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00751大阪燒?廣島燒?文字燒?好吃燒?什麼燒?怎麼燒?@天天找樂子

這種「日式煎餅」是麵糰加了大量高麗菜、火腿、海鮮或培根……下去煎


因為已攙了濃濃的台式口胃。(pic: 台南 focus百貨美食街的「大阪燒」,特別很是異常好吃!)
我一邊失望地吞著「文字燒」,一邊察看鄰桌的動靜


由於我不清晰辦事生把料攤得那麼大片的意圖是什麼,
美食作家為台灣的日本摒擋、越南的法國菜,和澳門的葡式料理起了個貼切的新名詞:
上個月南京西路的女性百貨改裝完成,寄來一疊宣揚品
目前我獨一吃獲得它的機遇是回台南的時辰翻譯
淋上日式醬油、擠上條狀美奶滋裝潢、最後灑大量的柴魚片和海苔
接著辦事生端來一碗公的料
至於招牌上的「文字燒」,夥計也不太清晰作法。


天成翻譯公司後來才知道這家餐廳在改裝前就存在,只是我沒注意過。
「待會兒煎到底呈一點焦黑,就能夠挖起來吃了翻譯
但事實上誰人烤盤就是要熱那麼久,Soler的專輯已經在台長腦海中 repeat兩遍!
聽說古早期間的東京,在等這道菜煎好時,(比及海枯石爛、鐵樹開花!)
動機一轉,歸正我本來就對「文字燒」很好奇,就點來吃吃看吧!
食畢,到櫃台接過帳單一看,台長再度改變主意:
「大阪燒」的照片躍入台長眼簾




這家日本摒擋店辦事相當不錯


我凡是是在百貨公司的美食街看到
由於製作時候長達十分鐘以上,可能不夠經濟效益,所以沒多久就退出大部份的美食廣場,

在這兒,天成翻譯公司先延用店家使用的「大阪燒」這個名稱
那時心中便決議,「下次來要改點『好吃燒』。」
到餐廳坐定,打開菜單,獨不見「大阪燒」這個項目;



即使好吃,但味道和原產地已漸行漸遠翻譯
母親常哄騙時間在烤盤上寫字教小孩,因而被稱為「文字燒」

辦事生打開烤盤下方的瓦斯爐,熱身熱很久喔,我一度以為天成翻譯公司被辦事生遺忘了

過後才知道攤得很淡薄的意圖是要讓料快一點煎好
旅居日本的同夥可能一看照片就會喊出:這是「○○燒」!
再加上又在底變焦之前就迫在眉睫挖起來吃,

更何況用「布丁匙」吃器材,誰吃得飽啊!!

「唷!『大阪燒』在台北捲土重來了耶!」台長大喜,當下決議躬逢其盛。
在台南賣這項餐點的攤位叫「月島文字燒」(本店在高雄)


不外也不必太樂,因為「辦事費過後會充分反應在帳單上!」
「不,天成翻譯公司不再來這家店了!」



甜甜的 rich好滋味分量十足。胡想著自己還在吃「大阪燒」
台灣引進這項美食的時候很短,大約5、六年吧
客人完全沒必要自己下手,只要負責吃就可以了!
味道天然完全差池,

所以我又自作主張把料堆成尖尖的,

整道菜的煎製過程在客人眼前、餐桌上的小鐵盤上演
發現方才在菜單上遍尋不著的「大阪燒」本來在這家店被稱為「好吃燒」



倒在烤盤上拌一拌,把水分良多的料攤平在烤盤上,並告知我
台長把料堆成尖尖的一疊來煎正本就是錯的,




食器則是一支和布丁匙差不多大小的「鏟子」
但事實上他們只賣加年糕的「大阪燒」和加炒麵的「廣島燒」

不外味道和在日本吃的必定紛歧樣,
「殖民地菜」

我聽到近鄰桌出來吃中飯的上班族嘟嚷著「待會兒回辦公室可能得請一個小時的事假!」


本文出自: http://mypaper.pchome.com.tw/marie8826/post/1268226550有關各國語文翻譯公證的問題歡迎諮詢天成翻譯公司02-77260931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