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260722第二十八章 馬雅古國

德古拉城堡頂層、潘朵魔菈寢室

拜曼抵達目標地,迎面而來是魔道最鍾愛的黑色系裝潢。

傳說中致命黑寡婦、潘朵魔菈懶臥在黑色紗織的澎床上,一頭烏溜的秀髮懶散床單,看起來格外索罪遐想,一貫嬌媚百態的姣好身段,從勾魂曲線那修長雙腿,漸露的裙底風光,似有似無窺探神秘花叢!

當潘朵魔菈狐媚雙眼,攝魂與窺視她的人對上,男人豈能招架,意境描述?正是自動奉獻為奴良好時機。

黑后!妳看起來依舊美麗動人順照牛角拜曼的記憶,知道潘朵魔菈喜好男人稱讚,開口便是美言幾句,故然虛情假意,女人也感動聽。

潘朵魔菈細嫩皙手撫撐美顏,下身姿態不變冷淡詢問:「你來接替他的職務?」。

致命吸引力!寢室的空氣充滿潘朵魔菈費洛蒙香味,那股體香非任何花草香氣可共形容,或許用最美妙的污濁稍加解釋,讓異性陷入意亂狂迷的毒霧泥沼詳加揣摩,可以意會。

她手指撫弄過自己朱唇,使其變成黑艷豔唇,開口說出的每個咬字,都讓面對她的人,隨著她誘人唇型起舞,不知是用意挑逗,還是刻意耍弄。

不是!伯爵託吾帶話給妳」。

可惜!僅是化身的巫蝠拜曼,天生剔除了色性,故是男性,有其殘缺。女體只會妨礙修行,對於美色,理所當然一概不動於衷。平心靜氣的語氣,挑戰終極女人香。

這讓自認艷倒群雄的潘朵魔菈相當不悅,賞識拜曼開頭讚美她,饒過他的不是,但還是忍不住翻了白眼,臥躺之姿坐起身子,保留撫媚身段,該是稍微談正經事的時候了。

不用了!那句話有人故意大聲說了,本后聽得一清二楚,關在籠子裡的狗,特別吵鬧不休,別理他就行了潘朵魔菈說著說著,刻意拉高聲勢還以顏色。

雖不耍弄美艷,但也適度的調整舒適的坐姿,皙白雙手輕靠蓬鬆床上,皇后高雅姿態不減風采……

聽到潘朵魔菈嘲諷明言,樓下德古拉氣憤的猛搖棺木。潑婦!妳說什麼,有種給老子下樓說清楚講明白,別躲在隔樓喊話」。

拜曼識趣的側頭聽著。

不用理它了!等他吠累了自動就閉上狗嘴潘朵魔菈打了個小哈欠的說。

再度被羞辱,德古拉失控咆哮:「氣死老子了!潑婦!明此可鑑,總有一天老子會讓妳加倍償還!氣死老子了」。

潘朵魔菈不理會德古拉,看來德古拉老早忘了自己早死了!懶得提醒他,自顧跟拜曼接續談說:「即然你不是接替拜曼來奉侍本后,找我有什麼事明言吧?」。

吾想找黑后合作他暢豪不避的說。

聽到拜曼口出狂言,她忍不住冷顏大笑,魅手撫在嘴邊,何等妖艷美意:「笑話!你認為本后落魄的需和你合作嗎!反而如果你肯奉本后為主,到可以考慮給你點好處」。

這句話可說得重啦!何不聽完吾的方案再做決定,可是連黑后都妄想莫及的寶物喔拜曼拒絕被貶低地位,抬高手上價碼不惶多讓的說。

好吧,說說合作的目的她興趣濃厚的說。聽著拜曼姿態高傲,與先前奴隸拜曼完全兩種性格,潘朵魔菈頓時心惻霏憚,看究竟玩什麼把戲?

解晰潘朵魔菈目前心態,質疑多慮、正經又心存玩意,根本不當拜曼回事。

拜曼也看出了潘朵魔菈心境所指,即將進行一場詭譎萬變的合夥談判。

審判聖經拜曼直說。

最重要物品被人當作目標,潘朵魔拉眼露殺意,開始正視拜曼此人心機。怒氣沒馬上發酵,反而回復穩健,佈局平靜的說:「如果是為了審判聖經,請回吧!本后沒興趣與你合作,何況也沒那種必要故意推辭的說

是嗎!話別說太滿,讓吾告訴妳某些事情?接著,巫蝠拜曼湊在潘朵魔菈耳邊說:「吾恰巧繼承了牛角拜曼所有記憶,妳的底子有多少,缺乏哪些審判聖經啟動要素,吾一清二楚,當然!如果你沒興趣與吾合作,吾很樂意去找妳的愛人談談」。

拜曼最後一句,私自加上潘朵魔菈收集審判聖經最終目的,表示他真完全掌握住她的一切概況,包括人所不知之秘密,也包括她所不知的資訊。

誰叫牛角拜曼以前是潘朵魔菈忠僕。

一句話惹來殺機!潘朵魔菈怒眼盯噬拜曼,黑髮飛揚,血紅雙瞳乃是魔女發威前兆。

只見她舉手騰空,利用魔女邪能,彷彿空氣有一無形手臂,掌抓拜曼頸脖,騰空舉起。然後一個硬掌將拜曼打飛出去。

拜曼直接了當整個人勘入牆壁當中,壁面產生龜裂。嘔吐滿口黑血

活得不耐煩了,窺視本后東西,還敢威脅本后,去死吧饒恕巫蝠拜曼一次,可惜他不懂珍惜,還大言不慚想從審判聖經中分一杯羹。她一直在容忍他。

需知道,審判聖經是潘朵魔菈最重視東西,可以用命抵換的重要寶藏,豈能與他人同享。為了保護苦心經營的寶藏,潘朵魔菈誓殺窺視審判聖經的無恥小輩。

再催魔女邪能,與巫蝠拜曼相距遙遠,雖無直接接觸,但潘朵魔菈經空氣朔造的無形手臂,可輕鬆掌抓目標。她撫手抓狠往地一甩,拜曼彷彿失去自主的傀儡,先是從牆壁裡頭被挖出來,再度騰空飛起,然後重力的往地猛摔,黑血奪噴地面留下血漬。

一般人早重傷不治。

巫蝠拜曼吃力顫抖身子,從平躺爬起身子,跪姿喘息。

潘朵魔菈優雅的從床上站起,輕步姿態走過動彈不得的巫蝠拜曼背後。

無禮者,為你的藐視付出代價吧!永別潘朵魔菈冷顏一笑,爪手貫穿拜曼體內心臟,可這時異變產生,她發現拜曼根本沒有心臟,反而被拜曼身體緊緊鎖住手臂,拔出不能。

一切都經過預謀。

拜曼右手掌鬆開,掌內早暗藏毒粉,經由空氣傳導,銀色毒粉吸入潘朵魔菈體內。

大意的潘朵魔菈瞬間感覺全身僵硬,然後抽搐,好似身體有萬條毒蟲鑽洞那般苦痛,五臟經過翻攪,眼淚隨著猛眨的眼皮留下,毒粉遏制聲帶叫不出聲音。止不盡痛苦的後跌床上一坐,嘔吐噁心類似膽汁的綠色液體。

!」。

僥倖魔女體質,對於黑暗邪術、巫術性毒粉有其免疫,歷經一番痛苦總算情況穩定,一般人老早喪命巫蝠拜曼之手。躲過死劫,如今全身乏力。

巫蝠拜曼的深謀遠慮果真陰險毒辣。

只見巫蝠拜曼若無其事,灑脫的站起身子,胸口雖泛流黑血,對他不是什麼致命傷。

黑后太心急了,吾還沒把話說完,何必著急滅吾威風,可是會吃盡悶虧的喔。另外實言告訴妳?把吾當作牛角拜曼是妳最大失策!九駭邪靈各自有獨立的罩門弱點,甚至連個性都不盡相同,除非找對方法,或者直接將吾轟成粉末,否則憑妳尚未回復十成邪能的實力,目前是殺不死吾的」。

何況就算潘朵魔菈真殺得了巫蝠拜曼,記憶依舊會轉嫁其他化身記憶當中,最後又會有其他拜曼找上門,怎麼說拜曼贏面大過於魔女之后。難怪巫蝠拜曼如此自信風騷。

你乾脆說明是在威脅本后就行,何必拐彎抹角她板起面孔的說。邪能尚沒回復,的確吃虧在先,暫且平息這場明戰暗計吧。

人類總說先禮後兵,魔道則喜歡先兵後禮。吾不先想點法子引起黑后對吾的正視,又怎麼讓黑后考慮吾與妳合作的真誠巫蝠拜曼單膝跪下賠禮,反示弱的說,算是作足了面子給潘朵魔菈台階下。

雖剔除色性,但甜言蜜語說得一點都不馬虎。

這句話就比較動聽,潘朵魔菈會心一笑,原來還有這等技巧能逗女性開心啊:『有趣的傢伙

巫蝠拜曼致勝關鍵?在於事先從牛角拜曼記憶當中,算準潘朵魔菈高傲不削的個性,必不會認真聽他所言,所以運用一連串配套措施,一步步引發她對他的重視,徹底消除她對他設下的心防迷障。

同時好讓自己分辨魔女隱藏牌桌底下的性格,再給予個個擊破。

當然最後一定要給潘朵魔菈有贏得感覺,儘管方法帶來血腥,盡管勝卷再握。不外乎也是一種魔道特殊的談判風格。

超高智慧謀略,難怪獲得德古拉的賞識。

本后現在有興致聽你的合作事宜了!先說所謂的啟動關鍵指向?還有?你有辦法與本后平起平坐嗎?」。

認同巫蝠拜曼的智慧,卻不認同地位對等,畢竟得用到審判聖經去做押注,就得先衡量雙方利益、對等的利害關係。可不是光逗她開心就搞定!

關鍵之鑰、祭神丼一句話!重點分明。

潘朵魔菈心理驚了一跳,但仍暗藏生色:「從哪裡得來的消息?」。

嘿嘿!黑后當權一國皇后時期,不是擅用了權勢高位,收集審判聖經相關資訊。吾也曾當過一國權王,想得知哪些情報簡直易如反掌,而且吾很明白妳雖有解讀神秘咒文能力,卻沒有法引子出審判聖經的神魔力量,所以!光憑這點,吾就夠格與妳談條件,不是嗎」。

真夠狡猾啊,服了你心思潘朵魔菈會心一笑的說。他真是做足了一番功課才敢大膽與她談判,不得不佩服巫蝠拜曼的巧思。

所謂有其解讀能力,是倚靠她活了千年的智慧結晶,卻缺乏啟動審判聖經的關鍵要素。從她收集而來的資料,侷限該如何取得七塊審判聖經碎片的座標地點,關鍵之鑰方面,只有初步涉略。本想繼續追查下去,但當時被迫離開帝都,導致遺珠之憾。

如今關鍵之鑰自動送上門,怎麼叫她不心動!但為怕被看出破綻,往後就算合作對方勢必想盡辦法騎到她的頭頂上,所輕描便寫的表情帶過。

傳言,審判聖經創造者,懼怕審判聖經引發世界末日、落入宵小之輩手上造成大患,便把審判聖經打成七塊碎片,分別封印在地球不同角落魔壇遺跡裡面。

上述僅是較鮮明的部份。

但,創造者如何運用畢生神力將無堅不摧的審判聖經打成七塊,這才是謎樣問點,答案眾說紛紜。

祭神井,是創造者掩蓋的真相,因為這是防止末日毀滅的最後一道防線。所才不對外透漏祭神丼的存在,知道的人,僅十根手指算得出來的數目。

深入探索,創造者煉造了一口祭神丼,再將畢生神力灌入丼中,才得以摧分審判聖經。也因為祭神丼擔任破壞審判聖經結構的重要工具,反向思考,那麼祭神丼也正是把審判聖經重新融合的關鍵所指,開啟神魔之力之鑰。

條件很誘人呢,讓本后多考慮一下,拜曼」。

女人啊!斤斤計較的動物,吾為了表示吾與黑后合作的誠意?收集審判聖經碎片可不是簡易之事。就算路西法能力在強,沒有可靠的幫手助陣,一樣恐怕儘得失敗下場,可別輕忽審判聖經創造者的實力。所以吾自願擔任這個工作。

反正吾閒得很,正好活動筋骨,如此一來,黑后怎麼算都是最不吃虧的那方,怎麼樣,願意合作了嗎?」。

    天底下有這麼好的事,拜曼委屈求全實在太詭譎了,可又看不透心思,與智商極高的人合夥,難免傷透腦筋。如果這時斷然拒絕,對方又會以為怕了他,時間點的拿捏不得不防。

雙方各有籌碼,明顯合著兩利,分著兩失。潘朵魔菈意識到這點,答案已經出來……

好吧!說說看你想獲得幾成審判聖經力量潘朵魔菈開門見山的說。

審判聖經神魔力量究竟有多浩大,誰也算不準,她還缺個實驗品呢,正巧拜曼擔任這等腳色。

明智之舉!吾的要求其實不高,只需要審判聖經十分之二,不、十分之一的力量就足夠了。吾本意只在進階天魔王,太多則無意義然後巫蝠拜曼居心叵測的內心道:『別妄想吾當實驗品,從妳表情就看出端倪

那好!本后接受你的合作方案,時間算一算,路西法因該正前往取得第三塊審判聖經碎片,你現在可以出發到西伯利亞的狼族山谷,因該來得及會合路西法

希望未來與黑后合作愉快。吾先告辭啦巫蝠拜曼說必,騰手一揮,敞開黑洞之門,消失黑洞空間裡頭。

等待拜曼氣息徹底離開德古拉城堡,陰險的黑寡婦露出真面目。

黑暗的遊戲總讓人興奮啊!最後誰玩弄誰呢?本后靜心期待,呵呵哈哈哈女人的心思有誰猜得透?潘朵魔菈冷顏大笑。等待她邪能完全回復,鹿死誰手天曉得。

一個是無毒不丈夫,一個是最毒婦人心,兩人都是黑心教主,彼此各懷鬼胎,暗戰持續掀開簾幕。

※※※※※※※※※※※※※※※※※※※※※※※※

    當太陽東昇海平面,熾紅光芒照耀大地,透過最高的日杆石柱,拉距西向陰影,宣告世人一日時間的推進。

    它,就是佇立馬雅的太陽金字塔。

    破曉,生命才剛開始甦醒,可金字塔裡正配合旭日,進行某種崇高神聖的殿儀。

    第一道曙光破曉!新的輪替開始,透過議院長老與參議員投票決議,你們二人其中之一將有機會成為馬雅新任君主。領導馬雅人族邁入未來新紀元,不管是王帝或是母帝!希望結果公佈後,敗方能坦然接受,結果都是太陽神、阿基律華的旨意」。

    透過室內石砌窗口,看到東方陽光灑進昏暗室中。說話的老婆婆拿著拐杖,一步一踱聲的道。

    而這裡供奉著馬雅人族心目中最崇高的神祇,太陽神。

    所以太陽金字塔,又稱太陽神廟…。

    老婆婆最後走到供奉台前,張開雙臂對著沒有偶像的石台朝拜。

    太陽神沒有形象,雕碩神像膜拜有違大不敬之事,所以連文字都省用了。供奉石台上除了兩排鮮花與素果,還有決定今天誰能加冕的黃金帝冠外,沒有多餘擺放。

    阿樂紡是老邁的女性祭師,矮小的她,身高只有125公分。身穿紅色連身套頸掛袍大衣,頭戴禿鷹羽毛編成的羽冠,臉頰各畫上三行紅烙,是馬雅傳統殿儀、神儀服裝。

    一男一女等待結果!

    女的正值28年華,一頭亞麻黃長髮,她叫「泰雷莎」。

    男的則是中年男子,身穿亞特蘭大陸普遍的紅袍鍊金術師服裝。她叫「古通」。

    就在大祭師用雙手捧著從供奉石台領上的黃金帝冠,踏出步伐。

    兩極化的表情。

    泰雷莎強壓鎮定,從她鐵青容顏判斷,內心焦慮萬分。

    自傲古通冷笑應對,以為自己乃眾望所歸人選,自動騰出雙手接奉,結果……

    泰雷莎!恭喜妳成為新一任的馬雅母帝阿樂紡將黃金帝冠交付她手。

    莎不敢想像自己竟是真命天女,眼框打轉淚水。

    通意外自己的敗果,自認受辱,咬牙切齒咒罵道。

    我,竟然輸給一個女人,我古通得不到的東西,誰也休想得到,哼!撂下狠言離開太陽神廟。

    阿樂紡看著古通抖擻氣怒的背影,搖頭嘆道。

    古通!是你的貪婪造就今日的敗果」。

    【馬雅金字塔與埃及金字塔差別在於,馬雅金字塔頂部是平的,上頭豎立圓竿石柱】

※※※※※※※※※※※※※※※※※※※※※※※※

    這是個由中古建築與科學機械架構而成的未來世界!

    當蒸氣火車橫跨大陸鐵幹線,雄偉城堡領騷各個國家首都。

    當鋼鐵船艦航駛浩瀚的海平面,天空翱翔是季節遷移的翼龍群。

    在魔女與巫毒師橫行的年代,科學家正研發基因病毒製造戰亂。

    在光炮和軍人稱霸大陸,拿著劍的騎士與傭兵,高喊著國家的榮耀。

    這是個奇異萬變的新地球,這裡就是亞特蘭大陸,永恆的極限國度

※※※※※※※※※※※※※※※※※※※※※※※※

    天空飛翔一隻鳳尾鸚鵡,綠翼翅膀拖動七彩鮮豔長尾,從眼底這片滋潤雨林,流星璀璨的飛嘯而過,此地點座標是亞特蘭大陸美洲中部,舊人類世界別名是墨西哥國,如果追溯遙遠,這裡是「馬雅古國」。

    馬雅是熱帶雨林國家,古國迷境看來古老卻有截然不同的高度文明,馬雅人類擁有獨特的風俗民情。他們是結合鋼鐵與叢林的國家,他們擁有現代科技一切具備,三大科技佔有兩樣,鋼鐵煉造與蒸氣技術。

但他們不依賴科技給他們的便利,雨林嚴酷環境,讓他們有自力更生的本事,因此國家不會過度科技同化或者濫墾開發,達到與大自然共存平衡。

他們另外還有所謂的鐵砲技術,大砲是現代世界最有效的防禦武器。雨林民族也不例外,不管是舊人類末期或是新世界皆是如此。因為這是人類智慧結晶的驕傲。

稱霸地球的証明。

上述所言,當外界已經領先使用光砲科技時,馬雅只有鐵砲技術。看似落後,其實隱藏兩大原由。不管現世界是如何提倡環保,工業科技始終帶給自然污染,馬雅古國本身結構,是當個大自然的人類而非都市人類,所以他們不適合發展光炮科技。

所以只能用傳統的重裝武器,取代光砲運用在國家防禦機制上頭。

另一原因,光炮與鐵砲優缺點很難判定?

光砲雖能夠直線橫貫戰場,驚天神武。無奈環保提倡,硬生減縮武器該有破壞力。

鐵砲一架重達百斤,搬動不易,但爆炸後的威力,足以撼動大地,噴發碎片更可擴張砲轟範圍進行大規模破壞。

    所以真論光炮與鐵炮兩者優劣,其實各有巧思。

鳳尾鸚鵡來到馬雅最北端的瑪哪城,瑪哪便是馬雅的首都。

首都中央生長一顆參天巨樹,巨樹遮陰泛蓋半座城圍,高度通達雲霄,它是自古馬雅人族精神驕傲,瑪哪神樹。

尊稱,生命之樹。

環繞瑪哪神樹半週,鳥瀚整座首都全景,綠碧雨林包圍長型黃石岩牆,內中城堡宮殿、高基台、長階梯,宏偉且高高在上。

人民居屋效仿如此,只是矮上許多。為得是表現平民與貴族差異。

那些黃石是用現代鋼鐵鍛造法加上黃石、化合物等煉造的鋼鐵石材,正名黃石鋼鐵俗稱黃鋼岩,由首都的鋼鐵煉造廠出產。

黃鋼岩沒有鋼鐵來的堅硬,但比起石土仍是來的結實堅硬,也較附合現代馬雅人族的建築風情,所以他們普遍用黃鋼岩鞏固城堡及居屋。

煉造廠就在宮殿後方,可以說與宮殿結合一體。煉造廠天頂有條下彎型的鋼鐵巨柱,彎柱連接煉造廠內部,不斷搗下所發出的蒸氣與排放響聲,是燃燒燃焰的最佳鼓吹器,負責保溫與排熱。

另外煉造廠生產民生用具與軍事武器,如上述的黃鋼岩還有鋤鏟耙鐮、矛劍盔砲。所以蒸氣鋼鐵煉造廠又遐名、兵工廠。

城堡與兵工廠結合一體,說是奇怪於情有理。

馬雅統稱國家,境內其實不平靜,除了人族之外尚存幾類非人種族,而這些種族並不服從人族的統治,屢屢發動戰火干戈,所以人族只能用強大的鐵炮軍武壓制戰亂。

城堡坐落瑪哪首都中央靠北,鐵砲台架設在兵工廠天頂,四面八方張開防禦網,慎防遺漏,馬雅人族做了徹底的防禦機制,才有如此古怪的建築行徑。

種族間的糾紛,是最難調息的,彼此有著曖昧關聯。

再環繞瑪哪神樹半週,迎面是首都左方天然大湖,雨林的潮濕環境,造就這裡常年出現彩虹,銀面鏡湖僅見天鵝群起飛舞,添加幾絲古典優美,此地人族命名「天鵝湖」。

天鵝湖除了是天鵝棲息之地外,也是男女見證愛情的聖地。據說許多來此定情的男女,都會得到湖之精靈的祝福,長相思守。

想談情說愛的情侶們,不失是個好地點。

鳳尾鸚鵡繞了神樹一週圈後,回到馬雅正門,翅膀下壓慢慢飛降,首都廣場人山人海且喧鬧不休,趁著樂鬧氣氛,眾人都鬆下繁重壓力,感受難得的民族大事。

等待著泰雷莎的封帝儀式。

    駐守軍為了維持治安,從宮殿外長梯底下排成橫列人牆隔開人群,同時也在首都各角落佈下警戒點。

雖然是雨林、叢林民族,軍人絕非頭頂鷹羽冠、手持木茅木盾、臉上畫彩紅色迷烙、獸衣野褲的原民蠻人。

而是與其他亞特蘭大陸國家同樣,穿著正規軍用盔甲。礙於叢林環境,需便利叢林戰與瞬殺戰關係,軍人總是輕盔上陣。只護住四肢關節、胸膛、下體為主。盔甲上特別刻印萬雜的藤蔓圖騰,代表與森林融合為一。

重裝甲妨礙敏捷,這也為何馬雅文化與他國文明另類地方。

輕盔甲還有優點,本國盛產刺客文化。馬雅人族是天生手腳俐落的種族,擅長拿著長劍與槍茅縱橫叢林,和刺客文化息息相關,軍用進身武技就叫「刺客武鬥術」。

他們同時是世上最龐大的刺客軍隊。

也因此,大陸許多傭兵與刺客皆生於馬雅。

附帶一提,澳丁的暗殺術正是刺客類型。

最後鳳尾鸚鵡慢慢飛降至長梯盡處,一位俊俏男子手臂上。他叫維克,是駐守軍侍衛長。

再往長梯上攀望看去,大祭師阿樂紡手持柺杖耐心等待。

片刻,眾多螺角號聲同時間響起。

宮殿內走出泰雷莎倩影,她穿著馬雅傳統的綢緞服裝,綢緞用深紅、草綠、鵝黃三種顏色規律編織組成,裡頭再用白色襯衣搭配,是對立帝儀式的尊重。綢緞經過加工剪裁加長寬長,衣尾拖地而走,頂戴黃金帝冠,讓泰雷莎看起來莊容、尊貴。

後頭跟隨兩排侍女,為首兩位侍女手中持有物各有不同。

左邊侍女手中懷抱一初生女婴,她是泰雷莎的女兒、泰妮雅。

右邊手中端捧由黑色曜石製作的長方石盤,盤中裝治七顆透亮水晶珠子,每顆大小大約一個手掌心大,末梢還擺放一把精緻別雅、造型圓弧的銀質短刃。

七顆珠子是重要的禮祭神具。立帝儀式又名血祭儀式,是馬雅自古立帝的傳統。主要是想透過血祭喚請諸神降臨馬雅,所事前須準備七顆珠子,以該帝精血為引,滴在七顆水晶珠子上,如果血液順利融合珠子裡面,代表諸神顯靈認同該帝地位。

據傳聞,如果將血祭後的神珠,供奉在大殿之內,該帝將獲得諸神庇祐,在位期間可安享權貴。或者,安撫自然災害、驅趕疾病與魔鬼,使玉米年年豐收,國裕昌隆。

不管哪種原因、儘管是否迷信,在在都透過神蹟信仰,瞻顯人民立萬威名。

大祭師阿樂紡踱步柺杖,走至泰雷莎面前,並敞開雙臂示意民眾安靜下來。

等待民眾吵鬧聲音越漸稀疏,泰雷莎伸出右手,從侍女手捧的石盤中拾起銀質短刃,再騰出左手準備血祭。

突然。

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引用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