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色吸管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四月溫柔的風輕輕地撫摸含苞待放的花蕊,像被施了魔法的花苞壹夜之間開遍了大街小巷。又是壹個陽光明媚的春天,偶然看到路邊並不茂盛的小樹上,生長出錯落有致的小花。感嘆生命力強大的同時,忽然意識到此時的大學校園,早已花開滿園香飄園外,定格成又壹批即將各奔東西的學子心中的永恒。

    (繼續閱讀)

    我夢見我天天面對的只有一張桌子一個人瑪花,看不完的書本知識點,背不完的單詞,寫不盡的作業,還有做不完的高考題。最恐怖的是還有那唯一一個我可以面對的人的無情的嘮叨,還有那表現出來的暴力傾向的拳打腳踢,單詞我背不會他就打我罵我扇我耳光扯我頭髮。其他的就可想而知了。

    (繼續閱讀)

    冷暖之間,不單溫度叫人不停地調整適應,告別與期待也叫人糾結。冷的時候期待暖,熱的時候盼望涼。說真的,要我選,還是選這樣的日子,不冷也不暖,暖幾天冷幾天的,沒有夏天的肆意,也沒有三九的囂張,多好。

    (繼續閱讀)

    冷暖之間,不單溫度叫人不停地調整適應,告別與期待也叫人糾結。冷的時候期待暖,熱的時候盼望涼。說真的,要我選,還是選這樣的日子,不冷也不暖,暖幾天冷幾天的,沒有夏天的肆意,也沒有三九的囂張,多好。

    (繼續閱讀)

      荻葦在風中顫顫的抖動,引得胡豆花開了,在淡紫的色澤下抹壹縷光澤。在石屋的旁邊,幾只白鵝悠閑的銜著菜葉。這樣時光總是過的很慢,我看見路邊的頁巖,不知它形成的年份,但卻顯現出壹本書的厚重。桃林深處,吸引我的是靜態的美。

    (繼續閱讀)

    春節後,去鄉下走親戚,小弟說想去春遊,正好帶上母親和小妹壹家,壹道前往。

    (繼續閱讀)

    201402061016一家人的散步

      我們在田野散步:我,我的母親,我的妻子和兒子。母親本不願出來。她老了,身體不好,走遠壹點就覺得很累。我說,正因為如此,才應該多走走。母親信服的點點頭,變去拿外套。她現在很聽我

    (繼續閱讀)

      在過去的壹年,我喜歡百無聊賴的碼著文字,寄托著自己真實的渴盼,真實的感悟。有時候我也遺憾,生活的沈重,煙花般瞬間的美麗,乃至人間的百味,我都不堪表達。有時候,我不禁自問,生活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呢CCIBA

    (繼續閱讀)

      上世紀七十年代,在石河子莫索灣種植著大面積棉花,由於棉花苗十分驕貴,最這合於沙壤土地種植,經過多年的實踐經驗,在粘性土壤地進行拉沙改土,就可以解抉棉苗出土難問題,於是,那個年代壹到冬天,冬季拉沙工作就會開展的熱火朝天。

    (繼續閱讀)

    这阵子,看到不只一个人说她们是看到桃花儿对明明的青睐有加,于是青眼上明明,看到这,我冲桃花儿后脑勺一脸坏笑。桃花那时是佳人首版,桃花儿是老玩儿家,桃花儿是耍乐儿的能手高手强手,,,,对待易碎品,当然尽量摆放着不碰,或轻拿轻放。

    (繼續閱讀)

    愛情這杯酒,我乾了你隨意。漂亮的話誰都會說,但真正做得出來的,又有幾個被認可?

    (繼續閱讀)

    “每一次,都在徘徊孤單中堅強,每一次,就算很受傷也不閃淚光,我知我一直有雙隱形的翅膀,帶我飛,飛過絕望……”每當聽到這首歌,我心裡久久不能平靜。Managed UTM

    (繼續閱讀)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殘疾人。其中幾千萬人是盲人,他們很多人一生最大的願望就是有朝一日,能看清媽媽的樣子。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