清風說道:“還請胡太醫給把把脈。” sW,o8B\Pi[dFO3fE,
  胡太醫摸了半天脈,心裡驚詫萬分,駙馬爺的脈相好奇怪呀,怎麼居然是喜脈?胡太醫這一驚,腦門有些見汗,手有些哆嗦…… KCaP8nc,Woqb9nKLa
  清風這邊著急,隔著帳子問道:“太醫,脈相如何?” JUQaArS1G[。U]U5g8
  太醫驚慌失措,“駙馬爺,容下官再把把。” 8^_lPT8Y54Z6dK,k`
  清風這邊不由得狐疑起來,這喜脈是最簡單的脈相,胡太醫怎麼還用摸這麼半天?難道晉陽患了什麼疑難雜症? 5qtbsTHQ[G。SKLYe3
  這一想,心裡不由得也緊張起來,顫聲問道:“胡太醫,到底如何?” mYIF_W3a_4bIm`2dc
  胡太醫哭喪著臉說道:“駙馬爺的脈跳流利而不澀滯,脈率似數非數之動象。指下有“如盤走珠”之圓滑感覺……” 5LPHa4pdp。fXfRIpB
  清風一聽,就知道這位太醫弄錯了,忍著笑說道:“胡太醫,你現在是給公主把脈呢。” GZ]sfsfcC[JLqULsM
  胡太醫聽了長出一口氣,擦了擦腦門上的汗,忙說道:“恭喜公主,恭喜駙馬爺,公主是有喜了!” s\H的UMC0ksR`3_C\K
  清風又驚又喜,又是擔心,他自己算了算日子,就是高陽公主算計他的那段時間懷上的,忙問道:“胡太醫,如果……如果我當時用了合歡香,會不會對孩子有什麼不良的影響啊?” Zc7的Bg的5GSgh7gAg_
  胡太醫笑道:“那可是皇家……駙馬爺是知道的,下官就不多言了,那斷不會對孩子有什麼不良影響的,雖說用此香容易受孕,只不過……” 6`gQFjUpM1g6CJgP]
  “不過什麼?” DaiUkT59QmjkkpVOa
  “不過懷孕期間很容易的。” MWI`63C_XLBppNnG4
  清風一聽,心又懸了起來。“容易流產?十人中流產的能占幾人?” bANCWNGt`baq。R。j[
  “也有一倆人的樣子。” U_sWfEKLp5[pd6GOH
  清風聽了,心想,我們不會這麼倒霉吧?又問道:“胡太醫,你剛才說,用了合歡香容易懷孕?” CEf3b\VdQ。kDYB1mh
  “是啊,駙馬爺不是知道了這個才用的嗎?”聽了太醫的話清風想說,我閒著沒事用那個幹什麼?十六歲就急著生孩子玩嗎?就是一輩子沒有孩子,我都不會介意。還不都是那個該死的高陽公主害的。清風一想起她,就咬牙切齒的,一副要吃人的模樣。 gr82LNX8a的UpG\o]
  胡太醫在帳子外面,自然看不到,連忙告退了。眾宮女丫鬟撩開了帳子,都來向清風和晉陽賀喜,晉陽一看清風的臉色不對,只當是清風害怕自己流產,忙說道:“清風,我小心些,不會有事的。” g]k26sRItb,UKiGa。
  清風勉強笑了笑,心想,我哪是擔心這個?我想的是天下的催情藥有的是,高陽公主她怎麼會選這個合歡香?當初老媽給我用合歡香,大概是怕我日後對晉陽不好,也好讓晉陽早些懷孕之意,高陽公主也用這個,難道她還想給我生個孩子不成?清風腦袋裡直畫圈,只不過這話對晉陽是不能說的。 eQ_Na8Wkd2EWdQZ,c
第五十五章 罪魁禍首
第五十五章 罪魁禍首
清風心想,現在身邊有兩個,外加還有一個受傷剛好單玉兒,再加上自己這個重傷號,一家子竟然找不出一個全乎人來了,要不還是回駙馬府去住?那裡條件可是要比這裡好得多。 ooOC7EDA_3DgS_HN   可是一想到駙馬府,清風的心情就有些沉重,就好象是個千鈞重擔壓得清風喘不過氣似的,父親李績千方百計的想把自己往官場上推,老太太則是變著法子的給自己找小妾,一想到這些,清風就頭痛。 I]RkgEKPRMWkRsKI]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清風正胡思亂想著,夏雨進來說道:“駙馬爺,恭喜你,您天天念叨的人來了。” \Y_DdRX3E]CfhFaPQ
  清風一聽,我天天念叨的?難道是魏大哥回來了嗎?心裡一高興,忙說道:“快請進,快請進。” pCV_1,Zm4d8_fmhG
  不一會兒,引著一個人進來了,清風一看,這不是小六子嗎?原來我也是天天念叨小六子來著,一想到小六子可能把輪椅做好了,清風就興奮起來,果然後面跟著兩個下人,抬著一架輪椅進來了,清風松了口氣,總算不用成天在床上躺著了。 O0l5QEGGcO_irG03n
  李林和小六子把清風架上輪椅,清風新奇的摸摸看看,這個輪椅是全木質結構,跟不鏽鋼的自然沒法比,卻也有自己的特色,輪椅的扶手上還雕著花,看得出小六子花了不少功夫。小六子說道:“駙馬爺,您看看哪兒不合適,小人可以給您改改。” `GU9TaqJ0Yt的的,1s
  清風連連點頭,“好啊,很不錯,如果在這個大輪子邊上在安一個小輪子,就好了,自己想到哪,用手轉動小輪子就可以走了。” rECId4e7IDE62nsL
  小六子說道:“那好辦,駙馬爺,我再給您另做一個輪椅就成了。” BVmlVTs[Q[rrDmGmD
  清風笑道:“算了,要那麼多輪椅幹什麼?我可不想一輩子坐在輪椅上。這個輪椅我也用不了三兩個月,過後就沒用了,不必費那個勁。” SX6aM_S_Edk8的3I。]
  小六子說道:“那也好,拐杖和躺椅還得過幾天才能做好,我想著駙馬爺能用得著這個輪椅,就先急著把它做出來了。” 263Ui77C`ZWnmVHRb
  清風說道:“還是你有心,我每日躺在床上,悶都快悶死了,有了這輪椅就好了,我想去哪兒,他們就可以推著我去了。” 2rJr,16]\jkWNjRs6
  正說著話,夏雨進來了,對小六子說道:“公主這次回來,把碧痕的身份文書帶來了,就由你帶回去給碧痕吧,反正給你們倆哪一個都是一樣的。這裡還有幾件我們姐妹穿過的衣裳,給碧痕妹妹幹活時穿,希望她不要嫌棄。還有她過些日子就要和你成親了,這是我們幾個姐妹湊得份子,另外這一百兩是公主和駙馬爺給的新婚賀禮,今天一併給你帶走。” ]LqUkLWO76T[QHOg
  小六子聽了,死活不要,清風說道:“給你就拿著吧,其實這個也不是給你的,這可是給碧痕的。” Ge]r6GV2CcSjh,`7C
  小六子見清風如此說,只得收了,千恩萬謝的走了。 DLj1Ee,9ErMH4i2WM
  清風坐著輪椅,讓李林推著,滿院子到處走,到處看,倒好象第一次來這裡似的那麼新奇,猛然聽見馬蹄聲,抬頭一看,竟然有一群人騎著高頭大馬踏進了院子,李林的眼神好使,悄悄的對清風說道:“駙馬爺,看著象是高陽公主。”清風一聽,腦袋轟然作響,“天哪,她怎麼來了?” 。680h0oD5ejP7TbQO
  清風想起自己的‘護身符’來,趕緊對李林說道:“快,快到內院去告訴公主,她十七姐姐來了!”李林還在猶豫“爺,那您怎麼辦?” NUg\n_nWKiKphcrb
  清風怒道:“你快去快回不就完了嗎!” ^C\dPUjUIbo7\。E
  李林“■■■”的跑了,清風心想,見過不要臉的,卻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給我下完了春藥,就忘了這碼事了,還有臉到我家來! paeXaUCK5XCIQhL`s
  清風眯著眼睛盯著來人,高陽公主似乎也看見了清風,徑直衝清風來了,清風沉著臉,高陽公主遠遠地就笑了“李駙馬,早就聽說你慣會做些稀奇古怪的東西,你坐著這帶輪子的椅子,也是你想出來的吧?看著倒是實用得很。多日不見,你可……還好吧?” 29LWa17的U`\DteM。A
  清風心想,我的心情本來挺好的,看見了你,立刻好心情也變壞了。嘴裡冷冷的說道:“你也看見了,我現在樣子,怎麼可能好?” C3YrqqmXMH\IqPhV\
  高陽公主嬌笑道:“現在也許不好,不過過些日子不就好了嗎?你就要當爹爹了吧?是不是得感謝我呀!要不是我給你下的合歡香,你哪有這麼快就當爹爹了?” ]。5O0ej的f\Eli^5c^
  清風本來就滿肚子怒氣,聽了這話就更氣了,卻也要顧忌臉面,不能象市井之人那樣對罵,只是冷冷的看著她。 Z7Z。\\CNK`5ei0BEf
  高陽一見清風的神情,知道他怒極了,便柔聲說道:“為什麼你就一直那麼討厭我?我長得不美嗎?或者你嫌我的名聲不好?只要你答應了我,我保證再也不找別人了。真的,我保證……” m3p2i8BsDh的coFH\3
  她說話的語氣很真誠,還微微帶著傷感,清風一愣,心想,我們從來就沒有過交集,這話是什麼意思?又從何說起?難道她真的對我用了真情?隨即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清風可從來都不是一個自作多情的人。 5jIgO^,XZ。oChC4T[
  或者是她為了報復晉陽,故意耍花樣來了?退一步來說,即使她說的一切都是真的,清風也不可能答應,她可不是清風喜歡的類型,再說,她也勾引錯了對象,清風對女人的興趣可不大。 ZAFibs的E5,2QFc99g
  這一刻,高陽公主看出清風的猶疑,高陽公主說道:“你是不是以為我想要報復晉陽才這麼說?是的,最開始我勾引你是想要報復晉陽,可是後來……你不肯上鉤,我……我忍不住真的喜歡上了你,我長這麼大,想要勾引誰,還真就沒有不上鉤的人,你是唯一的一個……這才是個真男人,是我想要的男人……” HmhUgCOJGkajdOd8
  清風心想,果然是不論男女,凡是輕易得到的人或是東西,都不會珍惜,只有得不到的,才日夜渴盼,誰知道一旦得到了,會不會如棄敝履?耳中聽她最後說道,想要勾引誰就沒有不上鉤的,臉上不由現出鄙夷之色,高陽公主急道:“你不要以為我任誰都勾引,我也不過是逗弄他們玩玩,可從來沒有來真的!” LR0`Wb3bEI的At的qZb
  清風說道:“即使你說的是真的,你也把自己的名聲毀了!” DFU。b4YArJGOrN。pJ
  “名聲?我在乎名聲幹什麼?我自己就是一個孽種,還要名聲幹什麼?”高陽公主聽了清風這話,有些激動,隨即小聲說道:“清風,給我一個,給我一個孩子就行,我不求別的……” ]8^oFUc3ke5gUAV``
  清風聽著這個讓人覺得不可理喻的要求,看著遠處站著的房遺愛,忍不住皺了皺眉頭,卻也不願意得罪這個美女蛇太狠了,於是說道:“你也看見了,我現在已經毀了容,腿也斷了,即使好了,將來或許成了個瘸子,看了一瘸一拐的清風,你還會喜歡嗎?再說了,你自己也說你是個孽種,難道你想讓你的孩子將來也抬不起頭來嗎?” Ef。BFF4^Tr`Z。XO
  清風看見高陽公主的臉色瞬間變得煞白,忙說道:“人世間很多東西我們都有的權利,唯有出身,是自己選擇不了的,那並不是你的錯,你又何必攬在自己的身上?給自己的精神套上枷鎖?” 2q\i]eoP的`7e8\OZ
  高陽公主冷冷的“哼”了一聲“你不肯?不肯就說不肯也就完了,何必還把話說得這麼好聽,你放心,我絕不會糾纏不清的!你知道嗎?我最近認識了一個人,長得和你很像的一個人……” MbR。P。TI5]9nMaRjG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清風心念一動,這個人莫非是辯機和尚?史載辯機也是很俊俏的,清風不動聲色的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個人是個和尚。” OE3TQgRFbn^RnZpR
  高陽公主變色道:“你怎麼知道?難道你竟然監視我?” W的SU`FoVjp。^ekH。L
  清風一看高陽公主這樣的神情,天哪!原來她真的遇見了辯機!心裡不由涌起驚濤駭浪,促使她和辯機產生一段孽緣的罪魁禍首竟然是我,高陽公主竟然是因為愛我不果,這才勾搭上辯機的!這就是歷史的真相嗎?清風心裡翻江倒海,面上卻故作平靜,說道:“我可沒那樣的閒工夫。” G4Zt2B8iSE2Dg`UF
  高陽公主酸澀的一笑“是啊,你若是那麼在意我就好了……他長得和你很像,真的很像,尤其是那雙眼睛……都是勾引人的桃花眼……” G^MS^E\。HYkkhpRm
第五十六章 錢能生錢
第五十六章 錢能生錢
象送瘟神一樣,總算送走了高陽公主,晉陽問道:“十七姐姐都跟你說些什麼?嘀嘀咕咕說了這麼長時間?” Pl_6NM8R14q[Q4jp   清風卻問道:“我讓李林通知你,你不趕快來救我,磨機了那麼長時間,幹什麼去了?” j6。的[pAO4`PKJG0B
  晉陽笑道:“我這不是多留點時間給十七姐姐嗎?若是我去的早了,十七姐姐沒說完該說的話,該不高興了,我從小就怕她的!” eEbc8LD7I2hBIoOm
  清風一聽,心想你對你十七姐姐倒是很了解啊,面上佯怒道:“你可真行啊,自己怕她,就把丈夫推到前面去送死!” 3gOeqE2bcaN_Wd_,
  晉陽撒嬌道:“哪有啊,十七姐姐喜歡你,才不會讓你死呢!”清風聽了,哭笑不得,晉陽到底有沒有做妻子的覺悟啊!如果自己真的和高陽公主有那麼一腿,晉陽到底會不會在意?清風還真的說不好。 FWcT\1E`RMlHMEog
  清風想起那個辯機最後好像是被李世民給判了腰斬,心中不由得唏噓不已,不過對高陽公主的厭惡之情,卻自此減了不少,歷史之車輪滾滾,清風有自知之明,只想做個冷眼旁觀者,自然不會有螳臂擋車之舉。 4MJ\Y_p[MPW,VMCT
  知道公主的消息,最高興的人要數紅藕了,公主這一有孕,紅藕自己的壓力就不那麼大了,紅藕暗暗的祈禱,最好是公主能先生一個男孩子,自己再生個男孩,那樣就好了,既不能搶了公主的風光,自己也有了兒子,將來也有依靠了…… PCWm1YrkDBj\N_VmR
  公主的心思相對簡單些,她美滋滋的現在就開始張羅著,想著小孩子出生的時候就是來年的春天了,應該給小孩子準備什麼樣的衣服。 mLVskCI。0QQg^Eh]M
  最難過的人當屬單玉兒,本來這麼多年來,自己早就知道懷玉是自己未來的丈夫,自己就是懷玉的妻子,沒想到現如今淪落為小妾不說,就連通房丫頭都先有孕了,而自己還沒有與懷玉圓房,一想到這兒,單玉兒自己就心裡酸酸的,還要在公主面前強顏歡笑,回到屋裡忍不住暗自落淚,倒是綠荷安慰了一番,單玉兒一想到綠荷的境況還來安慰自己,心裡也有幾分愧疚,忙安慰綠荷,等回了駙馬府,再找老太太說說,別人的話清風或許不會聽,老太太的話清風是不會不聽的,說得綠荷本來已經死了的心,此刻又活泛起來了…… MG27m5V_krA^6t[2N
  清風讓李林推著,想去大清河邊看看那些後架起來的水車,據說現在那兒的水車沿著河邊建了幾十架,早已經成了朱李鎮的一景了,很多外鎮的人都來看,想學一學,朱李鎮的人閒著也去看,那是生怕別人給破壞了,可憐清風這個創始人到現在還沒見過這一景呢! Id1\okU8WqBXOaedN
  剛出了總管府大門,就聽見有人喊“清風,你這是要到哪兒去?”不用看清風就知道來的是高臨風,心想,他又跑來幹什麼?難道是想他的表姐單玉兒了?心裡便有些不太高興。又猛然想起莫不是早先給他下的藥,現在藥力發作,他那個東東現在不好使,這會兒跑到我這裡來躲他老婆來了?這倒是大有可能,想到這兒,心裡不由得又暗笑起來。 E__0iMllibpRGR^k7
  高臨風下了馬,清風問道:“你的腳現在好了?” kd2Ek1n^m,RSsHMst
  “好了,早兩天就好了。” [的RM的HE7BtLOgONJ
  “永寧兄呢?啟程了嗎?” aFGj5DUq7bFHqOD。
  “走了,昨天送走的。” _NBaWr2DS^P5S6\c
  清風分明看見高臨風蔫頭耷腦的,卻故意問道:“我怎麼看你不太高興的樣子啊?” T`9\YeW0的oFjaglBZ
  “哪有啊,噢,也是不太高興,永寧走了,你又跑到這兒來了,只留下我一個人在長安,以後都沒人和我一起吟詩作畫、遊山玩水了。” \D`gDFT^pk4MMK]ij
  清風壞笑道:“就為了這個?沒關係,你若是想我了,就到朱李鎮來找我好了?” CJY1o,oF^hDe]ZM7_
  高臨風無奈的一笑,說道:“我這不是來了嘛!你這是想要到哪兒去?” Fr2T[V6n1LQRroC2T
  “我要到大清河邊上去看看水車。” dV。hDQbNi3MkR,D。
  “看水車?好傢伙,看水車帶著這麼多的下人?”高臨風一臉驚訝的問。 SYE`rJdC7`SSLt]fT
  清風無奈的說道:“你以為我想啊,你忘了頭些天出的事了?我這也是防患於未然。” nrp_Qh3DC,n3fa。40
  高臨風說道:“居安思危,還是不錯的。我也和你一起去看看。” EWpmlUDZ。OKJAHAP^
  清風笑道:“你若是膽子大,就跟來。我這些日子可正倒霉著呢!” 81^。kjUE8`N5`SgFV
  高臨風把馬交給下人,跟著清風向大清河行去。走到半路,正遇上朱世仁,朱世仁見了清風連忙見禮,嘴裡說道:“駙馬爺,老漢正想去看您,上次您說的養鵝、養鴨的事兒,老漢都跟鄉親們說了,可是大傢伙一是沒有多餘的錢,二來也怕將來有個什麼變化……” OPUh的3l1nVPl^^。7H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清風一聽就明白了,躺在床上閑極無聊時,清風就料想到會這樣。農民嘛,難免有些小農意識,看不到長遠的利益,清風想起後世的加農戶的形式,倒也適合,於是就跟朱世仁說了,由清風自己來投資,農戶們來養,至於怎麼分錢,又跟朱老漢好一頓探討,說話間不知不覺的就來到了大清河。 eA4B`kjis3]idI1C
  大清河邊果然夠壯觀,看見一排高大的水車,清風居然聯想起在海邊看到過的,一排排利用風力發電的大風車來,若是再做個大風車?能利用大風車乾點什麼呢?清風思來想去,也許到了夏天能利用它做個自動的風扇…… OZXVJdZCN2f4[qo^9
  一旁的高臨風頭一次看見這樣壯觀的場面,不禁嘆為觀止,搖頭晃腦的想要賦詩一首,無奈心有餘力不足,想要讓清風賦詩,再一看清風那若有所思的神情,這話也就咽下去了。 69lVogKEXhJsOLrRV
  “清風,這稀奇古怪的法子,虧得你怎麼想得出來!還有你坐得那個是叫輪椅是吧?這也是你想出來的?你還真有兩下子啊,以前我還真的沒看出來。” Q。n]NsG7oU4YC61C2
  清風看了他兩眼,沒說話。心想,我要是真有兩下子就好了,現在所做的一切,也只不過是踩在巨人的肩膀上罷了。 GLRanZ]W3Xbl4R`Y1
  周圍的百姓看見清風來了,都上前來打招呼,清風心裡美滋滋的,被這麼多百姓愛戴,清風覺得比受皇上重視還高興。老百姓的熱情,使一旁站著的高臨風竟然莫名其妙的嫉妒起來。 6gTh7ZMaLNLGDgF5h
  清風邊走邊和百姓打著招呼,沿著河岸走了一段,居然發現一大片空地,心中疑問,就問一旁的朱世仁,朱大叔說道:“這塊地是頭兩年上游發大水,衝出來的一塊鹽鹼地,種什麼莊稼都不長,所以這兩年一直都沒種什麼,您看,就連野草都不愛長。” YoAFUtgp_2lJBJLR
  清風想著若是用大清河的水衝刷一下,把上面的鹽鹼衝到水裡,這塊地倒也能種,只不過種地的效益並不高,清風想著若是能把這塊地拓成魚塘養魚,再把魚運到長安城去賣,掙的錢一定比種地掙的錢多,只不過自己可不會養魚啊,魚都得喂些什麼食料呢?也不知道魚吃不吃蚯蚓,應該是吃的吧,很多釣魚愛好者都拿蚯蚓做魚餌的。 5OS9Uf^gcgDtStR3^
  清風把自己的想法跟朱大叔說了說,朱大叔說道:“要說養魚,咱們朱李鎮還真的有人會養,這人姓李,因為是個瘸子,大夥都叫他瘸子李,以前大清河邊有一個水泡子,瘸子李乾不了什麼重活,就在那個水泡子裡養魚,也掙了點錢,後來那場大水,把那個水泡子衝平了,瘸子李的魚也全都衝跑了,既沒有了本錢,也沒有了地方,所以瘸子李就不養魚了。” apZJ。DS1nZiO,A`oJ
  清風一聽就來了精神,囑咐朱大叔去問問瘸子李願不願意繼續養魚。清風心想,印刷行就是個,以後將會源源不斷的掙錢,有了這些錢當然得繼續投資,放在手裡,錢可是不會生錢的。 Y6]U0l^7XQQOmo7,
第五十七章 沆瀣一氣
第五十七章 沆瀣一氣
清風在大清河邊逛了半天,雖說不用自己出力,身子還是有些乏了,回到家把存神練氣功決又練了一遍,眼看著天色晚了,就讓晉陽和紅藕去休息,自己由單玉兒侍候著就要歇了,卻猛然聽見窗戶響了兩下,“二少爺,你歇了嗎?” _MoVJIO的kcp]7[3j   清風一聽,正是魏武的聲音,忙說道:“魏大哥,你回來了!到書房去等我,我就來!”清風由單玉兒扶著,又坐上了輪椅,單玉兒給清風披上衣服,又找了一條毛毯,蓋在清風的腿上…… 73H[bdnlaoq9eJoB_
  來到書房,清風一看魏武,面容消瘦,鬍子拉碴的,心頭一緊“魏大哥,你怎麼……” ,egAJpmC2Rq^fBlL,
  魏武一笑,“我沒事,就是這兩日沒休息好。” Bi^AChNoajIC。s8。`
  “你的傷口呢?好沒好?” a5NV_bB3TQ6ZEjr8
  “放心吧,我都好了,倒是你,怎麼這麼不小心?我都聽大少爺說了,你當時若是不跑,那個年大有未必就能起疑心,倒是你一跑,才惹出的麻煩。” L93I6OCVHjXUBPGCb
  清風笑道:“可不是嘛,我這不是做賊心虛嘛!若是魏大哥在我身邊,我就誰不怕了,也用不著跑了。” 。WY0q3^i2eH。g5n
  魏武笑道:“我這次還真的給你帶來個人,是我的小師弟,叫黎青,也不知道你用不用得著?” tggHUd`\[S1q1Cs的的
  清風高興的問道:“真的?人在哪裡?快帶來我看看!” EI6tdMl\W66pgsrJY
  魏武笑道:“明天吧!我安排他到客房歇著了!” Uf6HO]RDQmAL[PDoK
  清風一聽,也是這麼回事,天已經這麼晚了。又仔細的問了問黎青的情況,心裡高興,千軍易得,一將難求啊,象魏大哥這樣的武功高手,可不是想有就有的。 oJ\rX^的aeY1l8[SOr
  清風又噓寒問暖的,問魏武吃沒吃飯,魏武笑道:“我又不是小孩子,吃飯的事不用你操心。我這次是去為你報仇去了!” h8f53,eoS^XLbIYF
  清風滿頭霧水“我有什麼仇家啊?” OR6Lfrf9Jeba8NBj3
  魏武笑道:“你忘了你的腿是怎麼斷的了?” gRi,tjo5qUpaYj6M3
  “年大有?他們早就已經死了呀!” ecr\qq\9Z]nDLs的2V
  “他死了,還有太白山山麓的那些武器裝備和守衛呢?” ICFc。j2Hmjac5OFr
  清風吃了一驚“啊,魏大哥,你把……把他們全殺了?” GBWY2iDUS1CVHl,n5
  “沒有,是老爺安排的,讓我到那兒找到那些人和裝備。我好不容易找到了,老爺故意留了點線索給魏王,魏王就像是聞著了腥味的貓,順藤摸瓜就追到太白山麓去了……” ]LC,iAVo9iqh5RS`O
  清風一聽,不由得急道:“這樣不好吧?萬一牽扯到我怎麼辦?” RHlZWZZhS^QDAm[gj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魏武笑道:“這個老爺早就算計好了,劫殺你的那一夥人全都死了,斷不會牽扯到二少爺你的,再說有了這些武器裝備,魏王就算抓住了太子謀反的證據,焉肯把這功勞讓給少爺你呀!你就放一百個心吧!讓他們兄弟倆相互咬去,咱們看著就行了!本來老爺也不想管,誰讓他們欺負到你頭上了呢!” PX[I\ipm。`YP
  清風一聽,心想,到底姜還是老的辣,這坐山觀虎鬥之計用得妙啊,我怎麼就想不起來呢?只是這麼一來,我可就成了廢太子的導火索了。又一想,廢太子那是早晚的事,我可沒必要把這事往自己身上攬。 FkigBB_opg0PPNKof
  一想到太宗李世民又有的頭痛了,老五的事沒解決呢,現在老四和老大又掐上了,如果晉陽知道了,又該傷心難過了。 A[\G^I]NS8r\VUV3f
  清風正在替李世民擔憂,就聽見魏武說道:“二少爺……” LHM,X5N6BUfVTSAq7
  清風忙打斷他的話,“魏大哥,不是說好了,沒人的時候,你就叫我清風嗎?” BQXdP0Gbk_ald的95]
  魏武說道:“這不是叫順口了嗎?我這些日子沒少盯著朱世勛,真沒想的啊,他可是太子跟前的紅人,太子生意方面的事,全都是由他打理的,情報方面的事好像也管著。還有你的二姐夫王永炎,他也是太子的人。” 80fP3Cc2nEUn0n7`5
  清風一聽就有些急了,眼看著太子倒台了,王永炎再一受牽連,二姐要想和離的話,就不好辦了,人家會說李家看見王家倒台了,嫌貧愛富才和離的,對國公府和二姐的名聲可就不好了。 LP1\onNEKbGaNTWp
  魏武笑道:“這事兒老爺也考慮到了,這幾天正在找那個王永炎談和離的事,爭取在太子的事出來前辦完。” T`LUW[KdsOJZbo^B
  清風一聽就笑了“這下子好了,魏大哥可要加把勁,爭取早點把我二姐娶回家。” 76qmXmD`。`[[_f。Zl
  魏武苦笑了“清風,這事兒……老爺還不知道,就算是知道了,也未必會同意的,我和你二姐……我們的身份相差的太懸殊……” eN\fCA]htLdU`WlJJ
  清風笑道:“什麼身份不身份的,事在人為嘛!若是我父親實在不同意,你可以帶著我二姐去私奔!” HSfjGC\h6\5L,o2t8
  “私奔?”魏武嚇得張大了嘴吧。 6T^X]JNZK3l_rbY]2
  “怎麼了?就回你的老家不行嗎?我爹爹顧及臉面,就是生氣了也不會大張旗鼓的去找你們的。況且還有我呢,也不會讓他對你們不利的,等過了幾年,風聲過了再回來。爹爹和娘親他們也就消氣了。” aTeSJcIULmmnVNlo6
  魏武張嘴結舌的說不出話來,清風笑道:“怎麼,你沒有信心征服我二姐嗎?” \teIsgnb4。O^f\,i
  魏武聽著清風的話,自己笑了,說道:“這事還真不好說,你二姐膽子小,未必同意的。” T36jPlV6BIo``s4n
  清風笑道:“這就看你的手段如何了!” 8^JRtj6GfgDk5UkW^
  清風接著問道“你都抓到王永炎什麼把柄了?” hEk4ZFQSm\PWpG7C`
  “要說把柄嘛,還真的抓住了一個大把柄,兩年前他看中了一個姑娘,把那個姑娘給劫持到別院去了,誰知道那個姑娘是個烈性,一頭撞死了,王永炎讓下人把那個姑娘給埋了,這事本來神不知鬼不覺的,也就過去了,誰知道頭些日子,那姑娘的父母好像是知道了什麼信,到順天府去告狀,王永炎得了信,有些慌亂,想要料理了那個埋人的下人,那下人倒事先跑了……” Bgq,nI1JNI3Vgm6ZE
  清風笑道:“莫不是你搗的鬼吧?” WoDMfJ的MLZ9NaNGd
  魏武說道:“我這可是救他呢,他雖然搶了人,有過錯,可那姑娘本來不是他殺的,他現在若是要殺那個下人,到真的犯了殺人罪了。” aEll[OASTQ3X[kgli
  隨即又笑道:“你不知道那個王永炎,現在是焦頭爛額的,光這些也就罷了,他那些小老婆也跟他鬧……呵呵,我一想到王永炎那東西不好使了,我就開心,你不知道,他那樣子,讓我太解恨了!清風,你告訴我,那藥你從哪兒得來的?” hU`EgjNMGo,mQP6_
  “你問這個幹什麼?想給誰下藥?” aUCcq,j^qsG9DLBl
  “我想著,要是王永炎沒獲罪,我再給他下兩個月的藥!”兩個沆瀣一氣的人,相視哈哈大笑起來…… Vdp8DA7lIsfCg]的12
  笑罷了,魏武說道:“老爺讓你回長安養傷呢!也是防著太子狗急跳墻的意思,怕你在這兒有危險。” \NDkRVmNlZeL`KOQ
  清風一聽這話,臉上的笑容就此定格了,魏武見了,又笑起來“清風,怎麼了?你就這麼怕回家嗎?” tnDPc。0^GXAjti,k8
第五十八章 忐忑不安
清風回到臥室,單玉兒趕緊迎上來說道:“都說些什麼,去了這麼半天。” oUMEaWFQ68fLKDXf。   清風嘆了口氣“老爺子來信了,要我回長安去!” DI9tpL1G3NcHs[Ghr
  “回長安?回長安好啊!長安的什麼條件都比這兒好,你的身體也好得快些。”單玉兒一臉雀躍,看見清風不高興的樣子,忙問道:“你怎麼了?為什麼不願意回去?” QGt1[1d^npWTo,`。V
  “回去有什麼好?爹爹逼著我當官,老太太逼著我納妾,皇上有了什麼事兒,還找我出主意,再不就是讓我去給他彈曲……不是這事,就是那事的,我都不知道我自己是誰了。這樣的生活,我真是厭了。” OY[GrKRoiReTba_R
  單玉兒笑道:“這不都是好事嗎?金錢、美女、權利誰不想要啊。” \4krID的cWtWd6U7UY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清風看了單玉兒一眼,心想,沒看出來啊,你的心還挺大的。卻也沒有言語,自己的所思所想,在別人看來或許是有些不可思議,可是若是連自己的妻妾都不能理解自己,那也算是人生莫大的悲哀。 PW6L1tWGSSsjnaEQn
  單玉兒見清風不太高興,笑了笑“你別的脾氣秉性都變了,就是這不願做官這一點倒是沒變……你放心,你不願意當官,咱就不當,難道還有綁著你當官去不成?你以前也太鋒芒畢露了些,若是真的不想當官,以後可要收斂點才好。別說國公府這樣的家世,就是一個普通人家出身的,若是有才華,朝廷也是要招攬的,更何況是你了。” fj2df2rbio2GtJnUm
  這幾句話清風聽了,深以為然,心懷大快,連連點頭道:“知我者,玉兒也。我也是這麼想的。從今以後,我就收斂鋒芒,都說,‘小隱隱於野,大隱隱於市’。我就做個隱於市的大隱好了!”清風自己說完,自嘲的笑了笑,又問道:“你說我原先就不喜歡當官,那我怎麼又去參加科考了呢?” K[PWK00sk1ScqS3Fm
  “還不是你那書呆子的想法,想要證明一下自己的學識。嗨,你若是當初沒有參加科考,哪還會有這麼多的麻煩事?我們還會像以前一樣,那該多好啊!” eBC4mgFhjEfS6QJbF
  清風一想,是啊,那樣也就不能被晉陽看見,也就不能被招為駙馬了,更不能當官了,不過我也就不能跑到這個地方來了。 bL3b,\\jT1ZdHQaQj
  兩人躺在床上,一時間誰也沒說話。 PL\8XFsRL,oVl5的bp
  過了半晌,清風說道:“你還真是很特別,我不當官,你就沒有什麼風光可言了,怎麼還支持我呢?” [[PVtBZ。h3kgWKX的h
  “我若是想要什麼風光,也就不會心甘情願做你的小妾了。”單玉兒幽幽的說出這話,清風忙說道:“是我說錯了,你為了我連命都可以不要,又怎麼會在意這些個?” JePMmOM`R。C7\hW3
  “你知道這些就好……我的那把匕首呢?你也不還我。” NEoBsOX[k_sMB[B_
  “那個……我替你收著呢。” CqhSlPTj4N[]Pm7ck
  單玉兒說道:“不行,那是你送我的,應該還我。” 4HJZXjNt4Kf3f[eQ^
  清風笑道:“什麼你的我的,現在就連你都是我的,你的當然就是我的。” qZHmEGi。l0lrNCo[H
  單玉兒紅了臉不言語。清風想著,我們兩個人還真的是知音啊,不光名字裡都有一個玉字,就連想法都一樣,懂我的人,還是你呀!清風心念一動,湊上去吻了吻她的臉蛋,單玉兒羞得不行,急急忙忙吹熄了燈…… LWjkONVr6rZ^QWGsA
  早上起來,晉陽一聽說清風要回長安,一連串的命令吩咐下去,總管府立刻陷入一片忙亂。 2GrK^5QkcDBG[O7S
  清風在書房見到了黎青,一個二十左右的棒小夥,聽魏武說,黎青出身青城派,黎青的師父曾經過魏武的武功,黎青本人的武功只比魏武強,不比他差,清風這隻菜鳥是看不出來的,他記得看過不少武俠小說中說,內功很深厚的人,太陽穴都鼓鼓著,清風仔細看看,怎麼也看不出一點鼓的意思。 topXTFn2R2g8H`Wag
  不過魏武的話清風還是相信的,現在清風心裡高興,有了這樣一個高手在身邊,自己的性命就又多了一層保障。 Eks4H87C的g\T03Yi
  這麼一高興,順嘴就叫了黎青兄弟,魏武說道:“清風,你可叫錯了,黎青今年也有二十歲了,你應當叫兄長。” CVhAR_68_OOqqh`D9
  清風一聽,得,我這不是一興奮忘記了現在的年齡嘛,連忙改口叫黎大哥。 JnY_Dqcttlci_1O0t
  安排完了黎青,清風又找來了李林,清風昨晚想好了,現在身邊得力的人除了煙兒能獨擋一面,剩下幾乎沒有什麼得力的人,李林勉強算得上一個,不過還得好好捶打捶打,這次回長安,就讓李林在皇莊鎮守好了,李林年紀雖輕些,好在行事穩重,腦子雖不兒活絡,可是管些皇莊裡的事,又不是做生意,也還是能夠勝任的。 EBh1i5PVbo]55P507
  清風把自己對整個皇莊的設想和以後應該先幹什麼,後幹什麼,都一一對李林做了交代,尤其是對建魚塘的構想,細細的對李林說了,李林有些誠惶誠恐,不過一想到煙兒和自己一樣的出身,如今都能管事了,自己哪兒比他差了?再說這些日子在清風身邊耳熏目染,也學會了不少手段,打定了主意不懂就多問問,硬著頭皮答應下來。清風又囑咐他多多請教朱大叔,李林點頭不迭。 0A,Xk_`jIql1Df7[6
  用過了午飯,一行就踏上了回長安的路,沒想到小六子倒也有心,和碧痕還有朱大叔一起為清風送行,又把新作好的拐杖拿來了。 nArV_aiO`^06rYobT
  清風望著越來越遠的皇莊,心想著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回來。晉陽笑道:“好像你有什麼親人落在皇莊似的,你當初離京時也沒這麼依依不捨的。”一旁的單玉兒和紅藕都笑了,清風難免有些訕訕的,心想,這裡雖然沒有我的什麼親人,卻有平靜的生活,還有我的希望和夢想啊。 hL]FCd3TlXL6[qcJ
  清風和妻妾坐的這個車廂很大,四個人坐在一起仍很寬綽,車子經過清風的指點,小六子的改造,平穩的很。晉陽提議清風為大家撫箏,清風這些日子又是養病,又是忙些俗務,把練箏的事都疏忽了,此時看著車外的莊稼已經長得很高了,天氣也比剛來皇莊時熱了許多,不由感嘆時光之匆匆。 的BTg7GJ3jeJSRrB
  清風調好了琴弦,隨手彈起鄧麗君的那首《好夢太匆匆》,“為何好夢總是匆匆?來無影去也無蹤,記得還沉緬在美夢,醒來還是一場空。為何相逢要在美夢中?讓愛情化成一陣風,你這樣讓我心兒飄動,又讓我心痛,叫我淚朦朧……” OrW2g4dEWHRZoMsX9
  晉陽聽了,嘆道:“清風,你什麼時候又譜了新曲?我都不知道,只是這曲子為什麼有些傷感啊?若是能配一首詞,唱出來或許會更好聽。” WgIY[[9FIjllBBtVV
  清風想,歌詞倒是現成的,就是怕你聽了說粗俗。 YtMpSUfhp30U0Z05C
  眼看著長安城遙遙在望,清風感慨,我胡漢三又殺回來了!只不過是被迫的、無奈的回來,等待我的又將是什麼呢?現在的長安城可是漩渦的中心,但願我不要被這漩渦卷進去啊,清風的心裡有些忐忑不安。 dsedc2LjLr1^^8l4p
第五十九章 無可奈何
進了長安城,清風和垂頭喪氣的高臨風告別,看著高臨風那沮喪的模樣,清風是怎麼也笑不出來,倒是一旁的單玉兒在偷偷的笑了。 3,5S^Sm^eH3j^E的4K   清風一進駙馬府,還沒來的及看看自己的老巢,就被告之老爺在書房候著呢,清風一陣頭皮發麻,心想,我現在可是殘疾人士哎,老爹你也不講講人權,怎麼著也得讓我歇一會兒啊。無奈在這個家裡,清風人微言輕,想講人權那還得——等啊。 9fHqk3WPrJjB\rN95
  清風來到書房,看見老爹李績一臉陰沉的坐在書案後,心裡不由得有些發■,無奈的喊了一聲“爹爹。”李績瞟了清風一眼,清風嚇得一哆嗦。“好啊,你的翅膀硬了,飛出去就不想著回來了,還得老子去請你,是不是?” Rc08LGs0cCmsoX。UE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沒有啊,爹爹,我這不是受傷了,怕家裡人擔心嗎?奶奶那麼大年紀了,我……” C98jMRtfYN`k_1liY
  “你還知道奶奶年紀大了!我看你分明就像是脫韁的野馬!一個小小的皇莊,還值得你成天在那兒守著嗎!你的手下人都是幹什麼吃的!叫手下人去管,你指揮就行了!成大事者,不必事必躬親,這點道理都不懂!枉我還以為你可以倚重!” AeOeJOgjtpL\NTWe
  清風滿頭黑線,幸好是坐在輪椅上,穩當些,不用擔心被刮倒,可是李績的眼神實在讓人受不了,清風耷拉著腦袋,不敢看李績的眼睛。 0^bI7D4pg9]F]7O
  “你現在坐的這個椅子是哪兒來的?又是你自己想的?一天到晚淨弄些奇淫巧計的東西!不過這個東西嘛……倒也實用些,你使人多做幾個來,我的好幾個部下都走不了路,早有了這個就好了……有這麼好的主意也不早說!非得自己傷了才能想起來!”清風一聽,天哪,還有沒天理啊,怎麼左右都是我的錯啊?我老爹他……不是更年期到了吧? bALB的b5。的p5K]o,bT
  清風心想著,今天太倒霉,現在明明想出了做輪椅這麼個主意,還得再搭上幾架輪椅。清風正肉痛呢,一旁的李績嘆了口氣,說道:“這些日子朝廷會很亂,你就在家好好養傷,哪兒也不準去,我請了孫思邈道長來給你看看傷,估計這兩日就能到了。趕緊去看看老太太吧,老太太知道你傷了,且今天回來,已經使人來問了幾回了。” V。Y8PDABPh^0MSYoV
  清風象得了特赦一樣,趕緊向父親告辭,出了天水閣,清風覺得自己總算是從冰窖走了出來,又感受到了陽光的溫暖,想著又能見到孫思邈道長,心裡高興了不少,趕緊去見老太太。 lN3aIU0XSoldOcfd
  想到綠荷,清風心裡又開始敲鼓,這事可是老太太做的主,老太太不能逼著我娶她吧?清風不由得胡思亂想起來…… 3OB1qqOV9YZqX^g[I
  清風剛能看到老太太的院子,就見一個小丫頭看見清風來了,趕緊轉回去報信去了。清風不由得苦笑,太受關注了可不是什麼好事,也不知道等著自己的將是什麼。 Wtn2taWOL,nZj_lb]
  剛進老太太的院子,就看見自己的老媽迎了出來,還未等說話,淚先流出來了“玉兒,你就不能讓娘親省點心嗎?” 2P2JgtF`4Oe[OPXc
  清風最怕看見誰哭了,再一看,旁邊的二姐也跟著流淚,“二弟,這是怎麼弄的?” 78U。KBTK1[的gg[Aae
  清風趕緊說道:“娘,二姐,我好好的,你們哭什麼啊?” XbNk0Gc[4g8c_cVd的
  “腿都斷了,還說是好好的……” l3_oBa0_的Z0O1Jhcc
  琉璃在一旁說道:“太太、二小姐,老太太也該等急了,還是讓二少爺進屋去再說吧!” ZmS_GEecDpCSNijp
  清風感激的看著琉璃,到底還是老太太身邊的人啊,有眼力價,會說話。母子三個進了屋子,清風一看,晉陽、單玉兒、和紅藕都在,清風趕緊向老太太請安,老太太道:“好你個小猴子,跑到皇莊去還不會來了,以為山中沒了老虎,你就稱王了?是不是啊,家也不要了,白把你養這麼大,你個白眼狼,奶奶也就算了,你娘親的肚子可是白痛了……” aqpaFKInKdVE2AR1M
  清風哭笑不得,這都哪兒跟哪兒啊,心裡暗說,我冤哪,讓娘親肚子疼的人可不是我啊!嘴上卻似抹了蜜一樣,說了千般的好話,總算把老太太哄出了笑模樣。 hZocN,M8bbeh6674Q
  沒想到老太太卻說道:“別以為奶奶這就原諒你了,哼,要不是看在你沒少下功夫,讓明達和紅藕都有了身孕的份上,我才不會輕易的饒了你這個小猴子……” Geg3p10\eN8qAajH。
  清風漲紅了臉,汗顏不已,心想,老太太好剽悍啊!一旁的明達和紅藕聽著也都不好意思了。 NdfGG`i`ZoCKNY7
  老太太接著說道:“如今明達和紅藕也侍候不了你了,就讓玉兒和綠荷侍候你吧!上回我就說讓綠荷給你做通房,正好這幾天就擺幾桌,把喜事辦了吧,我看你最近的運氣可差了些,辦一辦正好衝沖喜。你們這倆個玉兒啊,就是讓人操心……” U]t2WZN[QP6Sn]kW
  清風就要反駁,一旁的晉陽碰了碰清風的胳膊,使了個眼色,清風不由得嘆氣,難道自己就真的躲不過去這桃花運?當初要是問問李淳風,該怎麼躲過桃花運就好了。 GI[0l9AgYp4i0S0m
  清風諾諾的剛想要說兩句,自己現在這還坐在輪椅上呢,就算是有那個賊心也有那個賊膽,這……這身體也不行啊! 8pAdJidREb[mbVWit
  一旁的老媽瞪了清風兩眼,又一個勁兒的打岔,清風一看,你就孤家寡人,竟然沒有一個相幫的人,只有無奈的閉嘴了。 cRhrdWSl11O_HTfk1
  總算是又過了一關,家裡的下人都忙著安置東西,單玉兒告訴綠荷老太太安排幾日後就擺酒,舉行一個簡單的儀式,綠荷喜極而泣,單玉兒也總算了了一樁心願。 Q5jY的^6,kJ_CQho7]
  清風的心可就不那麼輕鬆了,可是這一肚子話楞沒地方說去,看見大夥都忙忙碌碌的,就自己一個閒人,就讓竹濤推著自己到花園去,沒想到花園裡傲竹和雪梅都在,還帶著收養的小小子——李敬達,說起這個名字,還是清風給起的,清風可不會起什麼名字,這個名字也是告訴這個將來長大了要孝敬明達的意思。 ,H^X05XrQ51a\kG0N
  清風看著已經八個多月的小敬達,肉嘟嘟的肥白可愛啊,忍不住就要抱抱,傲竹和雪梅哪敢讓清風抱啊,沒辦法,清風只能在旁邊逗逗孩子,沒一會兒功夫,小老虎也來了,又磨著清風講故事,清風肚子裡有哲理的小故事,早就被小老虎掏得差不多了。 ]bRbcIiUUjhOUi\V2
  實在沒辦法,只好講起《射鵰英雄傳》來,這一講不要緊,就沒完沒了起來,清風講得口乾舌燥的,小老虎還要聽,幾個侍女也聽得津津有味。 gm3q_gg。8]UFo^h`J
  清風好不容易才脫身,想著去書房躲躲清靜,書房裡卻是有冬雪在,清風心裡發苦,好在身旁有竹濤,還有一個小奴兒,倒也不怕她糾纏不清,想著最好是設法先把冬雪給打發了,只是把她打發給誰好呢?最好是文采相貌能配得上她的,只是一時半會兒還真的想不出這麼個人來。清風硬著頭皮進到書房,接著寫他的《紅樓夢》。 P_8e2PhtM^ki`AaJE
  寫著的同時不由得又有些猶豫,自己既然不想擔著這文豪的虛名了,還有必要把《紅樓夢》寫出來嗎? NlSMBJX06[gb5XoWM
  就這樣邊猶豫著邊寫,轉眼間到了晚上,清風終於打定主意,還是接著寫吧,做事情總不能半途而廢,再說每天沒有事情做,也是難受的事,權當作消磨時間吧! Q571[A`ZOIbE_]F9U
  就是不知道曹雪芹聽見清風這麼說,會不會氣得從墳墓裡爬出來,後來清風一想,不對啊,我現在可是他的前輩,現在的曹雪芹可還沒出生呢! a826AO^4ASF[[pQ8O
第六十章 擔回虛名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用過了晚飯,清風一想,我晚上睡在哪兒啊?晉陽和紅藕住在梅園,單玉兒和綠荷住在蘭苑,就自己沒有地方,想著旁邊還有空房子,不如以後自己也弄個院子?   對,就自己住,哼,你們不是讓我納妾嗎?這麼多的老婆,我若是天天陪著你們,還不得累死,這回,我就自己住一個院子,想誰了,就去找誰,不想,我自己一個人也樂得自在。
  這麼一想,越發覺得這個主意好,就這麼辦了!清風曾經一直盼望著能有一個自己的蝸居,現在這個院子也不叫蝸居,應該叫別墅了,這麼想著,居然越想越高興。
  有了這麼個好主意,清風樂呵呵的來到晉陽住的梅園,晉陽說道:“我還以為你今晚能住蘭苑呢?”
  清風一聽,什麼意思啊?怎麼有股子酸味啊?今天老太太讓我收了綠荷,我可是想拒絕來著,是你不讓啊!這會兒難道又吃醋了?
  清風有些莫名其妙,晉陽倒笑了,“老太太都說了,我們現在侍候不了你了,你還來幹什麼?”
  清風一聽,感情是對老太太的話有意見了,沒地方發火,衝著自己來了,忙說道:“我現在都這個樣子了,公主殿下就可憐可憐我吧。”
  晉陽見清風說得可憐,也就不再為難他,又說起過幾日綠荷進門的事,公主的意思多請些親朋,清風死活不同意,收這個通房本來就不是自己的意思,勉強同意已經不錯了,我還想永遠晾著那個綠荷呢!讓你一輩子後悔嫁我?後來轉念又一想,她一個下人出身,身若浮萍,多半也沒法主宰自己的命運,還不是都聽主人的安排?
  這麼一想,對綠荷又多出幾分同情之意,不過擺酒?還是免了吧!清風強硬的堅持隨意擺兩桌,家裡人熱鬧一下就完了。晉陽正為她五哥的事鬧心,也就順水推舟的答應了。
  清風又說起要在旁邊收拾出一個院子自己住,晉陽卻死活不同意,紅藕在一旁湊趣,也不同意清風自己住,清風鬱悶至極,好不容易想出來一個主意,就這麼夭折了?
  清風想著,你們不讓我自己有個院子,那我就把書房收拾出來,反正書房的面積夠大,我用書架隔出來個空間放一張床,看你們誰還能管了我?又說了幾句閒話,才知道二姐和王永炎今天已經和離了。
  清風想著太子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事發,什麼時候圈禁,自己的老爹在背後操縱著,最好不要出現什麼紕漏才好。又想著晉陽小小的年紀,現在還懷著身孕,太子可是她的親哥哥啊,遭受這樣的打擊,也不知道能不能受得住……反正有的沒的想了一大堆,卻是半點用也沒有。
  清風早上起來,坐在輪椅上又練了一會兒功,彈了一會兒箏,小老虎就“■■■”的跑到書房來了“叔叔,昨天的故事還沒講完呢,咱們還是接著講,好不好?”
  清風想說不好,可是看著小老虎那純真無暇的眼神,心就軟了,先和小老虎講好條件,這次只講半個時辰,過時不能耍賴,小老虎點頭答應,清風猛然想起來“小老虎,你的夫子呢?怎麼沒來教你?”
  “夫子他的兒子成親,請了兩日的假。”
  清風心想,還好,就只有兩日。清風講完了一段故事,一旁的冬雪說道:“駙馬爺,這個故事也不錯,不如將來把它也寫成書吧?”
  清風心想,這個主意倒是不錯,只不過想寫出來,那可不是一日之功。看著冬雪,猛然心念一動,還不如就把這事讓給她來做吧,讓她忙一點,省得天天打我的主意!對冬雪一說,冬雪也異常興奮,忙不迭的點頭答應。昨天講過的故事,清風就讓小老虎複述一遍,小老虎倒也說得八九不離十,竹濤在一邊補充,清風也遇事插上兩句。一時間講完了,冬雪樂顛顛的一旁寫去了。
  清風自以為得計,也很高興,不一會兒,奴兒進來了,告訴清風床買來了。清風忙告訴奴兒,書房裡應該怎麼安置。然後就由竹濤推著,又來到花園,隔著老遠,就聽見花園裡“叮叮咚咚”的撫箏的聲音。
  走得近了,果然看見自己的妹妹正在撫箏,卻還是沒有什麼進步,三妹妹一看清風來了,忙上前見禮,清風問道:“昨天還聽說你病著,今天怎麼就起來了?”
  三妹妹笑道:“不過是受了點小風寒,沒什麼事的,都是葉媽媽多事,非得讓躺著。”清風也笑了“不管是大病還是小病,都得自己上點心,不上心,說不定小病也變大病了。”
  三妹妹“咯咯咯”的笑了“六哥哥,你怎麼說話跟葉媽媽的口吻一樣啊?你放心,我小心著呢!”
  清風心想,在這個缺醫少藥的時代,就連一場小小的感冒也是能死人的,由不得不小心。
  兄妹倆唧唧咯咯的又說了半天話,一旁的竹濤說道:“駙馬爺,您看,黎青是不是想找您啊?”
  清風一看,可不是嘛,黎青遠遠地正向這邊張望,清風趕緊跟三妹妹告別,來到黎青面前,只看見黎青臉上露出尷尬的笑,腦門上全都是汗,清風驚訝的問道:“黎大哥,你怎麼了?”
  “少爺,我……”
  清風忙說道:“是清風,黎大哥,你應該叫我清風。”清風知道黎青是剛出師門,沒什麼江湖經驗,更沒什麼社會經驗,心裡有意的拉攏他,讓他叫自己的名字,也是存了親近的意思。
  黎青說道:“剛才我去書房,還以為是你在那兒……我……”
  清風楞了一下,書房裡只有冬雪在啊,發生了什麼事?黎青卻漲紅了臉,再也不肯說了。清風心中雖然狐疑,卻也不追問這件事。只是隨意的問道:“黎大哥,你找我什麼事啊!”
  黎青摸了摸腦袋“清風,我……我想跟你借點錢……我本來去找我師兄,哪知道師兄又不在……”
  “要多少?”
  “五十兩銀子……”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清風一愣,五十兩銀子可不是個小數目,清風對身後的竹濤說道:“走吧,咱們到書房去。”清風的小金庫可是放在書房裡。
  一邊走,清風一邊問道:“黎大哥,你要銀子幹什麼?”
  清風說道:“我今天在長安城隨意的逛,誰知道一不小心撞上了一個行人,他手裡的花瓶掉到地上摔碎了,他說那個花瓶是古董,最少值五十兩銀子,我身上又沒帶錢,就……”
  清風一皺眉,怎麼聽著這麼象一個騙局啊,清風問道:“黎大哥,你身負武功,隨便的一個人就能撞到你嗎?”
  黎青一愣,仔細一思量,是啊,自己武功不錯,就算是一個人故意撞上來,自己也輕易就能躲開呀,這個人居然能撞到自己的身上,還能把花瓶撞壞了,可見是個武功高手啊,黎青一拍腦袋“原來是個騙子!我這就去找他!”說完轉身就走。
  清風正想讓他多帶兩個人去,再一看,黎青他早跑遠了,清風嘆了口氣,這還真是個愣頭青啊,想要象魏大哥一樣成熟老練,不知道得歷練多少年呢!清風趕緊命人跟著,卻也不知道能不能攆上這位爺。心中也不由得有些狐疑,這個人撞到黎青,是無意?還是有什麼目的?命人趕緊去找魏武。隨即又想,自己是不是有點草木皆兵了?
  清風回到書房,看見什麼都收拾的妥妥當當的,心中高興,以後這裡就是自己的大本營了,無意中卻看見冬雪正氣哼哼的坐在一邊,心想,黎青這小子也不知道怎麼惹了這位姑奶奶。
  清風也不理她,剛剛提筆寫了幾個字,就聽奴兒來報,孫思邈道長來了,清風高興的說道:“快,快請孫道長進來!”話音未落,仙風道骨的孫思邈道長就進來了,清風在輪椅上向老人家行禮,孫道長一稽首“李小哥可真是多災多難啊!”
  清風臉一紅,是啊,上一次見到孫思邈還毫發無損,這才多長時間,自己就淪落到坐輪椅的地步了。清風看了看左右,說道:“你們都出去吧!我有點事要跟孫道長談談。”
  孫思邈疑惑的看著清風,清風笑道:“清風不才,還想請道長幫清風一個忙。”
  “小哥但講無妨。”孫思邈手撫長須,說道。
  清風問道:“不知道上次說的疫苗的事兒,孫道長研究的怎麼樣了?”
  “小哥,這個辦法還真行,我在自己身上做了實驗,一點危險也沒有,我這次來京,就是想申報朝廷,先在小範圍試種這種疫苗。”
  清風一聽,高興了,“道長,先給我種上吧!”
  “小哥,你不是光為了這個吧?”
  清風笑道:“當然不光為了這個,我還有點事想請孫道長幫個忙。”清風趴著孫思邈的耳朵,也不知道說些什麼,孫思邈一皺眉“老道一生從來不說謊。”
  清風說道:“老人傢什麼也不用說,只做出一副為難的表情就行。”
  孫思邈笑了“原來是個小鬼頭……好吧,老道就勉為其難,幫你這麼一回。”
  清風得意的笑了,“還有這疫苗的事,我什麼也不知道,都是您無意中發現的。”孫思邈愣了愣“好吧,老道什麼也不說,就擔一回虛名。”
第六十一章 清風出醜
清風把其他下人都打發了,只留下一個奴兒侍候著。看著書房外,月光如雪,清風吩咐奴兒吹熄了蠟燭。 LMfWB9Q^MgpJTC2的I   窗外,夏日的暖風徐徐吹來,遠處是水光映著圓月,波光粼粼,岸上樹影婆娑……清風想起鋼琴曲《月光曲》,不知道用古箏來演繹效果會如何呢?清風坐在這書房裡,也不點燈,就藉著清幽的月光,叮叮咚咚的彈起古箏來…… DM]sQ`BN[^41DlLG7
  纏纏綿綿的樂聲,細緻而沉靜,略帶些憂鬱,然後是拖蹋中帶著跳躍,柔情蜜意中帶著剛毅……晚風吹動清風的發梢,長髮在微風中翩躚起舞…… ]m]WietdVRY],i\Th
  清風沉浸在自己的樂曲裡,那最後的一段曲子是熱情的、不可遏制的,帶著沸騰和煽動性,猶如激烈的狂怒,又好象是連連的跳腳聲。一切都像是從清風的心底裡發出來的申訴……當沸騰的熱情達到頂點時,樂聲突然沉寂下來,但清風洶涌澎湃的心情卻不能就此平靜。 2W。[GJRClMI8DgSiO
  清風想起如夢如幻的往事種種,一幕幕都在他的腦海閃現,仿佛他沒有穿越千年時空,還在酒吧裡演奏,而台下還坐著觀眾,一曲終了,台下是雷鳴一樣的掌聲…… SQ4AYj561p[8[1CT
  單玉兒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清風的身邊,她打發走奴兒,隨手點燃書案上的蠟燭,柔聲說道:“你彈得這是什麼曲子?既有旋律,又有節奏,還有詩情畫意,更有思念、惆悵……卻又不是肝腸寸斷……哀而不傷,後來旋律又轉,音調清麗,充滿了對未來的憧憬與希冀……仿佛如波濤洶涌,難以止息……雖然彈奏的微有瑕疵,也算得上是上乘之作,以後多練習一下,一定會更出色的。懷玉,我發現你忘記了往事之後,好像對情有獨鐘。” nB的tiZ0oW的的E[P8Ui
  清風聽了單玉兒的話忍不住笑了,想著她居然誇獎貝多芬的曲子算得上是上乘之作,不由得覺著有些滑稽可笑。 biT5tBdX3]A46。3的m
  隨即又想到,這玉兒果然是個才女,不光是畫畫得好,也會聽曲,懂曲。倒不失為一個知音,清風看了一眼單玉兒,燈光下,她的粉面顯得更加嬌俏可人,不由得淫心大動。 eKoKFqd`dmc^K4lgr
  好不容易壓下心底的倚念,想著日後,是不是應該把知道的所有曲子都譜寫出來?否則時間久了,自己都不記得了,這樣的曲子可就再也聽不到了。 gDi^aB]`AnT[\\CM1
  清風說道:“我前幾天看了一本書,書上說‘凡音者,生於人心者也,樂者,通倫理者也。是故知聲而不知音者,禽獸是也。知音而不知樂者,眾庶是也。惟君子為能知樂。’這了什麼?” TgJe4en8ra\10MOI
  “說明你是君子!總行了吧!”單玉兒說著,看了清風兩眼,又說道:“可是……我仍能看出你不太高興……是因為綠荷的原因嗎?” b[XqlhCict6F1Xhj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清風“哼”了一聲,“你們明明都知道我不喜歡她,還推波助瀾,我又怎麼會高興呢!我堂堂七尺男兒,大婚不能自己做主,就連收個通房也不能自己做主,處處受人擺布,這樣的人生……未免也太失敗了,我又怎麼會高興……” Rd6TA1C。aB1ditK。
  單玉兒一聽,眼淚差點流下來,忙說道:“懷玉,我沒有想到你會這樣想。是我太自私,想著綠荷在我身邊,能和我相互扶持著,畢竟我們從小長到大,情同姐妹的。我還以為只不過是收個通房,你的身邊多一個少一個的,也沒什麼關係,沒有顧及到你的感受,是我不對……” 3f1[dl\KYIJEoc[rh
  清風一聽,不由得生氣“什麼?多一個少一個沒什麼關係?玉兒,這又不是收小貓小狗,這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人,難道我把人家收在身邊,就不管不顧人家幸不幸福了嗎?像別的那些種馬男人一樣?我可做不到……” pVm。bJNg6knXh^KDP
  單玉兒怯怯的說道:“別的男人不都是這樣嗎?” `rFPUPGiPDVLs50^g
  “玉兒,我不是別的男人,我希望我身邊的女人都能的幸福快樂……我也希望你能理解我,以後不要再給我安排女人了,我的心很累,心很累的……” qTAcN5^\3SkOVS2的3
  “對不起,清風,我……這次的確是我欠考慮,不過綠荷的從小就訂下的,一顆心早就在你身上了,你若是不收她,難道讓她孤苦伶仃一輩子嗎?你從來不是這樣硬心腸的,就這一次,下不為例好不好?” e8Oo,asZNfPH^M^oZ
  清風心想,我若是沒設身處地的為她著想,焉能這麼輕易的就答應了,我實在是怕再拒絕她一次,她會覺得更沒面子,若是又想不開,那不就等於我親手害了一條性命嗎! 2ZmPsF,iVPN的4Fg
  清風嘆了口氣,說道:“還有你和晉陽,你們兩個也要好好相處,我看你總也解不開心結似的。晉陽說了,嫁入李家就不再當自己是公主了,你進門這麼多日子了,你看她可有公主的架子?就是別人家的大婦,身為男人身邊的小妾,也得早晚請安,身前身後的侍候著。晉陽呢,從來沒這麼要求你,她把你當做親姐妹一樣,從來沒要你做什麼。你呢,還忘不了你是單家的女兒?” A2sZTqOfKN。。Kb的8r
  “我……我從來也沒見過爹爹,說不上什麼感情的,這個你也知道。我只是氣她奪走了你……我……” 36Q。Udd_BiXg。t]U3
  清風一看單玉兒的神情,就知道她心裡對晉陽還是有好感的,想著趁熱打鐵,趕緊給她們兩個好好說和說和,她們兩個好了,我以後的日子也好過些。若是她們鬧的雞飛狗跳的,我夾在中間,可怎麼辦啊! nbmA。LCDE[egHAH2`
  清風一隻手攬著單玉兒的腰,另一隻手拉過單玉兒的小手,輕聲說道:“我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你還氣什麼?當初她若是不同意你進門,那也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可她沒有這麼做,足可見她的為人,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你看那天上的月亮,月圓月缺,也不能總是十全十美的,人生在世也不過是短短的幾十年,猶如白駒過隙,我們都應該珍惜眼前,是不是?看在我的面上,過去的,就全忘了吧?” jBOAkVCJZ279glkP
  清風本來計劃獨宿書房的計劃就此取消,陪著單玉兒來到蘭苑,躺在床上,清風忽道:“玉兒,我今天還沒有擦身子呢。”清風自從受傷了,就只能擦身不能洗澡了。單玉兒一聽紅了臉,“那……那你等一會兒,我去倒水……” _o28Qbdg5VDEqZlfs
  清風笑道:“在家裡還用你幹這個?” hb1p_,bAqX_的bp]\
  單玉兒侷促不安的站在床邊,清風心裡暗笑,誰讓你去找我來著,今天我可得…… p。2^2]OoU[CBE^efl
  清風壞笑著,看著單玉兒手足無措的為他脫衣服,沒想到單玉兒看著他的笑容忽然又笑了,“你從小就是這麼壞的。” _NOY。ho0ZVAc1e,o6
  清風驚訝的問道:“我怎麼壞了?” 。MA\aL\]Tm的bTR\j0
  “哼,我還記著你十歲那年,有一次王媽媽給你洗澡,我不知道,闖到你的房間,正好看見你……你不知羞的,混賴說我奪取了你的童貞,還……還要我對你負責……”單玉兒越說臉越紅,最後到底沒了生息。 gGp`8npIgJbcnYG
  清風一聽,我小時居然還有這種事?那一定是那時候就喜歡上單玉兒了,清風偷眼看著玉兒,凝脂般的肌膚恨不能滴出水來,一雙丹鳳眼脈脈含情……下身竟然不由自主的支出了一個小帳篷。 qja1AFmRaEdC0oP
  清風本來想看單玉兒驚慌失措的模樣,沒想到自己首先出了醜,倒惹得單玉兒偷笑不止。 V1eoOaQK5eo5og[OY
  $$$$$$$$$$$$$$$$$$$$$$$$$$$$$$$$$$$$$$$ l2JVUgZO73q5mEee_
  二十歲就爬到內閣首輔已經很驚人了吧? k的iM\O^PbY\A1UC
  若說更強悍的,我想我應該是史上第一位當上駙馬爺的太子妃=_=||| H62ecFPd3pH4MQ_W
  亦或是……成為太子妃的駙馬爺? _t[VYEnYag。KPtTd
  看了這個簡介是否有看的慾望?這是我的好友錦繡狂歡的作品《纖手遮天》,很好看的一本書喔。 PijNV。KCJhhCCWDW]
第六十二章 莫名其妙
清風睜開眼睛,想起昨晚的醜事,還覺著不好意思,不過看見單玉兒比他還害羞呢,清風又把她摟在懷裡,溫存了一番。 的DU6f[的。6bjY7WsQp   在單玉兒和綠荷的幫助下,清風穿戴整齊,來到書房,就看見魏武正急得滿地踱步,清風問道:“怎麼了?魏大哥?出什麼事了?” qjLh7\NO5KNsZ[e1Q
  魏武說道:“清風,黎青昨天晚上一夜也沒回來,您今天沒什麼事吧?我打算出去找找他。” BoaIUe。,KA4[QMb52
  “去吧,趕快去吧,我哪兒也不去的。有了什麼事,趕緊往國公府稍個信!” Zc3q7]7H]pgWRBV\V
  魏武正要走,奴兒急急忙忙的跑來“爺,黎青回來了。” [BXiaZ0fWhqMPqHXE
  魏武忙說道:“清風,我先去看看。”說完一溜煙兒的沒了影,清風對奴兒說道:“我們也去看看。” ZhX7h8`l[E07XQX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黎青和魏武住在一起,住的距離書房很近,主要是為了保護清風比較方便,奴兒推著清風來到黎青的房間,看見黎青渾身青紫,有的地方還在冒血,魏武正在給黎青是傷口上藥,清風嚇得不敢上前,連聲問“這是怎麼了?怎麼會弄成這樣?” dSY\n2\1,I0`K的O1C
  黎青鬱悶的說道:“還能怎麼?當然是被人打了!” `BTSPp^Con4KJe[YB
  一旁的魏武說道:“比武試招,勝敗乃是常事,還有什麼不能說的?你到底被誰打了?怎麼不說?” UFqB^[o8s3jY9s7Q
  清風也問道:“打你的人,就是昨天騙你的人嗎?” ISSFtOO_X6]KsiQI
  黎青甕聲甕氣的說道:“哼,我就不信你被女人打了會不生氣!” B[ga3Sa9t2tec35A\
  “女人?”清風和魏武同時問道。清風心中疑惑,魏武說黎青的武功比他好,怎麼會輕易就被人打敗了?還是被女人打敗的? Vh的bJKQVCBtOl4的
  “什么女人?哪個門派的?你又怎麼得罪她的?” iTlKYEm。S1ZCh5VJl
  “我哪裡有得罪她啊!我在大街上走,她扮成個老婆婆拿著花瓶撞到我身上,花瓶碎了,她硬說是古董,讓我賠五十兩銀子,我看她是女流之輩,不跟她一般見識,回來跟清風要錢,清風一提醒,我也覺得不對勁,就到門外去找她算賬,她見我來了,轉身就跑,我就在後面追,跑跑停停的,一直出了長安城。到了郊外,我就和她動了手,誰知道我不是她的對手……” `]cWDeACa的7dDg7K8
  “那個女的多大年紀?長得什麼樣?”清風問道。 HRhFbIL4,PkBbOSB
  黎青哎聲嘆氣的說道:“就為這個我才生氣,她若是個四五十歲的人,我輸了也就算了,可是那個小丫頭打著打著就露出本來面目了,竟然只有十七八歲……我……師傅還說我武功已經大成,只是短了經驗,可我跟她一比……我……咳!” `le\4dSoOUKCCH]K
  “你沒問一問她是哪個門派的?”魏武也疑惑的問道。 aHOLbU]8CfUh1UmMI
  “問了,她不肯說,只說她還會來找我的。” KcOmspK3r13YQ8IJ
  三個人面面相覷,還是清風說道:“我看那個小丫頭未必有什麼惡意,倒好象心存戲弄的意思,她既然說會來找你,應該會來的,到時候我們再問好了。” ZB7oXRs_c8bOIGCj
  魏武聽著有理,再說也沒有別的法子,也只能如此了。清風最怕的是捲入皇家的紛爭,聽著黎青這事,雖說覺得有些怪異,倒不像有皇傢什麼事,心裡也就放下了。 okoiHK1btBW^GNUq
  清風回到書房,看見煙兒來了,笑問道:“怎麼樣?李掌櫃,生意如何?” 3LSSXYKIWJRabYnn1
  “爺,生意好著呢!賺的銀子太多了,小人都存到銀號去了,尤其是《石頭記》,總有人來問,新書什麼時候能出來?小人來就是想問問您,您新寫的,什麼時候接著印啊。” 6mUFZaXjm^Je\fmS
  清風想了想,說道:“不著急,這幾天我再多寫點,你過些日子再來拿稿子吧!四書五經、論語什麼的,再過些日子京城就該賣的飽和了,你應該多聯繫一些書商,便宜點批發給他們,讓咱們的書銷售到全大唐去。就是高麗國、渤海國、倭國那些仰慕大唐文化的,都可以批發給他們,但是那些技術類的,一本也不能賣,知道嗎?咱們的先進技術可不能讓他們隨便學了去。” 2rEOkC2js5ebM`7f_
  煙兒聽著連連點頭,急忙忙的去了。 i4rV5EcTn[S的baNNj
  煙兒剛走,晉陽就到了,嗔道:“昨晚上也沒陪人家,今天還不去看人家……”清風忙摟住晉陽,低語道“怎麼?想我了?那……還給不給我找小的了?” QlJAg`4afDP]5qQ4`
  晉陽“哼”了一聲“你以為我願意啊?我當然希望你就我一個女人,可是……我不是擔心你受委屈嗎?我現在有了孩兒,都不能陪你了。” kDbeIc16HMq_^[`Ql
  清風笑道:“你現在不是正陪著我嗎?” h^0iD6RHlNoHDNb6^
  晉陽輕輕的捶了清風一拳,“你就知道欺負我,明明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的。還有,昨晚上給玉姐姐彈的曲子,我也要聽,你再給我彈一遍!” HBp]NA]8F]UWo_NdQ
  欺負尷尬的一笑“你都聽見了?” 63RDA4rtasl_。igDR
  “當然聽見了,還有你為我說的好話,我都聽見了。”晉陽說著,吻了吻清風的臉頰。 lOTFdf0。WeCP2Q0qt
  清風摸了摸晉陽的臉蛋,說道:“我的臉都這麼醜了,你還喜歡嗎?” sbjqR4UHEd。DimT。的
  晉陽笑道:“男人的臉,要那麼漂亮幹什麼,以前我看見你的臉竟然比我還漂亮,我就吃醋,現在這樣正好。” WDTHk7OF6mRb的`so
  清風笑了,他現在的臉上的血痂已經褪的差不多了,只有傷痕比較深的地方還有一些,這樣半邊臉就有了三種顏色,自己看著都覺得醜極了,他就不信別人看著能覺得好看。 PKlo0[LeK^。WRTtt
  清風又為晉陽撫了一會兒箏,總算把晉陽打發走了,這才靜下心來接著寫書。不知不覺的又到了晚上,清風心想,今晚不會再有人打擾了吧? 的StZi[VTN6gFiEZY
  月下撫箏,清風自己覺得很有詩意,他讓奴兒把琴案搬到書房外面,叮叮咚咚的彈起來,溫柔的月光籠罩著,月光下,周圍的一切都仿佛蒙上了一層面紗,帶著一種虛幻縹緲的朦朧之美…… gd_KgYti9b8DgI3cX
  清風彈奏的是一首老歌,“輕輕的一個吻,已經打動我的心,深深的一段情,教我思念到如今。輕輕的的一個吻,已經打動我的心,我們那麼深深的一段情,教我思念到如今。我的情也真,我的愛也深,月亮代表我的心,你問我愛你有多深,我愛你有幾分,我的情不變,我的愛也不移,月亮代表……” pmmfOBi3NFad5fI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不知怎麼,最近清風有些懷舊,總喜歡回想過去的一些經典的老歌,記得有人說過,當你總喜歡回憶往事的時候,就證明你已經有些老了,清風有時想,是不是我也有些老了?也許是人未老,心先老了? iF1XI4sQn_]G。dm,Q
  在這靜靜的夜裡,樂聲傳的很遠,一曲終了,驀然有人問道:“喂,彈曲的書生,有一個高高大大,傻乎乎的小夥子住在哪?” H\ejBX2ohDmfH7TG
  清風一愣,什麼時候身邊站了兩個姑娘自己竟然不知道,奴兒呢?怎麼也不提醒我一聲?再一看,奴兒就倒在旁邊的地上,清風有些著慌,這兩個姑娘是什麼人?難道就是黎青說的那個姑娘嗎?可是黎青分明說是一個姑娘來著。 。_faq66Ul2HHKPmL。
  清風問道:“我的書童,你們把他怎麼了?” Peq,VLV6Rb0,8oR`
  “沒關係的,只不過是被點了穴而已!你說呀,那個傻乎乎的小子在哪兒?”清風一聽就放了心。一旁的另一個女孩問道“你是不是阿風?” N的QFSlcs4_S\CPNEc
  清風呆了一呆,世上叫過自己阿風的,就只有紫雨一人而已,那不過是兩個人之間的昵稱,紫雨叫他阿風,他叫紫雨阿紫,他疑惑的問道:“你是阿紫嗎?”問完不由得想到,這世間那有這麼巧的事?難道紫雨也能穿越來到大唐嗎? BmQ23c1VsCpdbtcrT
  卻聽見那個女子欣喜的說道:“我正是阿紫啊!”邊說著,邊從臉上揭下一層薄膜來,清風一愣“天哪,這就是傳說中的人皮面具嗎?”面具揭去,朦朧的月光下,一個十六七歲的美貌少女,看著居然真的是一張酷視紫雨的臉!清風欣喜異常“紫雨,真的是你?” 。nIi`Aq0DWlF69Fjn
  一旁的女孩問道:“師姐,他就是你的情郎嗎?”那個叫阿紫的卻問道:“紫雨?紫雨是誰?” bQ的jH72XHqE930Zna
  清風不由得苦笑,真是情急有些糊塗了,自己現在的這張臉,即使紫雨就站在身邊,也不會脫口而出叫出自己的名字啊。 qdM3k,bZFXJXdqs8_
  清風一聲嘆息“對不起,我認錯了人……紫雨是我的好朋友。” [5n4t。HmA0B^re,j]
  “你……你不是邱楓嗎?” iBWnQULM0s。]的Wr的
  “邱楓?我叫清風啊!”清風有些迷惑不解。 GcAFLjQY0iqoVQdeE
  阿紫旁邊的女孩說道:“什麼邱楓、清風的,我看就是你看中了吳王的權勢,想要把紫師姐拋棄了,攀上吳王吧!真是不要臉,居然喜歡男人!他怎麼還捨得打斷你的腿?” 1iVcjQC1l。dHl8]b5
  清風聽著如丈二和尚,有些摸不著頭腦,怎麼又牽扯到吳王了?阿紫說道:“鈴兒,別胡說……” I3IobO_IQ^,PY[PQ
  這邊幾個人正鬧不清,就聽見一聲大喝,“好啊,你這個臭丫頭,居然真的跑到這兒來了!” Xbm1V]h\JkgpDWYYt
  清風一看,是魏武和黎青趕來了。 fTAPtZKri[M3XjV2m
  $$$$$$$$$$$$$$$$$$$$$$$$$$$$$$$$$$$$$$$$$$$$$$$$$$$$$$$ 6`o7]ko5cCi4dNlY
  二十歲就爬到內閣首輔已經很驚人了吧? jB8bn59_rg`gE9Pq]
  若說更強悍的,我想我應該是史上第一位當上駙馬爺的太子妃=_=||| cI_tbcDQeYhPkVfM]
  亦或是……成為太子妃的駙馬爺? Q^m,[VeLIdCJg]的t0
  看了這個簡介是否有看的慾望?這是我的好友錦繡狂歡的作品《纖手遮天》很好看的一本書喔。 H^WkOS8B7OG0HFAnR
第六十三章 刀光劍影
黎青也不搭話,上前就跟那個鈴兒鬥在一處,清風不由得頭痛,這個黎青還真是傻小子啊,怎麼也不問問清楚,這就動起手來了?這兩個女孩看著也不可能是什麼壞人啊!既然已經是人家的手下敗將了,難道這次還能有把握贏嗎?怎麼還主動約戰啊,真是自不量力! gF的G^MDZ5PU0p4bp   看著倆人乍離乍合,招式動作快如閃電,清風不由得張口結舌,老天啊,真正的武功就是這樣嗎?清風正做呆鳥狀,旁邊的阿紫說道:“你真的不是邱楓嗎?你別騙我了,哪有長得這麼像的人?兩年前我們還見面來著,我是你的未婚妻葉紫呀?是吳王要挾你,是不是?還是你真的把我給忘了?” ,06SjTnSgjXc7rgfX
  一旁的魏武說道:“你不要胡攪蠻纏的,我家二少爺乃是英國公之子,皇上的第十九駙馬爺!吳王的妹婿,怎麼會是你說得什麼邱楓?你們膽子不小,居然敢擅闖駙馬府,只要趕緊離開,這擅闖之罪就不問了,否則……” AYrr,niH2j0m4T。W6
  阿紫一聽就怒了,“哼”了一聲,說道:“我們驪山派從不受人威脅。” BOL0LIEP[E72B8,XZ
  二人一言不合,竟然也鬥在一處了。清風想著“儒以文亂法,俠以武犯禁”,韓非子的話還真是不錯,會點武功,就喜歡動手解決問題,清風喊了幾聲“住手”,竟然沒人聽他的話。 Q,Dg6h2M。kh5d_nh
  清風正頭痛呢,駙馬府的家丁護院聽見動靜,都紛紛前來,有人上前扶起倒在地上的奴兒,剩下的都在清風的身邊,眾人都面面相覷,眼睜睜的看著四人相鬥,攸來攸去,一會兒亭上,一會兒地下的,本來也有幾個護院想要上去幫忙,大概是自忖功力不夠,都護在清風的身邊。 pWJE^Ikkf3UVFilOV
  清風自己到不怎麼害怕,潛意識裡認定這兩個少女不是壞人,看著身邊的古箏,竟然又撫弄起來,這次彈的是古箏曲《十面埋伏》。 McKg6pOI8NcL_N3。的
  一邊是四人相鬥,一邊是古曲相伴,到好像是在排演節目一般,清風的雙手時快時慢,在琴弦上拂過,徐而察之,古箏模仿出金聲、鼓聲、劍弩聲、人馬辟易聲,俄而又無聲,更有為項王悲歌的慷慨之聲、別姬聲、追騎聲,甚至有項王的自刎聲…… MagMY4a10EHqSm5i]
  聲聲入耳,清風運用了多種古箏的技巧手法,描繪了千軍萬馬聲嘶力竭的吶喊,還有刀光劍影驚天動地的激戰,使人仿佛身臨其境…… r。Lg。OpRBnMbGAaL9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四人相鬥,刀光劍影,本來就很緊張,此時聽了箏聲,更增添了一股子蕭殺之氣。 r0bD5jgspVAPZ`T\a
  國公府那邊得到了稟報,護院也都紛紛前來,阿紫一看人越聚越多,打了一聲呼哨,和那個鈴兒躍上房脊,幾個王府那邊過來的高手隨後追去,轉瞬間幾人沒了蹤影……清風遺憾,曲子還沒彈完呢,伴武的人沒了。 PWp3nge`R8UFKTfsa
  魏武順手把奴兒的穴道解了,和黎青一起來到清風面前,渾身都被汗水濕透了,魏武看見清風從容不迫,談笑風聲的,居然用古箏彈奏出如此的蕭殺之音,不由得由衷的佩服起清風這個文弱書生來。 Npk`CkdZaZlcttSle
  他衝清風一拱手“二少爺,我自忖武功不弱,沒想到強中自有強中手,今天早上師弟說起時,我還有些不信,這回算是見識了。這兩個丫頭,小小年紀,武功如此了得,將來不可限量……”說著猛然想起來一事,又問道:“二少爺,那個叫葉紫的,是不是提到驪山派了?” 7r的HLeEMbie[KaIcE
  清風答道:“是啊,她說什麼驪山派從來不受別人威脅。” Y0W^[T432Oh14tlO
  魏武臉色發白,顫聲說道:“師弟,你老實說,你到底是怎麼得罪了驪山派的人了?” fsPXSTjoOlU]X\KP`
  黎青臉色也變了“師兄,我臨出門,師傅還叮囑我,江湖人最重面子,不能隨意得罪人,我怎麼會輕易得罪驪山派?” lWkl]。KrMC7NBk,Z
  一旁的清風說道:“魏大哥,我看她們並無惡意的。” H2rW18`RIk]jnr1U
  魏武想了想,說道:“也是,我總覺的剛才的比武,那個葉紫好像沒盡全力,是啊,我都累成這樣了,她卻游刃有餘,那……她的武功豈不是深不可測?” 7efhcpC\_e的cF6
  黎青也說道:“是很奇怪,昨天我和那個女的過了幾十招就敗了,今天怎麼打了這麼久……” l4Ptolb7的8bcLYgR。
  清風笑道:“我猜那個小丫頭是看上你這個傻小子了!這才糾纏不清的。” BDH4_dHi的giPlG5,H
  黎青紅了臉,“清風,你胡說!哪有這種事?”轉頭對魏武說道:“師兄,驪山派很有名嗎?” [。的riPoaVMUYbC`l
  清風也很關心這個問題,凝神細聽,魏武說道:“這驪山派行事最是隱秘,一般的江湖人都不知曉,我也只是道聽途說過而已。驪山派相傳是驪山老母所創,門派裡全都是女人,各個武功高絕。其餘的倒也不知道什麼。啊,老爺來了!” arNt6a9V`J_Qtq0
  清風聽著這個名字很熟悉,卻一時想不起來。聽見魏武說父親來了,扭頭一看,可不是嘛,父親李績正往這邊來呢!心想,怎麼把老爺子也給驚動了? EehTFBf[,JamLDqO`
  清風把父親請進書房,李績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鬧得雞飛狗跳的?”一旁的魏武忙向李績請罪,清風心想,何罪之有?不過是惹來些小麻煩而已,忙幫著在一邊說好話。 BT9STNEr]0nL。fgFA
  李績弄清了來龍去脈,臉上憂鬱的表情卻沒有改善,揮了揮手對魏武說道:“明天再從國公府那邊調來倆個人保護二少爺吧!你們先下去吧。” dc的mO4mrWVH3tFjac
  魏武帶著黎青退下去了,李績忽然長嘆了一聲,清風好奇,父親李績從來都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今天這是怎麼了?清風弱弱的問道:“父親可是有什麼為難之事?” g5_aqCP7_87的IBDnS
  李績面色複雜難懂,沉默半晌說道:“我又給你請了幾個有名的骨科郎中,這幾天會來給你看看。”清風心中明了,知道是為了自己而擔心。嘴上卻故意說道:“爹爹,頭兩天孫道長剛剛給兒子看過了。” Dgkg85trqK6D]MsnG
  “再看看吧,總不會有什麼壞處的。”李績說完,起身走了。清風望著父親的背影,心情很複雜,默默地坐了半晌,直到魏武進來稟報他,追那兩個小姑娘的人無功而返了。 t[P]3WDggsWNA3K8t
  清風揮了揮手,“算了,魏大哥,沒什麼關係,回去好好歇著吧。”魏武退了出來。 sqcKMjmrq1M。UhV9c
  清風由奴兒服侍著要休息,沒想到這時候晉陽和紅藕又來了。 EYd]6LCIk,EYohFYn
  清風問道:“都這麼晚了,你們怎麼還不休息?” EPnCCRJ1_DCFATaUN
  晉陽怒嗔道:“你就這樣討厭我們嗎?寧肯自己住在書房,也不肯來見我們!” ]1459ZD3NiVFZsgdo
  清風一愣,這是怎麼說?紅藕也說道:“是啊,爺,您若是住蘭苑我們也不說什麼,怎麼就住書房了呢,冷冷清清的,身邊也沒個人服侍?” YG2Ebql8H8HYS8HOU
  清風心想,我的身邊二十多年也沒人服侍,我還不是一樣長大了嗎?清風笑道:“我這不是看你們都有孕在身,怕擾了你們的休息嗎?我這麼大的人了,身邊有奴兒照顧我就行了。” ^JBSXnRm^CIk_l42C
  晉陽說道:“我看不是這麼簡單吧!莫不是你跟剛才那兩個女游俠有什麼曖昧的關係,在這裡等著和她們約會吧?” 1epW6o的3T[glV^tUm
  清風聽了,滿腦子黑線,這可冤枉死我了啊,我和她們今天晚上可是第一次見面啊,這……這算什麼?難道我的清白都說不清楚了!他一著急,竟然沒注意晉陽俠促的眼神。 rnpEOf6OBOesEGXYq
  清風忙說道:“算了算了,我和你們回去好了!” j,VaeVN[nkeW3X^。l
  清風獨眠的願望又一次落空,乖乖的隨著晉陽回了梅園。 XW。obGe42nUThD,5
  躺在床上,清風還鬱悶不已,難道我以後都不能有自己的空間了?又想到那兩個女孩,那個阿紫,長得還真的像紫雨啊…… K。X564Z6o2fmV\neQ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咦?後來那個鈴兒她又說什麼,好像是說我攀上了吳王?天哪?怎麼回事?我說吳王李恪怎麼對我……不會是把我當成了那個邱楓的替身吧?還是邱楓是我的替身?想到這兒,清風不由得有些迷糊了。 ]Wo1PGCNWiKYW,m5
  *********************** T76,Rr。584T8W9QE4
  *【推薦幾本喜歡的書】* D\0P\14LbpWMr5\^L
  *********************** 8]MPV4h3q7CGpS]5
  簡介:她,采花賊?沒錯,是她不是他,誰說女子不能當采花賊,我玩給你看!可惜,又有誰知道,這個江湖上如雷貫耳的采花大盜是個女子呢 UHZAq3B5bZ。X43]A
  且看一個女子如何玩轉采花賊生涯。《吾是采花賊》作者藍花楹 CZZas^DPEICKq。T。
  ****************************************************************************************** IH。,HLWAr[LG6KqQ
  簡介:二十歲就爬到內閣首輔已經很驚人了吧?若說更強悍的,我想我應該是史上,第一位當上駙馬爺的太子妃=_=|||亦或是……成為太子妃的駙馬爺? okJdf[ZRCSC5rfN]
  《纖手遮天》作者錦繡狂歡 2dK。XhR5QrMC。^Z[2
  ***************************************************************************************** 的df[F,TSgn。JYWBtj
  簡介:這是一本向都市妖奇談致敬的,溫馨的都市靈異文,講一個女道士和一群妖怪,在一座他們賴以為家的城市裡,打打鬧鬧過日子的靈異家常事。 scKL9_X6iV[IaQsP7
  看膩了無休止的停屍房,醫院,死人,惡鬼類靈異文的朋友,看過來吧! ofRI1HssmI4q。__`E
  《靈異女道士》作者:拓拔荊荊 U`Va49nDP\Hr0Ihs
  ****************************************************************************************** E]HZ5scmCD64nAYB
第六十四章 同根相煎
天氣一天天熱了,清風收綠荷的喜酒也吃過了,清風仔細的端詳了綠荷,的確算得上是個美貌的女子,無奈清風就是對她沒有一點感覺,幾天的功夫過去了,清風和她還真的沒說上幾句話。 RhZr的mlP576q的j4。p   最近這些日子,莫名其妙的覺得京城空氣有些緊張,弄得魏武的神經也繃得緊緊的,每天晚上都是在清風的房外的樹上度過的,生怕清風有個什麼意外,清風看見魏武疲乏的樣子,還竊以為這傢伙是天天跟自己的二姐約會鬧得呢。 t87bT的1[[I,U]2Re
  英國公李績請了好幾個正骨的郎中給清風看,清風知道李績一定是看見孫思邈曖昧不明的態度,害怕清風會變成一個瘸子,這正是清風想要的結果,先給父母打打預防針。 RW^n1pY5YWHQWX7N
  清風想著,只要自己殘疾了,走進仕途的機會也就變得渺茫了,只有先讓李績的希望破滅了,清風才能過上自己嚮往的、自由自在的日子,而且也不會再有女人來糾纏了……此刻清風又有些懷疑自己的決定,有些猶豫不決,難道至此以後,自己一輩子都要裝殘疾嗎? pJ,\U5N9nCI]dYC
  思慮了幾天,始終還是覺得討厭官場的爾虞我詐。也許裝殘疾是很難,但是可以拿著“道具”呀!對,我以後就用拄拐了,拐杖就是我的道具,等到有一天,我自己能決定自己的命運了,我就裝作找到了好郎中,治我的腿疾。 nqtBFC\G,kt6gtRT
  清風決心雖然下定了,但是看見李績著急的模樣,心裡不由得有些愧疚。 MOMDtpt1Phg^s60MM
  這天,清風正在發呆,李林竟然從皇莊回來了,清風高興,忙問皇莊怎麼樣了。 G。AWcA[]的^RBSH,0A
  李林笑嘻嘻的說道:“爺,皇莊好著呢!新茶已經制出來了,石頭托我帶給您品品。魚塘也已經挖好了,就能放魚苗了。夏糧也收割完了,朱老漢說多少年沒有今年的好年景了,原先還擔心今年的收成不好呢!有了水車,以後再也不用看天吃飯了!今年的夏種馬上就要開始了,朱老漢忙著張羅種地的事。石頭現在忙著組織采摘夏茶,都不能耽誤功夫,倒是碧痕夫婦來看您了,您見還是不見?” VX^ei],jkH0p_T8k4
  清風一聽故人來了,心裡自然高興,忙說:“趕緊把她們請進來。” 的4h1D的9Re[`^_mJYI
  不一會,小六子和碧痕進來了,清風說道:“本來說好了,參加你們的婚禮的,結果又沒去成。” PMR6\InWk6qZBLN
  小六子笑道:“駙馬爺的身子要緊,您託人告訴我要做些輪椅和拐杖,都做好了,還有您要的躺椅,小人雇了車,一起拉來了。” 的[bX[Z\E9YlscneZM
  清風一聽,很興奮,拄著拐杖就去看躺椅,躺椅就放在樹下,清風躺上去,左右晃晃,覺得甚是舒適,心中高興,吩咐下人給父母和老太太一人送去一張。又畫出圖樣,讓小六子給他做幾副麻將,清風自己是不喜歡打麻將的,但是現在四個老婆了,若是聯合起來算計他,日子可不太好過,清風未雨綢繆,仔細一想,她們幾個正好能湊成一局,那樣就沒有時間來煩自己了。還有老太太和娘親,也得送去一副,讓她們多玩麻將,少來管束自己就好了。 tb4Z_Fjn81_f5gh81
  自己過去的那個時代,曾經流行一句順口溜說‘十億人口九億麻,還有一億滿地爬’,充分說明了麻將的影響之大。清風心裡暗笑,再也不會有人想到麻將還會有如此妙用吧? AOT7PW3hI^Uc,ggO4
  小六子自然就被清風留下製作麻將,在一堆紫檀木中“拼命”,碧痕是這個家裡的老人,也早就被紅藕拉去了。 JG。1rqmENGB2Yck9n
  清風把石頭做的茶葉拿出來看,也就二斤左右,命奴兒拿來開水,奴兒疑惑的看著清風把茶葉放進茶壺裡,然後把開水倒進茶壺,隨即又把茶水倒掉了,接著又倒進去開水……奴兒實在是忍不住了,問道:“爺,這是要幹什麼?” bqnoqsEpDfH2j\R5q
  清風笑了笑,“我這是沏茶,你記住了,以後這事就由你來做。這種茶葉是炒茶,先用開水燙洗一下,再直接用開水衝泡就行了,不必像以前那樣又是煮又是加作料的,把茶葉的真味都破壞了。” XCc_AeHNnJR8[AChP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清風裝模作樣的品了一會兒茶,自己覺得比原先的煮茶好得多了。清風以前喝茶一直屬於牛飲,完全是靠它解渴提神,窮人家的,沒養成品茶的好習慣。清風喝了兩杯茶,然後親手把茶葉分成幾份,這麼一分,自己也所剩無幾了。 BGEQ^85j[gl5FeEK。
  吩咐奴兒把茶葉給老太太和父母送去,清風自己寫了一會兒書,又練了一會兒存神練氣公決,不由得感覺有些心煩意亂,正拿起拐杖要出門去遛遛,小老虎蹬蹬的跑來,“叔叔,上次那個《射鵰英雄傳》還沒講完呢,現在接著講吧?” lLbJoX^tFVTNhDoYT
  清風的眉頭絞結到了一塊,問道:“你的夫子呢?” WOgnNj6sXd]P1bAO9
  “不知道,聽娘親說今天整個長安城下了禁令,所以人等,一概不準出行,街上到處都是兵丁,這下好了,夫子今天來不了了!” ,2W[i3o\iHnkbs88
  清風聽了,心頭一震,心想,難道是廢太子的時候到了?自己覺得很有可能,也不知道此刻晉陽知不知道信,清風擔心晉陽傷心難過,趕忙對小老虎說道:“叔叔現在有點事,晚上再給你講,好不好?你晚上到書房來好了。” A1KsTiHjD46tSCb_P
  小老虎答應了,又問道:“叔叔,你告訴我毛毛蟲能變成蝴蝶,就在今天早上,一直看著蛹的小葉子告訴我,那個蛹有點變了,侄兒去一看,那個蛹還真的破了點頭,蝴蝶的腦袋露出來了,侄兒看它往外鑽著費勁,就幫它把蛹皮撕開了,可是現在都過去這麼長時間了,它怎麼都不會飛呀?” H8N2JtjDR][odt`^J
  清風一愣,沒想到這個小老虎還挺有耐性,毛毛蟲居然養了這麼長時間,清風還以為他早就把這事忘到腦後了呢,清風摸了摸小老虎的頭,說道,“好孩子,做事情就應該有始有終。不過……你忘記了叔叔給你講過的那個、拔苗助長的故事了吧?你幫著它,也算是害了它!它破繭而出,要經過一番痛苦的掙扎、努力……這其實也是……每個生命必須經歷的一個過程,這隻蝴蝶經過你的幫助,缺少了這個過程,所以它很可能就再飛不了了。就像你現在,你討厭夫子,不喜歡,其實學習也是人生必不可少的過程,你若是不學習,將來就不會看得高,看得遠……就象那隻蝴蝶,再也不能飛了,你呢,將來就只能做一個平平常常的普通人。所以你現在要努力,好好跟夫子學,將來就能也像爺爺那樣,位極人臣,做個高官。” 7GjYpW,adttO6WEpH
  小老虎鄭重的點點頭。清風自嘲,什麼叫騙子?什麼叫表裡不一,就是我現在這樣,自己不喜歡當官,卻拼命的對小老虎說當官好啊,你好好學著,將來當個大官。 7RFQdFjOH6fkOQiAK
  清風邊走邊嘆息,拄著拐杖,想著過些日子即使腿好了,還得拄拐裝瘸子,這樣的日子不知道得堅持多少年呢,不由得心頭髮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不得已啊,自己的不得已又是什麼呢?說出去恐怕會被人笑掉了牙吧? LTYRR[3T5IN0Y0Rn3
  來到梅園,看見紅藕正緊張的在門口踱來踱去,清風心道,難道晉陽已經知道了?紅藕一見清風來了,像見了救星一樣,忙把清風讓到屋裡,清風進屋一看,晉陽正坐著默默流淚呢,心想,看來那個倒霉太子果然出事了。 aQqRgS3PIPQ4lcA6D
  清風坐在晉陽身邊,掏出絲怕給她拭淚,嘴裡說道:“我的明達將來不會是個好母親。” tZlKE的W]hpfiVAKfo
  晉陽聽了一愣,連哭也忘記了,“我怎麼了,怎麼就不會是好母親了?” Wq。fK_hSc2IP[jNkI
  清風笑道:“都說是母子連心,你自己哭也就罷了,怎麼讓我的兒子也跟著哭?” 4]GkT^Y7[F9q6qo2
  晉陽羞紅了臉,“盡渾說,影還沒有呢,你怎麼就知道是兒子?” t`ZL^2\nn\TDTtIN
  “當然得是兒子啊,老大是兒子,等將來有了女兒,他這個做哥哥的才能保護自己的妹妹啊!” OLL。的JW15XWA5_Zh的
  晉陽嗔道:“我們這樣的人家,還有誰敢欺負。” As^FiPaOf[^nIOPiW
  清風一看晉陽不哭了,柔聲問道“今天這是怎麼了?好好的又傷心難過?” RYceGHj24r1sfF`5
  晉陽幽幽的說道:“你別跟我說你不知道。我想起來曹植的詩‘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四哥他跟父皇說太子要謀反。這樣的事父皇居然也會相信,大哥已經貴為太子了,父皇的位置早晚都是他的,他又怎麼會謀反呢?也不知道四哥弄了什麼證據,父皇竟然深信不疑……” N0HZELJneVntFd,J
  清風心想,晉陽啊晉陽,這事的罪魁禍首可是你丈夫我啊。不過這事可怪不得我,我也算是受害者啊。猛然又想到,這樣機密的事晉陽怎麼這麼快就知道了? 的MT\j32dAssKf,R0H
  清風疑惑的問“你是怎麼知道的?” gsc6]3\。6dScT1gd
  晉陽紅紅的眼睛瞥了清風一眼“清風,原本我還想著讓你將來能像公爹一樣,位極人臣,光宗耀祖,看著幾個皇兄他們……我這心也淡了,還是像你說的……平平淡淡的,也好。” JsYK0Yp\LY1IWDL62
  清風一聽,照著晉陽的臉蛋吻去“明達,你可真是我的好老婆!” 的XWnsWj`1。EaM1rB
  *【推薦幾本喜歡的書】* 6C]Te_1r7omUSEXbs
  *********************** caXsRoNmMAHseMp
  簡介:這是一本向都市妖奇談致敬的,溫馨的都市靈異文,講一個女道士和一群妖怪,在一座他們賴以為家的城市裡,打打鬧鬧過日子的靈異家常事。 YD。l918SWhDlk_A4
  看膩了無休止的停屍房,醫院,死人,惡鬼類靈異文的朋友,看過來吧! e的Uo2\[kDq2s2560C
  《靈異女道士》作者:拓拔荊荊 _WXM^GS1OXt0bZGEh
  ****************************************************************************************** m_56V]Na3`EPoH`G
  簡介:她,采花賊?沒錯,是她不是他,誰說女子不能當采花賊,我玩給你看!可惜,又有誰知道,這個江湖上如雷貫耳的采花大盜是個女子呢 MoG_2jg^Ys,MIp[KK
  且看一個女子如何玩轉采花賊生涯。《吾是采花賊》作者藍花楹 Z6LWn^lkNQc[。61Gl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 的q_iJgGmPmYegH3,q
  簡介:二十歲就爬到內閣首輔已經很驚人了吧?若說更強悍的,我想我應該是史上,第一位當上駙馬爺的太子妃=_=|||亦或是……成為太子妃的駙馬爺? DfoRp3]4k4_RFXos5
  《纖手遮天》作者錦繡狂歡 DbJ7I\YsRBrR`,Dsj
  ***************************************************************************************** kWnNDBrSjUU[PB0A`
第六十五章 孤男寡女
清風好不容易給小老虎講完射鵰英雄傳,已經口乾舌燥,吩咐奴兒把小老虎送回去,看看一旁的冬雪還賴著不走,不由得一皺眉“冬雪,故事講完了,你應該走了。” tKnCRLUQ,PjUWJYt[   冬雪諾諾的說道:“駙馬爺,您都收了綠荷了,怎麼也不和她……怎麼還住在這兒……” DCrpplBMC,kdNP\Ld
  清風聽了,臉一沉,“你管得也太寬了吧,出去!” 4`HHdWo57L6EMiE2]
  冬雪慌慌張張的出了書房,清風獨自坐著生悶氣,自己貴為當朝駙馬,國公之子,還不是諸事不順心?討個小老婆都不能自己做主!還不如自己是孤兒的時候,雖說苦點、累點,但是事事自己說了算,哪像現在,不是顧及這個,就是擔心那個,事事委屈求全,自己都覺著活的越來越不像自己了。 61d8IpILAJD_WMYQ2
  現在清風總算理解紫雨了,那時紫雨經常說羡慕自己,可是自己從來沒有覺得有什麼地方,是值得人羡慕的。現在總算知道了,自己那時最讓人羡慕的是自由,是現在沒有的自由,很多事情都是這樣,只有在失去後才知道它的珍貴。 0Y。4E62Qm5ca^saL\
  奴兒送了小老虎回來,看見清風氣惱的模樣,怯怯的問道:“爺,天不早了,各處都該上門了。” ]。dq2F`onjX8。bI^
  清風看了奴兒一眼,知道自己的模樣嚇著他了,忙點了點頭,裝作和顏悅色的說道:“我今天就住書房了,你自己去歇了吧!” LccGA2fQaWgm8`。4[
  “爺還沒歇,奴兒哪兒敢歇啊!” GpsOtKVctgnLZ`Pqp
  清風一瞪眼,“叫你歇你就歇了,哪兒那麼多廢話!”奴兒一哆嗦,嚇得趕緊退出門去。 WhD[2J7s88RSYWefg
  清風獨自悶坐著,今天發生的事在腦中盤旋,太子終於要被廢了,魏王風頭正勁,歷史的車輪會不會有所改變?清風說不清楚,只能暗暗的保佑晉王能進位太子了。若是魏王上位的話,國公府倒霉的日子就快到了。 e,4`,iHDMd2D[fPC`
  清風邊想著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邊隨意的彈奏著古箏,煩亂的思緒明顯的在樂聲中表現出來,樂聲聽起來顯得雜亂無章。突然“崩”的一聲,琴弦居然斷了一根,清風嘆道:“知音少,弦斷有誰聽?” 1No11gEXVjiFeoBA
  忽然聽得聽得窗外“哧”的一聲嬌笑,清風嚇了一跳,喝問道“是誰?” kg8q7aqYip7_f[Xnr
  就見窗口人影一閃,跳進來一個妙齡少女,她衝著清風微施一禮,“李公子別來無恙。” 3lGpI1tqD`4jHJ[C
  清風失聲喊道:“紫雨?怎麼是你?” FEE\5AgYBIpq\。IJA
  “錯了,我不是紫雨,我叫葉紫,你可以叫我阿紫。” WQNIOoH`hsp。]1el。
  清風笑道:“是,阿紫,請坐吧,很久不見了。”清風親自倒了一杯茶,遞了過去,問道:“我這裡重重守衛,難為你能進來。” \7hpbcgSRlUo_6Ss
  阿紫笑道:“你的守衛?還差一點。倒是一直在你窗外樹上躲著的那個護衛,武功還勉強,不過今天他支持不住,睡覺去了。我這才進來打擾你。” [B2dWQl9TRcTB[FHi
  清風想起魏武那雙眼睛,心想,原來你沒去約會,倒是天天在我窗外呆著,真是難為你,不過也幸好我這些天受了傷,挺老實的,要不然多少私房話都被你偷聽去了,明天你還是該幹嘛幹嘛去吧!我可不想一天到晚被人盯著,那是侵犯人的隱私權。 C7_G的rm7WGDlmI6aW
  清風問道“你是想問我你未婚夫的事嗎?那實在是抱歉得很,我的確不知道。” aX的HJN5bKHpe0jgXq
  阿紫說道:“可我聽說你和吳王的關係很好。” rab\lXpNIWfQ[i2[5
  清風皺了皺眉“是嗎?我的腦子受了傷,很多往事都不記得了。” 0。GbbkHn0VWSDIeB4
  “阿風,你……可不可以……” IWK8D]oCLO。\s5Z58
  清風一見這個豪爽的女孩居然吞吞吐吐起來,笑道:“你口渴嗎?我的茶水可是天下獨一無二的,就連皇上也沒喝過呢!你嘗嘗味道如何?潤潤喉嚨再說。” Y]nLXZSpq51ZOn6po
  阿紫喝了一口茶,說道:“嗯,的確是好茶,可惜我不會品茶,若是師父在,一定會喜歡的。” Si0BG`l5PO86S4iem
  清風笑道:“那好辦,你若是想送給你師父,明年來吧,明年我就可以有很多這樣的茶了。”清風看著阿紫的容顏,只覺得心中倍感親切,好像又回到和紫雨相處的日子一樣,況且這個阿紫因為是練武的人,性情比較豪爽,頗有現代之風,清風很是喜歡。 74^5gb的4_rK^VllfN
  阿紫面色複雜,“我……我想看看你胸口……” QtDVaFkjG的r_YY2F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清風一愣,隨即明白阿紫是想驗明正身,她還是懷疑自己是她的未婚夫。清風心想,我的標記是在胳膊肘,胸口可沒什麼。 R2QcJUF。5RHVUbo5[
  清風鬆開腰帶,把胸口的衣服往下拉了拉,“你看,我的胸口可是什麼也沒有。” 7CQ90V_\E。cGY0o6c
  阿紫雖然性情豪爽,此刻孤男寡女,夜深人靜的時候,臉也不由自主的紅了,但是實在是懷疑清風就是自己的未婚夫,況且他還說他自己把往事忘了,會不會是他把自己給忘了呢?阿紫清楚的記得母親曾經說過,阿風小時候胸口被熱水燙過,留下了一個不小的疤痕,今天想起來,又有這麼一個機會,也顧不得害羞了,就貿然的提出來。 OJ\^H71\3s的ZY18N9
  沒想到清風居然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阿紫還怕清風是個君子,這樣夜深人靜的時候能跟自己一個陌生的姑娘說話,就已經很難得了。哪裡知道,清風可是個不折不扣的偽君子啊。 ,VcEWjXgbZZ0K64fF
  清風看見阿紫臉上失望的神情,不由得問道:“你的未婚夫邱楓是什麼時候不見的?” bqM5X6,RLrqCrme
  “兩年前我回家時還見過他,誰知道一個月前我又回家,他居然不見了,鄰居們都說他被吳王帶走都快兩年了,想來是我那次見過他後不久,他就被吳王帶走了。” jd的lDeP2eCjGlXof
  清風聽著也糊塗了,頭兩天還旁敲側擊的問紅藕,才知道自己的前身一向多病,基本不出門,朋友也很少,和吳王認識還是一年前自己中了探花之後的事,這麼想來,吳王是把自己當成了邱楓的替身了。難道是邱楓出了意外,吳王才來找自己嗎? 5hMEO3Qi]TU7pR5K
  弄不清的事清風也懶得動腦,他又問道:“你沒到吳王府去找找?” MqEepV1pT。的QiEsbm
  “怎麼會不找呢?他的王府,幾個別院,還有幾個莊子,都找過了,就是沒有。”阿紫一臉凄楚。 m]M_IEfeqt43。Ssp
  清風心想,既然如此,估計這個邱楓凶多吉少,莫不是被吳王滅口了?又一想,不對,吳王對自己可是深情款款的,仿佛情深意重。又怎麼會對邱楓痛下殺手呢?也許是邱楓不甘受辱,自己自殺了也說不定。清風心裡對吳王的印象又差了幾分。 WRDanqf。MDf`。l3r1
  清風想了想說道:“你應該找吳王貼身的下人問一問,或許能知道點什麼。” VAGtkkSa40oc3^7eA
  阿紫沉默片刻,凄然說道:“他……也許已經不在了……”隨即又咬牙切齒的說道:“我一定要為他報仇雪恨。” c]b的`2b11sbp25fc
  清風怔怔的看著阿紫的臉,身上不覺打了一個寒戰。 W2gREae[U^eHJfLK
  *【推薦幾本喜歡的書】* ccGqS,8_tEg6bi8_`
  *********************** gPq[GbKC]SLESXpQ
  簡介:這是一本向都市妖奇談致敬的,溫馨的都市靈異文,講一個女道士和一群妖怪,在一座他們賴以為家的城市裡,打打鬧鬧過日子的靈異家常事。 的MOAcAfZS4o60K8SA
  看膩了無休止的停屍房,醫院,死人,惡鬼類靈異文的朋友,看過來吧! ITskQgFa7,mU1Lm7J
  《靈異女道士》作者:拓拔荊荊 j,08ri`4I9YlP8t
  ****************************************************************************************** 7IUpX]cd34Mnko7
  簡介:她,采花賊?沒錯,是她不是他,誰說女子不能當采花賊,我玩給你看!可惜,又有誰知道,這個江湖上如雷貫耳的采花大盜是個女子呢 kJdcWHM_lm5M_eCh\
  且看一個女子如何玩轉采花賊生涯。《吾是采花賊》作者藍花楹 LjV0的h_Q[nWCKfEc
  ****************************************************************************************** ,kVO8o73XL1\DSsH
  簡介:二十歲就爬到內閣首輔已經很驚人了吧?若說更強悍的,我想我應該是史上,第一位當上駙馬爺的太子妃=_=|||亦或是……成為太子妃的駙馬爺? j8eUcf5[g。OZML
  《纖手遮天》作者錦繡狂歡 Ao的LLB^aUAM]r8061
  ***************************************************************************************** gX0mm1D4W^^`gjin
第六十六章 插科打諢
清風邊用早飯,邊聽著幾個女人嘰嘰喳喳的說著打麻將的事,心裡暗自得意。 dGW_n6a7ninlN7_n   用過了飯,正要往書房來,外面就傳話進來,說高臨風高公子來了,清風心想,這個傢伙這麼長時間不來,今天怎麼來了?話說他的藥勁早過去了吧? 7tgGiKDpHMt,7。4CQ
  清風拄著拐杖晃晃悠悠的來到書房,就看見高臨風翹著二郎腿,興高采烈的模樣,清風笑道:“淺水,我可是很久沒見到你了,還以為你失蹤了呢!” qh。cLjJCh2\HAQGIM
  高臨風一笑“清風,你可不要怪我,是……是表姐不準我來的……” DBi9ckbAj7C,\Ag01
  “玉兒她不準你來?為什麼?” [dITdfh`DSWLDb4m_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為什麼不讓我來?你裝什麼糊塗啊?還不是你跟她說了,我喜歡她,她跟我說瓜田李下的,免得擔了嫌疑,以後都不準我來了。”高臨風一副懊惱的表情。 ia2fF6q,0WHJGW6的Z
  清風一聽就笑了“行了,淺水,我可不是那麼小心眼的人。我們倆是好朋友,她還管得著了?你該怎麼還怎麼就是了。我看你今天挺高興的樣子,到底有什麼喜事?” 04_GKlHV的frcD86`l
  “嗨,清風,我跟你說,我要當爹了,是不是高興的事?” ]MlY,IdGCj7k,EAgP
  清風聽了抿嘴一笑,這世上估計也就是自己一個人聽到要當爹了不高興吧?清風說道:“是,的確是值得高興。” `_tTk3onD09CeS。c,
  “那當然了!我跟你說,大上個月我可嚇壞了,從太白山下來,我的那傢伙就不好使了,我還以為在太白山上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得罪了神靈呢!現在我總算放心了……” qgc`fS5nZ`SMRSoA
  清風聽了高臨風的話,再也憋不住了,“哈哈”大笑起來,邊笑邊掏出絲怕擦眼淚,高臨風愣呵呵的看著清風,半天才恍然大悟“好啊!清風,原來是你幹的好事!你說,你怎麼弄的?” E。T5GHS3,ikon4oI3
  清風忍住了笑,看了看氣呼呼的高臨風“淺水,你答應過我報復回去,你不生氣的,男子漢大丈夫不能說話不算數。” 5fofapCOFbP_nXMCQ
  高臨風瞪了清風兩眼,突然嘿嘿的笑了“要我不生氣也行,你跟我說說你到底是怎麼弄的?” p`^QUd[q4aYnI1W
  “你想幹什麼?” t6hQetAr0migdo`Fm
  “幹什麼,我上了一次當,總應該知道怎麼上當的吧?” `PFHcci[]kY[[DG2c
  清風笑嘻嘻的說了怎麼下的藥,高臨風聽了鬱悶不已。清風笑道:“你也別不高興,這次你快要當爹了,可得感謝我。” oq19^NP5nb,349,Q
  高臨風一個高蹦起來“什麼?我當爹了感謝你幹什麼?” DkJK,^Sh`h7bSCaYJ
  清風詫異道:“你這麼激動幹什麼?你當然要感謝我,吃了這個藥,雖說一個月不能行房,但是郎中說了,再行房是很容易讓女人懷孕的。” 8eG1dbUgTVG`。hdNQ
  高臨風聽了一屁股坐下了,說道:“你不要嚇唬我好不好?剛才聽你一說,我還以為我屋裡的被你占了呢!” LZM`[dMf的bn1oAP0t
  清風聽了氣得咬牙切齒的,要不是腿斷了,他就能上前去踢高臨風兩腳。 PR^HMEpDcIllI8ST
  高臨風一見氣著了清風,趕忙轉移話題,“清風,現在我們總算了吧?” 82。A[WSqALcmrTc1a
  清風一愣“我們什麼時候不安全了?” CBF86kT`VskXkE7o
  “哎呀清風,你真遲鈍,我說的是太子的事。前幾天那麼大的動靜,你會不知道?現在他下去了,我們豈不是安全了?” sb6nfqaR。98G`Rcq
  清風看了看左右,瞪了一眼高臨風“你不要胡說,他下不下關我們什麼事?” 17Mog7if_ETaC3YO。
  高臨風會意的一笑,又問道:“過兩天就是李叔叔的壽辰了,國公府要不要操辦?” n\,k7CHS[Rppo4sqt
  “操辦什麼,這樣的時候,被皇上知道了不好,再說我爹爹也不是喜歡張揚的人。就請幾個老人熱鬧一下就完了。你就不用過來了,等我的腿好了,請你吃飯。” cSiGZB6Z\n]X6RL8
  高臨風笑道:“哇,你發財了?也對,你的印刷行現在收入頗豐。那本《石頭記》是誰寫的?” LC6qJN2r_df7i01]f
  清風笑道:“怎麼,你看了。” KUe,的Kshkqpc]HH`L
  高臨風驚訝的說道:“真的是你寫的?好傢伙,你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沒有幾十年的閱歷,怎麼能寫出這樣的東西?我還以為是個四五十歲的老人寫的呢!” RlgVmNAP。,L89tWU8
  清風自己心裡有鬼,尷尬的一笑,強辯道:“這叫能者無所不能。你可不要和別人隨便說去。” WdpB_的jmrEZHrYmS
  高臨風頗感奇怪“唉,為什麼呀,這麼露臉的事……” GJLJGpnKf]93DLig
  “什麼露臉不露臉的,我現在最怕鬧得慌,盛名之下,外人看著熱熱鬧鬧,自己心裡的悲涼,又有誰知道?我現在把那些名利心都看淡了。” HYEK4MaUNS3Pr2eEI
  “這是怎麼說的?這還真的像四五十歲人說的話。” YXd1_。BHVY9HZ,cLd
  清風哈哈的笑了,心想,我兩世為人,加在一起可不是四十多歲了。 H0LsQYf2ihHmbNhOS
  送高臨風出了駙馬府的大門,清風遠遠地看見自己家的馬車,他站在門口等了一會兒,馬車終於到了近前,就看見晉陽一雙眼睛紅紅的,從馬車上下來,看見了清風,淚水流的更凶了。 eqGD6bI6Q6mNJc`,5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這是怎麼了?你不是說要在你父皇身邊待兩天嗎?怎麼就回來了?” qaWKPqeXKdCGgITn
  “父皇說讓我們滾的遠遠地,看見我們就生氣……” bpE8cL。CSEWAHDd,H
  清風說道“你們?除了你,還有誰啊?” LOc3j3O8。D00的0ms
  “還有我……我十六姐城陽……”晉陽抽抽搭搭的說。 M7[TCgcmMtBlVJ`YP
  清風心疼的給晉陽擦了擦眼淚“小傻瓜,你父皇說的是你十六姐,不是你!你哭什麼!” K8jES的]Dn^mTPL^c
  “你怎麼知道不是說我?” OgjJ的0SpQ。5NZDjj
  清風趴著晉陽的耳朵說道:“我可是聽說了,十六駙馬杜荷也牽扯到你太子哥哥的案子裡了。你十六姐這時候去,當然是去替她的駙馬求情的,陛下見了,焉能不氣?你不過是受了她的牽連罷了!” DBS5Xa5EnoGRgZ的hK
  晉陽疑惑的看著清風,清風說道:“你父皇就說這個你就受不了了?我父親閒著就說要打斷我的腿,你看,他也沒打過我,倒是我自己摔斷了,我也是怕他打著太費勁,再把老爺子累著怎麼辦?一想乾脆自己摔斷得了。你看我多孝順!” tDj]6]的N2fRt4XgE
  晉陽怒道:“你怎麼滿嘴胡沁!” 4KZol]5`SJT的CtrV
  清風笑道:“茶葉呢?可親手給你父皇了。” OP\jQA,ingRSRSln。
  “父皇正發怒,我哪敢給他,是給了他身邊的小黃公公。”晉陽淚痕未乾滿臉擔憂“這幾天的功夫,父皇比以前老多了,頭髮都白了不少……” 2BhUGMXfno[EFlOP
  清風倒也能理解李世民的心情,別說是李世民了,換了誰心情也好不了的。 LL7GHS2qncXLF]6M的
  清風笑嘻嘻的和晉陽說著話,不時在一旁插科打諢,好說歹說的總算把晉陽哄得不哭了。 56QEmFRje9kH7AI`
  *【推薦幾本喜歡的書】* Vfk\Y`hU88nDY[7JY
  *********************** 5YN4lONUFOm_,er[
  簡介:這是一本向都市妖奇談致敬的,溫馨的都市靈異文,講一個女道士和一群妖怪,在一座他們賴以為家的城市裡,打打鬧鬧過日子的靈異家常事。 9DKm3\kW,]ern\X
  看膩了無休止的停屍房,醫院,死人,惡鬼類靈異文的朋友,看過來吧! n3QCW^t_Zh5nXiF0G
  《靈異女道士》作者:拓拔荊荊 PPr38kFl^7BLbO的gt
  ****************************************************************************************** am]GLqsYV04。h4a
  簡介:她,采花賊?沒錯,是她不是他,誰說女子不能當采花賊,我玩給你看!可惜,又有誰知道,這個江湖上如雷貫耳的采花大盜是個女子呢 YeADJF3HLAmAXc23
  且看一個女子如何玩轉采花賊生涯。《吾是采花賊》作者藍花楹 j[[fQC5pZJC的abi1I
  ****************************************************************************************** dQH4\r,aX5d20417P
  簡介:二十歲就爬到內閣首輔已經很驚人了吧?若說更強悍的,我想我應該是史上,第一位當上駙馬爺的太子妃=_=|||亦或是……成為太子妃的駙馬爺? 7U1f\3Q`EM1U[。brf
  《纖手遮天》作者錦繡狂歡 [^dWZMRaQIE9KYP
  ***************************************************************************************** pWbteImNmUCEF^7F
第六十七章 不忠不孝
天剛濛濛亮,晉陽就爬起來要穿衣服,清風迷迷糊糊的問道:“這麼早起來幹什麼?” JeIggqeLtqa[rdk7V   “今天是公公的生日,我當然要早點起來幫著嫂嫂準備。” RIe8jiJA\PgemhH3[
  清風一把把晉陽拉到了懷裡:“有這麼多下人,就讓嫂子張羅吧,能者多勞。不差你一個,你現在有孕呢,應該多歇息。” Oa。BidKXVZj6,K^Kl
  晉陽還想起來,軟語央求道“清風,別這樣,我又不用幹什麼活兒,只不過是幫襯著嫂子,又累不著,公公又不是天天過生日,我……” 0Ua的V[WEZ,^3a,bK
  清風也懶得和她廢話,忙用嘴脣堵了上去,晉陽話是再也說不出來了,心想這個賴皮的人,慣會用這個伎倆……眼看著天已經大亮了,好說歹說晉陽總算脫離了清風的控制,清風自己則又睡了一覺,這才起床。 oFs6A7l。sENCkgNr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等清風晃到花園,太陽已經老高了,遠遠地清風就看見自己的二姐正坐在一個石墩上發呆,直到清風走得近了,才被二姐發現。“二姐,你想什麼呢,這麼出神?” KSCG的kG0dJ的hSo`Qd
  “沒想什麼……” 4TVFm6HOboL6]0`Zi
  清風一看二姐那沒落的表情,心中也就明了了幾分。清風在一旁坐下“二姐,看見人家成雙成對的,心裡不舒服了?魏大哥他就很好啊!” 2DL0BgftIFQsesb4
  “你一天到晚的盡渾出主意,跟他說什麼私奔的話……” KXUJ5chhoSUR8TJEh
  清風誠懇的說道:“二姐,這怎麼能是渾出主意呢。你想過沒有,你今後的日子怎麼過?難道真的一輩子不再嫁人了嗎?你若是嫁人,嫁給什麼樣的人呢?我看再也沒有一個能比魏武對你好的人了!可是他的身份地位……要想老太太和父母同意,事比登天,我看還不如一不做二不休,乾脆私奔了事,等到生米煮成熟飯……” BkoNYEdoephGI_Fbi
  清風遭了二姐的一個白眼“你說的輕巧,我若是和他……人家背後不知道會怎麼議論呢!咱們國公府的臉面可就丟盡了。再說了我……我又不能生養,他的為人我也知道,是斷不會納小的,我嫁給他豈不是害得他無後了?” T3KKtjfkWm。\f\7L2
  清風笑道:“二姐,你想的也太多了吧?你知道魏武怎麼說的嗎?他說他打算一輩子不結婚,就默默地在一邊看著你,只要你幸福了,他就幸福了……” K_MT57OmDJJ\5`ld^
  清風看著自己的二姐眼圈慢慢的紅了……心想,沒有一個人聽了這話會不感動吧?他緩緩的說道:“我倒是替你想了一個好主意,過幾天,你就說你心裡煩悶,想到山東老家的姑姑那裡去散散心,我這邊就說魏武老家有點事,要回老家一趟……這天下之大,到哪裡還不行?我一個男人,在家裡都做不了自己的主,更何況是你了。這事你好好想想,想好了,弟弟我來給你安排……父親是個聰明人,你人不見了,他一想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斷不會四處張揚的,到時候他只能跟別人說你在山東的姑姑家住著呢!” _8W[JYX的3p`1LcF
  二姐聽了,居然“撲哧”一聲笑了,說道:“懷玉,你和爹爹還真是像。” V^UGfI7b8K。pCqMFD
  清風一愣,我和爹爹怎麼像了?等到二姐走遠了,清風才品出味來,原來二姐是說我和爹爹一樣心眼多,是一對狐狸父子,旋即清風又暗自腹誹,哪有這麼埋汰自己的? T4ntL3hgm4TORp^cd
  清風正搖頭晃腦的,就聽見“咯咯咯”的笑聲,扭頭一看,竟然是高陽公主,這下子清風可受了不小的驚嚇,看看左右,周圍可沒什麼人啊!清風心想,我現在是殘疾人士,可只有受欺負的份,清風不由得心裡發毛,不知道這位高陽公主又要出什麼新花樣。 Fg[b`lpTOCMO7Q8XT
  “你左顧右盼的,看什麼呢?這裡沒有別人,就我自己。” OGs1m1FHZCYldjX\d
  清風心想,我就是因為只有你自己出現才害怕啊。清風問道:“高陽公主怎麼有空到寒舍來?” i872jsVoDqptU8pf
  “什麼有空沒空,我天天都有空,正好瞧見你大姐回來給英國公慶壽,我既然知道了,當然得來討碗長壽麵吃。” o24jpMSo^E[QCn\
  清風心說,大姐呀大姐,高陽公主是什麼人你不知道嗎?怎麼會把她帶回家?帶回家也罷了,你倒是看著點呀,這我要是讓她給……你說我找誰說理去呀! 的brZpD]igr[4m82B
  清風正自己瞎琢磨呢,高陽公主說道:“我聽說最近國公爺正四處找正骨的郎中……” XRVAU\46BpWI^I2E[
  “是啊,我也正納悶,父親找這麼多郎中做什麼?” fh96UP9W7LTpIQXlK
  “我不信,你這麼聰明的人會不知道為什麼。” mnEmUfP30cM352Kj2
  清風笑了笑“這個我也想過,也許我將來會是個……瘸子吧,這個我倒是想得開。” _CX40KY_TmPHnh6I
  高陽公主也笑了“是嗎?難道僅僅是想得開嗎?說不定你還很盼望吧!”清風心裡一驚,她這話是什麼意思?因為心裡有了想法,此刻看高陽公主的笑容仿佛都有了另一種含義,連高陽公主的眼神都覺得與以往有些不一樣了。 rC[]ZXsP7,e[tqSEP
  清風心想,她難道知道了點什麼?隨即又立刻否定,這事還沒有實施,只有自己心裡清楚,還有孫思邈道長心裡能有點數,高陽公主她又怎麼可能知道什麼。 JfjcGjLnl7N^的LBlC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可不明白。”清風說道。 FbLarHH4N8R3j。IVX
  高陽公主笑道:“你叫懷玉,他叫寶玉;你不願做官,鄙棄功名利祿;寶玉呢,他嘲笑那些讀詩文的是為了‘誑功名,混飯吃’,把那些熱衷於‘仕途’的人斥為‘國賊祿鬼’。你們倆還真的很像啊,都是‘古今不肖無雙’、‘於國於家無望’的人啊。你這樣的人,即便成了瘸子,恐怕還高興了呢,正好不用做官了。” C81Khp195IVQ5\4R
  清風聽了高陽公主的一番話,身上驚出了一身冷汗,天哪,當時寫下這一段的時候,怎麼就沒想清楚呢,《紅樓夢》本就是一部反封建的書,魯迅先生就曾經說過:“悲涼之霧,遍被華林,然呼吸而領會之者,獨寶玉而已。” r。O。mrFXXO。4IESK
  我現在也是生活在“詩禮簪纓之族”國公府,也是處於封建統勢力的重重包圍之中,作為一個世家子弟,我沒有以天下國家為念,沒有立志為官為宦,沒有去治國平天下的理想;對家族利益來說,我不想揚名聲,顯父母,不想光前裕後,克振家聲。我實在是和寶玉一樣,是個“不忠不孝”之人啊。 tTRVfP8b_0m。kV_YV
  清風呆呆的坐在石墩上,不言不語,高陽公主笑道:“怎麼?你被我的話嚇到了?你的書寫得實在是太大膽了些,不過……他是個開明的人,不見得為難你。其實你和我一樣,都是一個叛逆者啊,只是你為什麼瞧不起我!” 。B^rjceOlpf]7]NXM
  清風心想,是啊,現在還沒有文字獄一說,即使皇上責怪我,又能把我怎麼樣?反正我也不想當官,皇上對我印象不好又如何?我又不靠他吃飯。這麼一想,心裡又豁然開朗起來。 mbLojN,CahNMZF91
  聽見高陽公主問為什麼瞧她不起,清風心想,你要是知道了自己在歷史上的惡名,自己怕是也會厭棄自己了。 pm\WXLoJ2G3IOrBSD
  清風不想和高陽公主糾纏不清,左右環顧,竟然一眼看見了單玉兒,清風欣喜若狂,眼看著單玉兒竟然轉身要走,清風忙喊道:“玉兒,你找我什麼事?” jMigSpkAcaIZO的kF[
第六十八章 清官難斷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清風心想,好啊,單玉兒,看見高陽公主在這兒和我糾纏不清,居然不來幫我,還想自己溜了,真是太不仗義了!轉念又一想,也是,她們的身份地位相差的太懸殊,就連晉陽見了她十七姐都害怕呢。 KejlNcshl1\`0qS的_   一旁的高陽公主冷笑道:“怎麼?你還想讓你的小妾來保護你?” AIhd_9SXGoVTo6,d^
  清風雖不是真正的男人,也是有傲氣的,聽了高陽公主的話,心裡怒氣暗生,心想,高陽公主,我念你是封建婚姻的受害者,原本對你也是很同情的,你自己愛圈養男寵也罷,愛找情人也罷,我也沒資格管你,但是你總這麼來糾纏我是什麼意思?難道還非得把我收入你的帳下嗎?別的事情也就算了,這事是萬萬不能的,你居然到現在還不死心嗎?難道那個辯機還未被你勾搭到手嗎?隨即又邪惡的想到,或者是辯機性功能不行,滿足不了你? NXUbKQ_4NH\i[d,Fo
  單玉兒來到近前,深施一禮“奴婢見過公主殿下,見過……爺……” Tb4SM539bNi_11Mos
  清風問道:“你找我有什麼事?” UQ6I2hG7nJelBr。bp
  “是前廳來了好多男客,老爺被皇上留下了,現在還沒有回來,太太讓二少爺去陪客人。”單玉兒小心奕奕的回道。 Q5EPfSPa1hXBQFaQ2
  清風心想,單玉兒果然聰明,這個藉口找得好,起身就要跟單玉兒走,沒想到高陽公主惱羞成怒,只聽見“啪”的一聲響,單玉兒“哎喲”叫了一聲,臉上已經出現了五個手掌印。 nBhGNl2LGlNZ4]ZS
  清風的倆眼恨不能冒出火來,高陽公主想來是用力過猛,手有些痛,她甩了甩手,看了清風一眼“怎麼,心疼你的小妾了,你可以打回來啊?” D24WNq0`3110,WSPo
  清風冷冷的一笑“難道讓狗咬了一口,還要再咬回去嗎?”高陽公主聽了這話,差點氣暈過去。 `RoRLQqoNCa^[kVXM
  清風看著單玉兒瀅瀅欲泣,心中愧疚,要不是自己非要把她喊來,又怎麼會受到如此羞辱?清風忙把她摟在懷裡,當著高陽公主的面,吻了吻她被打過的臉頰。 T5a1,\N\05okhKF^f
  高陽公主見了,更是怒火中燒,舉手又要打,清風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高陽公主,你忘了這是什麼地方?你是什麼身份?你見過誰家的客人竟敢隨便毆打主人?你這樣的客人,我們可不歡迎!要不,咱們就到皇上面前評評理去?” VLC6tnQZ]POeXZb2Z
  高陽公主一下子愣住了,她自忖自己是公主的身份,清風就是再不喜歡自己,也不會因為自己打了他的一個小妾幾巴掌,而跟自己為難。他哪裡想到,清風來自社會的最底層,最見不得她那一副囂張、高傲的模樣。 m^XZar。3M的5^0YDb
  清風冷笑道:“我的身邊從來就不缺女人,即便是缺了,也請你放心,我只會到秦樓楚館去解決,永遠也不會去找你……”高陽公主的臉瞬間變得煞白,她眼睜睜的看著清風攜著單玉兒走了,離自己越來越遠……她本以為清風現在知道自己殘疾了,心裡一定會很傷心難過,在這個時候來接近他,安慰他,或許能夠得到他的心,沒想到弄巧成拙,這下子使得清風更討厭她了。 mnsomFLQ2cFPa。hYb
  高陽公主咬牙切齒了半天,心裡惱羞成怒,暗暗的發誓:李懷玉,你竟然說去找妓女也不去找我,你……你怎麼敢拿我這樣的金枝玉葉和低下的妓女相提並論?你竟然膽敢如此的羞辱我,我一定要報復你,我會讓你後悔終身的…… bi3,l[0QpFsVM的的,
  清風萬萬沒想到此刻的高陽公主,對他的感情已經由愛生恨了,更加不會想到他的人生軌跡,就是由他隨口說出的那句惡毒的話而發生了巨變。 GiBTQYX_fUpF7Rlc
  單玉兒回頭看看,不見了高陽公主的身影,忐忑不安的對清風說道:“懷玉,你今天可把高陽公主得罪的狠了,其實……她反正也打了,你又何必……” Lb74fnJWE9JfsphN6
  清風苦笑道:“你以為我只是為了你嗎?我若是不讓她徹底死了心,以後還能過安生日子嗎!” VZN的O5[YclY`Y05W
  清風囑咐單玉兒回去拿冰敷一敷臉,自己往國公府這邊來,天上驕陽似火,清風卻渾然不覺得熱,他想起高陽公主,忍不住打了一個寒戰,深覺此女不簡單啊,晉陽和單玉兒都曾看過《紅樓夢》,卻什麼都沒看出來,唯獨高陽公主,年紀輕輕,竟然聯想到那麼多的東西,這政治覺悟非比等閒,今天得罪了她,會不會…… HaltSNYpeB[bDtCiB
  清風憂心忡忡,心裡卻也絲毫不悔,有所為,必有所不為。來到前廳,只見熙熙攘攘的,到處都是人,心想不是說簡單的操辦一下就完了嗎?怎麼弄出這麼多人來?心中感嘆,有道是“窮在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此話斷然不假。父親正是位高權重之時,即使不想招待客人,不過既然人家踏進門來了,總不能再把人家攆走吧?。 dRUomnMsgAOGEh5ZM
  清風看見自己的二叔李弼和他的兩個兒子正忙著招乎客人,也就放了心,他正不耐煩這麼多人呢,如今就拿受傷了做藉口,正好可以遁開,何樂而不為呢。 FFaAJG]Q[fYT],]IX
  清風又向內宅走去,下人都在忙著招待客人,看見清風就匆匆行禮然後離去,清風混不介意,越走見到的下人越少,猛然聽見不遠處一棵大樹後面,一個男人的聲音說道:“我就不信了,你在國公府這麼長時間,這麼點事你就打聽不到一丁點消息?” 7m6]OF\Am4IO3WXAa
  清風一驚,什麼意思?這個人是誰? JfT]Zmn\I,bj4qRMr
  只聽見一個女子說道:“虧你想得出來,我一個小丫鬟,既不是在國公爺身邊侍候,也不是在大少爺和二少爺身邊侍候,能知道什麼消息?別說是沒什麼消息,就是有消息,我也不會告訴你的,如今是李家供我吃穿用度,我還出賣李家,我成什麼人了?” l`5JF4kN8N^Wjj,h
  “小紅,你忘了,我們可是訂過親的,我還想著等你辦成了這件事,我就把你贖出去,咱們就成親……” XIZ,Wl]6TDe的m_TrR
  就聽那個叫小紅的冷笑道:“表哥,你就不要拿這話來哄我了。想當初我爹把我賣到妓院,你怎麼不說來贖我?現如今你用到我了,就說出這樣的話來了,你拿我當三歲的孩子嗎?” h4FBd[9T^A`Kkq_`c
  清風一聽到妓院兩字,猛然想起柳香凝來,難道這個小紅就是她的丫鬟? qkiT]Rpp]g6Wi_AAE
  就聽那個男的惡狠狠地說道:“表妹,你別不知道進退!這可是魏王的命令,你別忘了,你有國公府護著,你爹爹可還在外面呢!魏王隨時可以取了他的性命!” M6DhMeUPLF`C0QTe
  小紅“哈”的一聲笑“我爹?那不過是我不好直接稱呼他的名字而已。自從他把我賣到妓院那天起,他就再也不是我爹了!他為了多得幾兩銀子,居然把我賣到那種地方,他還把我當成他的親生女兒嗎!” WNDr50mZ_kq\LXP6,
  “哼!既然如此,你自己好自為之吧!”那男的氣哼哼的走了,清風看著他的背影,想著這可能是魏王身邊的親信,藉著給父親拜壽的機會進來探聽消息。只是魏王他到底想要知道什麼? \7WgpCmGI3DHj8Kf7
  清風轉到那棵樹下,只看見那個小紅正在暗自垂淚,清風問道:“他問你些什麼?” Cf2JIMZ,gBMhd[HB`
  小紅驚訝的看著清風,忽然驚慌失措的,“噗通”一聲跪到地上“二少爺,奴婢沒有出賣國公府,真的,您相信奴婢吧,奴婢什麼也沒說,真的什麼也沒說。” ePg2HCEM_\^WkVpHI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清風說道:“我知道你什麼也沒說,你起來吧!我就想知道他問你什麼?” VRFZeVIUVUprBql
  小紅跪在地上,渾身哆嗦成一團“沒……沒什麼大事,他……他說魏王想……想知道二少爺是怎麼受的傷……” j^F,6fPQ6sMtofW4Q
  清風心一沉,問道:“還有呢?” S7e。FS39KkR[p\5_
  “再沒什麼了,二少爺,千真萬確,奴婢沒有撒謊……” eKdmS4A\1gc3N_XPm
  清風和顏悅色的說道“你起來吧!這個沒有什麼的。你是柳姨娘身邊的丫鬟吧?以後有了什麼為難之事,你可以來找我。” P2hE,EQ_CY8Ih5HS`
  小紅一臉的不信,疑惑的問道:“二少爺,是真的嗎?” lnoBp4^_B3dtEppZ`
  見清風點頭,小紅說道:“二少爺,奴婢現在就有為難之事。” \PI3AF[```jrnfY]^
  清風一愣,卻也仔細聽著小紅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原來自從李懷英隨軍去徵繳蜀王后,柳香凝的日子越來越難過了,大奶奶倒沒說什麼,只是那些個下人,都不怎麼把柳香凝放在眼裡,就連一日三餐端上來的也都是些殘湯剩飯,還常說一些尖酸刻薄的話,柳香凝為這個常常暗自垂淚。 QYD2。GS。[adcdkE的
  清風一聽,這不是第二個尤二姐嗎?有道是清官難斷家務事,我恐怕也不好插手管啊,那些個下人敢如
第六十九章 因禍得福
李績的壽宴很簡單,既沒有請唱戲的戲班子,更沒有請長安城久負盛名的胡旋舞班子,大家都知道現在是非常時期,皇上正惱怒著呢,做什麼都得收斂點,外一惹怒了皇上,那可就得吃不了兜著走了。宴會採用的是流水席,隨時開宴,吃完了隨時走人,李弼迎來送往的忙活了一個下午,也沒看見清風的影子。
等到李績從皇宮回來,同來的還有魏國公房玄齡、盧國公程咬金、和鄖國公張亮,幾個人在廳裡開了一席,這幾位一直交好,說什麼話也不避諱,張亮說道:“藥師兄也不知是怎麼了?這樣的時候也不出面,我昨天到他家裡,他還好好的呢,今天皇上宣召,怎麼就會病了呢?”張亮嘴裡說的藥師兄就是衛國公李靖。
程咬金說道:“什麼病了?他那是避嫌呢!你忘了侯君集,那個白眼狼和藥師兄可不對付,現在皇上想問藥師兄的意見,他可不好回答,要我說,他是裝病呢!”
李績說道:“別胡說,藥師兄的腿的確病得不清,我看天氣這麼悶熱,說不定又有大雨了,他那病一到陰天下雨的就重了。”
“說道病,我怎麼聽說最近你可沒少找郎中,小六子的腿到底怎麼樣?”一旁的房玄齡問道。
李績嘆了口氣“孫思邈道長只是搖頭不肯說,其他的郎中都說拿不準……看樣子是……咳!”李績又長嘆了一聲。
程咬金說道:“我還以為這個小六子是個有福的,沒想的哦……”
張亮說道:“那算得了什麼,只要人活著就好,小六子的腦袋好使。就算是腿殘疾了,也沒什麼關係,到時候讓他來戶部好了!他提議建地那個郵局,現在就看出效益了,將來那可是朝廷的小金礦啊,還有那個紙幣,雖說現在還沒施行。我們戶部可是一致認可的。**JunZitang.coM**”
一旁的李弼說道:“這小六子也不知道忙些什麼,今兒一天也沒見人影,是不是聽到了什麼風聲,自己傷心難過去了?”
“有什麼可難過的,去把小六子叫來,就說他程叔叔給他上一課,想當年老子上戰場。哪次不是把腦袋別在褲帶上?他這麼一點傷……”
清風到馬廄裡去看玉花驄,正趕上大老張來給李績慶壽,順便來看劉叔,看見清風,大老張感激的話說了一火車。聽得清風耳朵快磨出了繭子,清風好不容易從馬廄脫身出來。
本來以為躲到後宅就不會再有人找了,正悠哉游哉的吃著水果。一旁地夏雨有一下沒一下的打著扇子,清風心想,這樣悠閑的生活才是我想要的啊,看看我的老爹,這麼熱的天,還得為皇上操勞、辦事,多辛苦啊,在皇上面前。就像個三孫子似的,當再大地官也沒什麼意思。清風正胡思亂想,就見奴兒滿頭大汗進來了“爺,老爺讓你快去呢!”
清風一愣神“老爺回來了?在幹什麼呢?”
“老爺正在前廳陪著客人吃飯呢。有盧國公、魏國公、鄖國公和二老爺。”奴兒答道。
清風疑惑不解,“這幾個都是至近之人,他們吃他們自己的。又叫我幹什麼?不會又算計我什麼吧?”清風打定了主意。這回什麼也不說!他磨磨蹭蹭的拄了拐,緩緩向前廳走來。
還沒踏進門。就聽見程咬金的大嗓門“要我說,還是吳王李恪比較不錯,頗有父風,由他來繼承大統比較合適。”清風一皺眉,這麼大的聲音,難道就不怕別人聽見嗎?左右看看,全都是父親地心腹,這才比較放心了。
就聽見李弼說道:“咱們還是不要操心這些事了,這事皇上自有主張,咱們操心也是白扯。**JunZitang.coM**”
張亮說道:“看皇上的意思,原先分明是看好魏王的,怎麼現在又向大家討主意?是不是有什麼變化呀?李大哥,你別眯著眼睛呀,你也說說話,當初可是你讓大夥保持中立,現在可到了關鍵時刻了!”
李績睜開眼,說道:“你在門外站著幹什麼?還不快進來!”
清風進來向各位長輩請安問好,又要給李績磕頭祝壽,李績擺了擺手“行了,行了,小心你地腿!”清風心想,原來腿傷了還有這樣的好處啊,竟然不用磕頭了,就是不知道要是現在見了皇上能不能免禮。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清風自己找了一個下首位做了,張亮問道:“小六子,你感覺你的腿怎麼樣了?現在還痛嗎?”
“不痛了,張叔叔,再有個十天半月的就好了。”
程咬金說道:“小六子,你知道為什麼你爹爹最近總給你找郎中嗎?”
清風一愣,這個老促狹鬼又要幹什麼?這話什麼意思啊?清風現在就怕又被算計,處處留心眼,一句平常的問話也思量思量。
清風猶猶豫豫的,裝作很難過的樣子,說道:“侄兒想……或許……或許是我的腿出了什麼意外……”
程咬金說道:“什麼意外?你就說腿好不了了,將來得是個瘸子了,不就完了?說話說一半留一半地,忒不爽快!你是怎麼想的?”
清風不由得苦笑,老程這是什麼意思啊,還好我現在是裝瘸的,如果我是真的瘸了,你這話也得顧及一下我的心情啊。
清風故作一臉的沒落,說道:“那也沒什麼……侄兒上次去城外地李家莊,看見地都是缺胳膊、斷腿的人,我現在比他們要好得多,能走能行地,身邊還有人侍候著……沒什麼關係的。”
張亮說道:“就是,沒關係的,等你的腿好了,我跟皇上說,你到我們戶部來吧!”
清風一聽,什麼?讓我到戶部去!我才不去呢,那我豈不是白費心機了!清風忙說道:“侄兒……侄兒不想讓別人看見……”
李績說道:“這事以後再說吧!說不定是那些郎中弄錯了,你的腿也許沒事呢!剛才我們大夥商量的事你也聽見了,你是怎麼想的?”
清風心想,怎麼?又讓我出主意?我才不上當呢!剛要推辭,又驀然想到,太子謀反之事可是因我而起,會不會是蝴蝶效應?也許現時的歷史與真實的歷史有所偏差呢!可憐我清風不知道真實的歷史是怎麼樣的,不論皇上的這頂帽子落到李恪和李泰誰的頭上,我清風的日子也不會好過呀!李恪雖說有才名、有手段,他要是當上了皇上還不得把我搶進宮去?清風一想到這兒,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再說那個李泰,他和父親可是……當然了,在政治上,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
清風始終覺得從客觀上來講,李承乾謀反純粹是被王權給逼迫的。
太子李承乾雖然不傻,但是清風還是覺得他不善於權變和謀略,他只不過是因為皇上和長孫皇后的寵愛,才得到了太子的之位,也因此成了蜀王李恪和魏王李泰的競爭對手,而李承乾的這兩個弟弟又都比他聰明,比他工於心計,所以李承乾從開始就不可能勝過他的弟弟們。
現在李承乾終於落馬了,吳王李恪和魏王李泰的鬥爭現在更應該激烈了,吳王雖然有才華,但是他在就番,魏王在京,勝算就會更大些……清風想到這裡,就眉頭緊鎖。
房玄齡說道:“賢侄不要擔心,我們都不是外人,再說我們也只是有建議權,最終做決定的還是皇上。”
清風說道:“我覺得你們都忘記了一個人。”
“哦,忘了什麼人?”
“晉王李治啊!叔叔們請想一想,李承乾雖然謀反了,皇上希望他死嗎?”
程咬金說道:“陛下還是護犢子的,通事舍人來濟對皇上說什麼陛下仍然是慈父,太子得以終其天年,當屬最好的結局。結果陛下二話不說,就赦免了李承乾的死罪。”
清風又道:“那叔叔們說說,如果魏王上位了,他能放過李承乾嗎?依著魏王的性情,恐怕就是晉王也會……晉王可是嫡出,為人又溫和寬厚,雖然看不出有什麼大才華,但是一國之君,懂得用人之道就行了,又不必事必躬親……不知道諸位叔叔怎麼看?最關鍵的是長孫無忌大人會是個什麼態度?侄兒覺得他是不會同意吳王上位的,而且他也是最能影響皇上決定的人。”
“九王爺?九五至尊?”李績嘴裡念叨著,房玄齡說道:“賢侄的話還是很有道理的。”
清風心想,什麼很有道理?歷史上本來就是晉王繼承大統,只不過這個敗家子把花花江山送給了自己的老婆罷了。武則天可是一位了不起的女皇啊,如果她能登基,我是不是應該為女人的社會地位努努力啊?據聞武則天當權時,就任用了上官婉兒,而且對她極為寵信,雖然沒封什麼官職,但是她的職權也相當於宰相了……
清風正胡思亂想,李績說道:“我和你叔叔們還有話說,你先退下吧!”
清風連忙向各位叔叔告辭,出了大廳,清風心想,瘸了也有瘸了的好處啊,難得父親李績對我這麼和顏悅色的,這算不算是因禍得福啊!
第七十章 要嫁晉王
清風回到蘭苑,就看見單玉兒眼睛通紅,顯然是剛剛哭過,心裡不由得很是歉疚,話說清風自己也沒想到高陽公主竟然能動手打人啊,清風拉過單玉兒,摸了摸她的臉蛋,柔聲問道:“還痛嗎?今天這事的確怪我,我也是想著最好不要和她鬧僵了,誰知道她這人竟然如此胡攪蠻纏的。倒是讓你受了委屈。”
單玉兒說道:“你這是說的什麼話?我是你身邊的人,便是為你死了也是願意的,受點委屈算得了什麼?我只是害怕,她要是想出什麼法子來害你,那可怎麼辦啊?”
“就為了這個?你想得未免太多了,怎麼會呢?”清風笑道。
“怎麼不會?我就聽別人說過……”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道聽途說的,不足為信,況且我是誰呀,我是英國公的兒子,就算她貴為公主,也不敢把我怎麼樣的,難道她還敢把我搶去不成?”
單玉兒“噗嗤”一聲笑了“我只聽說過有搶女子的,還沒聽說過有搶男人的呢!”
清風笑道:“那是因為那些男人長得不如我漂亮。”
單玉兒嗔道:“沒見過你這樣厚臉皮的人。”清風笑著讓綠荷去廚房取兩根黃瓜來,綠荷領命去了,單玉兒問道:“要黃瓜幹什麼?”
清風倒在床上,懶洋洋的答道:“等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單玉兒湊到清風的身邊,猶豫了半天,終於忍不住問道:“懷玉。你到底是怎麼想的,你都收了綠荷這麼久了,也沒有讓她陪過,這也太說不過去了吧?”
清風聽了,心裡便有些不高興,心想,她可是你們硬塞給我,我不得不收地。既然現在是我的女人了,從此以後可就是歸我自己做主了,我愛要她陪就要她陪。^^首發 君 子 堂 ^^愛晾著她就晾著她,這事可誰也管不著了。
其實清風心裡還有一個不敢說出口的想法,清風是想著給綠荷再找個一個男人。自己一妻一妾一通房,已經足夠自己忙活的了,再加上這個綠荷……清風實在是有些力不從心了,與其耽誤著綠荷,還不如給她找個知心的人。只不過這個想法對誰也沒有說過,清風想著先晾著綠荷,等到她對清風徹底失望的時候,再這麼一提。說不定綠荷就會同意了。
單玉兒看出清風不高興,忙說道:“我給你備了一碗銀耳蓮子羹,正用冰水鎮著呢!你現在要不要喝?”
這樣炎熱的天氣,清風還真沒有胃口吃什麼。一聽到有冰鎮的銀耳蓮子羹,立刻來了興趣,連聲說好,清風吃了一碗,還想要。單玉兒說什麼也不肯給了,連聲說清風的身子弱,怕吃壞了胃腸。
清風鬱悶,這個身體雖然沒有得過什麼大病,但是一直比較弱,即使是練了存神練氣功訣,脾胃也還是不好,動不動的胃腸就難受,偏偏清風自己不知道注意。結果導致這幾個妻妾聯合起來管束他了。
綠荷拿了黃瓜回來,清風讓單玉兒洗臉,他自己從懷裡拿出匕首,將黃瓜削成薄片,一片一片地貼到單玉兒的臉上,單玉兒奇怪的問道:“清風。你要幹什麼?”
“沒幹什麼。臉上敷上點黃瓜片,黃瓜的汁液對皮膚有好處。你今天為了我被那個潑婦給打了,我犒勞犒勞你,讓你好好享受享受……”
一旁的綠荷聽了嗤嗤的笑,清風給單玉兒敷完了,剩下的一段黃瓜幾口吃到了肚子裡,心想,做個男人也是有好處的,最起碼不用做美容了,也不用像女人那樣在意自己的容貌了,還有一個最大的好處就是男人可以多找幾個女人,大家都會覺得很正常,會說這個男人風流倜儻,若是女人多找幾個男人,那大家就會指指點點地說這個女人是個蕩婦,就像高陽公主一樣,世界就是這麼不公平……
正當清風胡思亂想這會兒,單玉兒衝著綠荷使了個眼色,清風卻渾然未覺,手裡兀自擺弄著那把削黃瓜的匕首,單玉兒問道:“這把匕首是我的,你什麼時候還我?”
清風說道:“不還了,你都是我的了,匕首當然也是我地。^^君 子 堂 首 發^^”
單玉兒氣道:“就沒見過有你這樣賴皮的。”
清風把匕首收到懷裡,說道:“還是幫我擦一擦身子吧,這麼熱的天,動一下就渾身是汗。”
單玉兒羞答答應了,綠荷去廚房吩咐準備熱水。清風這一天可沒閒著,從駙馬府到國公府的,逛了好幾圈,身子早乏了,那邊正準備熱水呢,這邊清風自己卻迷迷糊糊的睡過去了……
睡到半夜,清風口渴難耐,就想自己起來倒杯水喝,剛翻身坐起來,就聽見綠荷問道:“爺,你怎麼了?想做什麼?”
清風一愣“綠荷,你怎麼睡在我床上?”
綠荷點燃蠟燭“小姐……小姐她今兒不方便,讓奴婢來侍候爺……”清風一聽就明白了,自己這是又被當做人情給送出去了。
清風也懶得生氣了,說道:“給我倒一杯水來吧!”
綠荷小心翼翼地看了清風一眼,隨即拿起床頭溫著的一壺茶,倒了一杯遞給清風,清風一飲而盡。
隨手把茶杯遞給綠荷,清風說道:“你知道我為什麼一直沒有教你陪我嗎?”
綠荷低著頭站在床邊,侷促不安,一雙手不停的揉搓著睡衣的衣襟,她可沒敢像單玉兒那樣只穿一個肚兜。清風笑道:“你不用這麼緊張,我今天沒把你當成下人,也沒把你當成是通房丫頭,我是把你當成一個朋友,跟你說說我的心裡話。你也別站著,咱們躺到床上說。”
綠荷誠惶誠恐的爬上床,躺在清風的身邊,清風見了,嘆了口氣“綠荷,你知道嗎?我的腿……最近好幾個郎中給我看過了,都說骨頭長好之後,我也得是個瘸子……”
綠荷驚訝的坐起來“怎麼會這樣?不會地爺!”
“你用不著吃驚,躺下吧,我也希望不會這樣,可是事實就是如此。我本來不想收你的,這個你也知道。”清風怕綠荷聽了這個受不了,忙解釋道:“你若是被人當成木偶一樣一直有人為你安排這安排那,就是不聽你自己的意見,你也會心裡不高興,會很反感,是不是?我對你本人並沒有什麼意見,只是討厭家裡的安排而已……”
清風看了看瀅瀅欲泣的綠荷,還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說了,半晌方說道:“你還是再想想吧,我也是為了你好,我以後就是瘸子了,仕途上是沒有什麼發展了,在家裡我又是次子,也沒有什麼前途可言……我地意思……你若是有看好地人,就跟我說一聲,我會給你做主的……”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爺……你……你是一定不肯要我了……”綠荷泣道。
清風有些不知所措,心裡地確是這麼想的,嘴上卻堅決不能承認“哪有?如果你一定要跟著我這個瘸子的話,我也總不能逼你嫁給旁人,就是我想這麼做,家裡人誰也不會同意的。”綠荷也不傻,自然聽出了清風話裡的意思。
綠荷默默的流了一會兒淚,幽幽的說道:“爺,我想嫁給誰都行嗎?”
清風看著綠荷流淚,又不知道勸些什麼,在一旁正看得心焦,聽了這話不由得一愣,隨即又一喜“你想嫁給誰?我一定想辦法!”
綠荷看見清風歡喜的樣子,心一酸,淚水又不由自主的流下來了,心想,他以前對我的情意,現在竟然是半點也沒有了,罷了,既然你一定要把我送人,既然你再也不喜歡我了,我又賴在你身邊做什麼?”
綠荷緩緩的說道:“我想嫁晉王。”
清風的嘴張了半天,愣是合不攏,半天才回過神來“綠荷,你怎麼會想到嫁給晉王呢?他身邊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人呢,你去了,恐怕排不上號。我看李林也好,李煙兒也罷,你跟著他們雖然不能大富大貴,但是夫唱婦隨、恩恩愛愛的過一輩子,豈不是比跟晉王要好些?跟你說句實話,我還想著等兩年給他們捐個官做做呢!”
綠荷心想,原來他還是替我著想的,只是為什麼一定要我走呢,這麼想著,嘴裡不由自主的問道:“爺,以後若是老太太再給你安排通房,你要不要?”
“你放心,再也不會有了。”清風說的很堅定。
綠荷聽了,臉上露出笑容“好吧!爺,我就要嫁給晉王,你來安排吧!”
綠荷說著下了床,頭也不回的出了屋子,只留下清風傻傻的躺在床上,清風一直以為綠荷會死纏爛打呢,沒想到只是掉了些金豆子,就這麼完了。
清風腦子裡不斷的畫圈,心裡卻有些不是滋味,人就是這麼怪,本來就想把人甩了,等到人家真的毫不在乎的走了,心裡竟然還有點淡淡的失落,清風自嘲的想,看來還是自己把自己看得太重了,由此來看,也不是誰沒了自己就不行的。
只是這事兒真的就這麼完了?清風還是有點不敢相信,難道綠荷早就和晉王認識?他們早就有一腿?清風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出是怎麼回事。
第七十一章 現世現報
立秋過後,早晨和晚上就不是那麼熱了。晚上自然很容易入眠的,但是清風現在卻有些失眠了,清風最盼望的就是晉王能盡早來,又想著晉王來了後,怎麼樣才能不動聲色的把綠荷給推銷出去呢?難道對晉王說,我家綠荷看好你了?想給你做小老婆?那還不得把晉王給嚇跑了?
清風實在是搞不懂這個時代的女人到底想什麼,怎麼就會心甘情願的給人做小呢?居然異想天開的想到要給晉王做小,心很強也夠大,只不過將來會不會被武則天給滅了?據說李治的正牌夫人後來的王皇后,都被武則天使計給廢了……
清風左思右想,免不了有些左右為難,最後一狠心,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即便自己想要反悔,恐怕綠荷也不會同意了。
早就聽說齊王李佑的大軍已經被誅滅,各路藩王也已經應詔進京了,也不知道晉王什麼時候能來,清風正發愁呢,下人來報,孫思邈孫道長來了,清風早就耳聞長安城開始種疫苗的事,孫道長在這麼忙的時候怎麼能到我這裡來呢?莫不是我老爹又去請人家了?一想到這兒,清風心裡的愧疚又添了幾分。
清風一瘸一拐的來到書房,孫道長笑道:“怎麼還拄著拐杖呢?腿應該好了吧?”
清風也笑了“孫道長安好?這不是還等著孫道長給看看嗎。”清風話音剛落,下人報說老太太居然來了,清風下了一跳。一邊起身相迎老太太,一邊衝孫思邈一個勁的使眼色,孫思邈故作沒看見,急得清風抓耳撓腮的。
老太太和孫道長寒暄幾句,就急著讓孫道長給自己地孫子看腿,她也是風聞了清風會殘疾的風聲,心裡放心不下,居然親自來看來了。
清風心裡著急,恐怕孫思邈說出什麼,害得自己白費了心機……
皇宮內院裡太宗皇上李世民站在長孫皇后的遺像前。**JunZitang.coM**只有幾個月的功夫,太宗皇上好像過了幾年似的,頭髮斑白了不說,神態也有些老邁。
太宗有些傷感,齊王李佑謀反。三個嫡子,好像也沒有一個讓他滿意的。本來看好李泰,誰知道這個青雀,昨天居然當著李世民的面,說將來一旦繼承大統,等到百年之後。就將自己的兒子殺了,將皇位讓給晉王李治。
李世民一聽異常高興,這是最近幾個月來最值得李世民高興的事了,青雀告退後。正好李績來了,李世民高興的把這話對李績說了,李績沉思片刻,反問道:“那時皇上必然已經百年,如何知道他會不會這麼做?若是皇上自己處在那樣地地位。會把自己的孩子殺了,立自己的弟弟為儲君嗎?”
李世民聰明過人,只是身在其中,被自己的兒子哄住了,聽了李績的話,心涼了半截,是啊,這個青雀分明是拿自己這個老子當傻子哄嗎?李世民不由得對魏王李泰的印象一落千丈。“朕一向認為泰兒恭敬孝謹,沒想到他卻有如此深心。枉朕一直對他疼愛有加……”
又想到晉王李治,還記得雉奴剛一開始學習《孝經》,自己就提問他有關書中的經文要義,雉奴回答:“夫孝,始於事親,中於事君。終於立身。君子之事上。進思盡忠,退思補過。將順其美,匡救其惡。”當時太宗皇上自己十分滿意,誇獎他說:“能夠做到這一點,足以事父兄,為臣子矣。”可惜這孩子仁孝是仁孝,卻魄力不足……
轉而又想到李承乾,從小就被當做儲君培養,自己費盡心血,哺育他成人。^^君 子 堂 首 發^^找最好的老師張玄素教導,培養他忠君愛民,禮賢好學。卻怎麼也沒想到他居然無視儲君的尊貴地位,染上了狎近群小,散漫好游的紈褲邪氣,尤其還找了個同性地戀人稱心,居然到了同食同寢的地步……自己一怒之下,將其殺之,沒想到,他竟然深以為恨……以至於發展到如今意欲謀反。自己一手培養大的兒子竟然反自己這樣的老子,太宗怎麼也想不透,想不明白,難道自己做地不夠好嗎?
太宗李世民看了一眼手邊的卷宗,那是由司徒長孫無忌、司空房玄齡、特進蕭、兵部尚書李績,會同大理、中書、門下組成專門調查李承乾謀反案的卷宗。這個幾乎匯集了當朝所有的高級官員專門法庭,認定謀反證據確鑿……
李世民又仔細看了看供詞,供詞寫到李承乾暗中聯絡叔父李元昌和大臣侯君集等人,歃血盟誓,陰謀發動政變,迫使太宗退位。駙馬杜荷對李承乾提供的方案是:天象發生變化,應立即用行動響應,你只要聲稱忽然得急病,生命垂危,皇上一定親自前來探視,我們地謀略就可以成功……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太宗皇上看到這裡,再也按捺不住了,他起身帶著左右,來到了關押李承乾的右領軍府。
關在高墻內的李承乾,從八面威風的太子一下子變成人所不齒的罪人,他心中深恨,恨身邊所有的人,如果不是他們教唆,我怎麼會是這一副模樣?他的衣服骯髒滿是折縐,形容慘淡枯瘦,臉色蠟黃,只有目光還帶著一絲桀驁不馴。
在守兵的押送下,他一瘸一拐蹣跚地來到父皇跟前,由於足疾,一時又難以站穩,他打一個趔趄,方才跪倒在地。李承乾一時悲從心起,想到以往的荒唐舉動;想到父皇對自己雖然嚴厲,卻始終報以厚望;想到父皇會不會賜死自己?也許這是自己與父皇地最後一次見面了,李承乾不由地伏地痛哭道:
“父皇啊,是兒臣不肖……”
李世民看著好好的兒子,如今敗落到如此地步,也深感傷心,他擦了擦眼角的淚水,命人扶著李承乾席地坐下,沉默了半晌,才對李承乾說道:“朕最近常常想起你……想你幼年敏慧好學,討人喜歡,朕對你也寄以厚望,擇天下名師教導於你。朕還記得你十來歲時,每發言論,皆辭色慷慨激昂,大有不可奪之志,朕當時心中甚喜,想到我大唐基業後繼有人,心下甚慰。沒想到你後來人長大了,竟越來越不像你了,越來越頹廢了!”
李承乾擦擦眼淚,低著頭,無言以對,太宗繼續責備道:“朕每勸你愛賢好善,你置若罔聞,私所引接的,多是小人,最後竟然想潛謀引兵入西宮,你……你這樣做對得起誰?對得起你死去的娘親嗎?”
李世民接著說道:“你還曾經派人偽稱魏王府中官屬,向朕呈遞親啟密奏,指控魏王種種罪惡,被朕發現其中有詐之後,你眼看告密計劃落空,又派親信紇乾承基等人暗殺魏王,是也不是?”
太宗皇上越說越怒,聲調也越來越高“齊王李佑反於齊州(今山東歷城)。你聞訊後居然得意洋洋地對紇乾承基說太子宮的西墻,距皇宮只不過二十步,跟我共同創造大業,齊王怎能相比?是不是啊?”
一連串地詰問使得李承乾漲紅了臉。
“我,我……”李承乾梗著脖子辯解道:“兒子本沒有謀害父皇地打算!”
太宗李世民怒道:“那你密謀反叛到底意欲何為?”
李承乾說道:“臣已經貴為太子,更有何所求?父皇寵愛魏王,天下皆知,魏王久有奪嫡之心,兒臣日夜驚恐不安,只恐被他加害,這才與朝臣謀自安之道。一幫凶險不逞之人,遂教臣為不軌之事。兒臣只想一旦事成,遂讓父皇做太上皇,絕沒有謀害父皇的打算。”
李世民一聽,面露慚色,想到自己也是這般得來地皇位,臉上一陣黃,一陣白的變換不停……李世民心想,難道這就是所謂的現世報嗎?
到底立誰為太子,太宗一時拿不定主意,要不立吳王李恪呢?李恪一向有勇有謀,辦事幹練果斷,頗有己風,也是深得自己寵愛的人,無奈不是嫡出。
太宗李世民回到皇宮,御臨兩儀殿,令人召集長孫無忌、房玄齡、李績、褚遂良四位重臣,說出自己的想法。長孫無忌一聽,那還了得?若是立了李恪為太子,那以後自己的政治生涯可就結束了。所以他拼命的反對,直道李恪乃是庶出,又是隋煬帝的外孫,不宜繼承大統,另幾人也紛紛附和。
此刻的李泰正招呼一些學士,在寫一套《括地誌》,因此在一些學士中頗得賢名。但李泰恃宏逞尊,驕奢傲物,在諸大臣中,顯得人緣不好,再加上李績、房玄齡和長孫無忌通了信,褚遂良也無可無不可,李泰竟然也一下子被否掉了。
最後的人選晉王李治映入眾人的眼簾,他既是嫡出,為人又謙和仁孝,更加重要是他年輕,沒有什麼主見,更容易受控制,別人怎麼想的不知道,反正長孫無忌打的就是這個小算盤。
只是眾位大臣都說了意見,皇上怎麼還猶豫不決呢?
第七十二章 熬到頭了
清風一想到腿終於好了,再也不用拄拐了,三個多月的苦日子終於熬到頭了,心裡立刻興奮起來,轉念一想,不對呀,拐還得拄著,要不然我自己裝瘸子也裝不像啊,清風不由得又苦了臉,又想到那天孫思邈道長居然故意戲耍自己,害得自己提心吊膽的害怕了半天,真是讓人又是好氣又是好笑。
清風把屋子裡的人都攆出去,自己偷偷的練習走路,走了幾步,感覺恢復的還是很不錯,只是骨骼剛剛長好,還是不敢太用力,清風生怕出現一點不測,自己變成一個真的瘸子,那可就欲哭無淚了。清風稍微歇息一會兒,正待再練,就聽見門外傳來雜亂的腳步聲,清風嚇得趕忙拿起身邊的拐杖。
門一開,晉陽、紅藕和單玉兒魚貫而入,清風有些詫異,今天這是怎麼了?居然一塊來了?晉陽和紅藕現在已經有孕四個多月了,肚子已經微微凸起,也已經過了反應期,不再噁心嘔吐了,再加上天氣轉涼,胃口也好了不少,現在倆人面色紅潤,看起來身體很不錯。
三人看見清風好好的,長出了一口氣,晉陽說道:“清風,好好的,把下人都攆出去做什麼?我們還以為你想不開了呢!”
清風呵呵的笑了,半真半假的說道:“我有什麼想不開的?我倒是怕你們想不開,現在我可是瘸子,是殘疾人了,你們誰若是嫌跟著我丟人現眼的,我倒是可以給一封休書。放你們自由!”
單玉兒一聽就怒了“懷玉,你這是說的什麼話?你看我們誰是那樣地人?原來你就會閒著消遣我們姐妹嗎?”邊說眼淚邊流下來了,單玉兒想著晉陽和紅藕都有孕在身,只有自己和這冤家還沒圓房,莫非他這是說自己嗎?一時間悲從中來,竟然泣不成聲了。
清風一看自己的一句玩笑話居然惹出了麻煩,再一看,晉陽和紅藕居然掩嘴而笑,心裡不由得哀嘆,誰說老婆多了好!誰這麼說我就跟他急!
老婆之間不和自己夾在中間日子難過。=君 子 堂 首 發=老婆之間親如姐妹,自己雖然可以逃脫做夾餡餅的危險,可是卻也沒想到她們竟然會聯合起來對付自己啊!
清風哄了單玉兒幾句,另外兩個老婆居然就在一旁直愣愣看著清風怎麼哄人,清風臉皮再厚,也有些不好意思了,正在這時,夏雨來報說魏武在書房候著自己呢。清風急忙就想脫身,卻被晉陽和紅藕擋住了去路。
晉陽說道:“清風,你惹了我玉兒姐姐哭。惹得我們不高興,這就想走嗎!”
清風眉頭絞結到了一塊兒,“你們想怎麼樣?”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當然是想你把我們哄高興了!”
清風聽了,不由得想起了紅樓夢裡寶釵說的一句話。在一個家裡不是東風壓倒了西風,就是西風壓倒了東風。我現在是什麼風姑且不論,反正是有被壓倒的嫌疑,一想到壓倒這個詞,清風臉上露出壞笑。說道“這樣吧,我現在的身體也好了,雖說腿是瘸了,但是那個地方卻還好使的,要不然我今天晚上好好侍候侍候你們三個好了!”
晉陽和紅藕均想起那次三人一起雲雨的場面,頓時羞紅了臉,單玉兒左右看看,一見晉陽和紅藕臉色緋紅,害羞的模樣。雖說不知道怎麼回事,心裡卻也猜出不是什麼好話,臉也跟著紅了,清風則趁機溜出門去了。
清風來到書房,看見魏武一臉喜氣,忙問道:“魏大哥。看見你滿面紅光。可是有什麼高興的事?”
魏武說道:“清風,我地確是有高興的事兒。\\\87book.com\\\不過你的
清風笑道:“不過就是瘸了,沒什麼大不了的,我想得開的,這樣也好,我正不耐煩官場上的那些事呢!正好不用做官了!你倒是說說,你有什麼值得高興的事?”
魏武說道:“你真的這樣想得開,我也就放心了。是你二姐,她終於願意跟我走了!”清風一聽也喜形於色“那太好了,什麼時候走?”
“你的母親王夫人已經同意了你二姐去山東,再稍微打點一下行裝,我估計也就這兩三日……”清風聽了,心裡不免有些悵悵然,自己與魏武相處的日子雖然不多,卻很相得,這一別,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相見,不過一想到二姐有了好歸宿,心情又好起來。
兩人又說了一會話,魏武說起擔心自己不會生計,日後生活沒有著落,恐怕會讓二小姐吃苦。清風笑道:“這有何難,我給你點銀子,你多買些田地出租不就行了?”說著,就拿出五百兩銀子來,那是昨天煙兒送過來地,清風連著包裹一起遞給魏武,魏武一見,說什麼也不肯收,倒是急急忙忙的離開了。
清風知道魏武是個剛強的硬漢子,硬給他也不會要,便讓奴兒拿了銀子,跟著自己去找二姐,二姐默默的收了銀子,姐弟兩個又說了半天話,二小姐問道:“小六,你地腿既然這樣了,也不要傷心難過,魏大哥說了,等他和我一起行走江湖,說不定遇到哪個高人,就能治好你的腿呢!你耐心些,不要著急……”
清風笑了,知道這是魏大哥安慰二姐的話,二姐居然當真了。二小姐接著說道:“魏大哥走了,誰來保護你呀,你想好了沒有?”
清風笑道:“不是還有黎青嗎,讓他保護我就好了。”
二小姐說道:“說起那個黎青來,我怎麼聽魏大哥說,他也不可能呆多長時間呀,說他好像和一個叫鈴兒的姑娘好上了。”
清風一聽,居然有這種事?果然不幸被我言中了,俗話說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層紙。那個鈴兒確實是長得明眸皓齒,也難怪黎青會這麼快就動心了。黎青若真的想走就走吧,反正現在太子已經是落魄地鳳凰不如雞了,我還怕他幹什麼?那個和鈴兒一起的阿紫呢?怎麼這麼長時間也沒見著她?她不會真的去刺殺吳王吧?吳王的身邊可是高手林立,她貿然行動,會不會遭遇什麼不測啊?隨即清風曬然一笑,自己這是怎麼了?雖說阿紫和紫雨長得很像,但是自己和阿紫其實也不過是萍水相逢的陌路人而已,自己瞎擔心什麼?況且阿紫武功高強,即使不曾得手,全身而退應該毫無問題的,自己完全的杞人憂天。
清風回到書房,正好看見綠荷和冬雪在說話,冬雪現在也看出清風對自己毫無情意了,知道綠荷找清風有事,看見清風進來,忙出了書房去了。
清風自從那天晚上和綠荷一番長談,就再也沒什麼機會說過話,此刻見了綠荷,清風忙問道:“綠荷,你和晉王熟悉嗎?你怎麼會想起來要嫁他呢?”
綠荷盯著自己的腳尖,半晌說道:“兩年前認識的……”
清風驚訝地睜大了眼,只聽綠荷接著說道:“那一年春天,小姐病了,我替小姐到靈感寺去上香許願,正好趕上晉王微服出行遇刺,他受了傷,身邊又沒人照應……”
清風一想就明白了,肯定是綠荷照顧晉王來著,倆人一見鍾情,只是既然如此,綠荷當初知道自己不願娶她,還自殺幹什麼?清風的臉上充滿了疑問,綠荷急道:“爺,不是你想的那樣的!是後來奴婢和小姐上街……”
清風一聽,噢,居然還有後來呀!正要往下聽,就聽見書房門“吱呀”一聲響,單玉兒推門進來了,一眼看見二人的情形,單玉兒就笑了“好你個綠荷,我讓你來喊人,你倒沒完沒了的陪著爺說起話來了,讓我一個人呆等!”綠荷漲紅了臉,也不言語。
清風笑道:“我剛在外面逛了回來,你找我什麼事?才一會兒功夫沒見著,不會是這麼快就又想我了吧?”
“你……怨不得公主說你就喜歡滿嘴胡沁……”單玉兒地臉上帶著薄怒,瞥了綠荷一眼,似嗔似怨地說道。清風一見單玉兒的美貌容顏,覺得嬉笑怒罵,皆是一道靚麗地風景,不由得心癢難撓,想是禁慾的久了,下身居然有了感覺,只恨現在天還不黑……
回到蘭苑,看見桌子上準備著滿滿一桌子菜,還有一壇清風最喜歡喝的御敕美酒,清風高興,夫妻二人對坐,邊吃邊飲,單玉兒執意讓綠荷也上桌,綠荷死活不肯,清風揮手讓綠荷端倆個菜自己吃去。待到一壇酒喝完,清風不覺有些微醺,醉眼看燈下的單玉兒,更是如出塵的仙子,藉著酒勁,慾望更是按捺不住了,清風拉了單玉兒就往床上去,單玉兒的心怦怦的跳個不停,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兩腿發軟,不由得想起晉陽和紅藕今天下午說的那些調笑她的話,忙軟語央求清風再等等,等天再晚一些……
清風聽了單玉兒的話,竟然越發的把持不住了,卻不忘去插了門。急急忙忙的把單玉兒拉倒在床上,胡天黑地起來,倆人成親也有好幾個月了,今晚這才是洞房花燭夜,成了真正的夫妻……
第七十三章 和尚辯機
早上醒來,清風看見單玉兒羞答答的模樣,忍不住又是一番繾綣纏綿,單玉兒趁機提出要清風陪著到會昌寺去上香,清風本來不信這些的,難得單玉兒提出要求,心想,就權當做是去遊玩吧。清風現在覺得自己越來越是個男人了,也沒法子不變成男人,總不能自己禁慾,再讓幾個老婆守活寡吧!如果那樣,自己在這個家可就真的無立足之地了!
單玉兒見清風點頭答應了,異常高興。用過了早飯,就開始收拾行裝,晉陽和紅藕聽說了,也要跟著去。公主出行,自然不能那麼簡單了,這樣一來,連帶隨行的人,竟然有二三十號,清風忍不住在一旁皺眉,晉陽公主見了,忙說道:“你若是嫌人多,就少帶幾個。”清風心想,多點就多點吧,雖然招搖些,總比遇到危險強,清風遭遇了一場追殺,膽子竟是變小了。
位於長安城西北金城坊的會昌寺,算得上是一座大廟,殿宇恢弘,氣勢非凡。一行人到了會昌寺,也就是辰時左右,晉陽她們三人自去祈福,清風則拄著拐杖想要四處閒逛,晉陽見了,說什麼也不肯,一定要清風到大殿裡上一炷香才行,單玉兒和紅藕也在一旁湊趣,清風無法,只得跟著進了大殿,大雄寶殿內香煙繚繞,善男信女虔誠的跪拜,清風看著莊嚴肅穆的佛像,原本浮躁的心也靜了下來,默默地上了一炷香,心裡不停的問。這世間真的有前身後世、轉世輪迴嗎?自己現在又算是怎麼回事?可惜神佛不語,沒人告訴他。
清風出了大雄寶殿,隨處亂逛,來到了會昌寺後面地石塔,這座石塔別具一格,清風仔細辨認塔前石碑上的文字,才知道這塔初建於隋文帝仁壽年間,清風算了算,這座塔寺也有四十多年的歷史了,也親眼見證了歷史的變遷……一時間。^^君 子 堂 首 發^^清風感慨良多……
就聽見“阿彌陀佛”一聲佛號響,清風回頭一看,來的是一個二十左右歲的和尚,這和尚雖然布衣芒鞋,卻讓人覺得芳華內蘊,清越出塵。他衝清風微微一笑,恍然間清風竟然覺得有些面熟,清風正想著在哪裡見過他呢,那和尚說道:“駙馬爺對這座石塔感興趣嗎,這座石塔建於601年。塔為六角形的,塔身共有七層,塔高是二十三米,除了一層檐下刻有龍鳳雕飾外。其餘的幾層磚龕內嵌都有北朝和隋朝時期的白石造像,那白石造像個個都寶相壯嚴,精美無比。您可以上去親眼看一看。”他看了看清風的拄地拐杖,說道:“駙馬爺如果想上去,小僧可以扶你。”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清風猛然想起他是誰來。清風還記得那首詩“巫山雲雨入禪房,藩籬情深臥鴛鴦。辯機腰斬刑場日,長歌當哭美嬌娘。”這位就是辯機和尚!難怪會覺得在哪裡見過,卻原來是和自己很相象,他竟然是在會昌寺出家嗎?
清風笑了笑“算了,我的腿腳不好,就不要上去了。你怎麼會認識我呢?”
辯機說道:“你也認識我?不是嗎?”
清風心想,高陽公主難道還能跟辯機談起我嗎?一時間,兩人誰也不說話。只有塔旁的小鳥在啾啾鳴唱。還有秋蟬在瑟瑟低吟……
清風找了一個石墩坐下,辯機在一旁相陪,半晌,辯機問道:“駙馬爺,你為什麼不喜歡她呢?她很美,不是嗎?她性情爽直、率性而為。敢愛敢恨、愛憎分明不是嗎?她和我在一起的時候也不停的提起你。只是你為什麼就不喜歡她呢?”
清風心想。我若是一個真正的男人,也許會受不了她的誘惑。\\\87book.com\\\會愛上她。可惜我不是一個真正的男人啊,所以也永遠不可能愛上她,女人對於我來說,只能讓我身體的慾望得到滿足,而我則有責任有義務讓我身邊的女人幸福快樂,我們之間是談不上什麼愛情地,若一定要說有什麼情的話,那也只能的友情,朋友之間的友情,事情就是這麼簡單,不是嗎?
清風笑了笑,說道:“人是天地之精華,萬物之靈掌,而不同於禽獸。即使我對她真地有情有愛,我也會有所顧忌,難道不是嗎?你呢,你和她在一起就無所顧忌嗎?你是一個出家人,你喜歡她多些呢,還是喜歡佛祖多些?你總得有所取捨,不能兩樣都喜歡,是吧?”
清風想著,如果辯機肯還俗,是不是就會擺脫被李世民腰斬的命運?清風私下裡還是很同情高陽公主的,畢竟自己現在也是封建婚姻的受害者,只不過自己這個受害者要比高陽公主幸福得多。如果高陽公主真的對辯機有情……清風倒是願意藉助一臂之力。
辯機低頭不語,心想是啊,駙馬爺說得對。現在這段不可告人地戀情,的確讓辯機感到煩惱多於歡樂,萬一事情被揭穿,自己的學術地位、自己多年的抱負,都會毀於一旦,這使得辯機異常苦惱。但是,一旦與公主偷偷相會,美麗熱情的高陽公主,便會使他身心皆醉,為此,他寧願受地獄之苦刑。事後,則又後悔不迭……辯機心裡的矛盾,使他自己痛苦不堪……
清風嘆道:“難道你想不負如來不負卿嗎?若是那樣,你可就兩個都負了!”
畢竟和辯機不熟悉,清風也不好多說,和辯機告辭,出了塔寺,正好看見晉陽從大殿裡出來,看見清風,晉陽高興的說道:“清風,你看看這是誰?”
清風定睛一看,天哪,竟然是這段時間來日思夜想的晉王殿下,清風趕緊迎上去施了一禮問道:“晉王殿下,何時回到京城來的?怎麼也不先捎個信?”
晉王笑道:“捎個什麼信,你也不能來接我,好好地,居然把腿摔壞了!”清風看見晉王邊說著眼神邊往一邊瞥,這才注意到晉王是在看單玉兒身邊地綠荷呢!
清風說道:“這位綠荷姑娘晉王認識吧?我可沒少聽她談起你!”
晉王一愣,“啊,你就是那位綠荷姑娘嗎?我還以為我認錯人了呢?真沒想到你居然是駙馬府的人,我找了你好久呢!”
清風心想,倆人果然有情啊,怨不得綠荷要求嫁給晉王呢?眼角余光居然看見綠荷狠狠的瞪了自己一眼,不由得有些不解,我也沒說什麼過頭的話呀?
一行人出了會昌寺,晉王要去皇宮覲見皇上,清風一行自然是回家,臨行約好晉王明日到清風家裡來做客。
馬車剛到家門口,奴兒蹬蹬蹬的跑過來,蹲下身子讓清風踩著他的背下車,清風怒道:“你什麼時候看見我踩著別人地背下車了!”
單玉兒笑道:“不踩就不踩唄,生地什麼氣啊!”
奴兒笑道:“爺,奴才這不是急著讓您下車嗎?大爺回來了,老爺還沒下朝,大爺正在書房等著您呢!”
清風一聽就樂了,這一高興不要緊,差點忘了裝瘸子了,好在身邊的幾個人正在忙著下車,誰也沒有注意。
清風來到自家地客廳裡,正好看見自己的大哥李懷英坐在那裡喝茶呢,清風笑道:“大哥,你回來了!怎麼沒提前送個信回來,家裡人可是很掛念你的,小老虎可是跟我說了好幾回了,說嫂子天天念叨你呢!”
李懷英笑了笑“我也沒料到會派我打前站回來送信啊。我一想,等家裡收到信,我人也快到家了,乾脆就別寫了。怎麼?你的腿到底怎麼回事?受傷那天接骨的郎中說沒什麼問題呀!”
清風笑道:“誰知道出了什麼問題呢?沒關係的,那天要不是哥哥你救我救得即時,恐怕我早就去見閻王了。現在我想只要活著,其他的事都不算什麼!”
李懷英面色複雜,半晌說道:“都怪我,我要是再早點去就好了,你也不會摔下馬來……”
清風聽了,心裡一陣愧疚,他抑制住想告訴自己哥哥真相的衝動,忙說道:“哥哥,你要是這麼說我可是愧疚死了,我們同是將門之後,弟弟我卻手無縛雞之力,遇到危險,竟然要哥哥出手相救……我簡直就沒有臉面活著了。”
李懷英忙道:“你怎麼能這麼想?你是學問好啊,天下有幾個探花郎!”
兄弟兩個相視而笑,清風問道:“齊王怎麼樣了?討伐大軍什麼時候回來?”
李懷英嘆了口氣“要說這個齊王還真不是東西,你說就讓我們活捉得了唄,他居然想不開自己飲了鴆
酒……這下子不知道該怎麼向皇上交差……”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清風笑道:“你擔心這個幹什麼?你又不是主事的?”
“傻兄弟,皇上一惱,我們還能有功勞了嗎?”
清風點點頭,也是這麼回事,感情哥哥還想著升官發財呢。
第七十四章 溜了再說
坐在書案前的奮筆疾書的清風,猛然想起約好了晉王今天要來,便放下手中的筆,伸了一個懶腰,想著就要到辰時了,晉王也差不多快到了,還是先到客廳候著吧,也顯得熱情點,這位晉王可是馬上就要做太子的人了,等以後升了太子位,想請也未必請得來呀。
清風出了書房,就聽見花園裡傳來一陣女子“哈哈哈”的歡笑聲,聽著好像人數不少,清風尋聲覓去,果然看見幾個老婆都在,還有小敬達,正奶聲奶氣的學著說話,一旁的鞦韆架上,冬雪站在上面,夏雨正在推她,冬雪把鞦韆蕩得老高,清風見了,喊道:“行了行了,別推了,蕩得那麼高,太危險了!”
冬雪說道:“沒關係,蕩得高看得遠啊!”她無意中向墻外瞅了一眼,慌忙喊道:“停下,快停下!”
夏雨有些莫名其妙“你這人怎麼回事啊?”
鞦韆停了下來,冬雪也顧不得穿鞋,赤著腳跑到晉陽的面前“公主,十七公主來了!我看見她的馬車了!”晉陽一愣神,問清風道:“十七姐她又來幹什麼?”
清風聽了,眼珠子一轉悠,“天哪,不會又是來找我的吧?我昨天和辯機也沒說什麼呀?難道是辯機選擇了佛祖,沒選擇她……清風覺得頭皮發麻,你說我沒事管人家的閒事幹什麼?清風一陣後悔,管她是不是來找我算賬,先溜了再說!”
清風順著花園一直往國公府走去。嘴裡連聲吩咐備車,走出不遠,就發覺幾個老婆都跟在自己身後,清風問道:“你們都跟著我幹什麼?”
單玉兒說道:“上次她打了我,我當然要躲遠點。”
紅藕說道:“我怕她把氣撒在我身上……”
清風看了看晉陽“你有什麼理由啊?她可是你親姐!”
晉陽說道:“我想和你們在一起!”清風搖了搖頭,帶著三個老婆還有一個綠荷和小敬達,一家子浩浩蕩蕩的穿過國公府,爬上了候在國公府外的馬車。\\\87book.com\\\
車夫問道:“二少爺,咱們到哪裡去?”
清風還真地想不出到哪裡去好,紅藕笑道:“我想去聚香閣。聽說那裡的點心很好吃,咱們去嘗嘗?”
清風說道:“我看那裡的點心還不如你做的好吃呢!”
晉陽說道:“我想起那個叫麗春堂的妓院來,我還沒見過妓院是什麼樣子呢?不如我們去瞧瞧?”
清風聽了,一下子想起高臨風戲弄自己,自己狼狽逃出妓院的情景,不覺一陣尷尬……晉陽和紅藕仿佛也想起了什麼,竊笑不已……
清風滿腦門子黑線,虧得晉陽怎麼想出這麼一個注意,這要是傳出去,說李懷玉帶著公主和小妾去逛妓院。那還了得!不說自己的老爹不能輕饒了自己,恐怕就是皇上也得發話了,清風連忙搖頭……
單玉兒說道:“你昨天不是約好了晉王嗎?”
清風一聽,對呀。咱們就去晉王府吧!清風一聲吩咐,車夫打馬便走。
綠荷弱弱的問道:“咱們不去晉王府不行嗎?”
晉陽好奇的問道:“怕什麼呀,綠荷,我九哥哥認識你呀?我還沒有問過你,你是怎麼認識我九哥哥的?”一旁地單玉兒也說道:“是啊。從來也沒有聽你說過這事?”
綠荷諾諾了半天“也就是兩年前晉王遇刺那回……”
晉陽“啊”了一聲“你就是救了我九哥哥的那個人?”
綠荷低頭不語,晉陽說道:“天哪,我九哥哥對你念念不忘,找了你好久呢!原來你居然在玉姐姐身邊!我九哥哥一直說你武功高強,是個女俠客呢,平時也沒見你練武啊?”
單玉兒“噗嗤”笑了“她的武功是比我高,還真的是個女俠呢!”
綠荷也漲紅了臉“什么女俠?也就是機緣巧合,救了晉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單玉兒說道:“你這個死丫頭,這麼大的事也沒有跟我說過!”
綠荷低頭說道:“我那時哪裡敢說啊。=君 子 堂 首 發=單家一家要是知道了,還不得剝了我的皮……”眾人均想,是啊,單家和李家可是仇人呢!一時間,車廂裡一片沉寂。
過了一會兒,晉陽說道:“這一次我們大家就跟綠荷姑娘借個光。看看我九哥哥怎麼招待他的救命恩人。你們說怎麼樣?”
大家都道“好”,綠荷頗為怨念的看了一眼清風。低頭不語。清風心想,你這個眼神是什麼意思?我也沒有逼你嫁晉王,那個主意可是你自己提出來的?
清風想起蘇東坡也是把自己的小妾送給朋友了,據說那個小妾還身懷有孕呢?我現在把綠荷送給晉王,我和綠荷之間可是清清白白地,況且這事兒也是綠荷自己提出來的,我還不算太過分吧?清風心裡一個勁的給自己做解釋,可是在這樣的場合,是萬萬不敢說要把綠荷送給晉王那樣地話,那話一說一定會受到群起而攻之的,最起碼,單玉兒就不會同意。
晉陽忽然笑了“你說我們都避出來了,十七姐一到家,家裡一個人都沒有,她會是個什麼表情?”
眾人都笑,清風說道:“說不定你十七姐一氣之下,把咱家客廳裡那些值錢的古董都砸了!”
馬車很快的到了晉王府,幾人魚貫而入,晉陽帶頭,清風一瘸一拐的跟在身後,晉王府地下人慌忙上來迎接,還有幾個急忙進去報信去了。不一會兒,晉王迎了出來,看見一行這麼多人。不由得驚訝萬分“這是怎麼了?出了什麼事嗎?”
夫妻幾個大眼瞪小眼的,最後還是清風說道:“我們在家裡等著你,乾等你也不到,這不是等的著急了嗎,就先來你府上了。”
晉王笑道:“我這不是聽說你府上地飯菜好吃,想著晚一點去,混口飯吃嗎?既然你們來了,就嘗嘗我們府上的飯菜好了,也讓晉陽指點指點!”
晉陽笑道:“我剛才看見你院子裡的下人在追一頭鹿,可是要宰殺嗎?我最喜歡吃鹿肉了。不如我們烤鹿肉吃?清風上次烤的羊肉就好吃得很。”
晉王驚訝的看著清風說道:“清風,你還會做烤肉?夫子雲君子遠庖廚,和解?”
清風笑道:“乞丐何曾有二妻?鄰家焉有許多雞?當時尚有周天子,何事紛紛說魏齊!”這幾句話還是看射鵰時看來的呢!清風腦子好使就記下了,現在用來對付晉王正得其所。
晉王可是正宗地儒家學子,聽了這話,立刻漲紅了臉,待要爭辯,卻是辯無可辯。是啊,前兩句說的是孟子講故事時的比喻。做不得真,後兩句說的卻是孔子,是說戰國時周朝地天子尚在,孔子身為大周朝的子民。怎麼能向梁惠王和齊宣王要求當官呢?這件事恐怕就是孔子從墳墓裡爬出來,自己也是解釋不清地了。晉王哪裡想得到,自己一句話引出了清風地這幾句言語,無形中居然把孔子和孟子一起給罵了,晉王這麼多年所受的孔孟教育。一下子被清風給顛覆了,哪裡受得住。
清風看見晉王地臉色一會兒白,一會兒紅的變換不停,心裡不由得有些後悔,自己雖然不喜歡當官,沒必要巴結晉王,卻也沒必要得罪這個未來的大老闆啊!
一旁的晉陽也看出不妙來,忙說道:“九哥哥,清風說的可都是事實。聖人怎麼了?聖人也不能沒有一點小錯誤啊!對聖人地話,也應該批判著接受。”
清風一聽,不由得捂住了腦袋,得,晉陽又把自己的話給盜版了!
一旁的晉王臉上露出古怪的笑容。
清風把燒烤所需地東西列了清單,不長時間也就備齊了。就在晉王的園子裡。幾個人分成了兩撥,清風和晉王一起。幾個老婆由晉王的姬妾陪著,一夥人吃吃喝喝起來,清風和晉王閒話,才知道晉王妃此次呆在封地沒來京城。
清風看見晉王的眼神幾次漂到綠荷,心想看來晉王對綠荷還是很有想法啊!清風有意無意的把話題往綠荷身上引,晉王還真上道,藉著酒勁說道:“清風啊,你地艷福不淺啊,幾個小妾各有千秋,尤其是那個綠荷,很……很漂亮。清風心想,你什麼眼神啊,我看最好看的應該是單玉兒!不過我等的就是你這句話呢!清風連忙說道:“晉王若是喜歡,就送給你好了!綠荷對晉王也是念念不忘呢!我可告訴你啊,這個通房可是奶奶硬塞給我的,我還沒碰過呢,她可是一個處子呦!”
晉王聽了大喜“真的?清風!你真的肯把她送給我?”
清風松了口氣,心想,我還怕你不要呢!嘴上笑道:“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我明天就把她給你送來!”
晉王笑道:“還等明天幹什麼?今天就讓她留下吧!”
清風一聽,原來你還是個急色的。清風一本正經的說道:“晉王,綠荷可是從小和我一起長大的,就像我地親姐妹一樣,你若是想玩完了一扔了之,那可不行!”
晉王也正色道:“清風,這個還用你說,她好歹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待她絕不會差的,那就明天好了,我也請幾桌客人,明媒正娶!”倆人商量好了,正要舉杯慶賀,晉王就發現對面的清風居然面露懼色,晉王回頭一看,自己的身後高陽公主正氣哼哼的看著清風呢!
第七十五章 惹了眾怒
“我得不到的,寧肯毀了他,誰也別想得到!”回家的路上,清風想起高陽公主說的這句話,不由得一陣膽寒。
高陽公主說這話時,咬牙切齒的,清風甚至看見她輕蔑的看了自己一眼,她那惡狠狠的表情深深地印在清風的腦海,一想起來就心有餘悸……清風暗想,她對我說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高陽公主嘴裡的那個他指的到底是我,還是辯機?
晉陽問道:“清風,你到底跟那個辯機說了些什麼?怎麼惹得十七姐像瘋了似的?”
清風懊喪的說道:“你十七姐本來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瘋子!你在旁邊不是都聽見了嗎?我把我對辯機說的話,都原封不動的對你十七姐說了!我就是問他到底是喜歡高陽公主多些,還是喜歡佛祖多些,我還說你不會是想不負如來不負卿吧!其餘的我真的什麼也沒說啊!”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晉陽冷冷的“哼”了一聲“你既然沒說什麼過分的話,為什麼看見十七姐來了,你就溜了?你不會是看我十七姐和那個和尚相好了,你一旁看著吃醋了吧!所以故意挑撥人家的關係!”
清風一愣,晉陽今天這是怎麼了?通情達理的她竟然說出這種話?
清風不由得怒從心頭起,大聲說道“你這是說的什麼話?我是那樣好色的人嗎?我告訴你,今天我還答應你九哥哥,把綠荷送給他呢,明天他就抬著花轎來娶人了!”
一旁的單玉兒“啊”了一聲“你怎麼可以這樣?怪不得你總也不肯和綠荷圓房。原來打的竟然是這個主意,枉了綠荷對你一往情深……”
就像朱米諾骨牌一樣,就連紅藕也睜大了眼睛驚訝地問道:“爺,你怎麼不拿我們做通房的當人看?隨意的就送人了?這麼大的事,你怎麼可以擅作主張?怎麼的也得和綠荷商量一下啊……”
再看一旁的綠荷,倒好象真的不知道這事似的,眼淚■裡啪啦的往下掉,清風不由得納悶,這是你自己願意嫁的,怎麼倒好像是被迫地似的?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眼看著車廂裡妻妾都對著自己怒目而視。=君 子 堂 首 發=清風鬱悶透頂,怎麼也想不到會是這麼個結局啊!
回到家裡,仍是沒有人理自己,清風心想,不理就不理,我一個人住書房,正好還清淨。清風整理了一下手稿,又彈了一會兒箏,往常一直希望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小天地,這會兒真的有了。又沒有人來打擾自己,卻又忽然覺得身邊好像缺了點什麼似的,清風竟然久久的睡不著……
一夜無話,第二天醒來。清風在花園裡練了一會兒功,就看見魏武來了,清風笑道:“魏大哥,東西都準備的如何了?”
魏武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自己的腦袋“都準備好了。今天就要出發……”
清風一聽,功訣也沒心思練了,嘴裡喃喃自語“這麼快?真沒想到,也不知道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再見面……”
魏武笑道:“頂多也就二三年,你二姐的脾氣你還不了解嗎,我怕她用不了多久就想家了,到時候我自然就會帶著她回來的……”
清風吃過早飯,騎了玉花驄去為魏武和二姐送行,一直送到長安城外。依依惜別,再三叮囑魏武,在哪裡定居一定要給自己稍個信來。眼看著魏武和二姐地馬車漸行漸遠,清風心中惆悵,現在的交通極為不便,醫藥也很落後。一個不好。也許就是生離死別啊……
回到駙馬府,晉王來接親的轎子已經到了。=君 子 堂 首 發=清風看著綠荷哭哭啼啼的上了花轎,不知怎麼,心裡竟是很不好受。幾個老婆都衝自己瞪眼,清風只當做沒看見。
清風作為娘家人跟了去送親,晉王也沒敢恣意張揚,就請了三兩桌客人。其中清風認識地也就三兩個,倒是大家都認得清風,紛紛勸酒,清風心情不好,酒酣耳熱之際,又被人多敬了幾杯酒,竟然就此醉倒了,就連怎麼回的家也不知道。
清風一覺醒來,發現自己仍是睡在書房的床上,宿醉後頭有些暈,床邊奴兒正坐在矮凳上打盹,一支蠟燭正燃著,看看窗外天已經黑了,遠處隱隱傳來二更天的梆子聲……
想來這一醉竟然睡了一個下午,大大小小的老婆三個,都被自己得罪了,現在居然沒有人理自己!清風從床上爬起來,對奴兒說道:“困了就回房去睡吧!”
奴兒一下子驚醒,“爺,奴兒去給您熱一熱飯菜。”
清風說道:“行了,我不餓,你去睡吧!”看著奴兒走了。清風喝了幾口冷茶,隨意吃了幾口冷飯菜,剪了剪蠟燭地芯,正準備寫東西,就聽見房門一響,進來一個人,清風還以為是自己的老婆們呢,定睛一看,居然是阿紫。
清風笑道:“阿紫姑娘,好久不見了!”
阿紫冷冷的說道:“駙馬爺把幾位夫人都得罪了,自己住冷宮了。”清風一聽,冷宮?這是什麼話?“我還以為你是個不同的,原來和那些紈褲子弟一樣,居然也把自己的小妾送給別人!”
清風一愣,有道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你知道的倒是很清楚啊?清風忙解釋道:“都道是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其實即使是親眼所見的也未必就是事實啊!嫁給晉王,那本來是綠荷她自己提出來的,今天卻又哭哭啼啼的,一副不願嫁地樣子,真是讓人費解!”
“她自己提出來的?我不信,她既然做了你是女人,怎麼會還想著嫁給別人?”
“她做了我的女人?不,沒有。我和綠荷根本就沒圓房,她還算不上是我的女人。”
阿紫“哼”了一聲“那一定是你看不上人家,人家的心冷了,才要嫁給別人的!”
清風看了阿紫一眼“你說地很對,是我根本就不想娶她,都是家裡人為我安排地,我也是沒有法子……不過我也說了,她要是不願意嫁給別人,我就勉為其難……”
阿紫忽的笑了“你都這麼說了,人家自然不想你勉為其難了!你怎麼也不跟你地夫人們解釋解釋?剛才我可聽見你的夫人們說了,你要是不道歉,她們就不理你!”
清風也笑了“她們又沒有問過我,我又何必去解釋?不理我?那也好,我正好一個人清淨!”
阿紫遲疑的問道:“你對你的妻妾好像沒有那麼……你為什麼要裝成瘸子?”
清風一愣“你怎麼知道我是在裝瘸子?你可不能對別人渾說去!我只是不想當官罷了!”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我是習武之人,對人體的骨骼和關節再熟悉不過了,看出你是裝的那還不簡單?你不願意讓人知道,自然不用擔心,我也不是那多嘴的人。”
清風把心放到了肚子裡,隨即又好奇的問道:“那魏武怎麼沒看出來?”
“他?他的武功還差一些。眼力當然更差。我發現……你……對你的妻妾感情好像沒有那麼深……”
清風笑了“感情嗎?我的婚姻都是別人為我安排的……至於感情……就是養一隻小貓小狗時間久了,也自然會有感情的,更何況是人呢……你呢,有邱楓的消息嗎?”
阿紫沉默了半晌說道:“我問了好幾個吳王身邊的人,都說他……死了……說他和吳王相敬如賓……我……”阿紫邊說著,眼淚邊撲簌簌的往下掉“我怎麼也沒想到……他居然會……會喜歡男人……他以前……對我也很好的,很溫柔的……”
清風嘆了口氣“感情的事,有時候自己都說不清,旁觀者就更是說不清楚的……”清風看見阿紫傷心的模樣,現在的男人身份又不方便上前安慰她,清風說道:“我彈曲子給你聽吧!”
清風盡量找些歡快的曲子,彈奏給阿紫聽,曲子斷斷續續的彈,阿紫認認真真的聽,直到三更天的梆子響了,阿紫才站起身來“謝謝你的曲子,聽著很舒服,很開心……我從小身體不好,就跟著師父習武,還從來還沒有聽過這麼好聽的樂聲……”
清風笑道:“你喜歡聽就總來聽好了,我最近就住在這書房……”
阿紫笑了笑,告辭走了,不一會兒,又轉了回來,說道:“我忘了告訴你,吳王馬上就要回京了……”阿紫說完,轉身走了。
天空一彎下弦月,發出凄冷的光芒,到處一片漆黑,偶爾聽見幾聲犬吠……阿紫幾個縱越,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清風愣呵呵的站了半天,吳王就要回京了!這是意料中的事,不是嗎?
吳王李恪他還會來糾纏自己嗎?清風決定他要是再來的話,就問問他邱楓的事,枉自己還曾經在霎那間對他動過心,原來竟然只是一個替代品……
第七十六章 誰算計我?
清風還沒起床呢,煙兒就來了,清風趕緊從床上爬起來,由煙兒侍候著把衣服穿好了。清風問道:“你怎麼來這麼早啊!”
煙兒說道:“趁著早上不太忙,趕緊來看看爺,要不然一忙起來,就沒空閒了!”
清風不由得汗顏,米蟲做的有些久了,居然忘了以前起早貪黑的苦日子了。清風問道:“印刷行還好吧?”
“好!每天都忙得腳不沾地的……您看看,爺,您就快過生日了,這是我們印刷的最新版《石頭記》,奴才把前幾次出版的合訂成了這一本,送給您做為生日禮物。”清風一看,這不就是精裝版《石頭記》嗎?煙兒這小子行啊!腦子好使!
清風高興的翻了翻,無論封面、紙張還是排版,都非常精美,尤其是書裡面還畫有插圖,清風點了點頭,“你剛才說什麼?送我的生日禮物?我快過生日了嗎?什麼時候過生日?我還真的不記得了。”
煙兒笑道:“爺,再過幾天,八月初一是您的生日。”清風“哦”了一聲,想著八月初一,那可是個娘娘命呀,原來我這身體真的托生錯了,本來我就應該是個女人的。初一娘娘十五官,這話紫雨說了不知道多少遍,紫雨自己也是初一的生日來著。
因為清風從小就不知道自己是哪天生日,這麼多年來一直都是和紫雨一起過生日,自己還沒有單獨過過生日呢!原來我竟然真的是和紫雨一天的生日啊,清風發了半天呆。
想著現在又把幾個老婆給得罪了。估計是沒人給自己過生日了,心頭稍稍有些黯然。想到晉陽以公主之尊下嫁給自己這麼長時間了,還從來沒有使過小性子呢?這次是怎麼了?居然只為了這麼一點事就不理自己了?實在是讓人費解,也許是因為自己性子太好,把她們寵壞了吧!清風打定主意,這次絕不低頭。
清風看著這精裝版地《石頭記》送人做禮物比較好,煙兒帶來了十多本,清風就全都留下了。想起今天恰好約了高臨風去酒樓吃飯,就送他一本做禮物好了。
清風騎了玉花驄,後面跟著黎青和奴兒二人。奔胡姬酒樓而去。胡姬酒樓是京城比較有名的酒樓之一,據說不光是飯菜的味道好。最主要的這兒常駐著一支跳胡旋舞的舞蹈班子,全都是十八九歲的西域姑娘,酒樓裡充滿了異域風情,吸引了一大批的客人,還沒進酒樓,就聽見手鼓陣陣,串鈴聲聲,想來胡旋舞正跳到緊要處,隨手把馬交到店小二手裡。^^首發 君 子 堂 ^^清風拄了拐,一瘸一拐的進了酒樓,立刻引起了人們的注意,食客們居然不看胡旋舞轉而來看清風了。
或許是因為清風長得漂亮?或許是因為清風拄了拐杖?這才招來詫異的目光。清風對此早做好了心裡準備,所以渾不在意地對店小二說道:“我約了高臨風高公子,他來沒來啊?”
“哎呦,您一定就是李駙馬了,高公子正等著您呢!就在二樓天字號!”
清風一瘸一拐的上了二樓。就看見高臨風從一個單間探出頭來看,一眼看見了清風,說道:“我聽著聲音,估摸著就是你來了。”
清風說道:“聽著聲音?什麼聲音啊?我的腳步聲能傳得那麼遠嗎?”
“什麼腳步聲?是你的拐杖聲,咚咚的響。你說你怎麼就那麼倒霉呢,從馬上摔下來也能摔壞了腿!我表姐更是倒霉,剛嫁你你就變成了瘸子!”
清風笑著和高臨風進了包間,黎青和奴兒就站在門外,清風想讓黎青一起用餐。可是無論清風怎麼叫,黎青就是不肯進來。清風有些納悶,黎青今天這是怎麼了?
高臨風說道:“清風,我剛才這麼說你,你不在意吧?我知道你腿殘了,心情肯定不好。其實這樣沒有什麼!你不是一直都不喜歡當官嗎?這下子你就是想當官也當不成了。不是正合了你的心意,正所謂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清風曬然一笑,沒想到高臨風長得高高大大的,居然心還是挺細的,還知道安慰人了“你看見我愁眉不展了嗎?我若是在意,就會躲在家裡不出門的。”
高臨風點頭說是,倆人相視而笑,高臨風早就點好了飯菜,非說今天他請客,提前為清風慶賀生日,清風也不推辭,各種菜色流水一樣端了上來,清風直說:“行了,行了,多了我們兩個也吃不完!”
高臨風說道:“你知道吧?再過幾日,吳王就該回京了,永寧也會跟著回來。我們三個就又能相聚了!”
清風忙問“你怎麼知道的?永寧來信了?他在吳王那裡做得還順心吧?”
“有你地面子罩著,怎麼會不順心?永寧來信說,吳王對他禮敬有加。這次他同時也給你寫來了一封信,給!”
清風放下筷子接過信,匆匆一瞥,無非是說些生活瑣事,強調一切安好,無需掛念的字樣。\\\87book.com\\\最後說最近要陪著吳王一同進京。
高臨風一見清風眉頭緊鎖,忙問道:“永寧在信中說了些什麼?”
“沒有什麼。我就是想,吳王此次應詔回京,帶著永寧幹什麼?有什麼用意?這個吳王居心叵測啊,永寧不過是一個隸屬的小官,他何須如此在意?如此做作?為的是什麼?”其實清風心裡還有一個疑問就是,難道這個吳王想要利用永寧來接近我嗎?高臨風笑道:“知道我為什麼不喜歡做官嗎?我就是不喜歡一天到晚地琢磨這些事!有道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想那麼多幹什麼?”
清風也笑了“淺水,你說我一個小小的五品芝麻官。有什麼值得吳王這麼給我面子地地方?就連我的朋友都悉心照料?”
高臨風眉頭一皺“難道這裡邊還有什麼貓膩不成?”高臨風話音未落,就聽見包間外面一片喧嘩,喧嘩聲中隱隱的有一個人在說著什麼,可惜聽不清。
魏武推門進來,對清風說道:“二少爺,外面有一個老頭胡攪蠻纏地非要找你告狀。”清風一愣,找我告什麼狀?
因為黎青進來沒有關門,就聽見樓下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在喊著“我冤枉啊!我要找李駙馬討個說法,你們就讓我待一會
清風和高臨風均是一愣,兩人對視一眼。就聽見一個人說道:“你這老頭,我們酒樓又不是衙門,你要告狀到衙門去告去!”說這話的顯然是酒樓的夥計。
就聽見那個蒼老的聲音說道:“官官相護,你讓我到哪裡告去!我今天知道了李駙馬在這裡吃飯,我就想聽李駙馬給我個說法,總不能他家的親戚殺了人,還逍遙法外……”
清風皺了皺眉頭,心想我家的親戚殺了人?這是說我嗎?我怎麼沒聽說過我家有親戚殺了人啊?這酒樓人山人海地,傳了出去,對國公府的名聲可是不好。想到此。清風忙道:“黎大哥,你去請那人進來說話!”
等了半天,黎青回來說道:“那個老頭子說了,要酒樓裡地食客們做個見證。有什麼話請您到大堂去說,他還說……還說怕您殺人滅口……”
清風一聽,不由得發怒,眉頭緊鎖,心想。這是誰又來算計我!我一年到頭也出不了幾次門,居然一出門就遇到這麼烏龍的事件,真是晦氣!轉念一想,看來還真的得出去,要不然也沒法子收場了。
清風和高臨風帶著黎青、奴兒來到大堂,看著裡三層外三層的圍著不少看熱鬧的食客,不由得皺了皺眉頭,一個穿著粗布衣裳的老者鼻涕一把、淚一把地被帶到了清風地面前,店小二拿過來一把椅子讓清風坐了。清風問道:“你說我家地親戚殺了人,是我家地什麼親戚啊!”
那個老漢見了清風,也知道行禮,嘴裡說道:“駙馬爺,您可得為小人做主啊!您的二姐夫王永炎殺了我的女兒,老漢告到順天府。府尹卻說沒有證據。不肯受理,求駙馬爺給老漢做主!”
清風一聽。原來是這件事,“老人家,你就住在這附近吧?是誰讓你來找我喊冤地?”
老漢說道:“小老兒哪裡知道?剛才有一個肥肥白白的讀書人模樣的,說是駙馬爺在此,一定能給小老兒做主,讓小老兒找您,說您最是……最是公正無私的……”
清風一想,自己這是讓人盯上了,剛到酒樓這麼一會兒,居然就被找上來了,清風問道“他是不是還告訴你一定要在大庭廣眾下問我,否則我不會理睬你是不是啊?”
那個老漢連連點頭,清風嘆了口氣,說道:“那個王永炎以前的確是我地二姐夫,不過幾個月之前我二姐就和他和離了……即使他和我二姐沒有和離,你既然知道我和他是親戚,怎麼又能來找我告狀呢!即使我真的公正無私,遇到這樣的事也是需要迴避的!再說了,我也從來不管刑獄之事的,你這是受了別人的愚弄了。”
那個老漢一聽這話,張口結舌說不出回來,就聽見人群裡有人喊:“別聽他胡說,和離了怎麼會沒人知道?”
這個說話的人話音剛落,就見黎青一躍而起,從眾人的頭頂飛了過去,在眾人的驚呼聲中,黎青一下子擒住了那人,拎著那人就來到了清風地面前,清風指了指那個人,問那位老者“是他叫你來找我的嗎?”老漢茫然的搖了搖頭。
清風冷冷的對黎青抓住的那人說道:“我堂堂國公府的二公子,皇上地十九駙馬爺,有必要撒謊嗎?我二姐和離了,難道還要向你匯報不成?”大庭廣眾之下,也不能對那人怎麼樣,況且這樣地小角色,也未必知道什麼,清風轉頭對黎青說道:“放他走吧!”黎青皺了皺眉頭,“啪啪”兩聲脆響,左右開弓扇了那人兩個耳光,說道:“我知道你是受人指使的,我家二少爺仁慈,不追究你,今天就放你一馬,趕緊滾吧!”黎青一撒手,那人顧不得擦去嘴角地血跡,狼狽逃竄而去……
清風看了看眼前的老者,也不過是一個受人利用的老頭子,有心幫他,忙說道:“我聽說那個王永炎已經因為別的事受了牽連,被下獄了,你若是真的想要告狀,還是到順天府去告吧,這次說不定府尹就會受理的。”
那個老漢疑惑的顫顫巍巍的走了,眾位看客也都散了。清風自己卻鬱悶非常,到底是誰在算計自己啊,這事雖然不大,這算計人的人到底是什麼意思啊?是給清風我來一個下馬威還是什麼?
高臨風幫著清風分析了半天,倆人半點也沒摸著頭腦,清風心裡卻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仿佛有一張無形的大網,正在悄悄的向自己展開,自己卻還傻乎乎的不知道這張網來自哪裡。
一頓飯因此吃的索然無味的,高臨風一旁嘆道:“看你混得風生水起的,我以前還羡慕不已!哼,現在我一看哪,還不如我呢!”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清風也無奈的笑道:“誰說不是?我現在最羡慕的就是你,既有父親兄長替你支持門戶,又有金錢任你花用,更有時間風流快活,人生當如淺水你呀,我若是如此,夫復何求?”
倆人舉杯,酒入愁腸,又喝得半酣……
出了胡姬酒樓,清風無意中一回首,發現樓上的一個窗戶正有一雙眼睛在向自己探看,發現自己回頭看,又猛然縮了回去,那雙眼睛,仿佛在哪裡見過,清風騎上馬,心裡還在想,我在哪裡見過那雙眼睛呢?
和高臨風告別,一旁的黎青看見清風有些醉了,生怕他掉下馬來,打馬來到清風的旁邊守護著,嘴裡吶吶了半天,似乎想要說些什麼。
清風雖說醉眼朦朧,心裡還是明白的,他在馬上晃晃悠悠的說道:“黎大哥,是不是魏大哥走了,你也想要走啊?今天怎麼讓你一起吃個飯也不肯?我早就知道了你和那個鈴兒姑娘好上了?你打算和她一起行走江湖去嗎?”清風的酒喝得多,話也有些多。
黎青被說中了心思,想著清風待自己不薄,自己卻要離他而去,心裡頗為歉疚,默默不語。清風笑道:“你也不用為難,江湖兒女,想那麼多幹什麼?我現在也想,若是能跟著你一起去逍遙,那該多好啊!”
第七十七章 鞭子侍候
清風獨自在書房住宿了幾晚,孤枕難眠時就想那天到底是誰在算計自己,是魏王?還是高陽公主?除了這兩個人,清風還真的想不起是誰來。想著自己成天在家裡無所事事,接觸的人有限,不可能得罪了誰自己還不知道吧?這個人算計自己到底有何用意?想讓自己的瘸子形象展現在大家面前丟丟醜?還是有其他別的什麼目的?清風百思不得其解,越是不明白,就越是為之糾結不安……
後宅的三個女人晉陽、紅藕、和單玉兒也很焦躁,以往自己有些小的不快,清風都是很溫柔的忙著來哄著自己,這一回是怎麼了?這麼長時間清風竟然連面也不朝了?三人有些驚慌,其實那天從晉王府回來,綠荷就說了是自己主動要求嫁給晉王的,不關清風的事。幾個人一商量,還是不能理睬清風,因為這事綠荷是早就說了的,事前清風居然半個字也沒漏,三個女人都有被清風給忽視了的感覺,大家商定這次一定要讓清風接受教訓,哪成想弄巧成拙,清風居然不理這個茬口。
幾天過去了,清風還是沒有什麼舉動,三人未免有些沉不住氣,暗自覺得自己有些過分,清風的確沒有做出什麼出格的事,不理他無非是想要拿捏他一下,既然拿捏不住,那還是算了吧!三人一商量,就把奴兒叫道內宅,好一番詢問,卻道清風每晚都彈箏到很晚,紅藕說道:“莫不是爺被園子裡的花妖給迷住了吧?“
單玉兒也說道:“明天就是懷玉的生日了,總不能還讓他一個人冷冷清清地過吧?咱們就不要再僵著了。還是現在就去找他,也好商量一下明天給他慶賀生日的事兒。”
三人商量好了,就打了燈籠來書房尋清風,此刻的清風正在為阿紫彈箏呢!不知道為什麼,清風在與阿紫在一起的時候心情總是很輕鬆愉快,就仿佛又回到了以前和紫雨在一起度過的歲月,清風興致勃勃的彈完一曲,就聽見房門一開,清風抬頭一看,居然是自己的幾個老婆。忙想著把阿紫介紹給大家,再一找阿紫,哪裡還有她的影子?
清風不由得一愣,阿紫是什麼時候離開的?自己竟然半點也沒有察覺,清風一想,一定是阿紫的武功高絕,耳朵也好使,早就聽見晉陽她們來地腳步聲了,看見自己正在撫琴,就沒有打擾。^^君 子 堂 首 發^^而是偷偷先走了。
晉陽她們一進屋,看見清風居然東張西望的好像是在四處找人的模樣,心裡頭不由得“咯■”一下。尤其是紅藕,心想。莫不是不幸被我言中了?爺他真的是和花妖在一起?要不然他還能找什麼?
晉陽問道:“你找什麼呢?清風?”
清風一見阿紫不在,也就不想說了,免得又惹來麻煩,忙說道:“我哪裡有什麼可找的?倒是你們心很齊,居然一起來了?難為你們還記得我這個瘸子……”
清風這話可帶著有些自憐的酸味兒。晉陽一聽就急了“清風,我們什麼時候嫌棄你了?你別這樣自己說自己可好?”
原本清風想著只要晉陽她們主動來了,自己就對以往一概不提,此刻不知道怎麼了,心下竟然刻薄起來,嘴裡冷哼了一聲,說道:“原來是我想差了,你們都對我好得很!”
幾個老婆未免有些不好意思,晉陽說道:“清風。我沒有別的,心裡只是怪你,不該再惹我十七姐,你往常也說過,我十七姐就是一個美女蛇,要離她遠一些……你自己說過的話都忘了嗎?又去找那個辯機做什麼?”
清風看了一眼晉陽。“難道在你的眼裡。我是無故惹是生非的人嗎?要不是你們要我陪著去會昌寺,我怎麼會見到辯機?我見到辯機。不過是隨意說了兩句話……你們沒有看見辯機,他雖然布衣芒鞋,卻豐潤神秀……我一見之下,就生出了惺惺相惜之心,我地本意,也是希望他能脫離佛門,哪裡想到他竟然……”清風嘆了一口氣“你十七姐做事如此張揚,總有一天得讓你父皇知道?她自己也就罷了,那個辯機早晚得死在她的手裡……”晉陽上前拉住清風的衣袖“好清風,是我多心了,你別生氣了,好不好?”
清風看了看單玉兒和紅藕,說道:“還有你們倆個,我告訴你們,綠荷是自己要求嫁給晉王的,我不過是在中間牽個線而已,你們都拿我當什麼人了?!”
倆人都心虛地低下了頭,清風也懶得計較那些雞毛蒜皮的事,坐下來整理自己的手稿。=君 子 堂 首 發=三個老婆見清風如此,或是一旁軟語道歉,或是幫著清風收拾書房,清風心裡暗笑,這場PK自己終於是贏了,以後也不能讓她們拿捏住,否則她們三個聯合起來對付我自己,還能有好日子過嗎?此刻也就借坡下驢,把往事一概不提了。
幾個老婆拉著清風要回內宅,剛出了書房的門,就看見父親李績身邊的四個親隨站在門外,清風一愣,心裡突地跳了一下,感覺大事不妙。那四個親隨向晉陽公主行禮,然後對清風說道“二少爺,老爺讓您去一下!”
清風轉頭對晉陽說道:“明達,我若是時間長了沒回來,你一定要去找我啊!”
晉陽有些莫名其妙,眼看著清風跟那四個人走了,還有些發愣,倒是單玉兒了解清風,忙說道:“這麼晚了,老爺還找懷玉做什麼?就是有事指派一個人來也就成了,現在來的居然是四個人,估計是沒有什麼好事,懷玉有些害怕了……不會是這些日子懷玉做了什麼壞事吧?”
三個女人一商量,又回到了書房,打發奴兒去探聽消息。
卻說清風忐忑不安的來到書房。一見李績面沉似水,就有些害怕,畢竟是做賊心虛,頭幾天可是做了一件不能讓人知道的事……一想到這兒,心就怦怦地開始跳個不停……
書房裡靜悄悄,只能聽見蠟燭燃燒的聲音……李績盯著清風看了半晌,清風實在受不了,覺得腦門有些見汗了,再也沉不住氣,鼓足勇氣問道:“不知道父親叫兒子來有……有什麼事?”
李績冷笑了一聲“你自己做的事你自己會不知道嗎?!你認識辯機和尚是吧?他人怎麼樣啊?”
清風一愣。辯機?關辯機什麼事?卻也不敢怠慢,忙答道:“兒子前幾日才認識的……他的魅力,是錦衣裘馬地天皇貴胄所不能比擬的……”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前幾日才認識的?還天皇貴胄所不能比擬的……好啊……以為你老子老糊塗了嗎?你這個孽障,居然,居然也學著人家玩起男寵來了!是不是!”清風看見李績腦袋上的青筋暴起,顯然已經怒極,卻也不能不為自己申辯“沒有……絕對沒有地……兒子只和他見過一面……”
“只見過一面?那何以回家就和你地妻妾鬧翻了?現在你不是還住在書房嗎?你這個孽子,還會撒謊了……還不給我跪下……”
清風心想,我冤死了我,這是誰這麼害我啊?一定是高陽公主!好漢不吃眼前虧。還是跪下吧,可別像上次哥哥那樣挨一頓板子!
清風可憐兮兮地跪到地上“爹爹,你不要聽別人胡言亂語,兒子真的什麼也沒做……”
李績哼了一聲。“啪”地把一本書扔到清風的面前“好,那個就算不是你做的,這個總是你寫的吧?你看看你都寫些什麼!”不用看,清風就知道李績說的是哪段,心裡也更加駑定是高陽公主害自己。
清風辯無從辯。只是低著頭默默不語。李績怒道:“國賊祿鬼?在你的眼裡,你爹爹就是這樣地人嗎?!於國於家無望,古今不肖無雙你的詩書都讀到狗肚子裡去了!以後不準再寫了!我看你再寫……再寫我就打斷你的腿!詩禮簪纓之族,就培養出你這樣的子弟嗎?”
李績越說越氣,拿起墻上掛地馬鞭就要打,清風一見嚇得直哆嗦,抱著不吃眼前虧的態度央求道:“爹爹,不要啊!孩兒不寫了,您說不寫就不寫……”李績卻不這麼想。清風若是淡定些,這鞭子或許就不打了。他一看清風竟然一點骨氣都沒有,哪裡像自己的兒子啊,越發的怒了,照著清風就甩了兩鞭子,李績身負武功。這兩鞭子打得可是有些狠。鞭子下去的地方,衣服立刻成了碎片。鮮血淋漓……清風連聲慘叫,鬼哭狼嚎……
寂靜地夜色中,清風的嚎叫聲傳出老遠,奴兒聽了,撒腿就跑回去給晉陽公主她們送信去了。晉陽不知道清風惹了什麼禍事,怕自己的面子不夠大,連忙打發單玉兒去找夫人,自己帶著紅藕和一群侍女直奔李績的書房。
這邊李績聽了清風的鬼叫,更是怒氣勃發,又問道:“你說,你二姐和魏武是怎麼回事?怎麼半路就沒了人影?是不是你安排的?”
清風心想,這事兒我可死活也不能承認,要不然還有我的好嗎?清風把頭搖得像撥了鼓一樣,李績上前又是幾鞭子,怒道:“你以為你做的嚴密,你忘了你還給你二姐五百兩銀子了嗎?”
這幾鞭子打得清風皮開肉綻,痛徹心肺,從小到大清風雖然吃過不少苦,哪裡受過這個呀?冷汗順著腦門滴滴答答的往下淌,清風暗自埋怨晉陽還不快來救自己,同時也詫異,這事兒爹爹怎麼都知道了?
清風只覺得傷口火辣辣地痛,咬牙堅持說不知道,他也的確不知道魏武能把二姐帶到哪裡去隱居,李績怒極反笑“好啊,你倒是威武不屈是不是?事情都如此地步了,你還不承認?”提起鞭子又打,打了兩下,卻見兒子沒有大呼小叫的,這才發現他竟然是暈死過去了……
李績一驚,這才想起來這個兒子從小就體弱多病,好不容易才能養活到這麼大的,心裡不由得有些驚慌,也有些後悔,他扔下鞭子,把清風的頭抱在懷裡,喊道:“懷玉,懷玉!”
清風一則是痛,二則的鞭子地傷痕血肉模糊,清風一看,暈血症就犯了,這才暈死過去了。李績喊了兩聲,見清風沒什麼反映,有些慌了,抱著清風就衝門外喊:“來人!來人啊!”
就見門一開,晉陽和紅藕進來了,晉陽一看清風昏迷不醒,慘白地一張臉,渾身更是鞭痕累累,滲出的血珠子把衣服都染紅了,頓時眼淚流了下來,腳也軟了,幸好一旁地夏雨和紅藕扶住了,身後的下人一見,不用主人吩咐,連忙去找御醫……緊接著王夫人也被單玉兒攙扶著來到了書房,一看見清風的樣子,王夫人就哭開了“我的玉兒啊,你醒醒,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的,娘也不活了……”
李績聽了,越發心煩,喝道:“不準哭!”
王夫人從來不敢頂撞丈夫,此刻什麼也顧不得了,說道:“老爺,你明知道玉兒身體弱,怎麼還下如此狠手?你還當他是你的孩子嗎?你分明是在審賊……”
旁邊清風的三個老婆當然不敢說李績什麼,心裡卻是替清風感到委屈,都是抽泣不已,晉陽哭著哭著,忽然覺得肚子痛,一旁的夏雨驚訝的說道:“哎呦公主,你這是怎麼了?”
眾人一看,晉陽的腳下一灘子血,李績的腦袋轟然作響,心裡要悔死了。天哪,我的孫子!我李績的孫子要沒了!
第七十八章 雞飛狗跳
清風本來身體的底子就不好,又因為天氣漸冷,沒注意添減衣服,有些著涼了,再加上李績這一頓鞭子,當晚竟然高熱不退,滿嘴胡話起來,蘭苑裡單玉兒守著清風,兩眼哭得像個爛桃子。
梅園裡晉陽躺在床上不停的問王夫人“清風怎麼樣了?”王夫人怕晉陽擔心,忙安慰道:“人已經清醒過來了,還惦記著過來看你呢!”晉陽聽了才稍稍放心,只是自己的肚子還隱隱作痛,又擔心孩子會沒了,就這麼折騰了一宿,吃了兩服藥,總算下身不流血了。
王夫人的心此刻恨不能分成兩半,一邊惦記著自己的兒子,一邊還擔心這沒出生的孫子,看見晉陽的血止住了,想起太醫的話,說只要今天能止住血,就沒事了,心才算安些。轉眼看見紅藕熬了一宿,眼睛也又紅又腫的,怕她懷的孩子再出事,忙吩咐紅藕去歇著,紅藕哪裡睡得著,又跑到蘭苑來看清風,看見清風依然昏迷,紅藕一顆心就像油烹的一樣,心裡埋怨老爺下手太狠了,卻也不敢有半句怨言,和單玉兒守在清風的床頭……
卻說老祖宗吃了早飯,乾等著懷玉和幾個孫媳婦也不去,往常都是早早就來問安了呀?老太太就忍不住問玳瑁,玳瑁支支吾吾的不敢說實話,老太太什麼樣的人啊,一看就知道出事了,嚴詞逼問下,玳瑁也只好說了。
老太太一聽就火了,罵了兒子李績兩句,可惜李績不在身邊。老太太拄了龍頭拐杖就要來看清風,剛出門,就碰到程素素來請安,便陪著老太太一起去看懷玉,正好在蘭苑的門口看見李績正蔫頭耷腦的來回踱步,原來李績一聽清風昏迷不醒、高熱不退,晉陽又動了胎氣,悔得腸子都青了,早朝也沒去,打發人去請了假。**JunZitang.coM**自己不停地派人來蘭苑探聽消息,總說是還昏迷著,李績就有些急了,親自來看,來到門口才想起來還有兒媳婦在場,自己這個老公公獨自去了不方便,正在徘徊呢,正好老太太來了。
李績一看自己的母親來了,忙迎上去請安,沒想到老太太拿起龍頭拐杖一拐杖打過來。李績也不敢躲,這一拐杖正好打在肩頭,李績痛得一皺眉,喊道:“娘……”
老太太怒道:“我打你一下你就知道痛了。懷玉細皮嫩肉的,如何受得了?”李績諾諾稱是,上前扶了母親,一起去看自己的兒子,卻見清風雙眼緊閉。臉色煞白,嘴裡還說著胡話,老太太的眼淚就流下來了,數落李績道:“哪有你這麼教育孩子的?懷玉從小到大,除了身體不好,還讓你操過什麼心?小小年紀就得了個探花給你長臉,寫詩作文,哪樣比別人差了?就說懷玉寫得《石頭記》,滿長安城多少人都誇好。上次你姨娘來了,還誇來著……我看著不論人品相貌,還是為人秉性都比別人家的孩子強些,他倒是哪裡惹了你?”旁邊的程素素和單玉兒、紅藕見老太太數落自己的公公,怕自己的公公抹不開面子,早就躲開了。
卻說李績聽了自己母親這麼一說。又想起清風地好來。心裡更是後悔的要死,娘兩個正說著。李懷英又引了一個京城有名的郎中進來,郎中把了半天脈,皺著眉頭開了藥方,李績看了一下,藥方上龍飛鳳舞的寫著羌活、荊芥穗、防風、白芷、葛根、川芎、地黃、黃芩、甘草、牛黃等,跟太醫開的方子差不多,都是發汗解肌,消熱透表的。
李懷英領著郎中去了,李績拿出自己配的外傷藥要給清風上,一掀開被子,就見清風身上未著寸褸,嬌嫩的肌膚上累累鞭痕,有的地方血肉模糊,還在往外滲血,一旁的老太太見了,眼淚忍不住又往下流,又罵了李績兩句,李績也深悔自己下手太重了。\\\87book.com\\\
李績是上過戰場地人,什麼樣的慘象沒見過?只是一見自己的兒子被自己打成這樣了,卻有些手足無措了,想著這個孩子從小就聽話,沒讓自己操什麼心,自己對這個孩子也是很滿意的,可是為了保持做父親地尊嚴,好像從來沒給過孩子好臉色,弄得孩子每次見了自己都是戰戰兢兢的……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王夫人看著晉陽睡了,又過來看自己的兒子,一看見李績在此,氣便不打一處來,也顧不得自己的婆婆在跟前了,一把奪過李績手裡的藥,淚水■裡啪啦地往下流,哽咽道:“老爺還來幹什麼?還不解恨,想要看著他怎麼死嗎?”
李績訕訕的也不言語,在旁邊看著王夫人給清風上藥,老太太還要去看晉陽,聽王夫人說晉陽睡著了,就顫顫巍巍的回自己的院子,臨行又把李績數落了一頓,李績回到自己書房,什麼心思也沒有了,只是不停的派人去問清風清醒了沒有,到了吃中飯的時候,下人就看見李績的脣邊起了一圈水泡,飯也沒吃多少。
下半晌,李懷英夫婦又來看清風,看見王夫人和單玉兒、紅藕煎熬的不行,連說帶勸,總算把這幾個人說通了去休息。
迷迷糊糊的清風,好像在一個漫無邊際地曠野中,漫天的烏雲,黑沉沉的,眼看著暴風雨就要來了,清風急得東一頭西一頭的,就是找不到回家的路……一會兒又像置身於冰窖,凍得渾身打冷戰。一會兒又像是行進在炎熱的沙漠,正舉步維艱、口渴難耐,就覺得脣邊好像有水,吸吮了兩下,就聽見李懷英驚喜地聲音,“懷玉,懷玉!”
清風睜開眼睛,正看見自己地大哥站在一旁,大嫂拿了一個小勺在喂自己喝水,清風沙啞著嗓子說道:“我口渴得很,還要……”
李懷英上前扶起清風的頭,喂清風喝了滿滿一杯茶水,又喝了一碗苦藥,清風昏昏沉沉地又睡著了。李懷英摸了摸清風的腦門,長出了一口氣,趕緊派人去告訴父母,清風的燒退了。
王夫人得了這個信,念了一聲佛,忙著到佛前燒香……
寢食難安的李績正歇息在李姨娘的房裡,聽了下人說清風的燒退了,終於放下了懸著的心,一旁小心翼翼侍候的李姨娘看著李績滿臉的烏雲散了,也跟著松了一口氣,二少爺清醒了,這個家就不用再雞飛狗跳的了。邊想著,邊趕緊服侍李績歇下了。
單玉兒睡了兩個時辰,因為心裡惦記著清風,總也睡不踏實,趕過來時正好聽見李懷英吩咐下人去給父母送信,她上前一摸,果然不熱了,心說,老天保佑,懷玉總算好些了,不枉我在佛前禱告,等明兒懷玉康復了,一定到廟裡去還願……
李懷英夫婦回去休息,不一會兒,紅藕也來了,知道清風退燒了,喜極而泣,被單玉兒勸回去歇著了。單玉兒上了床,在清風的身邊和衣躺下,看著清風睡夢中還緊鎖眉頭,仿佛還在忍受不盡的痛苦,知道他身上的傷口痛,卻也毫無辦法,她輕輕的吻了吻清風的腦門,只能眼睜睜的在一旁看著……
忽然想起今天還是懷玉的生日,本來還想好好的慶賀一下呢,自己還偷偷的作了一首曲子,就想著等他過生日的時候吹奏給他聽,居然就此錯過了。這都要怪老爺,這麼狠心,有什麼樣大事,竟然值得把懷玉打成這樣……單玉兒看了看昏睡中的懷玉,拿出自己精心繡制的一個鴛鴦荷包,放在懷玉的枕邊……
一晚上單玉兒隔一會兒就摸摸清風的腦門,總算再也沒有發熱……天都快亮了,單玉兒才眯了一覺。當晨曦中的單玉兒睜開眼睛,就看見清風正看著自己呢,單玉兒驚喜萬分“懷玉,你醒了?”
清風虛弱的咧了咧嘴,啞著嗓子說道:“我餓了……”
單玉兒聽了,欣喜不已“我這就去給你拿飯……”說著也顧不得梳洗,就出了房門,正看見紅藕和一個丫鬟拿了食盒過來,單玉兒笑道:“來得正好,懷玉剛剛要吃東西呢!”
兩人侍候著清風吃了飯,用了藥,又把身上的傷口重新上了藥,迷糊的清風這才想起來還沒看見晉陽呢!忙問晉陽哪裡去了?
單玉兒和紅藕哪裡敢說實話啊,只是推說宮裡來人了,說哪位娘娘病了,晉陽看清風的燒退了,沒有什麼危險了,就進宮去看望娘娘去了。
這瞎話本來漏洞百出,但是清風現在吃的藥好像有鎮靜的成分裡,不一會兒也就又睡著了,哪裡還能分辨出這話的真假?
兩人看清風睡著了,囑咐丫鬟婆子好好看著,又來到梅園來看晉陽,服侍著晉陽用了藥,晉陽也問起清風,兩人又怕晉陽著急,也哄晉陽說清風無礙,已經大好了。
第七十九章 一箭雙鵰
這幾天清風睡覺的時候多,清醒的時候少,清風更願意處在昏睡中,那樣身上的疼痛能少些。這天正清醒的時候,聽見夏雨進來問單玉兒,“單姨娘,黎青有事要見駙馬爺,讓見還是不讓見?”單玉兒忙說:“不行,等過兩天再見吧!”
清風想起來早就答應了黎青他可以隨時離開,也許他就是為了這事來的,清風忙說道:“讓他進來吧!”
單玉兒無法,只得囑咐夏雨照看著清風,自己避開了。不一會兒黎青進來了,聞著滿屋子的藥味兒,黎青皺了皺眉,他來到清風的床前,看見清風那一張煞白的臉清瘦了不少,心情便有些不好。
清風笑道:“黎大哥,我好多了,你找我有什麼事?”
黎青說道:“清風,我昨晚替你報仇去了!”
清風一愣,報什麼仇啊,難道黎青這小子竟然敢打自己的爹爹嗎?不會吧?清風忙把身邊的人支了出去,問道:“你怎麼為我報仇了?”
黎青說道:“我知道這事是高陽公主在老爺面前使壞,我把高陽公主給收拾了一頓……”
清風一聽,收拾了一頓?難道這小子把高陽公主給那個了?不像啊?清風甚至惡意的想,要是黎青真的把她給辦理了,估計高陽公主還能偷著樂吧?這次清風實在是被李績打得狠了,對高陽公主那一點同情之心,已經蕩然無存了。清風忍不住自己的八卦之心。忙問道:“你怎麼收拾的她?”
黎青說道:“我和鈴兒、阿紫這幾天寫了幾萬張這樣地紙,昨晚上凡是高門大戶都送去了一張,就連皇宮內院也送去了……”
清風接過黎青遞過來的紙一看,不由得哭笑不得,這不就是那種污衊人的小傳單嗎?紙上說高陽公主養了多少個面首,凡是她看得順眼的平民男子就千方百計的弄來與之一夕之歡……清風看了忍不住皺眉,雖說自己不是君子,但是這種事做來也是虧心啊!高陽公主的名聲借此可就臭名遠揚了。^^首發 君 子 堂 ^^
三個人一晚上居然發了幾萬張?竟然連皇宮內院都發去了。這種污衊人的法子虧得他們幾個怎麼想得出來?清風心中疑惑,他們都是武人,最喜歡用武力來解決問題。怎麼會想到用這種陰人的法子?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黎青見清風皺眉,以為清風不高興,心裡便隱隱的有些不快,想著自己幾個人白忙了幾天,結果人家還不領情……清風一見黎青的臉色,忙說道:“這主意是煙兒替你出地吧?”
黎青點頭,清風說道:“這法子雖說能讓高陽公主失了面子,但是她是太宗的親生女兒,況且查無實據,估計也就是被禁足半年罷了。這些字是你們寫的?紙呢?是哪兒來的?可別讓人查出來是你們幹的就糟了!”
黎青一看原來清風擔心的是這個。忙說道:“這個是從咱們印刷行的對頭那兒弄來的紙張……”
清風一聽,得,又是煙兒出的損招,這可是個一箭雙鵰之計。清風想著事情既然已經出來了。自己還是什麼也不要說了,省得傷了手下人的心……
再說了,反正也和高陽公主鬧翻了,還指望她會說自己地好嗎?此刻說不定高陽公主就知道了這事是自己的手下辦的,不知道她還會有什麼後招……也許現在太宗皇上正大發雷霆。就能把她禁足了,那樣就好了,最起碼我能清淨些日子吧?
想到這裡,清風說道:“難為煙兒想出這樣的法子,也得有你們幾個施行,還真是缺一不可啊!頭些日子你就說要走,剛才我還以為你今天是來辭行地呢?”
黎青神色一黯,說道:“本來幾天前就要走的,一看你出了這樣的事。\\\87book.com\\\我們就商量著替你報了仇再走。今天事情已了,我正是替鈴兒和阿紫來向你辭行的。”
清風呆了一呆,隨即說道:“走吧,都走吧。我是走不了,能走也早就走了……只是別忘了有空來看看我,我還為你準備了一包銀子……”
黎青應了。說道:“阿紫說了。你答應明年春天春茶下來了給她留些,她說了。到時候來取。”
清風笑道:“那是自然,讓她來吧,我等著。”
清風喊來夏雨,讓她把自己準備的盤纏給黎青拿來,然後替自己送送黎青,聽著黎青地腳步聲漸漸的遠了,清風很傷感,與自己相得的人,一個個的都走了,只留下自己還在煎熬……一想到煎熬這個詞,清風無奈的笑了。
不一會兒,夏雨引著李懷英進來了,李懷英一看清風清醒著,就笑道:“兄弟,上次哥哥挨打時,你還說小心下面那疙瘩得了褥瘡,這回哥哥也得提醒你一句。”
清風無奈的笑了笑,他自己的鞭傷也大部分在後背,只能側臥或者趴著。李懷英把屋裡的人支走。坐在清風的床邊,問道:“兄弟,你到底怎麼惹了父親?”
清風笑著反問道:“你猜是為什麼?”
李懷英搖了搖頭,“我就是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出來為什麼?你成天在家,從不招災惹禍。”
清風想一想自己這頓打挨得實在是有些冤枉,說自己和辯機有曖昧,這肯定是高陽公主地主意;至於《紅樓夢》那也不過是個引子;送給晉王姬妾,若是沒有前兩件事,估計也沒什麼,可是這幾件事一摻和到一塊兒,問題就有些複雜,再加上自己鼓動二姐和人私奔去……就導致了最終的結果。
李懷英驚訝的看著清風“兄弟,你真的鼓動他們私奔了?”
“是啊!怎麼了?難道你想看著二姐一輩子不嫁人?”
李懷英說道:“怪不得爹爹生那麼大的氣,我聽說爹爹把二妹許配給了他手下的一個將官做填房……”
清風聽了,這才猛然想起怪不得二姐同意私奔了呢,原來是被這個消息給逼走地,估計爹爹要是沒給她找人家,她還不能下定最後地決心呢!
兄弟倆個都慶幸不已,李懷英跟魏武也是很熟悉的,最羡慕魏武那一身武功,聽說他成了自己地妹婿,心裡也很高興。清風心想,只要二姐能幸福,自己挨了這頓打也算是值了。
李懷英前門走了,單玉兒從後門進來了,面色複雜的說道:“懷玉,真的是你讓二姐私奔的?這樣大逆不道的事情還是少提為妙。”
清風笑道:“好啊,原來你在偷聽!”單玉兒嘆了口氣“懷玉,這次挨打真的也有把綠荷送給晉王的原因嗎?你知道為什麼綠荷願意嫁給晉王嗎?”
清風奇怪的看了一眼單玉兒“我怎麼會知道她為什麼願意嫁給晉王?”
單玉兒沉默了半晌,居然謹慎的打開門四下看看無人,這才輕聲的對清風說道:“綠荷跟我說了,有一次她無意中聽見你說,將來晉王能當上皇帝……”
清風吃了一驚,我什麼時候說過這樣的話了?清風仔細的想了半天,怎麼也記不得自己說過這樣的話,難道是自己自言自語嗎?這話即使是自己的父親李績,清風也半個字沒有提過啊?或者是在睡夢中的言語?下次見了綠荷,一定要好好問問她。只是他可沒想到,綠荷現在可不是普通的丫鬟了,豈是他想見就能見到的?他驚疑不定的問單玉兒“那她要嫁給晉王做什麼?”
單玉兒含淚說道:“她說,懷玉你不喜歡做官,難免遇到什麼不順心的事,或許將來有什麼用得著她的地方,她在晉王的身邊,能給你幫上忙。到時候你可以去找她……”
清風一聽,有些發懵,這是什麼意思?難道她要嫁給晉王還是為了我著想嗎?難道她為了我竟然要把自己的終身幸福葬送掉嗎?
單玉兒緩緩的說道:“你都忘了,那年你九歲,我十二歲,我們兩個偷偷的跑出國公府去玩,正好遇上綠荷一家來京城投親不遇,他的爹爹患了病重,把銀錢用完了,客棧老闆眼看他們沒錢了,就把他們一家攆到大街上,我們看到綠荷和她娘圍著他爹爹哭,看見他們一家人可憐,就把他們帶回到國公府……綠荷說了,她做什麼也報答不了你對他們一家的恩情的……”
清風心想,原來是這麼回事,我可沒想著要她來報答我什麼呀?綠荷這個人,怎麼不早說啊!即使她真的有心幫我,將來是武則天掌權天下,哪裡還有她的用武之地?況且我現在身為當朝駙馬,只要不謀反,誰敢把我怎麼樣?根本沒有這麼做的必要啊。這個綠荷,可是真夠傻的!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清風一邊想著綠荷夠傻,一邊感念她的忠誠,想著太子早就伏法了,怎麼新的太子還沒有選出來?不會有什麼變故吧?清風迷迷糊糊的又睡了……
單玉兒看著睡夢中的懷玉,想著難怪綠荷對你一片痴心,你還是那麼至情至性,居然鼓動自己的姐姐跟人私奔,天底下,也就只有你一個人能做出這樣的事來……
第八十章 處處機鋒
清風的身體一天天的好起來,用腦子想事情的時候也就多起來了。一天,清風忽然說道:“玉兒,你說,綠荷以後會幸福嗎?”
沉默了半晌,單玉兒笑道:“也許,她一直覺得能為你做一丁點事就是幸福的吧?誰又知道呢?有的人錦衣玉食的,也不覺得幸福,有的人吃糠咽菜,卻覺得自己很幸福。”
清風聽了,覺得眼睛有些濕。事情怎麼會這樣呢?當初單玉兒說綠荷對自己痴心一片,自己並沒有想那麼多,只想著女人多了是麻煩,能甩開就甩開是最好的,哪裡想得到她居然會為了將來能幫助自己才做出這樣的決定呢?單玉兒看見清風在發呆,說道:“怎麼了?你後悔把綠荷嫁給晉王了?”
清風笑了笑“既然已經這樣了,又後悔什麼?即使後悔,現在也沒有什麼用了……綠荷從來沒有對我說過什麼,如果她說了,或許我不會……”清風心裡卻在懷疑,我真的不會嗎?她曾經已經為我死過一次了,我還不是不肯要她?只是她自己的心思,為什麼什麼都不說呢?既然不想說,事後又讓單玉兒告訴我這些做什麼?難道就是想讓我錯過之後再嘗嘗心痛的滋味嗎?
清風猛然想起來,在別人的眼裡自己是不是太冷情啊!從小到大,不知道多少人說自己冷血……因為我沒有父母、沒有親人疼愛,我只能習慣自己愛自己,我從小就是自私的人啊……
清風小心奕奕的問道:“玉兒,我把綠荷送給晉王,你有沒有……難過?”
單玉兒的眼淚一下子冒出了“我當然難過……”
“對不起……”清風心情複雜,喃喃說道:“你下次見了綠荷,就跟她說,我對不起她。我始終不懂她的心……不過我聽說,要嫁就嫁給一個喜歡自己的人做丈夫……晉王很喜歡她的,一定會對她好的,會比我對她好,你不要難過……”
單玉兒噗嗤又笑了“你說地這是什麼話?綠荷從來也沒有覺得你對不起她。臨走的那個晚上,她還對我說。幸好遇見你,這一輩子別人沒吃過的吃了,別人沒見過的見了,雖說沒出生在富貴人家,但是和富貴人家的小姐也沒什麼區別。要不是你。說不定她一家子都得餓死街頭了……”
清風苦笑了一下,自己想事情是在相互平等地基礎上想的,而別人想事情是從身份地位地角度想的,真是說不到一塊去。**JunZitang.coM**清風想綠荷的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也無可輓回了。還想那些沒用的做什麼?那可不符合自己的性格,還是想想眼前吧!三個老婆還是要對她們好一點,我們之間也許沒有愛情,但是有親情,有責任啊!綠荷這樣地事情還是不要再發生……老太太、母親、兄嫂還有一個三妹妹……還有自己的老爹,這次惹惱了他,以後的日子……
對呀!晉陽呢?好些日子可沒見著她了。莫不是還在皇宮沒回來?
清風忙問道:“晉陽呢?怎麼去了皇宮這麼久啊?我在這裡要死要活的。她也不說回來看看我,枉她還說願意和我同生共死地……”
單玉兒笑了“你地身體也好些了。我也不瞞你。公主她……”
清風一愣,忙問道:“她怎麼了?你倒是說啊!”
單玉兒說道:“也沒什麼的,就是你出事那天,她走路走得有些急,看見你昏倒在地,又擔驚受怕的,就動了胎氣,這些天太醫讓一直臥床養胎呢!怕你擔心,也就沒有告訴你……”
清風一聽就著急了,以晉陽的性子,若是輕來輕去的,自己這樣了,晉陽絕不會不朝面,這一定是很危險,都怪自己太粗心,怎麼早沒有想到?還一直以為她呆在皇宮呢!清風馬上就要去看晉陽,單玉兒一皺眉“就知道你會這樣,所以才不告訴你,你現在全身的傷口剛剛結痂,這一動,還不得都裂開了?到時候公主看見了,也會傷心難過的,還不如再等幾天養好了再去。”
清風想了想,說道:“你把那個輪椅拿來,我坐在輪椅上,你們推著我去如何?單玉兒無法,只得應了,吩咐人把清風以前地用地輪椅拿來,剛剛脫離輪椅才不久,這回又坐上去了,清風想著我和這輪椅還真有緣啊,最近也沒有看黃歷,這麼多災多難,估計是不宜出行,只是去了一趟會昌寺,就惹出了一堆的麻煩。我自己多災多難也就罷了,居然還連帶了身邊地人,晉陽若是有個什麼好歹,我如何才能心安呢?
清風的面前浮現出晉陽的笑靨,那麼嬌憨純真,這麼久以來,一直都是她伴在自己的身邊,對自己噓寒問暖,自己又為她做過什麼?太醫早就說過了,這兩個孕婦容易流產,自己何以這樣的疏忽,那天若是不告訴晉陽,就不會出現這樣的事了,可惜這世上從來沒有後悔藥。^^首發 君 子 堂 ^^在去往梅園的路上,清風一陣內疚,心隱隱的作痛。
清風來到梅園,幾日不見,晉陽清減了不少,臉色也變成了不健康的蠟黃,清風的心一顫,緊緊地拉住晉陽的手“明達,你還好吧?她們都瞞著我……”
晉陽一看見清風來了,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這些天婆婆和身邊的侍女都說清風好了,晉陽嘴上不說,可是心裡怎麼會相信呢?清風要是好了,怎麼會不問起自己,怎麼會不來看自己呢?雖然晉陽為了清風整日憂心忡忡的,卻是對誰也沒有說,她只想著好好保住自己的胎兒,好給清風留下個孩子。
今天清風真的來看自己了,晉陽才相信清風真的好了,這些天心裡一直懸著的那塊石頭終於落了地。兩人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
一旁的單玉兒看見清風對晉陽如此,心裡有些微酸,強笑道:“看看你們兩個,都好好的。竟至於這樣……”
清風自己也不由的笑了,是啊,倒像是生離死別似的,平時也沒注意,原來晉陽已經不知不覺地走到自己的心裡了。這就是所謂的愛情嗎?它也許不是那麼蕩氣迴腸,卻像春雨一樣悄悄來臨。潤物細無聲……那自己對紅藕呢?對單玉兒呢?一時間清風自己也懵懂起來……
清風收起自己的遐想,和妻妾幾人說了一會話,想起來以前就曾經讓晉陽她們練存神練氣功訣,可是她們幾個推說自己的身體很好,不耐煩做那個。清風這次又提出來,並且強調說孫思邈道長也說練了對身體好地。晉陽和紅藕聽了,都心動了,主要都是怕孩子有什麼危險。清風趁熱打鐵。細心的把功訣教會幾人。
晉陽讓清風一起在梅園養傷。清風不肯,唯恐自己在晉陽地身邊,打擾了她的休息,只答應每日來看她,清風轉身對紅藕也是囑咐了又囑咐,生怕再出一點意外。眾人都笑道:“你別關心這個那個的,還是管好你自己吧!你自己好了。我們也就心安了。”清風汗顏不已。
這天清風吃過了苦藥。剛坐上輪椅要去看晉陽,夏雨進來說鄭家昌和高臨風來了。清風高興。趕忙讓夏雨請他們進來。
不一會兒門外就傳來腳步聲,高臨風還沒進門呢,就喊“清風,你這個倒霉蛋,這回又是怎麼鬧的?”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清風氣道:“不準這麼說我!本來不倒霉,都被你給說倒霉了!”
旁邊的鄭家昌笑道:“就是,以後不準這麼說!不過……清風,你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國公爺要打你啊?你不知道,前兩日我陪著吳王來看你,還是伯母接待地呢!說你正昏迷著,怎麼也沒讓吳王和我進房間來探你……”
清風一聽,居然有這種事?可沒人告訴我!還是我的老媽英明偉大……等等,永寧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是吳王派他來探聽什麼消息不成?我可不能什麼話都說,得留點心眼。永寧他現在是吳王身邊的人,說不定哪句話說漏了嘴,無意中就把我給賣了。
清風嘆道:“人要是倒霉了,就是喝一口涼水也會嗆著。我頭些日子陪著晉陽到會昌寺去進香,認識了那兒的一個和尚辯機,和他閒聊了幾句,居然就有人說我和他關係不清楚;那天去進香地正好還有淺水表姐身邊地丫頭,又恰巧被晉王看好了,就想要。晉陽一向都與她九哥哥交好,也就同意了,也不是誰告到了我爹爹那兒……就為了這兩件事,我就挨了一頓打,真是冤枉死我了……”
高臨風詫異道:“我表姐身邊的丫頭你不是收了房嗎?”
清風瞪了一眼他“我若是不收房,晉陽又怎麼會急著把她送出去?我看你現在是越來越笨了!”清風心想,對不起啊,晉陽,我這麼說也是不得已啊,你就擔待些吧。
“你這麼說我還真的是越來越笨了,就算是你把綠荷送給晉王了,那又有什麼關係?”
清風又忍不住白了高臨風一眼,說道:“若是平時送多少當然無所謂,你想想現在是什麼時候?我這麼一送人,那些個有心的還以為我們國公府力挺晉王呢?我爹爹能不生氣嗎!本來我也是沒想到,被我爹爹這麼一打,我腦子才開了竅。”
鄭家昌嘆道:“本來簡單的一點事,給複雜的人一想,也就複雜了。這政事還真是……”他邊說邊搖頭,想來這半年來在吳王身邊是深有感觸的。
清風也跟著嘆氣,鄭家昌問道:“那到底伯父是存了什麼心思啊?”清風一愣,永寧這話……是什麼意思?是吳王讓他問地?還是他自己想問地?
清風在腦子裡畫了好幾個圈,笑道:“我爹爹這個人你們還不了解?他一向心裡眼裡的就只有皇上,還不是皇上說什麼就是什麼,他總說誰做了太子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實在不行了,我們就回山東老家去!”
送走了兩個朋友,就看見單玉兒一臉古怪地看著自己,清風苦笑道:“你又偷聽我們說話了。你心裡有沒有鄙視我?逢人只說三分話,不可全剖一片心。那是指對陌生人而言,像我,對自己的朋友也不能待之以誠,處處都要打機鋒,這人生……這日子……我自己都覺得無味得很。”
單玉兒沉思了片刻,問道:“你既然厭煩這日子,我看不如這樣,我常聽老太太說起山東老家的事兒,想來老太太是年紀大了,想老家的親人了,我們就提出來陪著老人家回老家去看看,讓公公給你請個長假,這樣你就能脫離這些是非了……”
清風聽了一陣興奮,轉念一想,老太太年紀大了,這樣長途跋涉的,身體怎麼受得了?外一路上出了點什麼意外……再說晉陽和紅藕的身體……清風的情緒不由得又低沉了下來。
單玉兒聽了清風說的難處,也覺得很在理,沉默了片刻,她又說道:“我……我一直想問你一件事……”
“什麼事?”清風有些奇怪,她這是什麼神情?難道還有什麼難為情的事嗎?
單玉兒吞吞吐吐的說道:“你……你的腿……是不是根本就沒有什麼毛病?”
清風一驚,脫口而出“你怎麼知道?”清風看看左右無人,忙把單玉兒拉到身邊,壓低了聲音說道:“玉兒,這事可不能讓渾說,讓別人知道了,我的苦心就白費了……”
單玉兒笑道:“你不就是不喜歡做官嗎?整日的拄個拐杖,怪累贅的,我給你做了一雙鞋子,你看看……”
清風接過來單玉兒遞過來的一雙鞋子,狐疑的看了一眼單玉兒,心想,這鞋子也沒有什麼不一樣啊?單玉兒說道:“外表看著是沒有什麼不一樣,不過……其實鞋底是一個高一個矮……”
清風一聽大喜,要不是身體上有傷,他還真的想馬上穿上試一試。不過,他馬上又想起來一個問題,忙問道:“玉兒,你是怎麼發現我是假裝的?”
單玉兒忸怩了半天,說道:“你在床上可不像腿不好使的樣子……”
清風漲紅了臉,這可是個大破綻,幸好那兩個有孕,就只有和單玉兒辦過事……
第八十一章 學會享受
單玉兒來到梅園,就看見春陽和夏雨正笑嘻嘻的在門口聽著什麼,她走到近前,屋裡傳來清風說話的聲音,“好吧好吧,你現在呀,比小老虎還磨人,說好了就講一個故事。”
就聽晉陽說道:“那是自然。”春陽和夏雨猛然間看見單玉兒,連忙就要見禮,單玉兒擺了擺手,示意別出聲,三個人也偷偷的站在門外聽清風講故事。
就聽清風說道:“天上有一個天神,他因為觸犯了天條,玉帝給他的身上下了一個禁制,懲罰他下界來從一座山下往山上搬石頭,他每天不停的把石頭從山下滾到山上,可是由於受到了禁制,那塊石頭一到山上,就會自動的從山頂滾落下來……這就意味著他每天都將無休止的做著同樣的事,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他很苦惱,很憤恨,也很絕望……就這樣,一年年的過去,過了很多年,他每天仍然在搬那塊石頭。
這一天,在搬石頭的時候,他忽然覺得自己的動作很協調,每一次伸胳膊,抬腿都充滿了力量,很有美感,他漸漸的在每一個動作裡尋找樂趣,不再苦惱、憤恨和絕望了,而是把每一個動作都當成是一種舞蹈,覺得是一種美的享受,就在他樂此不疲的時候,忽然所以的禁制全都自動解開了,玉帝再也懲罰不了他了,這個天神就又恢復了自由……”清風看了看晉陽,問道:“你知道那個天神是誰嗎?那就是我!”晉陽被清風逗得呵呵的樂,單玉兒踏進門來,就看見清風正坐在床邊替晉陽抿去鬢邊的頭髮。
聽見腳步聲,清風回頭一看是單玉兒,忙衝單玉兒眨了眨眼睛,問道:“玉兒,我娘還好吧?”
單玉兒懂清風的意思。他是怕自己的母親知道了二姐私奔的事心裡難過,但是李績顯然沒把這事告訴任何人,單玉兒說道:“好,娘親好著呢!你放心吧,我路上遇見煙兒和李林了。還有碧痕夫婦,也一道來了。都在書房候著呢,你見不見?”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清風詫異,“怎麼回事?什麼日子居然一起來了?難道他們是約好了的?”
晉陽笑道:“這有什麼,明天就是八月十五了,說不定他們是給你送胡餅來了。=君 子 堂 首 發=”
“胡餅?明天就是八月十五了嗎?”清風一下子想起來。據說,有一年中秋之夜,唐玄宗和楊貴妃賞月吃胡餅時,唐玄宗嫌“胡餅”這個名字不好聽。楊貴妃仰望皎潔的明月。思鄉之情頓起,心潮澎湃之下,隨口道出“月餅”兩字,從此“月餅”地名稱便在民間逐漸流傳開。現在的胡餅就是以後的月餅了。清風笑道:“你們等著我,他們要是拿來了胡餅,我帶過來給你們吃。晉陽和單玉兒點頭應了,清風本來可以自己走動的。可是大家都不讓。非得讓其坐輪椅不可,清風無可奈何的坐上輪椅。由夏雨推著去書房。
一進書房,李林和煙兒還有小六子夫婦都上前見禮,清風笑道:“好了,我又不是講那些虛禮地人,大家都坐吧!”
儘管清風隨和,大家也還是遵守禮儀,誰也不肯坐。清風果然看見書案上放了好幾個精巧的小竹簍,笑問道:“你們給我帶來了什麼好吃地?”
碧痕說道:“也沒有什麼,就是奴婢做了幾樣糕點,還有胡餅,這不是快到仲秋了嗎?也讓爺和公主嘗嘗碧痕的手藝。”
碧痕邊說著,邊每樣撿了兩塊遞給清風,清風吩咐夏雨帶著碧痕去內院見公主,把胡餅和點心也帶去給公主嘗嘗。清風自己邊吃邊點頭,說道:“碧痕的手藝還真不錯,很好吃,不如讓她在長安開一個糕點鋪子好了,雞蛋什麼的也有來源。”
一旁的小六子插話道:“正要和駙馬爺商量呢,小人正打算在長安開一家傢具店,專門做各種傢具,想請駙馬爺那個那個……”
清風笑著接過話道:“是不是想請我入股啊!”
李林也笑道:“爺,他是想著您有地是奇思妙想,白白的不用怪可惜的,他又正好有這樣的手藝,他自己不好意思說,托奴才跟爺說說,奴才就硬是把他拉來了。^^君 子 堂 首 發^^他也知道爺不方便出面做生意,他地意思就由他自己開鋪子,出面打理生意,到時候給爺七成地股份……他也知道爺不缺錢花,不知道爺願意不願意……”
清風本來是有錢花就行的主,根本沒有再投資的打算,此刻一見小六子很有做生意的熱情,自己也不好潑冷水,他擺了擺手,說道:“錢多了也不扎手,這個主意倒是不錯,不過,你可沒有什麼經驗,再說了,傢具這一行當,可沒有保密的法子,你剛有了新產品,別人馬上就能模仿出來,想要站穩腳跟,就得不停的推陳出新,市場營銷也馬虎不得,小六子你的手藝是沒得說,可市場這塊呢?由誰來打理?想好了沒有?”
小六子和李林面面相覷,清風笑道:“你們只想開一個小鋪子,那有什麼意思?要乾,咱們就得幹一個大地,品牌地……”
煙兒笑道:“爺,市場這塊由奴才來乾,奴才準行的。”
清風看了看煙兒,問道:“你忙得過來嗎?印刷行那邊呢?”
“沒問題地,爺,那邊基本上都正常了,奴才捎帶著就管了。”清風一看煙兒的熱情也蠻高的,反正自己無可無不可的,就說道:“行,那就由你負責好了,你考察一下市場,看看到底需要投入多少?小六子你小門小戶的,就不要投資了,你就幫著組織生產,到時候我給你一成的股份,你看如何?”
小六子說道:“我怎麼著也得投資點啊,要不怎麼好意思收下駙馬爺的股份?不瞞駙馬爺說,我們的銀錢也都是駙馬爺賞賜的。”
清風笑了,“不光是你。還有煙兒、李林,我也給你們每人一成的股份,跟著我,總不能讓你們白乾的。”幾個人聽了,都很興奮。
李林說道:“爺。奴才又不管這傢具店地事,這股份就不要了吧!”清風說道:“你不是還管著皇莊的事嗎?雖說皇莊的收益不歸我。我也不能讓你白忙活,況且……這個傢具廠就設在皇莊吧!李林就負責把做好的傢具運到長安來,你們看怎麼樣?”
煙兒說道:“這個主意好,奴才剛才還想著要在這長安城裡建一個大的木器廠,光是廠房就不知道得花多少銀子呢!就是雇工恐怕也要比皇莊那兒貴一些。把廠子設在皇莊。雖說運輸麻煩點,其他什麼地卻都解決了,現在只要找一個商鋪賣傢具就行了。”
一旁的李林卻說道:“若說近一些,老爺在城南買下地那個李家莊倒是離長安城比較近。那些個受過傷的軍卒中也有不少巧匠……”清風看見一旁的煙兒拉了拉李林的衣袖。李林有些莫名其妙。
清風不由得笑了“還是算了吧,沒必要拿著草棍去捅老虎的鼻眼。若是到李家莊建廠,這個廠子還不一定是誰地了,說不定就被我那個老爹給霸占去了。”
幾個人聽著清風說得風趣,都笑了。李林說道:“爺,秋收基本上都完事了,過些日子就該上繳入庫了。怎麼個上繳法。您……”清風揮了揮手,“這事你和朱大叔商量著辦。留下的糧食一定要夠鄉親們吃用的,不能再讓大夥吃糠咽菜的。當初皇上說了,收益怎麼著也得超過以往,我估摸著怎麼也比以往多吧?”
李林不住地點頭,清風接著說道:“除了留夠百姓吃用地,頭頭腦腦的也不能讓他們白忙活,餘下一概不留,全都上繳吧。”李林笑道:“大傢伙的興致都很高呢!上次您說的醃漬鹹鴨蛋、松花蛋,他們都實驗成了,今天還特意給您帶來了些,大夥都說讓您先嘗嘗。不說糧食多收多少,就是這些雞鴨鵝蛋也賺了不少銀錢呢!大家都說這得感謝爺呢!鄉親們一聽奴才要進京,都讓奴才給您帶東西,剛才一起被奴才送到廚房去了。”
清風聽了自己被鄉親們認可,心裡高興,忙說道:“鄉親們掙點錢不容易,下次別帶了。你跟大夥說,我這裡什麼也不缺。你帶著小六子到城裡去逛逛,反正現在也沒有什麼事了,今天就在這裡住一天,明天再回去吧!”李林和小六子行了禮,去了,書房裡只留下煙兒有點忐忑不安。
清風看了一眼煙兒,說道:“你又沒做賊,心虛什麼?”
煙兒笑了笑“爺,上次的事是奴才為爺報仇心切,有些操之過急了……”
清風“哼”了一聲“你知道就好,像高陽公主那樣的人,要麼就不惹,惹了,就要拿住她的七寸,讓她掙扎不得,像現在這樣,也不過是禁足半年,半年以後,她又該張牙舞爪了……”
煙兒說道:“奴才知道爺昏迷不醒,也是當時氣昏了頭,一想到黎青馬上就要走了,別人也辦不了這事,就急急忙忙地……”
清風知道煙兒一心為自己著想,忙說道:“已經這樣了,就不要自責了,還是想一想有什麼辦法補救吧!”
煙兒撓了撓頭“爺,這些日子奴才也想過,唯一地辦法就是得知道高陽公主的動向,我看到街上有不少小乞丐,利用他們盯著高陽公主怎麼樣?”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清風心念一動,對煙兒不由得又是高看了一眼。他緩緩地點了點頭,說道:“這個主意倒是不錯,不過也不要只盯著高陽公主,還有吳王和魏王,還有上次我去的那個胡姬酒樓,都派幾個小乞丐盯著……另外,你自己千萬不要暴露了身份。”清風拿了兩塊銀子遞給煙兒去運作此事,然後揮了揮手,煙兒也走了。
清風自己在呆坐了一會兒,嘆了一口氣,猛然想起先前給晉陽講的那個小故事,心想,我也得學會享受每一天的日子,哪怕我自己並不喜歡。
第八十二章 溫柔鄉里
在晨光中清風一睜開眼,就看見單玉兒正在抹眼淚,清風忙問道:“這是怎麼了?大清早的,誰招惹你了?”
單玉兒趕緊擦了擦眼睛,說道:“懷玉,你醒了。誰敢招惹我啊,不過是眼睛迷了……”
清風說道:“玉兒,你看著我的眼睛,跟我說實話。”
單玉兒低了頭“實在是沒什麼的,剛才大嫂派人來說,今天是八月十五,晚上要在園子裡辦一個家宴,這大過節的,我一時間想起來我娘,就忍不住哭了……”
清風一想,單玉兒嫁給自己這麼久了,還一次也沒有回過娘家呢,心裡想家了也很正常,都是自己太粗心,他拉過單玉兒的手說道:“明天吧,我陪你回娘家去看一看好了。”
單玉兒緩緩的搖了搖頭“還是算了吧!我哥哥會讓你難堪的。我沒關係的,要是實在想家了,我就自己回去看看,你不要為我擔心。剛才高公子派人告訴你,說你以前的學友今天要在聚香閣辦一個詩會,問你去不去,我一想你不耐煩這些個,就回說你身體還沒好,就不去了。你若是想去的話,我就再派人去跟他們說一下。”
清風吻了吻單玉兒的臉頰“你怕我難堪嗎?那我就坐在車裡等你好了,你自己進去看你娘。至於詩會,我還是不去了,我以後哪裡也不去了。一出門,我就會倒霉。”。
單玉兒聽了,笑道:“那你還說陪我回娘家!”
清風說道:“那不一樣,那是我的責任。”
單玉兒笑著點了點頭,邊替清風身上的傷上藥,邊說道:“你看,昨晚不讓你撓你偏不聽,又冒血了。”
“不撓……實在是癢的難受啊。”
“那也得忍著。小不忍則亂大謀嘛!”
清風笑道:“我還不知道,原來這個詞是應該用在這兒的。”
單玉兒笑道:“還不都是跟你學的!”
兩個人說說笑笑的穿戴整齊,來到了梅園,和晉陽、紅藕一起用了早飯,單玉兒和紅藕就到前院去請安問好。晉陽對清風說道:“你現在也能走動了,閒著也到老太太和父母跟前走動走動。盡盡孝心。”
清風說道:“孝不孝心的倒不在乎這個……”
晉陽柔聲說道:“可是父親打了你,你到現在還心存怨念不成?”
清風心想,怨念嗎?我小時候看見別人都有父母,就自己沒有,那時候多麼傷心失望。\\\87book.com\\\曾經想只要我也有父母,哪怕是我地父母天天打罵我,我也會覺得很快樂的。現在老天讓我父母雙全了,又全都拿我當個寶似的。我豈會因為打我一頓就心存怨念?父親也只是教育的方法不對。他所做的一切也都是為了我好,只不過我們地觀念不同……
晉陽見清風不言語,以為自己說中了清風的心思,又柔聲說道:“父親雖說打得狠了些,這事也地確是你不對,自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有你這樣的?鼓動自己的姐姐去私奔的?”
清風笑道:“當初要是你父皇不肯答應你嫁給我。我若是約你私奔。你肯不肯?”
晉陽漲紅了臉,半晌點了點頭“我多半也是肯的。只是怎麼著也得先爭取父母同意,他們不同意再私奔也不遲……”
清風說道:“他們地情況和咱們不同,咱們倆是門當戶對,還是有爭取的希望,他們倆的地位相差的太懸殊,父母是再怎麼也不會同意地,我也是思慮再三,要不何以會採取這樣極端地法子?”
晉陽點了點頭,“那……你不知道,那天你昏迷不醒時,父親的嘴邊起了一串的水泡……你對父親……”
清風笑道:“好了,這事我都聽玉兒說了,我總歸是他生的,他還能不心疼我?我對他沒有什麼怨念的,你放心好了。”
晉陽放下了心事,笑道:“今天晚上在這兒陪我睡吧!”
清風捏了捏晉陽的臉蛋,說道:“不行的,過些日子吧!我現在一晚上不知道要醒多少次,身上地傷口又痛又癢,總也睡不踏實,跟你在一起,會打擾你休息地。等過些日子我好些了,再來陪你。”
晉陽笑道:“就一晚上,我不怕的。”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那也不行,你不怕,我地兒子還怕呢!今天他動了嗎?”清風邊問,邊撫摸著晉陽的肚子,現在清風才真切的感受到那個小生命正離他越來越近了,他既盼望著,又害怕著這一刻的到來……
清風把自己的耳朵貼在晉陽的肚子上,聽了聽動靜,晉陽笑道:“天天聽,也不知道你聽見了什麼?”
“我聽見了他心跳的聲音……”
晉陽聽了也不說話,只是痴痴的看著清風,半晌問道:“你真的不寫《石頭記》了?”
“再寫幾章,夠了八十回就不寫了。^^首發 君 子 堂 ^^我再寫一本新書。”
“為什麼不寫了?是因為父親的話嗎?不行,一定要寫,我要看。”晉陽嗔道。
“後面都是寫賈家如何由盛而衰的,很傷感的,你還是不要看的好。我寫新的給你看好了。”
“真的?新書寫些什麼?”
“我打算寫《聊齋志異》。”
“啊,那是什麼?你講給我聽聽?”
清風說道:“等你生完了孩子,我就講給你聽,現在不行,那都是些鬼啊神啊的故事,我怕把你嚇著。”晉陽嘟著嘴,說道:“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還是要看《石頭記》!”
清風無奈的搖了搖頭“好,你要看我就只寫給你看。不過,不準告訴別人!”晉陽一聽,喜笑顏開,連忙點頭答應。
清風讓晉陽眯著眼睛歇一會兒,他自己打開冬雪早上遞給他的一摞稿子。那是《射鵰英雄傳》的手稿,清風邊看邊興奮,沒想到呀,早就聽晉陽說冬雪很有才華,果不其然。這本書寫得雖然沒有金大大的大手筆大氣度,但是冬雪豐富的想象,瑰麗的文筆和女性特有的細膩筆觸下,波瀾壯闊地場面,武俠的神奇魅力也被展現的淋漓盡致。清風滿意的點點頭。明天就讓煙兒開始印刷發行。
清風一回頭,看見晉陽竟然睡著了,忙悄悄的走了出去,出了房門。就聽見廊下有兩個女子說話地聲音,其中一個說道:“哼。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企圖啊,你一看見駙馬爺來了,就跑前跑後地,還想勾引駙馬爺怎麼著?”
另一個回答道:“我才沒有那個心思呢!誰像你呀。看見那位就眼睛發直……”
“小蹄子。你說誰呢!看我不撕爛你的嘴……”
“噓……你小點聲,小心公主和駙馬爺聽見。”
清風聽了,不由得苦笑,按照國公府的規矩,背後亂嚼舌頭、私下裡議論主子那可是要挨板子的。清風想要回屋,又怕驚醒了晉陽,要出去又被人擋住了去路。正左右為難,就聽見另一個說道:“我勸你呀。還是收收你的心吧!你沒看見綠荷姑娘都被駙馬爺送人了。還有那個冬雪姐姐,原先一個勁兒地往駙馬爺身邊湊。現在還不是死了心了?”
“我跟你說,冬雪一看駙馬爺對她沒那個意思,就看好了駙馬爺身邊的那個黎青了,誰知道那個黎青又走了,冬雪這兩天惱著呢!你可別去煩她!”
清風恍然大悟,難怪冬雪這兩天沒有笑模樣呢!這本手稿寫得也蠻快的,原來去是化悲憤為力量了。不過聽見她們說自己把綠荷送了人,心沒來由的顫抖了一下。
清風咳嗽了一聲,看了看兩個侍女,兩個侍女再也沒想到清風此刻會出現在這兒,一見之下,驚慌失措連忙跪到在地,哆嗦成一團,清風心裡暗嘆,嘴上惡狠狠地說道:“再在背後議論主子,一律打死!”
從兩個侍女身邊走過,兩個侍女嚇得戰戰兢兢,等到清風走過去了,這才長出了一口氣,沒想到氣來沒喘勻,清風又回來了,吩咐道:“公主睡著了,你們小心侍候著!”
兩個侍女看著清風一瘸一拐地走遠了,好像從鬼門關上走了回,倆人對視了一眼,伸了伸舌頭,趕緊跑到門口站著去了。
清風來到書房,就看見紅藕躺在自己的床上,清風走上前去摸了摸紅藕的頭,就聽見紅藕“噗嗤”一聲笑了,睜開眼睛說道:“爺,我好著呢,就是累了,跑到你這兒來歇息一下。”
“玉兒呢?你們不是在一起嗎?”
“她幫著大奶奶打理家務呢!我一個人回來的。”
清風有些生氣“你身邊跟著的人呢?就你一個人,很危險的!”
紅藕笑道:“有什麼危險的?我身體好著呢。大奶奶那邊忙得很,又要張羅著晚宴地事兒,還有不少送禮來地,還得張羅著回禮,忙亂的不行,人都留下幫忙了。”
清風沉下臉“那也不行,以後身邊無論如何都得留下一個人侍候著,知道嗎?”
紅藕笑嘻嘻地說道:“好了,知道了爺,我保證。”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清風看了看紅藕的肚子,又輕輕的摸了摸,說道:“我怎麼感覺你的肚子比明達的要大不少啊!”
紅藕說道:“可不是?我自己也這麼覺得。也許我懷的是雙胞胎呢!爺不知道,我和我哥哥就是雙胞胎……”
清風驚訝道:“你說的是真的?我來聽聽……”
清風趴著紅藕的肚子上聽了半天,也沒聽出個所以然來,急忙就要吩咐下人去請太醫。紅藕忙拉著清風的衣襟,說道:“大節下的,請什麼太醫啊?過兩天王太醫來給公主請脈,順便讓他給奴婢看看就行了。”
清風聽著紅藕說的在理,也就打消了請太醫的念頭,說道:“你怎麼又自稱奴婢啊,再這麼說就打屁股。”清風看了看紅藕的臉,因為有孕的原因,紅藕的臉龐豐腴了不少,也全然沒有晉陽的蠟黃,是一種健康的白裡透紅,清風摩挲了兩下,接著說道:“等你生完了孩子,我就升了你的位份,讓他們也稱呼你白姨娘,可好?”
紅藕一陣激動“爺,真的?你真的肯抬舉紅藕的位份嗎?”清風笑著點點頭。紅藕因為興奮漲紅了臉,眼睛裡卻噙著淚水“爺,紅藕做夢都想著這一天……”
清風猛然想起了一件事,問道:“你的哥哥嫂子都是在國公府那邊管廚房的事,是吧?”
紅藕說道:“可不是,哥哥沒有什麼大出息,學的就是廚藝,是個掌勺的,倒是嫂子,手一份,嘴一份的,有些能為,是廚房的管事。爺今天怎麼又想起來問這個?”
清風說道:“我身邊的煙兒、李林都能管事了,我琢磨著你是我身邊的心愛的人,你的哥哥我也得提拔提拔不是?”
紅藕猛地從床上坐起來,一把拉住清風的胳膊,正好碰到了清風的傷口,疼的清風一咧嘴,紅藕忙松了手“對不起爺……我一時情急,你說的可都是真的?”
清風苦笑著點頭,紅藕見了,又趕忙問道:“爺想讓我哥哥嫂子做什麼?”
清風想了想,說道:“就讓他們開一個酒樓,你看如何?”
第八十三章 中秋之夜
大廳裡熙熙攘攘,清風和幾個叔伯兄弟坐在一起,身邊一邊坐著自己的親哥哥李懷英,另一邊坐的是二叔家的四哥李懷仁,這位四哥新近得了一個肥缺,是江南某地的一個七品縣令,官雖然不大,卻是一個聞名的魚米之鄉,馬上就要走馬上任了,所以這位仁兄很高興,再加上喝了一點酒水,話就特別的多。
只聽他說道:“喝酒要喝麗春堂的花酒,不光是酒好,主要是人美……你說是不是?大哥……”邊說著,邊問清風身旁的李懷英,李懷英皺了皺眉,沒言語。
李懷仁接著說道:“宴客要到慶賓樓,那兒的菜,一個字,好!兩個字,忒好!那兒的醬鴨舌……那簡直,人間美味啊,我上次要了一盤,三十兩銀子啊,三十兩!”
清風在一旁聽了一晚上,實在是忍不住了,說道:“怪不得四哥的話說的這麼利索,原來是吃醬鴨舌吃的。都說吃了醬鴨舌說話呱噪,我只是不信,原來竟然是真的!”
周圍傳來嗤嗤的笑聲,清風看見四哥向自己直瞪眼,忙又說道:“有一道菜,四哥不知道吃沒吃過?”
李懷仁問道:“什麼菜?”
清風答道:“名字叫八仙過海!”
“一聽這名字,就是好菜!什麼材料做的?說給四哥聽聽!”
清風笑眯眯的說道:“我也是聽一個商人說的,他說他走南闖北的去過不少地方,有一次行到了南海,看見菜譜上就有這麼一道菜,他覺得這名字挺好,就想叫來嘗嘗,等到菜一上來,他就傻了眼。原來所謂的八仙過海,就是一碗四哥喝的那樣的湯,上面飄著八隻粉嫩粉嫩的沒長毛地小耗子……”
正在喝湯的李懷仁一口湯全都噴了出來,嗆得咳嗽了半天,看著清風。“你……你……”一時間氣得說不出話來。清風接著說道:“就看見那幾隻小耗子還在唧唧的叫呢!”
眾人都聽出這是在暗諷說不出話來的李懷仁是小耗子,一桌子坐著的都是叔伯兄弟。此刻再也忍不住,都哈哈哈地笑起來,李懷英笑夠了,說道:“都說文人的筆厲害,今天我才發現。原來我兄弟地嘴也是厲害的……”說完了又笑。
李懷仁咳嗽了半天,問道:“兄弟,四哥什麼時候得罪過你?你這麼損你四哥?”
清風笑道:“四哥,三十兩銀子吃一盤醬鴨舌。**JunZitang.coM**你好大的手筆啊。這事兒啊最好不要讓我父親聽見,否則,可有你好看的!”
李懷仁一聽,心虛的四處看看,忙說道:“兄弟,四哥今天喝多了,胡說八道呢。做不得真……”清風笑著點頭。
雖說是節日。畢竟此刻是在家裡,有父母長輩們在。兄弟幾個不敢多喝,用過了飯,都聚到老太太周圍閒聊。
老太太看著自己地孫男弟女加在一起也有二三十號,越看越是喜歡,笑的合不攏嘴,大家移步來到後花園。整個後花園張燈結彩,笑語歡聲。每一棵樹上都高高的掛著氣死風燈,清風坐在椅上,笑看著眼前的繁華景象,一眼瞥見三個老婆正在老太太和太太地身邊說笑,晉陽坐在清風騰出地輪椅上,身披著翠紋織錦羽緞斗篷,正向自己看來,夫妻兩個對視一眼,笑著點了點頭,清風又抬頭看著天上那輪又圓又大的月亮出神……
老太太問道:“剛才吃飯的功夫,就聽見你們哥幾個笑個不停,到底說的是什麼事?說出了奶奶也樂呵樂呵。”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兄弟幾個面面相覷,李懷仁知道大伯和父親都節儉慣了,要是哥幾個說出他花了三十兩銀子買醬鴨舌的事,說不定就得挨一頓揍,忙衝著清風擠了擠眼睛說道:“六弟,咱們兄弟你年紀最小,讀的書也最多,還是你先給奶奶講一個笑話。”
其實也是因為有李績和李弼在此,兄弟幾個都不敢太放肆。不知道為什麼,清風被李績鞭笞之後,自己感覺好像不那麼怕父親了。
老太太一聽,也笑了“那是,我們小六子連書都寫得出來,講個笑話算什麼?不過啊,小六子今天講完了,大夥要是不笑,奶奶我可得罰他。”
清風邊想著,邊笑著答應了,本來知道的笑話倒是不少,不過為了拿四哥開涮,清風開口講道:“有這麼一家子,做父親地很吝嗇,吃飯時根本沒有菜,只是在房梁上掛了一條鹹魚,吃一口飯,看一眼鹹魚,他家地四小子年紀最小,連著看了好幾眼鹹魚,做父親的怒道:你個敗家地小四,多看了好幾眼,家都讓你敗了!”
剛才吃酒時坐在一起的幾個叔伯兄弟哄堂大笑,知道清風暗指李懷仁敗家,李懷英笑得眼淚都出來了,指著李懷仁說不出話來。**JunZitang.coM**李懷仁漲紅了臉“兄弟,四哥怎麼得罪你了?你沒完沒了的編排起哥哥來了。”
清風笑道:“老萊子七十彩衣娛親,四哥你有幸成為娛親的談資,怎麼還不高興?”
李績笑了笑心想,這個小子,居然暗諷我這個做爹爹的吝嗇。
老太太卻笑道:“剛才你是怎麼編排小四的?再給奶奶說說。”
清風看著一雙雙看向自己的眼睛,尤其是幾個老婆的眼神,實在無法,想了想講道:“有這麼一對兄弟,哥哥叫小四,兄弟叫小六,一天小四對小六說,兄弟,咱們哥倆買一雙鞋吧!誰出門誰就穿新鞋,別人一看還體面。小六一聽也覺得這個主意不錯啊,兄弟倆就合資買了一雙鞋。哥哥小四總出門,天天穿,小六總在家裡呆著,也沒有個機會穿,就覺得自己虧了,於是每天晚上他看見小四睡著了,就穿了鞋滿地走。不久這雙鞋就穿壞了。正好小四要出遠門,就又找小六要合資買鞋,小六打著哈欠說,四哥,兄弟我實在是堅持不住了。我要睡覺。”
眾人都忍不住笑著看兄弟倆的鞋,李績和李弼也忍俊不禁。李弼笑著說道:“原來你們兄弟都窮成這樣了,沒關係,小六子以後沒有鞋穿了,就找叔叔來要。”
老太太笑得眼淚都出來了,指著清風說道:“這個小猴子。也不什麼時候學的這麼貧嘴,居然連自己也給編排進去了,哎呦,笑得我肚子疼。”
清風自己倒是不覺得這笑話怎麼好笑。他說道:“孫子這不是看見四哥有意見了嗎?這麼一說。四哥就好受些了!”一旁的李懷仁也忍不住笑了。
晉陽笑得直哎呦,清風看著有些害怕,忙走到近前問道:“怎麼了?哪裡難受嗎?”晉陽搖了搖頭,說道:“沒關係的,好像是笑岔氣了。”清風這才放心,忙說道:“夜深露重,你的身體又弱。還是和紅藕早點回去休息吧!”
一旁的老太太和太太也催著這兩個孕婦早點歇息。晉陽和紅藕這才戀戀不捨的被送走了。老太太說道:“白晝聽棋聲,月下聽簫聲……這樣地月亮,有了簫聲才好。玉兒啊。給奶奶吹一曲洞簫來聽聽。”因為有公公、叔公公在此,還有這麼多大伯子、小叔子,單玉兒有些為難,老太太說道:“你們這些男的,都到水榭那邊去吧,臨水賞月,風景更好,也能聽見我們玉兒吹簫,白便宜你們。”
李績和李弼知道有自己在,子侄們都不自在,也自去了,清風和幾個叔伯兄弟去了水榭,微風在夜空中盪漾,風裡帶著淡淡的花草的香氣,忽然間,月色中一縷若有若無的簫聲傳來……萬籟俱寂,連寒蟬、蛐蛐地叫聲都驀然消失。在微微流動的、帶著花草香地空氣裡,只有那鶴戾鳳嚀般的簫聲斷斷續續的低迴盤旋,所有流逝的美好時光,仿佛又回到眼前,隨著簫音在腦際縈繞……
清風還是第一次聽見單玉兒吹簫,不由得沉醉在這簫聲裡……欲把相思說似誰,淺情人不知。清風心想,玉兒這簫聲是給我聽的呀!
一旁地李懷仁這一回有了笑料,他看著清風說道:“小六子,聽出來沒有,你媳婦吹的這曲這可是一首相思曲。”說完就呵呵的曖昧的笑。
清風說道:“我一聽就這洞簫曲,就想起來一個故事。”李懷仁瞪了清風一眼“小六子,你不是又要編排四哥吧?”
李懷英說道:“趕緊講來,我最喜歡聽我兄弟講故事了。”一旁地哥幾個也跟著起哄。
清風因為最近想寫聊齋故事,就把以前看過地鬼故事整理了一下,今天有這麼一個機會,就想看看眾人對鬼故事有個什麼樣的反映。
“大家都知道,吹簫是講究時間的,無月不吹簫,月不圓也是不能吹簫的。有一個人從來不相信這個邪,在一個無月的夜晚,他幽幽的吹了一曲洞簫,一曲過後,過來了一個黑衣人,這個人說道我走了很遠的路,被你地簫聲吸引來了,能不能給我一口水喝?黑衣人喝完水,對這個吹簫人說道你吹得洞簫很不錯,為了感謝你,我送給你一件禮物,它可以滿足你地三個願望。
吹簫的人看了看,這個所謂地禮物好像是一塊骨頭,心想,就這個東西能滿足我的三個願望?純粹的騙人的,也沒在意,隨意把那個禮物放在一邊。他的妻子看見了,就問這是什麼。吹簫人就把這件事講給自己的妻子聽。他妻子一聽,忙說道你看咱們的日子過得這麼窮,你就沒想過改變一下嗎?這個東西既然能滿足三個願望,咱們就試試看怕什麼?即使不成,咱們也少不了什麼!做丈夫的一聽,心想,也的確是這麼一回事,就同意了。
他們夫妻倆捧著那塊骨頭許願說,我們也不求多,只要有五百兩銀子夠我們養老就行。倆人等啊等啊,也沒有什麼銀子出現,這時天已經黑了,他們唯一的兒子還沒有回來,倆人就有些著急了,正好鄰居來了,說道你們的兒子被別人的馬給踏死了,快去看看吧!夫妻倆去了一看,自己的兒子果然死了,事主賠了正好五百兩銀子。
夫妻倆悔死了,埋葬了兒子,做妻子的哭哭啼啼的說道我不要這五百兩銀子,我要我的兒子!她猛然想起來那個骨頭可以滿足三個願望,趕忙拿起那塊骨頭說道我要我的兒子,快點讓我的兒子回來!
就聽見門外傳來咚咚咚的腳步聲,接著就有人喊娘,娘,我回來了!夫妻倆抬頭一看,果然是他們的兒子回來了,只是兒子的身上還有馬蹄子踏出來的窟窿,正一邊走一邊往自己的肚子裡塞腸子呢!”
清風話音剛落,就聽見茶杯掉在地上的脆響聲,同時自己的胳膊也有人拽住了,正好抓到了清風傷口,疼的清風“啊”的一聲叫,一看是一直坐在身邊的三哥,忙說“三哥,你撒手啊。”坐在對面的四哥李懷仁回頭回腦的說道:“小六子,你知道我膽子小,故意嚇唬我?”李懷英問道:“後來呢?趕緊接著講……”
清風苦笑著揉了揉胳膊,說道:“還是不要講了。”二哥笑道:“你小子是誠心調我們的胃口,是不是,趕緊接著講。”
清風看了看四哥,儘管他害怕,卻仍然點頭,清風接著講道:“做爹爹的一看就知道回來的已經是鬼兒子了,忙搶過那塊骨頭說道讓他走,讓他快回到墳墓裡去!就看見他兒子的身影越來越淡,越來越淡,一點點的就消失了……此時這塊骨頭正好被用了三次,這對夫妻卻什麼也沒得著,還白白的失去了兒子。而那天送給他們骨頭的黑衣人,其實就是洞簫引來的鬼
清風笑嘻嘻的看著臉色煞白的四哥,說道:“四哥,其實這個故事是講給你聽的。”
李懷仁怒道:“我就說你小子一肚子壞水!”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清風說道:“我主要是想告訴你,你就要走馬上任了,這不義之財……”
“我才不會收什麼不義之財呢!你個小六子,我還得告訴伯父狠狠地捶你!”李懷仁氣急敗壞的說道。
清風笑道:“那你就去告,我才不信他會為了這個捶我!”
第八十四章 自作自受
李懷英說道:老四,這個可怨不得小六,他可不是故意嚇唬你,只是你的膽子小.你可別說什麼讀書人膽子小這樣的話,小六子也是讀書人.”
李懷仁笑道:“大哥,你還真以為我生氣了?我又不傻,小六子講這個故事是為了我好,難道我還聽不出來嗎?難道就你是他哥哥,我就不是了嗎?”他轉頭對清風說道:“小六,伯父真的不準你寫《石頭記》了嗎?”
清風說道:“是啊!我準備寫點別的,就像剛才我給你講的故事,怎麼樣?”
李懷英說道:“好,我喜歡,這樣的故事要是出書了,我也弄一本來看。”
李懷仁笑道:“看見了吧,小六,《石頭記》和你今天講的這樣的故事不可同日而語,讀者可是大大的不同。別聽伯父的,你還是接著寫吧!玉在櫃中求善價,釵於奩內待時
清風明白四哥的意思是說,李績將來總有一天能認識到《石頭記》的藝術價值的。清風點了點頭,他自己心裡自然明白,只不過後四十回的《紅樓夢》在藝術價值上要比前八十回差很多,再說,皇上還沒有態度,清風還想等一等,他可不想成了封建制度的犧牲品。
天上的那輪圓月發出清輝的光,飛彩凝輝,李懷仁慨嘆了兩聲,吟道:“時逢三五便團圓,滿把清輝護玉欄。^^君 子 堂 首 發^^天上一輪才捧出,人間萬姓仰頭看。”
李懷英笑道:“四弟,我可是頭一次聽見你吟出這麼好的詩來。”
眾人聽了李懷英的話,都笑起來,李懷英莫名其妙的問道:“怎麼?難道這首詩不好嗎?哥哥我雖然不會作詩,但是詩還壞還是能聽出來的。”
李懷仁說道:“大哥,可見你是沒讀過小六的書。這可是他書裡寫的詩,你硬是安在了四弟我的頭上。”
李懷英尷尬地一笑“你們都知道,我一看書就頭痛的……”
清風忙打岔道:“四哥,你這次打算什麼時候去上任啊!弟弟可是已經為你準備好了盤纏了。”
“盤纏嗎?那就不用了,我打算後天上路。爹爹給我準備的差不多夠用了。”
清風笑道:“窮家富路,出門在外。還是多準備點銀錢好,不一定會遇上什麼事呢?後天小弟去給你送行。”
聽著老太太那邊傳來歡聲笑語,李懷英說道:“想不到老太太還這麼有興致,我看一時半會兒完不了,不如咱們到外面去玩兩把?”
哥幾個都同意。清風知道他們要去玩麻將,他一向對這個不感興趣,也就不去了。幾個人正要走,就聽見叮叮咚咚的響起了彈奏古箏的聲音。**JunZitang.coM**李懷英說道:“三妹妹地撫箏的水平進步不小。六弟。你知道嗎,最近娘親正在議三妹妹地婚事呢!”
清風一愣,“三妹妹還小呢!”
李懷英說道:“不小了,都十三了,你忘了你可是十歲就定親了!”
清風一呆,眼看著幾個兄長離去,耳畔響著三妹妹彈奏的箏曲。感慨良久。這才慢慢的向老太太所在的方向行去……
清風走了幾步,就覺得身後有人跟著。一回頭,看見奴兒緊隨其後,正緊張的回頭回腦地張望,一時間沒注意清風停下來了,一頭撞到清風的肚子上“啊……鬼呀!”
清風一皺眉“你鬼叫什麼?”
奴兒這才發現是自己撞到了清風的身上“奴才……奴才害怕……”
清風忍不住笑道:“你剛才偷聽我講故事了?”看著奴兒點頭,清風笑得一雙杏花眼眯了起來“這世上本來沒有鬼的,那都是編出來嚇唬人地,你怕什麼?”
清風回身接著走,奴兒仍是緊隨其後,來到老太太跟前,正好三妹妹地曲子奏完了,看見清風,三妹妹問道:“六哥,我彈奏的如何?”
清風連連點頭:“不錯,不錯,功夫不負有心人,多加練習會更好的!”
老太太也說道:“看看,你六哥也說好,那就是不錯的。”轉頭又問清風“你的那些哥哥們呢?”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他們玩麻將去了。”
老太太點頭道:“小六子,你的身體剛好,還是和你媳婦早點回去歇著吧!奶奶年紀大了,夜裡骨頭痛,咱們也回屋玩麻將去!”
一旁的程素素笑道:“是啊,老太太今天地手氣好,還想接著贏我們呢!”
王夫人問清風“身上地傷好的差不多了吧?我看你地腿也好些了的樣子。”
清風心裡一驚,今天穿上了單玉兒做的鞋子,鞋子本身就一邊高一邊低的,清風也就沒有再那麼刻意的裝瘸,難道被母親看出來了?
清風心虛的笑了笑“好的差不多了,娘不用擔心。”
單玉兒陪著清風往蘭苑來,看著清風一瘸一拐的樣子,單玉兒邊走邊不住的竊笑,被清風瞪了好幾眼,仍是笑個不停,清風無法,只得說道:“不準笑了,再笑,回去我就讓你好看!”
清風話音未落,走在前面打著燈籠的奴兒大叫一聲“有鬼啊!”扔下燈籠就往清風的跟前跑,燈籠呼啦一下,著起火來,就聽見花陰處撲楞楞的響,藉著昏黃的月光,看見那兒有一個什麼東西在動。單玉兒嚇得一把拉住清風的胳膊,顫抖不已,這一下又抓住了清風的傷口處,清風痛的“啊”的一聲叫,心想,我這隻胳膊可真是受了罪了,估計上面的血痂被抓掉了。
奴兒這一下子也被嚇得不清,拉著清風的另一隻袖子,清風又氣又笑,甩開奴兒,從地上抓了一個石頭,向那個黑影扔去,就聽見“嘎”的一聲叫,一隻仙鶴騰空而去,向園子裡水潭的方向飛去了。單玉兒捂住胸口,說道:“嚇死我了,從哪兒跑來的仙鶴啊?”
奴兒也訕訕的,清風說道:“我早就跟你說過,哪裡有什麼鬼啊!”
奴兒嘟著嘴說道:“爺,你說了,吹簫就能引來鬼的……”
清風簡直無語,半天氣道:“那是我胡編的,你也信!”
旁邊是單玉兒問道:“什麼吹簫能招來鬼啊!”
一直回到了蘭苑,單玉兒還在追問那個故事,直到清風讓她看自己的胳膊,單玉兒才被清風這鮮血淋漓的胳膊引去了注意力。清風閉著眼睛,任由單玉兒包紮完。
躺在被窩裡,單玉兒對那個故事更加好奇了,催著清風講,清風無法,只得給單玉兒講了一個《畫皮》,只嚇得單玉兒緊緊地抱住清風,渾身瑟瑟發抖,清風痛的齜牙瞪眼,心說,我這不是自作自受嗎!
第八十五章 吳王心思
吳王李恪帶著鄭家昌來到十九駙馬府,管家卻說清風不在,吳王自然不信,他衝鄭家昌一使眼色,鄭家昌問道:“這麼一大早的,清風到哪裡去了?”
管家是從國公府過來的老人,自然認識這位二少爺的朋友,忙說道:“二少爺陪著單姨娘回娘家去了。”
李恪心想,清風你不想見我也不用編出這麼牽強的理由吧!哪有陪著小妾回娘家的理呢!他可不知道清風是從來不講這些禮儀的。
吳王想著,你不願見我,我今天不見到你就不走,我就在這裡等著你。不對,我還是先見見我妹妹吧!他說道:“清風既然不在,那我見見晉陽吧!”
老管家忙說:“公主已經臥床半個多月了,實在是不能見客
吳王沒法字,說道:“那我們在客廳裡等著清風好了。”
清風一大早就坐著馬車陪著單玉兒回娘家,到了單家門口,清風也想陪著進去,單玉兒知道自己的哥哥性情暴躁,生怕清風受了委屈,死活不讓清風進。清風無法,就在車上等著,百無聊賴之際,就發現單家對面不遠,居然就是京城有名的聚寶樓。
這是一家專門賣各種金銀首飾、珍稀古玩的名店,清風早就聽說了,此時一想到成親這麼長時間了,還從來沒有給老婆買一件首飾呢,不由得心一動,“對,去看看,給幾個老婆買兩件,我現在也不差錢。”
清風下了車,囑咐奴兒和車夫在此候著單玉兒,自己帶著兩個家丁去逛聚寶樓。
一踏進樓裡,馬上就有一個夥計迎上來作揖道:“爺。裡面請。請問您想買些什麼?”清風一想,珠寶晉陽有的是,再說了,現在的加工工藝不行,沒有什麼好看的樣式。於是說道:“帶我去看看首飾吧!”
夥計是慣會看人的。他一看清風的穿著,模樣看似普通。面料子卻是上好的面料,做工更加精細,尤其是身後還跟著兩個下人,一看就是有錢人家的公子哥,實在是一隻難得地肥羊。因此極力的誇讚著店裡的各式珠寶、古董,想著能宰清風一把。清風忍著夥計的呱噪,來到那些首飾前一看,不由得一陣失望。\\\87book.com\\\都是些普通的樣式。
那個夥計一看清風地表情。就知道這位爺不滿意,忙說道:“爺想要什麼樣的式樣?只要說得出,小店就做得出。”
清風一聽,還能訂做?這倒是不錯,不過這夥計地話也說的太滿了吧!清風問道:“真的只要我說得出你就做得出來嗎?”
那夥計見清風這麼一問,居然遲疑起來。清風說道:“你去把老闆找來,我親自和他說。夥計把清風請進裡間。送上茶水。一溜煙兒的去請老闆去了。清風喝了兩口茶,就聽見“咚咚咚”夯地一樣的聲音。抬頭一看,一個水缸一樣粗大地漢子艱難的從門外進來,衝清風一拱手,說道:“小人姓朱,就是這家店的老闆,不知道這位客官有何見教?”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清風憋著笑,心想,看你胖的,和這個姓氏倒也般配,忙拱手還禮,說道:“見教什麼地可不敢當。我有幾樣首飾要做,不知道貴店是否能做得出來。”
朱老闆說道:“請客官坐下敘話。”說著自己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只聽得椅子■■做響,清風真擔心椅子會被他坐塌了。胖老闆接著說道:“不是小人吹牛,若是小店做不出來,在整個長安城恐怕也沒人能做地出來。”轉頭他又對旁邊的夥計說道:“給這位爺拿紙筆,再把王工匠找來。”
清風一看遞過來的筆,居然是木炭刻成的條上面裹了布頭,清風暗想,這老闆果然有些門道,居然想出這樣的法子。
朱老闆看見清風端詳這支筆,說道:“這是小女想出來的法子,畫圖的確比毛筆好用些。”
清風當然知道這些,笑了笑就畫起來,邊畫邊對那個王工匠說道:“我既不要純金地,也不要純銀地首飾,你給我用七成五的金子,用兩成五地銀子打造……”清風一邊畫,一邊說出這首飾的樣子,做工。這些都是當年紫雨首飾的樣子,清風歷歷在目。
旁邊王工匠的嘴越張越大,等到清風畫完了,那個工匠一把奪過草紙,看了一遍又一遍,對清風說道:“這樣子果然新奇,原來爺竟然是位行家裡手。只是金子很軟,鑲嵌珠寶恐怕不行。**JunZitang.coM**”
清風說道:“我不是跟你說了嗎!用七成五的金子,兩成五的銀子混合打,這樣的硬度就夠了。”清風說的這個比例就是白金的最佳比例,這個也是聽紫雨說的。
王匠人遲疑的看著清風,很表示懷疑,清風說道:“你只按著這個打就行了,出了什麼問題不用你負責。”
那個朱老闆衝王匠人揮了揮手,“就按照客官說的辦。”又對清風說道:“這位爺,咱們打個商量,您讓小店經營這些首飾,作為回報,小店免費給您這些首飾如何?”
清風心想,這位朱老闆還真是個精明人啊,那樣我豈不是很吃虧!清風笑道:“我送給我妻子的禮物,要是滿大街人人都有,我妻子又怎麼會開心呢?我若是缺錢花,自己開一個珠寶行豈不是更賺錢嗎?”朱老闆聽了清風的話一哆嗦。
清風也不理他,說了自己的住址就要走,那個朱老闆一聽清風居然就是十九駙馬爺,忙衝身邊的王匠人使了一個眼色,王匠人趕緊攔住清風,說道:“駙馬爺請留步,我們老闆請您近一步說話。”
清風心中狐疑,這裡除了自己的兩個下人,還有就是王匠人,也沒有別人啊。那個王匠人說完就出了門。朱老闆衝清風一長揖,“小人有要事求駙馬爺,還請駙馬爺……”邊說。邊看著清風的兩個下人。清風不知道他的葫蘆裡賣的什麼藥,對兩個下人說道:“你們到外面去等我。”
朱老闆看著人退了出去,“噗通”一聲跪倒在地“駙馬爺,求您救救小女吧!”清風如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忙拉朱老闆起來。無奈朱老闆太重,拉了兩下。居然紋絲不動,清風說道:“朱老闆還是起來敘話吧!有什麼事咱們好好說。”
朱老闆從地上爬起來,老淚縱橫“兩年前,前太子不知從哪裡看見了小女,一見之下就前來納聘。非要納小女為妾,小老兒本來就一個女兒,想要找個入贅的女婿養老送終,無奈不敢得罪太子爺。誰知道娶小女不滿兩個月。就拋到一邊了。前些時候太子獲罪,牽連了小女,到如今病臥在床,無人理會……求求駙馬爺,救救小女吧!”
清風一聽,這事應該不難辦吧!罪魁禍首的太子都免死了,他的姬妾更應該沒事吧?就聽見朱老闆接著說道:“駙馬爺。只要您救了小女。小人願意把這聚寶樓地一半股份送給您。”
清風一聽,天哪。聚寶樓的一半股份?那得多少銀子啊。清風的心怦怦的開始跳個不停。忽的又想到,這事情恐怕不是那麼簡單吧?如果好辦,這位朱老闆願意出這麼大地價錢,太子出事這也幾個月了,何以還沒辦成?想到此清風說道:“我給你辦著試試看吧,成與不成的可說不好。”
朱老闆聽了大喜,嘴上說道:“駙馬爺出馬,事情一準能辦成。不瞞駙馬爺說,小人都打聽清楚了,看著小女地那些人都是龍禁衛的官軍,是由國公爺統屬的,只要是駙馬爺出馬,誰也不會不給駙馬爺的面子。這麼長時間,小人一直提著豬頭找不著廟門,本來已經絕望了,今兒見了駙馬爺才知道,您可是我們家的救星……”
清風笑了笑,說道:“你也不用給我戴高帽子,能辦,我當然會辦地,若是不行,那也只好說對不起了。”清風現在也不缺錢,想的首先是別給自己和家人惹出什麼亂子。
朱老闆讓清風等等,自己跑回了內宅,不一會兒,連咳帶喘的跑出來了,遞給清風一個盒子,說道:“這是小人送給公主的幾件珠寶。這聚寶樓地股份,小人馬上就去辦,辦好了就給駙馬爺送去。”
從今至古,清風還從來沒有受過賄賂,一時間有些不適應,忙說道:“等事情辦好了再說吧!”
轉身帶著兩個下人出了聚寶樓,爬上自家地馬車,就看見單玉兒一臉失落的模樣,清風忙問道:“你這是怎麼了?可是你是母親和兄長難為你了?”
清風話音剛落,車廂裡遞進來一個珠寶盒子,朱老闆那隻胖手迅速的縮了回去,清風掀開車簾,就看見朱老闆那水缸長腿的怪異身材急速退去,恐怕清風不要他的禮物,清風不由得一笑,難為那個朱老闆跑的那麼快。
單玉兒問道:“這裡裝的是什麼?”
清風沒言語,打開那個盒子,就見滿盒子地珠光寶氣,只夜明珠就有五顆,大大小小地奇珍異寶,還有一串珍珠,難得是那珠子粒粒都有指頭大小。清風把這串珍珠拿在手裡,摩挲了半天,這是沙子變成的,卻混跡在這名貴地各種寶石間而毫不遜色,又有誰還記得它曾經是一粒不起眼的沙子呢!
清風自嘲的笑了笑,我就是這樣的一顆沙子啊,我自己是知道的。
單玉兒莫名其妙的看著清風“他送你這麼貴重的東西做什麼?”
“沒什麼的,我明天就還給他。你怎麼了?為什麼不高興?”
單玉兒想起剛才母親的臉色,難過的說道:“我這麼長時間沒回家,家裡原先由我打理的那間綢緞莊的掌櫃,裹挾了所有的錢財跑了……”
清風說道:“就為了這個不高興?缺多少銀子?你相公現在別的沒有,銀錢還有一些。”
單玉兒低下頭,說道“你真的肯幫忙嗎?我哥哥一向都不會經營的,說不定又賠了……”清風笑道:“你若是怕他賠了,不會回綢緞莊幫著他嗎?”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單玉兒驚喜的問道:“真的可以嗎?我已經嫁給你了,怎麼還能……”清風知道她的顧慮,說道:“只要我不說什麼,別人誰還敢說什麼。”
單玉兒握住清風的手“懷玉,咱們到鋪子裡去看看吧,我哥哥在那兒。”兩人坐了車,直奔綢緞莊去見清風的大舅哥,卻怎麼也沒想到他的家裡還有一位大舅哥正在等著他呢!
吳王李恪在客廳裡左一圈又一圈的轉,看得鄭家昌直迷糊,卻也不敢說什麼。李恪心想,看來清風的確是沒在家,只是這眼看著就要到中午了,難道他還能在別人家用飯不成?
李恪想起昨天高陽公主跟自己說清風不僅毀了容,連腿也瘸了,當時李恪就坐不住了,心裡暗自埋怨鄭家昌,我讓你去探聽消息,你回來怎麼什麼都沒說!鄭家昌莫名其妙的的挨了一頓訓斥,今天又被拉著來看清風,鄭家昌看著團團轉的吳王,只是他怎麼會知道吳王的心思呢!
此刻的吳王既盼著看見清風,又怕看見清風。他在想,清風啊,你到底變成了什麼樣子?你的花容月貌當真再也不復存在了嗎?
第八十六章 他想幹嘛?
清風在國公府門前下了車,單玉兒則坐車繞到駙馬府。清風眼看著馬車消失在視野內,這才進了國公府,直奔哥哥住的槐院而去。兄長所在的就是龍禁衛,清風得仔細的問問朱老闆女兒的事情。
來到槐院,還沒推門,就聽見嫂子程素素在罵“打死你個吃裡扒外的,我真是瞎了眼,白疼你了!”就聽見啪啪兩聲響,緊接著就是“汪汪”的狗叫聲。
清風遲疑了一下,還是走進了院子,程素素看見清風來了,趕忙迎了過來“哎呦,叔叔,你今天怎麼有空到嫂子這兒來了?”
清風笑道:“我可是天天都有空的,倒是嫂子今天怎麼得閒了?”
程素素說道:“誰說不是呢!這家大業大的,哪兒照顧不到都不行……這不是每日中午用過飯,才能歇一會兒嘛!”
叔嫂二人沒說上幾句話,李懷英從屋子裡走出來,說道:“兄弟,你沒走錯門吧?”
清風呵呵的笑道:“哥哥,你嫌我來得少了?我來了幾次,你可是總不在家……”李懷英衝著清風直使眼色,清風不明所以,忙轉移話題說道:“哥哥,兄弟找你有點事,你有空吧?”
“有空,有空,咱們到書房去說……”李懷英拉著清風直奔書房。
清風笑著看了看這個書房“哥哥,你什麼時候也開始附庸風雅了?你又不看書,要這個書房幹什麼?”李懷英說道:“這個書房名義上是我的,實際是小老虎用的。”
僕人送過來一壺茶,清風牛飲了一杯,說道:“剛才跟單子文喝了幾杯,口渴得很。”
李懷英好奇的問:“怎麼?你跟他和好了?他不埋怨你了?”
清風說道:“他現在是沒有精力再埋怨我了吧!頭些日子,給他管鋪子的掌櫃和他的小妾私奔了,他的錢財全都讓人卷跑了……”
“居然有這種事?我怎麼沒聽說過?”
“他又不傻。^^首發 君 子 堂 ^^這種醜事怎麼會往外說?”
李懷英不知道想起來什麼,嘆了口氣,說道:“我不在家的時候還多虧了你……”
清風一愣“多虧了我什麼?”
“小紅都跟我說了,要不是你接濟,人恐怕就挨餓了……剛才我不過是無意說了幾句。這就開始指桑罵槐地,你剛才都聽見了……這些年我把她慣壞了……你說你每次來我都不在家。你說這個家我還怎麼呆……”
清風看了哥哥一眼“大哥,要我說你既然喜歡大嫂,就不應該再找那些亂七八糟的女人,女人多了麻煩也多,你對大嫂好些。她當然會對你好,總躲著可不是辦法……”
李懷英擺了擺手“算了,咱們不說這個。你來找哥哥到底什麼事?”
清風笑道:“我今天認識了聚寶樓的朱老闆,這傢伙居然說他的女兒被前太子看中。納做小妾了!你說就他那樣的。女兒還能漂亮到哪兒去?”
“你別說,她地女兒還真的挺漂亮。那胖子是不是求你救他地女兒了?”
清風驚奇的問道:“你怎麼知道?”
李懷英哈哈大笑,說道:“頭些天有一個拐彎抹角的人找到了程處默,遞上了一千兩銀子讓幫忙,我那大舅哥知道那胖子有錢,嫌這一千兩太少,正等著那個胖子漲價呢!沒想到那個傢伙又找上了你!”
清風愣了半天神。砸吧了兩下嘴。心想,這程處默也太黑了。一千兩居然還嫌少……就聽見哥哥問道:“他答應了給你多少銀子?”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清風伸出五個手指,李懷英點點頭說道:“五千兩?這個數嘛,還差不多!”
清風笑道:“什麼五千兩?是聚寶樓的五成股份!”
李懷英張大了嘴巴,半天才說道:“這個胖子怎麼忽然開竅了?莫不是有什麼高人指點他了吧?嗯……我猜到了,肯定是他的女兒!那個聚寶樓可是他女兒一手操持下,才有今天地規模的……
清風笑道:“原來如此啊!那我也知道了,這個五成的股份可不全是為了救他的女兒地,恐怕以後官面上有什麼事兒,作為股東咱們就得出頭照應了,他這是想找個靠山地意思!”
李懷英一拍腦袋“高明!眼看著太子這個靠山倒了,他是得再找個靠山了……”
清風笑了笑,說道:“這事情既然程大哥也插手了,那這五成的股份就咱們哥三個分了吧!我自己留一成,其餘的你們倆一人兩成,如何?不過咱們可得說好了,聚寶樓出了什麼事情,可不要找我,我要的可是乾股,乾拿錢不幹活的。**JunZitang.coM**”
李懷英笑道:“行,反正現在你比我們都有錢。”
清風說道:“那這事可就交給你們辦了,我就甩手不管了。”
清風辭別了哥哥,白得了聚寶樓的一成股份,還有一盒子珠寶,美滋滋的出了槐院,直奔書房而來。這一會兒,他也不覺得收人家地賄賂不好意思了,好像一切都順其自然,水到渠成一樣,他認為自己得到地一成股份絲毫不多,我沒什麼可虧心的,以後我還得負責為聚寶樓畫新地首飾樣子呢!
清風的確就是這麼想的,他忘了以前看到的那個故事,說科學家做了一個實驗,把一隻青蛙扔進開水裡,青蛙會一下子蹦出來,若是把青蛙放進涼水裡,再慢慢地給水加熱,青蛙就會被煮死,而不會有絲毫的反映。
清風現在就是那隻將會被煮死的青蛙,以前遇到這樣的事,他一定會為那個珠寶樓的老闆憤憤不平,而現在清風耳熏目染的被身邊的人改變著,這一成的股份卻收的心安理得地。
到了書房一看,煙兒正捧著《射鵰》的手稿在看,清風問道:“你看這本書冬雪寫得如何?”
煙兒的眼睛笑得恨不能眯成了一條縫,“爺。這本書一定能大賣的,這回又有得忙了,我這就拿回去排版吧!”
見清風笑著點頭,煙兒又紅了臉,說道:“爺。奴才想求您個事……”
“哦,原來是求我事了。就自稱奴才了。說吧,什麼事?”
煙兒彆扭了半天,清風正看著他好奇,就聽煙兒說道:“爺,奴才是想……想請您把冬雪賞給奴才。”
清風哈哈的笑起來。原來這小子打得是這個主意。清風趕忙說道:“這事我不是不幫忙,一來冬雪是公主身邊地人,這事得公主點頭才行。二來你總的討得冬雪地歡心吧?若是我強媒硬保的,冬雪心裡有氣。對你們以後的日子也不好。你說是不是?我看不如這樣,你對冬雪好點,看看她的意思,她若是願意,爺我就給你做主,你看如何?”
煙兒連連點頭,“爺。那我這事可算是過了明路了?可別以後公主知道了。再說我私相授受,把我打發了……”
“那是自然。我得空就跟公主說去。說吧,今天來可是傢具城的事有了著落?”
“爺,奴才還真地看好了一個院子,面積也夠大,前面做鋪面,後面做倉庫正好,離印刷行也近,奴才去問了問,誰知道這家主人卻死活不賣,爺,您看是不是找人威嚇他一下?”
清風抬腳照著煙兒的屁股就是一腳,“你小子,一天到晚都想什麼?強買強賣、仗勢欺人嗎?若是讓我爹爹知道了,有你小子的好看!說不定會剝了你的皮!”
煙兒嘻嘻地笑著躲開了清風地一腳“爺,求您別打奴才了,奴才再也不敢了!”
清風一本正經的說道:“煙兒,你的腦袋瓜是聰明,不過得用到正經地方。這樣的歪點子,你以後最好是想都不要想……你再去問問,多給他加點錢,看他賣不賣。若是還不肯,就到別的地方找去。我可把醜話說在前頭,我的手下,不管是誰,要是敗壞了我的名聲,我可絕不輕饒!”清風說地斬釘截鐵,竟然顯示出一種王霸之氣來。
煙兒連連點頭,夾著尾巴就要走,清風忙把他叫住了,吩咐道:“你最近總在外面跑,看看有沒有外兌地酒樓,找一個中檔的就行。”
煙兒眨巴著眼睛問道:“爺還想再開一家酒樓嗎?”“我不過是想抬舉一下紅藕地哥哥罷了。”
煙兒笑道:“給白海的?他倒是個有福氣的,他的老婆和冬雪有得一比……這事奴才一定上心去辦。”煙兒衝著清風揖了一揖,出了書房。
清風寫完第八十章《紅樓夢》,不由得松了口氣,一時間睏倦的很,倒在床上就睡著了。
一覺醒來,想起那個裝珠寶的盒子,趕忙拿出來把玩了一番,看看太陽已經偏西了,今天還沒看見晉陽呢,清風拿了珠寶盒,一瘸一拐的向梅園行去……
到了梅園,一看紅藕和單玉兒都在,清風拿出珠寶盒來獻寶,親手把那串又大又圓的珍珠給晉陽戴上了,其餘的單玉兒和紅藕也每人選了兩樣,單玉兒說道:“明達,懷玉就是偏心,在車上的時候還騙我說這盒珠寶明天就還給人家,轉眼就又送給你了!明明我也喜歡那串珍珠的……”
清風聽了,頭有些大,東西不患多少,為患不均,可這珍珠只有一串啊!晉陽笑道:“玉姐姐既然喜歡,這串珠子就送給你好了。”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單玉兒衝著清風一笑,轉頭對晉陽說道:“這個是懷玉送給你的,我不要。等下次懷玉再得了,就送我,好不好?”
一旁的清風松了口氣,就看見晉陽笑著把那珍珠項鏈摸了又摸,滿面飛霞,看的清風心旌搖曳,真想抱起她來吻上一吻……
就聽晉陽說道:“清風,你跑了一天也不見人影,我三哥哥等了你整整一上午呢!他說了,明天還來。”
清風聽了,腦袋轟然作響,呆若木雞,吳王他……他想幹什麼?愛清風了嗎?怎麼這點擊率高了,推薦的卻少了?書評區更是長草了……
第八十七章 鳳在上……
躺在床上,清風還在想,吳王李恪這麼急著找自己,他到底想要幹什麼?我現在臉上有了兩道淺疤瘌,雖說看著不是那麼扎眼,也算是毀了容,而且又變成了一個瘸子,他難道沒聽說過嗎?按理說他不應該再糾纏不清了吧?
單玉兒看見清風不語,趴到清風的身邊問道:“懷玉,可是我跟你要珍珠項鏈你不高興了?你放心,我沒有真想要的。我只是想告訴明達,你對她有多好,那麼珍貴的東西獨獨給了她,我和紅藕都沒有份呢!我真的沒有別的意思。”
清風正在想著李恪的事,哪有注意單玉兒說什麼,不由得遲疑著沒說話。
單玉兒見了,以為清風不信,忙又說道:“我說的是真的,你肯幫哥哥的忙,又把哥哥給你的兩成股份給了我,這兩成股份不知道能買多少那樣的珍珠項鏈呢!你送給她一條項鏈,我又怎麼會生氣?實在是我想幫你收明達的心啊。”
清風總算聽清了單玉兒的話,心想,玉兒能處處替我考慮,總算我沒有白疼她一場……心裡一陣高興,問道:“這麼說你心裡很感激我了?”
“那當然,我哥哥那樣待你,你不光不記恨,還肯幫著他,我心裡……我心裡好高興啊,這說明你喜歡我、愛我、寵著我……你都這麼待我,當然……你要我做什麼都行的!”
燭光下,單玉兒的白璧無瑕、吹彈可破的臉上,發出聖潔的光輝,美倫美奐、美艷動人,清風受鞭笞以來,倆人還從來沒有過房事呢,此刻清風不由得淫心大動,清風嘿嘿地笑著。說道:“真的我讓你做什麼都行?”
傻傻的小白兔說道:“當然是真的!”
小狐狸一臉奸計得逞地模樣,“那好,你把褲子和肚兜都脫了,一件不能留。^^君 子 堂 首 發^^”
“你……”小白兔終於發現自己上了當,看著清風下面的小帳篷。不由得漲紅了臉,再也不肯說話。
清風笑道:“怎麼?剛說完。就不算話了?就這麼一點的小要求你都滿足不了我,還說我讓你做什麼都行,可見你是騙人的。”
“沒有,我沒有騙你。除了這事,別的什麼事都行。是真地……”
“可是除了這事,我也沒有什麼事要求你的啊!”
單玉兒咬了半天嘴脣,說道:“那……那我把燈熄了……”
清風說道:“不行,熄了燈什麼都看不清。我喜歡看著你……”
單玉兒地臉上恨不能滴出水來。儘管只有夫妻兩個人,儘管不是第一次赤裸相對,單玉兒還是羞愧難擋,終於好不容易把衣服全都脫下了,單玉兒卻羞得不敢看清風的眼睛。
就聽見清風笑道:“你自己脫了有什麼用?倒是把我的衣服也脫下了呀!”
單玉兒心想,這個壞人一貫喜歡看人家的笑話,我今天偏不讓你得逞。她幾下脫去了清風的褲子。只看著清風那個東東醜醜地。昂著頭,單玉兒伸出小手摸了摸……
清風“啊”的一聲。喘了一口粗氣,“玉兒,你快上來……”
單玉兒嘟著嘴“我才不,上次你拉著人家的手一摸,不是也舒服了嗎?”
清風氣道:“上次咱們還沒圓房,這次你可不是姑娘家了……”
見單玉兒還是不肯上來,清風眼珠一轉,說道:“你不是喜歡小孩嗎?你若是肯上來,說不定這次就能有孕了,我反正是怎麼樣都舒服的……”
單玉兒一聽,心有些動了,看著明達和紅藕都有了,自己地心也不好受,真想馬上也有一個孩子。^^首發 君 子 堂 ^^她遲遲疑疑地說道:“這次……幹嘛讓我在上面……”
清風見單玉兒有些意動,忙繼續鼓動著笑道:“換一個新鮮的姿勢有什麼不好?紅藕以前就喜歡在上面……”
單玉兒聽著不免有些氣惱,這個死懷玉,怎麼拿我和她比?她不過是個丫鬟出身,不懂得什麼叫廉恥,我一個深閨小姐,知書明禮,怎麼能和她一樣?再說了,女人怎麼能在能在上面……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想到這兒,單玉兒的臉更紅了,偷眼看看那個壞蛋,正一臉渴盼的看著自己,單玉兒的心不由得一顫,罷了,這冤家既然喜歡,就聽他的好了,要不然以後總往紅藕那裡跑怎麼辦?再說……也希望這次能有一個孩子……
單玉兒哆哆嗦嗦爬到清風的身上來,清風怕她害羞,不由得閉上了眼睛不看她。只是細細地體會這快感,覺得渾身燥熱,顫慄不已,這滋味簡直妙不可言……
單玉兒無師自通,不停地動來動去,清風幾次忍不住要噴薄而出,趕緊摟住玉兒,不準她動。單玉兒又向清風地脖子、眼睛、耳朵不停的親吻,最後捉住了清風地脣,好像得了什麼美味,吸吮個不停,身子儘管被清風摟著,仍是蛇一樣扭動個不停……
清風的腦海里不由得想起吳王李恪那個悠長的吻,也是曾經讓自己渾身顫慄……一想起李恪,居然沒把持住,一下子泄了出去……
單玉兒好像也得了其中的趣味,一晚上索取了幾次,直弄得二人都精疲力盡,這才沉沉睡去……
早上,清風在窗外的鳥叫聲中醒來,一想到昨晚和玉兒做愛時居然想到了吳王李恪,心裡不由得一陣心虛,為什麼這麼久了,我還會想起他?難道我真的愛上了他嗎?他的笑容的確很迷人,讓人深陷不能自拔,無奈我現在是男人,我的心裡不能接受你愛上一個男人,尤其是:我居然只是那個邱楓的替身,這個更加不能讓人容忍。再說了,我這樣怎麼對得起愛我的晉陽、紅藕還有身邊的單玉兒?清風不由得又是一陣愧疚……
清風吻了吻依然沉睡的單玉兒,悄悄的爬起床,心想,吳王今天還要來,那麼我就一整天也不回家好了,讓你多碰兩次壁,想必就不會再來了吧?其實清風也是擔心自己上了吳王的賊船,外一和他在一起時又把持不住,被他給……清風不敢往下想,趕緊向花園行來。
練了一會兒功,就看見小老虎蹦蹦跳跳的跑來向清風問好,清風問道:“你怎麼起這麼早?”
小老虎說道:“爺爺讓我早起練武。”
“那你怎麼又跑到這兒來了?”
小老虎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侄子蹲馬步的時候看見一隻剛會飛的麻雀,就想抓住它,跑著跑著,就到了這兒了!”
清風笑道:“我給你講過小貓釣魚的故事吧?我看你就是一隻小貓!”
小老虎難為情的笑了笑“叔叔,我下次不會了。趁著今天有空,您再給侄兒講個故事,好不好?”
清風皺了皺眉,說道:“好吧,就講一個小故事。”
叔侄倆找了石墩坐下,清風講道:“在一個叫做非洲的大草原上,生活有很多很多的野馬,他們無拘無束的在那裡生活,他們跑得飛快,很少有什麼天敵。不過卻有一種很小的血蝙蝠是它們的剋星,這種血蝙蝠長著鋒利的牙齒,吸附在野馬的身上、頭上,用尖尖的嘴,吸吮野馬的血,直到吸飽了,才會滿意的飛走,無論野馬怎麼跳躍、狂奔,就是甩不掉它,而被血蝙蝠吸了血的馬,大部分會死掉。其實血蝙蝠吸得血是很少的,並不足以讓馬死亡,你知道馬為什麼會死嗎?”
小老虎搖了搖頭,清風說道:“那是因為野馬在被吸了血時常常暴怒狂奔,這樣它身上的血就會流個不停,直到它的血流沒了,就死去了。其實生活中的人也是一樣,往往不是被困難本身絆倒了,而是自己把自己打倒了……叔叔是想告訴你,以後做事情要冷靜,切忌暴躁,不要像那野馬一樣。”
小老虎呵呵的笑了“這次叔叔挨了爺爺的打,就是因為太暴躁了嗎?”
清風汗顏,忙說道:“不是叔叔暴躁,是你爺爺暴躁,都不肯相信叔叔的解釋……”
小老虎眨了眨眼“那我明天告訴爺爺去!”
清風笑道:“那我也把你捉鳥的事告訴你爺爺去!”
兩個小狐狸居然一齊笑了起來,不約而同的伸出手掌,相互拍了一掌,耳畔聽著花園裡鳥兒不停的鳴叫,秋風裡聞著不知道兒飄來的果香,清風的心情大好。
第八十八章 又見辯機
清風送走了李懷仁,就這麼呆呆的站在這十里長亭,看著滿目蕭索的秋景,一時間不由得心裡空落落的,雖說和這個四哥不算親近,這卻是最近以來第次送行,心情未免差了些,一想到家裡還有一個吳王在等著自己,那也是一個麻煩,清風家是不想回,一時間又不知道該往哪兒去了。
奴兒看著主人的迷惘的樣子,倒好象要在這裡呆上一天似的,已經有好幾撥送行的人看著覺得奇怪了。奴兒小心奕奕的問道:“爺,您可是累了?這兒離李家莊不遠,要不咱們去那兒歇一會兒?”
清風一聽,好,這個主意不錯,一揮手,下人牽過馬來,一行人向李家莊行去。
轉過一個路口,就看見一個姑娘俏生生的站在路邊,她矇著面紗,烏黑的長髮輓起,梳成一個流雲髻,發上簪著玉釵,還有一枝金步搖在秋風中擺動,長長的珠飾顫顫垂下,在鬢間搖曳,眉不描而黛,額頭白膩如脂,身著白色羅裙,腰間的絲帶隨風飛舞,翩然若仙,一雙眼睛看起來似曾相識,清風不由得一愣。
那個姑娘衝著清風遙遙一拜,說道:“李公子別來無恙?”
清風趕緊下馬,還了一禮,笑道:“原來是阿紫姑娘!你這一身打扮我都不認識了,頭些日子你不是和黎青他們一起走了嗎?怎麼又會在此?”
阿紫說道:“我想起來在京城還有一點事情沒有辦完……”
“哦,是這樣啊,你若是有用得著我的地方儘管開口。”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阿紫笑了笑“真的嗎?我今天想請公子陪我去靈感寺上香。不知道李公子能否答應?”
清風正愁沒地方去呢,哪裡能拒絕?忙點頭應允。阿紫說道:“既然如此,李公子可以把你地下人打發回去,去完靈感寺我要進城去辦事,正好可以把你送回家。=君 子 堂 首 發=有我保護你,諒來也出不了什麼意外。”
清風想著的確如此,阿紫姑娘武功高絕,有她在此,誰敢動我半根毫毛啊。清風揮手讓下人回家,奴兒還待說什麼。清風卻道:“奴兒,把你的馬給阿紫姑娘騎著,你和他們同騎回去吧!”
靈感寺位於長安城南的長安縣,是一座新近建成的寺廟,清風也只是聽說過,沒想到卻原來距此不遠。
簇新的靈感寺廟宇雄壯,門面廣闊,望之森然,大紅色的建築群掩映在蒼山古柏中,清風下了馬,說道:“這裡的景色倒也不錯,比起長安城內的寺廟少了不少人,這才是出家人修行的好地方。”
阿紫笑道:“這裡又沒有外人。你還裝瘸子給誰看?”
清風一愣,自己也笑了“我這不是裝習慣了嗎!”兩人把馬交給看守山門地小沙彌,向靈感寺行去。阿紫說道:“你還真的裝瘸子裝的習慣了,怎麼走路有些不正常啊。”
清風恍然大悟“這個啊。是我的小妾特意給我做的鞋子,兩個鞋底不一般厚,所以就是我一時間忘了裝,也不會露餡的。”
“就是昨晚和你在一起的小妾嗎?”阿紫問完就後悔了,想起親耳聽見眼前這個人和他的小妾辦得好事。阿紫不由一陣臉紅……
“啊,你昨天晚上到我家了?找我有事?”清風看著阿紫忽然不好意思了,有些莫名其妙。
阿紫蹬蹬蹬的搶先進了廟門,清風愣了愣,也隨後跟了進去,大概是新建的原因,靈感寺地香客並不多,阿紫在佛前上了一炷香,默默地祈禱了半天。清風則在看墻上的壁畫,壁畫畫的是佛祖釋迦牟尼的故事。**JunZitang.coM**
釋迦牟尼大約是與孔子同時代地人。他是古印度北部迦毗羅衛國的王子,壁畫共分三十四幅,講述了他從出生到在菩提樹下大徹大悟,從而創立佛教的故事。他也就是中國幾千年來家喻戶曉,婦孺皆知的“如來佛主”!
這些壁畫造型古樸。無論面型、身材比例、眼和口的表情、身體地動作。以及衣褶飄帶等的處理,都細緻、含蓄。並取得統一,清風也是學過幾天畫的,此刻不由得留戀讚嘆。
阿紫看見清風看著壁畫出神,替他解釋道:“這幅畫講的是釋迦牟尼成佛時,大地為之震動,諸天神人齊贊,地獄、餓鬼、畜生三道的許多苦厄,一時體息,天鼓齊鳴,發出妙音,天雨曼陀羅花,曼殊沙花,金花、銀花、琉璃花、寶花、七寶蓮花等。至此,釋迦牟尼已成就了菩提正果,並且開始收徒,傳授他自己所證悟的宇宙真諦……看了這些畫,有什麼感覺?”
清風仰望著畫上的佛像,說道:“佛祖那滿面的微笑,有著一種攝人心魄、震憾心靈魅力,看著他的笑容,讓人覺得身心愉悅、寧靜、親切、灑脫、超然!你說這微笑背後蘊含著地,該是什麼樣的內心世界啊,是慈祥、仁愛,對人世苦難的深深的同情;抑或是解脫、輕鬆,看破滾滾紅塵,洞查了人世間一切煩惱。”清風笑了笑,問道:“阿紫,你對佛祖的故事很熟悉,你信佛?”
“我師父信佛,常伴在她老人家身邊,也知道一些佛經的故事。你不信佛嗎?我剛才看你一臉虔誠地樣子……”
“若是時常到此來看看,倒也能心態平和,不過我是不信地,若是人人都出家當了和尚,修成了正果,這世界恐怕就沒有人了,都成神仙了……”
“可你生活的並不如意,是嗎?我聽黎青說你很嚮往江湖自由自在地日子……”
清風笑了笑“我是很嚮往那樣的日子,不過我家裡還有父母長輩,妻子,還有未出世的孩子……江湖自由自在的日子,那也永遠只是一個夢想罷了。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可與人言無二三。我的生活是有一些小的不如意,不過還好……你呢?這次遇見你,總覺得你好像是有什麼心事,不太開心似的。”
阿紫聽了清風的話,心裡一陣酸楚,是啊,自己又是他的什麼人?什麼也不是,充其量也不過是一個普通的朋友……這麼想著,淚水不由得噙滿了雙眼。
阿紫說:“沒有的事,我一直都很開心啊!”清風聽著阿紫的聲音有很重的鼻音,仿佛哭了似的,無奈這句話是背對著清風說的,清風正要詢問,就聽見“阿彌陀佛”一聲佛號,回頭一看,站在身邊的正是清風認識的唯一的和尚辯機。
清風雙手合什,衝著辯機施了一禮“原來是辯機師傅,沒有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你。”
“貧僧也是剛到這裡不久。這靈感寺剛建成,需要很多僧人,貧僧也想離開原有的環境,就要求到這裡來了。”
清風心想,你跑到這裡來躲清靜來了,我卻因為你結結實實的挨了一頓打,這世道就是這麼的不公平!辯機看了看一旁的阿紫,遲疑的問道:“貧僧有幾句話想跟李施主說,這位姑娘能否行個方便?”阿紫微微行了一禮,悄然走了。
清風心中疑惑,辯機又想對我說什麼?看看左右沒有什麼人,辯機說道:“上次累得你挨了令尊的打,真的很抱歉。”
清風笑了笑“也不全是因為你,還有別的事……”
辯機面色複雜的看著清風,說道:“她的為人你也清楚,她說了,她得不到的,寧可毀了也不會讓別人得到……你……你最近還是小心一些……”
清風看著辯機,這才驚訝的發現,半個多月沒見,辯機的外表沒有什麼變化,氣質卻又有了不同,一時間,清風又說不上來這不同是什麼。只是吶吶的問道:“她……還對你還說了什麼?”
辯機閉了雙眼,半晌才睜開,說道:“貧僧聽了你的話,想了好久,你說的很對,貧僧是得有所選擇,因此一狠心拒絕了她,我說要一心皈依我佛……沒想到她……她不知怎麼竟然知道你見過我,她一口咬定是你說了什麼壞話……任我怎麼解釋她也不聽,她說一定要報復你,不死不休……”
清風聽了,感覺脊背發寒,高陽公主說這話的表情清風都能想象得出來,“不死不休!”清風不由得苦笑,我不過是拒絕了你的愛,難道就這麼讓你恨之入骨嗎?難道我就不能有自己的愛,有自己的選擇嗎?高陽公主,你的愛未免太霸道、太自私了吧!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就聽見殿外傳來咚咚咚的腳步聲,奴兒滿頭大汗的跑了進來“爺……您……快點,皇上宣您覲見!”
清風愣了片刻,這才反應過來,心裡不由得發苦,皇上又宣召我做什麼?難道……難道高陽公主給我進了什麼讒言?清風一想,這個可能性不大,太宗皇上不得意高陽公主,這是眾所周知的,況且前兩天她剛剛被禁足……
想到這兒,清風心又一寬,匆匆的向辯機辭行,出靈感寺,就看見阿紫正衝他揮手“你去吧!我就不跟你一起走了。”
清風也衝著阿紫揮了揮手,騎馬揮鞭直奔長安城而來。
第八十九章 心虛著呢
清風趕到景天門,已近午時了,東跑西顛了一上午,清風不免有些饑腸轆轆。卻也不敢提出先吃點東西再去見皇上,一個小太監正等在景天門門口,看見清風就好像看見了菩薩一樣,就差沒跪地叩拜了“哎呦駙馬爺,急死奴才了,皇上已經問了多少遍了……您快請,再晚一會兒怕是要下朝了。”
清風坐上玉攆,趕到內城,剛從玉攆上下來,就看見大臣們三三兩兩的向外城走來,正好和清風走個對面,清風一眼看見父親李績正向自己瞪來,顯然是嫌自己來得晚了。
清風站下向眾人行禮,也沒人和他答言,父子也沒說上一句話,就擦肩而過,清風眼看著父親的背影,心想,老爹呀,你好歹停下來交代兩句,讓你的兒子心裡面有一個譜啊,怎麼你就忍心看著你的兒子一顆心七上八下的?難道我不是你親生的不成?
裝了一肚子對父親的不滿,來到承恩殿,等在這兒的小太監告訴清風皇上等著他一起用午膳,清風心裡暗暗叫苦,儘管肚子餓得難受,但是陪著皇上吃飯,還真不是個好差事,尤其是武媚娘在一邊侍候的時候,但願這次別勞動這位的大駕。
到了皇上用飯的地方,正趕上大太監高喊著傳膳,一看見清風來了,趕忙進去稟報去了,清風站在房外,就看見宮女太監端著各式菜肴從身邊經過,聞著撲鼻而來的陣陣香氣,肚子越發的餓了。咕嚕咕嚕地直叫。
片刻工夫,大太監回報,皇上請李駙馬覲見。清風整理了一下衣服,踏進門來,一眼就看見太宗皇上幾個月工夫沒見,頭髮已經花白了,小麥色的肌膚皺紋也增加了不少。想來這幾個月兩個兒子先後謀反對他的打擊太大了。
清風一邊向皇上磕頭問安,一邊想著這皇上可真不是人當的,享受不到父子天倫之樂不說,想做一個明君就得兢兢業業。^^首發 君 子 堂 ^^否則一個不好,就國敗家亡,成就千古罵名了。
太宗皇上一看清風一瘸一拐的進來,心情很複雜,就好像看見了自己的兒子承乾太子一樣,承乾太子走路也是這麼一瘸一拐的……
清風跪了半天,也不見皇上叫起,心裡不由得敲起了鼓,我最近也沒幹什麼事啊!除了養傷就是養傷了,總共才出了兩次門。一想起出的兩次門。清風的心咯■一下,天哪,那個胖子朱老闆一下子給了那麼多的股份,其中不會有什麼詐吧?現在高陽公主可是正在抓我地把柄呢!清風一想到這兒。腦門上有些見汗。
偷偷的抬頭看看皇上,正好皇上也正看著他呢!皇上這是什麼眼神?有些哀傷、有些無奈、還有些恨鐵不成鋼……清風不由得心虛,難道皇上知道了?不會啊,那是昨天才發生的事,又一想。不對,那個胖子的一半股份還沒有到我的手裡呢!想到這兒心一寬。暗笑自己做賊心虛。
皇上說道:“起來吧,腿受了傷,以後我忘了叫你起,你就自己起來。”
清風心裡嘀咕,你不叫我起來,我哪敢自己起來啊,那不是不要命了嗎!皇上說道:“陪著朕一起進膳吧。”
清風一看,武媚娘不在。心裡暗喜,謝了恩,坐在皇上的一側,就看見一旁的太監用銀牌試試飯菜是否有毒,然後又親口嘗試,確認無疑後方才送到皇上面前。
“你這孩子。可真是多災多難。好好的,騎個馬也能把腿摔壞了。”太宗皇上不吃飯。卻自言自語的說起話來。清風笑了笑,心說皇上要是知道我是假裝的,會不會治我一個欺君之罪啊?
皇上不動筷子,清風自然也不敢先吃,眼看著美食在前,卻吃不得,清風地肚子叫的更響了,就連一旁坐著的皇上都聽見了清風的腸鳴,皇上笑道:“年輕人容易餓,趕緊吃吧!”說著,率先夾了一口菜。^^君 子 堂 首 發^^
清風趕緊跟著吃起來,心想,管他有什麼事呢,就是馬上要把我推出去斬了,我也得先做個飽死鬼。不過,看皇上地態度,不像是想要難為我的樣子。清風悶頭吃,身旁的太監看著直皺眉,生怕皇上一生氣怪罪下來,不好治駙馬爺的罪,再拿這些宮女太監出氣怎麼辦?
太宗皇上看清風吃的香,也比往常多吃了兩口,看著清風吃得差不多了,太宗皇上問道:“皇莊地收成如何啊?”
清風一愣,收成如何?清單不是都交給你了嗎?你又問我做什麼?嘴上卻不敢這麼說,忙解釋道:“這事臣派了手下的人去辦的,臣只知道比往年的收益多,不過多了多少,臣還真的記不得了。”
“哼,你倒是放心。不過你想的那個法子倒是不錯,層層監督,財務公開。這的確是杜絕貪污的好辦法。”
清風心想,這事皇上怎麼都知道了?趕忙解釋道:“臣也是受了傷,不能理事,這才想到了這個笨法子法……”
“笨法子?你說要是全大唐上上下下的都採用這個笨法子,會怎麼樣?”
清風心裡暗暗地叫苦,自己生怕手下胡作非為,這才想到了這麼一個後世杜絕貪污地法子,沒想到又引起了皇上的注意,清風自己一向是恨不能在皇上面前消失的說。清風斟酌了一下,說道:“這個臣還真的沒想過,或許能行吧……”
皇上看了看清風,說道:“你跟朕來,朕給你介紹一個人。清風腹誹,我的飯還沒吃完呢,就給我介紹人,嗯,皇上給我介紹人?介紹什麼人啊?清風滿肚子疑問,難道要賞我兩個美人?我對美人可不感興趣,還不如賞我兩個雞腿……
清風隨著皇上來得旁邊不遠的殿宇,一個內侍高喊:“皇上駕到!”
就見一個須發花白,面皮黝黑地老者在向皇上叩頭。皇上說道:“讓蘇愛卿久等了,蘇愛卿請起!”站在皇上身後地清風撇了撇嘴,心想,皇上真是假猩猩的,你地飯菜剩的那麼多,就讓這老頭吃點能如何?自己山珍海味的吃著,讓這個老頭在此呆等,居然還口口聲聲的說讓人家久等了……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皇上對清風說道:“你猜猜這位是誰?”
清風納悶,這麼一個普通的老頭,我怎麼知道他是誰?一看這張臉就是農民的臉,再一看身上居然穿著官府,這服色……嗯,竟然還是一個高官!清風恍然大悟,忙說道:“臣知道了,這位是大司農蘇大人。”
大司農的官名在秦時名為太農令,漢武帝時更名為大司農,到了西漢時,大司農的權利還是很大的,掌管租稅、鹽鐵和國家的財政收支。到了唐朝,大司農的權利被分散,只負責農業方面的事,卻也是九卿之一,不可小窺。這位大司農蘇大人常年各地奔波,清風倒還是第一次見面,清風趕緊上去見禮,心想,皇上就要介紹這個人給我?
皇上笑道:“我就說你這麼一個玲瓏剔透的人,一猜準能猜著。你們兩個都坐吧!”玲瓏剔透的人?皇上這是說我嗎?清風左右看看,這屋子裡就這麼三個人……
“你在看什麼?”皇上看清風東瞅西看的,問道。
“臣在看您說的那個玲瓏剔透的人在哪?”
皇上氣道:“你這小子,怨不得你爹爹揍你,可是傷疤都好了?”清風縮了縮脖子,一旁看著的蘇大人忍不住都笑了。
蘇大人說道:“久聞李大人才華橫溢,老朽不才,前幾天親自去了趟皇莊……這皇莊的變化可真不小,據聞都是李大人的功勞。尤其是那個水車,若是全大唐境內都用上,不知道能灌溉多少地呢!還有那個養蚯蚓和蛆蟲喂雞喂鴨的法子,真是讓人覺得匪夷所思。還有那個給果樹嫁接的法子,真的管用嗎?”
清風心裡暗恨,你說你個老蘇頭,你想知道什麼就到我家裡來問好了,偏偏跑到皇上跟前來胡說八道些什麼呀!
此刻卻也不敢不答,忙說道:“只要明年春天在嫁接的地方稍上面一些,剪斷那個樹枝就行了。等到果樹發芽時,那個嫁接上去的芽就能發出新的枝條來,來年就能結果了。”
“那李大人說的給花授粉是怎麼回事?”清風聽了,心裡咒罵李林那個大嘴巴,你小子等著,看我下次見了你,不好好收拾你一頓才怪呢!這要是皇上問我怎麼知道這些事的,我該怎麼回答呀?清風一著急,腦門又有些見汗。
清風眼珠子轉了幾轉,說道:“這個也是下官瞎琢磨的,下官閒著沒事在花園裡看見蜜蜂、蝴蝶在花蕊上飛來飛去的,就想若是人工采摘一些花粉,挨著朵花都點一下,這花的坐果率會不會高一些?這事下官也拿不準,正準備明年春天試一試的。”
蘇大人“哦”了一聲,點點頭說道:“這法子還是大有可為!”
皇上說道:“怨不得你老子說你聰明,這事也能琢磨出來……”清風一聽,有些變色,父親又在皇上面前誇我了?這是怎麼說?難道非得把我推上位才肯罷休嗎?那我裝瘸子豈不是白裝了?我這不是瞎子點燈白費蠟嗎?清風心裡瞎琢磨,又是懊惱,又是心虛,就連皇上和蘇大人說什麼都沒有聽清……
第九十章 糾結不清
蘇大人告退走了,只剩下清風苦著臉。皇上怒道:“你這是個什麼表情?叫你多呆一會兒就這麼為難嗎?”
清風激靈靈打了一個冷戰,趕忙說道:“臣想起來一個故事,想講給皇上聽……”
“什麼故事?你說。”
“是在前朝不知道哪個皇上出巡,到一個地方巡視,這個地方的所有官員都去跪迎皇上,等到接來皇上,已經大半天過去了。其中有一個官員,跪在地上不肯起來,原來他已經尿了褲子了。皇上一見大怒,就要砍那個官員的頭,那個官員哭訴道:皇上,都是他們大夥誠心要害我,昨天他們分明就知道皇上要來,誰也不告訴我。他們都是從昨晚就吃了乾飯,今早就空著肚子前來見駕,只有臣不知道皇上要來,昨晚吃的稀粥,今早還是喝的稀粥,實在是憋不住了……”
太宗皇上忍著笑“你這個小子就是古怪多,想去如廁就明說,難道朕是昏君,如廁也不準嗎!”看著清風一溜煙兒的跑去如廁,太宗皇上哈哈哈大笑,就連一旁的小太監也忍不住偷偷的笑了……
清風放完了水回來,內侍讓清風到御花園見駕,清風又跟著小太監晃晃悠悠的向御花園行來,御花園內百花凋零,只有菊花開得正艷。
皇上看見清風來了,吟道:“欲訊秋情眾莫知,喃喃負手叩東籬:孤標傲世偕誰隱?一樣花開為底遲?圃露庭霜何寂寞,鴻歸蛩病可相思?休言舉世無談者,解語何妨話片時。”
清風聽了這首詩不由得一愣,心想原來皇上已經看過《石頭記》了。這首詠菊就是書中的一首詩,沒想到皇上居然記住了。皇上看了看清風,說道:“你寫的這個孤標傲世,品格清高,遺世獨立的不會就是你自己吧?”
清風咧了咧嘴,心想。我哪裡會寫詩啊?再說我也沒有那麼高潔的品格。
“你寫的那本書朕看過了,寫得很不錯。你爹爹跟我說,裡面有一些大逆不道的言語,我看也沒什麼,沒有他說的那麼嚴重。你爹爹一向謹小慎微習慣了,想的太多。你還是接著寫吧!朕還想看看你的書是個什麼結局呢!”
清風聽了很感動。原來老爹已經在皇上這兒打了預防針了。眼珠一轉,眼前這可是個好機會啊。清風忙說道:“那臣就肯請皇上替臣題寫一個書名如何?”
“行!這有何不可?朕馬上就給你寫!”清風一聽,心花怒放,哈哈!太好了!發財了!這下子不但書可以大賣,還有那些封建地衛道士們,看你們以後誰還敢吹毛求疵的挑毛病?
清風端詳著皇上龍飛鳳舞的幾個大字。**JunZitang.coM**差點美出鼻涕泡來,萬萬沒想到一旁的皇上忽然問道:“你和吳王、晉王都是好朋友,你說他們兩個誰來繼承大統好些?”
清風手一哆嗦,剛剛皇上給提的字差點讓風給刮跑了。他斂了斂心神,說道:“臣是外臣,這事還是應該迴避。當然是皇上說誰好那就是誰好!”
皇上一瞪眼“叫你說你就說!哪兒那麼多廢話?小小年紀,像你老子一樣!”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清風這下子卻是真的苦了臉。哼哧了半天,憋得臉都紅了,一看皇上還在冷冷地看著自己,知道這個問題是躲不過去了。心念如電轉。這要是吳王當了皇上,看眼前的架勢,吳王非得把我弄進宮,做他的男寵不可。那我……我的一世英名可就毀了。
清風小心奕奕的說道:“我若是吳王,一旦登上大寶,對我最有威脅的就應該是魏王,其次應該是晉王……這兩位都是嫡子,比他上位更名正言順……依著吳王一向地性情……臥榻之側,又豈容他人鼾睡?”
太宗皇上面色一凜,閉上眼睛喃喃自語“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豈容他人鼾睡?”良久。他睜開了眼睛,說道:“所以。你把自己的姬妾送給了晉王,是不是?”
清風的冷汗一下子冒了出來,都道是伴君如伴虎,清風這一回算是真切的體會到了,他的心怦怦的亂跳,強自鎮定的說道:“誰能上位與臣有什麼關係呢?臣現在是個瘸子,這一輩子於仕途也無望了。況且,臣對仕途也不太感興趣。將來不管誰能上位,臣都是皇上地十九駙馬。況且那個姬妾是晉王兩年前的遇刺時的救命恩人,是晉王認出來了,自己跟臣要的,臣總不能為了一個女子,駁了晉王地面子吧?”
秋陽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清風卻仍能感受到絲絲的寒意,邊說著,眼角余光邊不停的注意著皇上地表情,心中忐忑不安……
就聽見皇上嘆息了一聲,說道:“你放心,雖說你的腿傷了,朕還是打算用你的。”
清風愣了半天,他很想說,我都說了對仕途不感興趣啊,怎麼還打算用我啊!無奈看著皇上那張失意的臉,愣是不敢去摸這隻老虎的屁股。=君 子 堂 首 發=走出御花園,清風的後背一片冰涼,這才發現內衣都濕了。
清風心中無比懊惱,怎麼會這樣呢?我煞費苦心裝成殘疾,就是為了不當官,到頭來卻枉費了心機,皇上竟然還是要用我!這不是強人所難嗎?
清風正愁眉苦臉、唉聲嘆氣的,就聽見咯咯咯地嬌笑聲,清風嚇得趕緊停下來腳步,一群宮娥采女走了過來,為首地正是武才人。
武媚娘看見清風蔫頭耷腦的樣子,笑道:“怎麼了?皇上又升了你地官了?”
清風忙說道:“娘娘開玩笑,皇上要是升了臣的官,臣應該是眉開眼笑才對!”
武媚娘笑道:“你說的那是別人吧!”邊說著,邊領著一群女子飄然而去了,只留下清風傻傻的回味著武媚娘的話,她這話是什麼意思啊?難道她知道我不喜歡當官?她又是怎麼知道的?清風想了半天,也不明所以。
眼看就要回到駙馬府了,清風怕吳王等在家裡,又繞到國公府,打發奴兒回家問一問吳王走了沒有。自己徑直去找哥哥李懷英。
從皇宮回來的路上,清風好一番思忖,自己現在也不缺錢,何必要朱胖子的五成股份呢?弄得提心吊膽的,外一這是一個陷阱怎麼辦?掉進去的可就不光是自己,而是整個家族了。
清風把自己地想法和哥哥一說。李懷英哈哈大笑“你們讀書人就是謹小慎微的,這算什麼事?以前哥哥經常給人辦事的,也不是沒有收過禮,從來也沒有出過什麼事!你就把心放到肚子裡吧!剛才朱胖子已經把那五成股份的文書送過來了,他女兒我也想法子把她弄回家了!這事已經辦完了。哥哥辦事痛快吧!”
清風聽了李懷英的話,看著哥哥那張興奮的臉。心涼了半截,越發懷疑起來,無奈卻是半點線索也沒有,憑空地誰會相信這是一個陷阱?
也許是自己天生不是乾大事的人,有些小題大做吧?要不去跟父親說說,聽聽老爹的意見?一想到父親的皮鞭子,清風又立刻打消了這個念頭。又想到今天在皇上身邊一會兒驚。一會兒喜的,嚇得可是不輕,幸虧自己的心臟夠強悍,不過也有點體力透支……
正東一下西一下地胡思亂想。奴兒來告訴清風吳王早就走了。清風松了一口氣,李懷英詫異的問道:“怎麼了?你怕吳王幹什麼?”
清風笑了笑“哪有的事?昨天吳王說今天找我有事,正好早上我去給四哥送行,以為回來見吳王就行了。沒想到皇上又宣召,這不就把吳王給晾著了嗎!”和吳王這段理不清的事,清風實在是張不開口對哥哥說。
回到書房,清風想起這一天發生的事,一顆心亂的很,想到高陽公主的話,想起阿紫帶著哭音地言語。皇上那蕭索的面容。還有武媚娘如花的笑靨……像走馬燈一樣在清風的眼前閃現……
清風正糾結不清,煙兒踏進了書房。
清風一見。忙問道:“怎麼?傢具城找到地方了?”
“沒有呢,奴才又去找那家地主人,告訴他再給他添些銀子,他說要和家人商量一下,哪有這麼快?爺,今天吳王可是到您這兒來了?”
“是啊,你怎麼知道?”
“爺,您忘了讓小乞丐監視吳王的事了?您猜吳王從您這裡出來,奔哪兒去了?”
清風的心正煩著呢,忙說道:“你趕緊說,到底上哪兒去了?”
“他到高陽公主那兒去了!”
清風呆了一呆,他們兄妹兩個不會想要聯手對付我吧?一時間清風的腦袋有些脹,他們就算聯手,還能怎麼對付我?我地地位在這,他們又會如何對付我?暗殺嗎?我好像不值得吧?
煙兒看見清風有些發傻,又說道:“爺,您上次還說要我注意一下胡姬酒樓,您猜胡姬酒樓的掌櫃是誰?就是皇莊原先的那個總管朱世勛。”
又聽到一個意外的消息,一時間清風有些發懵,怎麼會這樣?朱世勛不是太子的人嗎?只因為他是個小角色,清風一直沒有注意到他,難道那天在胡姬酒樓算計我的人是朱世勛?我和他也沒有什麼仇啊,或許是因為我占了他的位置?這位置也不是我想要地啊?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他地身後還有什麼人嗎?很有這個可能,如果沒有人保著,太子都落網了,沒理由他的手下還什麼事也沒有!
清風在地上踱了兩圈,對煙兒說道:“你抓緊時間盯著那個朱世勛,看看他到底是誰地人。還有魏王和高陽公主,有什麼異常馬上來告訴我。”
煙兒答應著走了,清風心緒煩亂,書是寫不下去了,他拿起筆來,左一張又一張的畫起傢具來,清風以前最喜歡畫的是卡通畫,現在畫起傢具來,倒也像模像樣的,專心致志的畫了一會兒,心緒總算平靜了下來。
聽見腳步聲響,清風抬頭一看,來的是紅藕。只見她身穿淡紫色輕絲鴛鴦錦衣服,絳紅色百蝶戲花的羅裙,腳穿一雙明艷的粉紅繡鞋,梳著飛月髻,頭插亮晃晃孔雀釵,笑盈盈對清風說道“爺,紅藕這身衣裳漂亮嗎?”
“漂亮,今天有什麼喜事嗎?”
“當然有喜事了,今天是紅藕的生日啊!而且王太醫來給公主把脈,順便給紅藕也把了一下,你猜怎麼樣?”
清風看著紅藕那高興的模樣,忙說道:“不會是懷的雙胞胎吧?”
“為什麼不會?真的是啊!”
清風聽了,不由得苦笑,雙胞胎不僅容易早產,成活也不易,尤其是在這個缺醫少藥的時代……
“你不高興嗎?爺。”
清風趕忙收起自己的擔心,說道:“怎麼會不高興?我不過是怕你的身體承受不住……”
“怎麼會承受不住?我身體好著呢!爺,你真的讓單姨娘經營那個綢緞莊嗎?”
“是啊,等將來給你兄長開了酒樓,也由你來管理,如何?”
“真的?爺,我能行嗎?”
“有什麼不行的?女人並不比男人差,你幫著明達管理這個駙馬府,不是也管得好好的?這駙馬府也有幾百號人呢!”
紅藕聽了,喜不自禁,撲到清風的懷裡“爺,紅藕想你了,今天是紅藕的生日,晚上你陪著紅藕……”
清風環住紅藕的腰,壞笑道:“哪裡想我了?都有了身孕還不老實。到底是身子想了?還是心裡想了?”
弱弱的問一句,有粉紅票嗎?給一張吧,光禿禿的可不好看……
介紹好友藍花楹的新書《美人如刀》
書號:1144674
如今這世道,飯可以亂吃,街邊的美男子不可以亂撿,美景可以亂看,小屁孩的身體某些部位也是不可以亂瞄的....
看吧看吧!
一好色成萬載情孽!
一亂瞄成千古余恨!
悔不死你!
三月PK,多謝支持
第九十一章 大吃一驚
和紅藕一起回到梅園,晉陽說道:“清風,這一天你跑到哪裡去了?昨天不是告訴你我三哥哥找你有事嗎,今天他又等了你一上午。春陽說了,三哥哥的臉色都變了,他顯然生氣了,你還是親自和他解釋一下吧?”
清風心想,我就是故意躲他來著,不過現在卻有個好藉口,忙說道:“我送走了四哥,正好是想回來見你三哥的,誰知道半路被你父皇宣去了,這事也不能怪我吧?他下次再來,你就幫我解釋一下好了。”
嘴上這樣說,心裡卻想,明達呀,明達,你若是知道你三哥哥對我的企圖,你還會這樣催著我去見你三哥嗎?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你怎麼了?清風,我看你很不高興的樣子,難道父皇為難你了嗎?”晉陽看出清風有心事的樣子,問道。
“怎麼會,你父皇還給我題寫了書名呢!你看。”說著就把太宗皇上題寫的《石頭記》三個大字展開給晉陽看。
晉陽笑道:“父皇的字越來越遒勁有力了……他還好吧?精神怎麼樣?”
“好,好著呢!你父皇的氣勢把我壓迫的喘不過氣來……”
晉陽聽了,咯咯咯的笑起來。清風心裡一暖,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所有的煩惱,一看見晉陽竟然全拋到一邊去了,覺得特別踏實。今天那顆被蹂躪了多次的心總算找到了家,清風上前把晉陽摟在懷裡,親了親。
晉陽說道:“今晚陪我睡吧!你都好久沒有陪我了!”
“我要是就你一個老婆,就能天天都陪你了。剛才紅藕還跟我說,今天是她的生日,要我陪著她呢?”
晉陽聽了,一臉失望,清風見了不免心疼。一旁的紅藕見了,忙說道:“那你今天先陪公主吧!”清風笑道:“何必那麼麻煩,咱們三個一起睡。好不好?”
晉陽和紅藕立刻想起三人曾經幹過的好事,紅藕在一邊竊笑。晉陽臉紅到了脖子根,在清風的腰間擰了一下,清風痛的一皺眉,忙說道:“你們倆都大著肚子,當然不能幹咱們愛乾的事。就說說話,好不好?”這話音剛落,腰間又痛了一下。清風一把抓住晉陽的手,心想女子愛掐人原來是從古代流傳下來的。
兩個人相擁著坐了一會兒,晉陽問道:“你的袖子裡裝著什麼?硬邦邦硌人得很。**JunZitang.coM**”
“沒什麼,就是那把匕首……”
“你總戴著它做什麼?是玉姐姐地東西就舍不得放在家裡了?”
“哪有的事。玉兒還說這把匕首是我送給她的呢!我不過是喜歡它小巧,樣子也很漂亮,最主要的是把手上的那顆寶石能值不少錢。”
晉陽一聽清風的話,又笑了“聽你說著話,倒好象是窮人家地孩子似的……”清風心想,我不但就是窮人家的孩子!還是赤貧呢!
晉陽在清風的胸口趴了好一會,又說道:“你說過。要給孩子做胎教的,好幾天沒聽你撫箏了,現在就彈一曲聽聽,好不好?”
單玉兒從綢緞莊回來。天色已經很晚了,踏進梅園,就聽見清風撫箏的樂聲,單玉兒怕打斷了這雅樂。就站在屋外聽著,樂聲裡帶著一絲無奈,一絲焦躁,彈曲地人好像有些心不在焉……
單玉兒心想,懷玉今天這是怎麼了?遇到了什麼不順心的事?直到樂聲停了,單玉兒這才推門進屋,清風一見。忙說道:“我們的女老闆回來了。怎麼樣?累不累?”
單玉兒見清風沒有什麼異樣,就笑著給晉陽見禮。和紅藕打著招呼,又對清風說道:“剛才在門口看見了鄭小公爺家的下人來給你送信,我就帶回來了,你看看!”
說著遞過來一封信給清風,清風笑道:“這個永寧,有什麼事不能見面說,又不是他在安州的吳王府那會兒。”邊說邊打開了信來看……
阿紫此刻正坐在離駙馬府不遠的一個酒肆裡,只等著天再黑一些,就到駙馬府去看清風,阿紫發誓,這是最後一次看他,然後就回家,再也不回來……阿紫獨自坐在窗邊,邊喝酒,眼淚邊不由自主的流,想著那個阿楓此刻也許正跟著妻妾左擁右抱地吧,心不由得一陣痛。
清風……邱楓,他們不光長得像,就連名字也很像,也都是那麼溫柔體貼,他們真的不是一個人嗎?阿紫怎麼也不肯相信……
邱楓和葉紫兩家是遠房的親戚,兩家關係很好,這才親上做親,指腹為婚的。^^首發 君 子 堂 ^^兩家不是什麼豪門大戶,也沒有那麼多地規矩,所以從小就一起玩耍,從不避諱什麼。只可惜葉紫的身體向來不好,阿楓凡事都讓著她,寵著她……
到了倆人八歲的時候,阿紫一病不起,母親只當好不了,天天哀哀的哭,可巧旁邊地一家客棧裡住著一個尼姑,就是驪山老母,聽著哭聲覺著有些奇怪,過來一看這個孩子根骨清奇,是個練武的好料子,就順手把阿紫的病治好了,並收其為徒。
以後每隔三年,阿紫就回家探親一次,頭兩次探親阿紫還去找阿楓玩,後來年紀一點點的大了,自然知道指腹為婚是什麼意思,便有些不好意思去看阿楓,也只是在晚上偷偷的去瞄上兩眼……
阿楓相貌儒雅,風度翩翩,又早早的考上了秀才,是方圓百里有名的才子,阿紫地一顆芳心卻早就寄在阿楓地身上了。母親也說過,已經跟阿楓的父母商量好了,只待阿紫出師回來,就給二人成親,誰知道阿紫真地回來了,阿楓人卻不見了……
阿紫瘋了似的四處打聽消息,這才知道是吳王帶走了阿楓,待趕到安州的吳王府,哪裡有阿楓的消息?阿紫又想,會不會被吳王藏在京城的吳王府呢?這才千里迢迢來到長安。
阿紫翻遍了吳王府,仍沒有阿楓的消息,正心灰意冷之際。遇到了小師妹鈴兒,硬被鈴兒硬拉著去看自己相中的情郎……
就在看見清風的一霎那,阿紫以為那就是阿楓,那眼神、動作、笑容無一不肖,阿紫從那以後就每天晚上去駙馬府偷看清風,有時看得見。有時看不見,不過,那有什麼關係呢,只要這裡有阿楓的氣息,阿紫就覺得是親切地……
那天阿紫在偷偷聽清風彈箏,誰知道他的箏突然弦斷了。他又說:“知音少,弦斷有誰聽?”阿紫不由得心神一顫,難道我就是他的知音嗎?要不為什麼他的琴弦會突然斷了?
阿紫顧不得羞澀,來到清風的面前,她要看清風的胸口,阿紫不信世上會有兩個這麼相像地人!可是清風毫不猶豫的趴開衣服讓他看。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他為什麼要讓我看呢?為什麼他要打破我的幻想?讓我一直以為他是我的阿楓不行嗎?”阿紫一直在問,一直在想……
直到那一天。阿紫看見了清風的妻妾大著肚子,才猛然醒悟,他不是我的阿楓,他已經是個有家室地人了。他的妻子是公主,他的小妾又是那麼漂亮,知書達禮,神仙一樣的人物。哪裡是自己這樣粗鄙不文的人可比的?以前阿紫頗為自己容貌自負,現在卻自卑的要命……
阿紫黯然神傷,她決定離開長安了,她要在離開之前再看清風一眼,可是就在那晚,清風挨了他父親地打,阿紫就藏在窗外的樹上。她忍著跑進去救清風的衝動。那皮鞭抽到清風的身上,阿紫覺得比抽到自己地身上還難受……
然後阿紫就發誓要為清風報仇。那個在國公爺面前搬弄是非高陽公主,殺了她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嗎?可是阿紫想起師父所說的話……更主要的是清風不會喜歡她殺人地,不知道怎麼,她就是知道清風不會喜歡她殺人,況且阿紫也從來沒有殺過人,但是為什麼她突然就有殺了高陽公主的衝動?
阿紫想不明白,也不去想,幸好那個煙兒出了一個主意,儘管這個主意費時費力,為了清風別那麼不高興,阿紫還是決定去做,於是阿紫帶著小師妹和黎青忙亂了幾日,終於寫了幾萬份的傳單,又在一夜之間散髮出去了,看見高陽公主氣急敗壞的模樣,阿紫仍然覺得不解氣,要不是鈴兒攔著,她倒是很想再去揍高陽公主一頓……
離開了長安,阿紫忽然覺得自己心裡空落落的,有些魂不守舍,鈴兒見了她的樣子說道:“你可真是笨,既然喜歡他,把他搶來就是了。你不知道,黎青說了,你那個情郎一點也不喜歡他的家,還說他自己走不了,否則早就走了。”
阿紫想起清風地父親凶狠地鞭笞他樣子,清風自己也在書房住了好些日子,或許他也是喜歡自己的,他在自己面前總是笑靨眈眈、溫文有禮地……阿紫不由得心一動,或許他厭倦了他那個家也說不定,為什麼自己不去試一試呢?
抱著這樣的心思,阿紫又回到了長安,那個晚上,她站在窗外聽著清風和他的小妾調笑親熱,鴛鴦交頸發出歡快的呻吟,阿紫自己卻忍不住淚流滿面……
她不由得後悔回長安來,就在長安城外要回家的路上,居然又邂逅了那個冤家,自己到底和他是有緣還是無緣?
阿紫決定再試一次,她要親口聽清風說不願和自己走,這樣自己才會死了這個心……
阿紫一杯杯的喝著酒,只可惜她的功力太高,輕易喝不醉,人家都說酒能壯膽,阿紫需要勇氣,要不然她擔心自己對著清風開不了口……
阿紫無意中從酒家開著的門看到了清風騎著馬一晃而過,“天都這麼晚了,清風會去做什麼?”阿紫扔了一塊碎銀子在桌子上,箭一般追了上去,好在天已經黑了,倒也無人注意。
騎在馬上的清風還在想,永寧找自己會是什麼事呢?難道和吳王有關?他為什麼不到自己家裡來,反而約自己到胡姬酒家呢?難道吳王派人監視他?如果那樣,吳王豈不是要對自己不利?清風腦子裡畫了無數的問號,可惜沒人能解答,反正清風打定了主意,既不能得罪了吳王,也不能讓他得逞,這個分寸還是不好把握。清風可不想像得罪了高陽公主那樣再得罪了吳
愛本身是沒有錯的,有人愛自己,心裡還是很高興的,可是這愛若是讓自己困擾,甚至煩惱了,這愛不要也罷……
雖然天色已晚了,胡姬酒樓依然燈火輝煌,清風踏進酒樓,一股熱浪撲面而來,熱情的胡旋舞還在歡快的跳,仿佛從來沒有停止過,小二一看清風進來了,趕忙上去打招呼:“哎呦駙馬爺,鄭公子等了您有一會兒了,他剛才有事出去了,請您等一會兒,他馬上就回來的。您樓上天字號請!”
清風拄著拐杖上樓去,回頭率還是蠻高的。其實清風現在不拄拐杖裝瘸子也很像的,只不過清風為了以後不再招惹麻煩,故意大加毀壞自己的形象罷了。
來到天字號房,酒菜早已經擺好了,看見幾個下人還在一旁,清風說道:“你們不用侍候了,到外面想吃什麼就點幾樣,一會兒一起結賬就行了。”清風一向待下人寬厚,幾個下人答應著去了。
清風自己倒了一杯茶,正要喝,就見門一開,進來一個人,一見之下,清風大吃一驚……
昨夜追一篇養肥了的文,忘了睡覺和吃飯,也忘了寫我自己的文……我發誓這本書不寫完,再也不看別人的文了……我現在頭昏眼花,只想睡覺……還想厚著臉皮問一句,有票票嗎?
第九十二章 浴火……
來人盯著清風看了一會兒,笑道:“沒想到會是我來吧?”
清風當時覺得腦子有些死機,半天才反應過來“原來我吳王,今天上午讓你久等了,不好意思,本來我想著送完四哥就回去見你的,誰知道皇上宣召……”
兩人寒暄了兩句,吳王笑著坐到清風的對面,“我知道了,父皇都和你說了些什麼?”
“還能說什麼,不過是皇莊上的一些事……”清風嘴上回答吳王的話,心裡把鄭家昌罵了個狗血噴頭,這個賣友求榮的傢伙……
吳王神色複雜難明“不對吧,據我所知可不止這些……”
清風一愣,他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我說他的壞話被他知道了?不可能呀,當時和皇上說話時所有的太監宮女都離得遠遠的,怎麼會走漏了風聲?
清風裝作懵懂不知“我還真的不知道吳王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說你一走了,父皇好像就定下了皇儲的人選,你說這不是太巧合了嗎?”
清風的心潮澎湃,原來吳王在皇宮的內應這麼快就把消息透漏出來了……清風淡淡的笑著,裝作雲淡風輕“我不認為我能影響到皇上的決定……”
“可你的確是能影響父皇的人之一……你不喜歡我做皇上嗎?你怕我強行把你掠去嗎?”清風心想,這的確是我的顧慮,只不過歷史上你也根本就沒運氣登上皇位,老天就是這麼安排的,所以不能怪我……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想起來阿紫,清風問道:“其實……你也不是很喜歡我,我只是一個人的替身,是不是?”
吳王一愣,隨即笑道:“原來你都知道了……也算不上你是他的替身,或者可以說他是你的替身……”
清風不懂。疑惑的看著吳王李恪,李恪接著說道:“你不明白嗎?我最先是喜歡你的,無奈我在封地不能常常見你,正好阿楓來了,解了我的相思之苦……現在還說這些做什麼,已經沒有必要了……”
清風看著吳王李恪地臉色越來越凝重。**JunZitang.coM**仿佛下了極大的決心似的,不由得心一沉,感覺到一絲不妙……就見吳王從懷裡拿出一張紙,遞給清風說道:“你看看這是什麼?”
清風心跳有些加速,這張紙上寫著什麼?雖說擔心害怕,仍是鎮定的接過來。只看了一眼,清風的腦子轟然作響,這是一張狀紙,是朱胖子狀告李懷英仗勢欺人、巧取豪奪的狀紙!居然這麼快……原來朱胖子是吳王地人!原來這根本就是一個圈套!清風猜想自己的臉色一定很難看,不過一想到吳王把狀紙拿給自己看,擺明了是要講價錢,他漫天要價。我坐地還錢好了。
想到這裡,清風把剛倒的一杯茶一飲而盡,就見吳王面色緊張的看著清風,清風不由得一愣。吳王他這麼關切做什麼?清風嘴裡仍然問道:“原來朱胖子是你的人……吳王這是想怎麼樣?請你直說好了!”心裡卻在打鼓,他不會是想借此要挾我做他的面首吧?
“朱胖子倒不是我地人,不過他的女兒倒是我的人……你說我拿了這個去要挾你父親,讓他支持我來做太子。他會同意嗎?”
清風腦子急速旋轉,父親會不會同意?會不會同意?最後清風搖了搖頭“我不能確定……”
“本來……我也不能確定,不過要是你父親確定你死在魏王的手裡……我就能確定了,你還不知道吧,這座胡姬酒樓的產業就是魏王的。”吳王的一雙深潭一般地眸子發出幽幽的光芒。
清風的心不由得一寒,難道吳王他想要在這裡殺了我嗎?清風手心有些出汗,暗暗自責。為什麼把手下人都打發出去了?要是有幾個人在身邊……。**JunZitang.coM**
就聽吳王接著說道:“你不用看了。你的人都被引開了。你也不必喊,你聽這鼓樂聲。你喊多高地聲音也沒人理會的,在我面前,你最好老老實實,我的武功比你可不知道要高出多少……英國公一直都是魏王的人,是吧?這次廢太子若不是他給魏王通風報信,魏王又何以能一擊得逞呢!清風地心有些發涼,這樣隱秘之事吳王居然知道,難道他在父親的身邊安排有人?冷汗順著脊背往下淌,又一想,他宮裡的線人只知道皇上有了人選,吳王一定是以為這個人選是魏王!所以趕在皇上沒下詔之前先陷害魏王,而我,只是一個倒霉的棋子!
吳王又為清風倒了一杯茶遞過來,清風緊張得正口渴,想也沒想就一飲而盡,隨即說道:“即使你在這兒殺了我,我父親未必就信是魏王殺的。況且我父親雖然能影響皇上,只有他一個人也是不夠的。就算你扳倒了魏王你也未必能成大事,不要忘了,還有一個晉王呢!”
吳王哈哈的大笑“晉王?這個就不勞你操心,他嫩地很,我自然會有對付他地辦法……至於你說道你父親一個人的力量不夠,地確如此,不過我會像對你父親一樣,一個一個的對付他們,都是些貪財戀權的人……”
在吳王的笑聲裡,清風覺得一陣腹痛,猛然驚醒,這茶水裡有毒!清風心中暗悔,他都說了要我死,我何以還喝下他遞過來的茶?很好,吳王!哈,我清風何德何能,居然勞動吳王親自下毒!清風想起袖子裡還有一把匕首,你要我死,要我父親就範,難道我就得束手待斃嗎?咱們就來一個魚死網破好了!
此刻清風若是大喊大叫,窗外偷聽的阿紫就會立刻衝進來救他,無奈清風並不知道,他以為一切都有吳王安排好了,自己已經必死無疑了!而窗外的阿紫卻不知道清風已經被下了毒,她還想著在最關鍵的時候救下清風,也好讓清風對自己心存感激,說不定他就會同意和自己走了!
清風忍著腹痛,衝著吳王微微一笑“你都不愛我了嗎?居然捨得殺了我……”因此清風的聲音柔媚,神情也脈脈含情。就是故意要勾搭吳王的。窗外的阿紫聽了,身上一陣惡寒,心想,原來他也和吳王有一腿,清風在阿紫心目中的形象轟然倒塌……要不是想知道阿楓的蹤跡,想手刃了吳王。阿紫早就走了。
吳王李恪的神情一凜“我愛你,所以才要殺了你!你想不明白,是吧?你看看你現在地樣子,一瘸一拐的,你把我心目中那個美好的形象全都毀了!我要你死!你死了,就會永遠活在我心裡!永遠那麼年輕漂亮。永遠那麼完美!”此刻的吳王有些瘋狂,倒更像一個瘋子。
清風的腦子立刻閃現出瑪麗蓮夢露來,據說她就是為了保持在觀眾心裡的美好地、年輕的形象而自殺的,沒想到我自己不在乎形象,居然這個瘋子在乎……
肚子越來越痛了,清風卻越笑越溫柔“你知道高陽公主為什麼要你殺我嗎?因為她喜歡我,想要得到我。而我的心裡只有你。我也並不是真的瘸了,我是裝的,因為我不想當官……”
李恪幡然醒悟,怪不得高陽極力慫恿我殺了他。原來我上了她地當!李恪心裡有些懊悔,轉念又把心一橫,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況且事已至此,還容我悔改嗎!清風對不起,你就用你的屍體做我的一枚棋子吧!
吳王這霎那間的神情變換清風看得清清楚楚,他扔掉拐杖,忍著肚子的劇痛向吳王走去,臉上仍是笑著,嘴上說道:“能夠死在你的手裡。我還是很高興。你能抱著我嗎?吻我一下,你的吻一直讓我念念不忘……”
李恪看見清風地臉色煞白。知道他毒性發作,心不由得軟了,心想我一直以為他的心裡沒有我,原來是我弄錯了……李恪一把把清風摟在懷裡,清風就勢環住他的腰,生怕自己的眼睛泄露自己內心地秘密,清風閉著眼睛,嘴上說道:“吻我……”
吳王心裡的悔意漸濃,看著清風額頭細細的汗珠,卻沒有發出一聲呻吟,李恪的心一痛,他緊緊地摟住清風,不停的吻下去……
也是李恪大意了,他自忖武功比清風高出不知道多少,就是平時也不會把清風放在眼裡,何況此刻清風又已經身中劇毒。
環在李恪後腰上的手,慢慢的拔出一把匕首,匕首閃著寒光,清風使出全身所有的力氣,狠狠地向李恪的後心刺去,同時一口咬住了李恪伸到自己嘴裡的舌頭,正心神迷亂地李恪“啊”地一聲慘叫,一把推開了清風,蹬蹬的後退了兩步,正撞到墻上,那把匕首全刺進了他地後心,李恪立時氣絕。
清風則被李恪最後拼力的一掌打得倒飛出去,壓翻了餐桌,只聽見霹靂巴拉的一通響,清風也暈死過去了。
桌上的燭台掉到地上,正好引著了幔帳,立刻著起火來了。屋裡的打鬥聲音全被胡旋舞的樂聲掩蓋住了,居然沒人發現。
倒掛在窗外的阿紫聽著動靜不對,一個筋斗撞開窗戶翻了進來,就看見屋子裡一片狼藉,吳王李恪倚墻而立,瞪大了雙眼一動不動,阿紫早就想殺了吳王替阿楓報仇,一直沒有機會,此刻上去一探,吳王已經死了,阿紫這才知道清風剛才一番做作純粹是演戲,再看清風,臉色發青,早已不醒人事,顯然已經中了劇毒,此刻阿紫後悔不已,阿紫想著吳王的身上或許能有解藥,上前把吳王懷裡的東西全都拿了出來,也顧不得看,全揣到懷裡,一眼瞥見插在吳王后腰上的匕首,也順手拔了出來。此時火越著越大,屋子裡煙霧繚繞,阿紫抱著清風從窗戶跳了出氣,消失在茫茫夜色裡……
秋高氣爽,天干物燥,胡姬酒樓全木結構,大火迅速蔓延,不一會兒,整個酒樓全都籠罩在火海中……
第九十三章 重生……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三月的江南,彌漫著清新的空氣,清風靠在船頭,不時的咳嗽兩聲,不知何時,天空飄起了細雨,阿紫撐著一把油紙傘,靜靜地站在清風的身邊,氤氳的雨中,遠處是鋪天蓋地混淆著白茫茫的景色。
阿紫說道:“阿楓,你的身體不好,還是回船艙裡歇著吧?”
清風笑了笑“沒關係的,到了船艙身體也不能就好了……”
阿紫低下頭“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我明明知道師姐的醫術不好,還讓她給你治……”
清風一聽阿紫的話,就笑了起來,又抑制不住的咳嗽了兩聲“阿紫,你師父又不在,你不讓你師姐給我治病,難道想讓我死嗎?我本來想著和他同歸於盡的,能活著就已經是賺了……”
阿紫緊張的看了看穿著蓑衣撐船的艄公,衝著清風使了一個眼色。清風便閉口不言了,眼前那盪漾開的漣漪,帶著一種心情,一個回憶,由湖水傳回清風的心靈……
“西子下姑蘇,一舸隨鴟夷”,能與心愛的人,泛舟五湖,這樣的生活曾經是清風無比嚮往的,可惜晉陽他們不在自己的身邊……
“你又在想她們了……”
清風聽了笑了笑,說道:“是啊,平生不會相思,才會相思,便害相思。我以前從來不知道會這樣想念一個人……她現在也已經生完孩子了,也不知道是男是女……呵呵,我現在已經是父親了,我會是三個孩子的父親呢!”清風說著,又是一陣咳嗽。
咳嗽完了,清風又說道:“說不定她們都以為我死了呢!”說完,清風心裡黯然。
吳王的臨死前拼命的一掌,打破了清風的心肺,又因為同時身中劇毒,滲入肺腑。\\\87book.com\\\雖然事後喝了解藥,解去了大部分的毒素,但是清風聽阿紫師姐的意思,自己恐怕一輩子都得纏綿在病榻上了……清風自己嘆息,自從來到大唐,還真是命運多桀啊!
阿紫聽了清風的話。心想,他還是想念他的妻子兒女啊,不過他要是一個薄情的人,又怎麼值得我阿紫喜歡呢?
阿紫小心奕奕地說道:“她們或許當時會很難過,不過都過了這麼久了,應該不會難過了……”
倆人一時間誰也不說話。小舟靠了岸,阿紫扶著清風下來,清風回頭看看,說道:“這江南的美景,還真的如水墨畫一般……”
阿紫說道:“我怎麼看不出像水墨畫?分明是有顏色的!”
清風笑著問道:“你家到底在哪裡?”
“就在前面……嘉興城裡,你身體不好,我雇一頂小轎抬你吧?”
“不用。這裡的景色這麼美,我要看看,等我走不動了,再雇轎吧。”阿紫點了點頭。倆人慢慢的向前行去,一路上清風不時地咳嗽,阿紫看著有些心痛,卻也沒有辦法。路人越來越多。清風邊看著周圍的景色,邊聽著周圍的人議論著什麼,看到路旁有一家客棧,清風停了下來,對阿紫說道:“阿紫,這個客棧看起來不錯,我就住在這兒好了。”
阿紫一聽就急了“那怎麼行?你的身體這麼差。身邊沒有人照顧怎麼行?還是到我家好了!”
“別說傻話了阿紫。我一個陌生男人跑到你家,你父母會怎麼看?街坊鄰居會怎麼看?還是你先回家。等過幾天我再去拜訪,好不好?”
“那也不好!這兒離我家太遠,就是要住客棧,也得找個近一點的!”
清風正要說話,就聽見一通銅鑼響,緊接著就聽見一個人喊:“吳王出巡!路人迴避……”清風一聽,臉色頓時發青,雙腿打顫,要不是一旁的阿紫攙著,眼見就要摔倒。^^首發 君 子 堂 ^^行人都躲到路旁,把清風和阿紫擠在人群中間。
就聽見旁邊有人小聲說道:“吳王可是挺長時間沒出巡了。”
“可不是,最起碼也有半年……”
清風只覺得後脊梁冒涼氣,心裡想著,不會是鬼王出巡吧?他看了看身旁地阿紫,阿紫也正看著他,倆人都從對方的目光中讀出一份驚悚來……
馬一對對的不停的經過,終於一頂金黃的大轎出現在眼前,可惜轎簾始終沒有掀開……
吳王的隊伍一過去,阿紫拉了清風的胳膊就走,清風只覺得自己好像都不是自己了,只是機械地、踉蹌的跟著阿紫走,到了城門口,就看見好多人圍著看一張皇榜,清風這才恢復了意識,想到半年來一直在驪山治病,與世隔絕,什麼消息也不知道,還是先看看這皇榜上寫的是什麼!
剛湊到跟前,就聽見有人大聲說道:“皇上立了新太子了!”
一旁的阿紫大聲問道:“新太子是誰!”
“晉王!晉王成了新太子了!”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txt電子書下載
清風一聽,一顆心總算落了地,看皇榜地人太多,清風也懶得往裡擠了,也沒有力氣擠。
總算在嘉興城裡找了一家客棧住進去,小二一走,阿紫連忙把門關上“阿楓,你說說是怎麼回事?”
清風苦笑道:“我當時就昏死過去了,我還想著問你呢!”
“他明明已經沒有呼吸了,你那把匕首全都插進後心,我給你灌藥的時候,你嘴裡分明還有他的半條舌頭……”
清風的臉當時就綠了,又是咳嗽,又是乾嘔了半天……
阿紫深悔自己失言,趕忙安慰道:“沒有,沒有……我瞎說地……”
清風擺了擺手,坐到床沿上,心想也許吳王他的心臟和一般人的位置長得不一樣?這也不是沒有可能,至於阿紫說道的那段舌頭,或許是驚慌失措下把什麼食物看成了舌頭也說不準,阿紫她雖然武功不錯,卻是個地地道道的江湖菜鳥……也不對,那麼長的匕首扎進去,即使沒有刺進心臟,只要刺破了內臟,那就活不成!現在又沒有外科醫生!
清風百思不得其解,既然想不通,清風也就不想了,驀然又想到,既然沒有殺死他,我回自己家應該沒有問題吧?隨即又搖頭,不對,那樣我在明處,他隨時都能取了我的性命!
清風嘆了一口氣,說道:“事到如今,還是不要再提那件事了!他地封地不在這兒,不會經常來嘉興吧?”
阿紫吶吶了半天,說道:“他在嘉興有一座官邸,經常住在嘉興地……”
清風思忖了半天,說道:“那也好,他再也想不到我會來到他的眼皮底下生活,這就是所謂地燈下黑。”
阿紫想了想當時的情形,還是覺得吳王死了,又說道:“可是第二天我們離開長安時,城門口檢查的可嚴了,若不是我把你裝扮成女子,說急著去找郎中治病,恐怕都不能放行呢!當時就聽那些差役說是胡姬酒樓死了一個大人物,在緝拿凶手!”
沉默了半晌,清風問道:“你後來到長安給我抓藥,有沒有看到緝拿我的榜文?還有……你真的到我家去看了嗎?不要說假話安慰我!”
“我真的偷偷的去看了,你的妻子,父母都很好!真的!我也沒看著什麼榜文……”
清風笑道:“只要我的家人他們都好好的,那就行了……我現在只剩下了半條命,就算吳王他來取,我就給他好了,沒什麼的。你還是早點回家吧,你為我耽誤了這麼長時間,你的父母不知道怎麼著急呢!”
阿紫似乎還想說什麼,最終卻什麼也沒說出口,默默的出了房門,不一會兒,店小二送上來了晚飯:“爺,剛才那位阿紫姑娘囑咐給您送的晚飯!他是您沒過門的小媳婦吧?爺真是好福氣!”
清風聽了小二的話,心咯■一下,是啊,阿紫這麼長時間悉心照料我,難道她對我有意思?不,我這樣半死不活的,可不能再拖累人家……再說我可是有妻子兒女的人了!
清風笑著對小二說道:“你弄錯了,小二哥,她是我的表妹。”
“怎麼會弄錯?小人當然知道她是您的表妹,你們不是從小就訂的娃娃親嗎?這附近的人,誰不知道啊!不是小人說您,您也該先回家看看,您的老娘想你,天天哭,眼睛都快哭瞎了,您怎麼還來住店?真是搞不懂……”小二邊說邊搖頭退了出去。
清風恍然大悟,這裡是葉紫和邱楓的故鄉,這個店小二把我當成邱楓了!我真的和邱楓長得如此相像嗎?
清風遲疑了半天,這才吃了幾口飯。又咳嗽了半晌,只覺得胸口隱隱作痛,想著這麼一天到晚的總是咳嗽,真是讓人受不了,還是繼續練孫思邈道長給的功訣吧,剛擺好了姿勢,就聽見“咚咚”的敲門聲……
第九十四章 一個圈套
清風打開門一看,驚訝是問道:“阿紫,怎麼是你?你還沒回家嗎?”
阿紫拉過來身邊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子,說道:“我給你介紹一個人。”
清風一看那個女子的眉眼,心裡就明白了幾分,忙說道:“還是進屋來說吧!”
進到房間裡,那女子的目光不離清風的左右,清風也在打量這個女子,只見她二十三四歲的年紀,頭上低低的輓著個墮馬髻,輓得鬆散的髮髻上插著個鎏金穿花戲珠步搖,旁側垂著一串蜜蠟。不高不矮的身材,行動之間裊裊婷婷,顯得嬌媚風流而不失端莊,一雙桃花眼和清風的眼睛非常相似。
清風笑道:“您就是邱楓的姐姐吧!我們……不,應該說是你們姐弟長得很像。”
阿紫在一旁低頭默默不語,那女子說道:“大夥都叫我阿丹……你真的不是我家阿楓嗎?你能不能讓我看看你的胸口?”
清風沒法子,想當初阿紫也是要看看自己的胸口來著,清風扒開衣服,露出胸口給阿丹看了看,阿丹看完,淚水一下子流了出來,哽咽了半晌方道:“兄弟,你能不能叫我一聲姐姐?”
清風苦笑,這個小要求還真的不好拒絕,明明我的年紀比她大的,清風硬著頭皮喊道:“姐姐……”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TXT小說下載
阿丹一把拉住清風的手,“阿楓,姐姐求你點事,你能不能到我家去看看我娘?不,阿紫說你忘記了往事,沒有地方住,你就到我家來住吧!我認你做我的弟弟,你和我的弟弟長得太像了……我……我娘要是知道你回來了,就不會成天的哭了……求求你了,阿楓……”
清風驚疑的看著阿紫,為什麼要騙阿丹說自己忘記了往事?轉念一想。\\\87book.com\\\也就明白了阿紫的想法,這是怕人家問起自己的出身來歷!只是自己這個不祥之身,可別給人家帶來什麼麻煩才好!
阿丹看見清風猶豫,忙說道:“你放心,我家裡有一個小酒店,吃喝是不用愁的。你的身體不好,也不用你做什麼,阿楓還有個秀才的身份,等閒地人也不敢欺負,總比你一個人孤孤單單的強。我是個寡婦,帶著一個孩子。供養著老娘,家裡……”
清風忙道:“姐姐,我的運氣一直都不好,我只是擔心連累了你……”
“連累什麼!是我求你的!你不知道,自從我弟弟不見了,我爹爹就一病不起,緊接著就去了。我那個死鬼男人也去了……只剩下我娘成天的哭,到現在眼睛看東西都不清楚了,再哭下去就得瞎了,我一個人又得照顧我娘。又得照顧孩子和小酒店,你就權當幫幫姐姐……姐姐的命還能比你好嗎?”
清風暗嘆,自己總是說自己地命運不濟,這位姐姐的命還真是……
阿丹見清風不語。只當他答應了,說著話就幫著清風拿起簡單的行禮,清風剛要阻攔,阿紫又一旁拉著清風的袖子,清風總覺得有什麼不妥,一時間想不起來,就這麼懵懵懂懂的被拉拉扯扯的拽走了……
天色已經黃昏。細雨還在地下。走出不遠,就來到阿丹家的小酒樓。這座小樓總共兩層,面積不算大,可也絕不算小,有那麼兩桌客人正在喝酒,一個系著圍裙的胖子迎了出來,“阿丹,你回來了,啊,這位就是阿楓嗎?快進來,你娘聽說你回來了,都過來問了好幾次了,剛才要不是我攔著,還要去找你呢!”
清風心想,原來阿紫早就把一切都想好了,給自己設了一個圈套,怪不得執意要我跟她來她的家鄉,她就這麼故意一步一步的安排讓我做邱楓的替身,我可是記得邱楓和她是有婚約的,她不會是想……
清風趕緊打斷自己這個想法,自己半死不活地,有了今天沒有明天,胡思亂想這些有的沒的做什麼?這只是阿紫她心地好,想要幫我和這一家人。^^首發 君 子 堂 ^^
沒想到啊,我現在又要扮作另一個人了!只是想要拒絕都沒有藉口啊,一個思念兒子整日以淚洗面的快要瞎了地老母親,讓人怎麼忍心拒絕……
穿過了酒樓,後面還有一個小院子,再轉過天井,就看見一個花白頭髮的婦人迎來,頭上隨意梳了個墮馬髻,身穿絳色斜襟上衣,下著百褶如意裙,一雙眼睛烏涂涂,手裡拄著一個拐棍,聽見腳步聲嘴裡喊道:“阿楓,阿楓回來了!”
清風想起自己的奶奶,想起自己的母親,此刻大概也是這樣翹首以盼,心心念念地想著自己,淚水一下子矇住了雙眼,瞬間又流了出來“娘,我回來了……”
老婦人上前拉住清風的胳膊,摸了摸,又捧住清風的臉“我兒,你跑到哪兒去了,你把娘忘了,把家忘了嗎!”摸到了清風的滿臉淚水,又忙說道:“好孩子,別哭了,到家就好了,可別像娘一樣,把眼睛再哭壞了……”
阿丹忙說道:“娘,咱們還是進屋說話吧,衣服都淋濕了。阿楓可不是得了病了,他把以往的事都忘了,要不是阿紫找到他,他還回不來呢!”
清風無語,沒想到又要裝一回失意。清風看著眼前的這個新家,儘管一切都很陌生,卻也感到很親切,甚至比剛到國公府時親切!這個娘親拉著清風的手不鬆開,不一會兒,酒樓地那個胖子端過來一桌酒席,清風說吃過了也不行,又被逼著吃了半碗飯。
一旁地阿紫偷偷的笑了,清風心想,阿紫啊,你怎麼就不跟我商量一下呢!做人家地兒子是那麼容易的嗎?享受權利的同時也要盡義務的……
不過有這樣一個家,這樣的一份親情,說不高興那是假的,只不過又隱隱的有些擔心,那個原先的邱楓是真的死了嗎?那個吳王會不會再來找他?那我又該怎麼辦?我可再也沒有那麼高的身份地位阻擋他的勢力了?吳王他真的沒死嗎?即使沒死,當時也肯定身受重傷了,何以還能出來巡視?
清風的心裡又疑竇叢生,此刻老娘和姐姐在一旁唧唧咯咯的說話,還有姐姐的一個五歲的小男孩在一旁鬧著,清風也不好對阿紫說什麼,只是有一搭無一搭的陪著說著話。
阿紫看看天色晚了,拿出隨身帶著的藥罐給清風熬好了藥,看著清風喝下去了,這才起身回家,臨行說明天再來看清風。
老娘牽著清風的手,一定要親自把清風送到他的房間,邊走邊嘮叨,“你的房間我天天的收拾,你放心,乾淨著呢,被窩昨天才晾著,我就等你回來好住呢!”
清風感動得眼淚差點又流出來,這位母親,天天盼著自己的兒子回來啊,他忙說道:“娘,我這回哪兒也不去了,就在家裡陪著你。”
一旁的阿丹高興的笑著,引著清風來到了旁邊單獨的一座房子,一踏進屋子,清風就被屋裡的一架架書驚住了,原來邱楓也是一個書蟲啊,墻上掛著字畫,這一向不是清風的長項,儘管練了有多半年的書法,清風看著別人的寫的小篆也還是只有羡慕的份,書法的練成可不是一日半日之功。
清風到處走走摸摸,不由想起自己原先的書房,那裡還藏著自己的不少體己銀子呢,還有各種賬冊,也不知道晉陽她們能不能注意到,我還有很多事情、很多的計劃沒有辦完啊……
好不容易送走了絮絮叨叨的老娘,屋子裡終於只剩下清風自己一個人了,躺在床上,清風想起自己的母親、妻子也許正像這個娘親一樣,整日的以淚洗面,清風忍不住也悲從中來,默默地流了一回淚,又想起晉陽若是知道了自己殺死了她的哥哥,會不會原諒自己?可我真的沒有想到他竟然想要殺死我啊,當時我要不是奮力一擊,要不是有阿紫救我,我早就命喪黃泉了……
又想到自己是不是應該給父親寫一封信報告自己平安?一想到千里迢迢,若是這封信丟了,自己可就有危險了,清風患得患失,心想,就像阿紫說的,即使他們想我念我,現在也已經過去半年多了,有多少悲傷也快平復的差不多了,我現在這樣半死不活的,就是讓他們看見,也只有替我傷心難過的份,說不定過個三五年,我也就活到頭了……
清風又自憐了半天,外加不停的咳嗽,三更天的梆子響過了,清風才迷迷糊糊的睡著……
第九十五章 被識破了
清風早上醒來,就看見老娘正坐在自己的床頭看著自己,窗外已經是艷陽高照了,清風連忙爬起來,滿面羞慚的說道“娘,我起晚了……”
“娘現在眼神不好了,耳朵卻靈著呢!你這孩子昨晚上咳嗽了半宿,到底得了什麼病?今天還是讓你姐姐帶你去郎中那裡看看吧!”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清風心想,我這病要是普通的郎中就能看好,我又何必遭這個罪?清風剛要說不用了,就聽見前面酒店傳來一陣爭吵喧鬧聲,清風幾下穿好了衣裳,一路咳著跑到前面去看。
酒店門口圍著一群人,就見兩個人正圍著一筐菜在爭執,一個白臉的漢子說道:“你說這菜是你家的,你有什麼證據?這根本就是我家園子裡的菜,你再誣賴我,咱們衙門見……”
另一個面色較黑的漢子說道:“我兒子親眼看見你偷拔我家地裡的菜!”
“你兒子?你兒子才五六歲,他知道什麼呀?就是上了公堂,他的話也做不了證據!”
阿丹一旁說道:“你們兩個不要在我這裡吵,我不買了還不成!你們這麼站在這裡擋了我的生意!”
那個白臉的說道:“那不成啊,大姐,咱們可都講好了五個銅子的,不能說話不算話!”
胖子廚師怒道:“誰說話不算話?你們這兒吵吵鬧鬧的影響了我家的生意,還有理了你!這到底是你們倆誰的菜,商量好了再來!”
胖子廚師天生一副彌勒佛像,怎麼發怒也顯不出威勢來,那倆個賣菜的還繼續爭執。那個黑臉的怒道:“你不過是個二流子,你會種菜嗎你!”
“我不會種菜,那我家園子裡地菜哪兒來的!”
“那是你老婆種的,別當我不知道!”
清風一聽,這麼吵下去還真的沒完沒了,趕忙走上前去。**JunZitang.coM**說道:“你們倆個把手伸出來我看看!”
旁邊的眾人一看見清風,好幾個人說道“哎呦,秀才!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趕緊地,讓秀才給你們斷一斷案……”
秀才在民間還是少數的,也有些地位,就是見了縣太爺也不用下跪的。那兩個爭吵的人一看眾人管清風叫秀才,都伸出手來讓清風看,清風看了看二人的手,又翻了翻筐裡的菜。對那個白臉的說道:“你看看,你若是一個真正種菜的,捨得把這麼小的菜拔下來嗎?再看看你地手,皮膚這麼白,這麼細,一個繭子都沒有,又像是一個種菜的嗎?”
清風拉住那個黑臉漢子的手給眾人看,“你們大家看看,這雙手才是真正種菜人的手!”
旁邊就有人跟著起哄道:“打他,這小子偷了人家的菜還敢大搖大擺的來賣……”
“就是。把他扭送到官府去,他剛才不是還說要上衙門嗎?”
那個白臉的漢子一看大勢不妙,趕緊溜邊跑了,眾人一見熱鬧看不成了,也都三三兩兩的散了,有幾個大概是和邱楓家比較親近的,都上前來與清風敘話,阿丹付了五個銅子。那個黑臉漢子千恩萬謝的走了。
阿丹把那幾個上前敘話地人給清風介紹了一下,同時告訴幾個人清風失去了記憶,往事都不記得了,幾個人唏噓不已。說了些同情的話,也就都散了。
兄妹倆發現還有一個公子哥模樣的正在不遠的地方看著他們,看見那些人都走了,這才走上前來問道:“有之,你真的不記得往事了?也不記得我了嗎?”
一旁的阿丹忙說道:“哎呀,這不是秦公子嗎?我家阿楓不認得了,我這個做姐姐的還是認得的。=君 子 堂 首 發=阿楓。這位是你地同窗、知府老爺的兒子秦顯秦公子,字子昂。”
清風現在最怕的就是和官宦顯貴接觸。外一被別人認出來怎麼辦?但此時也不得不應酬著,連忙拱手“子昂兄,對不起,小弟一場大病把往事都忘了,還請見諒。”
“有之,一看你就病的不清,比以前可是清減了不少,怎麼?這是才從病榻上起來嗎?”
清風不由得臉一紅,這才想起來自己頭沒梳臉沒洗就跑出來了,忙說道:“可不是,小弟一聽就這裡爭吵,什麼也顧不上就跑出來了,讓秦兄見笑了……”
這位秦顯哈哈地笑著說道:“兄弟,後天是我爹爹壽辰,你來吧!很多同窗都會來,大家見見面,我家裡現在住著一個郎中,是我爹爹請來給老太太治病的,你早點到,請他給你看看,那個郎中還是有點門道。”
清風本不願去應酬,又怕掃了秦顯的顏面不好,什麼有門道的郎中?如果是孫思邈道長在此,清風倒是願意去試試。因此就顯得有些猶豫,一旁的阿丹忙接過話去“原來府台大人後天壽辰,你放心,後天我兄弟一準去。”
清風此刻也知道這一猶豫顯得不太好,忙解釋道:“我這病病歪歪的上門去,恐怕府台大人見怪……”
秦顯見清風猶豫,心中本有些不快,聽了清風的解釋,忙說道:“不會地,我爹爹這個人不講究這些地!”清風心想,你家裡還有個老太太病著,你爹爹就這麼大模大樣的操辦生日,是不怎麼講究!
送走了秦顯,阿丹忙說道:“阿楓,姐姐替你答應了,你沒生氣吧?他爹爹是知府,別人想巴結還巴結不上呢!咱們這樣地人家,人單勢孤的,外一有個什麼大事小情的,現去找人家可不好,平時就應該多走動,你放心,壽禮姐姐備好,到時候我讓人送你去!”
這點人情道理清風當然懂得,他一邊點頭答應著往內宅來,一邊心想,形勢比人強啊,以前都是人家巴結我,我都不屑理會,現在輪到我巴結人家了……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臉上苦笑著,一手捂胸口咳嗽著回到內宅,老娘早已經給清風備好了洗臉水,清風邊洗漱邊說道:“娘,這事以後我自己做就行了。”
這邊清風說著,那邊老娘已經把飯菜都擺上了,悶頭剛吃完飯,一碗藥又端到了跟前,清風現在喝苦藥水已經成了家常便飯了,他把一碗藥一飲而盡,擦了擦嘴,說道:“娘,以後這事我自己做就行了,您眼神不好,還是多歇著吧!”
“娘做習慣了,沒關係的。孩子,你到娘跟前來,娘有幾句話想要跟你說……”
清風有些疑惑,卻也來到老娘跟前坐下,這位娘親才四十來歲的年紀,眼角就堆滿了皺紋,頭髮也過早的蒼白了,顯見這幾年操碎了心,清風拉著老娘的手,問道:“娘,你想要說什麼?”
老娘眨了兩下眼睛,慢吞吞的說道:“你和阿紫是定了娃娃親的,你可還記得?你們年歲都不小了,該成親了……”
清風一聽,頭有些大,手一哆嗦,趕忙說道:“娘,孩兒也正想著跟您說這事,孩兒現在半死不活的,身體差勁得很。還是不要耽誤了阿紫,這親事就……退了吧!”
老娘聽了有些發愣,半晌說道:“昨天我看阿紫對你可是很上心的……你娘眼睛雖然瞎了,心還是不糊塗的。”
清風尷尬的笑了笑,心想,我也不是瞎子,也看得出來,只不過我已經有妻子兒女了……“娘,咱們做人可不能太自私,是不是?兒子這病……郎中說了,怕是一輩子也好不了了,何必連累了人……”
老娘聽了清風的話,忽然笑了,說道:“你……你不是我兒子……是不是?”
清風吃了一驚“娘,你……”
“我知道你不是,昨天就知道……你身上的味道和我兒子的味道不一樣……娘的鼻子好使著呢!你說話的聲音和我兒子也不一樣,我老婆子雖然看不見你的模樣,可我成天的想兒子,兒子的相貌,兒子的味道,兒子說話的聲音,我天天都要想上多少遍……昨天,我還以為阿紫和你有私情……原來不是,那就是……阿丹讓你來哄我的?”
清風一陣汗顏,這個老太太還真是……清風忙說:“不,不是的,是阿丹姐姐看我孤苦伶仃,又和阿楓長得很像,就……就想要照顧我……也想讓您別再傷心難過……”
清風眼看著老娘長嘆了一聲,淚水又流了出來,她用袖頭擦了擦說道:“這幾年,真是難為了阿丹這孩子……你既然叫我娘,以後你就是我的兒子阿楓了。你還有自己的老子、娘,是不是?我摸著你昨天流了不少眼淚,可是想你娘了?”
清風神色一滯,看著眼前這位慈祥的母親,也不忍心再騙她,隨即說道“是啊,我有的,爹爹、娘還有奶奶都健在,我還有一個妻子、兩個妾室,兒女也都有了……我因為得罪了一個貴人,怕牽連了家人,就跑出來了……我既然也叫您娘,我……我還是搬出去住吧!別到時候再牽連了您……”
第九十六章 新的伴當
清風要搬出去的想法被老娘一頓說也就煙消雲散了,其實清風還是很喜歡這個家的,有人關心、有人愛護的感覺真的很好,以前自己孤孤單單一個人習慣了也就罷了,在國公府的日子裡可總是有人牽掛自己,每天都有人噓寒問暖的,要是再回到過去那樣自己一個人的日子,清風怕自己熬不住……
就像一個窮人,一下子富裕了,會覺得沒什麼,但是從富裕再變成窮人的話,就會受不了的,物質上的匱乏清風倒是不在意,但是要讓清風再回到孤單生活的日子,清風只要一想就覺得害怕。清風現在喜歡有家的感覺……
母子倆坐在院子裡享受春日的陽光,看著一邊那個叫小蘿蔔的阿丹的兒子,他此刻正在看著一群螞蟻打架,在一旁幫著戰敗的一方加油,玩得不亦樂乎。
老娘看了一會兒說道:“阿楓,你娶了阿紫吧,給娘生個孫子抱抱……”
這句話驚嚇得清風又好一頓咳嗽,“娘,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我說過我已經有妻子兒女了,再說我的身體……我不能那麼做的。”
“男子漢三妻四妾的也很正常,你現在是我的義子,我這個做娘的也有權替你做主……嗨,我的阿楓這麼長時間不回來,恐怕是回不來了,阿紫那孩子是我從小看到大的,委屈不了你的!”
清風苦笑“娘,委屈不了我,但是會委屈阿紫啊!”
其實清風這麼久沒有女人了,夜深人靜之際,還是很想有一個人能在自己身邊的。**JunZitang.coM**當然最想的人要數晉陽,不過一想到和吳王鬧到眼前這步田地,若是晉陽知道了,還不知道會怎麼想呢!清風的心裡又忐忑不安,倒像是愧對晉陽似的……
“原來你怕委屈阿紫啊,沒關係。娘親去問問阿紫不久行了……”
“娘,你可不要去問……”清風話說到一半,就聽見從天井處傳來腳步聲,接著就聽阿丹喊道:“娘,你看看是誰來了!”
老娘趕緊站起來說道:“不用看,聽著腳步聲就知道是阿紫她娘來了,阿紫昨天還說今天來呢!怎麼沒和你一起來?”
“那丫頭知道阿楓回來了,不好意思來。特意給阿楓燉地雞湯,讓我給送來。正好我也想來看看阿楓。”
清風一聽。什麼?不好意思來?這半年來我病得要死要活的,全靠她侍候著,哪天不是朝夕相處的?後來又千里迢迢一路同行趕到嘉興,現在居然知道不好意思了?
不好!難道阿紫真的對我有意思?清風頓時白了臉。=君 子 堂 首 發=清風一直把阿紫當成是紫雨,從還沒有多想過這個問題,現在一想到阿紫有可能對自己別有情愫,頓時心就亂了。上前跟阿紫的母親打過了招呼,清風就回到屋裡悶坐去了,雞湯也不喝,倒在床上腦子倒是沒閒著。“阿紫她是我的朋友,我可以娶她嗎?她到底是喜歡我還是喜歡那個阿楓啊,她和阿楓一起張大,估計又是把我當成了替身了!好吧!替身就替身,只要阿紫願意嫁,那就嫁好了,我這條命都是她救地,現在就是她要取去。我都不應該皺一下眉頭的,更何況阿紫也是很不錯的,性格爽直,人也很漂亮。雖說沒讀過多少書,但是武功高強……”
清風在綠荷嫁給晉王之後,經常痛定思痛,所以便會有了現在這個想法。

霸氣書庫(www.baqishuku.com)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清風正在YY,就聽見院子裡有人喊:“有之,你在嗎?”
清風正納悶是誰來了,那人已經進屋了。是一個十八九歲的年輕人。頭戴藍色綸巾,身著藍色絲質長衫。他看見清風正發愣,忙衝著清風一拱手“有之,你真的不記得了?我是你的同窗盧遠方啊,字近之。他們都稱呼我們倆為二之來著。”
清風趕忙還禮“近之兄,我真的是什麼也不記得了……”
這個盧遠方顯然也是邱楓的好友,他自己找地方坐下道:“原來竟然是真的,你一點也不記得了嗎?朋友不記得了,以前讀過地書呢?記不記得?”
清風笑道:“怎麼問起這個?”
“兩年前你不就想參加會試嗎?今年的會試馬上就要開始了,你不去考嗎?對了……剛才看見了子昂,他可是請你去赴後日他爹爹的生日宴了?”
“不錯,是請我了。”
“那就是了!你要是在他爹爹面前留下個好印象,對會試可是大大的有好處!還有一個你更想不到的好處。”
“哦?是什麼好處?”
“子昂有個妹妹,長得很美,去年那個和她定了親的倒霉鬼死了,她現在守望門寡呢!我聽說最近正在物色合適的女婿人選……”
清風一聽忙說道:“你忘了,我可是定過親的。”
“哈哈,對,那我可就少了一個競爭對手了。後天咱倆一起去好了!”這個近之一雙本來就小的眼睛笑得眯成了一道縫。
清風正覺得此行一個人也不認得有些孤單,此刻有了伴當,趕忙答應下來。又問道:“你要參加今年的會試嗎?”
“我?看來你是真地一點都不記得了,要不是你提攜我,就是秀才我也考不上的,我一向是不喜歡念書的,倒想做生意,我爹爹和兩個哥哥都害怕我賠了,連本錢也不給,生意也不讓我插手,我現在是整日的遊手好閒,自己呆著都膩歪。有之,要不咱們都妓院去玩玩?”
清風一聽逛妓院,嚇得趕緊搖頭,“那種地方還是不要去的好,你不是還想著子昂的妹妹嗎?這會兒去逛妓院,要是傳出不好聽的,小心人家不要你了。”
近之一聽,深覺有理,逛妓院的話嚇得再也不提。
不過清風現在對做生意還是很感興趣地,最主要的是清風現在缺錢花。從吳王身上得來的那一小袋金葉子已經用得差不多了,現在到了邱家,雖說全家沒有當自己是個負擔,但是清風還是希望自己能掙點錢。
想到這兒,清風問道:“我都不記得你父親是做什麼生意的了。”
第九十七章 做賊一樣
秦知府壽辰這天早上,盧遠方早早的就來找清風,清風提著阿丹準備的禮物,倆人每人雇了一個二人抬的小轎,晃晃悠悠的往知府衙門行來。
清風掀起轎簾向外看,一路上只見熙熙攘攘,各色人等穿梭在這市井之間,路旁不時的看見各種小碼頭,活魚在船艙裡亂跳……
千年前最原生態的水鄉,一幅獨特的江南風景畫,潺潺流水聲清澈的舔舐清風的眼睛、耳膜……
清風正神魂外游,就聽見盧遠方問道:“有之,你到底想到了做什麼生意?”
趕緊回魂來,清風問道:“和你們家一樣的生意如何?”
“你開什麼玩笑?有之,不是吹牛,我們老盧家的油坊是江南最大的油坊了,一說盧賣油,誰不知道啊,你要是想幹這個買賣,我看咱們還是算了吧!別到時候讓我爹爹瞧不起我!”
清風笑道:“那你爹爹現在瞧得起你了?我看這樣,抽空你帶我去看看你家的油坊是怎麼榨油的,怎麼樣?不會不讓看吧?”
“那個沒有什麼保密的,家家都一樣,關鍵是我家的規模大……你看那個幹什麼?”
清風笑而不答,其實他是想看看那個榨油機是什麼樣子的,清風還想著自己能把那個榨油機做一些改良,出油的產量高一些,相對油價就能低很多,正好可以借用老秦家的銷售渠道,豈不是一舉兩得的好事?只不過現在清風也沒有把握,所以就閉口不談了。
秦家就住在知府衙門的後院,門口彩燈高掛。人來人往,盧遠方和清風一進門,管家就迎了出來,把帶來的禮物上了帳,盧遠方熟門熟路地領著清風往裡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