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281735Day 8 Florence 佛羅倫斯

     佛羅倫斯,徐志摩筆下的翡冷翠。這麼高貴的名字,我想像中的翡冷翠連空氣都飄著百花香。但事實上..我所拜訪的佛羅倫斯是滿街道髒亂的垃圾;我所回憶的百花大教堂還飄著陣陣的馬尿味。這不是翡冷翠,這不是翡冷翠…。

Siena→Florence  西耶納與佛羅倫斯兩城之間有直達巴士可搭乘

摘自Wikipedia
佛羅倫斯是義大利中部托斯卡納大區和佛羅倫斯省的首府,經長期處於美第奇家族控制之下,是歐洲中世紀重要的文化、商業和金融中心,並曾一度是義大利統一後的首都(1865—1871年)。
     佛羅倫斯被認為是文藝復興運動的誕生地,藝術與建築的搖籃之一,擁有眾多的歷史建築,和藏品豐富的博物館(諸如烏菲茲美術館、學院美術館、 巴傑羅美術館、碧提宮內的帕拉提那美術館等)。歷史上有許多文化名人誕生、活動於此地,比較著名的有詩人但丁、畫家李奧納多·達·文西、米開朗基羅、政治理論家馬基維利、雕塑家多納太羅等。佛羅倫斯歷史中心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佛羅倫斯」則譯自城市的英語名稱「Florence」。徐志摩在詩集《翡冷翠的一夜》中將此城名稱譯為「翡冷翠」,更貼近現代義大利語名「Firenze」的發音。


     由西耶納搭乘SITA直達巴士前往佛羅倫斯非常便利,巴士站下車點就在佛羅倫斯的新聖母車站(Stazione di Firenze Santa Maria Novella也就是中央車站),下榻的青年旅館Archi Rossi 就位在中央車站附近,辦好check in,肚子已餓得慌,旅館的服務人員提醒我們,中央市場營業時間只開放至下午二點。匆忙寄放行理後,快馬加鞭地往中央市場出發!

     在前一天聖吉米納諾途中,我們曾遇見一位來自高雄的獨立背包客joyce,她力推我們到了佛羅倫斯之後定要嚐嚐中央市場的牛肚堡三明治,並將攤位的擺設裝潢從小相機讓我們看個清楚,所以今天午餐的目標就是牛肚堡三明治了。
     中央市場距離Archi Rossi非常近,來到中央市場按圖索驥,迅速地找到這家牛肚(牛肉)堡三明治,每個人點了一份。好不好吃是很主觀的感覺,ㄜ…對於我這偏愛清淡的人來說稍嫌有油膩了些,建議加點辣比較不容易膩口。


↓牛肚三明治就認這個大壁畫吧,台灣的《美食大三通》節目也介紹過這攤位,頗有歷史。

     中央市場與台灣大型超市差不多,室內攤位所賣的東西多樣,除了蔬果生鮮之外,尚有琳琅滿目的民生必需品,花店、乾果、雜糧、各式火腿..起司掛得眼花撩亂;戶外周邊一帶也有許攤販市集,宛如跳蚤市場般,好不熱鬧。

     這趟義大利行比較想帶回檸檬酒贈送親友,但是檸檬酒盛產於蘇連多,因沒去南義只好來中央市場碰碰運氣。如果你想帶回南義蘇連多的檸檬酒,別急!別急,中央市場不會讓你失望哦。

          檸檬酒有白色和黃色兩種,多數的店家會提供試喝,白色喝起來有可爾必思的味道,我比較喜歡黃色瓶帶著檸檬清香的口感,酒精濃度約30~35%,很甜,加了冰塊很好喝。

集體的行動;盲目的血拚
    我們各自有要採買的清單,有的想帶青醬、有的想買橄欖油(真的起笑..)、檸檬酒、香皂…。買多算便宜,Spring 四處討價還價的後果就是..每個人手上都同樣提了青醬、橄欖油、檸檬酒..而且是好幾瓶。我在踏出中央市場的剎那,忽然清醒..不..是總算清醒。今天…才第八天呀! 看著每人大包小包戰利品…手上的檸檬酒..橄欖油忽然變重了,我們在幹嘛啊??

『……殺紅眼了。』我說。

↓這是另一家牛肚堡三明治,位在中央市場之外的市集,記得它的攤位好像是個行動車。好不好吃..沒試過,倒是老闆一點兒也不介意我們不斷翻弄那張隨風飄擺的「台灣同胞」看板,就是為了拍照而不消費。


      循著聖羅倫佐教堂→中央市場→聖母百花大教堂移動。也不知是中央市場範圍一帶的環境本就如此,或是整個城市皆然? 怎麼走在美麗的佛羅倫斯市街道上一不小心就要踢到垃圾呢?大概是期望高、落差大,美麗花都隨著我的逐步探訪,漸漸幻滅。
      聖母百花大教堂是來到佛羅倫斯必拜訪的景點,你也不用擔心找不到這教堂,走在佛羅倫斯市區裏,只要抬個頭,時時可見到聖母百花大教堂朱色圓頂的芳蹤,它是佛羅倫斯市相當重要的地標。
      從正面第一眼見到大教堂的初印象是璀璨醒目,與聖彼得大教堂相較之下,雖然聖母百花大教堂不若前者宏偉,但就算你已退到街道邊邊角角..再退就進了人家商店裏了,即便如此,還是沒辦法將整個百花大教堂的建築群完整收進你的鏡頭裏。
      教堂廣場前不少街頭畫家、藝術家以及馬車,不過那空氣中傳來的陣陣馬尿味實在大煞風景。不要懷疑為何明明是大熱天,廣場邊還能不經意就會踩到小水窟,那是馬尿。哦..給大家一個忠告,若是遇到攤在地面上的彩畫,沒有購買的意願,那就別輕易開口問價,否則包準你被賣家從街頭纏到街尾跟你漫天喊價。

    ↓正面第一見見到的聖母百花大教堂非常璀璨醒目。

摘自wikipedia
    聖母百花大教堂(Cattedrale di Santa Maria del Fiore),位於義大利佛羅倫斯城中,是天主教佛羅倫斯大主教區的主教座堂,也是天主教宗座聖殿。教堂建築群由主教座堂、鐘塔與洗禮堂構成。洗禮堂的銅門是吉貝爾蒂的作品「天國之門」聖約翰洗禮堂位於主教座堂西邊數米,7世紀即已建成,11世紀改建成現在的模樣。為白色八角形羅曼式建築。佛羅倫斯的孩童均在此受洗。洗禮堂三扇銅門上刻有《舊約》故事的青銅浮雕,其中二扇為吉貝爾蒂(Ghiberti)所作,被米開朗基羅贊為「天國之門」。
    鐘塔高85米,最初於1334年由大畫家喬托設計並監工,因此俗稱「喬托鐘塔」。屬哥德式建築,由六層方型結構向上堆疊成柱形,外牆鋪白色大理石,純淨優雅。
    主教座堂於1296年奠基,1347年秋天爆發黑死病迫使工程中斷。1367年由全民投票決定在教堂中殿十字交叉點上建造直徑43.7米,高52米的八角形圓頂。1418年佛羅倫斯市政府公開徵集能夠設計並建造大圓頂的方案。精通羅馬古建築的工匠菲利波·布魯內列斯基勝出,為總建築師。在建造拱頂時,沒有採用當時流行的「拱鷹架」圓拱木架,而是採用了新穎的「魚刺式」的建造方式,從下往上逐次砌成。


↓從教堂的側門出來,換個角度看,後面維修中的圓頂大理石磚又髒又舊,大工程哪..。

摘自wikipedia
     大衛像(David)是文藝復興時代由米開朗基羅於1501年至1504年雕成,用以表現大衛王決戰巨人歌利亞時的神態。高4.342公尺、重5000多公斤,原作目前置放於義大利佛羅倫斯學院藝廊,每年都會吸引約120萬人前去參觀。
     米開朗基羅26歲受委託雕塑「大衛雕像」,雕像由一整塊純白大理石雕成,米開朗基羅精研肌膚、血管紋路及關節,被推崇為古典藝術品的典範。
    
早期大衛像的裸露曾引起爭議,被強行穿上28片銅製無花果樹葉來遮羞。1527年佛羅倫斯暴動中被敲斷左前臂,也曾經遭受雷擊,1991年還有瘋狂藝術家拿鎚子敲傷他的腳趾,都經細心修護復原。1873年原尊被遷移到藝術學院畫廊迄今,在佛羅倫斯,後繼者共複製有二尊大衛像擺放在公眾場所展出,一尊是在米開朗基羅廣場中央,另一尊在市政廣場的大門前。

     聖母百花大教堂下一個景點就是市政廣場(領主廣場),大衛像的複製品就立在市政廣場與烏菲茲美術之間。
     大衛像David,曾經在TLC頻道『勇闖天涯』節目偶然看到義大利旅遊介紹過,我留下最深刻印象是--伊恩萊特看完大衛像之後,對著鏡頭比了一個"很小"的手勢 :P

    
市政廣場前這尊大衛超夯的,不少遊客逗留在雕像底下與它合照,想起伊恩萊特戲謔的手勢,不禁莞爾。關於David,我沒搞清楚觀賞這尊雕像聚焦在哪裏,就..沒拍到什麼重點,ㄟ…別想歪了,大衛像的重點在『肌膚筋肉、血管紋路、關節』張力表現啦。
       烏菲茲美術館就位在領主廣場旁,因為停留義大利旅行的日數畢竟有限,不想讓美術館、博物館佔去太多時間,烏菲茲就不進去了,只借了達人的門票紀念性的拍個到此一遊。

↓領主廣場前的"大衛像"(David)複製品與迴廊內的"掠奪波麗塞娜"(Rape of Polyxena)雕像



摘自wikipedia
     烏菲茲美術館的興建始於1560年。這裡一開始是喬爾喬·瓦薩里為第一代托斯卡納大公,科西莫一世·德·美第奇所建的辦公室(Uffizi和義大利語「辦公室」諧音),1581年才完工。
從科西莫一世開始,美第奇家族就熱衷於藝術,並一直有贊助許多大師,如達芬奇,米開朗基羅等。家族世世代代收藏的藝術品也大都安放與此。家族的最後一位直系後裔安娜·瑪麗亞·美第奇在臨終時留下遺言,把美第奇家族所有的藏品都捐贈給托斯卡納政府,並作為佛羅倫薩的遺產保留下來。烏菲茲也很自然地成為了一所博物館,並於1765年正式對公眾開放。
   
今天,烏菲茲已成為佛羅倫薩最受歡迎的旅遊點。在旺季時,尤其是7月間,排隊等候進館的時間會非常久。



     順著烏菲茲美術館長廊直走到底就是亞諾河(Arno)沿岸,除了台伯河以外,亞諾河是義大利中部最重要的河流之一。佛羅倫斯、恩波利與比薩也位在亞諾河畔,佛羅倫斯市著名的老橋(Ponte Vecchio)就位於亞諾河上。

     好久以前,曾收過一封Ed老哥轉寄來的E-mail,那是一張來自於"想去旅行咖啡館"的「老橋手繪圖」明片信,內容介紹了老橋的歷史,老橋上的商店…。看著明信片上的風景,當時就只是一顆羨慕的心,可以四處旅行真好呀。老橋就此在心頭隱約烙了個印象,甚至不知它是佛羅倫斯市深具歷史意義的一座橋。幾年後,我開始進行義大利自助旅行的行前功課,從旅遊書翻到佛羅倫斯的亞諾橋,這才發現..呀..這橋..似乎見過? 我驚喜發現,原來幾年前它早已向我招手了,嗯..可以四處旅行真好。

摘自wiki百科
     老橋(Ponte Vecchio)是義大利佛羅倫斯市內一座中世紀建造的石造拱橋,橫跨在阿諾河上,橋上直到目前為止仍有商店存在。橋上的店鋪最初為肉鋪,現在則多半是珠寶店和旅遊紀念品販賣店。
    
與佛羅倫斯其他的橋樑不同的是,老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並沒有遭到德軍的破壞,據說這是因為希特勒所下達的命令。而德軍則在1944年8月4日撤出這座城市[8][9]。目前老橋兩端遭到破壞的建築則已經重建完成,並混合著原先與現代的設計。老橋在1966年阿諾河水患中曾經遭受到嚴重的破壞[10]。

↓ Opps! 我竟將老橋拍成這模樣..這大概是翻遍各大旅遊部落格中,拍得最醜的老橋了。

     逆光的老橋很難拍,我順著河岸走到橋的另一邊拍了藍天的老橋,許多遊客會再走到遠一點的聖三橋上拍老橋,因為同伴都還留在烏菲茲美術館的拱廊聊天,米羅朗基羅廣場也不知要走多達,我還是留著些體力吧,聖三橋..留待米開朗基羅廣場見。

     我們下一個目的就是前往米開朗基羅廣場看日落囉~(老橋落日於另篇介紹)
 

 
  ↓老橋上的金飾店。

      ↓由米開朗基羅廣場眺望佛羅倫斯市阿諾河,橫跨河面的三座橋依次是老橋→天主聖三橋(Ponte Santa Trinita)→卡瑞拉橋(恩澤橋)

     夏季高溫的義大利太陽大得讓人受不了,經過七天的曝曬,到了羅佛倫斯市我的臉開始大量脫皮,臉上浮起白白皮屑已經到了慘不忍睹的地步,偏偏滋潤的保溼乳液也在第七天用罄,白天行程結束回到Archi Rossi,照了鏡子檢視曬傷程度,天哪!這簡直是照妖鏡。我決定出門找藥妝店,順便在這失望的城市裏尋找一絲可能的翡冷翠氣息,想為百花之都扳回一城。
     晚上七八點之後的商店大部份已打烊,只剩櫥窗還亮著燈,同伴們陪我出門尋找可能還營業的藥妝店,一路走著,經過中央市場一帶的街道,滿街盡是垃圾,暗暗的街角混雜著垃圾車的怪味道,唉..這不是翡冷翠,這不是翡冷翠…。不打燈的百花大教堂白天的璨璀光芒盡失,只剩得黯然沈默。
     我們在百花大教堂前找到一家歇業的藥妝店,因為還亮著燈,大門也只拉一半,店家同意讓我們進門消費,在半暗的櫥櫃前終於找到嬌生嬰兒油,雖然比台灣貴許多,但是比起一瓶百元的可口可樂,這算是可以接受的價位。

     共和廣場(Piazza della Repubblica)是義大利佛羅倫斯的一個城市廣場。這個地點最初是古羅馬城鎮的廣場,後來成為該市的舊猶太區,當佛羅倫斯成為統一的義大利首都期間,進行了城市改建,修建林蔭大道,這個猶太區也被徹底清理。廣場上仍可見到猶太區的遺?。在廣場上的咖啡館中,Giubbe Rosse咖啡館是著名藝術家和作家,特別是那些未來派藝術家的聚會場所。



     既然出了門,我們也不急著回Archi Rossi,一路來到共和廣場,這裏還相當熱鬧,我和Vicki逛了書店想找些紀念品,但是一本薄薄小筆本折算台幣就要好幾百元,實在買不下手。廣場一帶有街頭畫家、藝人與遊即興互動,氣氛相當好。晚風涼涼頗為舒服,這種氛圍之下,總算嗅到一絲藝文氣息了。spring和peggy大概還在逗留在街頭藝人圍觀的人群中,我和vicki在廣場前找了地方開始寫明信片,寄給自己的、寄給親友的..也寄給vicki和spring,當然曾轉寄老橋明信片的Ed老哥也要給他寄一張囉。寫明信片也算是大工程了,正寫得興緻,一位帥哥探頭看著我們寫的字,搭訕問道:
「這是中文字嗎?」
     帥哥來自西班牙,帶著母親和妹妹來到義大利旅行,對他來說,東方人全長一個模樣,他分不清日本人、中國人、台灣人有什麼不同,我們在東西方的差異間聊開來,與他們一家拍照合影。

    旅行能將視野推向更寬廣,旅人之間的交流,只要願意踏過那條隔閡防線,就算語言不通,比手畫腳也能說上半天。一個微笑,一個手勢,分享彼此的心情足矣。




老橋日落,達人篇...待續~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回應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