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191148冷卻了靈魂的喧鬧與凡俗的張狂


心間幾多歡喜,淩亂了眼眸的幾多盈盈欲滴,灼灼言辭的多少情意,荒蕪了此生多少的滄海桑田,盛世花遇那一場,弱水三千那一瓢,閉上雙眸的那一刻,憑世的風醉進塵囂,polo衫聆聽婉約深情的那一曲《紅塵有你》,怎能忘?怎能忘?!
今夜,清月如鉤。倚窗,攏神凝眸,遠天的星星在夜空裡泛著清瑟的流光,蒼茫、幽遠、深邃,氤氳一懷靜寂,冷卻了靈魂的喧鬧與凡俗的張狂。

執一盞滾燙的濃茶,杯沿繚繞出淡淡的薄霧,微啜一小口,炙熱了舌尖,絲絲苦澀遊弋,給身體裡一個激靈,想起你,想起“遇見海”旅店,過往似夢幻,一幕一幕飄忽不定地肆意佻撻。

開著音樂,耳邊是《琴語禪音》,音韻深妙,比翼,纏繞,婉轉,冰清玉潤,偶爾還會悠揚起來。琴音仿若是若隱若現的清靈氣息,閃爍著,迷離著,讓人魂不守舍地,沉浸在旋律中不能回神。

“但識琴中趣,何勞弦上聲。”風簌簌 畫屏幽

惜憐織夢繞重樓

一闕琴音 是誰清醉了夜色共鳴?

撫誰相知如鏡 心心交融?

拈誰一束心香 相惜萬水千山?

夜風陣陣,落葉鋪地,減肥叩響一季迷離。滿庭秋涼寂寂,逐清影,往事如絲。不經易,離合聚散,夢依依。回眸,過眼雲煙,舊憶誰惜?墨痕舞秋緣,執筆無期。詩行淺,詞闋淒迷,心思怎寄?

渺渺琴聲,在夜的指尖,淡淡傳韻。說不清人生究竟有多少相遇,會溫柔了歲月,驚豔了時光,只知道站在時光之外,是花是樹,是人是妖,輾轉好多年,依舊一眼對望深情無語繾綣。我指尖的鍵,終不能夠將心遇的美麗敲打成今生無悔的完美,而你始終是我一閃念的靈光,夕夕伴眸,柔腸百轉。

總有幾多繁華蕩滌了夢的章節,總有幾多遺憾朦朧了身後的塵煙。每一筆濃墨淡彩裡,仿若都有一段思緒,輕輕的溢出,伴著墨香,在耳畔悠悠的輕歎。輕描淡寫的字裡行間,暖色的夢已如枷鎖沉重而漫長,縱使百般不願,流年妝扮終須染附在臉上,清澈透明的心房已然斑駁不堪,唯有那一些純粹的境遇仍如花的種子,披一身無措的未知,獨自在暗夜裡流浪。

紅塵陌上,那些隨你入“畫”的重疊過往啊,恍如琴音纏繞——心間幾多歡喜,淩亂了眼眸的幾多盈盈欲滴,灼灼言辭的多少情意,荒蕪了此生多少的滄海桑田,盛世花遇那一場,弱水三千那一瓢,閉上雙眸的那一刻,憑世的風醉進塵囂,聆聽婉約深情的那一曲《紅塵有你》,怎能忘?怎能忘?!

於你

借一彎冷月

臨瑟瑟海風

萬頃情愁 在茶盞中瘦去

曾經驚濤駭浪

如今平靜未波

都是悠悠而過的一世風景

夢魂縈繞時

恍惚你還在身邊

清越醒覺時

已然離去遠遠

......

十月清淺,輕巧回眸,韶華繁夢,都是最貼心最溫暖的釋放。牛欄牌問題奶粉是對,是錯,終究無果。虛渺,灑脫,回頭,轉身,惹得一聲輕歎,滑落一襲墨痕,只為一份無言的懂得,于歲華微涼時賦予寧靜與坦然,留一懷思憶,沉醉無聲。

回應

愛美食,愛攝影,愛旅遊,……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