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120029【妖怪公館的新房客同人】記憶拼圖

【妖怪公館的新房客同人】記憶拼圖

 

1

 

喧鬧的街道,人車川流不息,這是一如往常的假日街景。一名少年站在知名品牌的展示櫥窗前,面帶微笑和些微期待的東張西望著。那顯得有些不安份的身影正是平時身邊總是跟著六位妖魔的封平瀾。今日他難得單獨一人行動,原因不為其他,只因為前天蘇麗綰說的一句話。

 

「市區的車站前新開了一家甜點屋,我剛好有幾張折價招待卷。」蘇麗綰在影校課程開始上課前,拿出一張宣傳單向大家介紹道。

「車站前?不就是布丁和冰淇淋甜點都很受好評的那家店嗎?」柳浥晨拿起宣傳單看了一下,然後說出那家店有名的商品。

「我去吃過那家店內的甜酒霜淇淋鬆餅,真的很好吃。」希茉有些陶醉地同意道。

一旁在用手機回覆女性粉絲的白暸,也頭也不抬的說出讓人生氣又羨慕的話:「之前有個女生給過我總店的藍莓銅鑼燒,非常好吃呢!聽說這次新開的分店有草莓布丁,下午會有人拿來給我。你們有人要吃嗎?」

璁瓏不削的回道:「我才不想白拿別人的東西,尤其是你的那些女粉絲給的,都不知道有沒有毒。」

百暸聞言笑笑,拿著手機將螢幕轉向璁瓏後說:「那個可能會下毒的女人說,她還會拿蜂蜜牛奶布丁來呢。」

下一秒璁瓏就伸手想搶百暸的手機確認,但馬上被閃開了。璁瓏沒搶到,輕哼了一下,然後頭撇到一邊不太願意的小聲說:「也不是不能吃啦……」

「你說什麼呢?我聽不太清楚呢……」百暸挑眉微笑。

「我說我要吃啦!」

封平瀾看著兩人的互動後羨慕的說:「真是兩個小壞蛋呢!一點都不坦率。」

眾人聞言翻了翻白眼後,又回到原來的話題。

「那麼說,冬犽你們還沒去吃過嗎?要一起去嚐嚐看嗎?」蘇麗綰詢問其他還未發表意見的人。

冬犽露出有些抱歉的表情回道:「我最近要開始整理一下地下室和閣樓。上次去那附近的超市買日常用品時,順便買了那邊的冰淇淋,現在都還有剩一些。」再加上最近錢實在有些吃緊不太能亂花。這句話冬犽很聰明的沒說出來破壞氣氛。

「那家店的貓很可愛,餅乾很好吃。我買了太多,被禁足了。」墨里斯簡單的解釋了一下自己無法參與的原因。

伊凡將手搭在伊格爾的肩上後愉悅的說:「我和伊格爾已經吃過所有的商品了,可能要等出新品後才會去關顧了。我很推薦焦糖吐司和抹茶冰淇淋哦!」

「吃過所有商品?」去過那家店的人都驚訝看著伊凡和伊格爾。「那家店的商品至少有150多項不是嗎?而且假日還會賣其他分店的特殊小甜點,加起來有240種不同的甜點。還有那家店不是才開不到一個多禮拜嗎?」

伊凡自豪的回道:「那種數量只要每天都吃15種以上就好了啊!而且我們也去別家店吃過了。」

所有女生聞言臉都扭曲了一下。為什麼吃這麼多都不會胖啊?

「前天我也跟海棠少爺去吃過了,假日我們要回去本家,所以可能也不能去,真的很抱歉。」曇華代替海棠回應蘇麗綰的邀約。

海棠沒想到曇華會說出那件事,不自覺的驚喊出聲:「妳……」

「咦?沒想到小棠棠竟然開竅了嗎?」封平瀾驚訝地摀住嘴,接著有些受傷的說:「去約會竟然不帶上我嗎?要不然也可以告訴我啊!我還可以順便約奎薩爾,這樣不就可以來個雙人約會了嗎?」

「就是這樣我才不想問你!!」海棠惱羞的罵完封平瀾後衝出教室。

「少爺!」曇華擔心的追了出去。

其他人都不禁輕嘆了口氣,怎麼能有人如此白目?

蘇麗綰聽到很多人都去過,而且大家假日似乎都已經有其他安排了。接著再偷偷往終絃那看了一眼,看到他還是沒動靜的坐在窗台邊,不禁感到有些小失望和難過。因為其實她原本拿到招待卷時是想跟終絃一起去的,不過不管她邀約幾次都被終絃拒絕了。最後使用期限已經要到了,不想浪費才想說約大家一起去。沒想到大家幾乎都已經去過了。

伊凡看到蘇麗綰的表情,稍微思考一下後提議:「封平瀾不是還沒去過嗎?而且那家店假日剛好有櫻桃起司派哦!」

封平瀾聽到櫻桃派的瞬間眼睛亮了一下,而蘇麗綰也思考了一下後同意道:「嗯,原本就是想說大家一起去,而且我的招待卷只有明天假日可以使用了。」

「真的嗎?所以我可以跟蘇麗綰一起去約會嗎?」封平瀾興奮地看著蘇麗綰。

「不要用"約會"這個詞好嗎?」柳浥晨不禁對封平瀾說的話吐嘲。「只不過是剛好兩個人一起去而已好嗎?」

封平瀾完全不在意柳浥晨的話,而是略帶興奮地詢問蘇麗綰碰面時間等詳細事項。

最後眾人都無奈地看著一人瘋的封平瀾,只有伊凡用帶有深意的目光看像一人獨自坐在窗邊不發一語的終絃。果不其然下一秒,伊凡就與終絃對上目光,接著又被終絃閃避了。

「看來明天不會只有他們兩個去了。」伊凡移開視線後小聲的偷笑道。

 

蘇麗綰有些不自在的撥弄著頭髮,她第一次弄了與平常不太一樣的髮型,甚至穿了平時不太敢穿的短裙和娃娃鞋。她會特別打扮,其實並非因為封平瀾說像約會一樣的玩笑話,而是因為終絃昨晚對她說的話。

昨晚當她正在煩惱要穿什麼衣服跟封平瀾去甜點屋時,平時沒事就會待在鏡中世界的終絃,卻意外地靠在窗台並默默地看著她為明天做準備。

「終絃,你覺得我應該穿什麼衣服去好呢?」畢竟封平瀾可是非常期待,她也不好隨便敷衍。

終絃沒給意見,只是淡淡地說:「隨便妳,不要給我添麻煩。」

蘇麗綰聞言只能苦笑,接著再度與衣服和飾品們做奮戰。

「……為什麼要為了他這麼煩惱……」終絃不經意的小聲低喃道。

「什麼?」似乎聽見終絃說了什麼,卻沒聽清楚,蘇麗綰疑惑地看向終絃。

「沒什麼……只是我累了。」終絃說完就往梳妝台的鏡子走去。

蘇麗綰看到終絃似乎是真的累了,臉色有些不好,因此貼心地說:「好,那你明天就在家好好休息一天吧!要出門時會跟你說,我不會太晚回來的。」

話剛說完,只見終絃突然停下腳步,用一種鄙視的目光看向蘇麗綰。

「契妖是不可能可以離開主人身邊那麼久的時間和距離的,妳連這種事都忘了嗎?」

「咦?可是不是……」蘇麗綰正打算回答終絃這個問題時,終絃又再度踏出步伐,進入鏡中世界。

終絃的話語和舉動讓蘇麗綰呆愣了一會,接著才意識到他話中的意思。

『所以說他會跟著我一起去?』

興奮、雀躍、期待各種感情瞬間湧上蘇麗綰的心頭,讓她不自覺的挑起希望給終絃看到的完美裝扮。但她的行為卻讓終絃產生了誤會,誤以為她的特殊裝扮是為了與封平瀾約會才精心打扮。這也間接導致之後發生了讓人始料未及的意外事故。

 

「蘇麗綰!」封平瀾歡快的嗓音將蘇麗綰的思緒拉回了現實。

「平瀾,抱歉讓你等我。」蘇麗綰小跑步的到封平瀾身邊,並略帶歉意的說道。

「沒關係啦!是我太早到了。」封平瀾笑嘻嘻地回答,同時用有些閃亮的目光將蘇麗綰全身掃了一下。「妳今天好不一樣哦!變得好漂亮哦!」

對於封平瀾給予的評論,蘇麗綰是感到非常開心,儘管她更想聽終絃對她說。

「謝謝。」蘇麗綰微笑的道謝,隨後看了一下手錶時間後說:「時間差不多了,那麼我們一起進去吧!」

「好啊!!我超期待的!我還是第一次和女生單獨兩個人一起吃飯呢!!」封平瀾開心地和蘇麗綰分享他的小秘密。

蘇麗綰沒想到這次的普通約會,竟是封平瀾期待已久的第一次體驗,讓她連忙向封平瀾道歉:「平瀾,抱歉我沒跟你說終絃也一起來了。」

封平瀾原本手舞足蹈的身體瞬間僵硬了一下後,封平瀾尷尬地抓抓臉頰:「啊……原來終絃也來了嗎?」

「嗯,雖然沒有現身,但是他待在化妝鏡盒裡跟著我一起出來了。」蘇麗綰拿出包包中的化妝鏡給封平瀾看。

「啊!難道說這個像那個某部卡通裡的變身化妝盒一樣,遇到危險可以讓妳變身打擊犯罪嗎?」

「呃……有點類似吧?」不過不是我變身,而是終絃會從裡面出來幫我。

「雖然有點可惜,不過能跟蘇麗綰在假日一起吃飯還是很開心。」封平瀾一下子就釋然了,再度開心的笑道。

「呵呵,我也是。其實我也很久沒和其他人一起在假日出來吃飯了。」蘇麗綰看到封平瀾真的不介意了,心裡也跟著放了開來。

透過化妝鏡面看到外面情形的終絃,對於封平瀾向蘇麗綰微笑的表情,不由得的心裡突然感到有些酸酸的。他不用看也知道蘇麗綰的表情一定也是笑得很溫柔和開心。

 

採光明亮,店裡四周都有小型盆栽和帶有藝術感的小型裝飾品,再加上糕點飄散出的香味,這些種種產生出一種特殊的氛圍。

封平瀾自從進到店裡後就一直好奇的東看西看,蘇麗綰對於封平瀾有些小孩子的行為只感到可愛。

「您好,這是本店菜單。」一名女服務生將菜單分放到桌上給封平瀾和蘇麗綰桌上,接著有些遲疑的詢問道:「請問還有客人會來嗎?」

蘇麗綰聞言看了一旁空位桌上的化妝盒一眼後,微笑搖頭道:「沒有,只有我們兩個人,謝謝妳。我們決定好會告訴妳。」

「好的,請兩位慢慢看。稍後為您送上招待的紅茶。」

封平瀾在服務生離開後,也遲疑地看向蘇麗綰和化妝盒:「終絃真的不出來跟我們一起吃嗎?既然都來了就一起吃嘛!還是說終絃害羞了?因為蘇麗綰太漂亮?」

「跟那些無關,我來的目的並非用餐,所以你不要多管閒事。」終絃的臉出現在化妝鏡鏡面,面無表情地回答封平瀾。

「真好啊!終絃人真好,還願意陪蘇麗綰一起出來。」封平瀾沒被終絃的話傷害到,反倒因此羨慕起蘇麗綰。「不像我家的那幾位。」

蘇麗綰雖然因為終絃的態度感到有些難過,但是卻又因為封平瀾的太極式的轉移話題的方式而感到輕鬆,不禁有還好一起的人是封平瀾的慶幸感。

「這麼說起來,冬犽他們雖然是契妖,卻意外的感覺很自由呢?平瀾的家族似乎對契妖很好呢!」蘇麗綰微笑地說出她從認識平瀾和他的契妖們以來所感覺到的,語氣中也帶有一些羨慕的情緒。

封平瀾有些不好意思地抓抓頭,接著用類似喃喃自語的小聲音量說:「因為他們其實不算是我的契妖,反而應該說比較像互相幫助的朋友吧!」

「朋友嗎?你們的確比較像那樣的關係。」蘇麗綰理解的說道。「但是能做到這樣的真的很少,雖然伊格爾和伊凡也像兄弟一般,但是我還是感覺得出來那畢竟不一樣。」

封平瀾回想起一開始他與六妖的立約條件和方式,那若有似無的連結,雖看似無束腹且各取所需,但還是類似一條細線將他們牽在一起。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斷到呢?

「平瀾?你還好嗎?」蘇麗綰有些不能理解為什麼封平瀾突然陷入沉默,還面露些許悲傷。

「啊?沒事啦!只是想說要是他們也跟終絃一樣有來就好啦!」封平瀾思緒被拉回來後無謂的笑笑,然後將視線移向桌前的菜單。「甜點太多真的很難選呢!麗綰有決定好要吃什麼了嗎?」

「嗯,我很想吃吃看他們的冰淇淋佐納豆起士。」蘇麗綰知道封平瀾想轉移話題,因此配合的說道。

「咦?納豆是那個很臭的豆子料理嗎?」

「應該說是發酵後的才會有些臭臭的,本身其實沒有那麼重的味道,就像臭豆腐那樣。」

「哇!害我也想試試了!啊!這裡也有臭豆腐佐黑糖耶!好奇特哦!」

「所以聽說伊格爾他們全部都吃過,我真的覺得他們很厲害呢!像我就不敢嘗試苦瓜紅豆佐蜂蜜。」

「那味道我也無法想像呢……」

「就是啊……呵呵。」

「哈哈哈,這裡還有皮蛋佐草莓冰淇淋耶!」

「客人請你們控制一下音量,已經有些影響到其他人用餐了。」服務生見封平瀾他們越來越興奮,連忙前來制止。

「「抱、抱歉……」」兩人尷尬的道歉後相看,不禁都笑了出來,在服務生再度看過來前止聲。

「他們奇特料理真的很多呢!」

「對啊!真是來對地方,謝謝妳邀請我來。」

終絃透過鏡子看著陷入兩人世界的蘇麗綰和封平瀾,不知為什麼感覺眼睛有些乾澀,而且心臟處還有些微微刺痛一直影響著情緒。

「像白癡一樣……」終絃不自主的低喃出口。

瞬間一陣沉默,就在終絃發現自己竟然脫口而出而抬頭看向兩人。只見封平瀾用露出有些驚訝的表情,蘇麗綰則是有些受傷的低下頭。

「呃……抱歉我差點忘了終絃也在。終絃你真的不出來和我們一起用餐嗎?如果你不喜歡吃特別版的,要選正常的鮮奶冰淇淋吃嗎?」封平瀾傻笑了一下,打圓場道。

「我說了我並不想參與……」

「平瀾,你不用在意終絃。」蘇麗綰打斷終絃的話,將菜單拿起隔絕平瀾的視線。「我們自己決定自己要吃的就好。」

「可是……」

「快點先選幾道來吃吧!」蘇麗綰也打斷封平瀾的話語,舉手招來服務生。

「蘇麗綰!!」終絃無法接受蘇麗綰的無視和態度,憤怒的出聲。

蘇麗綰不悅的看向終絃,她真的無法再容忍終絃的行為和態度。這樣一點事都可以口出惡言,而且還是對她的朋友這樣,讓她一點面子都沒有了。

「終絃,我真的應該讓你留在家中的。」蘇麗綰生氣地拿起化妝鏡與終絃對看。「平瀾是我的朋友,他並沒有做錯什麼!」

「妳並沒有資格對我說教。」終絃略帶賭氣的瞪視蘇麗綰。

「沒有資格?」蘇麗綰受傷的重複終絃的話。「是啊……我的確沒有資格……」有些委屈的眼淚從眼角流下。

「我真的受夠你了!」將化妝鏡狠狠摔向桌面,蘇麗綰摀著臉衝出咖啡廳。

「啊!等等……」封平瀾傻眼的看著蘇麗綰衝出去。先是尷尬地向服務生道歉,接著撿起桌上的化妝鏡追向蘇麗綰。

 

為什麼?為什麼我要被他這樣說?好不甘心……我果然一點都沒有被他認同過……我還真傻,一直以為他總會注意到自己……

蘇麗綰用手擦著停不下來的淚水,一邊朝著車站跑去。

「蘇麗綰!」封平瀾追趕在後面試圖攔下前方的身影。

只見前方的蘇麗綰在經過一個街口時,左側突然衝出一台貨車,眼看就要撞上蘇麗綰,蘇麗綰似乎是沒注意到還是繼續往前跑。

「蘇麗綰!小心啊!有車子!」

不知是不是有聽到封平瀾的喊聲,蘇麗綰停下了腳步,接著呆呆地看向衝向自己的貨車。

震耳欲聾的喇叭聲和群眾的尖叫聲中,隨之而來的就是心驚的煞車聲和撞擊聲,鮮血染紅街道,周圍的行人們都驚恐地看著意外現場。不知道是誰報了警叫了救護車,警方和醫護人員沒多久就趕到,連忙將受傷人士抬上救護車和清理現場。就在所有人一團混亂之際,一個化妝鏡就孤零零地落在事故現場旁的水溝蓋上。

 

                                                        《待續》

回應

筆名:山本忍姬
因為奇摩部落格無法使用,所以搬家到這邊。
請多多指教!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





Powered by Xuite
噗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