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已不是朋友 @ 彩色吸管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201108161143 再見已不是朋友

    分開的兩個人,再見已不是朋友,他曾經問過她︰如果,萬一有一天,我們分開了,我們做那種很好的朋友,好么?她吐出幾個字︰不可能﹗聲音有點悶悶的,但聽得出很決絕。
    那時候,他們十六歲,純白的月光自林間鋪洒至地面,形成一片晃眼的銀瑣碎,風聲撩動人心。他們走在一起。她卻嗅到一絲惆悵的味道。
    那味道來自未知的以後。他們總是無休止的爭吵,原因千奇百怪。大都是雞毛蒜皮的小事兒。她總能把一些極細小微妙的事情不斷地放大,最後總是放大到‘你不在乎我’這個問題上,後來,他才明白,在她的戀愛觀裡,太平淡的戀愛不是戀愛,得糾纏,得嫉妒,得哭泣,得互相折磨,最後,憔悴銷隕。但他不想這樣,她只是個小女生,平凡的小女生,不是偶像劇裡愛得死去活來的光艷的女主角。她只是想要份平平淡淡但足夠安穩的感情,向黃昏裡的落日一樣,能讓她覺得安心,便已知足travel packages
    儘管如此,儘管這種不斷上演的感情戲讓他感到無趣,他還是會在她認為她無理取鬧之後流著淚說是自己不好,然後說好話和好。但這種和好即使這次爭吵的結束,也是下次爭吵的開始。十六歲的他,以為這種披著‘在乎’外衣的佔有欲是在乎,是愛。十六歲的他,還不知道自己不是芭比娃娃,而她也不是自己的主人。後來,長大了的他,想起那些榨干了眼淚的無謂的爭吵,覺得那曾經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就是一場可笑的鬧劇,比晚八點的偶像劇還要狗血,比小時候看的小人書還要幼稚。
    但那一些都已經不重要了,一個人不可能永遠沉在十六歲那年的初戀,除非他從來沒有進化過。他倆的愛情脆弱的如同一滴水,七八月的一滴水,被火辣辣的陽光一晒,便蒸發的無影無蹤,一點痕跡都不留下。
    他們的爭吵像是每天的天氣預報,開頭和結尾都一樣,大家晚上好,我們來關注一下明天的天氣,接下來是全國各省市天氣預報,雖然中間會略有不同,但都無非是明天這裡下雨那裡不下雨。。每天重複重複再重複。
    也許是她挖掘式的愛在他這兒再也挖不出什麼新鮮感了,也許是他被折磨累了,終於不再對她有一天會變溫柔抱有希望了。
    到底是怎樣,誰也說不清,但沒關係,這不影響結尾。他不知道,天氣預報會不會有一天停播,但他們的感情預報節目馬上就要停播了。
    那天,夕陽的余暉像往常一樣潛進學校的走廊,像是不分時機的好心腸的賊,偷走了空氣裡原本的躁動,揉進大片帶著杏色優柔的靜謐。他第一次覺得,面對她時,自己不再那麼緊張,不再不知所措的佈置把手放在那裡,揉衣角?還是鋝鋝頭髮?從未有過的平靜,那種低到塵埃裡的卑微好像真的沒入塵埃了24小時開鎖
    他問她還喜歡他么?她說不知道。
    幾秒鐘的沈默,他轉身,將自己揉進那片杏色的靜謐中。轉過身的那一刻,他感到從未有過的輕鬆,好像,她一直在等這個答案。等了好久好久。等的好累好累。
    所以他沒哭,以前她知道,再怎么吵,最後都會和好,所以她覺得委屈,她覺得該掉眼淚。可是現下,他發現,其實自己的淚腺並沒有那麼發達,自己也沒有那麼愛哭,那麼脆弱。況且,有什麼好哭的,只是曾經在一起走路的兩個人到了岔路口分開了,各走各的。沒必要眼淚一把鼻涕一把的說我舍不得你。
    既然這份感情,她沒有給自己安穩和踏實,那到最後了,就只好自己給自己個平靜的結尾,不吵不鬧,不哭不悲。
    陌生人而已了’,他在心裡默默的說。
    ‘兩個人分開了,不能做朋友,因為曾經彼此傷害過;也不能做仇人,因為彼此深愛過。
    你若離去,後會無期。

    換季就意味著要換髮型了...|日誌首頁|愛不要你付出上一篇換季就意味著要換髮型了下一篇愛不要你付出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