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呀,我幸福嗎?” @ 彩色吸管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201307231637“是呀,我幸福嗎?”
    連綿的雨,下的心情煩躁,站在窗前凝望,不知道何時陽光普照。這一天,我就這樣被大雨困在了樓裡,許多年沒有過這樣的日子,整天都沒有出屋。回想著他說的話,不知道是不是時間真的改變了自己,還是自己改變了自己。
    前天晚上,我們坐在奚記串吧二樓。背景音樂放著淒涼的《十一年》。他說“你知道嗎?從去年我們重新聯繫上之前,我們整整十一年沒有見面。”我微笑,是呀,十一年,時光總是在不經意間溜走,摧殘著曾經的一切,讓它轉化成或快樂、或痛苦的回憶。
    “高中三年,我現在回憶敏感性鼻炎起來是空白的。那時候我狂躁、煩亂。你呢?”他問我。
    “高中三年,是我活到目前為止最為痛苦的三年。到現在,每逢壓​​力大或心情不好的時候,總是做夢又回到了高中,又開始備戰高考。”我實話實說。
    “但還好,那時候你是我的精神領袖,是我唯一的兄弟,給我很多勇氣”他感慨,“但現在,我看不到這些了,從你的眼神中,感覺你變了,不是我內心中一直珍藏的你。”
      “是嗎?”我笑著問。
    “是的,那個時候的你在我感覺不受任何束縛,世界上一切繁雜的事情都和你無關,你灑脫、自由,有一種……”“什麼?”“有一種……許巍的感覺! ”我的心一陣,十多年過去了,沒想到,在那時候,還有這樣一個懂我的人,怪不得他把我當成那時唯一的兄弟。是呀,他形容的太貼切了,就是許巍的感覺,我喜歡他的歌,就是因為感覺那是在描述我自己,像風一樣自由。
    “但從你的眼中,看不到這些了,這跟家庭、事業都無關,而是心態有關。”他繼續品評著我,“我不喜歡你這種狀態。你幸福嗎?”我回答他我幸福。但是,回答之後是我自己內心的追問“是呀,我幸福嗎?”
    他說:“我希望你活出自我,恢復當年那種舍我其誰的霸氣,在你眼中重新出現自信!”
    那年,我們床鋪相鄰,互相訴說著自己的故事。那個時候,我知道了他剛剛失去了父親,失去了生活的目標。他用刀在胳膊上刺痛自己,他過激地對待那些看不順眼的人和事,他晚自習把我找到外面,說一旦他有了什麼事讓我照顧好他的家裡……他是可以為我付出生命的兄弟,至少,那個時候是。高三時,他的班主任把我叫了出去,說為什麼這個人除了我之外,沒有人敢去搭理?大一時,我去遼陽他的學校看了他,因為成績優異,那個時候他便是學生會的主席,告訴我,哪個女孩正在追求他,而他,卻想和另一個女孩在一起。後來,他們真的走到了一起,而且結婚生子,有了自己的寶貝女兒。那時候,我收到過他一封信,告訴我,他們走到了一起,而且家中同意。再後來,我們彼此互相尋找,找到過、又失去聯繫。直到去年,懷舊的我總算和他取得了聯繫,接通電話的時候,他也在瀋陽,離我的家,不足千米……
    “命運像一把無情刻刀,改變我們模樣……”背景音樂又換成了筷​​子兄弟的成名曲,他說,“這首歌應該送給你。”我仍然報以微笑。
    在生命的長河裡,我們都在因為各種因素改變著自己,沒有一個人能逃得過去。但是,改變的應該是棱角、是氣質、是外形,而不應該是本質。我改變了許多,但是我本質未變。還是高中時我對你說過的那句話:“做不了偉人,我就爭取做個英雄;做不了英雄,我就努力做個好漢;如果實在連好漢都做不了,最起碼我還能做個好人!”所以,那個時候,我能像個傻子一樣,第一個衝到前面,放棄高考重要補習,背著暈倒的同學在冬季裡汗流浹背往返醫院與學校;後來,能夠放棄自己的導遊考試資格,在考場裡給同學們往外帶題……
      天,還在下雨。而明天,我又要啟程,從瀋陽返回盤錦。接連的雨,讓我這個假期很不爽,但,還好,面見了你。我們是兄弟,相信我,我還是原來的自己,我也希望你是原來的你。生活改變了我們許多,但是,我們不會偏離固有的軌跡。
    勇於承受磨難|日誌首頁|陪我成長上一篇勇於承受磨難下一篇陪我成長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