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9202229蕉坑

日期︰2012-09-09
路線︰白牛石→萬德苑→梧桐石澗→蕉坑→猴岩頂→大帽山→軍閘
難度︰★★★★
編號︰90/120909+1:130
蕉坑,源起猴岩頂,匯走馬崗(大菴山)西坡支流,流入梧桐石澗,再流至林村河。全澗深藏於林中,尤以蕉樹為多,兩邊混集沙石,易碎,是本澗危險的主因。出澗困難,傳聞中於瀑右壁頂覓路不果,窮源亦曾迷路,最後沿舊路開林接麥理浩徑,時值晚上九時半。主瀑後已無可觀之景,建議可從左支荒澗摸至走馬崗山脊離澗。

於萬德苑左邊小橋入澗,此段仍屬梧桐石澗。入澗已是蕉樹林立,水質清澈。大潭甚多,配以小瀑,是典型大澗下游的景像。十號風球韋特森破壞力猶見,倒下的樹木阻路,又是另一種難度升級。至一條小水堤,仍見廢棄的取水管。不久見雙層矮瀑,瀑頂有迷你水壩截水。再沿林澗走,至一開揚位,上望見一突起山崗,前面右方開揚大澗,左方則是茂密林澗,應取左源,此為蕉坑入澗,右上則是梧桐石澗,可接回梧桐寨山徑。


萬德苑旁的橋入澗


此乃梧桐石澗下游


隨影


原始瀑流


潭左走


韋特森的威力


人工水堤下


人工水堤


兩層短瀑


巨芋


仍屬梧桐石澗


左右分源,左蕉坑,右梧桐

穿過蕉林,澗容明顯轉為深坑,植被更趨原始。每遇矮瀑皆取其左右而上,決非輕鬆之行。首遇左支,是一條近乎無水的迷你石河。其後見一斜瀑,沿右側上攀,上半壁有樹藤借力。瀑後又見一短瀑於林中流出,瀑頂極窄,不能通行,需取左方林中孔道,前方有一巨石置於澗中,流水於右方,路則於左方。成功攀上後,澗道變得寬廣,即使身處林底,仍不覺狹窄。景色與西南坑有異,卻有着近似的風格。


小苔球


分源位看見的景色


上溯


潭左棧道


隨影


靠左孔道走


留影


初段澗道


已經寬敞


短途有藤蔓


其中一條左支


原始景色


短瀑


瀑右上攀


又見一瀑


瀑左林中上走


巨石阻路


潭右小心橫移

在蕉林間穿梭,又遇一短瀑,於瀑右橫移,因壁間濕滑決定於壁上的草坡橫移,卻發現全是鬆散碎石而身陷囹圄,同時間亦有山友在壁下滑倒,下半身掉進水中。驚險過後,是一條優美的長水坑,澗床的石更呈紅色。於水坑右方走,攀過短瀑,澗道收窄至一條槽。此槽深及至頭,惟右方水中有狹窄棧道可供橫渡。槽頂看見山泥傾瀉,將澗道幾乎掩蓋,疑似韋特森造成。隨後有一瀑因巨石阻澗而於右方呈雙馬尾狀流下,是難關之一。瀑右濕壁橫移,至頂有滑下壁底的危機,前人設置一條電線供借力,或於巨石左隙上攀,由於是乾壁兼有良好手位,惟一難度就是起步較難跟崖壁較直。


蕉坑典形景色


此壁頗碎


一段長瀑流


小休


又見一短瀑


沿瀑攀


此坑槽要小心模位


山泥傾瀉


蕉坑次難位,左右皆可攀


此乃右線

相信自剛才的瀑布起,為蕉坑精華之始。澗道右轉,驚見左方有淺流下注,是其中一條左支,其形態有如黃龍石澗左龍爭珠迷你版。前方斜瀑右邊是必經之路,今日卻有倒下的樹阻路,幸仍可通行。接着連續數個短瀑,皆可沿瀑而上,極為涼快。接上有一個較為可觀的級瀑,仍是沿瀑而上,但有行友因滑倒而頭部撞上突石而流血,幸好並無大礙。


左支飛絮


其中一條左支


隨影


斜瀑


倒下的蕉樹阻路


瀑右可走


又見一瀑


此瀑沿瀑可上

稍事休息,再度出發,再遇上一條乾旱左支,之後有一個較為平凡的短瀑,須於瀑右石壁橫攀,因為樹根相助而相對沒太大難度。接下來的一個瀑布可直接走於其中,至一坑峽槽瀑,瀑左可安全登頂。沿澗走一會,會遇上此澗第二高的瀑布。此瀑不能強夠,須於瀑右山徑繞過,但此帶已是碎石泥坡,加上樹木並不穩妥,宜小心。登上瀑頂,發現身處的澗谷既深又直,彷似困於井底一樣。澗床幾乎會水,原來都藏於石堆之下。前行不久,就是本澗主瀑,亦是全澗最險之地。


短瀑後是驚險之旅


右壁上攀


沿瀑上


左邊幻細的瀑布亦是左支


瀑左斜壁走


隨影


終於有高一點的瀑布


此瀑只能於右邊山徑繞過


遠方見主瀑


先經過一段乾坑,水都在石群下

主瀑層次分明,處於險要地勢為她換來幾分陰險,此瀑不能正攀,只能於右方繞道避險。然而避險之路亦相當險要,沿草徑上走,穿過舊山泥傾瀉位,這裏是一條泥脊,石碎泥鬆,泥脊盡頭是一幅碎石壁,僅有數條樹根讓人借力上攀,然而此壁起步點全是泥頭,左方已是崖下的瀑底,若泥頭受不住壓力便會粉碎。樹根亦非堅固,小心借力仍可上攀。當兩名行友安全攀上後,於壁頂的樹下設置扁帶,好讓其他行友攀登,惟在尾二的行友踏上第一個腳位時,石頭應聲掉下,幸抓緊扁帶而無事,但僅有的踏腳位已消息,起步難上加難。未來打算探遊的訪者宜留意。崖頂亦以鬆泥碎石為主,橫移之路亦十分恐怖。接回澗道,又見一瀑,路被崖所阻,只能於右方再繞過。在這裏,我們花了一小時多尋找出澗的路,不果,卻在碎坡中差點遇險。最坡中探路的山友落下數顆大石,全數於下方不能隨便動彈的我們,只能緊貼一起聽着身後恐怖的落石聲音、迎接它們。非常幸運,數塊石頭竟於我們後方左右分叉而下,於我們兩邊滾下去,眾人安全。但往上走而是不可能的事,沿路接回澗,繼續上溯。


蕉坑主瀑


近看


主瀑下層


濕滑難攀


瀑右泥脊上攀


全澗最險之處,石碎泥鬆


主瀑後亦見一瀑


沿瀑壁攀


又遇濕壁,左上

走過一塊濕壁,接上數個短小瀑布,至澗道幾乎無水,窮源至乾坑狀況。見一條新的紅帶,偏離澗邊向左行,外面已是走馬崗脊,但卻相隔一個山谷,由於天已漸黑,前路茫茫,深信這條路標的我們在這裏來來回回又花了一小時之多,最後只能沿澗再上,良久方發現此路才是正確。至源頭,進入竹林區,繼繼續續的隱徑,還要自行開林,到穿過矮竹帶,來到草坡,右方只有大帽山山頂建築群的燈,還有燈火通明的香港市區。至草坡忽然消失,似是有剪草痕跡,方知來到麥理浩徑近王母點兵穴的位置。成功脫險,此時晚上九時半。因體力及安全考慮,我們只好沿麥徑登上大帽山至軍閘,並致電山友家人專車接送,時值晚上十一時十分,坐在車上,無言勝有言。


沒完沒了的小小瀑布


此刻時間並不樂觀


匆匆走過


水漸少


窮源


天黑,才走至猴岩頂看大帽山主峰


大埔及北區


香港島


新界西北及中國的深圳


大帽山山頂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