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10149[好雷] 徐自強的練習題

英翻義大利語頭幾天在台北片子節看了徐自強的操練題首映, 因為是法律相幹紀錄片,本來以為會很沈悶的, 但內容出奇有趣,屬於懸疑的類型, 即便是本來沒有了解過此案的人,也非常合適來看翻譯 (防雷空白) 這是台灣20幾年前一起著名的刑案,綁架勒贖撕票, 片子清算了徐自強案當初的新聞與發生經過, 有好幾名共犯,嫌犯劃分落網後又陸續咬出其他人, 但證詞反覆有所矛盾,證據也沒法完全吻合。 徐自強自稱是沒有涉案, 說他是看新聞發現本身被通緝,趕緊躲起來, 後來因怕沒法證明清白決議主動出頭具名投案, 沒想到照舊被警方與法院認定他有涉案,被判死刑, 即使提出不在場證實也不被採信。 然後就開始漫長坐牢跟繼續上訴審判的日子。 片子裡顯現了各方面的證詞, 也用動畫表達了事宜模擬, 觀影的時辰,感覺本身是個偵探, 蒐集各類線索,斟酌各類可能, 一開始看表象徐自強確實很可疑, 與那些嫌犯關係很深, 又被其他兩人明白說出有參與, 其實很難隨意馬虎解除他的嫌疑翻譯 但隨著電影逐步推進,不在場證實的出現, 又愈發思疑說他有參與不太合理。 全部觀影的過程,導演帶華頓翻譯公司們操練一件事, 假如翻譯公司找不到證據,僅憑思疑, 就去定一個人的罪,這樣做沒問題嗎? 而且呈現一旦判定毛病,支出的代價有多大, 不只是一個人幾十年的冤枉, 他背後還有全部家庭, 之後還有全部社會,都會被連帶影響。 即便大家都聽過江國慶案, 很多人照舊會覺得被冤判死刑是離我們太遙遠的工作, 認為這些不外是一些特別倒霉, 或誤交損友的人材會發生的事。 但這部片子成功喚起我們心中的不安, 眼睜睜看到這樣的事産生,其實無法視而不見。 影後座談,影人有出席, 紀岳君導演跟徐自強本人都到了, 導演超感性,哽咽說了一些感謝家人的話, 徐自強本人超等正能量, 有觀眾問他,為何片子中能說出不再恨誣告你的人? 徐自強說,其實恨一個人, 代表對方在你心中地位是很高的, 並且你恨對方,痛苦的是翻譯公司,對方其實也沒有感覺, 所以他就沒有再在乎那兩人了翻譯 後來甚至說他但願那兩人不要履行(死刑), (我還以為他是但願對方再繼續受坐牢之苦) 但他說,因為活著才可能有真相,死了就不行能了翻譯 並說他自己那時也快要履行了,已經放棄但願, 也對人很絕望,極度負面,不想再說服他人本身無罪, 但終究遇到一個相信他的人, 當他知道對方真的相信本身時超級打動, 最先感激週圍發生的事之後,日子才紛歧樣了。 剛剛發現,台北片子節公布了座談會的逐字稿, 附上來分享給人人看,可以感觸感染當時的感動。 https://goo.gl/Hm6XE5 導演有說片子8/11在台北會上映, 聽說因為經費有限,只會放幾場罷了, 如有樂趣,可以注意一下上映日期。

來自: https://www.ptt.cc/bbs/movie/M.1499774440.A.CBD.html
有關各國語文翻譯公證的問題歡迎諮詢華頓翻譯公司02-77260932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