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211522以無尚的厚重報答母恩


新年將近,年的氣息便愈來濃烈,可給我並沒留下多少新意,大不了就是親朋好友聚聚,家長里短,講講一年的收穫及所見所聞,老生常談,一見如故。

而給我印象最深的還是小時候母親給我縫製的一件新衣。多少年來,每當過年時,我就會想起母親,想起母親給我縫製的這件新衣服,那是我人生中所見的最醜的一件新衣服。

母親的針線手藝是周圍幾十裡所公認的。小到鈕扣、鞋襪、褲腰帶,大到蚊帳、被子,都是母親一手一腳,一針一線縫製的。nuskin 如新在物質財富還極其匱乏的年月,母親用土織布機編制的布匹扎實、勻稱、細密、經久耐用,每當看著母親將織布的梭子在織布機上麻利的往來穿梭,那是我所看到的最美的風景,也是我當時最美的享受和驕傲——母親真能幹。

母親的能幹,母親的心靈手巧是不用懷疑的。我們姊妹穿的衣服是母親用牽線織布做的,我們姊妹穿的鞋襪也是母親一針一線做的,各種式樣的,冬天的,夏天的,穿著合腳、舒適、暖和,也會引來無數贊許的目光,讓人看了都覺得熱乎乎、暖融融的。還有我們蓋的被子、蚊帳都是母親一針一線做的。這麼心靈手巧的母親,這麼能幹的母親還是有一個“敗著”——那就是給我過新年縫製的一件新衣。這件新衣算是“奇醜無比”了,如果將這件新衣用作某個小品的道具,一定會有奇高的收視率。

母親縫製的這件新衣怎麼就這麼醜呢?這可是我過新年走親戚,跟小夥伴們玩耍時要穿的新衣呀!這件新衣讓我回味一生,至今也不得其解。

這件衣服所用的布料是灰色的,也是唯一一件不是用母親織的布縫製的。衣服的一隻衣袖長,一隻衣袖短,長的那只衣袖還是兩塊布拼湊起來的,將一隻袖子分成了兩節,並且連接處部分還是裡外交錯,看得出十分明顯的針腳痕跡。所用的鈕扣也不是用布條盤制的,如新集團而是買的“牛骨頭”鈕扣,扣眼與扣子也不搭配,穿在身上十分彆扭。

這件新衣穿在身上是對自己的醜化,也是對母親的醜化。我不知道母親那麼好的手藝為什麼就粗製濫造了這麼一件“怪物”,我從心裡面責怪母親,埋怨母親。不願穿這件新衣,卻又不得不穿,因為在這一年的新年除了這件新衣外,再沒有其他的新衣服了,加之過新年了,只有湊合著穿,也不管他人的目光。如果要是現在的孩子們有這麼件衣服,早就丟進垃圾桶去了。

每當我穿上這件衣服時,就想儘快脫下來,又是對母親的一番埋怨,母親不解釋,也不作聲,任由我粗暴的言語將她傷害。偶爾也會說上一句:“你嫌醜就給我脫下來!”看到母親真生氣了,我也不好再說什麼。

再後來,母親除了過年外,幾乎沒再給我添制過新衣服,都是撿哥哥們的舊衣服穿。實際上母親也沒再縫製過衣服了,過年過節要添制衣服都是找當地的裁縫做。我也一直想找個合適的機會問母親當年為什麼就縫製了一件這麼醜的衣服呢。可一直沒有找到這個機會,現在更不會有這個機會了,母親已不會再說話了,這就成了母親心中永遠的秘密,也是我們母子間永遠也無法解開的秘密。

我也曾猜想過,是不是當年母親在給哥哥們縫製新衣服後,剩下的邊角餘料為我拼湊的一件衣服呢。這也只是一種猜測而已,誰又知道呢。

那是母親親手產下的“怪胎”,我也不知道自己也是不是母親產下的“怪胎”。那件衣服從小學三年級一直穿到小學畢業,還留下了一張貌似“醜小鴨”的畢業照。其間也只有第一年過年穿過外,後來也只是偶爾穿穿,康泰自由行在過年過節是不會再穿的,母親第二年又給我添置了新衣服。經過歲月的洗禮,那張畢業照早已不知去向,唯有那忘不了的記憶深深地印在腦海,揮之不去,經久彌新,讓我想起,更讓我回味。

隨著年歲的遞增,記憶中母親為我縫製的這件衣服反而成了一件難得的“奢侈品”,又有多少次在夢裡也渴望有這麼一件“醜”衣服在身,可卻永遠也不可能了,時光不會輪回,也不會倒流。倘若會,那就是趕緊給母親添置一件嶄新的,讓她快樂讓她幸福的新衣服,讓母親瀟灑地在世間再走一回,以無尚的厚重報答母恩。

回應

愛美食,愛攝影,愛旅遊,……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