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60950【如何搞定處女學生妹】【完】

【如何搞定處女學生妹】【完】
   這篇文字給大家介紹如何搞定“稚嫩學生妹”,相信有很多狼友樂此不疲,可是屢屢失手,這次就來給大家講授一點經驗。  學生妹,是一個特殊的人群:剛從“壓制性的教育和管制下解放”,走進象牙塔,離開家人和老師的管束,獲得了所謂的“人身自由”,思想上一下子放鬆了,精神上一下子空虛了,整日無所事事的時間增多,幻想“白馬王子”夢幾乎是天天在做。  要搞定學生妹,就要找准目標:樣子不能超級漂亮,不然追求著太多不容易上手;學習刻苦型專心考研之類的,不要,就算上手,玩的機會也太少;主要的目標,要瞄準那些“日常注重化妝打扮的,學習上課期間逃課逛街上網游蕩的,追求名牌卻又消費不起的……這今天要講的故事,是98%真實的,當然,外加2%的水分和作料,不然就沒有了味道。她是我一個老領導的女兒,這位老領導曾經很”照顧“我,年輕的時候,總給我一些”小鞋子“穿,讓我好多年鬱鬱不得志。搞的那幾年,幾乎80%的薪水都為了一雙”正常的鞋子“付出了……我是一個正常的人,不算狗肚雞腸,但總有一點脾氣和性格。這些年的”照顧“,我一直沒有忘記。老天也是公平的,老領導年齡到了,退了;我的功夫和付出也夠了,所以也有了一定的地位。  老領導的小女兒考上了大學,發了帖子,我也去了,而且特地去了家裡,帶了一些禮品和一個紅包,讓老傢伙高興的嘴巴咧到耳朵上。不過這次上門慶賀,也認識了他的小女兒娟子。並承諾開學的時候,親自駕車(我開的那個車也算個牌子)送娟子去學校(挺遠的,距離我們這裡5個多小時的高速)。其實我心裡已經盤算著我自己的算盤,老傢伙並不知道,還咧著嘴,以為他地位依然高高在上,威望不減當年呢。  開學的時候,我兌現承諾,送了老傢伙一家和娟子去了學校,風風光光,沒讓他們花一分錢,挺有面子。有了這個事情,娟子和我算是比較熟悉,知道我的電話,因為我說,有事情了給我打電話,我常去哪個城市辦事情。  大約過了2個多月的樣子,我出差,老傢伙突然有一天給我打電話,說讓我捎帶一些東西給娟子,我滿口答應。(嘿嘿,心裡說,老傢伙給我營造機會呢)。我特意把車開到娟子的宿舍樓下,坐在車裡抽煙等娟子下課回來(名車——帥哥——等一個並不十分漂亮的學生妹,你說她有面子不?)。果然,我叫住娟子的那一瞬間,她的幾個同行的同學,都朝著我笑(那種大家可以意會的笑)。我讓娟子把東西放到宿舍,並讓她叫上她同宿舍的同學,一起吃飯(當然我請客了)。  8個女生,一個包間,400多塊錢一頓飯。從此,大家都知道了娟子有個大哥,很帥,很大方,對娟子很好很照顧。並且有個女孩,當天就直接說很羨慕娟子有這樣的一個大哥,自己要是有就好了。搞的娟子特有面子,虛榮心膨脹了不少。  以後的一些日子,我會故意的給他們宿舍打個電話(不打手機),問候娟子的同時,問候一下他們宿舍的其他的女孩;有時候開會有什麼不值錢的禮品,會送給他們一些,讓她們歡天喜地的慶祝一番。沒過多久,我就听說,那些小女生就猜想 ??,娟子和我是戀愛關係(雖然我比娟子大得多),娟子不承認(根本沒有嘛),但是也沒有強烈的反對別人這樣說。  機會終於來了,一次出差去哪裡,她們正好放假,我就約娟子出來,說請她去當地不遠的一個景點旅遊。娟子爽快的答應了——她也放假無聊著呢。  在旅遊景點逛了整整玩了一天,下午6點多我們才結束出來。天已經黑了,我就藉口說太累了,開車不安全,明天再送她回去,我們先找個賓館住下。娟子猶豫一下,同意了。  ——關鍵的時候來了,眾狼友看這一招哦:  我特意找了一個當地最貴的賓館,當著娟子的面,給服務員說開兩個鄰著的房間。可是在交押金的時候,我故意給了服務員一個消了磁的卡,服務員說不能用,讓給現金。可是我兜里的現金不夠兩個房間的押金。娟子要掏錢,我死活不讓(一個小丫頭,那個費用就算讓她掏,她也捨不得,心裡也不舒服),最後,我把娟子拉到一邊說:要不咱們訂一個兩個人的房間算了。我看娟子沒有立即反對,還猶豫著,就扭頭朝服務員說,要一個雙人的房間。  賓館的房間,狼友們一定不陌生,溫馨的窗簾,溫馨的地板,白淨的床單。佛牌小姐我躺著靠門口的床上,娟子在坐在靠裡面的床上。我們胡亂的看著電視,心裡各自想著各自的事情。累了一天,出了不少汗,我就說,我要衝個澡,睡個舒服覺。娟子沒吭聲。我就去洗手間脫了衣服,一邊沖澡,一邊盤算著一會怎麼下手。  我裹著浴巾出來的時候,對娟子說:”水溫正好,你也衝個澡去吧,講究衛生,也舒服。門裡面可以反鎖“。或許是最後一個能夠反鎖起了作用,娟子去了洗手間。聽到裡面反鎖了以後,響起了嘩啦啦的水流聲。娟子出來的時候,還是穿著白天的衣服,讓我有點失望,心裡想,這丫頭還挺難上手的。於是對她說:”早點休息吧“。我就蒙頭假裝睡覺。  娟子穿著衣服,躺在她的床上,看了一會電視,可能困了,想睡覺。但是穿著外套睡覺,她平生可能也沒有過,她偷偷的看了我一眼,見我似乎睡著了,就偷偷的脫去她的外套和褲子。(各位狼友,這是冬天,娟子穿的是羽絨服和牛仔褲)我偷偷的瞄著,見她最後只剩下保暖衣和保暖褲,凸凹的身材,盡顯無餘。而且過了一會,她把她的胸罩也解開來,放在她的枕頭下了。  我腦子不停地再轉,想了一百零八個搞定她的辦法,並試圖從中選一個最優秀的方案,可是每個方案都讓我有點猶豫——萬一不成,就砸了,我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名聲在外呀,她老爸那老傢伙的人脈還在,……突然,電話鈴響了,我知道是什麼電話(眾狼友恐怕都知道),我故意起來按了免提:”餵——你好“。套房公關  一聽是男人的聲音,對方馬上傳來一個甜甜的女音:”先生,需要按摩麼?我們的小妹很漂亮,技術也很好,保證讓你滿意……“沒有讓她往下說,我掛了電話。  娟子扭頭看著我,一臉的迷茫。我假裝睜開朦朧的眼睛,坐起來,對她說:”這些是招嫖小姐的電話,不是真正的按摩“。然後我挑逗她:”她也沒有調查一下,我有你在呢,我怎麼會需要……“娟子害羞了:”去你的!“——然後用被子蒙住頭。我繼續挑逗她:”我聽小慧(她一個宿舍的)說,她們都把我當你的男朋友?“娟子鑽出半個腦袋:”死小慧,她竟然給你說,我回去收拾她“。  我又說:”那你怎麼看我呀?“我故意挑逗。娟子臉紅了:”恩,哦,恩,我把你當大哥,不過我心裡知道,你對我挺好的,比她們的男朋友,好多了。“她語無倫次,可能芳心大亂了。  我假裝起來上廁所,就穿了一個四角褲頭,光著膀子,娟子趕緊蒙住了頭。不過我回來的時候,順勢坐在娟子的床邊,拿起放在她枕頭邊的遙控器,假裝開電視,看電視。”娟子,你平時喜歡看什麼樣的電視劇?“我問,依然坐在她的床邊(我壓根就沒有想著再離開這個床)。  ”隨便都行,愛情片吧,比較喜歡看。“娟子說著,探出了頭,盯著電視看。  我找了一個愛情片的電視劇,順勢靠在娟子的床頭:”你最喜歡那個男明星哦“?我沒話找話。主要目的是在她的床上佔一個地方,別讓她立即趕我走。  ”周杰倫呀,還有……“娟子還沒有說完,——阿嚏——我響亮的打了一個噴嚏(我故意在上廁所的時候,放了點東西在鼻孔裡)。  ”哎呀,要感冒了“。我故意說,趁機手拉了娟子一個被子角,蓋在我身上——立即,我感覺到了娟子溫暖的肉體,雖然隔著她的保暖衣,仍然能感覺到少女的肉體的柔軟。娟子趕緊把身體往旁邊移動,距離我盡可能的遠一點,但是,賓館的單人床就那麼大,怎麼移動,也沒法不接觸的。不過她此時此刻,沒有很過激的趕我走,就等於給我吃了定心丸——不管今晚能不能搞到處女,起碼吃豆腐是沒問題了。  我故意邊聊別的,邊把身體往她身上靠,青年男女,肉體接觸在一起,雖然隔著一層,但是感覺也是很明顯的:我的心跳加快,JJ已經翹了起來。娟子的呼吸明顯的不太一樣,看電視的眼神有點迷茫。我繼續挑逗娟子:”以前有男生追過你麼?“然後神情的望著娟子的稚嫩漂亮嫵媚的臉。”有,不過為了學習,我都拒絕了“。娟子的聲音很小,小到我幾乎聽不清楚。”那現在考上大學了,終於可以放鬆一下了“,我說。  然後試探性的把把手伸進被窩,拉住了她的手。她的手心裡都是汗。她抽了一下,沒有把手抽開,我握的更緊了,她也就不再用力的抽了。我心裡一陣竊喜,側過身,伏在娟子的耳邊輕輕的說:”我很喜歡你——“我的嘴巴,幾乎解除了她的耳朵,我呼出去的氣,絕對讓她心懷蕩漾(有經驗的老狼都知道,對著女人的耳朵吹氣,是挑逗女人性慾的一大絕招)。  我順勢用另一隻手抱住了娟子,半個身子壓住她,她想推我,但是那簡直是白費功夫,我沒有心急,緊緊壓著她,抱著她,很認真的對她說:”你覺得我對你好麼?“娟子眨眨眼皮,算是點頭承認了。”我也喜歡你,娟子,真的很喜歡你“。卡拉ok兼職我繼續發送糖衣砲彈,女人都喜歡這些甜言蜜語的。  我的手,在她溫暖的小腹上,來回的撫摸著。少女的小腹,和少婦的截然不同,那個光,那個滑,那個溫暖,是很多少婦不擁有的。娟子閉上了眼睛,似乎有了感覺,在享受那份感覺。我的手繼續往上,碰到了她的乳房,嘿,這個乳房絕對是標準的少女的,不大,但是彈性十足,乳頭很小,在我觸動她乳頭那一瞬間,她不自覺的”嗯——恩“了兩聲,我知道,她已經發情了(不是木頭的女人,特別是青春期的少女,這時候,都會發情的)。我翻身騎在她的身上,把她的保暖衣掀了起來,露出兩個小白兔。娟子一驚,起身想反抗(或許是少女把身體暴露出來害羞吧),我趕緊俯下身,壓住她,同時兩隻手一手一個,握住了她的乳房,揉搓起來——”啊— —哦——恩——“娟子憋著眼睛,輕輕的呻吟著,下體不停地扭動,像是蛇一樣。我把嘴湊了過去,壓住她的唇,她開始緊閉著嘴,不一會,在我舌頭的探索下,她張開了嘴,機械的讓我的舌頭在她嘴裡攪動——她一定第一次接吻,否則不可能不會配合。我心裡一陣驚喜,這女孩的初吻,算是給我了。  接著,我三線進攻:上用嘴吻添她的唇,耳,脖頸……;中路,兩隻手抓住她的乳房,用力的揉搓,並不時的侵略一下周圍的性感地帶;下路,扭動腰部,隔著衣服,對她的兩腿間進行摩擦和輕輕地撞擊——我敢說,沒有一個女人,能夠在我的三路進攻下,不投降的。很快,娟子就開始大聲的哼哼:”哦——哦——啊——啊——嗯——啊“,並且兩手緊緊地抱著我的背(少女緊張,不像少婦那樣,還不知道撫摸)。  三下五除二,我脫去了她的保暖衣和保暖褲(脫保暖褲的時候,順便把她的內褲也脫了),脫的動作很麻利,也很粗暴,根本沒有給她不脫的餘地。被剝光的娟子,完全呈現在我的面前,這裡我有必要描寫一下娟子了:瓜子臉,大眼睛,五官清秀(隨她那個媽媽),皮膚白嫩(估計是小時候喝了不少牛奶)滑潤,細腰長腿,將來要是會化妝打扮了,是個美人坯子。兩個乳房還沒有完全成熟,乳頭很小,但是饅頭已經不小了(大約34的樣子)。  我繼續吻著娟子,耳\唇\脖頸,乳頭——小腹——把日常積累的挑逗經驗都用上,手開始撫摸娟子的BB,那是一個少毛多水的地方,肉很嫩軟,我用指頭在她的”米粒“上不停地打著轉的輕輕揉搓。  ”啊——啊——別——啊——癢死了——啊“娟子終於忍不住了。”別摸了,癢——“她嬌聲說。”哪裡癢?“我故意逗她。”恩——不要摸了,真的癢嘛——“娟子抱我抱的更緊了。我拱起腰,把內褲脫掉,那個大傢伙在就抬頭翹翹了,按照習慣,本應該給她讓她舔舔雞巴再乾,但是今天情況特殊,我兩手扒開娟子的BB,把雞巴對準BB口,緩緩地往下壓——這時候,娟子突然好像醒了,”別——不要啊——“她想推開我。但是怎麼推得開呢?”求求你,哥,別,我還是處女——“娟子哭了。  各位狼友,如果是別人,任何一個女孩,或許這時候,會有一點的猶豫,畢竟人家是處女,人家不同意,想保留一下處女清潔,咱也不好勉強是不是?但是今天不同,娟子是哪個老傢伙的女兒,我這麼多天來處心積慮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搞了她女兒?不就是為了發洩一下心裡的憋悶?這時候,求我反而更增加了我破了她身子的決心——扑哧——我一用力,雖然碰到了”處女膜“的阻擋,但是可以說是”破膜而入“——”啊——疼死了!“隨著娟子的一聲慘叫,我的大JJ插入了她的小BB裡。我的背這時候,也被娟子的手指掐的賊疼,既然以及插入,我沒有停止,雙手按住娟子的肩膀,下體輕輕的抽插起來(搞處女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我是有一定經驗的),娟子的疼痛感似乎已經被性慾壓了下去,又開始輕輕的呻吟了——”嗯——啊——哦——啊——“少女的B,確實不一樣,特別是剛開苞的,緊,緊緊地裹著JJ,似乎要把那層皮裹下來,吸力特大,想一個吸盤一樣,讓你的JJ爽的想射——抽插了大約二三十下,我拔出來JJ,在她的BB口,輕輕的敲打著,娟子似乎正在享受,突然停下來,讓她有了喘息的機會。大約停了1分鐘,一邊撫摸著她 ??的BB,一邊俯下身問:”還要么?  這不是廢話麼?那個女人情緒起來了,你乾了一半,想停下來,她會願意?  於是,我又插了進去,這一次,插得很舒暢(淫水伴著一些血液潤滑的很),我把她的兩條腿抬高,我半跪在床上,100%的用力猛插,啪啪啪——扑哧扑哧——絕對的最快速度,絕對的最用力的操,那麼多年的委屈和對老傢伙的憤恨,全都釋放在我的雞巴上,狠狠地操起來——“啊——啊,太深了——輕一點——啊——啊——哦——”娟子在我身下扭動呻吟,眼淚汪汪——“輕一點——好不好,好疼啊——啊——啊— —啊——”娟子在求饒。  “想讓我輕一點?是不是,那你說,哥哥輕一點操,我就輕一點”。我惡作劇般的說。  “哥哥,輕一點——啊——啊——”娟子似乎說不出嘴那個字。  “說,哥哥輕一點操我,我就輕一點”。我強調了一個操字。  娟子這次聽話了:“哥哥,輕一點操我,輕一點——啊——啊——”   於是,我輕輕的插2次,然後深深地插一次,很有節奏的2淺一深“扑哧-扑哧-啪——扑哧-扑哧-啪——扑哧-扑哧-啪”。這樣娟子更受不了了,“啊——啊——求求你,哥哥輕一點操我”。  “那你說,哥哥輕一點操我的B,我的B疼了”。我繼續惡作劇。  娟子已經徹底屈服了: “哥哥輕一點操我的B,我的B好疼啊——啊——哦——啊”。  這時候,我已經抽查了上百下了,已經大汗淋漓,也想休息一下。於是我順勢扒在她身上,JJ在她的BB裡輕輕地抽出來一點,再插進去一點點,來來回回的摩擦著,挑逗著。很快,娟子被挑逗的又受不了:“稍微用一點力,再進去一點點——啊——啊——哦——”   “想讓我進去一點點呀?那你說你想讓哥哥操——快說——”   這次娟子沒有聽話,閉著嘴不說,但是我不管那麼多,直起身子來,啪啪啪——的猛烈的干起來,看著娟子在我身下扭動呻吟,心裡那個爽,JJ的那個爽,讓我不自覺的一陣顫抖——啊——一不好,趕緊拔出JJ,一股精液噴出,完全噴入娟子的肚子上……        【完】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