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171011《怪父母,真好用,不是嗎?》

雲林的愛晏、因緣際會遇見了賽斯、開啟學習賽斯心法的契機、並將信奉的一切落實到生活當中、從而了悟修持的真諦~~我不用走到人生的盡頭,不用達標,不用符合某種條件,不用要拿什麼東西,才值得活著,才值得快樂,才值得被愛~~。

文:胡愛晏

《怪父母,真好用,不是嗎?》
 
我當然可以把我的憂鬱怪給父母親。在我學賽斯心法之前。
我可以重播他們對我說過的話,都是他們逼我,一定要我不斷地、不斷地考公務員,這工作才穩定。畢竟你種田沒辦法、又沒有一技之長,念個中文系又不去考教育學程。你寫詩是能吃飯嗎?當作家是可以養活全家嗎?你幾歲了?追夢也該有個限度。

有時侯高招一點,長輩還會
用自責的方式,來指責我。都是他們不會教,他們當爸媽當得很失敗,搞到教出我這樣的下一代。我有時會想我到底是殺人放火?還是十惡不赦?壞事作盡?作姦犯科?怎會罪大惡極到不容於世?
 
直到因緣際會接觸許添盛醫師的演講,與POLO老師的問賽道,走進賽斯。我開始學會表達是安全的,許醫師也在《靈界的訊息》有聲CD裡,提到他跟他母親的對話,他是這麼地孝順,所以他可以容許母親說他不孝。不會因為母親的表達就動搖他的孝順。

嘴巴長在他人身上,我們沒有辦法控制他人,他人有說話的權利,可是我們有不被傷害的權利。我們功力高深一點,當然可以去反過來教爺娘怎說話,假加他們聽得進去的話。可是萬一改變不了別人呢?是不是,我們可以先穩住自已?許醫師說得很好,當我們建立自已的內在安穩感,把自已穩住了,就能接納他人的批判。

POLO老師也說過,讓自已的心理素質強大起來,如果不行,那就先靠近善知識,例如各地分會的讀書會夥伴們,他推薦台南辦事處很不錯。
   
怪父母真的很好用,都是父母害的,但我能不能容許我自已不孝?當我真的認為我不孝時,被說不聽話、不上進、自私時,更是像踩到我的地雷一樣,我會整個人跳起來。不是積極對抗,就是消極不反抗,愈是悶在心裡,愈是將錯推給他們。

這都是一個歷程,我覺得我
表達是不安全的,賽斯心法告訴我,表達是安全的。我表達我的,他們念我不好好考試,去上讀書會能幫你什麼?我是要氣到大吵一架呢?還是選擇誠實以對?或是欺騙他們我是去圖書館?有必要嗎?我沒有想說服他們,我真誠地告知他們我去哪裡,我在做什麼,他們要懷疑、要責備,那就是他們的事。

我要怪別人,我要在「應該」與「想要」間掙扎痛苦,或懷著罪惡感不上不下,那這就是我的事,我的選擇了。POLO老師說過,想改變別人的人都是認知失調。許醫師也從來不以癌症病友好起來為功績,他也不以此為傲。

我們當然可以教別人怎麼比較好,聽起來比較舒適,怎樣生活比較是符合神奇之道。但最基本的前題,一定是先回到自已身上,去探病,是抱著負面的信念,哇!你好可憐。你怎了?你是不是吃錯什麼東西?那更加深病人的無力感。

「我創造我自已的實相」,我那隻眼看到父母該改?是誰看到父母一定不能理解我?聽我的話?他們是不懂,他們是無法認同沒錯。但是我加深了這幻相,就算他們想懂,想同理我,也沒有機會。因為我還沒試就放棄了,我不給他們機會。我有好好溝通過嗎?或許我都是抱著「他們聽不進去的啦!」的預設立場。

我也可以理直氣柔呀!我很誠懇、很坦然直說,不帶情緒,沒有委屈,沒有一怒即發,我用我的真心去說出我的感覺。當然,他們還是會念,他們還是說那有什麼用?是沒有用,是在他們的認知範圍內浪費時間。但,我要把這不被理解的情緒扛在自已身上,我要怪他們跟不上時代,這就是我的視野,是我的「創造出這樣的他們」的實相。
   
每個人都看到屬於自已的馬克杯,這在賽斯資料是很有名的一個段落。我承認,多多少少我還是會有情緒,但這不能剝除我對我父母的
信心。他們對我沒信心,他們對這個世代沒信心,那我呢?我也要選擇沒信心,這就是我的事囉!學了賽斯心法,我認知到如果不能信任宇宙,我還能依賴誰?如果不能信任自已的自發性,那所有的規律有什麼用?如果真的那麼有信心,那反過來,能不能是我以無條件的愛與信任去相信他們?他們都是未來佛,他們總有一天會懂的,甚至他們早就懂了只是裝作遺忘。我們在以一場愛的合作性冒險演出,在舞台上過於入戲,下了台還把情緒帶下來。

當然,戲不能演到一半說我在演戲,這是假的,我不演了,那對生命就會不夠投入。可是不用擔心這一點
,當我們覺察時,想要了解實相為何?我的信念是什麼的時侯,戲大概也演得差不多了,有一段時間了。我真的有信心,我就連他們的沒信心也能包容在其中,實相沒有變,就是我的信念沒有變。這才是整個賽斯書籍的重點核心。我不想再製造煙霧彈,我直接坦白,但不是血淋淋的衝撞,是帶著愛的坦然,是可以善意的委婉(沒有人說是自欺欺人的謊言喔!)那這也不減我們彼此的愛,又有何不可?

賽斯資料運用到生活中,往往發現,我們關心的甚至不是什麼外星人、通靈、投胎轉世、超能力,都是「愛」。家庭、個人、友情、人際,無一不與愛有關
。金錢也是愛的代幣,志業也是愛的展現,政治也是愛的角力場,全部都是。

那我到底在怕什麼?擔心自已不夠好,擔心說出來沒人相信,擔心會被笑,擔心被指責,這一切都是起於一切萬有的三個兩難之局,全有
是如此的無條件包容,與想積極體驗活力十足的各種可能性,存有竟真的容許自我想要獨立、想要穩定、想要挑戰、想要自主不依賴內我!

一切都起因於自我懷疑,不就是如此嗎?當我批判自已,抱著不必要的人工罪惡感,懷疑自已、貶低自已時,內在的恩寵感真的就像消失一樣,斷了開來。內我是如此的給予自由,連小我要刻意責怪與怪罪自已,祂也允許,因為有限制「你不能做這個、不能說那個」的話,就不是真正的無條件了。在這裡也看到高我的愛如此豐盛與大氣,竟然連我們斷然切割(雖然沒有人能真正與之徹底分離,分離是種幻相)也能容納。

表達是安全的,存在即有價值,我們是來價值完成的。我在這過程中,本身就心滿意足。我不用走到人生的盡頭,不用達標,不用符合某種條件,不用要拿什麼東西,才值得活著,才值得快樂,才值得被愛。現在的我,存在,就是最大的價值了。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賽斯基金會各地連結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