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92010記憶我生命中的三帖

天境.jpg - 外一章

徐菊珍 撰

 

初心 

貝貝與朋友到台東遊玩,夜宿朋友的小阿姨家,座落在都蘭的半山腰,是用2cargo所搭建的房屋,她說夜裡數了51顆星星入夢,很開心-第一次看到月光灑滿海面的景象。

我不禁哼唱-在那銀色月光下,揣摩幾分相同的意境。

 

那種情懷,掀起我記憶的一角,我也曾擁有過台東-

那片天連海,海連天的記憶,是在現實裡也是在夢裡。

 

那年盛夏,全家人都沒有懸念的認為我會進入一流的大學。

倘若依照學校模擬考試的排名正是如此;只是我心中有莫名的怔忡,如坐針氈了幾日,

終於跑到救國團報名參加「自強活動」,當時只剩-花東海岸健行隊,也只好勉強參加,

因為我只想逃避大學聯考的夢魘。

 

我從來沒有自己單獨搭乘火車長途旅行,從台北到屏東,再從屏東轉搭公路局到台東,

一路舟車勞頓,還沒開始旅程,我就開始懊惱-不知身陷何方?

 

報到的地方擠滿了人,我被分發到某營隊,如今也記不清楚,只記得:每天5時晨喚,晚上10時就寢。

記得每天呈現在眼前的就是天連海,海連天..漸層的藍色。令人無言的藍。

 

營隊一連7天都被安排在學校教室住宿,雖然掛著蚊帳,但幾天下來,皮肉仍被叮的無一倖免每天步行23-25公里。七月的台東,沿著海岸健行,在100%的豔陽下,全身流汗都濕透的我,偶而還有海市蜃樓的錯覺

 

直到終點站花蓮,只剩下我和另一位同學,及輔導員三人,(報到60)

臨別前夕,在熊熊柴火的營火會中告別那段旅程。 

想及當時的苦境,經過時空的轉換,回憶竟成為無比的甘甜。

 

貝貝和我分享她在台東的奇遇-有浪跡天涯的旅遊作家,有曾經經營一流民宿的女主人,有不願與人打招呼,而逕自從二樓窗戶爬下的知名作家,有品酒一流的饕客

 

在生命的旅程,我們都有過不同的經歷,可貴的是-也許可以成為別人記憶裡美麗的風景

也許會是一棵能開枝散葉的樹,或是一座玫瑰花園;而別人之於我,也許會是一朵偶然投影在波心的雲

或者是海鷗與波浪的會合與分離的浮光掠影。 

偶遇-在生命的旅程,或許可以成為一首藏詩,美好而雋永。

 

 

我的純真年代

 

從一幅撐著小陽傘的小女孩的油畫回想起-

 

記得在我小學四年級時,學校來了位年輕的美術老師。

他在第一天上課,就要我們班上的五排學生,每一排選派一位同學上台作畫,我被選上之後,靈機一動,畫了元曲-

枯籐、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斷腸人在天涯 。

他很驚奇我竟然把詩入畫。

記得有一次上課,他忽然指定我在下一堂美術課時須要特別打扮。

我回家後費心思量,就穿了一件蕾絲的白色上衣和粉紅百褶裙,並撑了一把小陽傘

(那身打扮剛巧是父親從日本帶回來,送我的生日禮物),原來老師是要教素描,把我當成模特兒

後來老師還想收我為入室弟子,只是爸爸不同意。(爸爸思想極為保守)


我偶爾想起,當年若是我能排除萬難,跟著老師學畫,如今可能又是另一番不同的的風景。
那位美術老師,後來成為一位很有名的教授和畫家。

我一直很感佩他的知遇之情。

 

當我們同在一起的歡愉- 

記得小時候喜歡露營,曾經在海邊或在山間露營..
那時,大夥先紮營。

然後開始生火煮食...

我們在營火晚會上,引吭高歌-當我們同在一起

開心的翩然起舞...

記得有一回在金山露營,半夜忽然醒來,竟發現自己置身在帳篷外的沙灘上-

在滿佈星子的天幕下倘佯...
那次的旅程,留給我奇妙的視野和永恆的回憶...

 

我所衷愛的書寫

在書寫悲傷的情節時,我認為書寫,往往不能使作者找到出口或者療癒,反而會陷入更深的幽谷....

除非生命被更新,才能活得自在,無怨無悔...

想到在少女時代的我,常想以書寫來釋放,寫到幽暗處,就無以為繼...

反而陷入不可解的迷宮。

憶及書寫雪鄉的川端康成,書寫午夜曳航的三島由紀夫,書寫遣悲懷的紀德,書寫老人與海的海明威,...

緬懷他們的心境與困境...

想及他們或許都沒能從所衷愛的書寫中釋懷,才選擇自裁之路。

摯友建議的藥方-Try to not think about it!
或許時間是一帖配方,陪你慢慢忘記...

夜裡在半夢半醒之間,想著曾經讀過令自己掩面嘆息的書,曾經走過的大山大海,曾經痴心長記的人

生命的拼圖其實可以多采多姿,只要我們還能織夢。

作家許蒼竹在書寫「歡迎來到遊樂場」中,對於詩,他有很多想法,對於詩人,他也懷抱著理想。

分享一段他的書寫-

每個人都該是詩的閱讀者,
或者本性裡,
都隱藏著一種叫詩人-
不安份的小動物....

在詩歌裡,
我們慶幸著自己與那些靈魂豐滿的人同行,
有時也這樣地觀照自己。

詩人應該是天生的冒險者、探索者、開拓者,
擅于在沒有路的地方,
點亮燈籠。

 

在飛往張家界航班的窗外,驚喜看到雲上的月亮,彷彿能與她共徘徊在天空之境

沒有塵世的紛擾。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