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260725第三十章 追憶

    聖國

    澳丁一行人不負特務傭兵使命,成功繫帶聖器返回聖國覆命,並交繳還國庫保管。

    在這段期間,從遠方得回來的消息,據說航空母艦回法國後,流亡戰犯全數扣押入獄,而罪首蘭娜在查理曼大帝的法院審判之下,以投降服罪理由,獲永生監禁。對於心急姊姊性命的蘭娜而言,是個好消息。最少知道姐姐免去死刑,只要入獄服刑而不惹事生端,適其調整刑責,這也表示姐妹倆,終有一天有再相聚的一刻。

    另外!原本該抵達聖國便與澳丁一行人分道揚鑣的,但在愛爾多莉軟硬兼施說服之下,被帶往聖國宮殿向聖國王告知蘭娜的困難。更大膽的是,愛爾多莉竟以特別推薦之榮耀,推薦蘭娜成為特務傭兵人選。

    原因無他,雖然愛爾多莉是第一次經歷特務任務,彈覺得人數的不足,執行任務戰力上會有缺乏,且以蘭娜身手絕對夠格加入特務傭兵行列,因此愛爾多莉才提議。但不論經驗老道的烏茲與澳丁都有這般深刻感受,因此很快便說服兩人接受,阿可汗當然不會有任何反對意見。

    發現對於是法國逃亡流寇的蘭娜,在聖國是沒有所謂的罪責的,所以英明聖國王在考量之下,認為良將難求。便答應愛爾多莉的要求,另外是因為賣給聖女面子,否則少女脾氣拗起來,他可能要跟天主告解一百遍才行,所以堂堂國王也要忌聖國精神領袖三分。

    前提是,蘭娜必須以自由冒險者身分考取傭兵執照,如此法律才有通融機會,所以蘭娜目前未了考取傭兵執照而出外打拼了。

    距離銀鷹圓盤任務完成10日後。

    從激戰疆場回復平靜的生活果真無味,這是奧丁連續10日來待在皇宮的領悟,尤其是大家各忙各的更是無聊非常。

    烏茲返回聖國後與女友籟音日夜調情,當然,偶爾會演出烏茲調戲其他侍女而被籟音修理的戲碼。

    猛族天忍阿可汗回到皇宮後就像人間蒸發樣看不到他的蹤影,如今令人懷疑曾經是否有這個人存在?

    愛爾多莉被下隔離令。斗膽命令聖女的唯讀聖女導師,穆繆……

    把皇宮劃分區域,命令愛爾多莉只許在某區活動,如此當然便遇不到奧丁了。10日下,可見兩人見行漸遠。無奈的是,兩人關係至今是否是情侶還曖昧不清。

    總該有人踏破這個僵局,無奈穆繆從中作梗……

    可幸的事,而這10日奧丁並沒有被限制出宮,所以除了回去傭兵所接些小型且簡單的任務解解悶外,就是在房裡睡大頭覺,老實說日子過的很清閒且簡單

    大夥都在等待下次六靈聖器任務的來到

    皇室宮殿位居西方角落,貴賓歇息房走廊……

    奧丁才剛出房門,閒得發悶讓他想再去接一些任務解癮。剛好與迎面而來的愛爾多莉碰個正著。

    可想而知,她是偷溜越界特地來找奧丁的。

    又再一次違背導師訓教的擅自行動。

    奧丁驚訝看著滿臉羞澀的愛爾多莉那垂下的臉龐,看來是經歷一番掙扎才股起勇氣找他的,隱約能看見她眼袋紅腫,當然,這種是只有女孩子知道原因了

    奧丁的想法!是受委曲了嗎?不知道總之先打破僵局再說。

    奧丁男子漢,理當先有動作,他走到她面前,搔著頭養說:「這幾天妳過得還好吧!說出口之後才自覺似乎說錯話了,自己也莫名緊張起來了最少是男方先開口了,不失面子。

    嗯!跟平常一樣,那你呢?」愛爾多莉只是悶聲的輕笑應對,偷看了奧丁一眼,就移去目標,捏手聶腳,應該沒有責怪奧丁的說錯話本意,她也只是想聽聽奧丁的聲音,見過奧丁一眼。

    妳來找我會被導師罵的,不如我先送妳回去」。

    你在趕我走啊?」。

    沒有別的意思,只是……」。

    只是想起穆繆那張迫切期待把他大卸八塊的臉,就寒意上身,另一方面,他對於愛爾多莉產生了不可抹滅的情愫,但又不想去面對,所以他只想逃

    我啊!烏茲東忙西忙,獨留我一人,整天無所事事」奧丁說。

  喔!這樣啊」愛爾多莉回答。

    現在只看到愛爾多莉來到自個門外,倆人相互對望,實顯尷尬。

  兩人談話的內容越來越無聊了,氣氛一時盪到了谷底。為了挽救局面,奧丁轉換話題的說:「呃……對了,蘭娜現在情況還好吧!老實說,我沒想到妳那麼大膽,竟然把蘭娜推薦給聖國王,還提議將蘭娜備入特務傭兵候補名單之中,現在不僅罪責沒有了,生活還有了著落不幸中的大幸」。

    不過成為特務傭兵的前提必須領有傭兵執照,所以蘭娜正努力成為傭兵而努力中

   我只是覺得,以她的才能當流浪騎士太埋沒了,而且經歷特務任務,我發現特務傭兵的成員太過單薄了,如果能讓蘭娜加入,一定能成為有力的戰力。而且相信以他的努力定也能夠她們家族榮耀再度發揚光大,所以便有了這樣的念頭』愛爾多莉是這樣想的

    然後又是一陣沉默。

    其實……我是特地來找你的愛爾多莉總算講出真正的主題。

    妳不因該來這的,要是被穆繆導師看到的話那可就糟糕了」奧丁擔心愛爾多莉的處境。

  說著說著,愛爾多莉緩步移到奧丁身前,倚靠在他的胸口的說我好想你」。

    曾經,也有那麼一位女孩像這樣依慰自己懷中,自從見過蘭奴與路易這段無緣戀人生死分離的衝擊後,不願憶起的過往再度被喚醒。對於愛情,她不敢再奢望,也許放不下,也許仍深陷迷網之中

  我……對不起我不應該奢望一國聖女的妳,至少,我們現在不能夠這樣做對不起我』奧丁說畢把愛爾多莉輕輕的推離胸口,快步離去。

  獨留的愛爾多莉臉泛無奈,心裡想著奧丁在躲著她嗎?

    又聽一陣腳步聲,轉頭看去原來是烏茲。

    小倆口吵架了嗎,要不要問問我這愛情顧問,或許能幫妳解決疑惑喔!」。

    烏玆帥氣的支手撐牆,拇指推薦自己的說。煞方景的是,他是掛著左眼一顆熊貓眼硬甩帥自己是愛情顧問的。想必又被女友籟音給修理了吧!而他會來此因該就是來找愛爾多莉幫他治療這顆熊貓眼的。不然他去把馬子顏面何在

    而這樣的舉動,也把一臉愁容的她給搞笑了

    兩人找了附近有起伏的走廊坐下來聊。

    為什麼?為什麼奧丁不肯接受我呢,明明經歷過那麼多冒險?」愛爾多莉都著嘴鄧著腳後跟說著。

    雖是聖女,但尚還19歲的她,仍有小女生的辯紐脾氣。

    他並沒有拒絕妳喔!他只是不知道該如何接受妳?烏茲笑著說。

    他太了解奧丁,奧丁只是對因為對愛情迷惘,所以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類感情事,與許久之前發生過的事蹟有密切的關連。

    咦?愛爾多莉先是吃驚,後來收起臉孔低語的說:「這麼說來!我似乎還不夠了解奧丁,連他在想什麼我都不知道。烏茲!你可以幫助我嗎?我想更了解奧丁」。

    首先我說對於一國聖女以及一個高尚的女人,追求一名與自己身分相差萬里的傭兵,難道你都不感到委屈……』烏茲詢問道

    當然不會!愛爾多莉回答的很乾脆,接著又說:「我覺得這種事情不應該計較誰的身分高低,而是講求能為對方付出多少」。

    從愛情小說裡學來的名詞?」烏茲吐草的說。

    對於沒戀愛經驗的愛爾多莉來說,講出那麼熟煉的話,大概只能從書裡學習到的。實用性有多高,實在是不可考……

    愛爾多莉被識破的吐出小舌頭。

    相信我!奧丁心理其實是很在意妳的。只是他受過了某些傷害後,在感情上就變得比較迷惑,不知道該怎麼處理他而已」烏茲已身為夥伴的身分保證。

    這!他沒有跟我說過這些事,只跟我說過家庭背景與當傭兵的過程愛爾多莉說著

    看來你們聊得很熟識了,只是感情方面他從來不對別人透漏,連我他都鮮少說有關他的感情方面的事情了」烏茲明瞭的說。

    那麼,從前的奧丁到底發生過什麼事呢,我想知道一切,我想參予奧丁過去愛爾多莉堅決的眼神說

    雖然他來不及參予奧丁的過去,但他希望未來能陪伴在奧丁身邊長相思守       

    看你激動的!即然妳對奧丁的感情是認真的,那妳當然有權利知道奧丁從前的事,那段沒有結局的初戀往事」。

    愛爾多莉洗耳恭聽。

    愛情這種玩意才沒那麼簡單,心靈上的戀愛才叫做戀愛,而且……烏茲正要訴說過去奧丁的戀情時愛爾多莉輕語的搶說了一句。

    『據你所知!你跟奧丁相處那麼久,我是奧丁第一個女人嗎?』

    『而且如果講求付出那就不能講求回報,因為愛情不能用量來平衡……』烏茲才剛開始說突才意會愛爾多莉剛說了令人噴飯的言語,烏茲噎了一下:「等一下!妳剛才說什麼第一個女人難道你們

    只見愛爾多莉臉頰紅暈羞澀的說:「我們見過互相的身體」愛爾多莉將的一個女人誤認是看見肉體就算是第一個女人,沒有想過男女要發生性關係才算數,真的很單純

    真讓我生氣啊!奧丁那傢伙居然敷衍我之前他問奧丁時他還敷衍說沒有發生什麼火熱的事,沒想到結果竟然隱瞞他這位好友輕密接觸的事情,真是太可恨了。

    但!烏茲再回頭細想,奧丁不是那種會欺騙別人的人,愛爾多莉所言又跟奧丁所說背道而馳。分析愛爾多莉的成長環境,是生長在宮中的花朵,男女之事對她來講是相當虛幻的。

    不可能有人教導她這種知識,而在皇宮的保護之下,最多也只允許沒有情色方面的愛情小說,越軌到男女交歡之事類似書籍,是不可能出現在皇宮之中的,那麼,愛爾多莉所說得第一個女人指得是什麼含意

    就算愛爾多莉堪稱智庫,但應驗一句俗語形容項愛爾多莉這種知識份子,有知識不代表有性知識!不先下斷語,所以確認一下:「那麼,當時是在當時的沉默森林裡

    嗯!愛爾多莉認真回答

    你說的意思是跟澳丁有了夫妻之實?」烏茲細問。

    夫妻之實是什麼意思?愛爾多莉不明究理的說

    果然!愛爾多莉對這方面認知上有錯誤?這更引發他好奇,他們兩當時在沉默森林裡發生過什麼事:「那你所說妳是奧丁第一個女人的意思坦白說是?」。

    我跟奧丁有了肌膚之親愛爾多莉回答說

    被澳丁給摸過抱過了,就此而已』烏茲已經知道愛爾多莉所謂的第一個女人的意思了,他徹底誤解了了事實涵義。

    那麼還需要做什麼嗎?愛爾多莉詢問道

    沒有,這樣就足夠了足夠被定殺頭之罪,尤其想到穆繆那恐怖的臉,好友奧丁的劫數難逃

    不過!好讓人生氣啊,那傢伙居然都不告訴我……』烏茲手舞足蹈的發起牢騷說

    難怪愛爾多莉會那麼黏澳丁,甚至為甘願冒離家出走的風險,使聖國可能又發生大戰的危難,也要獨自一人到航母找奧丁,一切謎底都解開,這樣先前愛爾多莉的大膽行徑就說得通了。

    原來一切愛爾多莉誤認以為被男人摸過抱過就代表是他妻子的意思。

    這也表示,當初在沉默森林岸邊被奧丁藉機CPR撫摸身體那一段羞事他其實一清二楚,只是她女孩子不好意思說出口,便沒有提過,而到後來兩人在火堆聚熱時,愛爾多莉大方露出衣服而不遮掩行徑,原來也早已認定她與奧丁有了夫妻關係,所以大方展露……

    對於聽到荒唐此言的烏茲,只能用無言以對帶過……

    不過……光用聽得果然沒什麼臨場感,唉……烏茲洩了氣的說

    有一天!有那麼一天,妳能夠了解的愛爾多莉還反過來安慰烏茲的說接著又說:「你可以繼續說奧丁的過去事了」。

    「說到這件事,這是一段悲哀的往事,奧丁曾經有個很要好的女友,叫做米可,是我的親妹妹,我跟我妹妹還有奧丁是在聖國冒險時遇見的,後來輾轉了許多事情,奧丁與米可終於順利交往,不過卻在那一段冒險快結尾時,

     米可被黑血族人所重傷,米可為了保住性命與奧丁再續前緣,無奈只好選擇冰封自己,是死是活也不知道,就這樣奧丁與米可兩人的感情就斷了線了,因此奧丁還失魂了好一陣子,沒過一兩年就接到了營救聖女任務而結識聖女妳,

    奧丁才會向無頭蒼蠅那樣的鑽牛角尖,請不要怪奧丁,他不是有意的」烏茲這才把原委給交代清楚。

    「換句話說,就是奧丁心理頭還是忘不掉那個叫米可的女孩子就是了」愛爾多莉說中了重點,奧丁就是忘不掉米可,所以才不知該怎麼接她,這下她終於弄懂是怎麼回事了。

    「聽完這些,妳打不打算放棄奧丁?」烏茲問道。

    「不打算,因為那些已成往事」愛爾多莉很切確的回答。

    「那好,我把奧丁喜歡的東西跟嗜好還有個性跟妳說個明白,讓妳往後接近奧丁沒有迷惘跟阻礙」烏茲幫忙的說。

    「嗯」。

※※※※※※※※※※※※※※※※※※※※※※※※

    煉金術師在更新大陸上,提倡環保概念的社會當中,卻融合呵血腥與戰火,這裡!統稱亞特蘭大陸,永恆的馬雅國度,在靠近北部美洲地帶,原本這裡是舊人類世界霸主的居住地,後來經過最終審判的洗禮,繁華以埋沉廣闊的沙丘與曠野底下。

     從此,橫跨加拿大與南美洲的沙漠佔領該地,成為世界上最大的沙漠地帶。人類所無法居住的荒無大陸……

    稀奇的是,沙漠橫越至美洲中部時,赫然硬是被被大片雨林劃過斷層,甚至只差幾里就能把沙漠從美洲大陸一分為二。就這樣,世界最廣的沙漠竟與世界上最大的雨林共存。

為何有此怪象產生,氣候不是主因。

最終審判的海嘯侵襲過後,加上零度冰凍的小冰河時期,使得美洲嚴重創傷,從此大陸漸入漫長的療傷裡頭。唯獨美洲中部倖免於難。歸功板塊運動使得這裡型成了天然大型湖泊。在小冰河時期過後,這裡就變成土壤肥沃地帶。

隨著溫室提高,漸漸也開始有了茂盛的遽變。

    可能是天意或許巧合,雨林的形成,其實與太古時期的傳奇國度有密切關係。

這是完全不同於科技文化的國度。他們鮮少跟其他國家交涉,因為隔海與遼闊沙漠的天關屏障,促使外國人對馬雅古國禁生寒步。除非走空路,別無他法

    在舊人類時期馬雅的毀滅,再於革命性的內亂,新領導人推翻舊王室貴族,引發馬雅史上最慘烈的戰爭,雖然成功推翻了舊王室,但卻帶來耿毀滅性的災難。叢林,乃蚊蟲的孳生地死的人太多,蚊蟲吸食死亡不久的屍體,引發蚊蟲病毒的病變

    造就一直流傳世界的新興疾病,瘧疾……馬雅人雖有文明,但知識卻戰勝不了疾病,由於馬雅人治病都用傳統的草藥。當草藥無法控制疾病時,馬雅人展開了倉皇的逃離行動,分別逃到猶加敦,以及美洲的最西部,所以印地安人的先祖,就是馬雅人……

    或者是舊人類時期遭受欺壓,使原本馬雅優異的血統停止進化,所以在智力與能力各方面都不及其他人種優越,但現代的馬雅人一旦獨立一國,自行發展便以驚人的力量與世界其他人種達成平衡,雖然還是屬於未進化人種

因為他們的先祖其實是馬雅人

在最終審判之前。受過文明的教育,所以思想上絕不會有蠻荒民族的思想如同獸人部落,也因世界各國都受到同樣的思想灌輸,使得新人類都秉持著顛覆傳統的裡面生存。

以致與世界其他國家達成平衡,算是太古殘忍爆性的舊人類,為未來人做到的好事之一吧!隔離在美洲這理的瑪哪人,知識與文明雖沒起步但也沒退化到了現代瑪哪人仍然用草藥治病畢竟是未開發的民族所以醫療簡略了些

而且瑪哪的男人大都習武,所以對於科技軍事武器較不依賴,算是與先進國家的差異性。

所穿著的服裝都代表不同領域的格局,瑪哪人以白、紅、黃、藍顏色為主,除了身分權貴所代表的服裝不同之外,因為馬雅古國沒有四季之分,只有夏跟秋天,所以規格方面變化不大。

貴族不分男女以沙加裹衣代表身分,有稱為天鵝裝,似乎西方世界通用代表貴族的動物都是天鵝,瑪哪人也不另相同。

男人則是束衣束褲,腰間左側繫綁長絹帶武器,代表有著猛獸的尾巴,同時也是武者的意思。女子則是有別清涼的袖衫短裙,喜歡在右側手背上繫綁單色彩帶,據說有這是摹仿神鳥的尾巴,祈許平安的意思。尤其在重大儀式的時候。同時也是舞者的意思。

這是未婚男女的標誌,如果已婚男的武帶要別在右側,女的綵帶則要掛在左側,代表夫如猛獸守護愛人,婦如神鳥的尾巴為夫婿祈福。

最奇特的一點,瑪哪人的祖先其實是舊人類世界末期的印地安人。而最特別的一點,他們不再是以黑髮自居的人種,而是擁有一頭亮麗的亞麻黃髮的新紅人種。

所以瑪哪人臉部菱角鮮明,輪廓深而不陷,且膚色白底嫩紅而不達紅,如果是女性變看起來害羞經持、格外魅人,男的則是血氣剛正、豁達有方。

而瑪哪人該算是現世界少數還未進化的人種,可能是舊世界的祖先曾被壓抑過度,所以一旦脫離受制而獨立自主,便會用驚人的進化來與地球其他國家人種達成平衡。

然後再看瑪哪聯盟駐守軍與人群裡頭混雜一些半身是人、半身是馬的非人異類

平均都比瑪哪人高出半個身,看起來相當顯眼,背上還背著弓筒與長弓,它們是個性雖溫和擅好和平,可一旦武器離身就沒有安全感的奇異種族,它們是自小冰河時期過後,就原始生存在馬雅古國的「半人馬族」

維克身旁比他高半個身的是半人馬族的柯邦,他是瑪哪聯盟駐守軍的副侍衛長。

除了人馬族固定的修長臉型外,他臉上有一個特點,眼睛成一條縫,旁人不曉得還以為他看人跟走路不張開眼睛的。

哇!是咕奇耶,咕奇回來了」泰妮雅睜大眼睛說。

一位穿著小天鵝裝的幼女,大眼睜睜抖擻的看著維克手背上的神鳥咕奇

咕奇是自由的寵鳥喜歡到處飛翔偶爾才會飛回瑪哪聯盟來探望眾人

公主!你又頑皮了,儀式還沒開始前,公主是不能貿然出殿的」。

不管啦!母帝的儀式又不干我的事然後對著維克手背上的咕奇說:「咕奇!有沒有阿策老師的消息?」。

咕奇奇……阿策說趕不上就任儀式,過幾日才能回來。咕奇奇……鸚鵡舌頭構造本身就能開口說話,鳳尾鸚鵡是馬雅的神鳥,說起話來,還真清楚不過

這樣啊泰妮雅眼神有所失落,然後有張開笑臉的說:「沒關係,阿策老師過幾日就回來了,等他回來一定要懲罰他陪我玩一整天」。

公主!你又想頑皮了,策老師很辛苦的。而且儀式還沒正式開始,請中午回到母帝身邊,不然她看不到妳又會著急了」。

哪有!泰妮雅沒有頑皮,泰妮雅很乖,已經跟媽媽報備過了,媽媽才不會跟維克一樣囉唆呢!說完,泰妮雅對維克吐了一個舌頭。

讓維克好氣又好笑:「真是的……」。

侍衛長!儀式已經快開始了!說話的是一位軍人,他是半人馬副侍衛長、柯邦。傭有半人馬族高大的體型,一頭棕黑款的長髮,臉型稍人族修長,因為畢竟有一半是馬族。

維克!你看、你看,媽媽很漂亮對吧」。

是啊!維克笑著說

發生大事了!人類騎在馬背上發生大事了!人類騎在馬背上」幾個瑪哪人帶著傷勢回來。

怎麼回事?你們怎麼會傷得如此嚴重」。

侍衛長!古通大人攻擊我們,他回來」一個帶傷的哪娜人說。

什麼!豈有此理,竟敢在母帝宣示就位時前來挑釁,單單靠著一些軍隊就想串謀奪位嗎根本不自量力」柯邦不齒的說。

不僅這樣的!還有還有妖精族與獸人部落合盟了,是古通大人引進瑪哪聯盟的」。

什麼!怎麼可能維克不可思議的說。

侍衛長,屬下是托命回來警告侍衛長趕快帶母帝走,再晚就來不及了」。

難道他們已經在外頭了」柯邦緊張的說。

    「我們快逃吧!帶著母帝雷蜜及公主泰妮雅走,再晚就來不及了」侍衛長維克說。

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引用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